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9 年 02 月

不再為別人而活

2019/02/28

◇人,首先要出於自愛,不自愛就完蛋了,任何環境之下,自愛的人總有出人頭地的機會。加上努力,還不成功,天就沒眼了。世上的人,將永遠互相殘殺下去,這個幾千幾萬年的人類劣根性,不是一朝一日可改,也不是我們能夠一手糾正。要求世界和平,只有自愛就心安理得。

◇這一生的道路,總要走到一個終結。回頭想想,是不是都為了別人而活的?自私嗎?自私有甚麼不好?先愛自己,才會愛別人。小時聽父母,大一點聽老師,再大聽社會。夠了,夠了,不能再為別人而活了。早一天醒覺,早一天快樂。

廣告

明天要比今天快樂

2019/02/27

◇人生最重要是學懂甚麼叫快樂,很多東西我覺得好玩,跟朋友分享。帶你去玩,你覺得不外如是嘛,我並不介意。只要我覺得棒的,就算是最平凡的東西,會變成生活裏面的一種享受,自己覺得好就可以了。

◇很小的時候我已經知道做任何事都要搏盡、要開心;即使不開心都不要讓人知道。不過不快事不會經常發生,因為我本身個性已經很不在乎的了。當然仍會遇見令我不開心的人,一定會的,如果沒遇過,你就不會快樂、不會深切體會快樂的感覺。

◇把生活的質素提高,今天活得比昨天高興、快樂。明天又要活得比今天高興、快樂。就此而已。這就是人生的意義,活下去的真諦。只要有這個信念,大家都會由痛苦和貧困中掙扎出來,一點也不難。

豁達的人,笑得比較大聲

2019/02/26

◇想做人豁達,首先得在年輕時拚命,甚麼都做,甚麼都學,不埋怨。學習多了,就有信心。萬一目前那份工沒了,也可靠其他技能謀生。知道自己不會餓死,人自然清高,自然豁達。

◇豁達的人,思想上帶著很濃厚的傳統味道,只是他們的表達方法和常人不一樣罷了。真、好奇心重、熱愛生命,甚麼話都說得出。當你成為一個豁達的人,就會發現拘泥的人所作所為很滑稽,自然笑得大聲一點。

只有玩才會快樂

2019/02/25

◇人類,不玩對不起自己。生命對我們並不公平,一生下來就哭,人生憂患識字始,長大後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只有玩,才能得到心理平衡。

枯燥是一種傳染病

2019/02/24

◇個性鬱悶,言語枯燥的人,是沒有藥醫的,因為世上沒有一種東西是他喜歡的,本身就是一種傳染病,會把你的精力都吸乾為止, 凡遇此種人,避之避之。

為你好,就該讓你自由

2019/02/23

◇從小,就不喜被人管,別做這個,別做那個。為我好,就得讓我自由發揮。像白晝和夜晚,只是一個自然現象,一切時間觀念都是人為的,人為的東西最討厭了。日夜顛倒,身體疲倦了就休息,有一個不容辯論的好處,那就是絕對不會失眠。

在日本吃魚

2019/02/22

日本人吃肉的歷史,不過是最近這二三百年,之前只食海產,對吃魚的考究比較其他國家強,理所當然。他們吃魚的方法,分一、切。二、燒。三、炙。四、炸。五、蒸。六、炊。七、鍋。八、漬。九、締。十、炒。十一、乾。十二、燻。做法並不算是很多。

其他地方人學做日本刺身,說沒有甚麼了不起呢,切成魚片,有誰不會?但其中也有些功夫的,像切一塊金槍魚,他們要先切成像磚頭的一塊長方形,整整齊齊,再片成小塊,邊上的都不要,一般壽司店還會剁碎來包成「蛋Maki」飯糰,一流食肆是切成整齊的方塊後再切長條來包紫菜,其他的丟掉。我們學做壽司,最學不會的就是這種丟掉的精神,一有認為可惜的心態,就不高級,就有差別了。

第二種方法烤,也就是燒,最原始。不過也很講究,烤一尾秋刀魚,先把魚劏了,洗得乾乾淨淨,再用粗鹽揉之,大師傅只用粗鹽,切忌精製的細鹽。用加工過的細鹽,就少了天然的海水味。用保鮮紙包好,放在冰箱中過夜,取出後用日本清酒刷之,就能烤了,先猛火,烤四分鐘後轉弱火烤六分鐘,完成。

