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1 年 03 月

男歡女愛

2011/03/31

從前,大電影公司有一個智囊團,專為影星設計答案。

那些年輕就出道的人,有甚麼人生經驗呢?急智更是談不上,遇到記者不是啞了,就是說多錯多,到最後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有的根本是頭腦簡單,或少了一條筋,那更需要老辣的薑來供應資料了,像瑪麗蓮夢露,當記者問她習慣上穿甚麼睡衣睡覺,她回答說是香奈兒五號香水,這一類的名言,絕對並非她本人想得出的。

其他荷里活明星,如果你翻他們的檔案,也會找出許多令人絕倒的對話,很值得一看,有人出過一本書,專收這些,但有多少句經過他們本人的大腦,不得而知。

說到男女緋聞,電影公司智囊團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打死了也不認,觀眾明明知道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因為明星給了下台階,也都默許了。

當年的避忌,是因為社會道德水準還是迂腐,搞婚外情會惹到非議,但如果雙方皆為單身,那麼那個男的是會被讚美為當代卡薩諾華,女的也是被八婆羨慕的對象,不是壞事。

我們東方不同,一向是閃閃縮縮,低估女影迷的智慧,以為她們一聽到明星不是處男,這些擁躉就會拋棄他們,甚至覺得女影迷會跳河自殺。

跟着年代,觀眾的水準也提高了,誰會介意周潤發有老婆?王菲和謝安琪也結婚生子,只要她歌唱得好就不會離棄。

男歡女愛是極平常的一件事,明星歌星亦是凡人,需要性,而且DNA愈好,愈得播,這是人類的本能。

沒結婚,多幾個女友又如何?何況對方是一個美女,當今奶房大的極多,但腰細的沒有幾個。

當然對方是為了知名度而爆出艷照,駡也無用,不如夾好口供,先由男的大方地說她是因為得罪了助手,他因此報仇,而放出這些照片,比由她本人來自辯好得多,你說是嗎?

廣告

計劃

2011/03/30

各位團友擔心輻射,日本去不了了,問還有甚麼地方值得一遊?

世界之大,三世人也未必遊得完。我有一個建議,其實也是我心中一直嚮往的,就是去克羅地亞,我在首都扎爾格烈住過一年,有很深厚的感情,回去看看,了一樁心事。

可以在歐洲的任何一個大都市轉機,在首都玩上幾天後,沿着海岸線去到Dubrovnik去,那邊的風景和人文還沒受到遊客的嚴重影響,是世界最後樂園之一。

吃的方面,靠近匈牙利,上回我們去過,對布達佩斯的美食讚不絕口,相信克羅地亞的也不會讓大家失望。

想起那裏用杏釀的烈酒,非常濃美,是分裝在小玻璃瓶,排成行列,叫酒時不是一杯杯,而是一公尺一公尺,能喝完那一公尺,大呼過癮。

去希臘小島也好,飛首都雅典,再來小型郵輪,每一個島停停,吃吃喝喝,喜歡看古跡的話,下地:不然那邊的海鮮也是誘人、又有一種叫Ouzo的茴香酒,醉人。

西班牙也一定要去,首都馬德里沒甚麼看頭,西班牙人出眾的,是加德蘭民族,集中在巴塞隆那。不然往南走,亞達露西亞美食,絕對給你驚喜。

葡萄牙是值得的,我十分熟悉,可帶大家去吃著名的烤乳豬,喝老砵酒,還有一種我最喜歡的芝士,圓桶形,外硬內柔,用湯匙舀來吃。

從那裏,可延伸到西班牙的Bilbao去,那裏的美術館,是人生必遊之地,這條路線最好是乘豪華小郵輪。

當然,法國和意大利還有更多我們沒去過的小鎮,可以一去再去,以美食為出發點。還有我答應過大家重遊的匈牙利和捷克,一定在今年內會實現,我自己也想食他們的濃湯和喝多凱兒甜酒。

至於到蘇格蘭的喝威士忌團,已組織好,在五月就能成行了,更多更多,只是時間不夠分配而已。

Robuchon A Galera

2011/03/30

不管你同不同意,澳門舊葡京的法國餐廳Robuchon A Galera,還是亞洲之中最具有規模和水準的一家。

當晚去吃,雖不是法國三星名廚本人監督,但餐單寫着Imagine Par Joel Robuchon,由他想出來,好過寫是他設計。

七道菜:一、爽滑鵝肝慕斯伴黑松露菌雞湯啫喱。二、魚子醬啫喱配椰菜花忌廉,頂級魚子醬伴蟹肉及新鮮啫喱、脆角伴牛油果及青檸。三、軟滑海膽忌廉配山葵慕斯,脆炸紙包小龍蝦配紫蘇香草汁,焗法國龍蝦伴香茅及蔬菜麥米。四、香草蛋黃雲吞伴嫩菠菜及黑松露菌,馳名黑松露菌洋葱煙肉撻,暖鵝肝滑雞啫喱。五、燴和牛面頰肉伴黑松露菌薯蓉,香牛扒伴紅酒釀幼葱,燴煮牛肉及辣根伴清湯。六、柑橘脆蛋白餅柿蓉。七、黑松露菌雪糕伴白蘭地及香檳糖。

實在是豐富的一餐,樣樣都精采,吃到主菜的牛肉要上之前,已撐不下,只有打包。

配搭上有點小疵,啫喱做法的菜太過重複,黑松露菌也不是百食不厭,驚喜感還是不足。

捧着肚子走出來時,看到那個大 麪包籃,種種選擇。還有那架甜品車,種類更多。另外的芝士盤更有數不清的法國產品,下次來,應該不吃全餐,選些自己最愛吃的,然後大幹甜品和芝士更佳。

