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1 年 06 月

水菱角

2011/06/30

像只剩下三條腳的八爪魚,水菱角是一種奇特的食物製法。

別說香港吃不到,連發源地的廣州人聽也沒聽過,唯有住在西關一帶的老廣州才知道是怎麼樣的東西。

乍看之下,已令人驚異,純熟的技師手下,每一個塊頭都一樣大小,像是機器壓出來。顏色雪白,柔軟之中帶有韌度,沒有軟綿綿的感覺,本身無味,只帶點米香,得靠別的配菜或湯頭調之。上桌前再放豬油渣、大頭菜、菜脯、雞蛋絲、辣椒絲,就是那麼簡單的配搭,在外貌的吸引下,我連吞三大碗。

非得搞清楚製作過程不可。廣州「老西關美食城」的伍老板是朋友了,他請了一位家庭主婦樣子的師傅,推了一輛車,上面有個爐子,燒着一鍋水,走進包廂裏來表演。她手上拿着一個銅鍋,鍋裏裝住潔白的黏稠的米漿,不斷地用一對長筷子拌勻。

「米用最原始的石磨碾成粘米粉,磨時再加上曬乾過的剩飯,最主要的功夫在於粉和水的份量,非抓得緊不可。稠度要以筷子能夠夾起,但又順滑地流入鍋中。」伍老板解釋。

鍋中的水,剛冒出蝦眼時,女師傅把筷子一提,筷子和筷子之間漏下的米漿最先接觸到熱水,成為上粗下細的一條「腳」,瞬間把筷子提高,滴出另外的兩隻「腳」來,三腳星形的水菱角,就那麼做好。

手藝不純熟的,斷手斷腳,水的溫度要是控制不好,也名副其實地一塌糊塗。讚美水菱角,瀕臨絕種的廣東飲食文化,發揚之。

廣告

Apps

2011/06/29

對日常生活的智慧,蘋果的Apps最能提供資料,滿足你的需求。

像走進一家壽司店,除了我們熟悉的那幾樣之外,其他罕有的品種,叫得出名字來嗎?蘋果的Apps上有Guide To Sushi和Sushipedia兩個選擇,圖文並茂地介紹各種魚類和貝殼類,前者是免費的,當然他們得收廣告,好在都刊登在不礙眼之處。後者的分類很詳細,可以打進你要找的東西,它一一分析介紹。

另有一個叫SushiGuru的,只要花九毛九美金,就有兩百種以上的壽司和相關的料理。這還不算,它有發音功能,找到你愛吃的,用手指點一點,把手機讓師傅聽,就會叫出菜名來。

其實,很多英文版的主意,都可做成中文。你如果對讀書沒有興趣,也可以躲在家中做出來呀,它還有一個教人怎麼做Apps的App,都是免費的。你有任何新主意,都可自創一個。

再接下來,只要把鏡頭對準你看到的東西,拍下一張照片,Apps便會自動助你尋找,供應它的名稱,英文、日文和漢字的寫法讀法。連基本的資料,如味道、質地、價高和價低,都不遺漏。

各國的觀光局都應該在這方面下功夫,推薦各種價位的餐廳,以及該國的名菜,做法如何,用的是甚麼食材等等。旅遊最重要的一環,還是吃、吃、吃。

研發出來的Apps,蘋果當然要收一部份的費用,但他們賬目清楚,加加起來,收入是一大筆,而且保密做得極好,不會被人家盜版,又是蘋果教最大的魅力。各位宅男,不妨一試。

芝士痴士

2011/06/28

對芝士的愛好,始自小時吃的「卡夫芝士Kraft Cheese」,那時候還沒有一片片的包裝,長方形的一大塊,要用刀切開。

好吃嗎?也不難吃。至少一點也不臭。淡淡地一陣乳味,細嚼起來更香。媽媽說有營養,早上夾 着麵包吃,一吃十幾年。

真正的芝士絕對不是那樣的,後來到了歐洲才知道。卡夫的功勞,在於把芝士工廠化,下了大量殺菌劑,就算不放進冰箱也不會壞,救活了很多二次戰爭的美國士兵。

原來是一個德國籍的加拿大公司創立,後來被買下,最大股東竟然是菲立摩利斯煙草公司,殺人的。

當今卡夫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食品供應商之一,旗下產品,不出名的不計,有:Oscar Meyer、Maxwell House、Planters、Milka和吉百利巧克力,連澳洲人認為不可一日無此君的Vegimite也被他們收納。澳洲人不善經營,甚麼大機構都落到外國人手裡。

