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2 年 01 月

又見蕨野

2012/01/31

去神戶的「飛苑」吃三田牛,總是人生樂事。

神戶是個大都市,不養神戶牛,每年比賽一次,由周圍的農場派出牛來參加。得獎最多的,是三田。說神戶牛最好,應該說三田最好。

每回來到,老友蕨野就會劏一頭得獎的給我們吃,用備前炭,保持熱度又不會爆炸,為最高級,蕨野說:「好牛肉,要自己燒,別人為你烤了,你一定不會滿意它的生熟度。」

吃過的,都大讚:「一生之中,沒吃過那麼肥美的牛肉。」

不但肉好,蕨野奄尖,只挑最高級的米,自己種的,種得疏,米蟲給風一吹,都掉到水稻田中,不會傳到另一棵稻,所以他的米,只炊飯之前才磨,也只磨去一小部份的表面,留着米香。另外一大碗湯用牛骨熬出,清澈得很,牛味重,加上自己種的無水蔬菜,這一餐,是完美的。

團友之中,有一位廖先生,每年過年都跟着我去吃,已十四年了,他有個兒子,由小看到大,立志當廚師,我答應他,在日本找到打武士刀的師傅,為他打造一把完美的廚刀,但那師傅久久未交出作品來,等得不耐煩,向蕨野說這件事,他靜悄悄地去廚房找出他那一把,也是武士刀師傅打的。送了給廖公子,完成了一樁心事。

光顧了十多年了,餐廳愈裝修愈新穎,裏面掛着多幅名人的字,有金庸先生的墨寶,還有《帶子雄狼》作者小池一夫的一張畫,我很喜歡,蕨野要拿下來送給我,不能奪人之美,回絕了。

走出門口,看三田牛獎狀,每隻牛的鼻子都不同,印了牛鼻印,以此作證,團友們紛紛拿出相機,和笑嘻嘻的蕨野一起,拍了一張。

廣告

黃玲

2012/01/30

 

大洋迷上微博,結交了很多五湖四海的網友,這些人有男有女,來自各行各業。這天網上,有一位叫「黃玲」的,發出這樣的微博:

「明晚吃飯,七點鐘,約在台北的『三分俗氣』好嗎?我知道這是你最喜歡的餐廳之一。」

看黃玲之前發的短訊,林大洋知道她對文學很有研究,令人折服。黃玲的頭像,又美得不似真人。通常如果用假照片的人,都會做賊心虛,不敢與網友見面,這回黃玲主動邀請,是證明她對自己充滿信心,這令林大洋對她更為好奇。

再遠的網友約見面,林大洋也趕了去,台北離開香港很近,就馬上訂了機票。

三分俗氣這家店位於板橋,從桃園機場去比台北近,林大洋傍晚六點四十五分已經抵達,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十五分鐘,就先點菜。

「太多了吧?」老闆曹一先生問。

「不要緊。」林大洋說。

七點正,黃玲走了進來。

林大洋看到她的真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知過了多久,才回神說:「你真美!」

黃玲大方地回答:「謝謝你,林先生,我看過很多你寫的故事,想不到今天竟然可以和你一起吃飯,好開心。」

林大洋回復常態,顯然他見過美女無數,只是沒想到面前的這位是那麼出色:「我還以為照片上的你,美得不像真的,但真人比照片還要漂亮。」

「你一直那麼讚美,菜都涼了。」黃玲說。

「是,是。」林大洋雖是情場老手,也有點臉紅:「喝酒吧。」

「您來,我不行,喝茶當酒吧。」黃玲笑着說。

菜一道道上,酒一杯杯灌,黃玲雖然滴酒不沾,也聊天聊得相當興奮,她從小博覽群書,加上人又聰明,記憶力強,無論任何話題都可以搭上,難得的是不像一般大家閨秀那麼腼腆,笑起來十分開朗,令林大洋更加着迷,不知不覺,已到打烊時間,黃玲請他稍等一會見,自己上上洗手間。

林大洋乘這個機會埋單,老闆曹一已和林大洋成為好友,說要請客,林大洋堅持不肯。

「林先生今晚胃口真好,比平時吃的多一倍份量。」曹一說。

「兩個人吃,當然多叫一點。」林大洋說。

這時曹一的笑容有點發僵,顫抖地說:「林……林先生,您別嚇……嚇我,剛才看到你一個人自言自語,還……還以為您是用……聽筒對着手機講……講話。」

林大洋已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鎮定地說:「哈哈,跟你開個玩笑而已,請快點結賬。」

這時黃玲已經走回來,見林大洋面有異樣,就說:「我早知你不會怕的。」

「你嚇不倒我,不要嚇到別人。」林大洋說。

黃玲的笑聲像銀鈴一樣清脆:「我們回去吧。」

林大洋強作鎮定:「學外國人的問題,到你那兒,還是去我那兒?」

「我那裡荒涼得很,還是到你住的地方吧。」

「我從機場趕來,還沒決定住哪裡,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到底是甚麼鬼?寃死鬼、攝青鬼?」

「別那麼鬼鬼聲,難聽死了,我只是一個修成人道的精靈。」黃玲說。

「那麼是甚麼精?狐狸精?」

「我是白蘭氏雞精。」黃玲說。

她那麼幽默,惹得林大洋開懷大笑,對她再也沒有一點介意。

「你再猜猜看,猜得到的話我今晚就不回家,留下來陪你。」她依偎過來,林大洋伸手過去,一挽她的腰,是那麼細,就說道:「我知道陽明山上有一家很別致的酒店。」

她低下頭來,跟着他走出餐廳。

在車上,林大洋又問:「你為甚麼不約在別的地方,而要在台北?」

「台北以前是一個沼澤地方,我們很多同類,都住在這裡。」黃玲回答。

到了酒店,把門關上,兩人迫不及待,大戰三百回合,高潮過後,黃玲還是纏着林大洋不放,讓他欲仙欲死。

「去泡個澡吧。」林大洋說。

抱着她,推開浴室,是一個露天溫泉,陽明山的溫泉硫黃味很重,黃玲一聞到即刻醉倒,縮成一團,眼見化身為一條很長的巨蟒,身上黃鱗片片,是條黃色的大蛇。

林大洋笑了:「我就知道你是一條蛇精。」

說完把大蛇抱回來,黃玲又恢復成一個美女,問道:「你從甚麼時候看得出我來?」

「從你的腰,大家不是都說蛇一般的腰嗎?」說完,兩人又再纏綿去也。

繡花枕頭

2012/01/30

書名 : 繡花枕頭
出版社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ISBN : 9789629936488
出版年月 : 2001/7
定價 : HK$47.00

病中記趣

2012/01/30

書名 : 病中記趣
出版社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ISBN : 9789882111349
出版年月 : 2005/3
定價 : HK$47.00

《蔡瀾亞洲一樂也》第5集 – 2012年01月29日

2012/01/30

蔡瀾與兩位美女姚嘉雯及顏子菲先後到過澳門及日本,本集《蔡瀾亞洲一樂也》三位繼續帶觀眾吃喝玩樂,更去到台灣帶觀眾環島遊!蔡瀾帶著兩位美女先到台北,一般遊客到台北都會去士林夜市,但蔡瀾則帶嘉雯及子菲去到古色古香的基隆廟口夜市,他說此夜市的特色食物比其他夜市多,他們吃了豬腳筋、豬蹄、及加了蒟蒻的豆花冰等,三人都表示很好吃!

