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6 年 10 月

馬鹿野郎事件

2016/10/31

全斗煥訪問日本期間,一些韓國和日本的文化人集合遊船河,由小倉乘遊艇到釜山,電視臺派出攝影隊,以人造衛星現場廣播到日韓兩地。參加這次集合的有電影導演大島渚,他一開始就聲明他只代表個人發言,他個人不是日本,請大家瞭解這一點。

韓國文化界皆為五十開外的人,他們在日治時期受過日本教育,又多數留學東京,日文當然很好,但不肯說日本語,要經過翻譯傳達。其中有些自吹自擂地說韓國是多麼地繁榮,以討好政府。

大島渚當時已經喝完一瓶芝華士·理格,嘮嘮叨叨地不以為然。韓國人以為他又以日本人姿式壓迫朝鮮,便羣舉攻擊。大島醉了,罵道:「馬鹿野郎。」韓國文化人即刻以標準的日語罵回:「你才是馬鹿野郎。」

後來,外國人評述,大島先罵人,是粗俗,但是韓國人一還擊,那已表示他們自己沒有氣量,反而顯得大島比較可愛。稱之為「馬鹿野郎事件」。

廣告

切腹

2016/10/30

小林正樹在他的作品《切腹》一片中,做了許多歷史資料的調查,根據電影的形象和文字的記載,切腹是這樣的:

在廣大的庭院中,太陽直照著一名全身白色和服的武士,他跪在一張鋪在地上的白布,身後另一名武士垂著大刀服侍,周圍站著同僚。他們的主人坐在小櫈上觀禮。櫻花飄下,切腹武士拉開胸襟,露出肚皮,用手摸一摸後,便抓住面前擺在小椻子上的一把短刀,出鞘,由懷中拿出一疊白草紙包著刀肉,大家都屏氣凝神。武士把放短刀的小椻子拿在身後,頂住臀部。這樣做,他的身體才不會向後倒。

一切準備妥善,武士向他的主人深深地一鞠躬,主人略點首回禮。武士後面站著的,有個名堂,叫「介錯人」,電視片集《帶子雄狼》的主角,原職就是專門做這斬頭的任務。這時,他舉起大刀等待。

鴉雀無聲,只聞蟲鳴。

忽然,白衣武士雙手握刀,向前伸去,再回頭大力往肚一插,「楚喔」一大破裂聲,鮮紅的血嗞嗞響地飛噴出去,撒遍白地,如無數的花瓣。

接著,武士將刀由左至右使勁地拉,牙齒咯咯作聲,割至中間,把刀鋒向上一轉;又從下切上,成一個L型。

最後,伸手入肚,抓出腸子。這時武士氣斷,站在他身後的介錯人乘他的身子未倒之前揮下大刀,頭顱跳開,血似泉水往上噴。禮成。

切腹是日本人獨特的自殺方法,今天該國的青年對這習慣也感到怪異,不要說我們外國人了。自殺可以刀子插入喉嚨、心臟等處更早死,為甚麼要切腹呢?原來日本人自古以來相信人的靈魂長在腹部,故有「肝魂」這一說。他們覺得肚子中的東西比腦袋裏的更重要,所以要把躲在腹中的靈魂刺死又切開,才真正叫死。

還有,切腹是惟有武士才敢做的勇壯行為,老百姓是受不了這種苦的,所以切腹思想中含有很深的階級意識。

怎麼說都好,其實,這只是暴露狂的一場最後表演。

自殺癮

2016/10/29

對於自殺,日本人自古以來抱著美麗的幻想和無限的浪漫。加上許多偉人和作家都以結束自己的生命而更放光彩,日本的自殺,比旁的國家的人多。

在明治時代,日光的華巖瀑布,有個十八歲叫藤村的高中學生,寫了一篇《巖頭雜感》:「悠悠天壤,遼遼古今,五尺微軀,置此四大,哲學何價?萬有真相,一言可盡,日不可解。我懷此恨,煩悶無已,一死了之,竚立巖頭,有何不安,知大悲觀,暸大極樂,其實二者,應為一致。」他便由華巖跳了下去。從此這地方聲名大噪,而因該地有名,更吸引很多要自殺的人去尋死。

巨大的瀑布,激沖而下,撞到底下的石頭,跳出數十丈的水花,太陽的折光中,變成不消失的彩虹,實在誘人跳下去。除了瀑布外,深不可測,又綠又藍的冰涼湖水,也是那麼可愛地呼喚著,故京都的琵琶湖、北海道的阿寒湖都是了決此生的勝地。通常他們都走到同一個地點跳下去,政府為處理死屍不勝其煩,惟有消極地插一塊牌子說甚麼:「請等一等!」「這裏是思維的交叉口!」「你是一個怕死的人!」等等。

