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4 年 10 月

滿分

2014/10/31

侯先生是我們忠實的團友,參加過好幾次,尤其對夏天吃水蜜桃那一團特別有好感,同樣的行程也去過兩次。

這回的湯西川他也來了,閒聊之中,他問我:「你吃過鄉下年糕嗎?」

「甚麼叫鄉下年糕?有甚麼不同?」他用兩隻手比劃了一下:「這麼大吧,一共有十斤重。」

哇,厲害!

「用木頭燒火,才好吃。」他解釋。

恨不得馬上試一試,約好了返港後的第一個週末前往。地點是中山的三鄉。去中山有好幾條路可走,直接乘港深車,再由深圳去,一個多小時抵達,水路可以在尖沙嘴中港城或香港港澳碼頭乘船,要不然,先到澳門玩一天,再從那裏進拱北到中山。

聽說珠海有家海灣酒店,五星級,很不錯,也想一試。當天我從中港城去珠海,放下行李,視察一圈,果然很好,連洗手間也有自動沖洗板,住得過。

唯一感到麻煩的是接待處要我們拿出護照去影印,說是國家規定。我們一兩個人住不要緊,要是團體的時候,大家的護照都要一張張影印一下,等都等死人了。而且,團友之中,也有些要保留私隱,不想留下記錄的,我們知道團體可以免掉這些手續,但是大堂經理不懂,和她說個老半天,還是不理解。算了,真是浪費時間,帶團來的話,要找老總安排才行。

侯先生派來的車已在酒店門口,從珠海到三鄉,只要四十分鐘,來到侯先生投資的餐館「水鄉居」。

走進門,就看到那鄉下年糕擺在桌子上,好傢伙,形狀已囁人,半個冬瓜那麼大,用香蕉葉子包紮後,放進一個藤籃之中,第一個印象,已是滿分。

廣告

屋子和酒店

2014/10/30

到廣州去看房子,既然那麼喜歡這個城市,價錢合理的話,可以考慮。

沙面是我的第一選擇,但這個舊城區,政府要發展成其他項目,住在這的人可以搬出,就不許新住客搬進來了,很可惜。

廣東的友人都說:「選二沙島吧。」

二沙島是一個高尚住宅區,很多香港的大地產商都在這裏投資,高峰期間,這裏的洋房可賣到一棟三千萬人民幣,但現在已降了許多,幾百萬就可以買到一間很像樣的了。

周圍環境幽靜,是個理想的地方,但是交通不便,又沒有人氣。

「你能住那種地方,就有能力請司機呀!」友人說。

是的,在內地買架車子,請個同事駕車,請位老媽子燒菜,都是只要兩三千月薪的事,不是我不能負擔,但主要的是我和這種地方格格不入。我需要生活,而生活主要是有人。

沙面就不同,清早走出來散步,和大家耍耍太極劍、打羽毛球或者打四圈麻將,一定多活幾年。

住廣州的好處是只要一個多鐘的車程,就可以到東莞番禺、順德、佛山、南海、三水等等地方去遊玩,吃吃當地的東西。再遠一點,整個珠江三角洲都能覆蓋。

這次順道去了台山。台山出名的是黃鱔。蒸出來後,用牙齒咬著魚頭,筷子夾著往下一拉,肉即退下。頭和骨放在碟上,排成一圈,煞是好看。

更有黃鱔飯,把鱔肉用沙薑炒了,再混種種香料入煲中,燒到煲邊貼滿飯焦,香噴噴地上桌,天下美味。

沙面的房子買不到,住白天鵝酒店好了,反正花在房子的錢,怎麼樣都不會比房租多,買屋像娶妻,住酒店像多個情婦。

不如重現

2014/10/29

從日本回來,這次帶的是內地客人,衣著和談吐都和香港人差不多。

南方航空有班機直飛大阪,本來回程可換佳速或國泰返港,但為了要在這裏拍一個廣告,還是飛回廣州。白雲機場本來是全國好機場之一,但是給新建的北京和上海機場比了下去。這次降落由靠海航線著陸,也少了刺激。上回從青海飛白雲,是內陸航線降下,從窗口望出去,高樓大廈在腳底,有點舊啟德的感覺。談到啟德,未免又欷歔一番,它實在是一個值得懷念的好機場,路程近,周圍吃的東西又多,沒有啟德,像失去了青春。

下榻白天鵝酒店,本來住慣的二十樓的套房非常舒服,每次去都給我同個房間,這次二十七樓裝修好,酒店讓我試試。

房間間隔依舊,雖說新裝修,沒有油漆味,打開窗,換一個新角度俯望珠江。不知道是不是人老了,還是覺得二十樓那間親切。窗口剛好對準渡江的兩個碼頭,清晨看見橄欖形的渡輪兩岸穿梭,比看甚麼九寨溝有意思。

廣州拚命發展旅遊業,到處張燈結綵,珠江兩邊的高樹給綠色燈光照得炫目,但岸邊行人反而少了。如果把這筆錢的一小部份拿來重現珠江花艇,那可熱鬧!

