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9 年 03 月

吃吃喝喝,能悟出奇想

2019/03/31

◇為文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娛樂別人,暢懷自己,但想每天扮小丑,也做不到。偶爾寫了一篇略為滿意的,已經學悟空師兄抓腮樂不可支,這時候,大腦分泌大量的嗎啡因,不必向陰暗中的毒販購取,也已天然地飄飄然,欲仙欲死。好文章,不能天天寫,天天寫,會樂死。

◇如果把嘗試的美味,化為經濟來源,吃過的魚、蝦、蟹化為文字,便可賺稿費。只要會講,就會寫,想到甚麼就寫甚麼,久而久之,你就會覺得控制文字,並非是很難的一件事。

◇那麼多年來,我總是吃吃喝喝,但累積下來的經驗和廣交的良緣,讓我擁有許多門路,可以把一種商品賣到一個地方去,有數不盡的法寶藏在袖子當中,吃喝能悟出奇想。

廣告

苦樂兼至,從不後悔

2019/03/30

◇與酒店有緣,從第一次入住,身體摩擦著乾淨又僵硬的牀單,已開始愛上旅館。當年的願望,是一生之中,有一半在酒店度過,那該多好!如今一算,在酒店度過的日子,的確不少,當年的願望,是詛咒,或是祝福,不知道。只是明白放翁之癖,苦樂兼至,從不後悔。

◇換一個新環境,就像交了個新情婦,晚上睡不著覺,一大早起牀便往外跑,想發現每一個角落有甚麼不同的。這種心情是興奮的,年輕的。這就是我愛旅行、愛住酒店的主要原因。

父親交友錄

2019/03/29

爸爸交遊廣闊,友人很雜,各類人物皆有,到了新年送來的禮物不少,有的是一瓶白蘭地,那是媽媽喜歡;有的只是十二個雞蛋,爸爸很高興地收下。這些友人敬重他,可見平時待人接物,總是真誠。

交情最深的是許統道先生,這位南來的商人無銅臭味,家中藏書最多,做生意賺到錢,不惜工本購買所有五四運動以來的初版書,每一本都齊全,後來和出版社及作者本人以通信方式結交為好友,對方需要在大陸買不到的西藥,他都一一從新加坡寄去。

統道叔留着小髭,總是笑嘻嘻地,自己的兒女不愛讀書,就最喜歡姐姐和我,把從不借出的書一批批讓我們搬回家,一星期換一次。

還記得他在炎熱的天氣下也穿唐衫,小時以為一定流一身汗,現在才知道他穿的是極薄的絲綢,很透風的。爸爸為統道叔家裏的藏書分門別類,另外將各大學出版的雜誌裝訂成冊,讓他喜歡不已。五十多歲時患病,最放不下心的就是這幾萬本的書,爸爸在病榻中和他商量,捐給大學,統道叔才含笑而去。

到了星期天,如果不去統道叔那裏,就在家宴客,媽媽和奶媽燒的一手好菜,吸引了不少文人,像郁達夫先生就是常客,父親收藏了他不少墨寶,後來郁風來港,剛好父親也來我家中小住,知道郁風女士要出版郁達夫全集,就把所有郁先生在南洋的資料都送了給她。

有時也開小雀局,劉以鬯先生常來打牌,當年他寫《南洋商報》的專欄寫得真好。一群作家都喜歡來家聊天,包括了從福建泉州來的姚紫,原名鄭夢周,寫過二十四本小說,《秀子姑娘》在報上連載時很受讀者歡迎,另一部《咖啡的誘惑》也被拍成電影。

作家的形象本來應該像劉以鬯先生那樣斯斯文文,但姚紫先生皮膚黯黑,兩顆門牙突出,滿臉鬚根,絕對不會令人聯想到他是以文為生。

也不盡是男士,其中有位長得白白,身穿白旗袍的女作家叫殷勤,最愛來家和父親聊天,她是山西人,從香港來新加坡在報館工作,後來去了紐約定居,記得我到那裏拍旅遊節目時,家父還囑我去探望她,但可惜沒時間。