在歐洲旅行,到達意大利,邂逅了Parmigiano Reggiano,一塊數十公斤,像個大鼓,用尖鎚鑿開來,吃一口,覺得和卡夫有天淵之別,好吃過幾萬倍,即刻上了癮。

上好餐廳,大廚把那一大塊東西搬出來,已經凹了進去,像一個中國鑊,煮好意粉,放入攪拌,芝士黏在粉身,和撒上去的香味完全不同,更是愛得要命。

原來芝士可以那麼香那麼濃,聽到Piedmont山區的芝士更有味道,也即刻趕去,適逢十月底,那邊是白松露菌的季節,配上當地最好的芝士,其他東西都不必拿來下酒,單單這兩種已經夠了,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在那裡發現的,是羊乳芝士,有種叫Robiola Di Roccaufrano的,象牙顏色,軟熟得不得了。誰說羊芝士臭了?從這個階段開始吃,吃出另一個羊芝士的世界來。

到了法國,Roquefort D’Argental是一個大牌子,沒有想像中那麼攻鼻,還是小廠的Roquefort Carless味道強烈,一吃難忘。

在法國的鄉下酒店中,晚餐後拿出來的芝士盤,多不勝數,不知從何下手,這時就乖乖地聽芝士大師的介紹了,他們的地位,並不亞於酒師,是終生的職業。

試了幾種,還是不留印象,這時他笑嘻嘻:「啊,先生,你一定會喜歡這個。」

拿出來的Livarot,諾曼第產,中國最臭的臭豆腐也不及它吧?還有一種更厲害,臭到要浸在水中的,一拿出來大家都要逃之夭夭。

英國人做的還是較為溫和,名字叫臭的那幾樣都不夠看,只有Stilton藍芝士記得住,大概也只因為容易買到,各餐廳皆有,我看到了必選它,其他的不必去搵了。所謂藍芝士,是把青霉菌注入,發酵而成,一接觸到空氣就呈綠綠藍藍的顏色,並非變壞。

到了瑞士,不吃芝士火鍋怎行?正宗的,一定要用兩種芝士配合,那就是Gruyere和Emmenthaler了,別的不入流,味道雖濃,但並不是太過有個性,可得加入大量的櫻桃烈酒Hirsh才行。

瑞士菜難吃,是聞名的,我唯一能夠接受的是他們的Raclette。把芝士煎成餅狀,現煎現吃,吃一塊煎一塊,要吃多少塊都行,至到你喊停為止。叫這道菜時千萬要吩咐侍者把芝士煎得微焦,不然溫溫吞吞,不如去吃新疆大餅。芝士一焦了就有如吃培根,其實最佳的,還是把芝士火鍋的底刮出來吃,才是美妙。

偏偏有些友人,對芝士一點也沒有興趣,聞之色變。有一本叫《Fork It Over》的書,作者Alan Richman說:「如果你不敢吃一樣東西,那麼就更得拼命去吃,吃到知道味道,就不會怕了。」

我一向教友人從吃卡夫芝士 着手,在未吞進口之前,我在上面撒了些糖,他們吃着吃着,也就接受起來,進入芝士的宇宙。

在成為芝士痴士之歷程中,我吃過無數的產品,有些獨特的甚至要跑到山中去尋。吃過沒有牌子的西西里產的,不是芝士,而是芝士之中的那些肥蟲,味道不錯,但始終扮相和感覺不佳,試了算數。

每一個痴士都有自己喜歡的牌子,但像喝酒的人,最後還是回到單一純麥芽威士忌;芝士的話,不是牛奶,而是羊奶。

如果你問我最喜歡的那一種,倒非是法國和意大利,而是葡萄牙。是一家家庭式的小廠生產,用自家養的一群名種小羊的奶。製作過程中加入紫色的小花,才能凝固。到那家廠參觀時還不知道是甚麼花,後來發現是蒜頭花,製成後形狀像個圓形的扁罐頭,外面堅固,吃時打開硬皮,香味噴出,用匙羮舀出中間軟軟液體狀芝士來,名副其實的是水乳交融,畢生難忘。

