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3 年 06 月

蘇浙匯

2013/06/30

地址:灣仔港灣道30號新鴻基中心地舖

電話:3528 0228

到過上海的朋友,一定看過「蘇浙」這塊招牌,總店位於上海徐匯區,十一年來在大陸發展出十七家分店,不可不說來勢洶洶。

先在澳門來一家,當今攻香港,選址不錯,就在灣仔港灣道的新鴻基中心,地方也大,裝修得富麗堂皇,並有數間內地人喜歡的廂房,每天客滿,生意滔滔。

見雜誌的介紹,標題說:「星級滬江菜,告別濃油赤醬!」

友人請客,我硬著頭皮赴宴。一進門,經理董國璋和餐廳職員必恭必敬,也不是衝著我一個人,對所有的來客都是如此。

涼菜上桌,那些醉雞之類,吃不出甚麼分別,素鮑魚味道不錯。

烤麩來時,一嚐,味道十分接近當年在朱旭華先生家中吃到的,雖然麩已不用手掰,覺得十分好吃,一連叫個兩碟,都差不多給我一個人掃光。

招牌菜的清蒸鰣魚上桌,調味極佳,可惜富春江的已被吃得絕種,店裡人說是飼養的,一點脂肪也沒有,這給想減肥,又沒有嚐過野生鰣魚的女士們吃,剛好,倪匡兄則說滿口是渣,但我們最後的結論是:非戰之過。

接著的幾個菜都好,尤其是紅燒肉拼魚唇,以冰糖及醬油帶出五花腩鮮味,加上魚唇代替了脂肪,雖只用植物油,倪匡兄還是大讚。

樟茶鴨不是江浙菜,但也做得像樣,經蒸過再去煙熏,以傳統的方式炮製,可以一試。

最後一道「賽人參」,是用一整條白蘿蔔熬上湯,查先生吃得高興,說菜名平凡,賜之以「美人臂」。

只要查先生查太太高興,這已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大廚朱俊特地做了一碗豬油的蔥爆拌麵給我,謝謝他了。

廣告

老上海飯店

2013/06/29

地址:灣仔謝斐道238號世紀酒店地庫

電話:2827 9339

在今天,要吃一頓傳統的上海菜,並不容易,香港賣的盡是一些所謂的新派滬菜,專走健康路線,吃得淡出鳥來。

好在還有一家「老上海飯店」,開在謝斐道的世紀酒店地庫,不可和「香港老飯店」混淆。

菜一上桌,先看到「水晶熏蛋」,很正宗,皮熏成褐色,蛋黃溶化得溢出蛋白,那麼簡單的一道菜,不是經常能看得到。

我對蛋十分有興趣,做法看的也算多,洋人流行的甚麼低溫處理,簡直不能和它比,日本的溫泉蛋,更是白烚而已,微不足道,還是吃上海熏蛋吧。

其他冷盤的鹽水鴨、素燒鵝也還好,馬蘭頭肯花功夫去細切,才能發出香味,不像其他店亂剁一通。

因為有老人家在場,叫了一客拆骨魚頭粉皮,魚頭要吃就整個吃,不然我是反對的,上了年紀,也寧願吃粉皮吧?

清炒河蝦仁不那麼特別,勝在還用河蝦,個子已愈來愈小了,通常菜名清炒河蝦的,店裡加了一個「仁」字,算是老實告訴你了。

當今的筍最美味,來一道清清脆脆的油燜鮮竹筍,好過吃甚麼豆苗之類的蔬菜,若有草頭生邊,又是例外。

最後來薺菜肉雲吞和生煎包子,已吃得太飽,不叫八寶飯或湯圓等甜品了。

其他菜我少碰,事前叫一客蔥油開洋拌麵來壓底,叮嚀又叮嚀,一定要用豬油。

豬油已被所謂健康客視為洪水猛獸,新派滬菜絕對不用,連一些老字號也聲明不碰,才有生意做。遇到這種食肆,我總是說,你先給我做一客紅燒蹄髈,豬腳給我打包,剩下的用豬油來拌麵好了。

