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2 年 02 月

蔡瀾潮晒日本

2012/02/29

書名 : 蔡瀾潮晒日本
出版社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ISBN : 9789882193499
出版年月 : 2010/11
定價 : HK$78.00

真正的日本通蔡瀾先生,先後在東京、紐約、巴黎、漢城、台北、印度、巴塞羅拿和曼谷等地居住過,通曉多國語言,尤其深諳日語,對日本地道文化、風土人情、飲食文化、電影及文學等,都充滿強烈的好奇心,經過不斷地研究,對日本文化了解越來越深,而且他的洞察力很強,常為讀者帶來新鮮的事物及驚喜。

菲立普的故事

2012/02/29

我們在泰國森林拍一部不值一提的商業片,劇本需要一對男女,演美國士兵和戰地記者,結果選了兩名法國青年來擔當,預算不夠,他們都是新人,片酬便宜。

大家在過程中已發生濃厚的情感,電影拍完,也要分開了。這一別離,一瞬眼,已數十年,雖然每年還有互相寄聖誕卡,但從沒機會重逢。

男的叫菲立普,最后一次通訊,他留了一個電話。這次去巴黎,打了一個給他。

「哇!」對方狂喜:「你甚麼時候到的?」

聽聲音,極為沙啞,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追問道:「昨晚玩了整夜,沒睡好?」

「我來你的酒店找你,到時慢慢聊。」菲立普說。

約好在大堂,但他走進來時差點認不出,好在他是一個身高六呎二的人,身形還沒變,但已光了頭。

互相擁抱,走進咖啡室吃早餐。

菲立普解開圍巾,露出頸項中的傷痕:「喉管患了癌,開了刀,才弄出這把聲音來。」

「……」我不知道怎麼安慰他。

展開他那孩子臉的獨特笑容,他說:「醫生要切除時告訴我,打開了才知道那顆腫瘤有多大;要是巨型的,整個喉管都要拿掉。」

「那會怎麼辦?」我只有那麼問。

「在頸項開一個圓洞,用支震動器,對洞口發音,說像機械人的話了。」

「甚麼?」

「這還不要緊,」菲立普說:「最糟糕的是再也不能吃東西,要用一條喉管在肚子外面倒食物進去。」

「我記得你最愛吃的了,那不是死了更好?」

「還不是嗎?」他又笑了:「好在這顆瘤不是太大,我被麻醉后醒來,醫生那麼說,結果只割了一半,剩下的,就是現在這種樣子。」

「算是好彩了。」我說。

菲立普繼續:「好彩的不是喉管只剩了一半,好彩的你給我在東方過的那段時光。」

「這話怎麼說?」

「到泰國之前,我從來沒有旅行過。跟你們在一起住在森林八個月,學會了等天晴,學會了佛教的安詳,學會了人生應該積極。回到法國,我雖然是一個小演員,但總算在外邊拍了一齣戲,可以拼命找機會去演,后來也給我闖出些名堂來,也組織了一支樂隊,灌過幾張唱片。」菲立普滔滔不絕地說。

「但是和開刀又有甚麼關係?」

「我學會了人生並不會因為一件不幸的事而完結。雖然我不能再唱,也沒人找我演戲,但是我把患病的情形和動完手術后的心理寫下來,找到出版商,他們認為有閱讀的價值,出了本書,還賣得很不錯。」

「恭喜你。」我說。

菲立普苦笑了一下:「做作家的生活是很清寒的,我不能決定是不是可以捱下去。」

「當然要努力多寫幾本。」我鼓勵。

「寫些甚麼呢?」他問。

「寫你第一次到泰國時的經歷呀!」

「啊,」菲立普的表情充滿陽光:「那是美好的。」

「美好的寫出來有更多人看。」

「開刀的過程雖然是苦悶,但是我用幽默的字句寫出來,沒有傷感,只剩下無奈。」

「用同樣的筆法寫你的青春也行。」我說。

「對。那一組工作人員對我都很好,有個泰國武師還請我去沖涼呢!人體按摩,對我來講,簡直是不可思議的性行為!節日裡,泰國人在紙花盆中點燈,漂在河上,幾千盞,把整條河都照亮了!」