第三種方法叫「炙」,從前是猛火烤,當今都用噴火槍代之,這種火槍在餐具店中很容易得到。為甚麼要「炙」呢?用在甚麼魚身上呢?多數是「鰹」魚。因為鰹魚特別易染幼蟲,尤其是腹中,所以一定要用猛火來殺菌。步驟是洗淨後撒鹽,在常溫之下放置十分鐘,再沖水,然後用噴火槍燒魚肉表面,再放進冰箱二十分鐘後拿出來切片,這是外熟內生,這種吃法叫為Tataki。

第四種叫炸,所謂炸,只是把生變為熟,溫度恰好,不能炸得太久,所以只限用較小的魚,而且是白色肉的,味較淡的魚,油炸之前餵了麵粉,吃時蘸天婦羅特有的醬汁,是用魚骨熬成。

第五種叫蒸,但日本人所謂的蒸只是煮魚煮蛋時上蓋而已,並非廣東式的清蒸。

第六的炊,也就是用砂鍋泡製,多數是指米飯上面放上一整尾的魚,除了鮑魚或八爪魚之外,多數用鱲魚,日本人叫為鯛的。把白米洗淨,浸水三十分鐘,水滾,轉弱火炊七分鐘,再焗十五分鐘。焗時水份已乾,就可以把整尾抹上了鹽的鱲魚鋪在上面,用一大把新鮮的花椒撒在上面,開大火,再焗五分鐘,即成,一鍋又香又簡單的鱲魚飯就大功告成。當然,如果用我們的黃腳臘,脂肪多,一定更甜更香的。

第七的鍋,就是我們的海鮮火鍋,日本人並不把海鮮一樣樣放進去涮,而是把所有的食材一大鍋煮熟來吃,叫為「寄世鍋」,湯底用木魚熬,除了魚,也放生蠔和其他海產,當然可加蔬菜和豆腐。

第八的漬和第九的締有點相同。著名的「西京漬」,味道較淡的魚,加酒粕和味噌以及甘酒來漬,放冰箱三小時,取出,紙巾抹乾淨,裝進一個食物膠袋揉,最後放在炭上烤。至於「締」,則是把魚放在一大片昆布上面,再鋪一片昆布,讓昆布的味道滲進去魚肉中,才切片吃刺身。

這個「締」字,與把活魚的頸後神經切斷,再放血的「締」又不同,他們講究活魚經過這個過程處理會更好吃,不過我認為這有點矯枉過正,吃刺身時也許有點分別,做起菜來就可免了吧。

第十的炒,日本人沒有所謂的「鑊氣」,他們的炒魚是指把魚做為魚鬆,多數是將三文魚和鱈魚蒸熟了,去皮去骨,浸在水中揉碎,用紙巾吸乾水份,再放進鍋中加醬油炒之,炒至成為魚鬆為止。

第十一的乾,就是我們的曬鹹魚了,下大量的鹽,長時間曬之,也純只曬過夜,叫「一日乾」。

第十二的燻,是近年的做法,日本從前只製乾魚,很少像歐洲人一樣吃煙燻的,當今,已發明了一個血滴子般的透明罩,把煮熟的海鮮罩住,另用一管膠筒將煙噴進去,不像中國人,早就會在鍋底燻茶葉,蓋上鍋蓋做煙燻魚。

當今各國的野生海產越來越少,只有日本人學會保護,嚴守禁漁期,維持有吃不完的野生海鮮。當然,他們的養殖和進口魚類是佔市場一大部份的。

在日本吃魚真幸福,如果倪匡兄肯跟我去旅行,可以在大阪的黑門市場附近買間公寓,天天吃當天捕捉的各種野生魚,而且算起港幣,便宜得要命,他老兄要吃多少都行。

也不必像香港大師傅那麼來蒸魚了,買一個電器的鍋子,放在餐桌上,加日本酒、醬油和一點點的糖,再把黑喉、喜知次等在香港覺得貴得要命的魚,一尾尾洗乾淨了放進鍋中。

魚肚的肉最薄最先熟,就先吃它。喝酒。再看那一個部份熟了吃那一個部份。一尾吃完再放另一尾進去,吃到天明。

淚乾了,所以不哭

2019/02/22

◇聽過古人為了要把兒子留在身邊,寧願給他們吃鴉片的故事。要是我早生個幾十年,也許是個躺在榻上天天吃阿芙蓉的人,一生也那麼醉醺醺地過了。父母只會跟隨時代的教育去培養下一代,做法或者不同,感情是一樣的。愈來愈相信宿命論的道理。