此外,他們亦到了「南門市場」,「南門市場」是一個專賣熟食的地方,蔡瀾表示假如主婦不懂下廚可到這裡直接買煮好的菜回家吃,連總統馬英九的太太也光顧呢!台灣人喜歡用鼓油膏代替蠔油,蔡瀾表示他每次到「南門市場」都會買很多不同品牌的鼓油膏回港,因為這是台灣特有的產品。

到過台北後,蔡瀾亦與嘉雯及子菲去到台東,台東雖然交通不便,但風景優美,可看到太平洋,是另一個天堂。三人於台東吃了一頓豐富的海鮮餐,品嚐了多種品種珍貴的海產。其後亦拜訪一位神父,享受了正宗的醫療腳底按摩。神父於節目中介紹了不同的美容及減肥按摩穴道,觀眾請收看!

此行是環島遊,故三人亦特地去到綠島。綠島是位於台東縣海外的小島,此島到處都是植物,且四季如春,故三人特地前來拍攝。他們特地去到「朝日溫泉」,此溫泉面向太平洋,被蔡瀾形容為「台灣最美溫泉」,它的泉水來自附近海域的海水,滲入地底後經由火山岩漿庫加熱所形成,雖然拍攝當天天氣不好,但都令三人非常難忘。本集節目尚有很多特色行程,觀眾請密切留意節目!

電子台灣牌

2012/01/30

過年,無事。

上微博,二百三十萬粉絲來的祝福無數,不能一一回覆,向大家祝福。手上拿着的iPad,本來可以看看電子書,並下載了多部電視片集一一觀賞,但皆沒有興致。消磨時間的,是打麻將了。

在App Store上,找到了一極上,豪華麻將,台灣十六張,英文名是Super Deluxe Mah-Jong的版本,好玩得很。

按進入牌局後,自動拋上三顆骰子,牌一翻開,不知打那一張,猶豫了一回兒,有個男聲,打了一個呵欠,用國語說:「好慢囉,很想睡覺。」

另一女聲以福建話說:「喂,等很久了,你在生兒子嗎?」

終於打出一張不要的,對方說:「我要碰!」

上家來張牌,文字問要碰還是要吃,放棄了,又摸到一張好牌,把不要的一扔,對家又叫出:「我糊了。」

字幕打出:莊家一台、門清一台、花牌一台,總計三台,最後算上分數。

等到下局,自己吃了,對方的女聲嘆道:「唉,輸了,你這心機鬼。」

下次又被吃了:「唉,我又輸了,你會不會不好意思呢?」

忽然出現一隻牌,自摸了,屏幕一聲大爆炸,得分甚多,再來又吃了,連莊拉莊。一得意,打出一張,又輸光,台灣牌的原理是要學會忍,一忍就流局,下一鋪又有贏的機會。

但是,你會自摸,別人也會,糊的女子嬌聲嬌氣:「我可以去Shopping(購物)了,好高興唷。」

這時,老婆走進來,驚聞女聲,以為藏了一個情婦,驚噓一場。

開蚶器

2012/01/30

韓國有一個叫「順天灣」的地方,是個自然生態公園,為世界五大延岸濕地之一,擁有全國最大的蘆葦群,一望無際。

那是一片海水和湖水交際的區域,地面上的泥黑漆漆,但一看就知道細膩無比,給人很溫柔的感覺,像一塊巨大的絲棉毯子。

在這泥中,最盛產的就是血蚶了,廣東人叫為螄蚶,江浙人稱之為花蛤。大型者,可以剝後當刺身生吃,日人叫為紅貝Akagai。

潮州人最喜愛,單字叫為「蚶」。把蚶洗淨,放入大鍋中,另鍋煮滾水,倒入,即再倒出,蚶即燙得恰到好處,不生也不熟,用雙手拇指甲大力掰開,露出血腥的蚶肉,異常鮮美,一吃不可收拾,非食至腹瀉不可。這時,由蚶中流出的血沾滿雙手,再由雙手流至雙臂,那種感覺,痛快到極,並非把血蚶剝開單片殼上桌的江浙吃法可比。

在順天灣的小餐廳吃蚶時,侍者拿了一個小器具,波的一聲為我剝開,神奇得很。原來是把像剪刀的東西,並非分開後而剪,是中間有彈簧,兩塊鐵片,上下分開來用,它不是剝,而是掰。

從蚶的屁股掰開,潮州人剝了幾千年的蚶,把年輕姑娘指甲都剝爛了,甚是可憐。怎麼沒有想到由屁股掰呢?

還是韓國人的顛倒想法出奇制勝,即刻向店裏買一把帶回潮州送人。現貨拿出來一看,啊!是溫州鹿城百中五金塑料廠製作,好在沒拍出來上微博稱讚韓國人,不然給溫州老鄉罵死。

可以考慮從溫州買一批來賣。

爛瞓貓

2012/01/30

廣東話中,睡覺叫為瞓覺,睡得不願醒的,稱之為爛瞓,我這次到福井縣去拍外景,就撞見這麼一隻貓,拍了下來,同事把這段片放在Youtube上,題目寫着「當蔡瀾遇上爛瞓貓」,借國內語,很多人看叫很「火」。這回可真火了,已有十萬以上的人看過。

黃永玉先生曾經送過我一幅畫,是一隻貓,樣子像一個酒瓶,四腳盤身,尾巴伸直,有如樽口,他怕我不相信貓可以做成那個姿式,還拍了一張真貓的同樣子照片給我參照。

這回一看,又是一隻酒瓶貓,可愛得不得了,忍不得去搔牠的癢,但不管我怎麼樣,這隻爛瞓貓都不肯醒來。

第一個反應:是不是死了?