昔時花艇的夜夜笙歌,主要是美食,除去其他娛樂成份也能成立,始終搖晃的船沒有室內大廈那麼穩定嘛。油麻地和避風塘的花艇都是珠江的小型模仿,現在連這兩地也不再,如果可以在真正的珠江重現當年繁華,該吸引多少遊客!

亂拋垃圾的擔心還是有的,但有精明的管理,珠江還是不會受污染。開發做旅遊點,不如保存舊風光。很簡單的道理,大家不去做罷了,設計旅遊專業的人,應該讀多一點《老殘遊記》這一類的書。

新興飯店

2014/10/28

又到廣州公幹:乘九點四十分的直通車,因為有餐卡,可以喝喝啤酒,點盡餐牌的菜,再抽根煙,一下子抵達。

在友人介紹的一家湖南菜館吃中飯,店主堅持請客,我堅持付賬。我說吃得好的話,下次讓他請,結果當然沒有下次。

事談完,晚上到「新興飯店」吃,這是廣州羊肉做得最好的一家。當晚的菜譜如次:鮮扣頂羊鮑、羊肉魚翅佛跳牆、羊腩極鮮煲、炭燒羊腿、玫瑰乾迫乳羊、撈起羊耳、秘製羊腩煲、鹹香羊骨粥和羊肉煎餃。

愛吃羊肉的人可發達了。最先上桌的羊腿,骨頭上的肉不多,讓我們每一管都啃得乾乾淨淨,每枝骨頭才賣七塊人民幣,大師傅走出來一看,高興得很,自喝三杯慶祝。

鮮扣頂羊鮑用珍貴的鮑魚,當然要把整隻羊最珍貴的頸項部份去扣。羊頸肉實在精彩,剩下很多鮑魚沒人舉筷。

羊肉魚翅佛跳牆又是貴菜,每人一盅,要是吃完其他甚麼東西都不必碰了。結果大家只喝燉出來的湯,是很甜的。

玫瑰乾迫乳羊把肉質最柔軟的小羊斬成小圓球狀,以玫瑰露炆之,這道菜很受歡迎。極鮮煲是用鯽魚和羊腩煲湯,當然鮮。

豬耳吃得多,羊耳倒是新奇,咬頭和豬耳邊最幼細的部份差不多,但沒吃過的關係,眾人也都讚好。

鹹香羊骨粥是把羊骨燒烤之後煮粥,一煲就是五個小時,味道全出來,精彩絕倫。

羊肉煎餃也夠羊味。大家吃不夠,再來一客蒸的,用蝦餃的做法,皮半透明,好吃。這次,不得不破例,讓老闆李氏兄弟請客。

地址:廣州市前進路一○○號

電話:8441-4338

返港途徑

2014/10/27

這次要由廣州返港,逢國慶的十月一日,乘甚麼交通工具最好?

一向坐的是直通車,但是在這一天,買不買得到車票?已是一個問題。

「我們可以用汽車送你們到皇崗呀!」電視台的朋友親切地提議。

從皇崗入海關,乘巴士的話可以停在海關大廈門口,私家車只能泊在外圍,還要提著笨重的行李走很長的路才能抵達。

而且週末禮拜天這個關口人真多,國慶這一天過關也一定排長龍。

「不必排隊,安排熟人讓你們從貴賓閘口出關。」廣州的友人說。有關係的話,甚麼都好辦。

但一想起去皇崗那條路,貨車巴士汽車一擠,交通阻塞,等個個把小時不出奇。又出了海關,又得坐黃色小巴才能進入香港,雖說已是十月,天還是很熱,絕對不是好主意。

坐火車到深圳,經羅湖到香港吧,但這是一條最笨拙的路,人多起來不是鬧著玩的,非不得巳,不能行之。

「最後還是坐直通車吧!」朋友勸說:「國慶,香港人來廣州的多,大陸人出去的少,應該不成問題的!」

這話一點也不可靠,國內假期,一連七天,現在大家都有了錢,還不往香港跑嗎?

