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6 年 08 月

網紅人

2016/08/31

MEILO SO插圖

跟着日新月異的科技,好玩的事愈來愈多。近來夥拍倪匡兄,兩人做一個《一五五會客室》的直播節目,第一集有一百六十九萬人看,第二集有一百四十萬人看,已有共三百零九萬人看過。

直播其實就是外國人的「真實秀」,主持人在真實時間內與廣大的觀眾一起度過。很多年前占 凱利已經有一部電影講這件事了。

出現在這些節目中的,大陸人有個名字叫「網紅」,很多年輕女子都開着手機直播。倪匡和我兩人算是最老的,節目名叫的一五五,是我們兩個人加起來的歲數,自嘲好過被別人笑話。

任何人都可以當網紅人,問題是有沒有人看,怎麼叫人知道有自己的存在。

當今有無數的直播網站,我選了新浪的「一直播」,是因為我在新浪的微博默默耕耘,從二○○九年十二月十三日開始,回答諸位網友的問題,這些日子以來,一共發了九萬三千條微博,粉絲一個個賺回來,已有九百三十八萬人,通過這群網友發放消息,才會有人觀看。

兩人七老八十,做這些直播節目幹甚麼,求名求利?人家說:「你看,觀眾的打賞實在厲害,播放時間內不斷把金幣一個個投了過來。不只金幣,還有鑽石,哇,你們兩人,已經有十四萬三千顆鑽石了,不得了,不得了!你們賺老了!」

是不得了,那麼老了,又不露胸,也有十幾萬顆鑽石。但是,這一切都是虛數,幾十萬個金幣,也換不了幾百塊人民幣,新浪還要抽佣金,更是所剩無幾。也很可憐那些整天在鏡頭前等待人家打賞的女孩子,不如去麥當勞打份工吧,一定賺得更多。到了第二次做節目,遇到有人問得好,與其別人送金幣,不如我送幾個字給觀眾,至少可以賣幾個錢。

為名嗎?這個歲數,不必要吧?

但到底是幹甚麼?不是完全無利可圖的,要等到人家看見成績,就會花錢來讓你為他們宣傳,但在他們看不到你有實力之前,一個子也不給。

我一向鼓勵年輕人:別問收穫,先耕耘!看來,實在有代溝,我們比他們年輕。

微博推出了「一直播」這個App,由麵痴友人盧健生推薦,我一聽就知道可行。夥拍倪匡兄,觀眾還以為我們會做像《今夜不設防》一樣的內容,那是幾十年前的事了,我們也不會重複,而且當今請美女嘉賓,她們會很輕易答應,但她們的經理人難纏,我們沒那麼多功夫周旋,還是只有我們兩老比較輕鬆。

做節目之前,我找到倪匡愛喝的藍帶白蘭地,他說現在賣的簡直是難於下喉,我們喝的是數十年前的舊酒,而且要半瓶裝的。

有酒了,要有下酒菜,直播現場不能煮食,我只有買倪匡兄喜歡的鴨腎,和開罐墨西哥鮑魚給他吃,有酒有菜,話就多了。

認真的,倪匡兄的急智高我十萬八千里,面對眾多網友提出來的問題,他回答得又準又精。

問:遇到了八婆怎麼辦?

答:一笑置之好了,你跟她認真,你不就成了八公了嗎?哪有這麼笨的人?

問:你的男女關係寫得很成功,是因為你很有經驗嗎?

答:我寫強盜也很成功,難道我是強盜嗎?

問:錢重要嗎?

答:錢不是萬能的,可是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等到生病,你住高級病房還是普通病房,就知道錢的好處了。

節目中還有很多精彩的對答,如果各位有興趣,點擊「一直播」,馬上可以看到重播,真是方便得不得了。

節目已經做了兩集了,第三集我要出國,一早已經答應了一群好友帶他們去馬來西亞吃榴槤,不能改期。一想,有了,就去馬來西亞直播好了。

只要有部手機,就行了,抵達之後買一張4G的卡,隨時可以上到WiFi,一按掣,就能直播了,我吃甚麼榴槤,大家雖然只能看到,但是馬來西亞很近,貨品機票又便宜,隨時可以跟着我的足跡去吃好了。

我也會介紹網友經營的燕窩,她開發的是「屋燕」,非常環保,又乾淨,所以可以大力推薦,另外有衣服、土產等的購物也能一一介紹。

最讓大家喜歡的是我準備了馬來西亞的各種美食,甚麼忘不了河魚、甚麼大頭蝦、甚麼大螃蟹,應有盡有,當然最精彩的是榴槤,除了「貓山王」之外,還有「黑刺」,那是冠軍品種。

當然我更會在節目中推薦我自己的新產品「冷泡羅漢果茶」,熱沖固然好喝,但是冷泡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羅漢果是新鮮真空抽乾的,與從前煙熏有股怪味的不同,又清熱去火,一瓶沒有味的蒸餾水,如果加了一袋羅漢果茶包,味道即刻豐富,一下子喝完,帶甜,又沒有糖的壞處。有好東西,還是想和大家分享的。

南洋水果(下)