去「老上海飯店」就不必那麼麻煩了,他們有豬油,經理石錦誠說:「做湯圓、做菜飯,不用豬油,怎麼好吃? 不用豬油,怎麼叫上海菜?」

蘭芳園

2013/06/28

地址:中環結志街2號

電話:2544 3895

有些老地方。忘記介紹,在中環結志街的「蘭芝園」就是其中之一。

從早上七點就經營。一直開到下午六時,別以為只有外面那幾個位子,其實大牌檔只當為招徠,它已躲進店裡,有冷氣,而且坐得相當舒適。

一坐下,你就會發現很多遊客。台灣來的少女尤其多,在旅遊書中介紹了又介紹,在大牌檔吃東西,實在是香港特色,應該加以發揚光大。

賣的招牌菜有「傳統舊式加央西多士」,一份十六塊,如果不喜歡加央的味道,有「馳名厚身多士」,才賣十大洋。

天氣熱,客人多叫一杯放了很多冰塊的「凍鹹檸七」或「夠薑七」。遊客看到名字摸不著頭腦,老香港當然知道那個「七」字代表「七喜7up」,而「夠薑」是廣東話的「夠膽」,其實是薑片加七喜,鹹檸檬是店裡自己醃製的,和其他茶餐廳用現成品不同。

但最受歡迎的飲品還是這家人的絲襪奶茶。所謂絲襪,不過是絨布做成,漏斗形的白布袋,用來隔渣,南洋人一早就用這種布袋沖咖啡,也許是那邊傳過來的做法。

任何時段走進「蘭芳園」都有不同的食物供應。早餐最多人叫的是「火腿通粉餐肉煎雙蛋」,配料極為豐富,一客賣二十五元,如果你不愛吃通粉,可換為「出前一丁」,則加二元。

中午有碟頭飯,像免治牛肉、叉燒煎蛋、蔥油雞扒、滷水肋骨等等,加茶或咖啡,四十二元。

下午茶有雞扒湯米、美式熱狗、沙嗲牛肉等。我最愛吃的倒是這裡做的撈麵,用「出前一丁」來撈,眾配搭之中,豬扒做得最出色,嫌單調可加多幾片午餐肉。最豐富的是「心多多撈丁」,一共有雞翼、五香肉丁和煎蛋三種配菜。如果你心再多,那麼添牛展和牛肉好了。

五十多年的老字號,它是能夠保持水準的成果,它就在擺花街尾,從威靈頓街一直走進去就會發現。

也許你也每天經過這家僅存的大牌檔。再歇一歇腳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五龍粥麵茶餐廳

2013/06/27

地址:中環租庇利街17-19號

電話:2851 8861

常去灣仔春園街吃東西,就沒有走過隔一條的利東街去,原來在五十一號,有一家叫「五龍粥麵世家」(現已搬至中環,名為「五龍粥麵茶餐廳」)的餐廳,所做的鮮蝦雲吞麵,得到旅遊發展局舉辦全港第一屆「美食之最大獎」的麵食組冠軍,今天專程去試。

墻壁上寫著「首創鳳肝魚翅水餃」,既然是「首創」,非試不可。一位相貌端莊的女士走過,大概是老闆娘福嬸吧,就向她要一碗試試看到底是甚麼味道。

「賣完了。」福嬸說:「鳳肝,就是雞肝而已,你不如來一碗普通的水餃吧。」

好,上桌,一試,味道果然不錯,絕對不普通,水餃爽脆,有咬頭,餡鮮美,很久沒吃過那麼好的水餃了。

至於湯,店裡強調田雞湯,就不如傳統的大地魚來得惹味,但可以吃出是不帶味精的,這已經非常難得。

再來得獎的鮮蝦雲吞麵,已有一碗水餃湯,就來一碟乾撈的。麵條做得很好,鹼水味也不攻鼻,但是很老實很老實地說一句,沒有我想像中的好,這是我的偏見,因為麵不是用豬油拌的,不可能有昔時雲吞麵的香味。至於雲吞,可能是手下淥得過熟,太爛了。如果你去「五龍」,我建議你還是叫水餃麵好過雲吞麵,不然來一客雙拼也行,兩種餃子類,可以互相比較一下。

