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1 年 10 月

玉芝蘭

2011/10/31

因為縮短了九寨溝的行程,在成都的日子多了起來,可以慢慢看,慢慢吃東西。在成都有一友人,寫食評著名,叫飲食小魔女文西,由她帶路,一定找到好的。上次去成都,她帶我去的那家「喻家廚房」,在狹巷中的,印象猶深,我問:「有沒有和喻家一樣水準的?」

「成都一共有三家,除了喻家廚房,還有玉芝蘭和悟園。」文西回答。

這三間人家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廚師做甚麼客人吃甚麼,國內人把這種方式叫為私房菜。當然,熟了之後,再吃些甚麼特別的,也可以服務。

「玉芝蘭」在一條不起眼的街上,也沒甚麼招呼,主人蘭桂均在門口相迎,面相甚為慈祥,一見印象即為大好,請了我進去,裏面佈置得清清雅雅,只有三個房,坐十六個餐位,像招呼朋友,完全不是為了生意而生意。

碗碟食器都是主人自己燒的,他有這份雅興。今晚的菜單是四手碟和時令水果,四川人吃飯先上水果,也是特色。餐前菜是竹葉青,跟着餐前小點有健脾養心益胃粥,這點很像韓國人的吃法,先讓客人在喝酒之前包着胃壁,的確文明,在中餐中還是罕見。

接着的涼菜和熱菜一共有二十道左右,前者較為普通,後者皆有特色,最出眾的反而是蘭師傅的拿手好戲,開水白菜線麵。

客人可以在大廚中看到他的竹笙麪製作,只用雞蛋和麪粉,不加水, 擀出超薄的麪條,切得細如髮絲,加入開水白菜湯,即燙熟,單單為了這道菜,也值得往成都走上一趟。

地址: 成都市青羊區長發街二十四號

電話: +86-28-6249-1966

(成都之旅.一)

西西里之旅(中)

2011/10/27

往返餐廳的途中,走過菜市場中一檔賣牛雜的,非試不可。

檔邊擺着一個厚鋁皮造的大鍋,小販一打開蓋子,已經香氣撲鼻,從裡面撈出一個大牛胃來,就在砧板上切碎,甚麼調味料都沒有,就是海鹽罷了,連胡椒也不撒,切完分一小撮一小撮,每撮賣一個歐元,好吃得要命。

接着的是牛粉腸,他方洋人一定把粉擠掉,這裡的保留。和中國人一樣的吃法,口感極佳,毫無異味。接着的是肝臟、大腸、小腸等等,印象深刻的有白煮牛乳房,果然有點牛奶味。

最好吃的是牛血腸了。把新鮮牛血灌入大腸中,煮熟了再一片片切開。有些吃不慣的起初不敢動手,但看別人嚼得津津有味,也就放懷試了一口,好傢伙,一吃上癮,停不下來,意大利人的吃內臟文化,不遜中國人。

如果把那一大鍋裡面的湯,舀出來喝一定美味,但這點他們倒是不懂得了,好在旁邊有家人賣冰,意大利少女把很大的一顆檸檬擠出汁來,加冰,又添一點點的鹽,最後灌有氣的礦泉水。

喝了一口,又酸又鹹,當然沒有放糖的好喝,但他們說這才是最能幫助消化,而且對健康有益,是西西里島獨特的喝法,也照灌了幾杯。

IL SALE ART CAFE躲在CATANIA市中心的一條小巷之中,旁邊還有一間小裁縫店,店主坐在門口,一針一線為客人精製西裝,人非常健談,教我全人工和大工廠製衣的不同。真想請他為我做一件,但路途遙遠,不能依照他所說的試身三次,作罷。

餐廳不大,全白色裝修,牆上掛滿當代繪畫,原來是提供新藝術家在這裡有個辦個展的機會。

女招待身穿印着該店標誌的T恤,人長得嬌小,高高瘦瘦。意大利少女真好看,但結婚後會是怎麼一個樣子,就不敢想像了。

我請她給我拍一張照片,她親切大方地說好,但我拍的是她身上的圖案設計,她有點失望。拍完之後,我再拍她的特寫,又要求合影,這時她才開懷地笑了。

生東西吃得多,肚子開始咕咕作響,我知道非採取緊急措施不可,那就是灌烈酒。叫了一杯果樂葩GRAPPA,由葡萄皮和梗釀製,本為最低廉的土炮,但近年來被美食家欣賞,已開始精製,用最好的葡萄,去肉而製。