因為任職邵氏公司之故,電影圈的朋友當然很多,通信最密,但不常見的是長城電影公司總經理袁仰安先生,當年左派拍戲,要在南洋發行前總是把劇本寄到新加坡給家父看看,給點意見。通信多了,知道雙方的中文修養和對文學的喜愛相同,成為好友。

明星們來南洋做宣傳,也多由家父照顧,白光女士回去之前說來港一定要找她。那麼多位演藝圈人士也不能一一拜訪,家父在天星碼頭與她碰上了,對方竟當做不認識,還是近來才聽到姐姐說的。

但家父也不介意,繼續照顧來星藝人,有位老一輩的演員兼導演顧文宗先生還來我們家住了很長的一段日子,這傳統由我承繼,我到香港邵氏公司任職時,顧先生也住在影城宿舍裏頭,他去世時也由我去把他扶上擔架的。

印象深的還有洪波先生,觀眾們想不到的是這位專演反派的配角,學問是那麼深的,他對角色研究很徹底,在《清宮秘史》1948中扮演李蓮英,但沒有奸相,說能坐到那個位子,一定深藏不露。

來家裏和家父坐談中國文學,無所不精,剛好我從學校回來,問我名字,當年我的乳名是璐字,洪波先生想也不想,就拿起毛筆,以精美的書法在宣紙上寫着:「蔡,大龜也;璐,玉之精華。蔡璐,孝者之光輝。」

最後紛失了,真是可惜。

爸爸的朋友,也不盡是名人明星,小人物最多,欣賞一位很有才華的木工華叔。華叔是廣東人,年輕時打架成單眼,他說這很好,看東西才準。過節一定拿東西來相送,我也最喜歡華叔,和他幾個兒子成為死黨,常到他們家吃鹹香煲仔飯,我對粵菜的認識是由他們家學來的。

又有一位黃科梅先生,報館的編輯,他一早就知道宣傳的厲害,說服一家叫「瑞記」雞飯的老闆下廣告,結果變為名店,新加坡雞飯也由此傳開。黃先生床上功夫一流,有「一小時人夫」的稱號,對方多是歡場女子,有一個極愛看書,買了很多放在床頭,黃先生光顧一次就借多冊回家,後來兩人成為好友。

還有銀行家周先生,年老喪妻,把一個酒吧女士加薪雙倍請回家照顧他,兒女們大大反對,周先生一氣:「錢是老子賺回來的,要怎麼花就怎麼花!」

真是人生哲學家。

最好的一位還有劉作籌先生,是黃賓虹的學生,一生愛畫愛書法,越藏越多,知道我這個世姪喜歡篆刻,就把我介紹給馮康侯老師學治印,買到甚麼字畫一定叫我去看。

到最後,劉先生把所有藏品贈送給香港博物館,自己過他的吃喝玩樂人生,八十二歲那年,在新加坡的女子理髮院修臉時,安然離去。

還有數不清的友人,待日後才寫。

學習新事物,從中找到愛

2019/03/29

◇有好的吃,就吃。別相信甚麼膽固醇。寧願信賴吃得過多,會生厭的。吃得過多,才有膽固醇。能愛就愛吧!別暗戀了。喜歡對方,就向對方表明,禮義廉恥可以暫放一邊,總好過後悔一生。學習新事物,如果你找不到愛的話,它能填滿你人生中的空虛,成為一種學問,你也會從中找到愛。

◇文化的漸滅,令到一般觀眾的水準降低,這沒話說,但是作為一個影評人,不看從前的片子,就像作家不看古典文學一樣幼稚。和食物一樣,我並不是特別懂得吃。我能分辨出電影的好壞,是我會比較,我看過更好的。

◇生活圈子小,並不代表孤陋寡聞。古人不出門,也多好文章,只不過是他們除了寫作,每天還是拚命看書罷了。見解被人認為膚淺,不要緊,年輕人哪一個不膚淺呢?太老成的言論,令人反感。保持一個「真」,所向無敵。

自信心愈強,就愈快樂

2019/03/28

◇自尋煩惱是人類的「特技」,或可說是「本能」的一部分呢。你我都是,尤其在年輕的時候,不懂得煩惱的滋味,只好「自尋」了。

◇最大的苦惱,莫過於太過優柔寡斷,最後做甚麼決定,都後悔,所以活得不快樂。相反,任何事都一二三地解決的人,每天嘻嘻哈哈。既然知道有這個毛病,就要當它是樂趣處理,錯了也不後悔。慢慢地,優柔寡斷行為就會減少,自信心愈強,決策愈快。這時,想起從前的愚蠢,又嘻嘻哈哈了。