店裡還有一味出名的菜,那就是炸鯪魚球了。五顆鯪魚球,每一粒都有小孩拳頭般大,炸後皮脆,中間軟熟。蘸著蜆蚧醬吃,是下酒的好餸。

貪心,來一客魚皮,很脆,不錯。

店中選擇極多,連上海炒麵、越南牛河、雲南米線也賣。中午時刻,許多顧客只叫一碟客飯,點雲吞麵的人少,真是浪費了吃得獎名菜的機會。

走出門口,遇到老闆福伯和他的千金,非常友善,本來應該盡講些好話,但是性格使然,有甚麼說甚麼,請福伯原諒。

注:「鳳肝魚翅水餃」現改名為「魚翅水餃」。

雞同鴨講

2013/06/26

MEILO SO插圖

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不能和台灣爭辯日本料理,同事們看完,問我詳情。

首先聲明,我對台灣人沒有不敬之處,許多好友親戚,都是台灣人,也絕對沒有歧視他們的意思,以下言論,不過是我個人的觀察,若得罪了,敬請原諒。

很久之前,我在日本定居了八年之後,因工作,被公司調到台灣住上兩年多。當時友人帶我上台北最好的日本料理店,在三條通,叫了一客粉紅色的刺身給我吃:「這是TORO,金槍魚的肚腩!」

我一看,粉紅得不對,帶點透明,有些血絲,這明明是日本叫為KAJIKI-MAGURO的箭魚,《老人與海》中那種。因釣起時血液倒流,不只在腹部,整條魚都作粉紅色。

不客氣地指明,台灣人那肯認錯?連大師傅也參加強辯,我也年少氣盛,差點打起交來。

那還是台北的街燈昏暗的年代,經過歲月,經濟起飛,台灣人到日本旅遊的多了,當然懂得。

就算近年,到了高雄附近的漁港拍旅遊片集,也差點與人惹起紛爭。當地盛產的金槍魚,叫為「黑鮪」,台灣人說是吞拿魚的極品,有「鮪魚之王」的美稱,油脂豐富,飽含DHA,其腹更是珍稀,以最高價出售到日本云云。

即刻在菜市場請魚販來一大碟最貴的,一吃進口,比較之下,即知和藍鰭吞拿BLUE FIN TUNA相差個十萬八千里。藍鰭在西班牙盛產,印度也抓得到,但日本海的,已瀕臨絕種的藍鰭才是極品,不能以文字語言形容,要親自嘗過才能理解。

最後,選擇了沉默。

台灣距日本最近,真正的日本料理店也應該有的,被友人一次又一次地請去,同樣以沉默收場,他們說:和在日本吃到的一模一樣,是最高級的。

吃日本菜,在日本以外,還是得來香港,這點台灣人最不苟同。

其實道理最簡單不過:香港與日本之間的航班,是最密的。日本菜靠原材料,而香港可從東京、大阪、九州和北海道直接入口。香港的好日本店,一個星期不停地從日本各個港口入貨,有六次之多,除了星期天魚市休息之外。

台灣也行呀,是的,是的,台灣也行。

台灣沒有的,是香港人拼命賺錢拼命吃的傳統,香港的日本壽司店已比東京大阪的高級,日本人進貨,一星期不過三次罷了。當然,在築地和黑門市場可有各地漁港進來的海鮮,但畢竟不像香港買的種類多,只要大師傅能想到,就有代理商幫你運來。

要吃得多刁,就有多刁,我在香港的壽司店中找到了整杯游水小魚生吞的SHIROUO-GUI,那是公魚的幼魚。

鰻魚如果是湖中的叫UNAGI,壽司店是不賣的。壽司店賣的是海鰻,叫ANAGO,這大家都應該知道,但是海鰻的幼魚叫甚麼?日本名是NORE-SORE,也可以當成刺身吃的。

近年已差不多沒人去做的,是日本種的賴尿蝦SHAKO的鉗,老海產商人會很仔細地一個鉗一個鉗把肉生剝出來,一排排地擺在一個裝海膽的木盒子中拿來賣給壽司店,大廚用一枝匙羮搯起,小心地以紫蘇葉的大葉OBA包住,送給客人點醬油吃。壽司店術語是「蝦蛄之爪SHAKO NO TSUME」。

這些,台灣的壽司店沒有吧?

原材枓是決定性的,北海道的原材料豐富又新鮮,所以不必靠師傅的手藝,故養不出好廚子來。正當日本老饕那麼批評北海道壽司的時候,「壽司善」的老闆不服氣,就訓練出一批比「江戶前」東京大廚更厲害的人才來,單單看他們飛刀切生薑的手藝,和一粒粒地把粉紅色的亞拉斯加岩鹽磨成乒乓球狀,撒在刺身上的功夫時,就知輸贏了!