死了可不是開玩笑的,怎麼可以死貓來作樂?

牠動了一下。

還好,還好,沒有死。

沒死就要繼續玩。

用雙手去抓牠的雙手,勢非把牠拉起來。

但爛瞓貓當然是因為好吃懶動而肥胖的,那麼肥胖的貓,連我都抱不起。

雙手抱不起,就去提牠的雙腳,當然也提不起了,我真笨。

抱不起,就當牠是酒桶去滾吧,差點就滾得動了,那知牠伸了一隻腳,釘在地上,當成錨。

有點不忍心了,別再去騷擾牠了,這時貓的主人跑出來,說不要緊,你繼續玩吧。

好,是你說的,我不負責任。

想起來了,貓的日本名字叫Neko,而Ne字取自Neru,是睡覺的意思;Ko當然是「子」的意思,即是「睡覺之子」,當然是爛瞓貓了。

貓,還是活在福井那個無憂無慮的地方,最幸福,但願長眠不願醒,我也做隻爛瞓貓去了。

祝福

2012/01/30

大家團圓。

當然記得小時候在家過年,那種圍爐的氣氛是溫暖的。

中國人的所謂「無後為大」的惡俗,搞到世界人口膨脹,我們沒有孩子,但到現在,也從來沒有後悔過,尤其看到周圍一些為子女債而悲哀的父母,更是偷偷地笑個不停。

自小出走江湖,獨來獨往,過年過節,最不喜歡被人家請去做客,非常的不自在,像我們這種人不少,就集合了,一齊到外國去過年。

這十幾二十年來,我們這些人已組織了一個大家庭,每回都去泡溫泉,大吃大喝,胡鬧一番,那種氣氛,也不遜一家大小的團聚。

剛好在拍攝電視節目,本來今年太忙不準備出旅行團的,但怎能辜負眾人的好意,還是抽空舉辦。

機票像海鮮價,加上日幣高企,一個旅行團能賺多少,有數可算,但已不是盈利的問題,只求大家一起歡樂,已經滿足。

去的是日本的福井縣,這個新旅遊點在電視節目中已介紹過,風景漂亮,東西好吃。外面大雪紛飛,我們在車中和室內一點也不覺寒冷,住最高級的旅店,每間房都有自己的私人露天風呂,任隨浸多少回溫泉都行。

吃的是福井縣肥美的膏蟹,抵達那餐,更是又鮑魚又河豚又甜蝦的刺身,還有幾頓A五級的肥牛,相信是人生之中最豪華的飲食經驗。

有一個意外的驚喜,那就是帶大家去配一副好眼鏡,福井縣以做眼鏡聞名於世,到那裏去驗眼是最準確的,而到了我們這種年紀,一副好眼鏡,是一種祝福。

恭喜發財

2012/01/30

恭喜發財,向各位拜一個年。

寫文章一向愛自由,也沒甚麼時節性的東西,有甚麼就寫甚麼,今年為甚麼一開始就那麼動筆呢?

是編輯大爺的吩咐:「過年嘛,請寫些好意頭的,輕鬆的。」

一向不聽話,像從來也不肯把「份」字作「分」來寫,記得家中有一副「六牛圖」,爸媽指着那兩隻老的,向我說:「這是我們,那四隻小的是你的姐姐和三兄弟,其中這隻用屁股向着大家的是你,你從小沒聽過話,也永遠不會聽話。」

甚麼時候轉的性?我也不明白,只知道當今已進入「人生七十而不踰矩」的年代了,可以連不聽話的規矩也更變了吧?不聽的,是自己的話了。

老朋友曾希邦兄在微博上說:對「恭喜」二字,覺得奇怪。「恭」不是動詞,「喜」不是動詞,兩個字連在一起,才成了動詞,一如「恭維」、「恭候」,中文實在奇妙。

希邦兄抄了幾句賀詞:「聲聲祝福」、「絲絲情誼」、「串串思念」,化作一份禮物,留在你的心田。無論你祝福我,或者我祝福你,大家同樂。

說來說去,還是不肯隨俗說「恭喜發財」。而我,已身心疲倦,不再堅持,恭喜發財,就恭喜發財吧,既然大家那麼喜歡叫這句話,不會壞到那麼去。

就像我在這裏寫專欄,來來去去,還是些隨俗文章,慶幸從《蘋果》創刊還能寫到現在,想寫甚麼就甚麼吧。

今天要寫的就是:恭喜發財。

花開花落

2012/01/29

書名 : 花開花落
出版社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ISBN : 9789629503246
出版年月 : 1998
定價 : HK$47.00

命運由性格決定,性格由基因決定

2012/01/27

(1)美國的生活:舉頭看金門,低頭看「小鳥」

○您在美國留了十幾年,英文有沒有好一點?
●不但沒有進步,還退步了。來美國之前,我還懂甚麼是Yes和No,現在我連Yes和No都分不清了。某天有個黑人敲門,我告訴他不會講英文,黑人說:「你的屋子好大。」我說:「謝謝你。」黑人又說:「那麼大的屋子沒人會講英語嗎?」我便說:「Yes。」黑人說了一句:「請他出來。」我馬上回道:「不是跟你說沒有嗎?」後來我乾脆連中文也不講,遇上老外只說一句:「Tibetan(西藏人)」,老外就跑了。

○聽說您在美國的房子很特別的,為甚麼?
●我們在美國的房子很大,如蔡瀾形容為「和六十年代出品的家庭電器烤麵包爐子,一模一樣,古怪透頂」。這房子是一個建築家專門為一個舞蹈家建的,三層五千多呎只有一間房,反而有四個洗手間,古怪到極點,我一看就喜歡。我家的洗手間可以看到金門大橋,所以作了一句詩:「舉頭看金門,低頭看『小鳥』」。

○您說在美國生活好忙,為甚麼?
●我在三藩市的家,種花、養魚、看書、聽音樂、煮飯、買菜、倒垃圾、掃地、發呆,哈哈哈哈……好忙呀!