不做對不起自己的事

2019/03/27

◇年輕時不放縱,傻瓜一個。見時下的,說甚麼抽煙生癌,喝酒傷身,豬油膽固醇高,內臟吃多了心臟阻塞,更云:色字頭上一把刀等等,真是可憐。好的女人你們沒經歷過,刀個屁。

◇為甚麼吸煙?因為手指寂寞。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屬於享樂主義者,我只知我從來不做對不起自己的事。

◇抽煙一定傷身。抽久了支氣管炎一定跟著來。每天早上也必定咳個不停。我常將快樂和病痛放在天平上,看哪一方面多一點。智者說過:任何歡樂和享受都由犧牲一點點的健康開始。

碰上了就是「緣分」

2019/03/26

◇收藏品是身外物,所以我不會刻意去搜集,手上的東西,如友好欣賞,便送給他收藏,無論自己收藏品多麼貴重,大都比不上博物館內的珍藏。用來消磨時間,把自己沉迷在工作的時間升華出來,平衡自己神緒的寧靜。

◇男人愛刀,收藏刀的心理,是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這和女人喜歡洋娃娃一樣吧?許多已經成熟的女人,看到她們的照片,牀頭還是擺滿洋娃娃的。男人和女人最大的不同,是前者收藏短刀,只用作觀賞,殺傷力不大;而女人卻時常把洋娃娃從中撕開,看看它藏著的,是怎麼樣的一顆心。

◇碰上了就是「緣分」了。第一個緣是相識,若發展得成功,是「美滿的緣」,不成功的就是「孽緣」。另一種是「書緣」,從某些人的作品和自傳中,你會發現他們一些生活的智慧,你喜歡便可以學。還有「電影緣」,從電影接觸到的事物,開了很多視窗給我去看外面的世界。

有一種玩法,叫自得其樂

2019/03/25

◇有一種辦法,叫做自得其樂。做學問呀!我所謂的學問,並不深。種種花、養鳥、飼金魚。簡簡單單的樂趣,都是學問。看你研究得深不深?熱誠有多少?做到忘我的程度,一切煩惱就消失了。你已經躲進自己的世界,別人干擾不了你。

◇清修、焚香、抄心經。從古人寫的心經,也看得出他們在尋求更古之人的字跡,也經過這種臨摹的歷程。一篇一篇去發覺,原來單「般若波羅蜜多」這六個字,是有那麼多的寫法,這份喜悅,是難於形容的。

◇幸福是在一個懶洋洋的下午,陽光斜射煙霧繚繞的開放式廚房,和最好的朋友,做做蔥油餅,被香檳灌醉。

附庸風雅總比沒有風雅好

2019/03/24

◇在吃喝玩樂裏面,對人生看得較透徹。我本身不是一個快樂的人,但我覺得我可以在文化、讀書、旅遊得到。任何東西都可以分期付款,為甚麼快樂不可以呢?先要快樂,然後分期付款你的悲哀。去旅行是絕對可以放縱。問題是你可不可以「收科」。不停扭轉、領會自己的現實。所以我會回來。

◇附庸風雅這句話,本來說來罵人,但能做到和風雅拉上一點關係已很難得,附庸風雅總比一點點風雅都沒有好。

◇財富有兩種:一是錢;二是培養興趣、累積人生經驗。對我來說,後者比前者重要。別人說甚麼將來沒有保障,其實怕甚麼?活在當下,盡情享受,不就是此生無憾?

懂得面對假期的終結

2019/03/23

◇懂得旅行的人,必須面對假期的終結,就像懂得生活的人,要面對一生下來就走向死亡一樣。所有美好的事,都有一個結尾。問題是在,這過程之中,已經享受過嗎?對得起自己嗎?早已經要做好心理準備的話,嘆甚麼氣呢?

