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7 年 12 月

百萬石

2017/12/31

找到了「加賀屋」之後,覺得還滿意。雖被推舉為全日本最佳酒店,究竟日本味道不足,只是豪華,非我心目中之首選。

繼續努力,再走遠一點,去了山代溫泉的「百萬行」。聽名字起初以為又是一家富麗堂皇的旅館。入住之後,才真正感受到甚麼叫為頂級旅館,可以進入我自己推薦的十大之一。

三層高樓頂的大堂,浪費一切空間,才顯得出氣派。

真正的露天風呂,頭上一點蓋也沒有,在庭園中浸溫泉,水質為無硫磺的礦物泉,一面浸一面感到皮膚的潤滑。另設的spa,是西洋式的休閒浴池和按摩室,還有可以讓害羞的香港人喜愛的游泳池和露天溫泉,穿著游泳衣,也不會令人側目。房內浴缸也寬大舒服。我沒有看過一間入浴設備那麼齊全的旅館。

山代這個地方靠海,水產豐富,旅館供應的早晚二餐吃得飽得不能再動,但如果客人在下午四時左右入住,或深夜再想吃宵夜時,它有一個很大的飲食區叫「大觀」,隨時可以叫到你心中想吃的佳餚,「徽軫」是間法國餐廳,名牌紅酒收藏得多,菜也正宗。吃爐端燒有「弁慶」,吃壽司有「鳶」,吃麵有「花見茶屋」。

旅館的宗旨是盡量滿足所有客人的要求,睡不慣榻榻米的話,洋室當然設有。對行動不方便的,有些把梯階改為斜坡的房間,私人浴室到處有扶手,可見經營者心思之仔細。

在這家旅館住上兩三天的話,它有所謂的「小旅」,用車載客人到周圍的名勝遊玩,附近也不少高爾夫球場,如果你喜歡這種運動。

經濟泡沫未爆之前,天天客滿,預約到明年。現在只要不遇到節日和週末,沒有問題。地址:石川縣加賀市山代溫泉 電話:0761-77-1111

廣告

加賀屋

2017/12/30

在大阪的北面,有個叫能登半島的地方,裏面的和倉溫泉「加賀屋」,被日本人選為十大旅館之首,一連十年。

一走進大堂就覺富麗堂皇,每間房間都是大套房,望海。

男人浴室稱為「男雛之湯」,女的相反地叫「女雛之湯」。通常這種大旅館都有好幾個大浴室,但是「加賀尾」集中在一處,分三層樓,入浴者可以乘電梯到每一層不同的風呂去浸,有點誇張。女的只有一層,不過加了另一個大的,叫「花神之湯」。

大堂的走廊很寬,設計成古代街道,有食肆和商店。到了早上,擺著各種土產開起大排擋來,叫為「朝市」。

吃晚餐的宴會廳有四十二個,最大那間五百張榻榻米。

歌舞廳中有松竹歌舞團數十人表演。要高雅可欣賞日本能劇,要低俗可參加每晚舉行的「祭」,是日本廟會的慶典。
無數的卡拉OK房,大大小小,有些給情侶合歡,只容兩個人。酒吧像個UFO,各種洋酒齊全,不喝酒的可去欣賞茶道。

各人喜好不同,一般團友會喜歡,至少住上一次,是值得的,我獨鍾幽靜的小旅館,對這種大型的有點抗拒。

但是,一吃到大師傅做的晚餐,我也心服口服:圓石頭燒紅後,在上面煲海鮮,活鮑魚放進一個小砂煲中,加日本清酒,慢慢蒸熟,等等等等,一人份多得三個人也吃不完,問題出在房租奇貴,我的助手徐燕華專門交涉此事,她一看到旅館經理就嫌東嫌西,降對方氣燄,開始殺價,又用付現款,旅館不必報稅來利誘,結果做成完美的交易。地址:石川縣七屋市和倉溫泉,電話:0767-62-4111

旅行備忘錄

2017/12/29

這幾天的奔波,終於給我組織了一條新路線,叫為金澤篇吧。

從香港早上出發,抵大阪,吃大餐,住一晚,第二天到金澤市觀光,午餐過後盡早下榻日本十大旅館之首的「加賀屋」,裏面擺賣的東西很多,太遲到達失去機會。第三天去石川縣的山代溫泉,入住「百萬石」,為我大力推薦的溫泉酒店,比前一晚住的更好。第四天折回大阪購物,晚上去神戶吃最高級的三田牛。第五天逛菜市場,吃河豚,晚上回香港。

一切準備需時,這一團,等農曆新年才帶諸友人前往吧。長時間的旅行,有些事件怕遺漏,在此作個備忘錄。

雪糕

在日本,賣得最貴的雪糕,也就是全世界最貴的吧,叫Create。商標用了CR兩個大英文字母。它產於北海道的大雪山,採取山頂名貴植物當原料,再用最純潔的牛奶炮製。質地纖細似絹,用錫紙包裝成半月形,像名牌芝士。兩塊合成裝進一盒,或有六塊裝的圓盒。產量不多,極罕見。札幌機場有得賣,不然就要去大雪山才能吃得到。以下是製造者的資料:

地址:北海道常呂邵留邊蕊町富士見180

電話: 0157-45-2884

假烏魚子

去石川縣的輪島Wajima的露天街市,看見有位老太太賣烏魚子。兩大片,標著的價錢是五百円,才合港幣四十塊左右。

這種台灣人當寶的送酒佳餚,怎麼那麼便宜?原來它不是從烏魚身上取得的卵子,用鯊魚和銀鱈魚的春加蛋黃混合而成,還有一層膜,假得真像。看製造公司的名字,叫Suzuyo。大怒,他媽的,這家人是發明廉價壽司店、假螃蟹柳的罪魁禍首,給他們一搞,連美國也造假螃蟹,世界食材,即受污染。當今你在台灣買到的烏魚子,同方法假的居多。

志摩

遊金澤市,不可不到志摩一遊。金澤和京都一樣,沒受到美軍爆炸,保留了很多歷史性的建築,紅燈區的一條街像新的,拍起電影來是完美的佈景。

《藝妓回憶錄》這本書很暢銷,聽說荷李活對原著有意思,如果請我去當美術指導最為適合。我會選這一條街,它保留得比京都還好,街中的一間藝妓屋可以讓人參觀,廁房室廚房浴間無不齊全,是極佳的生活寫照。

地址:石川縣金澤巿東山1-13-21

電話: 076-252-5675

兼六園

金澤市內,還有秀麗的園林「兼六園」,被譽為日本三大名園之一,另兩處是水戶的偕樂園和岡山的後樂園。

兼六到底「兼」著甚麼?兼備了六種觀賞田園的特徵:宏大、幽邃、人力、蒼古、水泉、眺望。

這個園林似乎沒有被現代人改動過的痕跡,在其中散步,發古之幽思,任何季節都有特色,下雪尤美。雨天打著紙傘,更有味道。

地址:石川縣金澤市兼六町一番四號

電話。076-221-5850

和田

不能不記錄一下吃的地方。金澤的紅燈區就在市中心,但妓院已改為酒吧的小食肆,其中一條小巷中,可以找到割烹料理「和田」。

這裏吃的是懷石,從七千円到一萬円,有九至十一道菜,如果你不熟悉,最好叫這種定食,決定了價錢,交給師傅發辦好了。

也可以叫一品的,我們吃了鮎的肚腸醃漬,非常美味。烤魚有當地特產,叫為「喉黑Nodokuro」,不遜Kinki。這裏的冷麵,更是我一生人吃到最好的。

地址:金澤市一丁目10-5

電話:0762-21-2848

開心生意

2017/12/28

今年的農曆新年,我們將和旅行團的諸位朋友到金澤去泡溫泉。

經濟泡沬未爆裂之前,金澤是個很秘密的度假勝地,無微不至的旅館服務,數不盡的美食,但價格並非每個人負擔得起。只有一小撮熟客偷偷笑著去享受。

「千萬別告訴人家!」他們說:「不然遊客一多,就沒有情調。」

現在美金港元一強,甚麼門都打得開。

我們做的旅行團,起初沒經驗,常有虧損,後來漸漸有點錢賺,也是應該的,至於鍾偉民說的食水深,也並不見得。總之夠消費,大家開心就是,星港旅行社的老闆徐勝鶴先生和我,都不是靠美食團起家的人。

團友之中,很多都是花得起的,一兩萬塊的團費算不了甚麼。但精打細算的也不少,還有些會計師,拿了一架計算機,每到一處,拚命向旅館和餐廳打聽價錢,連巴士司機也不放過,用英語兼手語問說一天租金多少?

飛機票是有數計的,他們把計算機左按右按,得出來的結果是:「蔡先生,我幫你算了一下,沒錢賺!不過我們自己來,還要比團費貴,又得不到那麼好的服務。」

虧本生意怎麼做?錢當然有得賺。我們已經成為一股黑勢力,向日本人說:「你要我們再來,就得算便宜一點。」

有時,算得再精,日幣匯率忽然一高,入息也就泡了湯。向團友訴苦,他們說:「如果日圓低了,也不見得你會減價給我們。」

哈哈,徐先生和我就是這把德性,這次的農曆年本來由一萬日円對七百多港幣,變成六百多,我們在匯率上賺的錢,回饋給團友。又如何!