◇當家族、朋友,開始一個個逝去,我們一次又一次地哭啼。淚乾了,所以我們不哭。年輕時,歡笑止於歡笑,對笑的認識太淺。到現在才知道真正悲哀時,眼淚是流不出來的。眼淚只有在笑的時候,才淌下。

為情自殺最笨

2019/02/21

◇熱愛生命,不能接受自殺。也許想死的人有自己的原因,很多都是經神衰弱使然,另有抑鬱的遺傳基因,這都能理解。為情自殺最笨,小說傳奇也只能騙騙無知的少男少女,當今青年絕不上當。比起被政治迫害而自殺的人,我們多幸福,有甚麼困苦解決不了呢?

去接近喜歡的人

2019/02/20

◇若活七十,睡掉二十三,還要減去年少無知的七年,已去了三十。剩下四十,人生苦多,三十是不愉快的,只有十年真正歡樂。我們一有機會,便儘量笑吧。遇到喜歡的人,和他們接近吧。避開負面的人,見八婆,而遠之。

逃避也是一種豁達

2019/02/19

◇每想到任何不愉快的,即刻逃避,跳入歡樂的大海,浴個通宵。久而久之,個性變為開朗,豁達。這種人,日子過得快樂,誰說逃避現實不好呢!

喝酒的人,從來不自誇

2019/02/18

◇洋人常說做人要像紅酒,愈老愈醇,道理簡單,做起來不易。年紀漸大了,疾惡如仇的特性慢慢沖淡,但也變不成好酒,有些人總是以為世上的人都欠他們的,所以變成了醋。

◇鬧酒的心理,完全來自好勝,認輸不是那麼難接受。喝酒的從來不必自誇酒量好。

死而無憾,就是最大的意義

2019/02/17

◇人生的意義太過廣泛,這個問題天下多少宗教家、哲學家都解答不了。吃得好一點,睡得好一點,多玩玩,不羨慕別人,不聽管束,多儲蓄人生經驗,死而無憾。這就是最大的意義吧,一點也不複雜。

◇別以為滿足一時之欲是件壞事,其實是種生理和心理的良藥, 絕對可以延長壽命。就算不靈,死也死得快樂。

太多的愛是種負擔

2019/02/16

◇死亡是人生一部分,接觸愈多,愈看得透徹。從外國人學習,墨西哥人窮困,死亡一直陪伴著他們,所以有死亡節日的嘉年華會,大放煙花,小孩子買做成骷髏形的白糖來吃,和死亡為伍,慣了,就不怕了。我們中國人總是不去談它。太怕死了,不是好事。

◇太多的愛,過剩的情,對於死者,是種負擔。人去了,還要牽掛活著的幹甚麼呢?對於病患者,我們常說願意以自己來代替他們,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用他們的逝世來訓練自己。有一天自己臨走,怎麼去安慰身邊的親人,這時我們會發現,原來,死亡是我們的老師,從中學習。

着着實實的一餐

2019/02/15

昨夜友人請宴,在一家私房菜,一共十位,埋單,問說多少?一萬多。

舖頭很小,只坐三桌左右,人均消費要是沒有一千塊一個人頭,怎麼做得下去?當今甚麼都貴,也許有很多人覺得一萬多不算甚麼,但是對我們這些錢是辛辛苦苦賺來的人,很尊敬每一塊港幣,我們對錢的觀念,不能像地產商那麼亂掉。

不過,問題還是吃些甚麼?是否物有所值?