我叫的是以最甜的葡萄MOSCATO提煉,略帶甜味,非常容易入喉,店裡的酒師見我懂得選擇,大樂,一連介紹我數種島上做的。連飲數杯,胃舒服得多,人也飄飄然起來,我一向叫此佳釀為快樂酒,一點也不錯。

老闆安德烈躲在廚房好久,菜一碟碟不停地捧出來,先把各種罕見的海鮮炸了、煎了、煮了來吃。我最有興趣的是他的魚卵,說要生吃,看他怎麼炮製?

原來是把金䱽魚腩部TORO刺身剁碎,再將生魚卵擠進去,攪拌一下,撒點海鹽,就那麼上桌。一吃,清甜無比,因為新鮮,一點腥味也沒有,起初覺得怕怕的團友們,都大嚼特嚼。

看到一隻隻如銅板的生魷魚,甚麼調料也不用,海水本身已是鹹的,就想那麼抓來吃,安德烈說等一等,他拿起一隻,剝開了,取出小塊的骨質東西,原來不是魷魚,是小隻的墨斗,當然得除硬斗才行。

接着上的是地中海龍蝦、劍魚湯、各種不知名的魚,都非常之肥美。最後的甜品也很有心思,是根據店裡的標誌用朱古力粉鋪在碟上,蛋糕和冰淇淋放在中間上桌,再加上島上的各種芝士。

如果愛吃刺身和海鮮,逛逛菜市場,再來這家餐廳大吃一頓,已經值回西西里島走那麼一趟了。

地址: VIA S. FILOMENA, 10, 95129, CATANIA, SICILY

網址: http://www.andrsagrazidno.com

從CATANIA出發,沿途見到西西里島最大的活火山MOUNT ETNA,幾天前還爆發過,導遊說還擔心我們飛不成。火山在日本看得多,也去火山口近觀呢,這裡不必了吧,只是遠望。

中午於一個小山城吃飯,房屋依山而建,是意大利獨特的風格,爬了上去,古城的各個角落都是美麗的風景,加上藍天,拍成照片,一幅幅的沙龍作品。

晚上抵達希臘人留下來的神殿,入住一家叫VILLA ATHENA的酒店,雖然只有四星,但全白色,乾乾淨淨,設計又新穎,非常之舒服,望着打亮燈的神殿,吃了晚飯休息。

一大早遊神殿,這裡東西保存得比希臘所有的都完整,真想不到研究希臘建築,要跑到西西里來。古蹟旁邊添加了後人做的銅像,有大頭的,有立着的,有躺着的,巨大無比,陪襯着神殿的石柱,更覺宏偉。

躺着的那個,全身赤裸,露出的陽具,與身軀一比,顯然地渺小,我們男人看了,都感覺自己的還有點自豪。其實正常狀態之下,那東西都不應該太大的,米蓋安其羅對人體的構造最有研究,在翡冷翠看到他雕塑的大 衞像也是小得可憐,大家在春宮片見的,都是異形,不必自卑。

文明世界

2011/10/27

第二天一早,和友人直奔九寨溝。天,山再多,樹再多,也比不上人多。

以為一下車就看到美景,但原來像到了迪士尼樂園,有一個關閘,大家排長龍買了昂貴的門票,擠進去。

旅遊車載滿客,每到一個所謂的景點,拍了照,又上車,所有的泉水、瀑布、叢林都是用欄杆圍了起來,山水變成動物園的猛獸了。

美嗎?美嗎?有些地方是不錯,但賞景的歡樂已被周圍遊客的喧嘩破壞,和法國南部,波斯尼亞的泉水,讓人自由觀賞的氣氛不同。我在門口的刻着九寨溝三個字的大石拍了一張照片後,和友人商量,自己先走。

