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3 年 07 月

伽倻

2013/07/31

地址:銅鑼灣羅素街8號6樓

電話:2838 9550

新派餐廳試多了,沒間好吃,有點怕怕,正當要放棄之際,遇到一個韓國人,問他:「你最喜歡的韓國菜是哪一家?」

等待的答案是「梨花園」等老舖,豈知他回答:「Kaya。」

在雜誌上看過它的介紹,連一個中文名字也沒有,以為又在騙鬼佬,至今還沒去過,經他那麼一說,引起我的好奇心。

店開在銅鑼灣的大廈之六樓,和一間熱門日本居酒屋同一座。走進去,布置得新派,問侍者:「師傅從前在哪做的?」

「新羅寶。」他說。

我心中又打一個瘩,這家人雖然賣的是高級韓菜,但已失去了韓國人應該有的豪邁,不是地道的大魚大肉。

叫了幾個菜,和上次到「Mr. Kim」一樣,這才可以試出高低。

啊,那碗炆牛肋排骨Galbi Jim入口即化,湯汁又甜,紅蘿蔔和白蘿蔔熬得入味,比牛肉更好吃,是真正的韓國味道,不是韓國人煮不出來,金先生的根本沒辦法和他比。

見生牛肉的顏色褐黑,經理還和我爭辯應該是那樣的,給我留下壞印象。好在這個大師傅雖然是那裡出生,但做法不同。

侍者介紹我吃滷豬手,我認為做法和中國的差不多,不試也罷。後來他大力推薦,說不同就不同。好了,聽他一次。做出來的,還是他錯我對。不過,獨特的是點豬手的佐料竟然用蝦醬,很夠味。

又吃了蠑螺沙律,酸酸甜甜辣辣刺激胃口,這一道菜不是正統韓國料理店不做的。

再叫韓國拉麵,醬料和上一道的沙律一樣,本來兩者併起來就行,不必分開叫,現在只有把拉麵打包回家。

幾樣金漬都很精彩,尤其是醬蘿蔔,出色得不得了,是我近年來吃到最好的。

飯前,先來一小碗粥打底,也是韓國傳統,在這裡也有。「Kaya」原來有個中文店名,叫為「伽倻」。

備長

2013/07/30

地址:銅鑼灣軒尼詩道525號澳門逸園中心26樓

電話:2838 7022

友人的親戚在銅鑼灣崇光百貨附近,新開了一家樓上舖。當今這一帶的樓上舖極多,是種新的走勢,一座大廈中就有十多間。

「吃些甚麼好?」我問。

「燒烤,日本式。」友人說。

我吃日本東西就到日本,但是必得承認,只有燒烤,沒甚麼地道不地道,只有喜歡和不喜歡,可以試試。

店叫「備長」,我一遇到店主,就問他:「是不是用備長炭烤的?」

「不是。」店主說:「政府規定不能燒炭,我們用的只是電器烤箱。」

「那賣不賣刺身呢?」我再問。

「不賣。沒有把握做得合格,不敢賣。」店主對我的兩個問題都回答得坦白。

看菜單,有一道叫豬肉包荔枝的,這種菜在日本一定沒有,就先來兩串。豬肉切成薄片,帶點肥,用來綑住荔枝燒烤,吃了一口,覺得不錯,荔枝是用罐頭的,店主說先用清水沖,才不會那麼甜,然後再浸一浸日本酒,再以豬肉包紮。味道清新得很,你如果去,不妨一試。