上桌的是阿拉斯加大蟹,用鵝肝醬來炒,當今賣得貴的餐廳,要是拿掉鵝肝醬、魚子醬和松露醬,菜就好像做不出來了。

鵝肝醬當然不是法國碧麗歌的,即使是上等貨,炒完都黐在蟹殼上,二者已離了婚,怎會入味?夠膽的話,應該把殼剝掉,肉味淡的阿拉斯加蟹,配上味濃的鵝肝醬,倒是可以的,但談不上驚喜。

越來越忍受不了這種搞排場的食肆,讓我着着實實,吃一頓舒舒服服,肚子飽飽滿滿的吧。

那麼你會去那裏吃呢?友人問,今天我要介紹兩家餐廳給各位。

一家開在堅尼地城,叫「富寶軒燒鵝海鮮酒家」。

這家人本來做的就是街坊生意,來吃的客人互相打招呼,好像認識了數十年。合伙人之一的甘焯霖是甘健成的堂弟,從小在鏞記出入,知道燒臘部的大師傅馮浩棠退休了,他做了四十多年,人還是那麼健壯,不做事多可惜,很尊重地把這位大師傅請他過來主事燒臘部。

聽到後即刻和盧健生一家去試,發現棠哥的手藝越來越精湛,所燒的肥鵝一流,但售價九流,便宜得發笑。

肥燶叉燒更精彩,比西班牙或日本豬更美味,一大碟,一大塊一大塊,塞入嘴中,有無比的滿足感。事前吩咐,可燒懷舊的金錢雞、乳豬、燒肉、雞扎鴨扎,沒有一樣不出色。

滷水亦佳,肥鵝腸、掌翼、滷乳鴿等等等等,叫多幾碟也無妨。出來吃飯,最不喜歡這省那省,有甚麼就吃甚麼,吃個夠,吃個過癮為止。

這裏的點心也好,師傅智哥是「都爹利會館」出來的。小菜更有煎蛋角、蒸肉餅、炆斑翅等等,一般酒席菜也出色。

天氣一冷,這裏羊腩煲一流,總廚李信武當過「桃園」第一代總廚,對傳統的鮑參翅肚的古法烹調很有心得,與其他高級海鮮餐廳的不同,是價錢低。

吃過之後,再去了好幾次,有時友人一定要付賬,我也不和他爭,反正沒有甚麼心理負擔,誰給錢都是一樣。

地址:香港堅尼地城卑路乍街一三九號金堂大廈一至三樓

電話:2880 0168

對甘焯霖有了信心之後,問還有甚麼食肆可以介紹,要價錢合理,食物又有水準的。

「去『合時小廚』好了。」他說。

「有甚麼來頭?」我問。

「是我的朋友茂哥開的。」

「在甚麼地方做大廚?」

「不是主廚,他是個牙醫。本人很喜歡吃,一直說要開一家又便宜又好吃的,結果就在診所附近弄了這麼一間,你去試試,包你滿意。」

又即刻找上門去,原來開在西灣河,店面很小,走了上去,底層地方不大,樓上也只可坐幾圍桌,一問之下,知道客人都是一來再來。

有甚麼吃的?經理林淑嬌說來一尾蒸馬友吧,剛從菜市場買來,又肥又大價錢又合理。其實我喜歡吃馬友多過石斑,也不明白為甚麼廣東人那麼愛吃又老又硬的斑類魚。店裏的人說你愛甚麼海鮮,也可以自己帶來蒸,收個費用,和在鴨脷洲街市吃一樣。

馬友鋪上火腿和薑葱,蒸得剛剛夠熟,好吃得很,但沒有驚喜,這家人不是給你甚麼驚喜的,菜是普通得很,像媽媽做的。

接着的咕嚕肉用山渣汁炒的,非常精彩。苦瓜炒蛋更是家常,勝在夠苦,苦瓜不苦,和羊肉不膻一樣,吃來幹甚麼?

炸乳鴿我不喜歡,友人愛吃,也就要了,問味道好不好?都點頭。師傅叫黃永權,主掌西苑、漢宮等等,後來又遠赴德國四年才回流香港。

最愛吃他的生炒糯米飯,真的是從生炒到熟,一點也不偷雞和取巧。這頓飯吃得很滿意,隔天就帶倪匡兄去吃,他也說好。

地址:西灣河筲箕灣道三十九號麗灣大廈地下

電話:2569 0862

記得要提早訂位。

任何事都有因果

2019/02/15

◇宗教信仰,會不會幫助對死亡的了解?這是肯定的,天主教唯一好處就是這點貢獻,教徒說相信有重生,所以在醫院的病人走得安詳。我們中國人的信仰差得多,一直用輪迴來嚇人。