香港的壽司店,並非請日本人來開分店,而是整批「移植」過來,像「佐瀨」那家,邀請「壽司善」的老闆不肯,就把師傅包了,以他為名,在香港開。用的原材料,和「壽司善」在札幌進貨的那家是同樣的,這麼一來,就可以「移植」了。

近來,更有米芝蓮三星壽司店在香港開業。壽司的精神,除了材料和手藝之外,是大師傅和客人的溝通,所以吃壽司時坐櫃枱,而絕對不是坐桌子,這麼一來才能和廚子對談。當然,會說日語最好,但得到三星的,多數是會以英語和米芝蓮評選員對話。

香港的「SUSHI YOSHITAKE」的「移植」,是老闆吉武正博在一年之內一半以上的時間長駐香港,他能用英語講解給客人聽,甚麼是壽司,魚的種類,怎麼解剖等等,等於是將他一生的知識原原本本灌輸了給你。這餐飯,說甚麼也是值得的,還不算這間店只有八個座位呢。

我能講流利的本省話,國語也沒問題,但我很難和台灣人說個清楚,為甚麼吃日本料理,得來香港。

台北四十八小時

2013/06/26

MEILO SO插圖

常到台北公幹,今日去,明日返。這不到二十四小時內,工作時間除外,還能做些甚麼呢?

首先,酒店的選擇,很奇怪地,名牌大集團經營酒店,沒甚麼人願意到台北開,不過那些沒個性的,不住也罷,我喜歡的還是「西華SHERWOOD」,房間不多,很舒適,連李安也覺得不錯,常入住,最重要是它設有噴水沖廁,這是許多美國五星酒店不懂得的服務。

地址:台北松山區民生東路三段一一一號

電話:+8862-2718-1188

放下行李,到餐廳去,有以下幾家可以推薦。

「三分俗氣」:賣的是浙江菜,有禁臠的頭盤,豬腳炖海參的主菜,紅燒牛肉也做得出色,聽了我的介紹去的朋友,沒有一個說不好吃。

地址:台北縣永和市國光路 49巷 8號

電話:+8862-2231-1103

「欣葉」:最地道的台灣菜,像蚋仔、菜脯蛋、煎豬肝、炒米粉等等,價格便宜,水準有所保證,但得去這家老店,其他忠孝店和一○一大樓店的,走高級路線,台菜變成不三不四的混合菜,千萬不能走進去。

地址:台北雙城街三十四號

電話:+8862-2596-3255

「真的好」:高級海鮮餐廳,但價錢實在,不會斬客人,魚蝦蟹可以在水缸中選擇,看不到的是一種叫「花跳」的鹹淡水彈塗魚,肉幼細得不得了,用薑絲來煮湯,甜美異常,不能錯過。蔬菜可叫澎湖絲瓜,好吃得不能相信,但價高,和海鮮相同,他們包的糉子,也非買回來當手信不可。

地址:台北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 222號

電話:+8862-2771-3000

「度小月」:本店開在台南,但台北這一家分店的規模和水準都和本店一樣好,當然先來一碗擔仔麵,不喜麵可叫米粉,然後來碗貢丸湯。季節恰逢青竹節時可來一碟沙律,筍甜得比梨還好吃,這家人也把台南美食搬過來,可叫鹽烤虱目魚、黃金蝦卷、蝦仁肉圓、蚵仔酥等,好吃得很。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二一六巷八弄十二號

電話:+8862-2773-1244

以上這幾家都在台北開業已久,如果你想找新的,那麼到「上引水產」去吧。

這是一間開在「濱江市場」旁邊的食肆,面積大得不得了,可以說集中海鮮超市、觀光漁港、日式料理、戶外燒烤和火鍋店的包圍式經營,香港的觀光客觸覺敏銳,到了那裡,就可以聽到很多人在說廣東話。

有一區專門給你選購游水海鮮,鱈場蟹、毛蟹由北海道運來,客人買了,拿到店裡,就幫你煮熟,把成品拿到四處角落設有「立吞TACHINOMI」站,就可以站着吃,吃完走人,不知要比餐廳便宜多少。

這是一個模仿築地魚市場的構思,但原意近於紐約的EATALY,請了誠品書店的計劃者來建築成一個新穎的飲食天地。

台灣人對日本文化有深厚的迷戀,但對日本字也只是一知半解,那種站着吃的叫成「立吞」,是種錯誤。「立吞」設在日本的街邊售酒處,「吞NOMI」只宜作「喝」,而不是吃的。「立食TACHIKUI」,才是正解,也許台灣人也不在意這些,將錯就錯吧。