這種吃法也許會被所謂的食家認為老派Old School,但在最老的老派餐廳Paul Bocuse的里昂本店就是這麼上菜的。Robuchon在法國飲食界中也是資深的,但跟得上潮流,開了多家新派菜館,像香港的那間。不過我認為把澳門的保存得像巴古斯總店那樣,老派就老派,也並非壞事。

還有一個別的餐廳所無的,就是酒的選擇,堪稱亞洲第一吧?當晚我們只叫些普通的,開一瓶○四年的Pichon Lalande,友人大讚好喝,賣一千三,外面批發價也要一千一。這家餐廳,一點也不暴利。

數字

2011/03/30

大家都在談伊麗莎白泰萊逝世,本來不想寫,但快要出遠門,苦無題材,也得湊湊熱鬧,各位且聽我胡扯幾句。

當童星的她,當然樣子可愛,但我還是更喜歡一位叫Margaret O’Brien,因為她會演戲,而泰萊,雖然得過兩次奧斯卡,也是為演戲而演戲,從來不知甚麼叫做活在角色當中,當然,她已經紅到不必去實現甚麼史丹尼斯拉夫基理論的。

美麗,是無可置疑,但真正感覺她漂亮,是在一九五二年的《Ivanhoe》,她望着垂死的羅拔泰萊的眼神,純潔無比。

剛剛成熟時的《Rhapsody》1954、《The Last Time I Saw Paris》1954,的確是天下最美的女人之一。

《Giant》1956和《Raintree Country》1957中,散發着女人最高的魅力,她說她也愛上那兩位男主角Rock Hudson與Montgomery Clift,可惜都是同性戀,這也是為甚麼在這兩人死去後,她致力做愛滋病的慈善工作的主要原因。

洋女人不耐老,一到《Cat On A Hot Tin Roof》1958。《Suddenly, Last Summer》1959,她的身材豐滿到差點漏了出來,但戲中也能看到她的雙腳極短,小腿亦開始粗了,整個人,像一塊沒有走油的大肥肉,說甚麼也啃不下。

私生活上,她有一點與眾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愛一個嫁一個,不結婚不做份外事。晚年,她雖然全身珠光寶氣,身材可是臃腫不堪,百病叢生,出入要靠輪椅,讓人慘不忍睹。

老友曾希邦兄,以數字概括她的一生:12歲當童星,18歲當新娘,19歲成巨星,26歲成寡婦。動手術20次,服用催眠止痛藥35年。結婚8次,丈夫7名。享年79,遺產4億,被18個後代爭個不停。

Vespa

2011/03/30

甚麼叫經典呢?意大利的Vespa小電單車就是其中之一。

可愛的設計,兩個小小的輪,車頭有個擋風翼,速度不會太快,坐得又舒服又安全。

這架香港人叫為小綿羊的電單車,乍看之下,並不很像,最初是以昆蟲命名。第二次大戰之後,意大利需要一架又方便又省油的交通工具,Vespa就產生了,由Piaggio家族開發,做出來的,老板一看,說:「這像一隻黃蜂嘛。」

黃蜂叫Wasp,拉丁文和意大利文中皆作Vespa,由此名之。在一九四六年的米蘭博覽會推出,一下子賣了五十部。

當今,它是歐洲產量最多的摩多車廠,佔全球摩多車加起來的產量四分之一,別說不厲害。

引起全世界驚異的,是在一九五二年的電影《羅馬假期》,奧特麗夏萍和格哥利佩克兩人騎着它遊羅馬,一炮而紅。

尊榮在片廠中也不騎馬,坐着它到處走,查理斯赫士頓拍《賓虛》時,也騎着到處亂跑,在一九六二年,還專為畫家達利做了一架特別版。

Vespa的腳板也很寬,所以不能像普通電單車那麼左右搖擺,總之讓人坐得安安穩穩就是,但也不是絕對安全,電影圈的老前輩顧文宗先生,在六十年代也喜歡騎它,記得有一次事故,摔得鼻青眼腫。

Vespa代表了六七十年代的重要交通工具,香港當年也大行其道,在路上見到很多人把夾克反穿了,騎着它,好不風光。

在全世界到處設廠,光是德國、英國、法國、比利時和西班牙,接着在印度、巴西和印尼也製造,最近看到一則外電,是它看準了越南電單車的龐大市場,開始在那裏做了。

過程中樣子也有多少改動,馬力也增加了,但基本原型保持不變。Vespa會永遠地製作下去吧?當你我不在時,還是有人騎着它的。這叫經典。

書寫工具

2011/03/30

一向喜歡用粗鋼筆書寫,對幼細的不感興趣,即使鉛筆,也要選2B的才過癮。

但鋼筆的毛病出在漏墨水,出外用完墨又無法加,真是麻煩,久而久之,也隨波逐流,拿起滾珠筆來。

雖然能用完了即棄,換支新的,但最初的滾珠筆並不完善,有時筆頭擠着一滴濃的墨,弄得滿手髒,非常討厭。

接着有細管的簽字筆,也用過一段長時期,但筆頭很柔軟,會愈用愈粗,墨水又很快用完,也並非我所喜。

使用了多年的,是一管Pentel廠出的Tradio,它的筆頭為塑膠製造,扁而尖,能寫出粗幼,有點書法味道的字來。起初是黑色和白色,後來也出彩色繽紛的種類。

毛病出在也忽然漏墨,弄得滿手皆是為小事,好好的白衫袖,也被染污洗滌不掉,這個Tradio年代壽終正寢。

間中,我換了多款,得心應手的有Taro廠和Kuretake的Calligraphy,有兩頭,分2.0和3.5筆咀扁平,能寫出優美羅馬字書法來,寫信給歐美的友人,多用此筆。