地址為:Quinta Velha, Queijeira, 2925, Azeitao, Portugal

網址:http://www.quintavelhaonline.com

善心大廚與狗仔粉

2011/06/28

一直聽說愛民邨有一位善心大廚,每天煮大鍋粥,免費分贈各位父老,非常感動。

今早,特地親自去看看。

愛民邨在何處?原來每天過海時經過,就在紅磡隧道前面。這是一個建築得較好的早期政府屋群,記得在邵氏公司工作時,有位當化妝師的同事也住在那裡。

約了好友一家前往,他太太從前在愛民邨長大,當今也在附近買了房子,由她帶路,我們停好車,步行到冬菇亭去。所謂冬菇亭,外地的人也許不熟悉,那是市政局蓋的熟食中心,頭上有瓦,但四處臨風,樣子像把大雨傘,亦似冬菇,故名之。

當今也用塑膠布圍了起來,可擋風雨。施贈粥水的那家叫「明利」,招牌旁邊寫着油器粥品,一大早就在那裡炸油條。一大鍋一大鍋的粥,生滾着,菜牌是明火白粥六元,滑牛、狀元及第、豬肚等十九元,最貴的是滑雞粥,二十二塊,還有叉燒、牛肉、蝦米腸粉,各十二元,便宜得令人發笑。

一名伙記用大鍋炒米粉,另一鍋炒麵,大力翻兜,這種功夫不是人人可以擔任,米粉或麵,每包十元。

問老闆在嗎?回答說去買菜未返。不見有人等着吃免費餐,時間尚早吧?先坐下來吃點東西,煎炸的我一向沒有興趣,看到餐牌上有南瓜肉丸粥,引起了食慾。粥上桌,嘗了一口,味道實在不錯,粥底煲得絕不偷工減料,加上南瓜的甜,味精無用。

又從旁邊的點心檔要了蝦餃燒賣、排骨、雞紮等等,再來兩個大包給友人小兒子陳正朗享受,吃到一半,店主提一大堆菜回來了。

看樣子,五十出頭吧?身體健碩,天那麼冷,只穿件單衣,前額的頭髮已有點稀疏,笑嘻嘻地前來打招呼,問貴姓,稱李松興是也。

「還是每天施粥嗎?」我問。

李先生搖頭:「不了,體力吃不消。現在已變成一個禮拜一次,到了星期天才做。」

「還是施粥嗎?」

「今天在菜市場看到些新鮮的菜肉,換換口味,做狗仔粉。」他宣布。

狗仔粉?外省人聽了一定是以為用狗肉做的,其實原意也是施贈,本來叫為「救濟粉」,粵語音似,後來名字就變成了狗仔粉。

菜譜如次:粘米粉加熱水,用手心窩搓成粉團,起在竹筲箕面或桌面,搓成兩頭尖的短條備用。

另一邊廂,做湯,用的是便宜的食材,叫為下欄湯。以大量的魚骨煮蘿蔔,蝦米少許,豬肉冬菇絲下鍋炒香,再下湯去熬。

花生也炒過壓碎,和葱及鹽回炒。芹菜冬菜切碎,湯煮濃加入狗仔粉,主要是湯必須濃到能掛在粉上,最後加芹菜,食前另加冬菜。

我們的李先生做法不同,他先在大鍋中下豬腩的肥膏,加熱後炸出油來,然後將帶肉的豬油渣撈起。

繁忙之中,李先生指揮他的手下:一群婦女熟客,都是來當義工的,把菜和肉切好。

菜有當造的蕎頭和芫荽,另外加老菜脯,潮州人用來做菜脯蛋的那種。

「要切多細?」一位義工問。

李先生半開玩笑地呼喝:「做了那麼多年家庭主婦,還得問?憑自己的感覺去切不就行嗎?」

邨婦們被李先生命令得有點手忙腳亂,他也不理睬,繼續做菜。

把買來的魚,好幾大條,叫為大眼雞的,不是很貴。劏好了,加水,加鹽滾起湯來,又把菜脯、白菜仔、蕎頭和冬菇等等放進去,滾了又滾。最後,還沒有忘記放大片的薑。

「粉呢?」我問:「為甚麼不是自己做?」

「傳統的狗仔粉很硬,煮起來花時間,老人家等不及,我到雜貨店買了日本烏冬來代替。」

義工們拆開包裝,將烏冬弄散交給李先生,他放了進去,大力翻動,一面做,一面吩咐友人的小兒子正朗:「那邊有一堆新買的面巾,你給老人家送去,一人一條。」

不知不覺中,一群長者已悄然地坐在對面花槽的石頭上,很有次序,一點也沒有爭先恐後的現象,正朗可出一分力,樂得很。

狗仔粉終於大功告成,香氣噴來,別小看那一鍋,至少可以分四五十碗。

冬菇亭中有三張空桌,老人家依年齡坐下,大家同住一屋邨,已混熟,知道各人有多少歲。李先生親自一碗又一碗地捧上。吃的是熱的,心頭也是熱的,這個場面要是拍起紀錄片來,一定十分感人。