怎麼回去?飛機顫抖得厲害,友人建議不如坐車吧?但只飛半小時的旅程,坐車需要八小時,還是忍飛機吧。

本來買了貴票要看大型表演的,也放棄了,收拾好行李,逃之夭夭。

在閘口等了又等,本來十二點四十五分飛的,等至下午四點,要換機又被告說不行。只有打電話給成都友人求救,果然認識人是不同,改了一班即刻可以飛的。

在機場那幾個小時,越等越冷,越等越餓,但也不想吃東西,一味想早一點走,雖說班次已改,可得等到起飛才能算數,不安心情,沒有停過,友人遲幾天走,他後來說一早到機場,在成都轉機,抵深圳時已花了十幾個鐘,不如去加拿大看尼格拉瓜瀑布。終於飛得起,還是一路顫抖,空姐那些絕對讓人聽不懂的英語照樣刺耳。從窗口看到了成都機場,心中大喊:「終於回到文明世界,終於回到文明世界!」

(九寨溝之旅.完)

高山反應

2011/10/27

高山反應來了,頭開始咚咚地作響,痛得欲裂。上次查先生請我到麗江旅行,已有經驗,一不舒服,即刻把「必理痛」當花生米那麼吞就是。

另外的,是不能有太劇烈的動作,查先生說慢慢走,像烏龜一樣,一定沒有事,奇怪的是他沒到過高原,對這些知識也那麼豐富。

從機場到酒店還有一段距離,我向司機說停下來吃點東西吧,但經過幾個藏族人的村莊,沒有一個是賣吃的,司機罵道藏族人不懂得做生意,也不太開食肆。我說沒理由,賣紀念品的,一定有得吃。果然,在一大堆藏族圍巾、香料、宗教器具之中,有一盆煮玉米,是黑色的,即刻買來充飢。味道帶甜,像我們的糯米玉米,黏黏地。

再往前走,在我們下榻的酒店附近的一條村中找到了餐廳,要了幾個菜,犛牛肉硬如皮革,湯似水。埋單,可不便宜,誰說藏族人不懂得做生意?

在酒店前的高山下停車拍照,這個景點,在歐洲可不算是甚麼。終於到了酒店,是一座把植物擱在一個巨大的玻璃鳥籠的建築。我們要的是最好的套房,有個陽台,面對的高山,但不是黃山般的山水畫意境。

經理級的人員,招呼周到,我們到酒店餐廳去,行政總廚都出來了,向他要幾個拿手的菜,還是做出一些不所以然的東西,更是同情其他食客。

向酒店借了一個DVD機,看了幾部電影,還是不能入眠。

高山反應持續,呼吸困難,晚上睡得頗不安寧,我們要在這裏連續三個晚上,玩四天,日子要怎麼過呢?名為天堂,到底是不是,但為了九寨溝美景,甚麼都值得了吧?

(九寨溝之旅.三)

抵達

2011/10/25

成都住了一晚,翌飛九寨溝。

在候機室等了又等,裏面雖有茶水和泡麵,但還是走到餐廳消磨時間。飛九寨溝的機,據當地人說,不是誤點,就是飛不起,但為了去看那「天堂」,心情興奮,也不覺辛苦。

一般的機場餐廳,已有改善,食物不像早期那麼難於嚥喉,價錢又只七八十一碗,當今的還是比外邊貴,但覺合理,東西水準照舊。

好歹,播音員用標準的國語,和只有她自己聽得懂的英語宣佈可以登機,大家鬆了一口氣。

九寨溝和成都的距離近得不能再近,好像一起飛再降落就到了,但是這一程,可不好受呀。飛機直線上昇,經過各個高峰,海拔兩千到五千米,從窗口望出,有些客人已尖叫起來。

更大的一聲,原來是遇到氣流,飛機驟然墜落,不知那裏發出的巨響,手上的茶,也潑了我一身。接着不斷地顫抖、搖晃,整架機忽然像要被拆成碎片,嬰兒小孩的哭聲不停,大人嚇得臉青罷了,倒沒作聲。

因有霧,飛機迴旋了數周才能降下,說能起飛鬆一口氣,這時才是真正地鬆一口氣。

出閘,天氣由成都的二十三度,降到只有三度,機場商店大賣防寒衣物,友人說不管多醜,多貴,也得買了。

我早已預準好,裏面一件長頸駝毛毛衣,外面添件很輕的雨衣,加一條圍巾,難不倒我,但要人命的,是稀薄的空氣。

(九寨溝之旅.二)

點火

2011/10/24

友人相邀到九寨溝,說有一公事商討,欣然赴約。

九寨溝的名氣可大,說甚麼「九寨歸來不看水」,又經過無數的紀錄片和電影電視劇的拍攝,已經變為神話,有「人間仙境」之稱,誰沒聽過呢?