不,不,應該還有妙計,那就是乘飛機呀!從白雲機場飛赤鱲角,只要一個鐘,再乘車回家,假日不塞車,三十分鐘抵達。即刻訂票,幸好還能買到。在赤鱲角機場降落時,沒甚麼看頭,我已經很久不望出窗外,但白雲不同,上次從南寧飛廣州,在高樓大廈之中衝下,真像從前的啟德,懷舊味道油生,有如時光的倒流,看得我整個人呆住。從白雲起飛,雖不及降落,但也比從赤鱲角升起好看。從廣州飛香港的決定,絕對沒錯。

車中所聞

2014/10/26

從廣州返港的直通車上,對面坐了一個女人,一直和她身邊的同事說話,近兩個鐘頭的旅程,從來沒有停過口。

實在厲害,女人可以那麼不斷地說話嗎?你問。答案是絕對沒有問題,我試過在飛東京的機上,聽到一個,足足講了四個多鐘頭。還有一些朋友說,他們的老婆抱怨個整夜呢。

對面這女人的談話,甚大聲,我即使假裝聽不到,也句句傳進入我耳中,說的是自己怎麼怎麼本事,要換賓士車,才七十多萬,算不了甚麼。口氣真大,但忽然間來句只有兩個星期的假期,多跑了大陸,度假和工作混在一起,不知怎麼算。

再來就提到老闆前、老闆後,所以聽得出是替人做事罷了,雖然可能是高級職貝,也不會是高薪的打工皇帝之流。

女人打電話給她的友人,報告她老闆因為帶太多現金給海關扣住了,自己也差點回不來。又問有關係的人最大是甚麼罪?對方好像回答說大不了充公,小則可以扣一部份當罰款;人是不會坐牢的。女人聽了可樂了,哈哈大笑,笑聲甚刺耳。

跟著回到車子。現在有司機接送,啊,真了不起。她旁邊的男人好像用那種眼光看她,跟著她說是暍醉酒,給警察抓到,停了一年牌,男友來電話,她以呼喝的聲調回覆。

愈聽愈無聊,我睡覺,又被她的尖笑吵醒。看雜誌,打開雙頁,遮住視線,避免和她的尊容接觸。

最刺耳的是那女人的舌頭似乎很短,說起話來古古怪怪。天生殘缺,本來不可批論,但她旁若無人大聲吵鬧,是聽覺污染,不能同情,引起的反感不只我一個。從三個字的口型像在說「黐脷根」,還已很客氣。福建人只有「含懶」二個口型,吮著男人生殖器說話的意思。

餐車菜譜

2014/10/25

已經是香港→廣州→香港直通車的常客,積了一些經驗。

除非急事或其他不能控制的約會,我到廣州去,鍾意乘的車去的是:09:25、11:05、14:30,回來是08:38、11:36、14:28。

理由很簡單,因為有餐卡。

不管已經吃飽與否,我一上車就先跑去餐卡霸位,遲了很可能找不到地方坐。

在餐卡那個車廂中,四五十年代的情景好像回來了;裝修雖然已新,但那種在火車中進餐的情調,總是懷舊。

服務員羅春萍已經認得我,親切地問說要吃些甚麼。這次是和同事們前往,一共有四個人,可以多點些東西。要是我單獨時,經常只要一壺鐵觀音,沏得非常之濃。

套餐有一、煎蛋奶茶,二、火腿三文治,三、湯粉加油菜,四、鷄髀,五、煎餃,有油菜和例湯奉送。每一種都賣五十塊港幣。

菜譜絕不簡單,竟然有蒸魚吃!清蒸鱸魚賣得比套餐便宜,只是四十五,即刻來了一尾,發現蒸的技巧絕不遜名餐廳,肉細嫩,味幽香,還黐骨呢。甚麼國家的火車上有此享受?

咖啡排骨你沒吃過吧?火車上有,進口,特有古怪的甜味,是特色。吃出帶咖啡,肉也算軟熟。墨西哥人有朱古力醬鷄,咖啡排骨也不出奇。喜不喜歡就看你了。

叉燒煎魚餅是下酒的佳餚,賣三十五,再來杯啤酒,好不過癮。

冬菇扒菜、薑汁清遠鷄、韭菜炒田鷄和冬菇燜鷄,都只是四十五。

蒸餃特別精彩,餡中出汁。湯粉中有煎荷包蛋和火腿搭配。

飽了,飯後一根煙,原來餐車可以吸煙的,多麼痛快!

咦,已經到了廣州?

洞庭魚頭王

2014/10/24

要在那麼多間餐廳中選出有特色的菜,也不是易事。問在廣州編輯雜誌《飲食之旅》的友人,聽說有個大魚頭。

大魚頭哪裏沒吃過?多數是把魚頭蒸了,再鋪上大量的辣椒就算數,兩種東西根本不混入味,沒甚麼吃頭。

友人帶去的是一家叫「洞庭魚頭王」的湖南菜,先上了一道原汁血鴨。是以一斤重的小野鴨斬件,骨頭多過肉。用鴨血慢火燜之,又加辣,吃時細嚼其骨,不錯不錯。

接下來的乾燒牛肉就嫌硬了,但是年輕人牙力好,用它來乾白酒,是道好餸。

乾鍋臭豆腐鴨掌,是整個鐵鑊上桌的。鴨掌固佳,印象深的是湖南的臭豆腐,原來是黑顏色的,一塊塊臭豆腐,吃起來比鴨掌更好吃,但其臭味還是沒有上海人的毛豆蒸臭豆腐那麼劇烈。