「是呀,都是好題材。」

「還有每天下雨,我們只好泡在小旅館的餐廳中,和陳可辛、趙良駿一起玩樂器,一塊兒唱美國歌,那段時光,太幸福了!到了晚上,西賽兒就拉我去做愛,你記得西賽兒嗎?」

「誰會忘記她呢?」我說。西賽兒就是和他一起來的那個法國女主角:「她不只和你做愛,全組工作人員都和她有一腿。」

「除了你。」菲立普笑了:「她一直說要你的,是你不要。」

「那麼美麗的藍眼睛,我怎會不想?」我說:「不過是怕染病罷了!」

「是呀,我一回到法國也馬上去檢查身體,好在沒事。」菲立普說。

「我從來再也沒遇到一個像她那又狂又野的女子,你知道她后來的事更多,寫下來吧!」

菲立普好像已經找到一條路線,點點頭:「好吧!今天回去,我就寫她,書名叫甚麼呢?」

分開的時刻又到了,我們道別:「我也寫一篇,就叫西賽兒的故事吧!」

蔡瀾食單(八):世界各地篇2

2012/02/28

書名 : 蔡瀾食單(八):世界各地篇2
出版社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ISBN : 9789882190771
出版年月 : 2009/7
定價 : HK$72.00

年輕VS老

2012/02/28

日本經濟泡沫破裂,至今已很多年,要不是他們有很強的財富基礎,整個國家已面臨破產。其他地方的人以為只是一個現象,從來不去研究到底是為了甚麼?

日本人出生的比死亡的少,人口增長率已是零。老人多,是必然的。

抓牢政治和經濟的,也就是這一群腐敗的老人,其中還有不少好戰分子,竄改教科書,鼓吹自隊軍事化,呼籲靖國神社的參拜,都是他們做的。

整個社會要按照老一輩人規定的才能順利運作,一有年輕人的反抗聲音,即刻撲滅。當他們管理得洋洋得意時,忽然出現了一位崛江貴文。

五六十歲的政客還算是年輕的社會,三十三歲的崛江簡直是個黃毛小子嘛。但是他的「活力門」公司,就把日本社會搞得翻天覆地,到底他有甚麼能耐?

答案很簡單,是那些頑固的老頭,追不上時代。

人老了,不是罪。錯誤在不求進步,停在那裡。

別以為日本的科技很發達,所有人就會用電腦。日本老人學上網的,不足五十巴仙。一般的日本人還不會把電腦叫為COMPUTER,只稱之為WARUPO,是WORD PROCESSOR的簡寫,停留在文字處理機的觀念中。

當年輕人都以手機和電腦輸入資訊時,這群老人只靠兒女或秘書們得到情報,每晚照喝他們的清酒。

「甚麼?股票可以在三更半夜買的嗎?」他們問。

利用這個漏洞,年輕的崛山貴文一夜間購入日本放送的三十幾巴仙的股權。

「甚麼?日本放送只是間無廣播電台,有甚麼大不了?」

他們不知道日本放送是最大富士電視台的母公司,可以控制子公司的行政。

這場年輕人對老年人的戰爭,在多年前一篇日中講得很清楚,不贅。最后的結果,表面上是講和,但是富士要買下活力門十七巴仙的股票,贏家還是活力門那年輕老闆崛江。

活力門的形成是由一家小小的上網服務公司,靠借貸和合併上市的,最初的股值只有12,收購富士的消息傳出后大漲;后來崛江又想買一支棒球隊和競選議員,雖都沒有成功,但是一浪又一浪的知名度之下,一股已漲到596。