喜歡羊的人有福了,將羊肉剁碎,摻以雞軟骨,再拿去燒烤,白灼也行,加甜醬汁也行。羊肉並不十分羶,但吃出羊香味。

當然也有烤雞、雞內臟供應,甚至到高價的鵝肝、牛肉等等,但都不是我有興趣的,再要普通一點的烤雞翼和烤雞皮,這兩道菜都做得還可以。不,不能這麼說,是比一般的好吃。

當今天熱,喝冷酒,用一個玻璃容器,酒倒入,再放進一個膽,膽內放著冰塊,容器掛著,有枚玻璃棒。客人只要拿自己的杯向這枚玻璃棒頂上去,酒自然流出,要喝多少是多少。

酒喝完,想吃點麵食,這裡賣的有備長炭冷麵,將炭粉混入麵條中,黑漆漆地,但不影響到麵味,較為特別。

TONKICHIとん吉

2013/07/29

地址:銅鑼灣告士打道280號世界貿易中心412室

電話:2577 6617

「在香港去甚麼地方可以吃到真正的日本炸豬扒Tonkatsu?」友人打聽。

我毫無疑問地回答:「去TONKICHI。」

TONKICHI用一半漢字一半日語來做店名,kichi是吉祥的「吉」,至於ton,是「豚」的日本發音。

這家店的老闆叫高木崇行,是我的老友,很清楚他的個性,做事一絲不苟,對於食物的要求極高。

炸豬扒的材料用的是黑豚,這種豬肉肥薄肉嫩,最為上乘。一切當然全部由日本運來,包括醬料和椰菜。

油的溫度用機器控制,以求每一塊豬扒都炸得剛剛夠熱,不受大師傅心情影響。

原先在銅鑼灣的世貿中心開了一家,很受歡迎,現在又在廣東道一○○號來一間分店,方便九龍這邊的客人光顧,地點就在海港城對面,即著名的甜品店「糖朝」隔幾家。

新店的菜單基本上和老店一樣,但加了幾味佐酒小吃。

美味的有芥辣毛茄。所謂毛茄,是羊角豆,而主人稱之為酒女的手指,日本叫它為Okura,和東京出名的酒店同個發音。把毛茄切片,混入日本山葵,加點醬油即成,吃起來辣辣滑滑地,很可口。

其他小點有薯仔沙律、枝豆、茶碗蒸、冷豆腐、炸軟殼蟹、炸蝦頭和菠菜。

那天剛好是三個人去吃,叫了雜錦吉列定食,有炸豬扒、炸生蠔和蝦,另有白飯、湯和泡菜,吃得飽飽。一共五百一十二塊,平均一人一百多,比起茶餐廳吃的當然是貴了一點,但是能在香港吃到不遜於日本的炸豬扒,算是物有所值了。

大胃王更覺得便宜,肥肥胖胖的日本米飯任添,椰菜你要多少有多少。

炸豬扒好不好吃,主要看醬。它是用很多豬骨熬成的,甜酸度恰好,不能太濃,也不可以太稀,在「TONKICHI」,侍者先給你一個大缽,讓你自己把芝麻放進去磨,再加入醬中,更香更美味。附帶一句,磨芝麻,日語叫為「Gomasuri」,廣東話的「擦鞋」的意思,我沒有為老友擦鞋,這家店實在好吃。

注:現於尖沙咀The ONE及銅鑼灣恆隆中心均有分店。

LAWRY’S

2013/07/28

地址:銅鑼灣希慎道33號利園1期4樓

電話:2907 2218

在洛杉磯試過牛扒老店「LAWRY’S」,喜見他們來了香港開分店。

地點在希慎道利園,老利園酒店的四樓一座,下面開著Louis Vuitton那一座,是上一手日本料理店的舊址。

地方寬大,有一萬五千尺左右,室內設計依足美國店,增加了多個VIP房,照顧大陸豪客。

一進門就看到那輛特製的不銹鋼推車,是「LAWRY’S」的標誌,裡面烘熱著烤熟的大塊牛肉,由侍者推到客人面前,問過你要吃的甚麼份量,有幾成熟,照吩咐切給你。

吃套餐的話,奉送一道沙律,在「LAWRY’S」有個儀式,那就是先把一根冷凍過的叉子擺在你眼前,跟著把盛沙律菜的大碗放在冰上,不斷旋轉降低溫度,最後把沙律醬提得高高,由上淋下。餐廳的人說這種沙律的做法最正宗。

牛扒車接著推來,分加州切California Cut,六安士;英國切The English Cut,七點五安士;招牌切The Lawry Cut,十安士;和最大的占畢利鑽石切The Diamond Jim Brady Cut,十六安士。然後問你要幾成熟。