○您喜歡美國的生活嗎?
●我非常享受,好容易就適應環境,因為我年輕時經歷過艱苦的日子,知道一個人可以艱苦到甚麼程度,有時看見水龍頭有水流出來已經很開心了,讓我想起從前在大陸連喝一口乾淨的水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因此好容易滿足。

○您可以談談在美國看醫生的趣事嗎?
●我七十歲那年,在美國看醫生,那個醫生聽到我肥胖又容易痔疲倦,就說:「你甚麼也不要吃,只可吃『白水煮白飯』。哈哈……那洋人醫生不懂說中文,又說:「我保證你,After twenty years,一定有糖尿病……」二十年後?有糖尿病又如何?我回答:「醫生,你忘了我今年多少歲嗎?」我女兒在旁替我翻譯,她就一直在哈哈地笑。

○您家的後園常有浣熊探訪?
●浣熊一家大小都專程來我家後園,半夜三更,咬了錦鯉半個肚子就吐出來不要,我的池塘有九十多條,死剩九條呀。記得唯靈說過野生錦鯉很好吃,可惜受保護,不能吃,後來我查字典,確是寫明「肉質鮮美」,浣熊真是識食。哈哈哈……

○您離開香港,隱居美國前,有留下一紙聲明嗎?
●我的聲明是:「我已決心『淡出』,自此天涯海角,閒雲野鶴;醉裏乾坤,壺中日月。,竹裏坐享,花間補讀;世事無我,紛擾由他;新舊相知,若居然偶有念及,可當做早登極樂。」

(2)人生最值得追求的是快樂

○您在文章中,好像提過自己有許多嗜好?
●我有很多玩物喪志的嗜好,例如養魚、種花、蒐集貝殼、木工、烹飪、古典音樂等等,而且都是由迷轉癡,由癡變狂。我是有名的海洋貝殼業餘分類專家,曾經蒐購上千本參考書,並租下一個居住單位,陳列所蒐集的各種貝殼。說穿了,我這個人有蒐集癖,任何具有許多式樣的東西都喜歡蒐集和研究。

○後來您怎樣處置您珍藏的貝殼呢?
●貝殼全都賣光了,我登廣告而已,五湖四海的人,有些從法國趕來的人都有。有個法國人多可憐地說:「我的旅費都用光了,我只有搭飛機回去,那兩種貝殼我都很想要,你就給我吧!我回到法國再寄錢給你。」我說:「我就是不相信法國人。」哈哈……氣死他。

○您還會刻圖章?
●我算是業餘刻圖章高手,當年就是用肥皂偽造圖章與路條,才能一路從內蒙古逃到香港。

○您近來有甚麼新玩意?
●我人肥胖,四肢無力,改改唐詩自娛,李商隱的詩「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改為「坐下時難起亦難,全身無力四肢殘」。

○您最喜歡和最討厭的是甚麼?
●最喜歡有錢可花,最討厭沒錢可用。

○您最喜歡甚麼食物?
●魚、蝦、蟹、貝……總之海鮮都喜歡。

○聽說您有妙計對付狗仔隊?
●我之前返港小住的那段時間,一出門,狗仔隊就如影隨形,怎麻甩也甩不掉。我靈機一動,想到「化敵為友」的一招,猛然轉身,大步走到採訪車旁,嚇得記者們魂飛魄散,我說:「讓我上車吧,這樣大家都省事!隨便載我一程。」日後我每出門,就有專車接送了,省了不少車費。

○您的運氣一向很好?
●我的運氣好到你不相信。我有很多次死裏逃生,每次差不多死定了,已經無轉圜餘地,卻柳暗花明又一村,出來「逍遙法外」,自由自在。最重要是我在香港這個保守的社會,我這樣行為荒誕,一定給人罵死了。至少應該比倪震罵得更多,為甚麼拿個風流史爆了出來,反而有人會替我辯護呢?

○談談您對人生、婚姻的看法好嗎?
●我認為人生最值得追求的是快樂,不過我也承認很難,倒是自尋煩惱一定不會令自己失望。至於婚姻,我不贊成也不反對。

○您四十歲生日那年,自撰了一對壽聯?
●年逾不惑,不文不武,不知算甚麼。時已無多,無慾無求,無非是這樣。

○您是否開始感受到人生中的種種配額?
●我漸漸年紀大了,有許多配額在不知不覺間用完了,說沒有就沒有。我非常相信一個人的生命中甚麼都有配額,這些配額由生命密碼決定,但人類對此一無所知。

○當年您的母親逝世時,據說您還在靈堂內喝紅酒哈哈大笑,現在如果您的太太或兒女去世,您會難過嗎?
●絕對不會難過。我對死亡一向看得好淡泊。人一定要死,二十五歲死同八十五歲死都沒有不同,六十年的差別對宇宙來說不過是一剎那,一點影響都沒有。所以我一直都覺得因為親人離世而傷心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我不怕死不過最怕病,如果生病,我一定不會醫;死就算了。我有一個罹患癌症的朋友,之前是一百六十磅,後來瘦得只有一百磅以下,我跟他說:「我叫醫生幫你打一針,解決了,好嗎?」他的老婆和家人把我赶了出去,拿着椅子想打我,最後他痛苦了兩個月,還是死掉了。

○您有沒有想過自殺?
●我讀過一本書叫做《四百種自殺方法》,書中提到有一種方法是死得最無痛苦的,就是喝醉酒開煤氣,不過最奇怪是喝醉酒後,又怎麼開煤氣呢?怎樣死得去?哈哈……

○您覺得自己最理想的人生結局是怎樣?
●最好是夜晚睡到早上不醒!

○您最希望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上甚麼字?
●一個好人。

○您自撰了墓誌銘?
●「多想我生前好處,少說我死後壞話」。

○假如人生能再來一次,您還會選擇當職業作家嗎?
●我認為人的命運不容改變,因為命運由性格決定,而性格由基因決定。我覺得現在很開心,而且運氣又好。

○您相信宿命論嗎?
●我認為命運是早已寫好的劇本,只是我們看不到後面的內容而已。我曾就這個主題,寫過一部中篇小說《命運》。

上帝是外星人

2012/01/26

○您為甚麼信上帝?
●引用保羅的故事,我跟保羅一樣:「不是我要相信神,是神要我相信!」保羅鬥不過上帝,上帝要他看不見,就瞎了眼睛,要他跌下來,就跛了腳,他惟有相信,沒有其他辦法。我也鬥不過衪,惟有信衪了!