2016/08/30

MEILO SO插圖

說了果王榴槤,不談果后山竹不可,我不太喜歡,因為多數是酸的,真正甜的不多。

山竹的構造很奇怪,尾部的蒂,有幾多瓣的話,裡面的肉,就有幾多瓣,不相信下次吃,可以數數看。

它的殼並不硬,雙手用力一擠,就能打開,但還是用刀在中間割開較為美觀,裡面的肉是潔白的,白得很厲害,而殼是紫色,也紫得漂亮。小心別讓它的汁沾上衣服,否則洗不掉,所以也用它來當染料。

南洋水果中,最討厭的是鳳梨了。小時經過一鳳梨園,採摘無數,堆在公路旁任大家吃,沒帶刀,就那麼在石頭上摔開了大嚼,吃後發現滿嘴是血,原來鳳梨的纖維很鋒利,把嘴割開了。從此留下陰影,別說吃,現在提起,頭皮出汗發癢,真是怪事。

火龍果是近年才興起的,肉有白有血紅色,味道淡。如果腸胃有毛病,不必吃湯藥,吞一兩個就行。越南生產的售價甚便宜,並不美味。要吃買哥倫比亞生產的好了,皮黃色,肉一定甜。原來這種仙人掌科的水果,歐洲也盛產,在意大利西西里的公路旁大把,沒人要。摘下用刀刮掉刺吃進口,香甜無比。

菠蘿蜜香港人稱大樹菠蘿,也不只於南洋,新界農地從前到處可見。果肉甜,也爽脆,但有膠質,吃了手黐黏黏,清除的方法是到廚房取一點火水擦一擦,即除,但現在哪裡去找火水?

愛吃是它的種子,滾水煮二十分鐘,取出,去皮,口感像栗子,很香,可下酒。

有一種水果較大樹菠蘿小,樣子一樣的是尖不辣,口感像榴槤,果實也可以煮來吃,較大樹菠蘿的美味,當今已罕見,可能是沒有甚麼商業價值,無人種了。

楊桃又叫星形果,酸的居多,醃製後加糖做成楊桃水,台灣人最拿手,有股奇特的香味,很好喝,賣得最出名的那家叫「黑面蔡」。

南洋種不出荔枝,它是亞熱帶水果,和荔枝相近的叫紅毛丹,大多數是酸的,甜的清爽美味,不過果肉黐着核的硬皮,嚼後覺得口感很差,紅毛丹的外殼上長的毛並不硬,有種變成硬毛的叫野生紅毛丹,果肉軟,不好吃。

露菇又叫冷剎,泰國產的比馬來西亞多,也很甜,果實半透明,黐核,吃起來沒有滿足感,但放在冰箱冷凍後一顆顆剝開,也可以吃個不厭的。

羅望子,又稱酸子,其實不全是酸的,泰國產量最多,新鮮時一串串,剝開了豆筴般的殼,裡面果實包着幾條硬筋,去掉後就可吃其肉,很甜,但核大,吃完吐,吐完吃,味道佳,吃個不停。酸的羅望子醃製後變成調味品,南洋菜中把它當成酸醋來用。

最吃不慣的是一種稱為蛇皮果的東西,名副其實,其皮像蛇的,看了倒胃,但沒試過的總要吃一吃,發現雖甜,但有一種不能接受的異味,算了罷,注定與它無緣。

樣子像乳房的是越南的奶果,在菜市場中買得到的還是太生,很硬,要揉捏後才變軟,剝了皮吃很甜,據說除了樣子像,還真的對胸部發育有幫助,是故越南少女的身材都比鄰國的好,有興趣的人可加以研究,我只覺得味道不錯,又很甜而已。

釋迦,樣子像佛陀的頭髮,外國人叫Custard Apple,是因為口感像甜品中的糕點。香港人稱為番鬼佬荔枝,其實與洋人一點關係也沒有,長在馬來西亞的種,很小,泰國生長的大一點,更甜。台灣人拿去接枝變種,變成西柚那麼大,又非常甜,冰凍後擘開,可以取出一瓣瓣的肉來,我最愛吃。

近年澳洲也產季節,選購時要看皮的條紋是否清楚,要是平滑了,一定不好吃,而且有怪味,若是一瓣瓣條紋很清楚的,才好買。

南洋水果,最普通的,莫過於芒果和香蕉了,這兩種東西的分布也不限於南洋,遠至印度,隔岸到台灣,甚至中國南部,也都盛產。

芒果最多是來自菲律賓,早年一箱四五十個才賣一百元港幣,引發出芒果甜品潮,像楊枝甘露就是當年流行起來。菲律賓更有種迷你芒果,叫鑽石芒,很香。好吃的多來自泰國,有的清香爽脆,刨絲生吃亦佳,做成芒果糯米飯,更是誘人。一吃難忘,連日本人也愛吃,後來他們自己研發,在較熱的九州種植,一個要賣百多元港幣。

一般公認為最香的是印度亞芳素芒果,但台灣土芒,個子又小又綠又黃又醜的也令人吃上癮來,一買就一大箱,天熱時拿一張報紙鋪在地上,再來一盆水,一把刀,一面削皮一面吃,吃個不停,最後流出的汗也是黃色的。

香蕉的種類更多了,大大小小,各種顏色,我吃過紅如火的,小的像拇指,皮不直剝,而是向橫撕開,大的香蕉,真是名副其實的香蕉船,三呎長,要拿着杓子挖來吃,核如胡椒,吐得滿地都是。

因為太普通,也吃得太多,當今已少吃了,偶爾回到南洋,見有印度人在街邊賣炸香蕉,買一條來吃,並不美味,懷舊一番而已。

南洋水果(上)

2016/08/29

MEILO SO插圖

對於水果,我極度喜愛;一有喜愛,必有偏見,不可避免。

我認為水果應該是甜的,所以你對我說這種很好,不過帶酸;或者,酸一點才好吃呀,這種言論,我不以為然。吃水果一定要吃甜,要酸嘛,嚼檸檬去!