◇當人變成神棍時,是很可怕,又很傷害別人的事。整天被一群無知的人包圍住,便愈陷愈深。到最後,活在一個幻想的世界裏,要發表謬論才能滿足自己。所有理所當然,似是而非的宗教傳說,自己享受好了,不是普通的知識分子能夠接受的。

◇任何事都是有因有果,你膽小是因,疲倦是果;堅強上來,也是因,得到的寧靜,就是果。

生命有貢獻,也不算罪過

2019/02/14

◇貓,那麼有靈性的動物,怎麼吃得下?有些人說貓是外星人,這一點我深信不疑。看到大陸人賣所謂龍虎鳳的鋪子,心中生毛,絕對不會走進。要是漂泊在小島上,沒有食物,只剩下貓。那麼,我想我也不會吃,把自己當貓糧可也。

◇鹽焗蟹就那麼生焗太過殘忍,螃蟹掙扎,鉗腳盡脫也不是辦法,故得讓牠一瞬間安樂而死。方法是用支日本尖筷,在螃蟹的第三對和第四對腳之間的軟膜處,一插即入,穿心而過,蟹兒不感覺任何痛苦。反正被我們這些所謂老饕吃了,生命有所貢獻,也不是太罪過,善哉善哉。

◇對於素食者,人類這般人都是嗜血的猛獸,這一點也沒說錯。羊吃草而生,跑得不快,我們不養殖的話早就被獅子老虎吞個絕種。牠不看門,也不耕作,活著是貢獻來養活別的動物。而且佛家也說過,沒有親自屠宰,還可原諒,我們安心吃羊去也。

兒時小吃

2019/02/13

一生已足,回去幹甚麼?但是,如果能夠,倒是因為嚐嚐當時的美食。

早年的新加坡,像一個懶洋洋的南洋小村,小販們刻苦經營,很有良心地做出他們傳統的食物,那時候的那種美味,不是筆墨能夠形容的。

印象最深的是「同濟醫院」附近的小食檔了,甚麼都有,一攤子賣的滷鵝,滷水深褐色,直透入肉,但一點也不苦,也沒有絲毫藥味,各種藥材是用來軟化肉的纖維,鹹淡恰好。你喜歡吃肥一點的,小販便會斬脂肪多的腿部給你,不愛吃肥的就切一些脇邊瘦肉,肉質一點也不粗糙,軟熟無比,與當今用滷水鵝片一比,相差個十萬八千里,沒有機會嚐過,是絕對不明白我在說甚麼。

但是吃不到又有甚麼怨嘆呢?年輕人說,對的,我只供應你一些資料,也許各位能夠找到當年的味道,我自己也不斷地尋回,在潮州鄉下的家庭,或者在南洋各地,總有一天給我找到。

我最喜歡的還有魷魚,用的是曬乾後再發大的,發得恰好,絕對不硬,尾部那兩片「翅」更是乾脆,用滾水一燙,上桌時淋上甜麵醬,撒點芝麻,好吃得不得了。佐之的是空心菜,也只是燙得剛剛夠熟,喜歡刺激的話可以淋上辣椒醬。

這種攤子也順帶賣蚶子,一碟碟地擺在你面前,小販拿去燙得恰好,很容易掰開,那時候整個蚶子充滿血,一口咬下,那種鮮味天下難尋,一碟不夠,吃完一碟又一碟,吃到甚麼時候為止?當然是吃到拉肚子為止。

這種美味不必回到從前,當今也可以得到,到九龍城的「潮發」,或者走過兩三條街到城南道的泰國雜貨鋪,或者再遠一點去啟德道的「昌泰」,都可以買到肥大的新鮮蚶子。

洗乾淨後,放進一個大鍋中,另燒開一大鍋滾水,往上一淋,用根大勺攪它一攪,即刻倒掉滾水,蚶子已剛剛好燙熟,一次不成功,第二次一定學會。

很容易就能把殼剝開,還不行的話,當今有根器具,像把鉗子,插進蚶子的尾部,用力一按,即能打開,在香港難找,可在淘寶網上買到,非常便宜。

當今,吃蚶子是要冒着危險的,很多毛病都會產生,腸胃不好的人千萬別碰,偶而食之,還是值得拚老命的。

「囉惹Rojak」是馬來小吃,但正宗的當今也難找了,首先用一個大陶缽,下蝦頭膏,那是一種把蝦頭蝦殼腐化後發酵而成的醬料,加糖、花生末和酸汁,再加大量的辣椒醬,混在一起之後,就把新鮮的葛、青瓜、鳳梨、青杧果切片投入,攪了又攪,即成。

