Archive for the ‘台灣美食城’ Category

台灣美食城(下)

2011/08/11

人頭還是湧湧,但可以消除過於擁擠的憂慮,大雨是場祝福。

魚貫入場,每一個檔口都有生意可做,參加者開心了,叫喊得更加勤力。

第一檔排長龍的是「萬巒豬腳」,這個老牌子的產品,滷得和內地吃到的不同,非常特別。老闆娘拼命地把豬腳一份份切開,有些客人開始不耐煩:「整隻賣給我!」

不行,不行,他們堅持,我也忍不住相勸,受到白眼:「豬腳要切得肥、筋、肉齊全,才是最好吃。而且,不熟悉的人來切,萬一把骨頭剁碎,插到客人的嘴,那怎麼辦?」

我再也不敢作聲,任由他。八天下來,即使一隻隻慢慢切,也賣了幾千隻豬腳,賺個滿鉢。

「度小月」名氣是大,已不在話下,大家都耐心地等他們一碗碗煮出來的台南擔仔麵。麵條由台灣空運過來,肉碎醬料也是原汁原味,吃過的人,無不讚好。

「劉文通旗魚酥」最多人感興趣,豬肉鬆廣州人吃得多,旗魚的感到十分之新鮮。事前我已關照除了旗魚酥,還要把大量鴨XO醬入貨,我自己試過多種,認為他們做得最出色,結果到最後還是不夠賣,不聽老人言嘛,吃虧在眼前。

劉文通是位黑道大阿哥,全身刺青,他和我成為老友之後,笑着說:「早知正當生意那麼好賺,就不會去當黑社會了。」

「凱特甜心」的冰最好賣,整塊冰用果汁製成後,冷凍櫃進來,刨出來的薄薄一層層,惹客人歡喜。這還不算,他們利用分子料理的原理,做出許多丸丸,像魚子醬那樣一咬即破,滿口果汁,也是最受歡迎的。

「金都餐廳」很聰明,這回他們不做大菜,只賣割包。一張饅頭皮,包着一塊五花腩,夾着鹹酸梅菜和大量的花生酥碎,又添了芫荽,成為味道完美的小吃,也大排長龍。另賣的炸雞扒,很大塊,吃一片就飽,香噴噴,引死了年輕人。

著名的台灣料理老店「青葉」也來了,他們開的比「欣葉」、「梅子」都還早,當今由第二代的姚先生主理,這回只帶來滷肉飯和墨魚丸,也很受歡迎。

「周氏蝦卷」的老店沒有想到生意會那麼好,幾天下來大感意外,廣州還是一個消費力很強的城市。

「黑橋牌」擺了個大檔口,賣他們的肉鬆和香腸,產品在香港也賣得成行成市,不用我多加介紹。

香味傳來,不能說是香味,「梁記臭豆腐」的豆腐,不是炸的,也不是蒸的,而是煮湯,味道勁,吃起來口感十足,比榴槤更過癮,是廣州人初次嘗到,大受歡迎。

但是太臭了,開在美食城的話,萬一影響周圍的生意怎麼辦?拍檔胡志雄說:「不要緊,建一個玻璃圍城,包在裡面,就行了。」

好幾檔烤香腸,生意都火旺,台灣香腸帶甜,埔里做的還有紹興酒味,與別不同。下回在美食城開,弄個大盤子摔骰子賭一賭,客人輸了照有香腸吃,贏了可來多一條,承繼台灣香腸小販的傳統。

蚵仔煎少不了,廣州人吃的多是潮州派,沾魚露,鹹吃。台灣派下甜醬,味較清淡,女士們愛死。

說到健康,有枱叫炭道健康生活之稱的「民生食品公司」,炭道醇釀醬油用炭浸過,特別好味也健康,我一向都沾開他們的壺底油精和昆布醬油,小小一罐,用Tabasco的瓶裝,旅行必帶。

台中的太陽餅、牛扒、臻功夫的花式手製肥皂、桂花園的同樂酥、新竹米粉貢丸、豆乾鐵蛋、順泰蜜餞、三叔公麻糬等等等等,走一圈一定吃不完,買不盡,很多客人都是一來再來。

但開到第四天,有疲倦現象,我一覺不妙,即刻向書商引進大批作品,當場簽名並和觀眾合照。一經手機發出短訊,人流又劇增,雖然簽到手軟,但見各攤位生意好,老懷歡慰。

第五、六天,入場人數驟增,到了第七、八天母親節,更是擠不進來,最後圓滿結束。

其他美食展多有官方色彩,我們這回只是私人舉辦,台灣當局也很會做人,送來了十萬人民幣的輔助金,但我們分文不取,用來補足一些商家。他們在運貨期間有所損壞,或有些賣不掉的伴手禮要運回台灣,這筆錢都派上用途,台灣錢,用在台灣人身上。

這次美食展,最大的回報不在金錢,而是人際關係,生意最好的那幾家,就會留下。我們也不會濫選,只挑數間最有把握的。有些人生意固佳,但太拘小節,也不是合作的對象,收穫在這幾天下來,明白對方的個性,建立互相的信任,在年底開的美食城,才有更愉快的合作。