蔬菜有新鮮的雪裏紅,這一道菜香港人就比較少吃得到了。更難得的是高粱做的粿,有陣小米的氣味,值得一試。

這時,主角登場,五斤重的一個魚頭,裝在一個大碟之中,足足有個小西瓜那麼大,熱騰騰紅辣辣地上桌,先聲奪人。

用的是洞庭湖天然生長的雄魚,佐以剁黃辣椒、紅辣椒和瀏陽的豆豉,先用大量的薑片去腥,然後和各種香料混合煮個三十分鐘,完全入味。先把魚頭兩瓣尖端的角唇吃了,再來魚的腦,躲在骨頭中的髓,用根吸管噬之。那麼大的一個魚頭以為一定吃不完,那知愈吃愈辣愈過癮,一下子掃光,剩下大量湯汁,淥熟個麵放進去撈,精彩萬分,絕對不是普通店裏能吃得到的。

店主姓湯,哥哥叫紅衛,弟弟叫紅兵。你猜到了,是文革開始時出生的。

地址:廣州天河區龍口東路紅樓酒店二樓

電話:020-8753-8593

老房間

2014/10/23

在廣州的「白天鵝酒店」,已變成我每次去必居之所。對老顧客,他們都有個記錄,像我喜歡那間二○一八號房,除了讓別的客人連住幾天,不然一定留給我。

是個小套間,一房一廳,兩個洗手間。窗外望著珠江,由黑夜看到黎明,船隻穿梭,景色百看不厭。

壁上掛著樹林的畫,幾隻可愛的小麻雀排在一齊腳抓樹枝,非常清新。

早晨在沙面散步,更見民生之樸實,大家耍耍拳、打打羽毛球,住在這裏,多活幾年。

對面有幾家餐廳開得很晚,「僑美」的小食美味,尤其是他們供應的煮花生,是我吃過最好的,可以一連來個三四碟,食後屁放個不停,也不介意。

走遠一點,可到清平菜市場,還有藥草街,任何中藥材應有盡有。至於貨的真假,那要看你的經驗和眼光,不然的話在你熟悉的藥房購買好了,別充專家。

每朝在白天鵝的餐廳飲茶,也是我們的習慣了,因為試過市中數家,都沒有這裏好。

丘師傅笑臉迎人,他做點心最有把握,又愛創新菜式,這裏的出品都是第一流的。

你去光顧的話,先點一籠燒賣好了,一咬,即發現肉不是磨碎機中打出來,而是手剁的。一粒粒的肉丁,清清楚楚,肉質鮮美彈牙,在香港很少能吃到那麼高的水準。

擺在旁邊有個檔口,你可以走過去看,點你喜歡的,但水餃一定要試,他們做的水餃肥肥胖胖,肉味十足。

麥皮叉燒包用麵包式的包裝,也是我最喜歡的點心之一,倫敦糕是甜品,我不愛吃甜,但這裏做的我就能接受,也是值得推薦的。

房租豐儉由人,在香港旅行社訂好才去,物有所值,不會令人失望。

鬧劇

2014/10/22

廣州的一些友人夜夜笙歌。我們在一起吃中飯的時候他一直勸我晚上和他一齊去玩。

「不行,不行。」我說:「今晚再不趕稿就要開天窗了。」

「別老是談工作。」他說:「你先來這裏吃晚飯再談。」

「中飯也在這裏,晚飯也在這裏。」我說:「不太單調嗎?」

「我早餐也在這裏吃。」他說。

「不想回家了?」我笑道。

「回家。」他說:「回家換換衣服,又出來。這的夜總會第一流,你一定要來看看才知道味道。」

「甚麼地方沒去過?」我說。

「這裏不同。」他還是死命把我留下:「我們這裏的女子都是一點七米高的,個個都是模特兒。」

「上次有個朋友去夜總會,」我說:「臨走之前才來一大堆女人,個個要小費,每人給五百,還嫌少。」

「不會的。」他說:「我們這裏不會。只有坐的女子才收錢。是我規定,這家夜總會是我開的。」

「餐廳也是?」我問。

他點頭:「三溫暖也是,卡拉OK也是。一次過,不必出門。樓上還有房開呢。」

「要花多少錢?」我問。

「別老是錢、錢、錢,賺了就要花嘛,不花怎麼是錢?」

這句話,好像是我說的,道理當然明白。

「一切我請,包在我身上,」他說:「這樣才算夠朋友。有甚麼事,我替你擔當。」

「那麼你替我寫幾篇稿吧!」我說。

他想了一想:「你明明在罵我沒有文化嘛。」

一場鬧劇,就此作罷。

廣州深圳大食會

2014/10/21

這個月底再次安排大食會,早上十點出發,到深圳午飯,赴廣州,入住白天鵝賓館,晚上粵菜,十二點消夜。翌日飲茶,折回深圳再吃一餐後返港。

每餐十五個菜,共七十五道。

第一餐的東北菜很特別,材料由東北運來。第一道的醬菜大拼盤中,就有蒲公英的葉子、蕌頭和蒜頭的混血兒等,都罕見。蘸了醬包麵皮吃。接下來的皮凍,上桌一看,是一片片清透的東西,是用豬皮豬肉熬出濃湯,將渣過濾後冷凍切開的菜。製法繁複,味道清新可口。