在這裡,我也看到很多人買一盒盒的海膽,大叫抵食。他們不知,買到的只是俄國出產的,而不是北海道的馬糞海膽,也不必掃他們的興了。真正高級的日本料理,可得在香港吃,這不能和台灣人辯論,一談起來就得打架,還是偷笑好。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民族東路410巷2弄18號

電話:+8862-2508-1268

在台北,當然還可以到故宮博物館,或者去三越百貨公司,但我的二十四小時,還是集中在吃、吃、吃。

到了半夜,我愛去一家叫「高家莊」的,打着招牌賣米苔目,說是像我們銀針粉或老鼠粉,其實是像瀨粉居多,但我志在吃這家人的滷大腸和其他內臟食物,沒有一個地方的人做內臟做得比台灣人更出色,他們把內臟文化發揚到極點了。到這裡,吃一碟他們的滷大腸,就知道我說些甚麼。

地址:台北中山區林森北路二七九號

電話:+8862-2567-8012

再睡不着的話,有二十四小時經營的「無名子」,這裡的台灣小菜至少有一兩百種,你想到甚麼就有甚麼,還可以叫他們清炒蔬菜,奉送一鍋番薯粥給你,包君滿意。

地址:台北市復興南路二段一三○號

電話:+8862-2784-6735

早上醒來,我最愛吃「切仔麵」,從前我在酒店附近的小巷就可找到,當今已少人做,得特地去找,在北區迪化街有一家叫「賣麵炎仔」的最為精彩,「切仔麵」的麵,並非字面上的切字,而是來自淥麵時「切、切、切」的聲音。叫一碗乾麵,有韭菜豆芽,還淋上帶肉臊的辣醬和甜醬,配的小菜有煙熏鯊魚,靠近肚邊的肉充滿骨膠原,又肥又美。豬肝是用針筒把醬油打入血管再蒸出來的,幼細得不得了。來碗豬腰湯,不怕膽固醇的話來碗豬腦的,大呼過癮。

地址:台北市大同區安西路一○六號

電話:+8862-2557-7087

在附近迪化街舊區內,還可以找到專做貢丸的「明華貢丸店」和賣豬肉紙的手信店「江記華隆商行」。

吃完,我雖不是教徒,也到拜關公的「雲子宮」一趟,感染台灣人的信仰氣氛。

接着乘酒店車到機場,華航的商務艙甚麼牛肉麵、肉臊飯都有,更好吃的,是他們的煨番薯,甜到漏蜜,不容錯過。

機上小睡一個鐘,到達香港。

SEVVA

2013/06/26

地址:中環遮打道10號太子大廈25樓

電話:2537 1388

聽到SEVVA這家餐廳已久,今天才有機會光顧,它開在中環太子大廈二十五樓。

到了之後才發現地方真大,一共有有二萬二千尺,一半是餐廳和廚房,一半是露台。

餐廳也分兩個部份:較為親切,有裝修得高級的咖啡室部份;還有較為適合正式晚宴的部份。

侍者人數眾多,都穿著整齊的製服,經理陳兆雲親切招呼,介紹了幾個菜。我看餐牌上有印度Dosa,來一份咖喱和雞肉的。Dosa是一種烤得像紙一般薄的餅,包著各種不同的配料吃,上桌一看,很大的一張餅,我們分開來當前菜。