當然,地域性的影響很大,我是南洋出生的,所以偏愛熱帶水果,而熱帶水果之中,榴槤稱王。

數十年前,我來香港時,榴槤並不流行,只有在尖沙咀的幾間高級水果店可以買得到,不像現在通街都是,在南洋住過或常去旅行的闊少懂得欣賞,買來吃後,剩下的分給家裡的順德媽姐,漸漸地,培養出一小眾榴槤愛好者。

六七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後,最熱門的旅遊勝地是星馬泰,這三個地方都賣榴槤,香港人跟着吃上癮的愈來愈多,那股所謂奇臭的氣味變成可以接受,連超級市場也賣了起來,後來簡直是全市氾濫了。

但都是泰國榴槤,它的種和一般的不同,可以採摘下來,等它慢慢熟才吃,所以海運到香港也不成問題,不像馬來西亞的,是熟了掉下來才可以吃,而且只可保存一兩天,殼裂了,味道走失,就無人問津了。

馬來西亞榴槤的味道當然比一般的泰國榴槤濃郁,而且富有個性,一試就分辨得出,香港人嘴刁,馬來西亞的貓山王就流行了起來,一個要賣到五百元港幣。

這股風氣傳到大陸去,當今內地人也大興吃榴槤,但還是停留在泰國榴槤的階段,而且不甚會吃,在水果店看到的,有許多已經裂開也照買照吃不誤,不過有閒階級漸多,大家也開始吃貓山王了。

吃貓山王的風氣原因有幾種:一、它已開始研發出可以保存一個星期不裂開的品種。二、名字取得好,又有貓,又有王,好玩又好吃。

其實,馬來西亞榴槤的品種愈變愈多,甚麼D24,甚麼紅蝦,當今又有叫黑刺的,說是最好,我正在組織榴槤團,到產地檳城去仔細研究一番。

另一原因是科技發達,冷凍技術已進步到保存幾個月也不走味的,當今供應給大陸有錢人吃的貓山王,已有整顆冷凍的,和剝了核,一盒盒保留的,都不停地往大陸寄,盒裝的更供應給製作糕點用。

可憐的泰國榴槤,在香港差點被打入冷宮,但剛剛學會吃的人大把,還是照吃不誤。其實有那麼不好嗎?也不是,大家沒吃過好的而已,泰國有種高級的,在幾十年前已售上百美金計算,那些榴槤樹都有專人拿着霰彈槍在樹下把守,我吃過,實在是不遜任何貓山王。

當今到泰國去找,也不容易。一般在市場買到的都沒那麼香,而且泰國本地人有種怪癖,是像意大利人吃意粉那樣求口感,要帶點硬的才算好吃,我們不習慣咬進口就皺眉頭。

除了泰國和馬來西亞,印尼、越南、老撾、柬埔寨等地,也都生產榴槤。第一,品質不佳,第二,當地人並不十分看重,不像馬來西亞人,說當了沙龍也要買來吃。

榴槤在甚麼狀態之下才最好吃呢?我們這種歎慣冷氣的香港人,當然是不喜歡溫吞吞的,就算是樹下吃剛掉下來的,也不如放進冰箱中冷凍一下那麼美味。馬來西亞的友人,鑽石牌淨水器的老闆知道我的偏好,把最好的榴槤,剛從樹上掉下的,放進一個大發泡膠箱之中,加大量冰,一箱箱運到我面前,啊,那種感覺,真是驚為天物。

榴槤一冷凍,味道就沒那麼強烈,初試的人可以接受。而榴槤怎麼凍,也不會硬到像石頭,選核子小的,冷凍後用利刀切下肉來,一片片,像冰淇淋一樣,一吃就上癮了。

當今的榴槤變種又變種,味道已沒舊時那麼強烈,吃完洗手,用肥皂沖一沖就沒味了,不像從前三天還留着,這種情形大閘蟹也一樣。

叫人拿了榴槤殼放在水喉下,讓水沖過榴槤殼,再流入手中,那麼,多強烈的味道也能沖得乾乾淨淨,不相信試試看就知道我沒撒謊。

張愛玲喜歡吃鰣魚,恨事就是鰣魚多骨。我們酷愛榴槤者,恨事是榴槤有季節性,不是任何時間都有得吃,雖然當今可以冷凍藏久,也不及新鮮的。

解決問題,是在澳洲種,這個在地球下面,節令與我們相反的國家,最適宜生產榴槤了。荔枝不當造時,澳洲有新鮮的運來,最初並不行,皮也容易發黑,逐漸變種,現在種出來的已經不錯,再過數年,一定長得和中國南方的一模一樣。