偶而,也用「開明」牌出的「書寫筆」。是毛筆式的,墨水裝進小筒中,用完了換,這是毛筆書法的最佳選擇,別的都是海綿製的筆頭,寫不出神韻來。

至於寫稿,目前選的是「三菱」廠的Signo Broad,有諸多好處:第一,它寫出來的字夠粗。第二,墨水易乾,又不漏。第三,更換的筆芯價錢合理。

問題在出墨多,筆芯容易用完。我是一打打買的,每周寫稿,加加起來,一共六千四百字,就要用一管筆芯,但扔掉用完的,也有快感。

筆管也愈買愈多,裝進筆筒裏,一下子幾十支。寫古人用劍,我們這些文字武士,看着也十分過癮。

經典

2011/03/30

「你這個人,整天更換電子玩意兒,錢怎麼可以那麼亂花?」要是父母親還在,一定那麼駡我。

「錢不花,賺來幹甚麼?」我心中也會那麼回答,表面上還是乖乖聽話。

這是做兒子的玩具罷了,新科技帶來的知識和歡樂,並非上一輩的人能夠了解。花,和亂花,有分別的。

雜誌上介紹了一個叫Tonino Lamborghini Spyder的手提電話,人手打磨不銹鋼機身鍍上玫瑰金,配以藍寶石水晶玻璃屏幕,凸顯高貴身份。

盛惠兩萬多港幣一架,我就絕對不會去碰。

凸顯高貴身份?哈哈哈哈,區區一個手機,凸顯個甚麼?

這代表你已經擁有一架林寶堅尼跑車了嗎?別開玩笑好不好?

花那麼多錢。有甚麼特別的功能?有,有。那就是多了一項求救的,只要一按鍵,就會自動打去九九九。

大吉利是,未求生,先求死?

做人也實在可憐,賺到了錢,就得向別人顯示。最初,是一個基本的勞力士手錶,有些人還不懂英文怎麼唸,說是五根火柴頭的那個。

再多賺一點,就買一輛賓士。

但是他們不知道還有更好更貴的牌子。

名牌也不可厚非,有的的確好用,像從前的徠卡照像機,就是一個經典,是一個可以留世的寶物。

但當今你買一個電子徠卡,除了機身上那個紅色的Leica圓圈,功能上和其他日本產品有甚麼分別?鏡頭當然還是好的,但價錢貴出那麼多,值得買嗎?我就沒有那種虛榮心了。

一進入電子時代,產品面市時已經落後,但忍着不買,也永遠下不了手,只有不停地換,我買iPad 2也是這種心態。

經典,這兩個字,已不存在。

iPad 2

2011/03/30

好友知道我心急,千方百計弄了一個iPad 2給我,相信是香港第一個得手的人之一吧?正在這麼想,原來查太太留短訊,說她已有,比我還早一天,真鬥不過她。

因為iPhone 4一直買不到白色的,當今的iPad 2一出就是白的,人人去搶,我倒無所謂,這一個黑邊的,底銀灰,我倒希望是全黑的順眼。

第一個印象,就是輕。其他人也許不覺重要,對於我這個一天要花一兩小時在iPad上的人,實在是一大造福。放進和尚袋,也不覺增加多少負擔,明年來個iPad 3,加上電話功能,就可以丟掉手機。

我不是IT人,用這架機主要的是查閱資料,看書和發電郵。有了微博之後,它是我用得最得心順手的一個工具。

發現手寫功能有明顯的進步,認字快了,連想字的選擇亦多了出來,當然簡體繁體兼備,熟了之後,速度不遜拼音或筆劃順的輸入法。不想學太多新科技的人,這架機絕對適合你用。

秘書幫我把舊機的資料存入電腦,再轉到iPad 2中,對熟練的人來說是易事,你換了新的,可請別人代勞,自己別花這種功夫。

採用了Dual Core A5處理器後,數據運算的速度快了兩倍,圖像處理快了九倍,說明書上那麼寫,實際用的時候,感覺是比舊的快了一點點罷了。

多了一個鏡頭,拿來拍照,觀景器就是整個九點七吋的畫面,清清楚楚看到焦點是否糊塗,也是好玩。

當今這個,只是Wi-Fi版,我認為也足夠,每次用到3G功能,都失效,不如放棄。但如果去大陸,還是有3G的好,換上一張內地卡,可以克服不能隨地可以找到Wi-Fi的問題,等三藩市友人把我預定的另一架iPad 2寄到,就可以換3G版了。