接著是一小杯磨成濃茸的西洋菜熱湯、沙律和螃蟹蓋,螃蟹蓋中蟹肉極多,不欺客。沙律加了用茶葉蛋的做法煮的鵪鶉蛋、雅枝竹心、牛油果、菊苣和炒豆腐。

一小排烤羊鞍,羊肉用的是紐西蘭的乳羊,還覺得有點硬,如果是法國的或蘇格蘭的羊就會軟很多。

再下來的牛面頰肉就很精彩,用一個酥皮蓋焗了出來,裡面的肉柔軟到極點,湯汁也夠濃,可以叫一小碗白飯,淋在飯上。

最後的泡飯是用上海式的魚和肉熬出湯來,飯則像日本式的烤飯糰,浸在湯中。

看到飲食雜誌中介紹了最貴的牛肉麵,一客一百九十,就來一碗試試看,牛腱的份量極多,湯也濃。

最後的甜品,要了一客甚麼都有的,每種一塊。又另要瑪麗·安東涅,那是把棉花糖扮成那法國皇后的粉紅假發,下面再有一個蛋糕,用各種法國甜點組成。

平均消費並不便宜,如果不吃東西,傍晚時可叫杯酒,在那個大陽台中俯望維多利亞海港和周圍的大廈,與朋友聊天。

每一個城市都應該有那麼一個INPLACE,讓一堆不喜歡的士高嘈雜的人聚合,又沒有蘭桂坊那種吵架和鬧事的擔憂,漂亮的客人你看我看你,喝杯酒、抽抽煙,是一個好去處。

曼谷R&R

2013/06/25

MEILO SO插圖

不丹之行,餐廳再好,也是食之無味,回程經曼谷,可得好好享受。英文有R&R這句話,第一個R是休息REST;第二個R則是RECREATION,是消遣、恢復身心的治療。來自美國用語,打完了戰爭,上司們讓大兵到東南亞各地去大吃大喝,我們就是懷着這種心情去曼谷的。

到泰國玩,最好飛泰航,要是頭等的話,簡直是一大樂趣。物有所值,走下飛機,閘口有專人迎接,坐高爾夫電動車直達海關,特別通道,不必排隊,連同行李,一下子運到旅館的專車之中。

我一向住文華東方酒店,這次依同行的孫先生推薦,在SUKHOTHAI下榻。想不到市中心也有那麼一家花園樓層式的豪華旅館,不錯不錯,周圍是商業和使館,找小販攤子的話,得搭車。

放下行李後,就往唐人街跑,「銀都魚翅酒家」已光顧多年,主要的還是去吃烤乳豬,翅是不碰了。當晚,七個人,差不多把整個餐廳的菜都叫齊,有螃蟹粉絲煲、紅炆魚膘、蒸鱸魚、肉臊草菇湯、七八種炒蔬菜、各種炒麵、撈麵、湯麵等等等等。不要緊,不要緊,吃不完打包,結果都打包到肚子裡面去了。

地址:483-5, YAOWARAT RD., BANGKOK

電話:+66 6230 1837

第二天,經常來載孫先生的七人車兩輛來酒店迎接,一是車兩對夫婦去打高爾夫,一是和我們三人逛菜市場。由阿新和阿志兩兄弟經營,他們是當地潮州人,能操熟練的廣東話,要去哪裡先打電話或電郵和他們聯絡,不必麻煩友人,我試探他們的能力,問最好的榴槤檔那兩家小店在甚麼地方,也即刻能回答得出。

車資為三至四千銖一天,很合理,聯絡資料: mailto:TCSL888@hotmail.com

一早先到酒店附近的公園去散步,多年前第一次去曼谷時入住的DUSIT THANI HOTEL就在對面,那時覺得很高,當今一看,在大廈叢中,像個侏儒。最記得是酒店走廊養有一頭小象,到處走動,可愛到極點,後來在一次服務員的罷工,沒人餵,餓死了。

公園中有大批人在打太極拳,我們是為了小食檔而前來的,叫了潮州糜的鹹菜煮鯊魚、菜脯蛋、炒芥蘭苗、五六種不同的魚飯、滷大腸、鵝肉、羊肉炒金不換,鹹魚、鹹蛋等等數之不清的菜,一碟又一碟上,配着潮州粥,要不了多少錢。

吃完又吃,接着去被稱為百萬富豪菜市場的OR TOR KOR,名字發起音來像日本話的男人OTOKO,很好記。在這裡,最高級的當地食材,包括蔬菜海鮮乾貨及水果,應有盡有。

當今是榴槤季節,泰國人嫌剝榴槤麻煩,乾脆用利刀劏開,取出果實,一公斤一公斤賣,依價錢,選喜歡的品種,最貴的一千銖一公斤,味道還好,但絕對比不上馬來西亞貓山王,而且,泰國人吃榴槤,喜歡有點硬的,像意大利人吃麵,不慣。

來這裡主要的是找熟食檔中的乾撈麵BA MEE HEANG,我對這種小吃有點着迷,一家又一家試,失望又失望,都已經沒有以前的味道了。

不放棄,終於來到住慣的文華東方,喝了一杯下午茶,在河畔看到一條船經過,隔了半小時,又見同一艘船,如此三四回,一樣的船看了又看,友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麼有這種怪事?