內地有很多企業家,這個工作由他們去投資去種好了,我們香港人,等着享受吧。

我最喜歡說的榴槤笑話,是在從前的旺角街市,圍上一群人,一班意大利遊客前來,好奇地擠上去看是怎麼一回事,原來大家在搶購榴槤,八個意大利人一聞,昏倒了六個,這是真人真事,查查七十年代的港聞,的確發生過這件事。

還是去首爾

2016/08/28

MEILO SO插圖

香港的確沉悶,非往外走不可。去哪裡?想來想去,最後還是決定去首爾。

住的還是那家酒店,吃的還是那幾間餐廳,不厭嗎?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不厭。

總有些新東西吧?有的,有的。一般的不說也罷,古怪一點的有拍照片。

甚麼,拍甚麼照片?當今數碼相機,手機上的拍照功能皆備,還有甚麼新花樣呢?原來在江南區有家叫「2 Javenue」的攝影工作室,專為客人拍「靚相」,有甚麼需要,都能做到。

比方說簡簡單單的一張證件照吧,也可以分身份證或護照用的,結婚證上用的等等,另外有個人生活照、職業形象照、畢業照等,更親密的有情侶照、父女照,當然也有同志照。

要求穿韓服更是沒有問題,那家公司有中文翻譯為我們解答,其實當今任何行業都有這種服務。哪裡來的那麼多懂得中國話的人?一、大學裡的中文科很熱門,培養出許多人才。二、大陸有朝鮮族,來到韓國當外勞,工資比在國內高得多,大把人才湧進。

回到拍照,每一款約六百塊港幣,不必化完妝,就那麼一個貓樣走進去就是,反正都是後期工作,你的皮膚要多白有多白,眼睛要多大有多大,雙眼皮、三眼皮,都沒有問題。

這家工作室的人都很專業,你怎麼要求,他們都會把你的特徵留下一點點,不然變來變去,變得不像樣,就失去意思了,一直嫌自己護照上的照片不好看的人可以去試試,搭地鐵二號線到梨大站,二號出口,左轉步行三分鐘就到。

地址:首爾特別市西大門大峴洞34-35 B1F

電話:+8210-2540-7585

其實這種服務東京也有的,只要你到銀座找到資生堂的本店大廈,那邊就有從化妝、梳頭到服裝整套的設備,拍起照片是不作後期加工的,也會令你滿意,但是價錢就相差幾倍到十幾倍了。

在新羅酒店喝到的人參汁,是用新鮮人參磨出來的,加牛奶和蜂蜜,非常好喝,就想起買一些回去搾汁,又回到「中部市場」,那家相熟的人參專門店去,店裡已把我的照片貼在門口招徠,說帶了給他們不少生意,堅持要送我一些,我拒絕,只要選好的賣給我就是。

總得醫肚,一般市場附近一定有好餐廳,但「中部市場」賣的是乾貨,看到的那幾檔小食都引不起食慾。走呀走,走出市場,竟然給我找到了,吃東西的運氣真是不錯!

市場的盡頭,就是五壯洞,而五壯洞,是賣冷麵最出名的,這裡一共有三家老店,都叫「咸興冷麵」。

韓國老饕不承認南韓的東西比不上北韓的,但一說到冷麵,都翹起拇指,說北韓的最好。一般的冷麵指的是水冷麵,一點也不辣,麵上面有半個熟雞蛋和兩三片硬得要死的牛肉,麵湯沒甚麼味道,但會加一些碎冰在湯中。

第一次吃並不會那麼欣賞,因為麵是一百巴仙用薯仔做的,無味,而且硬得很。吃呀吃,吃多了,就吃出分別來,有些冷麵並不是想像中那麼硬,比麥做的更有咬勁,適應了還是喜歡的。

冷麵韓語叫為Naegmyeon,要盡早入門,叫一碗冷拌麵好了。拌飯叫Bibimpa,拌冷麵叫Bibim Naegmyeon,是用辣椒醬、麻油、芝麻醬來拌的,上面還鋪了黃瓜絲、熟蛋和Kimchi,豪華版有醃製魔鬼魚、生牛肉絲、梨絲等等,非常刺激,一吃上癮。

五壯洞的三家冷門店分別是「興南家」、「咸興冷麵家」和「新昌麵屋」。我最喜歡的是「咸興冷麵家」,店的外表像快餐店裝修的新穎,但食物最佳,供應一杯茶,喝入口才知是牛肉和雞湯,非常好味。

地址: 首爾中區Mareunnae路108

電話:+822-2267-9500

當今大陸的河豚,野生的幾乎絕跡,到了日本,很高級的店裡才有野生的,大部分還是飼養,韓國有很多很多野生河豚,去了不可不試。

最好的當然是釜山的「錦繡」,它在首爾也有分店,但已經結業。如果要吃的話,可到一家叫「三井」的,這回我們去試了,品質上不遜日本的河豚店。

第一道當然有河豚皮、河豚熟肉絲下酒,接着是刺身,一大碟,然後有烤的、炸的、紅燒的、打邊爐的,但是不像日本人那樣最後把湯煮成粥,而是握成壽司河豚飯團,喝的也有河豚魚翅酒和精子的白子酒,最可惜的是沒有用辣醬涼拌的河豚,這一道才是韓國特色,只能在「錦繡」吃到。