李先生可以休息了,他坐下來,沒有抽煙,只是擦擦汗,開心地笑。

蘋果教

2011/06/28

聖經舊約的荒唐,說甚麼人可以活到四五百歲,沒有了說服力,知識份子也只能當成心靈的洗滌。佛教似是而非,求個安心而已。連最適合中國人的道教,也被神棍搞得留下鍊神丹之類的壞印象。

即刻見效的、有事實證明的、可以抓在手上的,才能成為宗教。最明顯的例子,唯有蘋果。在這個人類已經不能互信,充滿懷疑的年代。

沒用過的人不知,一旦擁有,iPhone手機差不多任何事都能為你代勞,香港人最懂得運用新科技,在地鐵中看到乘客手上的,都是一架,其他模仿它的產品,怎麼都跟不上。

再來一個iPad,桌上電腦和記事簿型的,也都擱置在一邊,碰也不必去碰了。當然也出現了類似的平板電腦,Samsung的Galaxy Tab更為小巧,但一下子被打敗,得轉回巨型。小一點的要是行得通,蘋果早已想到矣。

漸漸地,買蘋果產品的人聚集起來,看到對方也買了一架,不會用的話,馬上指點,這都是出於自願的,沒人叫他們這麼做。

當成了宗教後,需要一個教主,全身黑衣,瘦弱不堪的主席出現了,他身懷的不止是絕技,而是有絕症。患癌的教主不知何時死去,更令教徒們感到心痛,不想出賣他。一出現,不必傳道,只拿出令人驚訝的新產品,每一項都令人着迷,目前的Apps已有三十多萬種,從不用腦的電子遊戲,到深奧的學問,都一點指就得到。

資料更是取之不盡,已能把你要聽的幾萬萬首歌,或幾千萬張照片放在雲端,我們仰望天空,像見到神明,連連輕嘆:「我不是老早告訴你,蘋果是一個宗教嗎?」

全球十大最受歡迎食物

2011/06/27

樂施會OXFAM在世界十七個國家,訪問了一萬六千人,要求他們提出自己最喜歡的食物,結果是:一、意粉。二、肉類。三、飯。四、意大利薄餅。五、鷄肉。六、魚和海鮮。七、蔬菜。八、中國菜。九、意大利菜。十、墨西哥菜。

當然,調查對向是歐美人居多,要是這個機構在東方辦舉,結果一定是中國菜和米飯為主了。

很能夠理解洋人為甚麼那麼偏愛意粉、它原來就是一種變化多端的菜,加番茄汁、芝士、肉醬等最為普通,獨特的還會撒上烏魚子,別以為只是台灣人才會吃。

麵食最為簡單易做,價錢又便宜,意粉基本上是麵條,靈感來自中國拉麵,是馬可孛羅帶回國家的。但意大利人不認,說是源自羅馬帝國,公元前七世紀已有。中東國家也唱反調,說阿拉伯人入侵意大利時帶去的。

算了吧,別去爭辯,但當為食物,在意大利餐中只是第二道,而非主食,是他們的點心罷了。意大利人胃口真大,怪不得他們的女人婚後都那麼肥胖。

排第二位的肉類,不是甚麼菜,只是食材。鷄肉排第五位,就知道被訪問的人根本不懂得吃,所有肉類之中,羊肉喜惡分明,豬最香,牛也可口。就是鷄最沒個性,尤其是當今大量飼養的,不做豉油鷄,簡直是吃發泡膠嘛,怎能排得上榜?