原來,河流入大海,剛遇潮漲,又把船沖了回來,小艇摩打加強,再衝江口,但又無奈地被潮水再次推回原位之故。

喝完茶,就到酒店附近的菜市場,這個只有本地人才會去的地方,有一檔賣麵人家,夫婦兩人死守,已有三四十年,在這裡,我叫了一碗BA MEE HEANG,啊,一切美好的回憶都重返,以潮州話問店東:「怎麼保持的?」

「其他攤子,都不用豬油了。」當頭一棒,怎麼沒有想到這麼簡單的答案。

見有粿汁賣,即要了一碗,這種潮州小吃,除了府城和汕頭之外,已完全地消失了。

此行又與友人試了多家泰國餐廳,但都不值一提,最後一晚,還是去了BAN CHIANG,這家全曼谷最地道的泰國菜,水準數十年保持一致,原汁原味,每一道菜都不讓本地舊客和外國老饕失望,價錢也便宜得令人發笑。

味覺這種東西很奇妙,吃過好的,知道有些泰國菜怎麼創新,都不夠好吃,來了曼谷,就不必浪費時間。也不肯去試大家推薦的意大利和法國菜,就算多好,也好不過到原產地去吃。

地址:14, SOI SRIVIANG, SURASAK RD., BANGKOK

電話:+66 2236 7045

到達機場,第一個閘口就是泰航,行李全交給地勤員工,順順利利,快快捷捷地走進候機室,裡面的泰國餐廳應有盡有,連BA MEE HEANG也供應。吃完,還有時間,免費做個全身按摩,若要趕,也可以捏捏腳,服務真是好得沒話說了。

小睡一下,抵達香港。

PR Classified

2013/06/25

地址:中環荷李活道108號

電話:2525 3444

PR Classified的PR是記者室Pressroom的縮寫,而Classified可譯成檔案分類室或保密文件室,以這個地方來做私人一點的空間,專賣各國的芝士,客人也可以出一筆錢,包這個芝士室用來開私家派對。

Classified的樓下像一間普通的咖啡室,很舒服,很個人化,布置簡簡單單,沒有連鎖店的全部一樣討厭氣氛。

咖啡和茶三十二塊一杯,食物的選擇並不多,但豐儉由人,從一百塊左右的每日精選的麵食,到數百塊的意大利魚子醬都有。

客人叫一客三文治,用麥皮麵包包著煙燻火腿、煙肉、油菜、番茄和奶油醬,一百零四塊,就能充饑。想吃生菜可要一個希臘沙律。

說到芝士,這是香港唯一供應芝士癡進食的地方。走上二樓,就有一陣芝士味攻鼻,樓上擺滿紅白酒,走進密室,有三十多種不同的芝士給你選擇。

叫法是這樣的:你可選大中小,小的一六二元,可選三種;中的二七四,五種;大的三九○,七種,或者份量加大。

我要了中的,選法國的Roquefort,此芝士最為聞名,味道獨特,用羊奶做的,另一種法國芝士叫Beaufort,是阿爾卑斯山上的產品。

英國芝士則選很臭的Stilton,另一種名字嚇人的臭主教Stinking Bishop,其實不夠Stilton臭。

Quince榅桲是種薔薇科果實,俗名木梨,帶酸,西班牙人拿來加糖做成糕狀,切片後是送芝士的恩物。

喝甚麼酒呢?帶甜的飯後酒Perrin Muscat De Beaumes De Venise是該店賣的最佳選擇,一杯八十九,幾個人去,叫一瓶較為合算。

要嘗醃製三十六個月的西班牙頂級火腿這裡也可以吃到,一碟一百五十九元。

不丹之旅(下)

2013/06/24

MEILO SO插圖

GANGTEY處於一個山谷之中,周圍也沒有甚麼好看的,此地盛產薯仔,大大小小的各個不同種類,喜歡馬鈴薯的人一定會高興,但我一向對這種國內叫為土豆的東西沒有好感,怎麼吃,也不覺得味道會好過番薯,當晚的薯仔大餐我可免則免,見菜單上有鱒魚,好呀,即點。