出發那天,在赤鱲角,由徐先生把差額裝進一個畫著美女浴作品的利是封,每位一包,大家開心。做開心生意,已經有得賺。

飛機餐

2017/12/27

「為甚麼你們的旅行團不乘國泰機到日本?」有些朋友問我。

國泰的確好,是我去歐洲的首選。電影多,中文報紙雜誌多,回程填鄉愁。

但是旅行團,大城市已經引不起大家的興趣。好溫泉也多數在深山,路途遙遠。

本來是坐巴士去的,為求舒服,只有改乘國內機,而國內機航線最多的,是Japan Air System,簡稱為JAS的「佳速航空」。

不去到日本不知佳速的厲害,舊東京的羽田國際機場,已改為國內線專用,那裏一停泊就是滿目皆是的幾十架佳速機。

這次去阿寒湖,由大阪轉去北海道的釧路機場,很輕鬆地到達目的地。

下一輪到青森採樹上熟的蘋果團,非常遠,乘巴士根本不能想像,也只有轉機。

從香港去大大阪,我們的旅行團通常是由商務位開始爆滿;團友看沒有了商務位,才委屈坐經濟艙,佳速的商務位特別多,也是選擇它的一個原因。

但是乘佳速有一個毛病,飛機餐很普通,向佳速的中國線老闆村井投訴,他說:「不如由你來設計。」

好。為團友、為自己,都是好事。

經過多次的討論和試食,我認為咖喱飯最佳。一般人乘飛機時沒有胃口,都喜歡較有刺激性的食物,有甚麼比咖喱更好?

有些反對聲音:會不會把形象弄賤了?

經濟不好,為了省錢,很多航空公司把高級食物的格調降低了,但是為甚麼不把低價的食物的格調提高呢?我設計的咖喱,把龍蝦片片,鋪成一朵花,再淋上咖喱汁。

四月復活節假期,我們有兩團去金澤,金澤有全日本公認為最好的溫泉旅館「百萬石」,去過的朋友無不讚好,人生至少要住上一次。配合好旅館,大家將有好飛機餐吃了。

沙律醬

2017/12/26

這次去淡路島,抬了一箱洋蔥回來。

神戶大地震在於淡路島發生,好在中心點破壞並不大,也許是地上種滿了洋蔥,土地結實,才沒事。當然,這是說笑而已。

淡路島以洋蔥出名,這裏生產的又大又甜,樣子非常可愛,圓圓地。

把洋蔥橫切片,愈薄愈好,就那麼吃,很甜,不太辣,像吃水果多過吃蔬菜。

洋蔥,顧名思義,是外國傳來。淡路島的農夫將品種改良後又改良,成為極品,賣到全國各個市場,貴得要命,在當地買很便宜,一箱有八公斤,才一百多塊港幣。

說到蔬菜,外國人都生吃,我們去旅行吃了幾天當地食物之後,最想吃的就是炒菜,如果有一碟炒芥蘭或者蠔油菜薳,就發達了。

但是人在香港,炒蔬菜就不稀奇,所以常可弄一些沙律吃吃。

最普通的是所謂的「凱撒沙律」。一般沙律是把生菜、番茄、黃瓜等等搣碎,淋上沙律醬。沙律醬以橄欖油為主,加白醋和鹽,但考究起來,是應該不加鹽醋,下西洋鹹魚的。也有人討厭用臭得要死的羊油芝士醬生拌,我不介意。我只是不喜歡忌廉類的沙律醬罷了。

超級市場中有許多牌子的沙律醬出售,著名的有影星保羅·紐曼的產品,但是我吃不出有甚麼特別。

其實沙律醬可以自己拌,不必花那麼多錢去買,我們東方人的口味不同,與其用鹽,可用醬油代替。

先把豬油爆香,放醬油和麻油,不加培根,用豬油渣攪拌。喜歡酸的人可加點醋,用浙醋來代替白醋,味道更佳,不妨試試,加一點點的糖吊味是秘訣。味精免之。我用此法來做淡路島洋蔥沙律,吃過的人讚不絕口。