地址:首爾江南區三成洞奉思哥路626

電話:+822-3447-3030

韓國去得過多,可以考慮在那裡買屋了,當然是舊區的江北最有特色,江南那些一座座的三星、樂天大集團建的鴿子籠般的公寓,免費送我也不要。

青島之旅(下)

2016/08/27

MEILO SO插圖

在青島出版集團的餐廳吃過午飯後,又一堆排得密密麻麻的工作要做。

首先是和各報紙雜誌、電視台的記者見面,接着與讀者對談和簽書,發現青島人都彬彬有禮,斯斯文文,排隊時也絕對沒有爭先恐後的現象,印象非常之好。

緊接到青島的書城,新華書局在這裡佔了數層,還有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叫「明閱島」,出版社的董事李茗茗出來相迎,是位非常能幹的女士,她安排了讀者見面、簽書,一切都順利地進行了。完畢後說要請我吃飯,到青島最具歷史的一家餐廳,叫「春和樓」。

我很想試試,但已疲倦,晚飯決定不吃了,把明天一早的飛機改成下午,這麼做有三個好處:一、可以一早去逛菜市場;二、有時間參觀青島啤酒廠;三、到「青和樓」吃午飯之前,還能享受一頓悠閒的早餐。

工作完畢,返酒店途中馬琪帶我去一家麵店,本想吃幾口,但還是打包回房慢慢享用。

好好地睡了一夜,翌日一早賀林和馬琪帶我到市內的「團島農貿」市場,由幾條街組成,有上蓋,風雨都不怕。逛菜市場除了可以考察到當地人民的生活水準,勤勞與否之外,最刺激的是看到一生人前所未見的食材,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要學習的,三世人也不夠。

看到一種叫「末頜」的紫色東西,原來就是小得不能再小,小到看不見蝦形狀的蝦,鯨魚吞的那種,可以拿來做蝦醬,我即刻想到煎蛋,買了一點,中午去餐廳請師傅做。

端午節將至,主婦們忙着包糉子,青島的除了我們熟悉的蘆葦之外,還有一種圓形的葉子,不知叫甚麼,回來後把照片鋪上微博一問,各位網友議論紛紛,有的說是橡葉、青罔葉、柞葉、櫟葉等等。

其中老友洪亮和大夫韓一飛,以及對草藥有研究的頤真的評語最有權威。洪亮說是菠蘿葉,頤真說是橡葉,而大夫韓一飛說橡樹,乃櫟屬、青罔屬等樹的統稱,而柞樹屬櫟屬,都對。

海鮮檔中還有海星,巨大得很,肉不能吃,南方一般都用來煮湯,窮人家求一個鮮味而已,馬琪說可煮可烤,這種做法沒吃過,也買了。當今對蝦沒有活的,都是冰凍品,還有一些是假扮對蝦的進口貨,如何分辨真假,很容易,真正對蝦,腳是紅色的。

市場中還有多檔賣涼粉,有的做成圓形,有的方形,顏色有深有淺,目不暇給。青島的涼粉幾乎都是吃鹹的,沒看過他們做成甜品。

逛了菜市場才去醫肚,更加美味,到一家叫「小林媛」的小店吃當地人最地道的早餐:餡兒餅,炸得外脆,裡面還是濕潤的。好吃嗎?你在青島長大,就好吃,千萬別發表意見。下餡兒餅的是一碗碗的濃漿,泥土顏色叫「甜沫」,另外有給些榨菜絲,還有油條、豆腐腦、茶葉蛋等等小吃。

可以去喝啤酒了,酒廠就在市中心,到了青島千萬別錯過,多年前到訪已經去過一次,這回再去也不厭,因為原漿啤酒是喝不厭的。在一九○三年開創的青島啤酒廠很值得去,徹底地了解啤酒的歷史和製作過程,這種數千年前已存在的飲品,在埃及金字塔旁邊就挖出很多釀酒的器皿來。

試飲是免費的,冰涼的原漿啤酒直透心脾,有你想像不到的香氣,喝了才明白為甚麼會上癮,長個啤酒肚也不介懷。

很快,已是時間吃中午飯,星期天不堵車,到達時還早了四十多分鐘,不如在附近走走,「春和樓」旁邊有條小食街,叫「劈柴院」,一九○二年已是青島最熱鬧的地方,不過現在當今本地人已經不去,做的是觀光客生意。有甚麼不好?我們也是觀光客呀。

巷子裡賣着各種燒烤,有烤海膽、螃蟹、蚱蜢、知了、蠶蛹、蟬蛹、蠍子,還有一種字條上寫着「小強」,別以為是曱甴,其實是廣東人不怕的龍蝨。

到已有一百二十多年歷史的「春和樓」,老闆親自招呼,是給請客的李茗茗面子,她本身也是一位老饕,介紹了種種失傳的青島美食。

餐廳最著名的是香酥雞,我對雞一向沒有好感,油炸物更沒興趣,勉強試了一口,哎呀呀,的確又香又酥,像印尼的炸雞,但有過之而無不及,令我對這道菜改觀。

接着九轉大腸、葱燒海參都不錯,喜歡吃的有爆炒腰花,我們買去的海星上桌,原來是把斬成一條條的腳煮熟罷了,李茗茗示範怎麼吃,把海星腳翻轉了,用手掰開,露出裡面的海星卵,墨綠色,有點像魚子醬,口感也像。