酸菜在東北菜中是少不了的,用大量的骨頭去熬,酸味並不重,鮮甜是一定的了。

羊肉串,沒有印象中巨大,而是把小塊羊肉用牙籤串起來,像迷你沙嗲。接下來是東北大豐收菜,醬骨架、小蔥拌豆腐、扒豬臉、汆白肉血腸、胡蘿蔔滑子蘑炒蕨菜、玉米大餅、西葫蘆蛋蒸餃、煎餅、拔絲大棗和拔絲白果。

晚餐在新荔枝灣酒家,消夜是僑美,各種菜已不一一贅述。值得一提的是消夜中有一道狗仔粥,但請放心,與狗肉無關,將肉類和海鮮熬湯,再把飯搓成長條,一塊一塊「摵」斷放進去煮。

早餐由白天鵝賓館的點心大師傅炮製,在大廳做出種種之精美東西。回到深圳,再次去名人俱樂部吃全羊宴,受不了羊羶味的朋友,安排另一桌吃。

一眾去樂融融,依我們的行程個別前往也行,但要貴出很多。

美中不足的是,近來內地大肆掃黃,我們光顧過的腳部按摩院有專人彈古箏,沒色情成份。但也被封,不能陪大家去做了。

關子

2014/10/20

廣州的一夜二日大食團,組織起來極不容易。第一餐在深圳吃的東北菜,材料和烹調手法都能令人耳目一新。

消夜的菜式不錯。翌日的白天鵝茶樓點心當然有水準,折回深圳的名人俱樂部吃全羊宴,也不會失望。

最擔心的是在廣州的那頓晚餐,試過很多間,新派食肆和百年餐廳,都有美中不足的地方,我為此煩惱了甚久。

上次在廣州吃的,只要有一個團友略有微言,我即刻放棄,再也不去那家餐廳,但二三十個位的好食肆多,要坐一百二十名的,實在難找。我擔心心目中選中的那家,還是不夠好,不能令所有團友口服心服。

上天對我真好,在出發日期逼近之前,讓我在一座大廈中找到一家,外面連招牌也沒有。一看只是賣鮑參肚翅的大路貨,其實它以家鄉菜為主,老闆本人嗜吃,請了一位志同道合的經理,盡量保持鄉下菜的特色和水準。

第一道上的「魚包」,是將游水魚生劏刮肉打成膠白灼,不加粉,沒有芡。但鮮甜得不得了,是一味道地風味菜。

懷舊的桂花紮和鴨腳紮更是做得出色。老龜湯真正用隻大龜燉山鷄野鴿而成,濃鬱香甜,非一般例湯可比。

不吃龜的朋友可享受益母草和油鴨、豬紅煲出來的湯,另一種湯為原汁原味西洋菜。

柴魚不但可以煲粥,做成菜也美味,水鹹魚更是用游水魚生插鹽中,再熬湯還原的。紅玫瑰魚在香港罕見,外表像潮州凍蟹,用來清蒸,很少人試過。

還有手揸乳豬、乾迫東山羊、百花塘菜、沙薑鵪鶉、薑汁炒飯、豆沙大包等,十五道菜,先賣個關子,等大食團團員證實不錯,再介紹電話和地址。

東北人

2014/10/19

如果你去珠江三角洲,看到大紅花布作為裝飾的食肆,就知道是一個叫「東北人」的東北菜連鎖店,一共開了七家。

一走進去,十幾個穿大紅花布旗袍的東北小姑娘便會一齊大聲呼喊:「哥兒裏邊坐!」走出來時,又是大叫:「哥兒走好!」像東京的「四舍屋」一般地招呼,又沒有台灣奶茶式的謝謝光臨那樣刻板,非常之親切。

東北姑娘臉圓圓地,雙頰通紅,留著的辮子各自打上紅花,每個人都不同,嘴唇上還留著鬚子般的汗毛、樸實可愛。

叫了一瓶啤酒,她們左手抓住瓶蓋,右手用一根筷子,大力掀開。波的一聲,啤酒泡沫橫溢,很有氣氛。去的當天正好碰上一個頑固的蓋子,小姑娘怎麼試都打不開,我說用開瓶器好了,她回答店裏沒有,更拚命地用筷子竄,最後終於成功,露牙微笑。