飯能選上,是意大利人也吃。中東人亦喜愛。歐美人每餐吃的麵包,竟選不上,法國菜也無名,反而最粗糙的墨西哥菜排第十,從此推測接受調查的對向,都不太會吃。

廣州新酒店

2011/06/27

一向住開廣州的「白天鵝」,這回要在珠江新城的未來台灣城開會,時間迫促,就在同一區下榻。廣州塞起車來,也不是玩的。

珠江新城將會成為香港的中環,三十幾棟大廈同樓梯連接起來。和中環不同的是,珠江新城周圍有數不清的高級住宅高樓,食肆中午和晚餐都有生意做。其中當然有不少的五星級酒店,上回住過富力君悅Grand Hyatt,這次試Ritz-Carlton。

酒店設計,依一貫的歐洲式裝修,當然也有中餐、西餐等食肆,但做得並不出色,在珠江新城附近,很少商人會選擇這裏宴客。

住過Ritz-Carlton的人,都知道這一系列的酒店的床特別高,廣州這家是例外,迎合內地客。

一切陳列品都是中國製造,以節省成本吧?洗頭水護髮膏味道奇異,裝護身乳液的塑膠小瓶特別堅硬,怎麼擠也擠不出來,到最後只有硬倒硬敲,才出了那麼一點點。

連信封也捨不得用Conqueror紙張,不知是甚麼莫名其妙的紙做的,軟綿綿,後來仔細一看,是廣州景泉印刷廠的產品。

放下行李,還有點時間,昨夜趕稿至天明,想小睡片刻,但又怕被叫醒,掛上個請勿干擾的牌子。

正要入眠,敲門聲大作,是個女的,問說你不是退房了嗎?我回答你沒有看到那牌子嗎?對方說我想搞清楚呀!我說:「你為甚麼不能打電話上來問問?」

服務水準,有待改善,不然怎對得起Ritz-Carlton這塊名牌?

大埔熟食檔

2011/06/27

往深圳的路上,經過大埔街市熟食檔,必光顧的有兩家。

第一是「平記麵家」,香港僅存的竹笙麵舖,五指數不完,平記是其中之一,非常難得。

能選擇的種類並不多,湯 麵和乾撈兩種,要吃出麵味,當然應該選後者。

所謂的健康麵家宣揚只用植物油,但這家人的菜牌上,第一項就是「豬油撈麵」,叫得堂堂皇皇,正氣浩然。

連蠔油撈麵也下豬油,蝦子撈麵最為精采,其他的是雲吞、水餃、魚蛋、牛丸和墨魚丸,就此而已。

到櫃台一看,有一堆切好的肥豬肉,用來包雲吞和水餃的,當然特別美味,叫碗淨雲吞水餃好了。

老板說年事已高,兒女沒興趣做下去,要吃,就快點去吧。

另一檔專賣魚蛋,推薦我吃的司機李先生說:「不可淨叫魚蛋,一定要連粉麵才行,不然會給老板娘罵的。」

魚蛋上桌,一看個子每粒比普通的小一半左右。吃入口,唉呀呀,是久未嘗過的美味。

「我認得你,在電視上看過。」老板娘說。

以為對方對我友善,當今年老記性不好,正要舉起手機把店名記錄下來,她呼喝:「別拍了!」

果然兇,服了。她不喜歡人家介紹,我偏要介紹,檔名叫「欽記」,在大埔鄉事會街八號,大埔綜合街市,二字樓,三十六舖。

而「平記麵家」,則在同一樓層的十二號舖。電話: 2658 4567

水鄉美食城

2011/06/27

以往到廣州,喜歡乘直通車。原因在於有一截餐卡,可以享受蒸魚,飯後抽抽煙,兩小時很快地到達。

自從國內火車減少了餐卡班次,香港那邊的又完全忽視這個服務,我多數乘兩地車牌的七人車直接過關,去到廣州多出一小時的車程,但可以找到很多樂趣。通常是八點鐘出發,車子經過大埔,到菜市場的二樓熟食檔去吃早餐,飽飽,上車就睡,一下子抵達。

回程順路去道滘,主要是買粽子。

我一直說道滘的最好吃,引起肇慶的微博網友不滿,但味覺是主觀的,你不贊同是你的事,我說的是和他地比較出來的結果,聽不聽由你。

做道滘粽的店舖好多家,我選的是「佳佳美」。無他,是因為這家人做得比較有規模,生產的量多,銷路好,非常新鮮,質量也有一定的保證。也許有別家做得更好,但是以我來說已非常滿意。