一生人非去一次不可,有此機會,豈能放過。我從香港出發,到深圳機場,再飛成都,轉機前往。赤鱲角有直飛成都的呀,有人說。是,但為了和國內朋友配合,就走多一趟。其實一早去,不塞車的話,也只需四十五分鐘左右。在深圳,還可以找到最新的韓國電視連續集呢。

國內的商務客艙和頭等分不清楚,總之就是有高人一等的待遇。入閘手續有特別通道,並不擠,下飛機時,如果沒行人梯得搭車的話,也有另一輛小巴士來載你,令客人感到物有所值,這是和香港最大的不同。

如果你久未乘大陸航班,就不會記得,原來打火機是會被沒收的,不管你帶的是不是都彭或登喜路,一律要你自動扔進廢物箱中。

到底抽煙乘客還是不少,一通關後,登機走廊中一定可以找到吸煙室,走了進去,口袋一摸,才發現身上無火。

怎麼辦?大家一樣,又不能借。這時,你就會看到吸煙室的一角,有個長方形的鐵盒,盒上升出一二三四的四個打火機頭來,被鎖死在這裏,不讓人家順手牽羊。

怪現象?吸煙者要低下頭去遷就那個打火機的位置,眾人皆用同一個,因為其他三個壞了。樣子是走進,一鞠躬,卡擦卡擦,終於點着,呼出來的不是煙,而是一口嘆息的氣。

(九寨溝之旅.一)

西西里之旅(上)

2011/10/21

自從看過《教父》這部電影之後,就迷上了,一直希望有一天到西西里去。知道已看不到那時的情景,但至少有些踪跡吧。在二○一一年的中秋,終於實現了這個旅程。

還以為西西里是個小島,原來是意大利本土之外最大的島,有二萬五千多平方公里,從一頭到另一頭還要乘飛機呢。人口有五百萬,位於國家的最南端,被地中海包圍着。

半夜從赤鱲角出發,經時差,在同一天的清晨七點左右抵達羅馬,然後轉意航國內航機,再多不到一小時,來到西西里。

首府是巴里摩PALERMO,但我們在東面的另一個大城市CATANIA機場降落,再一路北上,是一條最佳的旅遊路線。

抵達時已是中午,我們到當地的一家五星級酒店吃個午餐,設計是中東的沙漠旅館式,吃的是一些海鮮,水準不錯,但沒有留下特別的印象,可能有點疲倦了。

上車,小睡一下,經兩小時,到TAORMINA,大巴士不能爬上山頂,換了七人座,彎彎曲曲小路,看見我們第一天住的HOTEL SAN DOMENICO。

打開窗,見夕陽,山下小屋及海洋,用風景如畫來描述,絕不過份,可以媲美被譽為最漂亮的CAPRI小島。

這家旅館由十五世紀的一座修道院改建,因為西西里曾經被希臘人、羅馬人、拜占庭人和游牧民族佔領過,風格各受一點影響,形成獨特的建築。

佔地數百畝,但房間並不多,可能是因為德國最著名的作家歌德在這裡下過榻,二次大戰前德國人死都要將它買下,住客之中也摻雜了不少英國間諜,成為佳話。

除了歌德,其他鼎鼎大名的藝術家不算,單數作者,就有大仲馬、勞倫斯、莫伯桑、羅素、史丹貝克,還不能忘記了王爾德。

餐廳一共有四個,我們選了陽台的,西西里一年沒幾天天陰,不必擔心下雨。這晚是中秋,月亮沒有因為外國而感到特別大,大家的心情是歡樂的,美食一道又一道,香檳開了一瓶又一瓶,最受大家喜歡的,是竟然找到D’ASTI的鷓鴣牌甜汽酒MOSCATO,喝得大醉而回房。