期待零件多出幾款,有個像DVD碟盒那麼大的播放器,隨時播影碟來看,亦是過癮。

書至此,秘書在我的iPhone 4上加了一個「個人熱點」功能,可當Wi-Fi的路由器,更能在任何地方用iPad 2了。

幸福

2011/03/17

到西貢蠔涌的一家片廠,去拍一個新的廣告,抵達時還早,導演說還在打燈,就偷閑到附近蹓躂。

這是一個我很熟悉的地區,從前住清水灣的邵氏宿舍,差不多隔一兩天就來一次。原先有間染布房,排出的水把溪澗污染,當今搬走,河水清了,也開始有魚。

路中間停車場的臨時菜市,本來可以買到很新鮮的蔬菜,當今已消失。

最常光顧的是路口那家餐廳,帶長輩顧文宗先生來飲茶,坐在樹下吃蝦餃燒賣,也已關閉。

那麼到甚麼地方吃早餐?同事說不如去西貢,就把我車去。賣海鮮的那條街上,有許多小魚檔,現在已被一兩間大的包圍着。

左近的「全記」也做起點心生意來,從早上七點鐘就有得吃,我們坐在搭着帳篷的店外,嘆起茶來。

一邊,海鮮水箱中的魚蝦,應有盡有,但西貢海域的水產,已被抓得幾乎絕種,全是由海外運到:龍蝦來自澳洲,已無顏色繽紛的本地龍蝦賣了;魚多數是菲律賓的。螳螂蝦很大隻,馬來西亞產。

真正當地海鮮,也只剩下墨魚了,片成薄片,可當刺身,從前和倪匡兄吃,鄰桌的人當我們是怪物,現在大家都來此味了。

最特別的是鱟,外國人稱之馬蹄蟹,潮州人常用牠來做成鱟粿。在這裏吃,是斬件煲湯,它沒甚麼肉,吃其鮮味而已。

另有數百斤重的大龍躉,問相熟的老板吳全福說有人劏嗎?回答道只是養着,這麼大的魚至少已有五六十年壽命,有的甚至上百,已不吃了,有心人會買來放生。

再問一大早有沒有其他海鮮吃,吳全福說我要的話,早一日通知,可請師父早點上班。聽後大樂,吃龍蝦,中午或晚上不稀奇,當成早餐,就幸福許多了。

領袖衣着

2011/03/16

不管你喜不喜歡狂人卡達菲,但是他的衣服是精心設計的。這陣子他一身蟻,常接受訪問,每一次都要穿一套不同的衣服。

他的服裝除了襯衫和褲子,必定加一件披肩,和一頂帽子。每次上鏡之前,有一些花絮鏡頭,可以看到他左整理右整理,髮型看起來零亂蓬鬆,也是設計過的,務求做到最佳姿勢不可。

最後的一次,可能是愈來神精愈錯亂,竟然穿了一身金色的,俗不可耐。唉,多換幾件吧,日子不多了。

和卡達菲一比,他的兒子就不會穿衣服了,都是已經貪污了幾千億美金的家族成員,在衣服上的品味就不及老子。

比他更狂更邪惡的希特拉,從他的紀錄片中可以看到他的服裝永遠是整齊的,也多得那副身材,並不臃腫,不然就沒那麼帥氣了。

納粹軍服也是由他發起的,雖然犯下滔天大罪,但不得不說是軍服有史以來最有威信的,後來很多國家模仿,就不三不四了。

已經下台的巴基斯坦軍人領袖,當今名字也記不起的那位仁兄,對襯色最有研究。有次他設計了一套像中山裝一樣的外套,是綠顏色,裏面露出綠色領子,又叫電視台的燈光師把背景也打成淺綠色,才肯上鏡。

見那一群非洲各國的獨裁者,都穿筆挺的西裝,那麼炎熱的天氣,還是要忍。西裝料子發亮,是帶着些真絲織成,春夏秋冬皆可着,至少要一萬美金一套。

一看就知道貴料子的話,還算是低招,最高超的是悶騷。你看已經下台的埃及總統莫巴拉克,他的細紋白色間條西裝,原來藏着乾坤。那白色紋中綉着自己的名字,這種西裝料子,訂做起來至少二萬五千美金一套。

最不花錢在服裝上的是印度的甘地,白布一條,圍上就是。這種節儉的精神當然值得推崇,但有時他把看醫生的錢也省了,喝自己的尿為藥,那就不太敢領教了。

台中

2011/03/16

一般遊客到台灣,都去台北的誠品書店,或者士林夜市,少人去到台中。

台中其實很不錯,尤其是對喜歡尋花問柳的男人,從前台北人也專程跑去那裏玩個通宵。胡志強市長上台後,這些色情場所減少了,但識途老馬還是會把你帶去。

「我不是要把他們趕盡殺絕,我只是說要經營這些,也得依照正途來做,免得爭奪地盤,整天打殺鬧事。」胡市長光明正大地說。

說到酒店,台中已有香格里拉,但是市長很驕傲地推薦各位去住Motel,本來是駐車連住房的意思,後來變成了愛情酒店,專供男女野戰。

但台中的Motel設備應有盡有,更變本加厲,還加上一個私人游泳池呢,台灣人有時帶着一家大小去過個一夜,像玩迪士尼。

去了台灣,我總是喜歡到他們的理髮廳,按摩女郎技術一流,供應的熱毛巾,一下子就用了上百條。這回光顧,天氣冷,房間又沒暖氣或火爐,如何取暖?