一二樓

2017/12/25

下榻溫泉旅館之前,我們先去蕨野的老友開的壽司舖,名字也特別,叫「一二 樓」。

一進門就看到壽司櫃台後的水箱,裏面有許多從未見過的魚類貝殼。

「水是從店的對面的大海一桶桶汲取。」老闆坂部行仲解釋:「先養個兩三天,魚蝦蟹的腸才沖得乾淨。」

「為甚麼水箱那麼幽暗?」我問。

「深海,」坂部反問:「怎會亮?」

劏一條叫Hobo的魚來吃,樣子古怪,左右還長著翅膀,拉開了像一隻麻鷹。切片上桌,啊,很少吃到香味那麼濃的魚,甜入心,細嚐後像滿口味之素。

見有鰻魚。壽司舖不用河鰻Unagi,都是海鰻Anago。但這是所謂關東人的東京壽司舖才守的規矩。關東以外的,才不管你那麼多,河鰻海鰻,照賣。

烤鰻魚的蒲燒大家吃得多,刺身試過未?原來河鰻肥胖起來是那麼美味,可惜皮不可生吃。

坂部再從水箱中撈出一隻大螃蟹,日本人稱之為渡蟹。「渡」的意思是流浪,這種日本蟹喜歡移民,不停地搬家。

從中間一刀剖開,兩邊充滿紅膏,把燒紅的陶盆放在我們面前,把螃蟹擺了上去,就那麼烤熟,連鹽都不加,靠蟹身上的海水,已夠味。

最後上桌的是煮八爪魚的頭,公的,頭中有白色半透明的膏,是精子。

「精子怎麼長在頭上?」同行小妹妹問。

我懶洋洋:「這是名副其實的谷精上腦呀!」大家大笑。

地址:淡路島北淡路町富島 Tel & Fax:(0799)82-0031

淡路花博

2017/12/24

淡路島舉行的二○○○年萬國花卉博覽會,從三月十八日開到九月十七日。

本來,以為這是老人趣味的玩意,倒吸引了不少年輕人來觀賞,會場停車場每天超過一千輛旅遊巴士停泊,排隊入場和散會時都要各花一小時那麼擁擠。

我們選了星期一早上,從大阪出發行,連車程順利地在一個小時多一點就進入會場。

特別一點的有:一、花之館,有營帳式屋頂的室內展覽,巨大的會場中展示世界各國的花卉,當然,日本的佔最多,各個插花流派獻出大型的插花藝術,最多看頭。

二、綠和都市之館,重現熱帶雨林,說明樹木和人類的密切關係,以及如何保護之。

三、花與綠的生活方式館,展示用電腦的高科技養花和建築庭院,提供二十一世紀的種植科技。

四、生產技術展示園,介紹園藝、蔬菜和水果的種植,教你怎麼用這一行來賺錢。

五、百段苑,將花分為高高低低的一百個花壇,展示世界各國的菊花。

六、夢舞台溫室,三層樓高的溫室之中,擺設全球的熱帶植物,裏面也有從雲南運來的奇花異草。

少不了的是賣紀念品的大型會場和林立的食肆,吃的東西賣得不是特別的貴。另有一處是日本人一定要有的「迷子館」,服務走散的兒童。

從關西機場有專線巴士載客前往,就算包一輛的士去,也不是很貴。

這次去,失望的是花的種類並不是很多,問起日本人,他們說四月底五月初不是季節,六七月花開得茂盛。

值不值得去?喜歡花的人,走一趟是值得的。只愛購物或打電子遊戲機的朋友。 不去也罷。

探路

2017/12/23

過年前到日本去探路,準備今後旅行團的新方向。

決定到淡路島去,完全為了神戶的友人蕨野對它很熟悉。找好地方,靠書本沒有用,一定有人帶路,而這個人,要對他有信心。

蕨野在神戶開了最好的牛肉餐廳,自己有農場,是個老玩家,為了追求最好的木炭,搜遍天下找到了理想的窰,就住下三個月,專門學習燒炭過程,頭髮和眉毛都燒焦了。不是這種熱愛研究食物的人,是信不過的。

從大阪下機後就乘蕨野的車直奔淡路島。經過明石海峽大橋,不出一小時抵達。從前沒有橋時要乘渡輪,交通不便。

明石的吊橋是全世界最長的,一共有三千九百一十一米,花十年才在一九九八年完成,外號「珍珠橋」,日本人說很漂亮,我們看來,好像青衣橋更宏偉。

選中淡路島主要是吃得好,這裏的海產最新鮮,而且都不是人工養殖的,味道完全不同。另一個原因是日本的花卉展同博覽會將在二○○○年三月十八號到九月十七號在這裏舉行,淡路島一向以植花著名,政府指定淡路島開催,是有一定的道理。

花展的主題是嘗過神戶大地震的教訓,人類應該學習和自然共存,但是很諷刺地,許多日本人都說為了建築那條全世界最長的吊橋,拚命打地樁,弄到地殼破裂,才引起地震的。

日本人以田園設計見稱,盆栽也出色,加上千千萬萬種類的花,應該值得一遊,這次去,把距離算好,安排最舒服的行程。

旅館是旅行團成功的因素,有蕨野帶路沒問題,此君自小喜泡溫泉,對全國的露天風呂瞭若指掌。我們第一晚住的這一間是老酒店的新館,乾淨得要命,溫泉望海,深夜浸一次,日出浸一次,有水準,這一關,先通過了。

民宿Atsumaya

2017/12/22

我們又來到和歌山的白濱。

主要是來住花了四百億日圓建的「川久酒店」,整座巨大建築物,只有八十間房,當然都是套房,室內的佈置豪華奢侈,已到極點,吃的又不錯,費用雖貴,團友們會高興的。

但是,要我私人來白濱這個度假勝地,我會選擇住便宜的「民宿Atsumaya」。

它只有十個日式的房間,整理得非常乾淨,每間房都有自家用的浴室和洗手間,舒服又寬敞。大浴室雖然不是露天,照樣是溫泉水。

最誘人的是吃,這家人同時經營一間小壽司吧,坐在櫃台前,指著水箱裏的各種游水海鮮,大師傅便一樣樣生切出來給你吃。

先來海膽,上桌的是一整木盒,放在碟子上,旁邊擺了幾片海苔和一撮山葵,由你自己包。白濱產的海膽很薄,要十幾粒海膽才能集成一盒,吃起來鮮味十足,甜入心頭。

金槍魚現在已經多由外國進口,日本產的幾乎絕跡,這裏吃到的,味道不同就是不同。

這裏還盛產小鮑魚,大師傅從水箱中掏出幾隻茶杯口那麼大的,生切來吃。本來對這種台灣人叫成「九孔」的鮑魚沒甚麼印象,嚐過覺得肉硬。這裏的品種不一樣,肉有咬頭但很柔軟,用醬油和清酒煮,也異常美味。