尖沙嘴老鼠

2019/03/22

想念韓國,約了友人去首爾幾天,吃吃喝喝,忽然聽到朋友的孩兒生病,行程要取消,只有作罷,但是家裏又在這段時間小裝修,只有住進旅館,而香港的話,我最喜歡的,還是帝苑酒店The Royal Garden。

許久未入住,這家酒店新添了幾層,我的房間在十九樓,可以下望十七樓的游泳池,旁邊還有新添的SPA,新樓層的樓頂很高,房間寬大,住得舒服。

放下行李就往外跑,韓國去不成,韓菜在香港做得很地道。散步到金巴利街,這裏一向被叫為小韓國,整條街都是韓菜館,最近該區要重建,許多店都搬到附近的金巴利道上(金巴利街和金巴利道是兩條不同的路),剩下的幾乎被「新世界食品公司」壟斷,超市、便利店、餐廳等等。

最出色的是「Banchan」韓國泡菜專門店,屹立了數十年,周潤發和我的照片掛在牆上,已褪色,韓國餐廳的菜都是一大盤一大碟,人少了叫菜很麻煩,就不如光顧泡菜專門店。

這裏任何一種泡菜都齊全,新鮮的醃白菜不酸,但夠辣,很受歡迎,這些都是在本地由韓國大媽手製,其他的直接由韓國空運而來。

這種要一點,那樣賣一些,塑膠盒子分大中小,任君選擇。有了泡菜之後,便可買他們的紫菜卷,和日本的不同,帶甜,很可口,配着泡菜吃最佳,還有各種醃好的肉類,可買回去自己燒烤。

很顯然這一類的買賣非常成功,同一條街上已開了三四家,餐廳反而減少了,最古老的一家「秘苑」也關門了,傳統燒烤店本來最不容易倒閉的,近年也紛紛被炸雞啤酒和其他方式的快餐代替,老饕們搖頭嘆息。

買了一大堆泡菜和兩大瓶馬戈利土炮,回到房間大喝特喝,別小看這種酒精度數很低的東西,也可醉人。搖搖擺擺地去試酒店新開的SPA,技師手藝高超,可惜是沒有好擦背,其實SPA每一家酒店都有,要出奇制勝的話,不妨開家韓式的,那群大媽用力擦,出來時少了幾十両老泥,香港甚麼韓國食物都有,但說到擦背按摩,就找不到。

據說要申請外勞來港很難,要保護港人利益我明白,但這是專門行業呀,不向外地請人不行,港人學了多一樣求生本領,又不是甚麼黃色勾當,正正經經為客服務,讓香港像從前的百花齊放,那有多好,也幫旅遊業多少忙呢!

又在尖沙嘴各大街小巷散步,這幾十年來變化真多,最大的莫過於內地遊客的劇增,生意最好的是藥房,也不知道遊客們聽到甚麼消息,有些藥店開的沒人,有些卻大排長龍,內地遊客好像對排隊不抗拒,明明知道逗留的時間不長,也會因為省一些小錢而花在排隊上。

繼續走走,到了厚福街又去仔細觀察,這條街以前只有一家叫「順德公」的餐廳又便宜又好吃,以為會屹立不倒的,但也關閉,有家叫「正仁利」的潮州老店也做不住,但一雞死一雞鳴,新的店不斷出現,不過近來也看到有些招租的廣告,可見經濟是疲勞的。

初到香港,尖沙嘴是我最愛遊的一區,每一條街每一間店都熟悉,自稱為「尖沙嘴老鼠」,後來自己的旅遊公司也處於尖東,更愛尖沙嘴了,看見它失去活力,有點沮喪。

回到酒店,喜愛它的原因還有它的餐廳,全香港沒有一家酒店,擁有那麼多家好餐廳,一直不失色的是意大利「Sabatini」,這家由三個兄弟開的店,創業大花本錢在裝修上面,同行中人很多不以為然,但現在來看,開了三十多年還一點也不陳舊,證明當年的決定是對的。

從前的「稻菊」日本菜當今改名為「四季菊」,食物水準照樣保持着,市內雖然開了多家高級日本料理,價錢也越來越提高,只有「四季菊」的售價依然那麼合理。

內地客人一多,酒店增開了「東來順」,旁邊也有家廣東菜館,都能滿足客人的需求。

七十年代流行的玻璃天井,高樓層建築,子彈式的透明電梯,當今已經很少酒店保存,「帝苑」當年的用料好,到現在還像新的,從一樓往三樓,像進入另一世界,已是古老當新奇的設計了。