一路經過的清溪不少,魚也多,一定不錯吧?一吃,我的天!一點味道也沒有,原來不丹人不主張殺生,一切肉類,包括魚,都是冷凍由印度進口,供應給遊客,自己不吃。

要釣嗎?可以,向政府申請准許證,外國人特許,不過我們不是來釣魚的。

酒可以喝,煙就不鼓勵了。抽的人不多,年輕人去印度學壞了,回來照抽不誤,但會遭到同胞白眼。至於大麻,當今不是季節,否則到處生長,很多遊客自採,像吃刺身燃燒吸之,政府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從GANGTEY北上,看整個行程最值得看的廟THE PUNAKHA DZONG,就在一條叫父河和一條叫母河的交界,在一六三五年建立,幾經地震和火災,絲毫無損。寺廟的宏偉令人讚嘆,巨大的佛像安詳,皇族的婚禮都在這裡舉行。大廟中幾百個僧侶一起敲鼓打鐘之聲音也攝人心魂,在這裡的確能感受到密宗的神秘力量。

看完廟後,酒店依照我們的要求,在河邊設起帳篷,來一個燒烤,一切餐具都正式的,喝酒玻璃杯,吃東西瓷器碗碟,這個野餐真是不錯,要不是蒼蠅太多的話。

餐後,酒店員工們設起不丹的國技射箭,他們的弓是用兩枝木條拼成,得用相當的力量才拉得開,箭拋弧形地向上發出,不容易掌握。模式和工具不同,又沒有大量經費支持,這個國技至今還打不進奧林匹克。

PUNAKHA的安曼酒店是由一座西藏式舊屋改造,當年是貴族居住的,建於山中,我們得爬過吊橋,再乘電動車才能抵達,環境優美,房間舒暢,為最有特色的一家,雖然和GANGTEY那家一樣,只有八間房,但這裡的有氣派得多。

不丹是一個山國,老百姓住在哪裡,當然是山中了。看到一間間的巨宅,根本就沒有路把建築材料運到,全部要靠人工揹上去,可見工程之浩大。

那就是貴族或地主生活的地方,一般人只有建在公路旁邊,但也得爬上山,沒那麼高就是,這一間那一間,雖然簡陋,但有這種小屋居住,已算幸福。

電視的接收,令到人民對都市的嚮往,地產商腦筋最靈活,開始築起公寓來,所謂的公寓也不是很高,七八層左右吧。因為國家的法律,所有的窗門還是要依照不丹式建築,這一來把西方高樓和不丹低層樓溝亂了,變成非常非常醜陋的樣子,但很多人都想湧進去住,大家擠在一起,買起東西來方便嘛,小社區就那麼一個個地出現了。

我們的最後一站,折回有機場的PARO,經過用針松葉子鋪成地毯的小徑,又聽到流水,就到房間。

我把從香港帶去的即食麵、午餐肉和麵豉湯全部拿出來,大家吃得高興。

來PARO的目的是爬山,最著名,也是最險峻的「虎穴TIGER’S NEST」就在這裡,雖然設有驢子可以騎,但只到一座山上,另外還是要靠自己爬上爬下,才到達其他兩個高山寺廟,不是一般人可以吃得消的。

真的值得一看嗎?也不見得,爬了上去,再不好看也說成絕景了,而且這裡的空氣,也不是特別的清新,通常到一個山明水秀的地方,我們都會感受到的靈氣,在不丹是找不到的,一切都被旅遊書誇大了,這也許是我個人的觀點。

如果你是一個購物狂,那麼導遊都會勸你,在別的地方別去找,去到PARO才有東西可以買,而買甚麼呢?一般遊客都會選一些帶有宗教神秘色彩的手工紀念品,精一點的購物者就會去找冬蟲草了。

這裡賣的比西藏還要便宜三份之一,我們都不是中藥專家,貨好不好也分辨不出,價錢更是不熟悉,當然不會光顧了。

沒有特別想要的,在一家家的工藝品店找找有沒有賣手杖,買一支給倪匡兄,找來找去,都不像樣,有些還是大陸做的木雕花杖。走進一家小店,店主聽完之後拿出一支。

一看,是樺枝杖,樺樹我們看到的是白樺居多,不丹有紅顏色的,還很漂亮,樣子又自然,預算四五百塊也可以出手時,店主說:「送給你。」

不行呀,又沒買甚麼,不要緊,不要緊,本來是買給父親用的,但老人家一看到手杖就搖頭,放在店裡也沒用,就給你吧。

真是感謝這位好客的古董商。

幸福嗎?不丹人。

聯合國調查中,列為全球幸福指數最高的居民,臉上笑容不多,失業人數還是高的,在山中的生活並不容易,看見一位年輕媽媽,揹着已經長大的兒子,還要爬上山去,臉上的表情,是無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