琵琶蝦吃刺身還是第一回,不遜牠的富貴遠房親戚龍蝦,頭和殼拿去熬湯,又是另一番滋味。

在這家民宿住上幾天,閒時散步到附近的豪華酒店去啖一杯紅茶,看看周圍的名勝。價錢低廉得發笑,實在是一個好去處。

等有一天我甚麼都不做,只靠寫稿維生時,就會在這裏下榻,吃吃魚生。手中一杯酒,靈感油生,作品好壞,已不重要。

地址:和歌山縣白濱溫泉棧橋1063-17

電話:0739-42-3493

Tore Tore Ichiba

2017/12/21

我們的旅行團很少帶人去看風景。所到的「廟」或「神社」,是菜市場、魚市場。

其中最大的一座,在於和歌山白濱,沒有漢字名,叫Tore Tore Ichiba。

佔地五萬四千平方呎,這個魚市場真是好玩,有水族館般大的玻璃魚缸,裏面的魚不是觀賞用,全部賣給客人吃的。

日本漁業發達,拖網已經把魚捕得一乾二淨,在東京或大阪吃到的金槍魚,多數是從印度或西班牙抓來,真正的日本金槍叫為Honmaguro,這裏的近海還能抓到,只供當地人吃的,味道完全不同,不親自嚐過其鮮美,是不能用文字形容的。

市場中也有一處表演劏魚,一尾七八呎長的金槍,不消五分鍾即能分解,把每個部分的肉用保鮮紙包好,再去急凍,但一冷藏了便遜色許多,在這裏可以現買現吃。

香港人對赤紅的Maguro印象不佳,以為都是賤貨,要吃就吃肚腩部分粉紅色的Toro。日本老饕偷笑,因為能吃到日本海的Honmoguro的話,滋味清新甘甜,絕不油膩,不知比肚腩部分好吃多少了。

魚市場中還有生鮑魚、海膽等出售。價錢比在壽司舖吃到的便宜一半。站在小販攤前,向他們要點山葵和蠔油,即刻吃之,樂趣無窮。

食堂可坐五百人,種種食物應有盡有,最好吃的是所謂的「一夜干」的醃製魷魚,鹽漬一個晚上,到第二三日就沒那麼鮮了,所以一定要翌日吃。

除了海產,商店中也賣草餅、紀念品、日本酒、洋酒、牛肉、豬肉和水果等等。白濱附近盛產梅花,各類的酸梅,有的用蜜糖醃浸,又可口又便宜,多數客人都會買一兩盒回去。值得一提的是市場外有一家人賣牛奶,是我喝過之中最好的,比北海道牛奶更香更滑。

地址:和歌山縣西牟婁郡白濱町堅田2521,電話:0739-42-1010

美妙

2017/12/20

現在我人在日本和歌山的白濱,望著海寫稿。由一片漆黑到逐漸變為紫色、淺藍、帶黃,古人所說的魚肚發白,不是很正確,如果每天看日出,你會發現有其他顏色,但就是不白。

山疊山、雲疊雲,以為是一片同樣的顏色,但其中有它的層次,分出遠近。

微風吹動了海面,這是一個灣,像湖泊多過大海。無數的魚排,用來養殖生蠔。漁船從中間穿過,一艘二艘三艘,數個不清,是辛勞的漁民出海的時候了,反方向是捕捉烏賊的船歸來,一艘船中有幾十盞大燈,不吝嗇地亮著,反映在海面上,一艘變為兩艘。

選擇這段時間工作,主要是被日出吸引,別人以為難得的美景,其實每天存在,不管是在山中,或者鬧市,都是一天最純潔的時候。你已經有多久沒有看過日出?

海鷗追隨著漁船,漁夫將賣不出的雜魚扔給牠們吃,大自然之中,一點也不浪費。

羣山發出煙霧,是太陽的熱量將露水蒸發,原來一切都在蠕動。海面、飛烏、歸舟、雲朵,沒有一種現象是靜止的,除了遙遠的房子吧?但也看到燈火一盞盞熄滅,又動了起來。

一日出,大地由童話變為現實。漁夫們抱怨所捕魚漸少,年輕一輩不肯繼續父業。海面上有時看到一層薄薄的浮油,從甚麼地方飄來的呢?巨輪摩多的殘餘吧?那麼魚排下養的生蠔,還能吃嗎?