底層有家越南餐廳叫「Le Soleil」,一早一晚設有自助餐。

最新添加的是二樓的「J’s Bar Bistro」,設計得新穎,又有各種美食支持,最近還請了發明白蘭花氈酒的靚仔調酒師來表演,吸引了不少女客人,成為城中熱點之一。

順帶一提,「帝苑」的糕點做得十分出色,像他們的「蝴蝶酥」,是全香港最好吃的,這麼說沒有宣傳成份,你去各家比較一下,就知道了。

回房寫稿,至黎明,肚子餓了,叫送餐服務,其他酒店吃來吃去只有三文治之類,這家人有香煎鮮豬肉鍋貼、炸雞翼、港式咖喱魷魚及魚蛋、瑤柱蛋白海鮮炒飯、鮮蝦雲吞麵、五香牛腩湯麵、鮮茄滑牛肉通粉、鮮茄焗豬扒飯,來一頓豪華的獎勵自己,通通點了。

只有精神可以不朽

2019/03/22

◇葡萄牙人在他們的牆壁畫上色彩,這是他們可愛的一面。每一個民族,每一個城市,都有陽光或灰暗,從甚麼角落去看,全部由你去決定。我們在葡萄牙看的,都是燦爛的花。

◇波希米亞人愛自由,喜歡音樂、文學和繪畫,盡情享受歡樂的人生哲學,影響了疲憊一代,更發展成嬉皮士運動。但是,這一類人始終遭到專權者、宗教和奸商的迫害,波希米亞這個地名,已在地球表面抹煞。當今存在的,只是精神罷了。不過,當地也一直以這精神來吸引遊客,可見還是不朽的。

◇越南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民族,不能折腰。美國多麼先進武器也消滅不了他們的鬥志,那麼弱小的國家,也把強國打敗。可能是經過長年戰火,人民臉上的笑容不多,實在可惜,但是他們的女人照樣美好,食物還是那麼好吃。

教養是自發的

2019/03/21

◇教養是一種普通常識,只要稍微注意,都可學到,和你的出身沒有關係。一點基本禮貌也沒有,在外國旅行,被人歧視,也是活該的。教養這一回事,是自發的,自己肯學,一定會,並非高科技。

別把自已看得太重

2019/03/20

◇還等甚麼呢?出門吧!你目前的工作並非沒有你不成的,別把自己看得太重。要照顧的人,也不會因為你不在他們身邊而馬上死去。多看天下,多觀察別人是怎麼過這一生的。回來後,你會對別人更好,你會對自己更好。

最好的手信是回憶

2019/03/19

◇地球人是整個地球之中的城市都大部分旅行過,有的還住上幾年,東西方的文化深入了解的人。路走得多了,眼界也開。處事不卑不亢,做人謙虛正直,對人性的醜惡做出寬恕,欣賞美好的一面。對種族一視同仁,國界並不應該分,這種人,就是地球人。

◇凡是博學深淵的人,都能吸收世界上美好的東西。人類有培養美之觀念的必要,因為美的環境將會令人的心變美,必須超越國家或民族之界限,而成為世界人。

◇旅行,最好的手信或伴手禮,應該是回憶。遇到的人,才值得令你想起一個地方。如果交了一個好朋友,怎麼壞的地方,都會變好;遇上一個扒手,風景再美,印象不佳了。到貧窮的國家,感謝自己活在樂土上;去了較我們文明發達的都市,應該爭取那種自由的精神。

親眼看到才不會忘記

2019/03/18

◇「泰山石敢當」五個字,小時候不懂的,以為拿了泰山的石,也敢拿去當舖撒野。原來不對。泰山有個人姓石,名敢當,勇得不得,惡魔看到他也要避開,所以後人在石上刻著他的名字,放在牆角,就能辟邪。我也即刻買了一塊。鬼怪事,已落伍;要辟,辟些撩事生非的八婆可也。