並非我一個人那麼說,帶去的友人眾多,老饕如鏞記東主甘先生,和周醫師容醫生等,也莫不讚好,每次帶回數十粒,分給一些團友,個個都吃得上癮。

到歐洲時,我會帶一些粒狀的普洱,到了任何餐廳,都請侍者用滾水沖一沖洗淨,再沏杯濃茶來。這一顆的粒狀普洱,最好的,也在「佳佳美茶餐廳」對面的那家超級市場買得到。一看招牌,也是同名,原來都是老板娘盧細妹開的,她在餐廳後面有個小型工廠和門面,專賣道滘手信,後來才知道也有間大型餐廳,叫「水鄉美食城」,這個身材瘦小的東主,儼如一位企業家。

本來想參加六月初的「道滘粽子節」,因去了吉隆坡,到了前兩天才有空去,「水鄉美食城」就開在道滘的兒童樂園旁邊。

到珠江三角洲的食肆,第一件事當然先看水箱中有甚麼活魚。這次見到的不多,有一般人叫為白鴿魚的,正名應該是八甲魚,小小條,有如泥鰍,請店裏用麵豉蒸了,肉很細膩,味道鮮美。

但若說到肥,還是邊魚好吃,以增城欖角蒸,更惹味。這邊魚的肚旁全是油,大呼痛快,其他部位嫌骨多,但也吃得乾乾淨淨。

經過燒臘檔時,有褐色的一個個東西,西柚般大,原來是鹵水魚頭。鹵鴨鹵鵝吃得多,鹵魚頭還是第一次。要了半邊試試,咦,普通的鯇魚罷了,怎麼一點腥味都沒有?好吃極了,再來一整個鹵魚頭才過癮。

道滘出蟛蜞,肉丸也是出名,來一鍋蟛蜞肉丸粥,鮮美。再用叫為禮雲子的蟛蜞膏來蒸豬頸肉,發現太膩了,下回蒸蒸蛋白或豆腐,才能中和。

夏天瓜勝青菜,來一道水瓜浸黃沙蜆,菜汁多,當湯喝。

最精采的,還是冬瓜乾,切成長條有如瓢乾。已做成手信,一包包賣,拿冬瓜乾和煎過的鯇魚尾一起熬湯,除幾片薑,其他甚麼東西都不必加,已是一鍋最簡單最美味的家常菜。

餐前的小碟,有濕花生,這種燜出來的做法我最愛,一個人可連吞兩碟。除了鹹的,還有甜的,鄉下來就是喜歡鹹甜不分地吃,甜的叫麻葛,葛粉加糖做出來,美味。

地址:廣東省道滘鎮,兒童樂園旁

電話: 0769 8133 3228

旺星酒家

2011/06/16

壓軸的那一頓,在「旺星酒家」吃。

老板王詡穎從前經營一家小的,當今開了新店,面積大了許多。他自己有魚塘,在河邊飼養,知道我們去,準備的當然是野生的。

一開始就是那道被稱為大馬十大河魚的「忘不了」,我說吃了別的不必再試的了,王老板聽完笑笑,也不出聲。

一下子被掃得清光,忘不了的粗鱗下有很厚的脂肪,一般河魚都不像海魚那麼肥,很少吃過那麼多油,那麼香的。

至於味道,我不會形容,只能用倪匡兄那句:「比真正的鰣魚還肥美,更好吃,又一根骨頭也找不到。」

接下的是花膠,用鯰魚的鰾,可真大塊,那尾魚至少十多呎才能長得出來,雖不如忘不了那麼精采,但非常特別,香港吃不到。野生鹿肉也罕見,原來一點都不硬,野山雞湯炖瑤柱也清甜。

魚又上,是排第三名的「夢亞蘭」,選特大尾的,只切下肚腩那塊,又多膠質又肥,味道也不遜忘不了。忘不了主要是稀少,而且價錢令人忘不了。這些魚都是跳上來吃一種叫「風車果」的種子,有六片翼,掉下來時像風車一樣飛着,王老板拿原物給我們看,剝開了充滿油質。

最後是野生鱷魚,我一向反對吃野味,但也試了尾部。剝了硬皮,像雞冠的形狀,充滿膠質,肉介乎魚和雞之間,香甜得很。這才是真正忘不了。

地址: 8-G, Block M, Jaya One, No 27, Jalan Universiti 46200, Petaling Jaya

電話: +603-79579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