李茗茗問我對青島印象如何?老實說,這幾天被馬琪和賀林兩位招待得很體貼,青島讀者又熱情,印象是好的。

「那會不會再來?」李茗茗問。

我說:「只要有一樣菜引誘到我,即刻來。」

李茗茗開始說:「有一種生螃蟹,是我家鄉萊州灣才有的梭蟹,充滿肥膏,先用暖和的鹽水,下白酒,把蟹放進去泡,鹽水要放冷後才可以泡,三天之後把螃蟹撈出來,重新煮鹽水,涼到室溫,再把蟹放進去,腌三四天,即可食之,美味無比。」

一下子想到韓國的醬油蟹,太誘人了,有這麼一種我沒吃過的生腌法,等秋天蟹肥,非再到青島走一趟不可。

青島之旅(上)

2016/08/26

MEILO SO插圖

五月底,到了青島一趟。

天氣比香港清爽,不冷不熱,非常舒服。

此行目的是去宣傳新書,青島出版社安排的。

踏出機艙門,出版社的美食編輯部主任賀林已在等待,地頭蛇真有辦法,可以直接由地勤高層陪伴下走進來。有他們迎接,出閘通關都很迅速,不必排隊。

從機場出來,一轉角,就找到「流亭豬蹄」,始創於清咸豐年間,至今已有一百五十年了,從小檔口變成了一座大廈,有餐廳和酒店。

吃的除了豬蹄之外,整隻豬都滷了,要甚麼部份有甚麼部份,當然還有內臟。師傅解釋做法:用刀順指縫割深道口,放進大鍋,煮熟後置水池中沖一天,至沒有血水,豬蹄發白為止,另鍋加醬油、葱薑和香菜,燜至腍。

我最有興趣的是怎麼把硬毛細毛刮去,有的人說是用火燒,有的說刀剃,但我們做菜的,都知道豬腳的毛很難去得乾淨,不知有何秘方。

「從工廠拿到廚房時已經處理好,我怎麼知道?」師傅說。聽了啞然。

那麼出名的豬蹄,好吃嗎?不怕得罪,出品已流水作業式,有點硬,味道不標青,但也不難吃。

豬蹄應該是山東人、青島人最拿手的,因此傳到韓國去,在那裡大行其道,各處都賣豬蹄。去了首爾的百貨公司食品部,一定有一處賣豬蹄,還替客人片好,好吃嗎?也不難吃,但不標青。

甚麼叫標青?韓國人有一道佳餚,是把豬蹄片,加大量非常辣的泡菜,另外加幾粒肥大的生蠔,用生菜包好,一齊食之,那味道之鮮美刺激,至今難忘。

我們在青島的每一餐,都有一道涼粉,這是青島特色,和大連的燜子是同一種啫喱狀的小吃,不同的是燜子用地瓜粉做,青島涼粉用海藻做。

「看顏色就知道不對。」出版社的副總經理兼董秘馬琪說。他也是一個老饕,怎麼不對,很難用語言來說明,涼粉本身既是無味,其實是海藻做的,也有點海水的味道,其他的調味全靠醬油、醋、葱、辣椒等等,每一家人做法都不同,都認為自己家裡的最好吃,批評了就會打架。

青島鑫復盛大酒店資料:

地址:青島流亭白沙河路329號

電話:+86-532-8908 8888

天雨,堵車,到達酒店時已五點,剛好配合了北京中央電視台派來一隊外景隊的訪問,入住的是洲際酒店,條件和環境都很好,還有一個可愛的小姑娘當管家,隨時候命。

晚飯就在酒店吃了,可能是旅途疲倦,沒有留下甚麼印象,只記得有一道菜叫「馬家溝芹菜」。有甚麼特別呢?馬家溝種的為甚麼名聲那麼大?傳說中的是馬家溝的芹菜脆得不能再脆,摔到地上,可以斷成幾截。

老頑童當然不會放過表演,即刻夾了一箸芹菜,往轉盤的玻璃上摔去,悶聲不響,斷也不斷,原封不動。即使從前摔得斷,當今大量生產,變種又變種,哪摔得斷呢?

翌日本來被安排到菜市場吃早餐,但我擔心精力不夠,在酒店胡亂搞掂,便出發到青島出版社集團去。一看,是座數十層樓的大廈,出版社已經上市,在內地佔一席重要位置。

出版社分文學、科技、經濟、兒童、美食等各個部門,出版了許多名作家的全集,製作嚴謹。我的新書《旅行食記》被疊成城堡狀擺放在大堂,好讓記者們拍照。

參觀完畢,出版社要我題字,想起在大堂中看到的社訓是「傳承文化、傳播知識、傳遞幸福」,就舉筆寫了「三傳之家」幾個字。

從馬琪和賀林二人的口中得知,青島出版社將有出錄音書的計劃,聽了大表興奮,這是我最愛聽的,旅途之中舟車勞頓,看書傷神,用來聽,不知好過那些無益的流行曲多少倍!國內堵車的情形嚴重,聽書絕對是一個消磨時間的好方法,在外國錄音書的市場很大,和暢銷書同時出版上市,收入不可計數,大陸也絕對大有可為,只是從前怕被人盜版,很少人動這方面的腦筋,當今已有很完善的科技來設防,青島出版集團看準這商機,市場觸覺極為敏銳。