○您受洗了嗎?
●一九八六年復活節,我在台北一家教堂受洗。

○您不借錢給人,又不做善事,為甚麼?
●我不會借錢給人,只肯送錢。至於善事,我想我沒有做過甚麼壞事,也不用做好事來平衡。

○看到汶川大地震的慘況也不肯捐獻一點?
●這事很富爭議性,記者也問過我,我直接說出原因有很多人接受不了。我說:「我是基督徒!」我的態度是:「我是基督徒,我接受汶川這件事。」他們不明白再來跟我說:「不明白是甚麼意思。」我又說:「你回去細想,我不會跟你解釋的。我是基督徒,我的態度就是基督徒的態度。」我信上帝的。我相信這件大事,人是辦不到的,一定是上帝的所為,衪這麼做一定有衪的道理,上帝要這些人受難,我怎可以救濟他們?我絕對沒有理由去破壞上帝的旨意。後來,有個牧師跟我的意見完全一樣,在教會裏說了出來,給人家罵個半死。這些天災、人禍都是上帝的旨意,衪一定有衪的道理。衪要世人有所反省。上帝做事神秘莫測的,我覺得所有天災都是神的安排,《聖經》也有記載埃及的几次天災,如蝗災、火災、瘟疫等。全部都是上帝安排,就是要世人警醒。

○您曾說過上帝是外星人嗎?
●我說根本算是,衪是宇宙當中一股很大的力量。人不可以抗衡衪,也沒有辦法理解,所以神學院是完全不通的。花時間去研究上帝,但人根本沒有辦法可以研究衪,就好像螞蟻設了一個學院去研究人一樣,彼此差距太遠了。

○那麼研究上帝有罪嗎?
●人不自量力地研究上帝就是犯了不相信的罪。為甚麼要研究呢?相信不就行了麼?我做了基督徒,忽然之間領悟了基督,就是這樣簡單,只要相信就可以了,不用做其他事。

○您為何不參與基督徒聚會?
●上帝直接跟我溝通,叫我不要參與聚會,說那些人都不是真教徒,也不要宣教。

○您怎樣理解教會?
●教會裏有很多人刻意裝模作樣,想出很多莫名其妙的儀式來,反而淡化了人對上帝的信念。耶穌在世時已經很不喜歡教會,也會經大罵教會。

○您時常祈禱嗎?
●是的。我知道敵不過上帝的旨意,也只好遵從。我告訴倪太太卻給她取笑,她說:「你瘋了!你這樣的人都相信上帝,上帝還可信嗎?」我說:「上帝就是為了最壞的人而來,耶穌就是為了最壞的壞人來地球的。」哈哈……

○您怎樣理解自由意志呢?
●自由意志是我本來是依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現在我就要依照神的想法去做事。

○您如何分辨出神跟你說話,還是自由意志的驅使?
●衪不是跟我說話,而是我收到訊息。例如衪要我不吸煙,我就不吸了。吸煙超過三十五年的我,一天抽五包,刷牙時都不停抽,刷左邊時香煙咬在右邊,刷右邊時咬在左邊,現在一下子就戒掉。記得有一天,忽然聽到上帝的聲音,說了好幾遍:「你可以不抽煙了!」從此就戒了。我想了一下子,才弄懂上帝的意思所謂「可以不抽煙」,是指上帝加諸自己的三十五年「煙刑」已滿,放低以後再想吸也不可能,漸漸地覺得煙很臭,不過戒煙後馬上發胖了。

○人冢說您是教徒,不應喝酒,您怎樣回應?
●我真的覺得沒有道理,有個牧師提醒我:「倪先生,你做了教徒,不可以喝酒!」當時我真是中了他的計,差不多兩個多星期滴酒不沾啊!心想:「我不喝酒,人生又有甚麼好玩?我整個人也變了一塊木頭一樣的呆。」後來我讀了《聖經》,召集了牧師來請他們吃飯,一坐下來,我就叫:「小二,拿酒來!」他大驚失色,說:「你為甚麼又喝酒了?」我把《聖經》裏關於喝酒的句子,一句句唸給他們聽,再問他們:「耶穌基督到來第一個神蹟是甚麼?」他們面有難色,默不作聲,我就說:「第一個神蹟是拿水變酒給人喝。」結果每個牧師也喝得臉兒紅紅通通地走了。

○您從前喝酒喝得很厲害的日子,生活有多荒唐?
●二十多年前在尖沙咀,我酒醉後,有個身材高大的裝修工人,他滿口髒話,我看看他便說:「我妻子八十多歲挺適合你,你妻子四十多最適合我。」他就拿起手上的鋸子追斬我,其他工人也制止不住他,哈哈……之後朋友跟我說:「倪匡!你以為你真的是衛斯理嗎?」我從一九八零年至一九九二年移民美國為止的十二年生活,生活真的挺荒唐。在台灣,跟幾個朋友喝酒,每晚都醉得不得了,第二天起來頭痛,感到不適,就被送到醫院吊鹽水,四小時後清醒了,再喝再醉過。

○近年酒也少喝了嗎?
●上帝也幫我治好多年的酒癮,如今可喝可不喝,讓我隨心所慾。酒可以照喝,不過不要喝醉。但是我仍認為酒是一種最好的「抗憂鬱劑」。

○您怎樣理解魔鬼?
●魔鬼是最美麗的,牠利用美麗去犯罪,我覺得是一定的。每人的心都有一個魔鬼存在。不過,上帝也很縱容魔鬼,不會趕盡殺絕牠們。

愛國必須反共、反共才是愛國

2012/01/25

○您為甚麼仍如此憎恨共產黨?
●共產黨不准人反抗。獨裁、一黨專政始終行不通,完全違反人類歷史文明。權力無限擴張、沒有監督勢力,共產黨必然腐化。凡是由人民選出來的政權肯定要為人民服務;相反,由槍桿子出來的政權必定替人民作主。我的反共立場十分堅定,過去反共,現在反共,將來還要反共!當年曾有中共高級官員邀我訪問大陸我回答說,要湊五到十個真正的「反共作家」,組織一個「反共作家回國考察團」,此事就此不了了之。

○聽說您當初移民美國,是因為香港即將回歸?
●對!我絕不住在中國人當皇帝的地方。

○那您愛國嗎?
●我當然愛國,愛國愛到極點!我曾在台灣的一份反共救國雜誌寫下兩句口號,就是:「愛國必須反共、反共才是愛國。」雖然中國民族已腐化至不可救藥,但我愛中國的一切,包括她的腐化。因為自己始終是中國人,我有時好討厭自己是中國人,不過沒有辦法。

○人家說現在的共產黨進步了很多,您認為呢?
●每當聽到別人說共產黨進步了,總會想起一個老笑話,話說一個食人部落的領袖,不服別人批評他殘忍野蠻,於是派了很多子弟到哈佛、劍橋留學;多年後,這些留學子弟都西裝筆挺地回來,人家問食人部落領袖現在怎樣了?他說我們好進步了,用餐刀吃人肉。共產黨現在的所謂進步就是用餐刀吃人肉。