◇傳說中,泰姬陵在月圓的晚上看最美麗。但是,它始終是一個墓墳,帶著不祥,要是情侶在一起看到,便注定要分開的。我曾經和一個女人來過這裏,我以為要分手便要分得美,她才不會恨我。果然,她沒埋怨過,但是我忘不了她,所以再回這裏。

◇我在台灣生活時,走去鄉下遇到廟會,吃那種所謂的「拜拜」,真的是把任何陌生的過路客都拉去大魚大肉,非常熱情。對宗教也有強烈的熱誠,代表性的是北港那個地方的媽祖誕,燒過鞭炮,紙屑鋪滿馬路,足足有兩三尺厚,我親眼看到,一點也不誇張。

戰爭是最野蠻的事

2019/03/17

◇戰爭是最野蠻的事,為了霸權,為了貪婪,為了以宗教為名的面子問題。從前的戰爭,是搶掠。皇帝不會做生意,只有靠搶了,不然國家不能壯大。當今只要買賣做得好,就會變成強國,打甚麼仗呢?打仗是最花錢的一件事。

◇經過戰亂的國家,一定窮,窮就是等於甚麼資產都沒有,而剩下的最大的資產,當然是女人。經濟復原的第一階段,一定靠女人維持,日本戰亂後也是如此,這一股原動力,是好戰的男人沒有的。

比較之下,才學會謙虛

2019/03/16

◇意大利人整天喊窮,但衣服光鮮,人還是熱情。美國人喜扮童子軍,但不至於討厭。荷蘭人生性吝嗇,老死不相往來,變成互不干擾的優點。跑天涯,都是因為太愛人類了,想知道他們是怎麼過活的。比較之下,才學會謙虛。

◇阿姆斯特丹河邊的一棵大樹,葉子上千萬,垂至水上。有一天我走了,樹尚在,這是做人最簡單的道理,爭執來幹甚麼?我想,對大樹的尊敬,莫過於死後把骨灰埋葬樹旁,與它共同取笑人生之荒唐。

◇土耳其人一般上都很有做生意的頭腦,甚至路上遇到許多街童,他們會拿糖果或者是一包面紙向你售賣,要是你看他們可憐只給錢而不要甚麼的,那可不得了,他們會跟著你一輩子,非將貨物塞到你手上或口袋不可。做人要有自尊,把東西給你,就不是討錢,是買賣!

Netflix

2019/03/15

香港和大陸,一共有多少個人用Netflix來看電影或電視節目,目前並沒有正式的統計數字,但是這家公司正在不斷地進展,一步步蠶食世界的電影市場,是絕對的事實。

Netflix,在內地翻譯成「奈飛」,好像沒有被母公司正式授權,總之利用這門新技術的人看電影或其他節目的話,都略有點科技方面認識,英文也不成問題,所以譯名都不重要了,大家都Netflix、Netflix地叫。

如果你還沒有接觸到它,也沒甚麼損失,但要是你喜歡看電影或電視的話,它是值得擁有的,每月只需花九十三塊港幣的月費,就有無窮盡的節目讓你選擇,你可以隨時在你的電視機、電腦、平板電腦或手機上看,即開即有。

李珊珊曾經問我看了Netflix嗎,說那簡直是一個視覺上的深淵,一墮進去便拔不出來,這個形容真的貼切。

我是一個瘋狂的電影迷,也是一個視像迷,任何形式的故事片:我都喜歡追,而且是越早看到越好,Netflix對我來說簡直是大恩人,用的是iPad看,當然選擇最大螢光幕的iPad Pro。

付了月費後即有一個黑底紅色N字的icon出現,點一點,便會出現三個方格,問「誰在觀賞影片」,點上自己名字就是,有個格子是「兒童專區」,我不知道是甚麼作用,大概指示你家裏的小孩就看不到成人節目吧。

最上面一欄是「最新上線」,當然也不是全部是最新,指有些舊的大製作,Netflix才買下版權。絕對最新的是「Netflix原創」,這家公司已經賺錢賺到有本事自己製作影片與新節目來滿足會員了,他們最初的原創片集包括了膾炙人口的《紙牌屋》、《怪奇物語》等等,製作不會差過電影,而且一口氣看起來非常過癮。