崛江出言不遜,常道:「老狐狸活在過去,根本抓不到做生意機會!」

「甚麼?他連灰色的西裝也不穿,領帶也不打?」老頭子反罵。

老頭更看他不慣。惡意收購富士一舉,雖然讓他得逞,做生意的機會老又抓不住,報仇的陰謀,倒是他們的拿手好戲,走瞧吧,非置你於死地不可!老頭們說。

終於,時機成熟,在某年某月,調查員衝進崛江在高級住宅區的六本木山的辦公室和住家裡,搜索活力門欺詐市場的證據,並將崛江請去警局問話。

晴天霹靂,股民紛紛拋售活力門股票,引起的恐慌,令到東京證券交易所提早二十分鐘關門,原因是電腦過荷,處理不了那麼多的買賣。

這又暴露了老一輩對電腦的認識,舊制度五十多年來變化得少,電腦在十多年前裝的,都已老化。

活力門的股值一下子降了100,損失四十巴仙,但還是早期購入的幾十倍。

聰明的崛江,怎麼會搞出這爛攤子呢?罪名告的是誇大了收入,和美國ENRON一樣。但老一輩的公司,都犯這個毛病呀!崛江怎麼那麼不小心?可能是太過信任手下吧?這單案是他的子公司H.S.證券的副總裁野口爆出來的,也許是因為崛江一成功,也開始老化,認為這種行內的通病,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一回事。

事件還沒有結論,崛江發表聲明,說會自我調查社內的組織,他要是被定罪的話,會坐牢的。一般證券行業的人都說證據薄弱,可能告不進去。

有很多內幕,外人不得而知。但以寫小說的手法來推測,老一輩的人,一定利用了種種關係去接近活力門的高層,威迫利誘,甚麼手段都出齊,找到了野口這個小人來出賣自己的老闆。

野口的屍體在沖繩島的一家旅館中被發現,是自殺還是他殺?嫉惡如仇是一般年輕人的個性,也許崛江不惜任何代價,買兇消滅這個內奸。

也有可能,經過這一役,罪名不成立,崛江又重出江湖,更上一層樓呢!ENRON發生醜聞后,股票還不是照升嗎?

年輕人還是擁護年輕人的:「我們也許不喜歡崛江,但也贊同他的看法,他說日本公司的大老闆都是受聘的,沒有自主權,一直想保護傳統,只有愈來愈保守,他叫這個現象為老人俱樂部,把我們笑死。」

有一點不能否認,那就是崛江指出日本經濟的很多弊病,日本社會需要更多像他一樣的年輕人。

多年后,崛江的故事將在日本歷史上重述又重述,謾罵也好,諷刺也好,歌頌也好,電影和電視劇會拍了又拍。年輕人對抗老人的主題,和愛情一樣,是永恆的。

蔡瀾食單(七):世界各地篇1

2012/02/27

書名 : 蔡瀾食單(七):世界各地篇1
出版社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ISBN : 9789882190764
出版年月 : 2009/7
定價 : HK$72.00

《蔡瀾亞洲一樂也》第9集 – 2012年02月26日

2012/02/27

本集蔡瀾與主持張家瑩及顏子菲出發到以「魚米之鄉」見稱的潮汕一帶,為觀眾介紹潮州美食及快將失傳的傳統文化!

蔡瀾會介紹多種快將失傳的潮州美食,三位主持先到一間傳統潮州餐廳,吃了一條特大烏頭、白滷獅頭鵝等美食。蔡生表示傳統潮州人會將鵝、老菜甫及蕃薯一起吃!之後又去到一間擁有200多年歷史的薰鴨餐廳,了解傳統薰鴨的製造過程,雖然等了三至四個小時才吃到,但各人都表示十分值得。

除了大嘆傳統美食外,三位主持亦到了「廣東明目園山莊」,這地方從前是英軍官邸,現時則改成文人雅士休息之地,家瑩更即席彈了一首綱琴呢!此外,眾人亦特地於年宵佳節觀賞花車巡遊、放火炮等熱鬧情況,亦了解潮汕傳統習俗「賽大豬」等,帶觀眾齊齊欣賞潮汕獨有的傳統習俗。

母親是潮州人的家瑩表示她只去過普寧,這次是她第一次踏足潮汕。喜愛吃潮州菜的她最難忘拍攝時有一餐「打冷」可於二百至三百款小菜中任點東西吃,食物選擇之多令她難忘。

子菲與家瑩數年前曾一起合作,今次再聚她們都覺得有點重遇老朋友的感覺,合拍程度亦日益增加,她們都表示希望繼續與蔡生多多學習!