○當初您對香港回歸沒有信心,現在仍然這樣認為嗎?
●當時離開香港到美國,是因為九七的問題,對香港回歸中國沒有信心,後來發現估計錯誤了,這一點我承認的。

○現在您還是這樣反共?
●因為有些事情太不合理,有些人過於作賤國家民眾,一定要反的。我常常罵我的好朋友回大陸,一點知識分子的氣質都沒有,沒有風骨……哈哈……他們總笑我:「你還不是一樣回來香港?」我說:「真是冤枉!我回來香港找老婆而已!」我暗忖:「我知道晚節不保了……哈哈……」

演嫖客、醫生、父親,卻演不了作家

2012/01/24

○您演過洪金寶的父親?
●劇情要求在戲中拍打洪金寶的頭。由於洪金寶在電影界地位很高,沒人敢演去拍他的頭的角色,洪金寶想了想說:「找倪匡來演怎麼樣?」我說:「拍電影我行嗎?」他說:「你只要當自己在教訓兒子就行了。」我回答:「可是我從來不教訓兒子的。」結果還是拍成了,而且還喝得大醉。後來每逢拍戲,他們都會送我兩瓶酒,喝醉了才演。哈哈哈……

○您還演過嫖客?
●我第一部戲就演嫖客。第一晚演得人家很滿意,第二晚喝醉了酒,全部演員都是大明星,在等我一個人,可是我連腳都站不起來,導演打電話給蔡瀾:「你介紹的是甚麼人?醉成這個樣子?現在怎麼辦?」蔡瀾說:「他演甚麼角色?」導演說:「他演一個喝醉酒的嫖客。」蔡瀾說:「這不正合適嗎?把他推進去就是!」於是他們就把我搬上一頂轎子,後面有個人把我的手搖呀搖的,個個都說我演醉酒演得很像,哈哈……第二天我酒醒了,整個片場只有我一個孤零零的,我還以為到了甚麼地方呢。後來有人跟倪太太說:「那個蔡瀾不知是甚麼朋友,叫他演嫖客,簡直是污辱了大作家的名聲。」倪太太回答得很刻薄呀,她說:「倪匡扮作家、嫖客,都是本行!」

○聽說蔡瀾先生用名酒「路易十三」來引您演戲,是嗎?
●他說有好酒喝,又有很多美女來聽我說故事,我沒法不心動呀!他介紹我飾演《四千金》的老爸,那角色是位作家,我很喜歡這個角色,四個靚女做我的女兒,多麼開心!不收錢都要拍,誰知那位電影老闆看了我的相片,就說:「倪匡哪像作家?」哈哈哈哈……導演大概以為作家要咬根煙斗,苦苦思索的樣子,還要不時咳咳,最好咳出血來。

○您還演過醫生?
●有一次,我演一個喜歡喝酒的老醫生,動手術的時候害死了病人。我戴口罩和帽,導演說脫了眼鏡行不行,我說脫了眼鏡我看不到,我便戴著眼鏡,穿看醫生袍。導演說:「匡叔!演戲呀!演戲呀!」,我立刻說:「戴着這種口罩,怎麼演嘛?」導演說:「用眼睛演呀!用眼睛演呀!」我氣沖沖地拉掉口罩摔在地上,就說:「你明明知道我眼睛那麼小,還叫我用眼睛演戲?」那導演說:「對不起!對不起!隨便吧,隨便吧!」哈哈……

○您喜歡演戲嗎?
●我覺得當跑龍套多好玩呀!在片場要十二個小時,真正演出的時間最多半小時,其他的十一個半小時坐在那裏沒事做。全套共七十二本,柏楊版的白話《資治通鑒》就是我在當跑龍套時看完的。

○您怎樣認識張徹導演?
●記得在一九六零年之前,起初張徹導演從台灣來香港,寫影評。我在《真報》工作,有一天,編輯說:「今天影評沒有了,上海仔,你來寫一篇。」我說:「我還沒有看戲呢。」他說:「看戲來不及了,你看說明書吧。」張徹是很霸道的,就說《真報》影評完全不通,我就跟他打筆戰。其實當時香港的新聞圈很小,筆戰打得多了,一班上海人在一起說,張徹我們認識,倪匡也認識,大家就約在一起吃飯聊天。他也是在上海長大,那時我們幾乎天天見面。後來他當了導演,突然間來找我寫劇本,我說:「我不會寫劇本。」他竟說:「那你就當小說那樣寫吧!」我回應:「這樣我就會啦!」

○聽說張徹導演在片場經常罵人?
●是呀!那時候導演一定罵人。導演很威風的,坐在那裏,咬一根雪茄,戴一副墨鏡,身邊有四五個人服侍,他一起身,大家就搬起那張椅子跟他走。我認識的導演沒有一個不罵人的。

○您怎樣評價張徹導演?
●張徹導演的文化水平很高,在電影界,文化水平最高的就是他,他自己也寫劇本、小說。他和胡金銓導演的文化水平都很高。現在電影界的人完全不懂文化的,也不讀書的。

○談談您在電影界的難忘事。
●張徹帶我去台北跟一班國民黨將軍討論電影劇本,他說想拍一齣戰爭片,那位將軍說:「你們的戰爭片拍攝打日本人的很多了,應該拍我們怎樣跟共產黨打!」哎呀!聽了他的話,當時我感到很感動,佩服他的心胸廣闊,就說:「你們現在的思想真是開放進步,懂得汲取失敗的經驗,以後反抗大陸也許有希望。」誰知!那將軍面色變了,說:「為甚麼要拍我們失敗的經驗?要拍我們怎樣打贏共產黨呀!」我說:「如果打贏共產黨,我們今天的例會應在南京開,跑來台北幹甚麼?」於是他走了出去,回來時手上拿着槍,瞟着我,把槍狠狠地擲在上,再說:「你這是匪敵說的話!你是甚麼身份?」你說這群人是否滑稽?哈哈……當時張徹已經嚇得臉也青了,硬拖着我走,連夜返港。

○您主持《今夜不設防》時,為甚麼我們總聽不到您在說甚麼?
●我是上海出生的。不過我甚麼話也說不好,講上海話有寧波口音,講寧波話有上海口音,說普通話有上海和寧波口音,說廣東話又怎會準呢?做《今夜不設防》時,結果是我最紅,為甚麼?因為沒有一個人聽得懂我在講甚麼,大家都拼命在研究,那傢伙究竟在講了甚麼話呀?結果成了話題。其實現場的人都聽得懂,到了電視上就聽不懂了,我自己也播來聽聽,真的連我自己也聽不懂!哈哈……