這幾年來Netflix的魔手伸到亞洲,許多日本和韓國的電影都是由他們投資,各地都有他們的專家挑選傑出的製作佔為己有,連紀錄片也不放過,由《舌尖的中國》I和II的導演陳曉卿隊伍製作的《風味原產地》講潮州食物,拍得很好,本來要寄DVD給我住巴黎好友黃森的,他在電郵上說不必了,可以在Netflix找到,蘇美璐也提到她在Netflix看了。

我喜歡看的還有棟篤笑Stand Up comedy,從前要找非常不易,拜託美國友人去DVD店買,又不便宜,買完空郵,更貴。當今你要看甚麼有甚麼,最新的Trevor Noah《媽媽的孩子》、《月光光心慌慌2》,到Ricky Gervais的《人性》、Chris Rock的《鈴鼓》、到Kevin Hart的《真的很好笑》等等,應有盡有。

香港電影舊的當然有周星馳作品、吳宇森片子、成龍電影,到新的《十年》都齊全。

韓國片最多,有最新的《麻藥王》電影和《李屍朝鮮》電視片集,日本的也不少,像《深夜食堂》等。

非常色情暴力的片集也齊,像《Spartacus》。

Netflix的野心不會停止在製作新片集上,他們要拍新電影,但是好萊塢壟斷大製作,怎麼會有生路呢?

有,這要有突發的構想和天大的膽量,他們看準了一部電影,叫《羅馬》,志在得奧斯卡金像獎,一炮而紅。

他們知道要拍漫畫英雄式的片子,是打不過人家的,小小的成本要拍大製作不可能,但是用普通的製作費,來拍小品式的片子,一定討好。

首先,他們把Miramax的Lisa Taback製作部人才請了過去,她是奧斯卡專家,看中的是她對奧斯卡獎的運作很熟悉,製作不少得獎的,也買了外國人拍的藝術片,在金像獎上面賭它一賭。這次他們找的是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ón。

為甚麼會選中他,先看過去紀錄。此君在《Gravity》2013一片得了最佳導演奧斯卡金像獎,但他並不追逐大成本的漫畫英雄片,而一直想拍他的童年記憶。好了,Netflix和他一拍即合,反正在墨西哥拍,再貴也貴不到那裏去;卡隆不用大明星,只花了一千五百萬美金的製作費,就可以封了整個小鎮來拍,一個鏡要從頭到尾拍一場戲極難,看得影評人瞠目咋舌,最佳影片得不到,最佳導演一定有。

我們敬佩的不只是Netflix的眼光,而是它背後更大的野心,要知道在好萊塢拍一部片雖然貴,但是發行費有時更驚人。《羅馬》在製作費省下來的錢花在宣傳費上。《A Star is Born》花了三千六百萬美金去拍,宣傳費只有兩千萬,《羅馬》大灑金錢,宣傳費花了三千萬。

Netflix將會打破戲院發行這個魔咒,用自己的平台以最低費用發行。這個機構原來只是一家出租DVD的公司,但他們看到出租公司的種種弊病,把最大對手Blockbuster打倒,又配合最新科技,令觀眾不必經過DVD直接點播看電影,再下來又有5G,更快更完美。

Netflix上市時的是十五塊美金一股,現價約三百五十美金。二○一八年營業額:一百五十八億美金,對比上年增長三十五個巴仙,當今市值約一千五百二十億美金,前途無量,是時候考慮投資了。

想走就走,放下一切

2019/03/15

◇到每一個地方都一定要懂得當地的歷史背景,至少也要知道當地所經歷過的歷史事跡,對人民的飲食文化有何影響。例如由非洲至澳門都有蝦醬,因為大家都經歷過殖民地時代,都有這種殖民地政府遺留下來的飲食特色。真正的旅遊人就要具備這些條件。

◇要成為一個旅人,最好在語言和衣著上下點工夫。今天做不到,明天學到會為止,全靠自己努力。穿得像一個難民,人家就當你是難民。乾淨整齊,是對對方的一點基本尊重,名不名牌並不重要。語言用來增加自信。至少學會以當地話說謝謝,對方也高興。旅行經常發生的情形,是自己歧視自己。

◇有很多地方想去,但是考慮了很久,還是去不成,怎麼辦?想走就走,放下一切,世界不會因為沒有了你而不運轉的,說走就走, 你沒膽,我借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