蔡瀾食單(六):東南亞篇2

2012/02/26

書名 : 蔡瀾食單(六):東南亞篇2
出版社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ISBN : 9789882190757
出版年月 : 2009/7
定價 : HK$72.00

志強和淑貞

2012/02/26

志強和淑貞剛剛結婚不久。

有一天,志強回到家裏,看到淑貞抱看一個嬰兒,笑臉迎來。

「這是誰的小孩。」志強一面脫西裝領帶,一面問道。

淑貞冷靜地回答:「你心裏有數,還在裝傻?」

「甚麼?」志強驚訝。

是的,志強的確在裝傻,結婚之前,他和一個舞女鬼混,忽然她告訴他說大了肚子,結果志強只好送一筆錢給她,要她打掉,想不到她是那麼厲害,生了下來,現在還找上門來。糟了,這怎麼辦,這種醜事要如何去和淑貞解釋?

望看那小孩,冷汗開始由志強的額頭流出。

但是,很意外地,淑貞很溫柔地說:「我們已經講好,你不用擔心,我說我們會好好地把孩子養大,對方拿我沒有辦法,不會再有甚麼麻煩的。」

「那,那,那太好了。」志強極度地尷尬和內疚,鬆了一口氣:「但是……」

「孩子是沒有罪的。」淑貞說:

「只要你疼,我也疼,我們好好地把他撫養長大。」

志強感激流涕,拉着淑貞的手:「我真對不起妳,從今以後,我會拚命地賺多一點錢,讓這孩子有個美好的將來。」

淑貞點點頭,大家擁抱。

那嬰兒是多麼的可愛;淑貞餵奶,換尿布,半夜起來抱着他,哄他睡覺,病了更是緊張地整晚不睡要照顧這孩子,簡直當成是自己所生的一樣。

看到這種情形,志強更是抬不起頭,當然不敢再去拈花惹草,變成一個模範丈夫,過看平穩的日子。

孩子漸大。,志強看着他,對淑貞說:

「生得真像妳。完全不像我。」

「是我和別的男人生的,當然像我啦。我從來也沒有說過是你的孩子,他不像你是應該。」淑貞冷靜地回答。

蔡瀾食單(五):東南亞篇1

2012/02/25

書名 : 蔡瀾食單(五):東南亞篇1
出版社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ISBN : 9789882190740
出版年月 : 2009/7
定價 : HK$72.00

樣本

2012/02/25

葷笑話老頭結婚之後,規矩了一陣子,後來又開始他獨身時候的吃喝嫖賭,他老婆每天和他吵架,把他煩死了。

我們在歡樂時間一起喝酒,他一點也不歡樂,悶聲不出。

「看開一點吧。」我安慰。

「唉,我獨身的時候多自由自在,」他說:「現在一切都完了。」

「好好地開導她,她還年輕。」我說。

老頭點點頭,又乾了一杯,已有三分醉意,我們分手。

以下是我們第二次再見面時他告訴我的故事:我從酒吧走出來,經過一個街口,忽然有人把我叫住:

「先生,我已經三天三夜沒有吃飯了,請給我幾塊錢。」

轉頭一看,是一個衣服襤褸的乞丐。

我很同情他,向他說:「不如這樣吧,我們回去剛才的酒吧,我請你喝幾杯。」

「我不喝酒的。」那乞丐說:「求求你,我只要幾塊錢就夠了,有了錢,我可以去好好地吃一餐的。」

「不如這樣吧,」我說:「半島酒店裏面有家大衛諾夫煙草店,我們去買幾根古巴雪茄抽抽吧。」

「我不抽煙的。」那乞丐說:「求求你,我只要幾塊錢就夠了,有了錢,我可以好好地吃一餐。」

「不如這樣吧,」我說:「明天沙田的那場馬,我認識幾個騎師,我給你貼士,那隻叫史諾比的一定跑出三十倍的冷門。」

「我不賭馬的。」那乞丐說:「求求你,我只要幾塊錢就夠了,有了錢,我可以好好地吃一頓。」

「那女人你也不要了?」我問。

乞丐搖頭。

我高興死了,把他帶回家去,告訴我老婆說:「妳看,這就是一個不喝、不抽、不賭、不嫖的人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