「東北人」賣的「咱家菜」有金色食品,其實就是粗糧,包括玉米、小米和小黃米。綠色食品有無污染的高山野菜,黑色食品有山蘑、木耳和黑麥,都是營養豐富的傳統食物。

水餃是他們的拿手好戲,清一色手工剁餡、皮。現叫現包,一共有二十二種素水餃,有肉的品種更是數之不清。當然典型的酸菜鍋、羊肉串、和紅燒豬肉等等,都做得地道可口。

原創人是一批浪跡天涯海角的謀職者,強烈的故鄉情懷,令他們萌發了家園餐廳的夢想,在九十年代初他們開了一家只有八張桌子的小店,以價格便宜、招呼熱情的號召,搞到現在的驕人成績。

本來在廣州要開外省餐廳是一件最難的事,廣州人不容易接受粵菜之外的東西,但這家人在廣州腳步站得穩穩地,可見一個「情」字可以打破任何界線,下次去廣州,試試一下,包管你會留下一個難忘的印象。

吃在那裏

2014/10/18

從前大家都說「吃在廣州」,後來,變成了「吃在香港」。

近年來香港經濟不景,香港的食肆都在鬥便宜,甚麼一塊錢一隻鷄的騙局也搬出來,有些店還賣三十塊一碗翅,問你敢不敢去吃?但還是有人上當。

自助餐的興起,更代表大家口袋裏沒有錢。茶餐廳一條街五六家,也是同樣道理,哪一家便宜一塊,就去哪裏。

最近常去廣州,因為還能找到一些讓我驚喜的食物。去了不少高檔食肆,佈置上服務上,都令香港人看得哇哇大叫。

在香港開店,一萬呎已經不得了,廣州開的也是一萬,但是是一萬米,十萬呎左右。

在西關的街邊小吃,像「銀記腸粉」、「南倍雙皮奶」、「歐成記雲吞麵」,都集小在有冷氣的餐廳裏,已經不是大排檔。

「廣州酒家」、「蓮香樓」、「泮溪」和「大同」等等,已不像是國營,各自豪華裝修,搶客人去。做的菜也很精美。

像「東北人」也開了很多家分店,從前不能接受的外江佬菜,現在也在廣州大行其道。日本拉麵也開了很多家。

「凱悅酒家」和「新荔枝灣酒家」走鮑參翅肚燕窩路線,廳房一開就是幾十間。客人擠得滿滿地,消費力極強。

其他潮州菜、上海菜和四川菜都很流行,要吃甚麼有甚麼。

但是真正已經回到「吃在廣州」了嗎?也不一定。

廣州還是缺乏「Gaddi’s」,[Hugo’s」和[Amigo’s」等一流的西餐廳,泰國菜也做不了九龍城那麼精彩。意大利菜的「Sabatini」、「Nicholini」等等也找不到,別說高級日本菜了。

到底香港還是一個開放的國際都市,這一點,廣州是趕不上的。

失傳

2014/10/17

住廣州白天鵝,一早見不到報紙從門縫塞入,以為掛在門栓,打開一看,沒有。

等到八九點,再找數次,也不見有報紙送來。打聽一下,《文匯報》到十一點鐘才有。

「但是當地報紙呢?」我問:「不會那麼遲吧?」

等不及,跑到對面的七十一,原來《廣州日報》、《南方日報》等,都要八點多才面市。

恍然大悟,廣州人不是一早就看報紙的。可見他們的生活悠閒,不像香港那麼緊張,沒人七早八早就徘徊在報攤購買,但是話說回來,很多香港人,急的只是看馬經。

因為要寫一篇關於美食節的東西,想找些數字和資料,如果想早一點看報紙,有甚麼地方好過去茶樓?

即刻走進大堂後的中餐廳,已擠滿客人,見一長者獨自閱報,打了聲招呼,借來看看。

順便叫了兩三樣點心,長者介紹:「這裏的水餃不錯。」

要了一碗,一看就知道好吃,包得肥肥胖胖,蝦肉透紅,皮厚薄恰好。吃了一粒,一如長者所說:不錯。

副飲食總監余立富趕來作伴,他和長者與我三人聊起吃來,沒完沒了,原來長者是這裏的長客,三十年來風雨不改,照樣九點鐘登場,余先生笑說:「他在白天鵝有股份。」

點心總廚也來了,叫了叉燒酥給我試,我已吃不下,勉為其難說只吃一個,上桌一看,以西餅方式焗成的酥皮,貌美,咬一口,大嘆:「好吃,好吃。」再來兩個,連吃三個。

「下次弄些你小孩子時候的東西給我吃。」我向大師傅說。他很有把握地點頭,不過聲明材料已變,可能做得不完美,我說沒問題,期待著那些失傳的美食。

白天鵝賓館

2014/10/16

現在在廣州「白天鵝賓館」的黑顏色大理石書桌寫這篇東西。是清晨四時。愈來愈愛上這家旅館,認為是全市最好的。

從香港到廣州的直通車車站乘車過來,不塞車的話不會超過二十分鐘,白雲機場也是同樣距離。位置於建築物古典優雅的沙面島,從前的使館區,街道上種滿巨大的榕樹,雖然沒有上海淮海路的繁華商店,但絕對是古大部市的格調,大陸其他地方罕見。