女技師說等等,接着盡在可以橫卧的理髮椅上鋪熱毛巾,躺下去後,又用熱毛巾蓋上,全身發燙,像個三溫暖,寒氣即除。

這種服務叫「熱敷」,能焗出一身汗來,對傷風感冒的醫治特別有效,各位遊台灣,不妨一試,男女可以一齊做,不帶色情成份,但你要求的話,也有半套的。

大家都去過士林夜市,但台中的更特別,分三個夜市進行,星期一二在這裏,三四在那,五六七又是另一個。

最大的叫蓬甲,熱鬧得不得了,吃的東西比士林出色,攤位也更多,除了吃,還有槍擊遊戲,以及最老土的手撥彈子機,輸贏都有獎品。

另外的一中夜市,有家自助鹵味店,裏頭一個個冰箱擺滿鴨舌、雞爪等等,客人拿多少算多少。更有家出名的冰店叫豐仁冰,聽起來像「瘋人冰」,很有趣。台中,是值得一遊的。

長命

2011/03/14

每年新春時節,我人都不在香港,從來沒有向查先生或倪匡兄拜過年。之後的聚會,話題當然回到做過了些甚麼。

過年前,倪匡兄的一位故交打電話來抱怨一番,也不知道怎麼安慰,想不到在初三,人就走了。

這人女婿通知了倪匡兄,他聽了哈哈大笑:「那不是好嗎?」

「好甚麼好?」對方差點反臉。

倪匡兄一本正經說:「你岳父整天哀聲嘆氣,早走好過遲走。」

倪匡兄已到口無遮欄的階段,不是一般人受得了,除了我們這群老友。

不過有時他講話,也會兜回來,像在街上遇到一個女記者,衝上去說要做一個訪問,給倪匡兄一口拒絕。

那女的快要生氣時,倪匡兄說:「我老婆不讓我給女記者做訪問的,怕我被勾引,尤其是一個美女。」

這時,那女的又被騙得笑嘻嘻。

席間,倪匡兄大魚大肉。張敏儀看到說:「你這麼吃,沒有糖尿病嗎?」

「糖尿病的病徵全有了。中國人叫為消渴症囉,我一直口乾,又不停上洗手間。」

「那還不趕緊看醫生?」張敏儀關心他。我知道倪匡兄最不喜歡排隊,他專找拍烏蠅的診所,找空閑的醫生。

他說:「看了,醫生檢查後,血糖正常。我說不可能吧?我所有糖尿病病徵全有。醫生懶洋洋回答:甚麼病徵?患糖尿病的人愈來愈瘦,你愈來愈胖,叫甚麼病徵?」

倪匡兄又口無遮欄:「有一天黃宇詩來找我,說很想念父親,可惜黃霑已不知道。我安慰她:不要緊,我會把你的話轉達給他,我也沒有多少年可活,很快就見到他的。」

我見過很多例子,越是把死掛在嘴邊的,越長命。

不脫衣的尤物

2011/03/14

第八十三屆奧斯卡頒獎禮剛剛懷念完去世的電影人,翌日又有一位死去,那就是珍羅素Jane Russell,享年八十九,算是長壽的了。

我們都知道她是一代尤物,當年最性感的女人之一,但是她和夢露其他艷星不同,從來沒脫過衣服,也不露一點胸。那張被美國士兵貼到通街都是的照片,珍羅素躺在一堆稻草之中,手上拿着枝槍,也包得密密實實。

她的老板影壇及飛行界大亨荷活休斯,為她在《The Outlaw》一片中設計了一個胸圍,大肆宣傳。在她的傳記中,珍說:「那是一個沒有帶子的奶罩,在當年他的設計算是先進,但我從來沒有戴過,覺得太老土。他也不知道,因為他沒有脫了我的衣服去查。」

我們記得她的電影,當然是那部和夢露合拍的《紳士愛美人》,一部不值一提的歌舞片,除了夢露那首《鑽石是女孩最好的朋友》。在戲裏,珍的服裝左剪右剪,露出幾個大洞,但沒有看到她任何一個重要的部位。

官方報道,她的身裁是五呎七吋,三圍為38D、24、36。息影後,她積極參與宗教活動,當有人問她,怎麼將性感女神的形象和宗教混在一起?

她回答:「基督教徒也有胸部的!」

至於為何要退出影壇?她說:「因為我已太老了,我那年代,三十歲已不能當明星了。」

不過,珍的確不止是明星那麼簡單,她和Robert Mitchum拍的兩部電影《His Kind of Woman》1951和《Macao》1952是黑白偵探片的典範,後者的背景雖是澳門,但她沒來過拍外景。

也和Bob Hope拍過兩部胡鬧的西部片,他說:「珍是唯二的明星。」

指的當然是她的胸部。

珍的名言還有:「宣傳是一件恐怖的事,如果你沒得宣傳。」

一生嫁過三次,記者問她喜歡怎樣的男人,她回答:「一個跑得比我更快的男人。」

打燈

2011/03/14

每一屆奧斯卡頒獎禮中,最令人唏噓的場面,總是向這一年來逝世的電影人致敬。今年讓歌聲甜美,臉孔像馬,長得難看到極點的莎蓮狄奧歌《微笑Smile》來陪襯,這首在卓別麟《舞台春光Limelight》1952的主題曲,用得十分恰當。

此片的女主角Claire Bloom也是懷念者其中之一,她在片中是一個又瘦弱又高貴的芭蕾舞孃,端莊得不得了。當年她只有二十一歲,成熟後,她演過些蕩婦的角色,也留下多張酥胸半露的照片。這才叫做性感得致命,頭腦簡單的女人全裸,再過一千年也達不到這種效果。

各位有興趣,可打入她的名字,在Wikipedia中找得到。

另一位過世的是蘇珊娜約克Susannah York,我們一代的觀眾不會忘記那一對藍眼睛,她有英國女人所有的氣質,淑女時演女兵,穿着制服,同樣露出女人味。

成熟後拍《Tom Jones》1963已很性感,後來的《The Killing of Sister George》1968中在一場同性戀戲中露胸,身材美好。

年華逝去,更大膽地演做愛戲,肌肉鬆弛,又肥胖,真是慘不忍睹,還是早點走好。

名單中也有幾位我合作過的,像拍過《海神號歷險記》的Ronald Neame,七九年來港導演邵氏有份投資的《Meteor》,待我非常好,是因為我對他的舊作瞭若指掌,他是攝影師出身,有一天外景天下雨,我問他怎麼辦?