妓女與AV:「應該讓中學生去嫖妓!」

2012/01/23

○聽說近來您有些不平鳴的事?
●近來讀報紙,警察又去捉「北姑」了,為甚麼香港警察這麼無聊?她們本身已經很可憐,來香港做妓女,還經常去捉她們?捉了她們幹甚麼?就算捉一百個、二百個也根本沒有用。中國約有六千萬個妓女,怎能捉得盡呢?聯合國統計出來呀!嗯,可能情婦都計算在內。我同意有妓女這個行業的。為甚麼不讓中學生去嫖妓呢?十五、六歲的中學生,對異性總有好奇……他們哪有機會接觸裸體的女性呢?應該給他們近距離欣賞、近距離接觸。否則他們沒有地方發洩,只會輕薄女同學。或是三兩個同學湊錢到「一樓一鳳」嫖妓,怎麼一回事都清清楚楚了,對他們來說一點壞處也沒有。中學時期,約十幾歲,第一次就是一位世叔帶我去嫖妓!哈哈哈……讓我覺得有很多事情就不應該加以限制,越是抑壓,越有反效果。西方社會中的男女都同樣開放,十五、十六歲的學生早已經搞作一團了。

○在外國,家長帶兒子去召妓的情況是很普遍的。香港就很難普及,所以AV市場就蓬勃起來。
●看AV又怎能跟實際相比呢?這個間題我提出過很多次了,有次黃霑在我身邊,討論起來他不斷點頭稱好。

○現在的社會觀念太陳舊了嗎?
●這是古今文化觀念不同所至。如法國的大仲馬,生活非常靡爛,情婦多得數不了;中國的溫庭筠,有詞題為《菩薩蠻》,也說喜歡流連色情場所。古代的煙花之地,皇帝也會去啊……宋徽宗、李後主等都去,道光更玩到生花柳呢,哈哈……

○現代人反而更保守?
●是的!記得從前黃霑在電台接受訪問,忽然間他說自己也曾經召妓,那女記者大聲疾呼:「嘩!霑叔,你嫖妓?」黃霑被她嚇傻了便說:「嫖妓又有甚麼驚奇呢?你父親也有,不信你去問問他吧!哈哈……」

○女人永遠無法明白男人為甚麼要去嫖妓?
●其實女人對男人並不了解,尤其是現代女性,更是一知半解,總是說男人對她們不忠。其實「忠」字最不通,「忠」字只在主奴關係中出現。夫妻關係並不存在「忠」字,只存在「愛」字。

○「愛」的裏面不是包合「忠」嗎?
●在報刊讀到一篇文章,寫一個女校長結婚二十多年,生了一個兒子,有一次她去深圳按摩,與按摩師發生了關係,她感到非常享受又開心。文章以純生物的角度來寫,指性生活就是生理需要,所有道德規範都可以完全拋諸腦後。所有女人都要求男人忠於她們,以為男人喜歡她們就會忠於她們。基本上,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同時與其他異性發生關係,都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女人就是不明白。我很同意那個女校長的行為,我覺得這樣做沒所謂。我的英文不好,但我懂得有句話叫:“So what!”哈哈哈……中國人的社會觀念太守舊了,性好像是一種忌諱,但其實是一件平常不過的事。與人發生性關係就好像跟人握手沒分別,大家都是身體接觸。中國的社會就是不開放,大家仍然停留在女性會吃虧、容易懷孕或患性病的觀念上。香港的情況還比國內的更保守。

○您怎樣看色情?
●色情的價值在於沒有色情,便沒有下一代。這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沒有了色情,人類便會絕種了。

○聽說您在美國時收藏了三千多部A片,是嗎?
●五千多部呀!看A片是為了打發時間的生活消遣。我大概看過的只有三兩百片,其他的也沒有開過,誰要誰來拿,就湧來了十多個人,一下子就拿光了。

○您覺得A片會否導致年輕人犯罪?
●A片本身並無害處,每人都有權利看他們有興趣知道的事情。

苦中作樂

2012/01/22

書名 : 苦中作樂
出版社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ISBN : 9789622571297
出版年月 : 2001/1
定價 : HK$47.00

超自然力量:鬼、外星人、狐仙

2012/01/22

○聽說您小時候遇過狐仙?
●當年在家鄉,我去朋友家過夜,朋友叮嚀我千萬別亂講話,因為他家有狐仙,不可冒犯。我不以為意,經過後院時,看到後院有一間很小的廟,一時好奇就問我朋友那是不是狐仙住的地方。他很小聲地告訴我,那是狐仙住的地方,我看他神經兮兮的,心中好氣又好笑,就說:「那有甚麼了不起?就一間小房子而已,看你嚇成這樣子,真沒用!」朋友聽完以後,嚇得臉也發白,立即要我道歉。第二天早上,發現自己被搬到底下睡覺,之後想找回自己的鞋子,但怎麼也找不到,原來鞋子被掛在狐仙廟旁邊的那棵大樹上。果然是得罪了狐仙,朋友的爸爸笑說:「幸好你當時立即道歉,狐仙才給你小小教訓,上一任的管家就是不信邪!得罪了狐仙也不道歉,結果晚上被拾到樑上去睡,起來時就從樑上跌下來,腿也被摔斷了!」

○是不是外星人把您帶來香港的?
●沒這種事!是我自己混出來的!

○您對靈魂有何看法?
●我早在受洗前,就堅信靈魂的存在和不滅。

○您相信前世今生嗎?
●我非常相信。所謂前世今生,就是肯定人有靈魂。

○跟您的宗教沒有牴觸嗎?
●怎會有牴觸呢?人死了以後,靈魂進入另一個肉體不就是後半生了。

○那麼前世呢?
●前世就是我的靈魂前世在另一個身體內,我認為人死了不會就此結束,是有延續性的。沒有一個宗教會否定靈魂的,不過對靈魂的解釋各有不同而已。人死了,道教表述是升仙;佛教說是去西天;回教說是上天堂;基督教則強調永生。

○為甚麼我們總是記不起前世?
●靈魂受制於身體,它進入身體後就完全不記得前世的事情了。不過偶然可以記得,在夢境中可以記得。如莫札特三歲便展現他的音樂才能,有超人的記憶力,六歲已能作曲,那有甚麼可能?我覺得一定是前世的記憶。透過催眠來喚醒記憶。有些催眠學家提到一些催眠的個案,例如有個人說自己前世是西班牙某個村莊的一個和尚,於是他們一起去西班牙查探,查出真是有這個和尚,而這個和尚的行為跟他所說的一樣。後來也證實有很多這類的例子。