正感到絕望,天又漸漸轉變顏色,古人說天黑了。當今的天,被城市之光照亮,只見藍,就是不黑。這天地,不黑不白,剩下灰色。

但又是寫稿寫到天亮,大地回到童話世界,天真無邪。海鷗羣中,有一隻老鷹,那翅膀是多麼堅強巨大,是不是可以把我載走,飛向太陽?活著,還是美妙的。

次貨

2017/12/19

和各位去過日本後,我總留下一兩天,找一些新路線,新食肆。

這次到了白濱,是一個離開大阪兩個半小時車程的地方。海水清澈見底,是被污 染的日本沙灘中較罕見的一個。

有人在海邊挖了一個洞,溫泉湧出,搭了幾個更衣室,做起泡湯生意來。

另一邊,將沙灘圍起,播了種第二年就長出無數的小鮑魚。到了夏天讓客人自己涉水挖掘,能找多少是多少,在海邊燒烤,亦是樂事。

這種小鮑魚的香味當然不及大的,但是生吃的話,照樣鮮甜。那麼小,自己片是片不來的,只有去一家叫「Atsumaya」的壽司店,請大師傅代勞。

看壽司吧的玻璃櫃中,有龍蝦的遠房親戚琵琶蝦,潮州人稱之為蝦姑。羔之,肉質較龍蝦粗糙,又請師傅切刺身,和澳洲龍蝦有得比,價錢只要十分之一。

為甚麼選中這家人?都是因為司機先生的介紹。他說白濱的「名物」Meibutsu, 出名的食物,是燒烤金槍魚的頭。

像大粒的金枕頭榴槤的魚頭,斬成數塊,抹上鹽,燒好了上桌。

我只啃骨頭,把好的讓給別人。愛魚頭的人,最欣賞的部分當然是眼睛。

女侍捧上刀叉,我用來把眼睛挖出,足足有蘋果般大,外層是烤熟了,連肉部分還是血淋淋的,送到友人碟上時,一

不小心,跌在桌上,從軟殼中,琉璃質的物體流了出來,夾著血,比恐怖片更嚇人。

還有另一隻眼,沒有甚麼東西不敢吃的,但這一回,還是有所保留,只吃次貨面頰肉。

地址:和歌山縣白濱溫泉棧橋1063-17

電話:0739-42-3493

署趣

2017/12/18

我們住的Arima Grand Hotel是有馬溫泉區中最高級的一家,帶去的朋友們無一不讚歎它的新穎和豪華。

只有我一個人不太喜歡,總愛些古老與精緻的旅館,但為了大家,我也沒話說了。

唯一欣賞該酒店的,是它的浴室,設於九樓屋頂,室內種滿花草樹木,每一個不同的季節都搞些情趣,這次去適逢盛暑,浴室外插著綠竹,枝上掛摺紙鶴和燈籠之外,還有五顏六色的小紙條。

邊旁擺了筆硯,讓客人寫俳句和願望,然後親自綁上去。

入浴後滿身大汗,坐在竹旁喝杯冷茶,抽支煙,看紙條上寫了些甚麼?

「亦字變黑字」,泡沫爆裂,日本經濟已有十年低迷,這大概是某大機構的社長寫的吧,祈求由虧損變得有錢賺。

「願我兒榮陞課長」,可憐的母親,希望兒子做一個小經理,要求不高。

也有「明年嫁給你」,情竇初開少女寫的,以及老人家的「遠望日落,有如吾生。」

我舉起筆,不知寫些甚麼,自知非大富大貴之命,不能貪心。最後還是用歪歪斜斜的童體宇寫上「日日是好日」。

每一個角落擺滿曇花,日人亦稱之為「月下美人」。小字的說明寫著:由九點到十二點,只有四小時壽命,感歎它的短暫。

「容易種嗎?」一位女子也不畏陌生向我交談。

「折一枝,插下就生。」我說:「但是在有福之家才開花,植物對人類,也有歧視。」

女子微笑,深深鞠躬後道別。

電梯口,有幅很大的小篆,寫「一枝獨向雪中開」,簽名老梅二字,是梅舒適先生的真跡。酷暑之中,甚有涼意。一如其名,很舒適。

有馬Grand Hotel

2017/12/17

離開大阪最近的,只要一小時車程的溫泉區叫有馬,可入住「有馬Arima Grand Hotel」。這家旅館裝修得美輪美奐,一切設施齊全,帶來的團友,沒有一個不讚好。

有馬溫泉一共有兩個浴室,一個在大堂那一層,比較小。大的在九樓,非常寬敞。

一般的旅館浴室,今天這邊是男士用的,翌日便與隔壁女士用的對調,讓大家可以享受兩個不同的池子,但在有馬的從來不換來換去。走了進去,先有一個大池,隔著落地玻璃,遙望遠山。這個池子的水很熱,還是打開門,走出戶外。

外邊有兩個池,叫為金池和銀池。前者有鐵質,溫泉水呈褐色;後者是鹽份溫泉,水無色。這兩個池子的水因為在室外,不那麼熱,先浸一浸,很舒服。

室外的溫泉並不是完全的露天,頭上有半塊屋頂。日本人愛乾淨,認為被雨水打下或者有落葉的池子有點髒,所以自稱為露天風呂的,都不完全露天,是半露天。

我浸溫泉就喜歡完全沒有遮蓋的,下雨下雪,滴在身上,才是享受。

不過有馬這一家的最大好處,是有一間小浴室,中間有一條很大的水柱沖下來,日人稱之為敲打泉。人站在裏面,像立於瀑布之下,讓水柱不停地沖擊,再乾淨也沒那麼乾淨了。

常看電影,有僧侶站在瀑布之下唸經,我也學他們,把心經從頭唸到尾,果然頭腦空空,但絕對不是經文的功勞,被水沖暈了頭罷了。

有馬溫泉還有所謂的家族風呂,一間間地租給客人,四十五分鐘一節,收個一百五十塊港幣,也很值得。不習慣和別人一齊泡的話,租家家族風呂,有室內和露天兩個池,浸一個過癮。單人固好,雙人學鴛鴦,不錯。