翌日的早餐可算豐富,雖然沒有蘇格蘭的份量那麼大,但選擇之多,令人眼花繚亂,從數十種自烤的熱烘烘麵包開始,配無數的果醬,五顏六色,其中還有黃芥末以及白色的奶油醬。奶酪、果仁、水果、蛋糕、雪糕、芝士、蘑菇、肉丸、香腸、火腿、雞蛋、青菜,果汁當然沒有缺少。罕見的是新鮮搾的杏仁汁,最後供應醫治宿醉的回魂水蜜桃汁加香檳酒。

地址: PIAZZA SAN DOMENICO, 5, TAORMINA

電話: +39 041 862 0400

飽了,我們折回CATANIA去,那邊有個魚市場,漁船上岸就做買賣,當今的是填出來的曠地,但海產依舊,熱鬧得不得了。

前來迎接的是IL SALE ART CAFE的老闆ANDREA GRAZIANO和他的非洲籍女友,充當英語翻譯。這老闆四十歲左右,一派藝術家打扮,熱情得很。他父親是個畫家,本來想兒子也和他一樣,殊不知喜歡上做菜,只好依他,但條件是餐廳的名字和設計圖案要老子經手。

安德烈一路帶着我們到各家他熟悉的海鮮檔,見到新鮮的魚蝦,興奮得整個人跳了起來。

檔中賣的,劍魚特多,這種巨大的吞拿科魚類,肉並不肥,當地人多數把魚頭斬下,拿去煲湯,所以看到的都是一個個尖頭魚兒。

多類型的魚,如牙帶和石斑,都已經見過,其中還有石頭魚 鮟,開肚,露出肝來,原來他們也視為珍品。一見魚內臟,不如請他來做,他帶我們來的目的,也是我們挑選什麼,他做什麼。

又見到一大塊一大塊的魚卵,我要他煎來吃,他卻說不如當刺身,哈,原來西西里島上的人都好此道,正對胃口,又買了很多種沒試過的魚精子,他都說可以生吃。

來到另一檔,即刻拿了蝦就那麼剝來給我們試,當然勇敢嘗之,地中海鮮蝦本來就甜,當刺身,不差過北海道的牡丹蝦。

又去了專賣貝殼的,新奇的都打開來試,味道像CHERRY STONE和LITTLE NECK,外形不同而已。安德烈又拿起另一種,說這個最珍貴,你一定沒吃過,他女友翻譯成鮑魚,我笑着說,鮑魚是大的,這種小的叫九孔,你不相信算算看殼中有沒有九個洞,結果令安德烈折服。

逛完魚市場,興未盡,他又帶我們到乾貨店去,賣的多數是各種果仁。杏仁最多,當地產,價錢便宜得不得了。又看到剛剝落的核桃,一個有大人拳頭那麼巨型,沒見過的人不會相信。

我看到一堆黑色和一堆紫色的東西,樣子像餅。大家都知道我沒有吃過的,一定抓來試。各切下一片,原來前者是仙人掌果乾,而後者,味道有如醇酒浸了蜜糖,原料為已搾了汁的葡萄皮,加大量的糖,壓縮後製成餅狀,為窮人家的恩物。我一吃,味道香醇清新,即愛上,買了一大包回酒店,肚子一餓就拿來充飢,喜歡得不得了。

買完了菜,可以到餐廳去煮了。

靈符

2011/10/20

翻開八卦雜誌,盡是些減肥的廣告,說甚麼「三日減一.五八磅,任你食,飽住瘦」。又有「你唔使運動,七日有腰有索腿」,更有「免手術,淨飲瘦六磅」等等,五花八門。

這是吃藥的,還有打Botox、採用尖端生物基因改造、從肚皮抽脂肪等更劇烈的減肥方法,別說去做,聽起來已令人心驚肉跳。

報紙上的新聞,每天都有減肥失敗的消息,說甚麼動了手術後疤紋裂開等等,有的更是不減反肥,最為恐怖了。

但是,只要有錢賺就有人去犯罪,和走私販毒一樣,向女人宣揚如何減肥,她們也會冒着死活來幹。

我們做男人的,當然不會瞭解這種心理,女人要拋頭顱灑狗血,只有由她們去了。

不肯做運動又想瘦的話,不必花那麼多錢,冒那麼多險。只要每天喝濃得像墨汁的普洱就行。普洱一向是消脂肪的,老廣東,人人知道,錯不了。

喝了普洱不會睡覺。也不必擔心,失眠的話,喝一小杯白蘭地,即刻抵消,睡得安安穩穩,不相信的話,你試試就知道。

但這不是怕喝普洱的原因,女人不肯喝,是因為怕牙齒發黑,她們連刷牙這種小運動,也不肯去做。

再不然,甚麼都不必喝,也不必吃,餓它幾天,即瘦。這是倪匡兄的減肥法,包有效,一點錢也不用花,一點運動也不用做。不相信嗎?他證實給你們看,他說:「德國集中營的女人,有那個是肥婆?」