大堂宏偉,中西裝修調和,一共有一千間房左右,員工是加倍的兩千人。我住的這間小套房,在外國很多五星級的旅館已算是大套房。設備齊全,大理石鋪地,一打開窗簾,就看見了珠江。

每層樓面走廊都站著二名女招待,看到客人從房門出來,即代按電梯掣。其中一個還負責打掃,房一空即刻整理,加毛巾加浴室用品,務求每次進房,都像剛剛check in一樣。

酒吧櫃上擺著咖啡、紅茶、普洱、香片和龍井各兩包的選擇。我一向自備茶葉,喜見有電水煲,可滾水沏之,帶去的茶盅沒派上用場,這裏茶具俱全。

很多間中西式餐廳和酒吧,日本菜也有。二樓的大食府有六百個座位,一大早飲茶,茶客們都說這裏的點心是全市最好。江邊的花園餐廳雖比不上曼谷東方酒店,但也不錯。

通宵的房間服務,菜單並不單調,計有韓國燴牛尾、海南鷄飯、印度咖喱羊肉、雲吞、炒米粉、日式燒鷄串和海鮮烏冬,各國炒飯和鮑魚鷄球粥等等。不喜歡吃酒店東西,一走出去就有好幾家海鮮館如僑美和新荔枝灣,營業至深夜。

任何時間,在周圍的街道散步,都很安全,由窗口俯望珠江,原來酒店前面就是舊時代花艇集中之地,像聽到歌妓們的聲音。

地址:廣州沙面南街一號

電話:020-8188-6968

直通車

2014/10/15

這一年來和廣州結下不了緣,往返次數比預期多,最初只是帶帶大食團,後來竟被當地電視台邀請上節目,忙個不亦樂乎。

徐勝鶴兄和我都是乘直通車來回,經理人和藝員,相依為命。

最大問題出在我不能坐倒車,勝鶴兄卻不介意,但每次我坐到倒車位,就一直抱怨:「為甚麼不能像歐美的火車,買票時畫好位置?」

從前沒有電腦,售票處像填鴨一樣,一個位一個位賣,塞滿了一卡車,賣下一卡車,簡單了當。賣不完的空著就由它空著,管你娘親是誰?

當今電腦已普遍使用,其實客人指定一個位置,並非難事,就像畫飛機位一樣要求好了,靠窗或走廊?一目了然,為何刁難乘客?

「把倒車的座位相反旋轉,不就行嗎?」日本朋友問。

不,不。穗港直通車的座位,不能像子彈車一樣把腳掣一踏,就能一百八十度改換方向,它是釘死在鐵板上,動也不動的。

「唉,」歐洲朋友聽了說:「把座位椅背一拉,睡個大覺,一下子就到。」

不,不。直通車的椅背也是不能動的,旅遊巴士也有的設備,直通車沒有,不管是頭等或二等。

從紅磡車站入閘,裏面有家免稅店和一間雜貨店。前者賣煙酒,後者糖果餅乾,所選之貨物普通得像不想做生意似地,還有個小餐飲部,賣三文治和即食麵,也引不起食慾。

一個多兩小時的車程終於捱過,抵達廣州。我們去得多,已產生旅行的智慧,停車之前,從其他車廂提著行李一輛一輛地走到第一卡,它最靠近出口,下次各位乘直通車,趕時間的話最好用這個方法,不然你被擠在後面,過廣州海關時又遇旅行團的話,至少慢其他人半小時,到時別嘆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呀。

山東之旅

2014/10/14

山東之旅

從泰山回程,我們特地跑到一個叫「肥城」的地方去。肥城出桃子,是著名好吃的。

未去之前已聽說過,可以把一枝吸管插進桃中,吸吮來吃。到了之後才知道,先得把桃捏軟,才吸得到。不過肥城之桃,是我吃過所有的桃中最甜的,這也是事實。

可惜我們將來的旅行團,季節已過,只能用採梨或蘋果代之,山東的梨和蘋果,也是出名的好吃。

這幾天下來,我們知道山東有足夠的條件組織成一個美食團。這不是國內每一個地方都具備的,我們去過之後,放棄的居多。

我不能把山東形容得太好,那像是替山東旅遊局拍馬屁。說得差一點,去到了才能逐漸發現它的特點。

一般我們國內的旅行團最多是三夜四日,這次可要四夜五日才行,因為第一天由香港直飛的班次到了青島已是下午,而最後一天由濟南回香港的是一早的飛機。

現在設計好的行程如下:

第一天,下午抵達青島,先到小魚山,俯觀青島的全景。下榻五星級旅館,以下數日皆是。晚飯吃青島的海鮮大餐。

第二天,由青島到濰坊,參觀楊家埠年畫和風箏製作,中午吃著名的「朝天鍋」,下午做腳底按摩,晚上吃「全驢宴」。

第三天,從濰坊到濟南,吃菜根香或餃子宴,下午名勝觀光或購物任選,晚上吃淡水魚蝦蟹的全湖鮮宴。

第四天,在泰山吃當地名菜,下午果園採果,晚上吃煙臺的海鮮宴,那家最高級的「淨雅」餐廳,去過的人都說比煙臺的更好。

第五天返港。也許有其他選擇,但我們每一家旅館都試,每一餐都由三十幾個菜挑出十五道來。自己這一關,最難過。

泰安賓館

2014/10/13

泰山腳下的小城,叫做泰安。

來這裏,看完山吃飯,或吃了飯看山,總要有一頓。之前打聽清楚,最好的餐廳,是泰安賓館的飯堂。

靠山的話,泉水一定清甜。水一好,豆腐就美。先來一碟「樁芽豆腐」,樁芽少少地數葉已夠香,豆腐味道更濃,絕對不是一般在超市購買的可以比較。

「炸赤鱗魚」一碟之中只擺了十尾,個個長長小小,像在碟中游泳。這種魚只在泰山的山澗中才能捕捉,別的地方絕對吃不到。骨頭和肉都異常幼細,魚兒不小心跳到石頭上,給太陽一曬,全部溶化。炸出來的赤鱗魚的確香甜,單單是吃這尾小魚,來一次泰山也值得。

「三美湯」中,我只記得其中一美,就是山上種的白菜,用它來燉湯,慢火細功,熬出來的湯,不加其他二美,也清甜。

把當地種的蔬菜拌在一起炒,叫「炒合菜」。這種山東菜我在別的地方也吃過,有時菜名叫「是但」,有時叫「隨便」、總之當天廚房有甚麼菜都拿來炒之,就叫「炒合菜」。

豆腐吃不過癮,再來一品,這次用炸的,叫「炸豆腐丸子」,也清淡得美味。

除了豆腐做丸子,蘿蔔也可以做丸子,那碗清湯蘿蔔丸子,比甚麼肉都好吃。都是蔬菜吃得有點厭時,來了一個「鴻運當頭」,那是用整個大豬頭紅燒出來的。西門慶也好此物,吃了才知道這個人不只對女人,對食物也甚有研究。

甜品上桌,有一道叫「雪花桃仁」的,並沒將核桃兒全磨碎,吃起來有口感。不過精彩的是「泰山梨丸」,把丸子一咬,裏面果然都是梨絲做的餡,真特別。

地址:泰安市紅門岱宗坊二十六號

電話:(538)8224678

傳真:(538)8221432

泰山

2014/10/12

泰山離開山東省省會濟南,不過一個小時多一點點的車程,住在濟南的朋友們說他們一生去過泰山無數次。

我是抱著期待的心情來登泰山的,但友人說:「泰山並不高,只有一千五百四十米,它也不特別雄偉,看了別失望。」

不管大家怎麼說,我不會後悔來到泰山的。從小,我就聽過「有眼不識泰山」、「穩如泰山」、「泰山壓頂不彎腰」、「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這些話。

文人如孔子、曹植、李白、杜甫和蘇東坡,哪一個沒來過?還有那些皇帝,個個都要登上泰山,向天報告他們即位。

皇帝來的時候當然不用自己爬,有人用轎子把他們抬上去。當今更舒服,可以乘纜車。泰山分前山和後山,如果能一上一下,兩邊都坐,更把泰山看個清楚。

到了山頂有條小街,一旁有客棧、餐館、租解放軍軍服,給那些早上來看日出的客人。印象最深的是山上的餅,用一塊圓形的大鐵板,外圍是把手,可以將它轉動。鐵板下生火,上面倒下麵漿,再用一枝地拖型的木器把沒燒熟的麵漿剷起,一張圓餅就那麼製成。包著一條小蔥,加了黑麵醬,就那麼啃吃啃吃地一口口塞進肚裏。一張餅賣三塊人民幣,加多二元,就給你打兩個鷄蛋下去煎。

去到哪裏都少不了賣紀念品的,山上最多的是賣石頭,上面刻「泰山石敢當」五個字。小時候不懂的,以為拿了泰山的石,也敢拿去當舖撒野。原來不對,泰山有個人姓石,名敢當,勇得不得了,惡魔看到他也要避開,所以後人在石上刻著他的名字,放在牆角,就能辟邪。我也即刻買了一塊。鬼怪事,已落伍;要辟,辟些撩事生非的八婆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