「打燈拍演員的特寫呀。」他回答。

另一位去世的是名攝影師Alan Hume,後來拍過多部占士邦片,在一九七五年他來港拍邵氏與華納公司合作的《Cleopatra Jones and the Casino of Gold》,教了我很多攝影的學識,當天陰的時候,我問他在甚麼情形之下要打燈?

他說:「當你看到屋裏面的光管,亮過外面的太陽,就得打燈了。」

爆粗

2011/03/14

最佳女主角由妮坦莉寶雯Natalie Portman得到,毫無疑問。

看了片子,那舞技應該有幾十年的功力,誰會相信是一位不懂跳舞的演員在短時間訓練出來?

十三歲開始,從《Leon》那個小妖精,我們就知道她必成大器。

雖然她的《Heat》、《Star Wars》、《V For Vendetta》的成長過程中給大家留下印象,但還是到了《Closer》扮的脫衣舞孃才閃出光芒。

演藝生涯中,有一部鮮為人知的《Goya’s Ghosts》2006,她扮一個受宗教迫害的女人,由年輕演到老,不但裸身,還拔去牙齒,讓觀眾看她那乾癟癟的老婦嘴巴,令人嘆為觀止。

反而,在王家衞的《My Blueberry Nights》中表現得平平無奇。

至於《黑天鵝Black Swan》這部戲,雖然有很多華麗的包裝,攝影亦出色,但拍女人內心陰暗面,絕對比不上波蘭斯基拍的《Repulsion》,在一九六五的黑白片裏,一個美麗的女人從正常到發瘋的那種震撼力,已是經典。可惜波蘭斯基在年輕時不注重演員,一味表現自己的才華,令到女主角的Catherine Deneuve無用武之地。

各位如果對此片有興趣,不妨上上YouTube去看它的預告片,或找原片影碟來觀賞。

順帶一提,是妮坦莉寶雯領獎時已抱着一個大肚皮,她並非第一位,Meryl Streep封后,已懷孕五個月,Catherine Zeta-Jones更有八個月。說到她,才四十出頭,樣子已像個老婦,西方女人實在不堪歲月。

最佳女配角的Melissa Leo領獎時爆粗,說了那四個字(這是奧斯卡史上第一次),其實美國人天天在用,小孩也常掛在口邊,又假道學些甚麼呢?今後一定會像Damn和Hell等等禁忌解放出來。

她演的《The Fighter》又是小人物奮鬥成功的故事,這種小鎮題材美國人特別喜歡,我們看來格格不入,上映時我不會去捧場。

馬臉

2011/03/14

已是昨日黃花,還得寫二○一一年的八十三屆奧斯卡頒獎典禮。

通常,如果我看過片子,猜的大獎都會對,但這一屆只中了男女主角,《The King’s Speech》卻走了眼,我原本還以為《社交網絡》會得獎。

為甚麼?荷里活給的獎,多數和政治因素有關,像去年的《The Hurt Locker》。臉書在茉莉花革命大放光彩,應該鼓勵它才對呀。

這也證明大會的評審也多數是上了年紀的老頭,根本不會玩臉書,有些連上網也不懂吧?對《社》片的鉅大影響,一點也不了解。

這套得獎的電影,在香港給蒙上一個沒有文化的羞恥,片名翻譯為《皇上無話兒》,以為有《皇上那話兒》的錯覺,觀眾才會被騙入場,太低估香港人的智慧。

國內翻成《國王的演講》,雖然是直譯,平平無奇,但也保留了原名的精神,在這個時候不得不稱讚台灣人的文藝腔,翻為《王者之聲.宣戰時刻》,既有氣派,副題保留了商業味道,雖在劇中無開過一槍一炮,也有它的震撼力,而且不離題。

正以為台灣人厲害時,他們替有份提名的《The Kids Are All Right》按上一個《性福拉警報》的帶着色情成份的戲名,實在應該打屁股。

至於香港譯的《潛行凶間Inception》,台灣作《全面啟動》是莫名其妙,惡劣無比,大陸的《盜夢空間》最切題。

話扯遠了,本屆的得獎片,還是值得一看,最讚賞的應該是那股勇氣,把那麼一個非商業的題材拍得那麼精彩,這一點男配角的Geoffrey Rush有功勞,他是監製。

而出錢拍的威士汀兄弟也夠眼光,這公司每年都會投資一兩部黑馬,以博得獎後賺大錢。

男主角的演技當然認同,他的最大罪,是臉方,而皇室的每個成員,都有一張馬臉。

開間甚麼餐廳?

2011/03/04

開間甚麼餐廳?不如來家國際性的,賣些甚麼才好呢?