現代都市人多已失去大自然的接觸,從大廈頂上望下,玩具模型的車輛、螞蟻般的行人,煞是好看,但是到處有欄桿,窗又打不開,難於跳下。自殺者卻去每一間高樓尋察,一發覺有漏洞,馬上又來一記。第二天這缺口即被封閉,後繼人又得重新找起。

另一個值得介紹的好地方是須磨、明石和舞子三處美麗的海岸,具有自殺的各種條件,風光明媚固然不說,岩石上還有一些像跳板一樣的最佳位置。要是跌不死,爬上來,可看到橫展堅固的漂亮松枝,彷彿伸出手臂:「快上來吊,保證你死!」再不然,便是海岸線的那無盡頭的火車軌道,隨時像搖籃一樣地歡迎著你。 唉,要死還不容易嗎?但是——

我有一位好友曾希邦曾經說過:「因為我有決定隨時生死的自由,所以活到現在。」

這便是反對自殺的最佳言論。

出賣大日本

2016/10/28

日本人叫名產品為「名物」。春天的產品或貨物是「春物」。大減價稱之「大賣出」、「大出血」或「大亂賣」。所以,春貨大減價變成——「春物大亂賣」和「春物大出血」。

有一天走過一家百貨公司,看到一條橫書的廣告,不禁驚奇,它寫著「出賣大日本」。習慣性地將它由右讀,原來是由左寫至右的日本漢字「本日大賣出」,今天大減價。

他們承續了漢字,但用自己的發音和習慣去運用,鬧出許多中國人覺得滑稽的事,可是有些中國話反而跟隨運用,如有些人也開口閉口的「地下鐵」來,「地下鐵」去。

對中國忌用的招牌,日本人並不在乎,國內航線的全日本航空公司叫「全日空」。

不過很合理地創造漢字的例子也有,乾旱的田叫「晄」。山的上面叫山上,山的下面叫山下,山的中間便叫「峠」了。

日文漢字趣錄

2016/10/27

日文少不了漢字,但是漢字經他們一用,奇怪的事便發生了。

最明顯的例子是日文中的「大丈夫」,做不要緊解釋,怎麼聯想也拉不上關係。

信號,他們叫「合圖」。

伙伴、共事者是「相手」,這還有點意思,但是「切手」卻是匪夷所思的「郵票」兩個字。

赤,是紅色,與我們相同,但是他們的「青」,倒是我們的藍色。「赤新聞」,以為與共產黨有關,他們解成黃色報紙。

揚豆腐。甚麼?豆腐也能揚?其實,「揚豆腐」不過是油炸豆腐而已。

並,普通之解。你到壽司店去點一碟魚生拼盤,菜單上寫著上、並二字。上當然是上等的,好的。並呢?例牌也。

案內,是嚮導、引導的意思;案內狀,不是做引導的樣子,而是通知書、或是請帖。

一字的下面一加另一漢字,相差很遠:一丸是一粒;一具是一副;一汁是一湯,一汁一菜,一湯一菜;一存是「個人意見」;一道是一種技藝;一抹是一片;一味是一顆;一本是一支,反正是瘦長的東西,都叫一本;一羽是一隻,庭鳥一羽,一隻雞的意思;至於一番,相信大家都懂得是第一、最好的意思。常見的即食麵商標「出前一丁」,一丁,一碗解;出前,外賣解;出前一丁,外賣一碗的意思。

有許多雙字,與中文意義一樣,但他們卻把字顛倒來用。雨落,落雨也;紹介,介紹也。

刺青做紋身解,還能會意;刺身,做魚生解,老饕才懂得。

淋病的淋字,寂寞的意思;這個字取得好,患了淋病不敢告訴人,豈非寂寞?

另一個很美的是「朝顏」這個名稱,中國人卻叫它做牽牛花,煞風景。

有難,是謝謝的意思。總之,日文中的漢字,要是都照中文意解,那真是有難了。

抗議

2016/10/26

美國西部片中,常優越感地屠殺印第安人,其實這塊土地本來就是紅番的,白人來佔領,反而被稱為英雄。

日本的動作片,喜歡擺一兩個洋人做大歹徒,叫男主角把他們打一個半死。拍得興起,也惹到中國人頭上,許多電影的販毒頭子在橫濱唐人街出沒,結果被小林旭或石原裕次郎收拾。

至功夫片熱潮,港台的電影中,請一兩個鬼佬來演反派是常事。打殺對象最多的是日本人,由李小龍帶頭,出現你數不清的踢死蘿蔔頭電影。扮演者把和服穿得不倫不類,將時代背景與服裝、道具顛倒,甚至混雜用之,真是滑稽,不過這只是拍電影,不能當真。

有一天,接到日本友人的電話,他抗議道:「你們這麼醜化日本人,太過份了。」

我謙虛地回答道:「一點也不過份。我們的電影業很幼稚,一向崇拜日本片子,覺得你們把反派刻劃得很精彩,便依樣畫葫蘆地向你們學習吧了。」

喋喋不休

2016/10/25

都市日本人,現在都嫌「三三九度」的老式婚禮麻煩,跑到酒店包下一會議室,結婚請客了事。另一原因是,租一件和服要四五十萬日幣,想自己買更是天文數字。而且,難道還想以後改一改再用嗎?穿西式禮服,只要十份之一的價錢,何樂不為?