2017/12/16

我在心齋橋的商店中,看到一塊招牌,寫著個「粹」字。粹日本文唸成iki,意思是漂亮、俊俏、瀟灑、風流。

店主人岡田利勝認出我、把店裏最好的東西都拿出來。想不到他們燒的烏魚子是那麼好吃,絕對不比台灣的差。台灣本地烏魚子已經被人吃得七七八八,現在多數是外國輸入的。日本還有少量的真正烏魚子,微火烤後拿來下酒,吃不飽的菜,最妙。

櫃台的玻璃櫥中有kinki魚,用清酒和醬油煮,不遜中國人的燻魚。但是這種魚不受大阪人喜愛,他們認為isaki魚比kinki更好吃。我不同意,主人岡田也不同意,他說所以沒有入貨,只賣kinki。我們又不謀而合地說煮才好吃,炸了就可惜了。

生東西還有「岩蠔」,這種野生的蠔,殼很厚,像塊大石頭,至少要一二十年才長得那麼大。人工養的殼很菠薄,味道簡直不能比。把「岩蠔」剝開,裏面的肉一口咬不下,用刀切成三塊才能吃,甘甜無比。

岡田又拿出醃鮑魚腸出來,我吃完之後用燙熱的清酒淋在吃剩的腸汁上,一口乾了,看得岡田大力點頭讚許。

見菜單上有豆腐乳,即刻要來試,不知道日本也有這種漬物,岡田說九州人把豆腐炸了,放進味噌醬中醃一個星期,這一塊豆腐乳是他親自炮製的。

進口一試,不鹹。豆腐乳做得不鹹,只有在「鏞記」吃過,想不到日本人也會做。

價錢相當公道,更給岡田選擇三樣菜下酒,一共三千八百円。如果七樣菜,也只要六千円,四百多塊港幣,在香港絕對吃不到。下次你經過大阪,絕對推薦你去試試。地址:大阪市東心齋橋2-5-31 電話:816-6212-1344

壽惠廣

2017/12/15

在大阪,要找到一家壽司店並不容易,壽司東京人吃得多,所以叫江戶前壽司,大阪最好的之一,在黑門市場,叫「壽惠廣」。

至於黑門市場的由來,是在一八二二年賣魚的小販在這裏麕集,自然發生的,這一區有間叫圓明寺的廟宇,當年也叫圓明寺巿場,在一九一二年有場大火,廟搬走了,市場還留著,沒有了名字。附近的千日前是犯人斬首的地方,有一黑門,犯人要運過黑門才到達刑場,失去名字的市場,才叫黑門市場。

我一向主張吃東西最好是找市場中的店舖,客人多是小販,知道甚麼是最新鮮的,又知道多少本錢,嘴又刁,去他們光顧的舖子,錯不了。

「壽惠廣」的門面中有一水箱,游著魚蝦,走進去向大師傅一指,即刻整尾劏給你吃。大師傅人生得高大,姓林,姓林的日本人很多,發音是Hayashi。

到高級壽司店吃東西,心驚肉跳,不標明價錢,不知道口袋裏的夠不夠付。「壽惠廣」算得清清楚楚:油乾魚、魷魚等壽司一個一百五十円,海鰻、生蠔等二百五。Toro和Ikura等三百。

通常我叫的都是送酒的Tsumami,意思是只要魚不要飯,份量比壽司多,價錢也較貴。兩個人去吃,叫最新鮮的材料,吃得飽飽,埋單一萬円左右,合六百五十港幣,包括酒錢。

而甚麼是當天最新鮮的呢?這就要看掛在牆上的黑板,用粉筆寫著甚麼,甚麼就是最新鮮的了。

問題是有許多海鮮名都用假名寫,沒有漢字。如果你喜歡吃生魚,就要死記幾個日文符號了。下這種功夫,才叫老饕。

地址:大阪市中央區日本橋一町目25-21黑門市場內。電話:6646-0145

美美卯

2017/12/14

我只愛吃麵,不喜歡烏冬,但是凡事有例外,如果我人在大阪,有時也會去一間叫「美美卯」的老舖去吃。也許可以說得上是日本最佳的烏冬舖之一吧,烏冬癡會發狂。

創業至今也有兩百年了,名流貴族都曾光顧,谷崎潤一郎也最愛去吃碗烏冬。至今老店還是那麼古色古香。

主角是用各種配料來打的烏冬邊爐,叫為udonsuki。分梅,四千円。竹,五千五。松,六千五和菊,七千五。價錢多年不變。

內容有甚麼?送酒小品:煮小螺、三文魚、蝦等。醋之物有醃八爪魚。刺身看是甚麼季節切甚麼魚。天婦羅炸蝦、芝麻豆腐。然後是主菜料:蛤、鰻魚、雞、白菜、蘿蔔、冬菇和腐皮。最後送上甜品。