中午就在出版社大廈裡面的BC美食書店餐廳吃,負責這家食肆的馬琪一早到菜市場去買了一尾十幾斤重的鮁魚給我品嘗。鮁魚是青島最重要的海產,幾乎每個人都喜歡吃,魚當然是愈大愈肥,師傅把肚腩部份煎了,真是肥到漏油,甜美之至。

「油潑比管」的比管,就是鮮魷了,港人叫吊桶,黃瓜般大,煎後吃,咦?沒有魚子嗎?原來也有,做了另一道菜,叫「清湯烏魚子」,吊桶的卵子圓圓大大,很好吃。涼粉上桌,的確是做得精彩。

喝甚麼酒呢?來到青島,當然喝青島啤酒,馬琪有心,到酒廠去買了一大桶的「原漿」,所謂原漿,就是沒有經過殺菌和過濾,剛剛釀出來的,確實好喝到極點,想到翌日一早就要返港,沒時間去參觀青島啤酒廠,即刻請同事改成下午的飛機,美其名說參觀酒廠,最重要的還是喝它一大杯。

燕窩

2016/08/25

燕窩,除了中國人會欣賞,全世界沒有別的國家人會吃。英文名也只有直譯,外國人看到我花那麼多錢買這些燕子唾液,嘖嘖稱奇。

到底有甚麼營養?為甚麼中國人那麼重視?專家們把燕窩分析又分析,顯微鏡底下發現的,也不過是蛋白質而已。

完全無效嗎?也不是。很多個案證實,吃燕窩的人,皮膚的確比不吃的人光滑,身體也更為強壯,令外國人覺得不可思議。

但是這些例子,只限於長期服食的,偶不偶來個幾口,根本無效。有古籍記載,每回吃燕窩,還要至少一兩呢。

燕窩從那裡來?中國人小時候已聽到說燕子在山洞裏建巢,把吃的東西在胃裏化成濃液,吐出來當原料。巢都築在高處,採摘時跌死很多人云云。

當今也有所謂「屋燕」的,那是大自然環境受到破壞,燕子無處休息,只有躲進空置的大宅建巢,商人採之,稱為屋燕。

也不是所有的燕子都吐液,一般的還是和其他鳥一樣,含著一根根的枯草築之。只有幾種特別的燕子才造燕窩,牠們分別長在越南、印尼和泰國三個地方罷了。

品種最好的,是越南的「會安燕」,香味甚濃,而且一兩可發出五六兩來,雖然價錢貴,也較划算。泰國的次之,印尼的更次之。

所謂的「血燕」?紅顏色,傳說是燕子連血也吐了出來,特別補。其實那是某種燕子,愛吃海草,海草中有鐵質,故紅。

燕窩的吃法不多,通常是用冰糖燉之,也有人加了杏汁和椰汁來起變化。

鹹吃的,品種更少,大廚都說燕窩遇到鹽會溶化,客人覺得量少。其實用上湯炮製的話,上桌前才淋,不會溶化。

當今假燕窩很多,有的做得連專家也受騙。買燕窩的話,到一家熟悉的鋪子去購買最佳,不然去有信用的老字號,價錢雖較貴,但買了安心。

緬甸有種樹脂,樣子和口感,和真燕窩一樣,泰國街邊的幾塊錢一杯燕窩水,就是用這種樹脂當為原料的。

蒟蒻

2016/08/24

蒟蒻,就是魔芋,英文名稱為魔舌Devil’s tongue,是一粒粒的球狀根物,外表漆黑,肉雪白。

主要成分是葡甘聚糖,但不甜,其實它低脂、低糖、低熱,一點膽固醇也沒有,但是連味道也沒有了。

葡甘聚糖有凝膠性,可以製成一團團像軟塑膠的東西來,切片像魷魚拉成線就像粉絲,但比粉絲韌硬得多了,女人拿去裝胸,倒可考慮。

它的好處是可以淨化血液、清腸胃、治腸癌、醫糖尿病,是健康食物愛好者的恩物,吃了會飽,但一點營養也沒有,要減肥的話,找它好了,絕對沒介紹錯。

日本人把蒟蒻發音成Konnyaku,有點像白蘭地的干邑,所以很容易記住它的名字。

他們吃得最多了,基本上是製成塊狀,煮熟後上面塗了甜醬料,就那麼吃將起來,非常原始。

拉成絲,像烏冬般粗,用醬油和清酒煮一煮,即能上桌,一點味道也沒有的緣故,拿來就像喝醬油罷了。外國人真是不懂得欣賞,但日本朋友就愈吃愈有味道,怎麼可能嘛,總之媽媽煮過的東西,就感覺到味道來,外國人從小不吃此物,沒感覺。

火鍋中也下蒟蒻,拉成細絲,又綑成一團,蒟蒻絲過濃湯一滾,應該好吃才對,但並不像粉絲那麼吸汁,也不美味。

它做成甚麼像甚麼,尤其是染成褐色,外層割幾刀,炒起來樣子和泡過的魷魚一模一樣,但是精神上已吃到肉,不算齋吧?