請客的費用,多是男女雙方一人出一半。要不然看人數而定,各自負責自己親友的支出,送禮也照客人比率收下。一人一半的話,新娘堅持要穿白色和服,男的便已經吃虧。

媒人的禮金,要是他們從相親開始至典禮完畢一直跟到底,公價是送禮總收入的二成或三成。只是在結婚時充充門面,大概只給五萬元左右。

儀式之後,並非讓大家好好吃一頓,還要輪流講話慶祝。客人在長排的桌子相對而坐,侍者將麥克風拿到你的面前,賀詞就像一直說給對面的老太婆聽。並避免用:別、去、離、婦、淺、薄、飽等字眼。新娘從頭到尾隻字不言,這也解釋為甚麼她們婚後喋喋不休。

角隱

2016/10/24

圖片和電影中的日本婚禮,新娘的臉塗得白白地,穿著一件白和服,頭上戴著白布,像唱大戲一樣。

日本人在廟裏結合的還是不少。世界上幾十億人之中,為甚麼只選中對方?這不是神安排的緣份嗎?儀式必然在神像之前舉行。

這種古法叫「三三九度」。結婚時新人喝三杯酒,每杯飲三口,稱為「固杯」。穿白色衣服,是以前把新娘當成祭品去奉獻,和喪服的白色一樣,用來接近神明。

頭上那塊白布,一說是根據「淨土真宗」的女信者參神時的服裝留下之傳統。另一說為學京都御所的宮女之「桂卷」包頭風俗。主要還是為了與白和服、白面孔取得調和,用來遮住那搶眼的黑髮。

日本丈夫指老婆在生氣時,便用左右手的兩食指放在頭上,來代表她們已經氣得生出角來了。婚前千依百順,婚後多疑嫉妒,怕婚禮進行中已經忍不住長角,所以用白布罩住,這塊白布,俗稱「角隱」。

GINBURA

2016/10/23

銀座叫GINZA,溜達叫BURABURA,夜遊銀座,便是GINBURA。

聖誕節前夕,日人總麕集在銀座,街上擠滿人羣,寸步難行。

他們對蒸汽火車和市內電車有很強烈的懷舊感。許多人都是電車迷,導演黑澤明就是其中的一個。電車的軌道磨擦聲、觸到電線發出的火花、叮叮噹噹的警號,令人深深地愛上。每一條電車線被更進步的交通工具代替時,都憑弔欷歔一番。

想到一個銀座溜達和愛好電車的綜合辦法。在聖誕節包租了一輛電車,將酒和食物搬上去,由淺草出發,經藏前、淺草橋、日本橋、人形町、江戶橋,全程兩個多小時。一路上飲酒高歌,終於到達最熱鬧的銀座,車擠只有我們的電車通行。抱著一點八公升的大瓶清酒吹喇叭。路上行人,有情侶、大學生等。他們看到電車上的派對,擁前慶祝。我們遞上酒瓶,輪流豪飲。人與人之間的隔膜,已不存在。

四疊半

2016/10/22

每一張榻榻米叫一疊,三乘六呎,四疊半剛好是九十方呎,亦代表一個妓女的房間。

這小空間裏擺了一張矮桌,要睡覺時把桌子收起,鋪上棉被,就地解決。

有的日本女人真能喝酒,尤其是這一行,酒量更佳。在四疊半裏歡飲,有無限的情趣。首先,這酒家中必要收藏數不盡的酒樽,惟有保留舊傳統的店裏才有此設備。侍女將酒燙熱,奉上兩瓶或四瓶,依飲酒速度而定。每瓶有兩個水杯的份量,稱一合。另一個盤中放著大大小小的瓷杯或陶杯,外型精美,隨你的量選擇夠喉者。再有幾碟小菜,客人便和藝伎或娼婦對飲,前者是不賣身的。

乾掉的酒壺不許侍女拿走,成列擺在牆角。四疊半的牆只有三面,一邊是橫拉的紙門。酒女以各式各樣的方法邀客人乾杯,猜拳不在話下,抽牙簽、轉筷子、疊杯盤,房中每一樣東西都能變為飲酒遊戲的道具,甚至酒女的小肚,縮凹後就是一個最佳的酒碗。酒瓶慢慢延長,擺到三牆全滿的很少,半牆醉倒者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