再不聽,那只有求神拜佛了,我的小店賣靈符,寫着「食極唔肥」四個字。貼在臉上,一定變成一個瘦殭屍。

《The Killing》

2011/10/19

我對美國的收費電視劇公司AMC充滿信心,他們製作的《Mad Men》、《The Walking Dead》和《Breaking Bad》的水準,高過許多荷里活電影,當這公司宣佈有一個新劇叫《The Killing》時,我已等不及,一集又一集地由iTune下載來看。

果然,又是一套製作,導演、演員、攝影燈光和音樂都是完美的片集,令我不能罷休地追下去,但不是大多數觀眾都能接受,非得有耐心地慢慢欣賞不可。

故事由一宗謀殺案開始,圍繞着女探長和她的新晉助手、死者的父母、學校的同學和老師,以及一個競選市長的俊男,慢慢地,細膩地描述。女探員抽絲剝繭破案,劇情離奇地跟蹤着錯誤的犯人,高潮迭起。

也許是直接下載,畫面清楚得不得了,一切細節清清楚楚交代,加上攝人心魂的音樂和精湛的演技,看得令我如痴如醉。忽然,有一集發生了技術上的錯誤,只有買影碟補看,畫質已經遜色得多了。

在微博上,還有很多網友的反應,說看了盜版的版本,許多畫面迷迷糊糊,一頭霧水,真是可憐。

改編自丹麥的連續劇,也許是受了《千禧年三部曲》的影響,節奏非常之緩慢。地點搬到了西雅圖來,也整天下着雨,全套劇在冷冰冰的氣氛下完成,成為它的特點。

女主角選了一個身材矮小,面貌不出眾的演員來演,增強了說服力,其他配角的演技都很出色,是一部不可多得的製作。已經決定拍第二季了,看來,美國電視劇已有一群高水準的觀眾,不再只是打打殺殺的白痴片集了。

快到HMV去買影碟來看吧,香港電視台播映的機會,相當渺茫。

欣賞

2011/10/19

被世界遊客公認的美食,有三文治、熱狗、意粉、印尼炒飯、海南鷄飯等等。這些菜,酒店的室內服務都齊全。

但說到老饕,不管是東方或洋人,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愛吃越南河。

為甚麼?研究不出一個原因來。可能是湯底的引誘吧,用大量的牛骨和雞骨,再加數不清的香料長時間熬出來,那種香法,那種甜法,不能用文字形容。

先喝一口湯,就上了癮。

就連電視飲食節目中,公信力最強的安東尼.波迪也同意。他到了東方,非找一碗來吃不可。越南去了幾多次,就拍攝那麼幾多次牛肉河,永不言倦地說他對越南河的愛好,達到瘋狂的程度。

如果你有喜歡吃東西的朋友,他們一聽到牛肉河,也會翹起拇指,問是不是粉特別滑?也不然,到底,是為了那口湯。

應該組織一個世界愛PHO連盟會,互相交換那裏的最好吃的情報。是胡志明市嗎?河內嗎?巴黎嗎?三藩市嗎?洛杉磯嗎?悉尼嗎?大家都搖頭,指向墨爾本的「勇記」。

也許有人反對,但一問到,除了河粉,還有那碗用新鮮牛血撞熱湯的嗎?這時眾人就沒有話說了。

也就只有「勇記」用那麼大的鍋,㷛那麼大量的骨頭,才會熬出這種濃味的湯來,再用它來撞牛血,那種鮮甜的味道,何處覓?

或者有人會說,香港的雲吞麵才是最受歡迎的,這種意見只適合香港人來聽,湯可照熬,但是那爽脆的麵條,不是那麼容易,也除了香港人,外地食家,欣賞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