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美食,但是你門吃得慣的,並非我所喜,要找出一個共同點是從諸多的菜式淘汰出來,剩下的只有十幾二十道,但都會被大家接受。

像香港最地道的雲吞麵吧,你去到任何國家的酒店,半夜叫東西來房間吃,都有這一道湯麵。當然,在西方,更普遍的是三文治和意大利粉。

咖喱飯也很受歡迎,在胃口不好時,它是恩物。不過一般人都喜愛的,還是海南雞飯,不然來碗叻沙也很不錯。

最好,當然是越南粉了。

但是,在酒店裡的房間服務永遠不好吃。為甚麼?做得不正宗呀!當地師傅可能沒出過門,也不知道甚麼叫沙爹或印尼炒飯,反正總廚叫做甚麼就甚麼,有一條方呀,流水作業罷了。

要做得出色,必須一個真正了解各國飲食文化的人來當品質管理。每一種菜,用的是甚麼食材,不能馬虎,連醬米油鹽,都得從原產地運來,不這麼一點一滴堅持,就走味了。

持有一個原則,那就是連原產地的人來吃,也覺得好。

先從雲吞麵說起,雲吞不可太大粒,也不能盡是蝦,豬肉的肥瘦恰到好處,麵條要選最高品質的爽脆銀絲麵,湯底要夠濃,大地魚味不可缺少。

用最原始的「細蓉」方式上桌,碗不太大,麵小小一箸,雲吞數粒墊底,加枝調羹,讓麵浮在碗上。分量寧願少,價錢賣得便宜也不要緊,吃不夠可叫兩碗,利潤更高。

延伸下去,再賣蝦子撈麵,用上等蝦子,也花不了太多本錢,撒滿麵面可也。又有牛腩,採取帶肉皮的「坑腩」部分,煲至最軟熟為止。

三文治的蛋、芝士或火腿,除了選上等貨,分量還要多得溢出來,讓客人有一個不欺場的感覺,那麼小的一塊麵包,包的食材不可能很多,要給足。

意大利粉當然用意大利的,按照說明書的時間去煮,不能遷就吃不慣的客人弄得太軟,意大利人吃硬的,就要做硬的,番茄醬、芝士、橄欖油和老醋,都要原地進口。

海南雞飯不可用冰鮮或冷凍雞,要當天屠宰的,不然一看到骨髓黑色,即穿崩。雞煮后把雞油和湯拿去炊飯,不可太軟熟,要每一粒飯都見光澤。保持不去骨的傳統,客人不在乎啃它一啃。濃醬油,用雞油爆製的辣椒醬和生薑磨出來的茸,都要按當地規矩去做。

叻沙分兩種,新加坡式的和檳城式的,前者一定要加鮮蚶,椰漿要生磨,不可用罐頭的;后者必用檳城蝦頭膏,酸子、菠蘿和香葉不能缺少。

越南粉的湯底最重要,儘用牛骨熬是不行的,要加雞骨才夠甜,洋和香料大量,這是專門的學問,秘方可參考墨爾本的「勇記」。

咖喱則採取日本式的,這麼多年來,他們把咖喱粉研究得出神入化,不是太辣,嗜辣者可另加,用上等的神戶牛肉當料。

說到牛肉,其實了解貨源,成本並非很高,客人要吃牛肉,為甚麼不給他們最好的?

至於日本米,價錢即使比其他米貴,但白飯能吃多少?應該用炊出來肥肥胖胖,每一粒都站的。

用來做壽司也好,用最新鮮魚蝦鋪滿的CHIRASI SUSHI。

還供應多款的送飯小菜,成本貴的可以賣,便宜的奉送好了,像蒜。更有多種下酒的零食:沙爹、YAKITORI、羅惹、春卷、蝦片等等。

一般老闆都把利潤打得高,但是如果把利潤一部分花在食材上面,讓客人滿足,轉次數較多了,純利不會減少。

餐廳內部,乾淨、大方、光亮,是最重要的,不必花錢在無聊的豪華裝修上面,桌面可以做成長形,像倫敦的WAGAMAMA或國泰的商務艙候機室那種設計。

桌面可改為大理石的,不必太厚,把燈藏入,光源從下面射上,非常柔和。大理石材用雲南產的,成本不會太高。

每一條長桌前面或后面站着一位服務員,下單后,仔細觀察客人的需要,用無線通話關照廚房人員奉上。

廚房方面,食材愈是高級,要求的廚技愈少,把處理的次序用照片拍下,釘在牆上,不會弄亂。

主要是品質控制,不合格的不能上桌。久而久之,把年輕人操練熟了,就不必受師傅的氣。

進貨的要高手,分量算準了就不浪費,也容易控制,一分東西用多少斤菜和肉,不會流失。

研究了開餐廳多年,認為平、靚、正三個字,是永遠不會錯的,其中一字缺少,毛病就跑出來了,像貴貨要賣貴價,以為理所當然,但也有客人吃不起的風險。東西好,價錢意外地便宜,才是正途。

一切計算完善,還是有風險,做任何生意都有風險,但是不做是不知道。我常說:「做,機會五十五十;不做,機會是零。你遇到一個美女,大膽前去搭訕,被拒絕最多是一個白眼。光看,讓她走過,永遠后悔。」

米芝蓮三星店

2011/03/03

好了,你不知道東京有甚麼頂尖的餐廳,那只好靠米芝蓮食物指南了。

查一查,先去三顆星的。想吃甚麼?刺身牛肉都試過,換換胃口,吃一頓天婦羅吧。

從二星昇到三星的,有一家叫「七丁目京星」的天婦羅店,地址在銀座五番地五丁目之九,一座叫OZIO小型大廈的六樓,電話是813-3572-3568。當然要一早訂位,因為整個店只有一個櫃台,而這櫃台只能坐八個人。日本的餐廳,也只做一至二輪生意,中午十二點到三點,晚上五點到九點。