高級的,材料之中還有海蜇皮、皮蛋等,最後加香蕉花才算正宗。同一個攤子上也賣烤魷魚乾。令人一食難忘的是烤「龍頭魚」,又稱印度鐮齒魚,粵人叫九肚魚,這種魚的肉軟細無比,是故有人叫它為豆腐魚,奇怪的是,將它曬乾後又非常的硬,在火上烤了,再用鎚子大力敲之,上桌時淋上蝦頭膏,是仙人的食物,當今已無處覓了。

上述的是馬來囉惹,還有一種印度囉惹,是把各種食材用麵漿餵了,再拿去炸,炸完切成一塊塊,最後淋上漿汁才好吃,漿汁用花生末、香料和糖製成。漿不好,印度囉惹就完蛋了。當今我去新加坡,試了又試,一看到有人賣就去吃,沒有一檔吃到從前的味道,新加坡小吃,已是有其形而無其味了。

說到印度,影響南洋小食極深,其他有最簡單的蒸米粉糰,印度人把一個大藤籃頂在頭上,你要時他拿下來,打開蓋子,露出一糰糰蒸熟的米粉,弄張香蕉葉,把椰子糖末和鮮椰子末撒在米粉糰上,就那麼用手吃,非常非常美味,想吃個健康的早餐,是最佳選擇。

印度人製的煎粿,在大陸時常可以吃到同樣的東西,那是用一個大的平底鼎,下麵漿,上蓋慢火煎之,煎到底部略焦,內面還是軟熟時,撒花生糖,紅豆沙等,再將圓餅折半,切塊來吃,當今雖然買到,但已失去原味。

福建人的蝦麵,是用大量的蝦頭蝦殼搗碎後熬湯,還加豬尾骨,那種香濃是筆墨難於形容的,吃時撒上辣椒粉、炸蒜頭。蝦肉蘸辣椒醬、酸柑,其實不是很難複製的,但就是沒有人做,前一些時候上環有些年輕人依古法製作,可惜就沒那個味道,是因為年輕人沒有吃過吧。

懷念的還有豬雜湯,那是把豬血和內臟煮成一大鍋來賣的,用的蔬菜叫珍珠花菜,當今罕見,多數用西洋菜來代替,吃時還常撒上用豬油炸出來的蒜頭末和魚露。當今去潮汕還能找到,香港上環街市有「陳春記」賣,曼谷小販檔的最為正宗,但一切都比不上我兒時吃的,那年代的豬肚要灌水,灌得無數次後,豬肚的內層脂肪變成透明,肥肥大大的一片豬肚,高級之極,是畢生難忘,永遠找不回來的味覺了。

平穩的人生一定悶

2019/02/13

◇人老了,像機器一樣要修,道理我也懂得。問題在有沒有好好地用它,仔細照顧,一定嬌生慣養,毛病更多。像跑車一般駕駛,又太容易殘舊,但兩者給我選擇,還是選後面的,平穩的人生,一定悶。我受不了悶,是個性,個性是天生的,阻止沒有用,愈早投降愈好。到最後,還是命。

◇有了安樂死,人類才可以真正稱得上是文明進步。我們的社會,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日?我不單贊成患了絕症有安樂死,我覺得活到某個年紀,還是不快樂的話,說走,就可以走。至少,有了這個信念,人活下去,會自信得多。

◇要是自知不久於人世,必定提早開悼念會。人一死便甚麼也不知,不如在生前把朋友都找來,對自己說盡好話,聽得渾身舒泰之下,含笑而去。

不喜歡比自己早走

2019/02/12

◇從來不喜歡養寵物,包二奶除外。我不喜歡寵物,因為是牠們比我早走。如果一定要養的話,我想我只能養烏龜,牠看我早走,我變成牠的寵物。

◇愛貓,但是不養,貓的壽命一年等於人的十年,比我們快老,比我們快死。死了傷心,傷心事,我不做。還是愛別人養的貓好,養字用錯了,其實貓也只是寄住在別人家裏,不算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