蒟蒻還可以當甜品,沖淡之後,樣子口感有點像大菜糕,亦似啫喱,所以就做出許多這一類的糖果,它還不容易變壞,可存甚久,毛病出在比大菜糕和啫喱都硬,一不小心嗆住喉嚨,骾死過很多老太婆。

當今中菜裏也用很多蒟蒻,台灣菜肉繡球梅花、脆皮素蹄筋、高湯芋札金華片等,都以蒟蒻當重要的食材,再下去,台灣人也許會搓成小粒,做出甚麼珍珠蒟蒻奶茶來呢!

年糕

2016/08/23

把糯米炊熟,放入臼中,舂出來的就是年糕了。也不只是在過年才吃,當今一年四季都有年糕出售。

上海人最愛吃年糕,南貨舖中有真空包裝的出售,也有浸在水中的。據上海朋友說,還是浸水的比較好吃。

最普通的做法是用來炒,加肉絲、雪裏紅和毛豆炒之。年糕本身無味,配料不下重手是不行的,當今的人愛吃得淡一點,年糕就沒有從前的好吃。舊菜,都是大油大鹹的,炒出來的年糕,才特別美味。

到了大閘蟹推出的時候,用五月黃蟹來炒年糕,算是很高級的菜了。

想不到有其他省的人以年糕入饌,日本人倒是甚麼都派上用場。每到日本新年,一定有相撲手舂年糕的風俗習慣,他們對年糕的重視,尤甚中國人。

最普通的吃法是在街邊,小販們把一塊塊乾年糕放在炭爐上烤,烤到起泡時淋上醬油,那股香味傳來,沒人抵抗得了,一定掏錢買一塊來吃,尤其是在寒冷的夜晚,加了一片很薄的紫菜,日本人已當是天下美味了。

有時他們也把年糕捏成圓形,放兩個在紅豆沙中當甜品,叫為「夫婦善哉」。這種甜品下大量的糖,不甜死人不罷休,沒有那兩粒無味的年糕來中和,一定鬧人命。

海鮮煲中也放年糕,日本的年糕很容易煮爛,和中國的不同。我們去吃日本砂鍋,總把年糕煮得稀巴爛。

韓國人也吃,他們做的和中國的比較接近,硬度也相若,喜歡像日本人入煲煮,加大量泡菜,就此而已,是老百姓吃的。

有錢人加牛腸、牛肚,但也少不了泡菜,韓國菜沒有泡菜就不成菜了。更富有的加魚、蝦、鮮魷類,年糕煮久了入味,是可口的。

當今的新派年糕,已加了紅蘿蔔,所謂的甘筍汁,是紅色;又加菠菜汁,綠的;有些加玉米、加芝麻,甚麼都加,像蛋糕多過年糕,已失去吃年糕的意味。

芝士

2016/08/22

在一個農場中,擠出新鮮的牛奶,放進一個瓶子,拼命搖它,最後倒出變稀的奶汁,剩下的是一塊硬塊,這就是乳酪,也叫芝士的最原始的形狀了。

喜歡或討厭,沒有中間路線,那股味道很香或很臭,是你自己決定的,但我說的是,欣賞芝士是一個世界,你失去打開大門的機會,是件可惜的事。

吃芝士是可培養的。先從吃甜的芝士開始。歐洲人從來不肯混糖進芝士之中,認為是對食物的不敬,但澳洲人沒有文化包袱,把糖漬櫻桃、葡萄乾、果仁等加在芝士之中,弄得像一塊蛋糕,初次時吃起來就不怕了。

從甜的吃起,漸漸進入吃最無異味的牛奶乳酪,愈吃愈覺得不錯。到最後,沒有最臭的羊乳芝士就不過癮了。

你有沒有試過瑞士人的做法?他們把芝士煎得發出微焦,吃起來比貝根醃肉還要香。他們的芝士火鍋,最後把黐在鍋底的發焦芝士鏟出來吃,才是精華。

我們愛吃腐乳,洋人認為很臭,我們就笑他們。但是我們聞到芝士即刻掩鼻,他們也還不是笑我們?我們認為他們不愛吃乳腐是一個損失,他們何嘗沒有你的想法?

芝士帶來的歡樂是無窮的,研究起來也無盡。在外國任何一間乾貨店中都有上萬的不同品種。在東方我們可以到超級市場去,也有各類芝士讓你一一品嚐。

意大利的白色芝士像我們的豆腐,用麻婆的做法去炮製,或許用鹹魚來煮,不亦樂乎?

在飛機上不吃東西的時候,取一塊芝士,沾沾糖吃,沒有甚麼不可以的,自己控制自己的生命和口味,管他人怎麼想。

來一塊味道極濃的Stilton芝士吧!送水果吃也好,來杯鉢酒,更加消魂。

煙燻的芝士像在吃肉。把Parmesan芝士敲碎,成為硬塊,也可以當成小食來佐酒。

芝士之王叫Roquefort,產於法國,羊乳製成,放在潮濕的山洞裏發酵,和青黴菌孢子接觸後變藍,天下美味,放膽吃吧!未試過的東西,沒有資格說喜歡或者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