這支精銳團隊,將像在行軍,一個個城市取下,無往不利,是的,我們可以自豪地說:「這次的美食展一仗,打得漂亮。」

廣告

台灣美食城(上)

2011/08/11

這次在中國大陸逗留了十五天,比在歐洲旅行的時間還要長久,主要的是去廣州辦一個「台灣文化美食博覽會」,為將在年底開業的「美食城」做第一擊的宣傳。

我一向喜歡台灣小食,不能常去,恨不得把我鍾愛的那些搬到香港來,建立一個台灣小吃中心,隨時可吃,是我多年來的願望。

但是香港的租金愈來愈被業主抬高,貴到不合理程度。熱鬧地區,像中環的飲食業,吃飯的利潤只能打和,要靠酒水來賺錢。看此現象,並不樂觀,只有把這個概念搬到內地去。至少,那邊的屋租、人工和食材的價錢,到現在還算合理,才能顯出台灣小食平、靚、正的精神。

首先,是選址。看了很多地方,最後決定在「珠江新城」一座叫富力盈信的大廈中舉辦。珠江新城是怎樣的一個地方?也許香港和海外的讀者並不熟悉。廣州一直想和香港競爭,香港人氣了,說:「我們有一個中環,你們有沒有?」

「我們沒有。」廣州人回答:「但是我們可以打造一個。」

結果,就從廣九直通車站的天河城區連接,一直延長過去,到瘦腰的電視塔,建起了三十多棟大廈,座座都像香港的金融中心,而且今後還會用走廊連結起來。

兩頭,是地鐵站,中間那段有地下電動人行道貫通各個出口,上面是花園大道。比中環還要中環,而更勝中環的是周圍都是住宅區,餐廳的經營,不怕晚上沒有客人。

看中這座在中心點大廈的二、三、四樓,一共八萬方呎,夠用了。但如果經營妥善,業主又學香港起租,又如何?只有一個方法,就是由年輕有為的胡志雄和我買了下來,以防萬一。

之前已做足準備功夫。去年一年,到台灣無數次,先尋找各個美食點,滿意的為文介紹,香港人去多了,生意增加,得到攤主的讚許。

再來,組織美食團,一去再去。台灣的傳媒比香港的快,去到甚麼地方都有電視新聞拍攝,外面停泊一輛轉播大卡車,剪接了即刻第一時間報導,讓小販們得到更多的宣傳。

和東主們打了交道,以台語對話,更加親切,這都得拜賜於小時的福建鄰居,是父親的老友,一心一意想把小女兒許配給我,教育我閩南話和飲食文化,長大後,我沒有娶這青梅竹馬小女友,跑掉了,真對不起他們一家。

出名的小吃店,都珍惜自己的羽毛,不肯輕易開分店,更不會替你去打天下。萬一人生地不熟,失敗了聲譽大受影響,何必呢?夠吃夠穿就是,老一輩的人都那麼想。而新一輩的,都聽老一輩的話,老一輩用日語和台語交雜,方能溝通,我又會說幾句日本話,得到老一輩人的信任。

之前胡志雄與我把台北、台中、台南跑遍了,甚至去到出大米的台東池上鄉去,找尋蓬萊米來煮的便當,才是最好的。

怕遺漏,更在這些主要都市辦招商會和問答大會,報紙上登三天的全版廣告,以示誠意。

前來聽說明的都是些肯幹的小販,還有不少當地著名的伴手禮店,所謂伴手禮,就是我們的手信。問的問題集中於租金多少?免租。只提分成,我們要十七個巴仙,不算貪心。

貨物怎麼運到廣州?現場已有我們所託的搬運公司經理參加,一一說明日子和單價。

我們要舉辦的是一個美食展,過往亦有各種類似的。一展數天,放一個響屁,過後就散掉了。但是,我們的,要是成功,大家都可以留下,在美食城中營業,發展下去。

報名人數踴躍,小吃連伴手禮,一共有一百多家,一千種以上的商品,都是最有信心的。

回到廣州,博覽會的場址選在錦溪中心,就在中國大酒店對面,從前廣州交易會的所在地,由五月一號到八號,一共八天,橫跨勞動節假期和母親節,不怕沒有人流。

更令人擔憂的,也是人流。萬一入場人數太多,排起隊來阻礙交通,分分鐘會被公安人員中途截止,上一次的展覽會就發生過這種情形,辦了一天就完蛋了,損失慘重。

更擔憂的,是貨物的運送,不夠賣了是否可以空運而來?但是即使送到了,通過檢驗,隨時會發生問題,不准上岸的話,肉食全部腐爛,血本無歸。

之間不停地開會商討,愈研究問題愈多。一個簡簡單單的美食展,原來可以把人逼瘋的,主辦單位正在團團亂轉時,我木無表情。

這又是從經驗得來,一回在泰國拍戲,困擾諸多,我到山上小廟求神,見風吹雨打的石頭佛像面目模糊,似笑非笑,即刻領悟,問題來時,只要鎮定,終能解決。

之前,做好各種宣傳活動,從四月廿五日開始做傳媒訪問、書籍簽名會、微博網友見面會、報章大廣告等等,發現最有效的,原來是手機上的短訊通告,又上了一課,大陸的宣傳,原來是可以這麼做的。

一切就緒,五月一日開場,當天就下了一場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