周日或公眾假期當然不開店,每年八月中旬和年底也不做生意,這家店,高竇得厲害。

坐了下來,每人面前只有一個碟子,碟上放了些海鹽,該是最高級的。

甚麼?沒有醬汁?也沒有蘿蔔茸?師傅教你,欣賞天婦羅,只有沾鹽和檸檬汁這一種吃法,別的完全不能去碰。

既來之則安之,等食物上桌,師傅兼店主用粉和水開了漿,不放雞蛋或其他調味品,打勻了,拿出蝦來,混了一混,炸後就放在客人面前。

一看放在碟上的紙,沾滿油。常去的「佑川」,老師傅在世時,紙上一滴油也沒有,至今他兒子承繼,在紙上看到一滴,我們也嫌他功夫不夠呢。

吃口蝦,小得很,絕對不是東京灣抓到的。是不是活蝦不知道,他沒有當面剝殼,不過蝦的鮮味,不特別感覺得到。

接着每一種食材,都那麼一點點。也不是甚麼貴昂的,蔬菜用的是蓮藕,連當造的TARA NO ME(楤芽)也不拿出來。

最後,炸了一小塊和牛。

甚麼,和牛也入流?我暈倒了。

洋人會欣賞吧,他們不知道,上帝原諒他們。

盛惠三萬一千五百円一客,還有消費稅未加。

甚麼他媽的米芝蓮三星?打死了我也不會再去。

迷你電子相機

2011/03/02

不管是多新款的電子相機,一到市面,已是落後,更進步的商品將不斷出現,如果你要等的話,絕對買不下手,但即刻購入,新型的廣告已刊登在報紙和雜誌上了。

電子相機的科技不會停止,機身愈來愈小,一直出到SONY和Lumix可以更換鏡頭的,才叫可以喘一口氣,因為一落後,機身丟掉,至少可以保留鏡頭。

貯藏室中一堆舊電子相機的死屍,本來可以賣掉的,但一不注意,款式太舊,已沒人要了。最可惜的一套SONY出的間諜相機,玲瓏小巧,備件齊全,可愛得不得了,但是說到畫素,只有二百萬,怎說得過去?

說到間諜相機,最著名的還是德國的Minox,用菲林的。從前擁有一架,菲林沖洗後印相,水準不差過大相機。尺寸只有一包點雪茄的四方長形火柴盒大小,雖然沒有對焦點的設備,但機身附着一條手攜帶子,將帶子和對象物的距離一拉,焦點絕對準確。不用閃光,在幽暗的燈光下也能拍出清晰的影像,是個十全十美的間諜相機。

電子機一出現,戰也已打完,Minox無用武之地,差點銷聲匿跡,但好消息是在繼續生產,再出迷你電子產品。

款式有兩種,一是模仿Leica的外形,體積為84×46×67mm,置於掌心之中。別小看這小傢伙,光圈是F2.0,而光距相等於大相機的42mm,有五百一十萬畫素。除了電子螢幕,另配着閃光燈和觀景器。

六十年代風行一時的名廠Rolleiflex見獵心喜,也出了Minidigi AF5.0,由機頂打開觀景器,學舊款的雙鏡頭反光來攝影,非常的可愛,也是五百萬畫素,可以換廣角和近距離鏡頭,有紅白二色。

但還是懷念Minox的長形間諜機,當今也出了電子的,分兩個部份,相機本身,和裝着閃光燈和電子屏幕的另一部份,有點笨重。但可單用,相機本身有個光學觀景器,又學老機有條帶子來對焦。看了愛不釋手,本來想買的,但有過SONY迷你機的經驗,最後還是忍住。

最新化粧品

2011/03/01

看Bloomberg News國際新聞台,有個女主播,樣子過得去,但我十分怕她,一看到就要轉台。

為甚麼?此姝的化粧真讓人受不了。

有甚麼貓樣令人那麼討厭?就是那雙眼睛了。在眼角處畫了白色,以為這麼一來,眼睛就會更好看!

美你的頭!那簡直是兩堆眼屎呀!好像起身不洗臉,骯髒得不得了。

和我們拍電影時,男女主角潦倒,淪落為乞丐,蓬頭垢臉,化粧師一定在他們的眼角畫上白色的眼屎,同一回事。

女人一化粧,化得惡劣時,不如不化,一化了不是狐狸精就是攝青鬼,非常非常之恐怖,她們還洋洋得意,真是令看的人作嘔。

一般的毛病,是連假睫毛都不會黏,買來的那麼一排,就沾了上去,看起來像兩把牙刷或兩根梳子。這是懶惰的表現,凡遇到這種女子,一看就知道不肯努力,不求上進的,把假睫毛修整一下不就行嗎?由長剪至短,有多自然是多自然,才是功夫呀。

更普遍的,是只化臉部,連頸項也不去粉刷一下。拍的照片,像戴了一個能劇的面具。瞻仰遺容時,化粧師也會塗塗她們的頸項;活着時,自己動手吧。

懶人是沒有藥醫的,不管你買的是甚麼化粧品,SK-II、蜜絲佛陀,或者最貴昂的資生堂與La Prairie,都沒有用。

愈老愈塗得厚,是一個錯覺,應該相反才對。淡粧會留給人家一個清潔的感覺,很多女人都不知道這個道理。

有一天,當甚麼灰水都失去功效時,女人就會跑去整容,面皮愈拉愈高,有一個老笑話,說女人臉上長出了鬍子,原來連陰毛也拉上了。

當今有了新科技,有一次,我問一個女人,你用的是甚麼化粧品,她懶洋洋地回答:「Bot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