一大鍋湯上桌,滾了之後就把材料放入,再加店裏特製又粗又大的烏冬。

花樣搞得特別的是有個四方木盒,打開一看,是一人份有兩尾的活蝦,用夾子夾了打邊爐。日本人一看哇哇驚歎厲害。我們吃慣白灼蝦的,也不覺甚麼稀奇。

關鍵在於湯底,昆布愈熬愈出昧,加上蛤和雞肉,也感鮮甜。當然我們不會忘記日本人吃味精是家常便飯。

烏冬煨得熟透,就算是我這種沒甚麼興趣的人,也能吃它一兩碗。

舀湯的匙是用一個貝殼夾在樹枝上做的,但用久了搖搖晃晃,像女侍者一般老。

四千円和七千五的定食基本上分別不大。我最喜歡的還是這家人的「割子麵」,也叫碗子麵,一碗碗地倒給你吃,任食不嬲。本來那個碗是圓底,不能停留在桌上,非一直吃下去不可,但這家已改良為普通碗,不那麼好玩。

本店地址:大阪市中央區平野四·六·十八 電話:06-6231-5770

立喰屋

2017/12/13

在大阪下榻的中之島Rihga Royal Hotel附近,有一家小小的「立喰」屋。

顧名思意,站著吃的,名字並不貼切,應該叫為「立飲」屋才對,客人目的不在吃東西,喝一杯就走。

店裏有個老頭,也是站著,把一點四公升大瓶清酒打了,倒出來自己請自己,喝個不停。

喝酒的人多數喜歡有點東西送送,店裏也賣簡單的魚餅、魚春、豆腐和花生等等,有些魚和肉卻是事先做好的。客人點了,老頭舀出來放進微波爐叮一下,即刻上一桌。

睡不著,深夜走去喝一杯,和老頭聊起天來:「店是自己的?」

「租的。」他說:「幾十年前租下來,不很貴。」

「業主見你的生意好,會不會加租?」

老頭笑了:「日本經濟那麼壞,我不減他的租算是好的了。」

「開這麼一間店,是因為自己愛喝酒?」我知道答案,也要問問。

他點頭:「喝得進醫院幾次。我老婆不喜歡喝,跑了。兒子罵我是個酒鬼,也跑了。」

看食物和酒的價錢,便宜得不能相信,又問道:「能有多少毛利?」

老頭回答:「我不是那麼算的,我算的是一天能不能夠有一萬円的收入。」

一萬円,六百多塊港幣,除成本,算已打平,每天淨賺三百多,吃店的喝店的, 足夠。

「不必儲蓄嗎?」我問。

「病了住醫院不要錢,用儲蓄來幹甚麼?」

「這一點日本是做得好的。」我說。

「我只是擔心死了,兒子來不來送終。」老頭說。

「死了,還擔心些甚麼?」我說。

老頭點頭:「說得對,今晚我請客。」

巨蟹

2017/12/12

去過日本的人,一定會看到餐廳的牆上,那些會動的大螃蟹,那是「蟹道樂」的招牌。其他許多賣蟹的,也學了這招。

在一九六二年,「蟹道樂」在大阪的道頓掘開了第一家店。二樓的牆壁空空地,非擺一個樣板不可,很多舖子都以一隻招財貓做標誌,賣蟹的就來一隻大蟹吧。

「但是,如果不會動的話,也不能吸引路人呀!」已故的老闆今津芳雄說。

最初做的巨蟹,只用鐵筋包著了麻布,再塗上防水的塑膠漆做成。每一隻螃蟹腳都有個別的摩托來發動,搖起來作出巨響。

走過的客人聽到後取笑:「我們還是別去吃,螃蟹哇哇哭個不停,好可憐唷!」

後來出現了第二代的巨蟹,用塑膠做模子倒出螃蟹腳,以減輕它的重量,八隻腳也完全由一個摩托來控制,雜音少了許多。

第三代的螃蟹是用更輕的FRP強化塑膠做出來,體積比上兩代更大,有一百零八呎高,兩百五十八呎長,重量八百五十公斤。螃蟹由二樓的牆壁搬上三樓,也是有原因的。

每年,日本都有一場全國棒球大賽,道頓崛的戎橋,是猛虎隊球迷的集中地,要是猛虎隊打敗了,球迷便會乘機作亂,破壞路邊的東西洩憤。

之前,球迷曾經把肯德雞的山打士上校的塑膠像整個搬起來放進河裏,失了蹤。 蟹道樂的巨蟹腳也甚多災。

「被拆一隻蟹腳,至少損失七十萬円。」蟹道樂的經理說:「較小的破壞,修理費花二十萬算數,每一年我們都請警察來保安,解決辦法還是搬到愈高愈好。」

蟹道樂全國二十六家分店,其他賣蟹的集團還有蟹將軍等,也有十幾家,怪不得。日本到處看到巨蟹廣告。香港人也開了間吃蟹的,一樣掛了大蟹,真是蟹蟹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