○您有沒有接受過催眠?
●催眠師看到我也怕了,不敢催眠我。台灣有個很有名的催眠師,人家給他摸一摸已經會說話了。有一次,他看了我大半天,便說:「倪先生,我不要催眠你,最好不要試。」我說:「那是為甚麼?」他說:「你的精神很異常,不能接受催眠的!」我又說:「你還沒試過又怎麼知道?」他回答說:「我不敢試!萬一你不接受催眠,反給你催眠了,怎麼辦?你又不懂得解,豈不糟糕?」於是他就放棄了。

○催眠治療師說如果那個人願意接受催眠,才可以進入催眠狀態。您願意接受嗎?
●哈哈……我願意接受!我願意接受!可能潛意識不願意接受吧!真奇怪!其實我的智商很低。人家測驗智商高至一百八十,我只得六十!聽說六十以下是弱智。那些答案模稜兩可!我怎麼會懂?邏輯推理我完全不懂,我這人沒有邏輯可言。

○傳聞說您在東北省見過外星人?
●我從來沒有見過外星人,網上誤傳而已。我堅決相信外星人的在在,相信外星人來過地球,卻沒遇過外星人。我沒見過外星人,但見過鬼。

○假使您碰到外星人,最想問他們甚麼問題?
●當然先問他們是哪裏來的。

○您有一套談鬼的理論嗎?
●我覺得自己對鬼的理論是最正確不過了,就如現在這個空間也不知道多少鬼魂存在,若我的腦部接收到鬼魂的電波,鬼魂的電波跟我腦部產生作用,刺激了我的視覺神經,我便會看到它、觸碰到它,甚至可以跟它聊天,跟它成為朋友,甚麼都可以。

○您可以談談見鬼的經驗嗎?
●我見過很多遍,在鄉下、醫院及金庸家等等,我有過不少經驗,都寫在《靈界輕探》這本書中。記得有一次在鄉下當兵時,大家都生活在一排排的窩棚裏,裏面有個燒飯的爐灶。一般每個窩棚有二百人,分兩大批人,每批一百人,中間留有一條很窄的路。當時天寒地凍,睡在地上,大家都冷得顫抖起來。我剛要入睡,就聽到有人在說:「熱死了!熱死了!要出去。」心想:「真的很奇怪!為甚麼有人會在冰天雪地嚷着熱而要出去呢?」我白天工作已經疲倦至極,懶得理他,翻個身便讓他走過去。第二天早上,問問大家誰晚上出去了,大家都說沒有出去。當時我當聯隊文書,就去問隊長,他怕有土匪出沒,決定大家輪流守夜。有一晚,三個人一起守夜,忽然聽到「」一下槍聲,大家從熟睡中驚醒,齊問:「甚麼事?甚麼事?」那個守夜的人說:「我明坐在這裏閉眼睡了,有個人推我說:『熱死了!要出去。』我問他口令,他又不作聲,往外面走,我便開槍打他。我不知道有沒有打中,大家趕快追出去,卻一個人都沒有。」問到一位老兵說應該是鬼,他推斷可能是爐灶下面有鬼。大家半信半疑,把爐灶拆掉,挖出一副很完整的骸骨,然後大家便買些香燭來拜祭,另外再建一個爐灶,從此就沒事了。

○聽說您目擊過鬼上身?
●我見過很多鬼上身的例子,一點也不出奇。其實鬼上身即是靈魂附體,腦部受到很多電波的影響,正如我們身邊也有不少鬼魂的存在。記得當時在鄉下,有個剛結婚不久的少婦,每逢初、十五,總會跑到一棵大樹下,不斷大聲地重複說了一大堆話,大家都聽不懂,都以為她是神經病,不發作時很正常,發作時力氣卻非常大。這大堆話有四、五個音節,我勉強記下了,四處問人,問到一些山東人,才知道是山東方言,大概說要回家之類。我說:「這個是鬼上身!這個是鬼上身!」談論之際,有個公安幹部在旁,指我「散播謠言、宣傳迷信」,要拉我去派出所。她被捉進精神病院後,甚麼事也沒有發生,只在那棵樹下才發瘋。我相信當時應該有個山東男人不知為何死在那棵樹下。他的靈魂就在那棵樹下徘徊,他的腦電波跟那個女人腦電波吻合了,於是就發瘋了。莫名其妙的例子很多,我懷疑那些扔自己姪女下街的男子也是鬼上身。精神病就是鬼上身的一種,神經錯亂,個人行為不受身體控制,腦部被另一股看不見的精神力量控制了。中國人就說是撞邪。

○是《聖經》所提及的邪靈嗎?
●是的!《聖經》裏記載很多鬼上身的例子,耶穌就是用精神力量來驅鬼的。這種超自然現象很難完全用科學去解釋,我差不多每本小說都有提及實用科學其實是很淺薄的。我認為所謂老人癡呆也是腦部記憶被外來力量干擾了,人越老,腦部活動沒有如此頻繁,會容易受外來意識干擾。單是說人的腦已經可以寫出很多故事題材。

○您喜歡在小說中加插自己的意見嗎?
●是的。我寫小說時也喜歡評論一番,古龍經常笑我:「你不是在寫小說,你在寫評論哩!」哈哈……我喜歡抨擊人性的醜惡,不過一些寫得很隱晦,如果細心看總會看到。本來我反對文以載道,但有機會發表就應該發表了。

○您常說人性本惡,甚麼遭遇使您有這樣的想法?
●我不是遇上壞遭遇!我本身運氣好,很多事情都會逢凶化吉、死過翻生。不過,我看過太多了,有一本小說《紅太陽的隕落——千秋功罪毛澤東》,看到毛澤東一生都用陰謀害人,尤其是文革時期,害人不淺,他的佈局和深謀遠慮令人很吃驚,他是天下第一陰謀家。看到毛澤東,就看到人本性惡。都是中國人的老毛病奴性害了自己,結果反對的人都被他逐個害死。我有一本小說《新武器》,就是影射全國發瘋的情況。

蔡瀾續緣

2012/01/21

名 : 蔡瀾續緣
出版社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ISBN : 9789622571280
出版年月 : 2001/1
定價 : HK$47.00

蔡瀾的緣

2012/01/20

書名 : 蔡瀾的緣
出版社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ISBN : 9789622571853
出版年月 : 2001/1
定價 : HK$4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