相信我,吃這種牛扒,最好的熟度是半生熟而偏生的Medium Rare,其他吃法不必去記得也罷了。

帶粉紅的牛肉,吃進口,完全沒有想像中那麼硬,雖然不及三田牛的柔軟,但是較有牛味。當然,二者的味道不同,不必比較。

「LAWRY’S」由一九三八年創業,做了牛扒七十多年,怎麼也能研究出一套最佳的做法,不然維持不到今天。分店開到東京、台灣和新加坡去,香港還是首次的。

咦?甚麼地方不同了?是的,最大的那塊鑽石切,在美國是帶骨的,香港則是全肉,那是因為有了瘋牛症,香港政府禁止帶骨的美國牛肉進口。其實這也有矛盾,理論上應該連肉都禁的,不然我們為甚麼要吃次等的澳洲和牛,又賣得那麼貴,不去輸入美國和牛呢?

甜品有芝士蛋糕和朱古力蛋糕,甜死人也。一切要依足本店的做法嘛,傳統甜品不甜不收錢。甜,也是應該的。

da Domenico

2013/07/27

地址:銅鑼灣開平道8號地下

電話:2882 8013

「很久沒有在香港吃過那麼滿意的一餐了。」友人胡氏夫婦說。

他們到處去,自己也開餐廳,是國際老饕,這種評語錯不了。

說的是在銅鑼灣開平道八號的意大利館子da Domenico。第一次去,也是這個印象。老闆從羅馬來,愛上東方,娶了港人女子為妻,他們家族在羅馬也開了同名字的店,在Via S. Giovanni in Latevano, 134,Roma。

「不,不,不。不能寫,寫了客人太多,我應付不了。」他拒絕了我的好意。

過一個時期,我忽然在一本週刊上看到介紹這家餐廳的記載,圖文並茂。好小子,人家可以,我就不行,再去吃,向他大興問罪。

「但是,」他說:「我是不知道這件事的呀!那天他們來拍,我不在。事後發脾氣已經太遲。介紹之後來的客人也都是要求吃便宜的東西,真煩。」

「那我還可以不可以寫?讀我文章的客人不同。」我問。

「不,不,不。」他說,「還是不要寫為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這間餐廳每晚擠滿客人,中午生意差得多,但老闆不在乎,自得其樂。

實在太好吃了!後來再去,叫了一個前菜,是把一片生火腿擺在莫札瑞拉乳酪Mozzarella上,再烤一烤就上桌。

這種乳酪在別的地方吃起來像豆腐,無甚味道,這裡做的帶鹹,烤得略焦,是絕品。

牛尾和牛膝都煮得好,吸後者的骨髓,更是大樂。最好是把骨髓混意大利米飯吃。

每個星期幾次,有國泰機從羅馬飛來的時候才有海鮮供應,做的蝦膏撈意粉,味濃,一流。平平凡凡的小魷魚,煮起來特別有味道。小龍蝦刺身,吃起來不輸給北海道的牡丹蝦。甜品的燉牛奶,不甜,很香、很滑。

老闆不讓我寫,我偏要寫。為了介紹給大家一個好去處,他生我氣,我下次去不了的險,也冒了。你們光顧,千萬別說我推薦的。拍照片的同事,在門口來一張就可,不要到裡面去煩老闆,他在廚房忙得團團亂轉,沒時間應酬我們。

何洪記

2013/07/26

地址:銅鑼灣霎東街2號

電話:2577 6558

作為一個麵癡,好幾家著名的粥麵店都寫過,怎麼漏掉了銅鑼灣的「何洪記」呢?

也可能是和何冠明老闆很熟,推薦過他自創的「正斗」,而忘記了他父親傳下的這家老店,當今由冠明兄的太太打理。

任何時候,到「何洪記」,都是客滿,已經不必我再多說,雲吞麵實在有水準。

今天約人同往,先要了一碗水餃,按照古法製作,餡中還吃到黑木耳絲,這是其他麵店罕見的。何太太說冠明兄對食物的要求極高,一絲不苟,一定要保持他父親的原味。和客人見面總是笑嘻嘻,但看到有任何不對的,即刻罵人。

再下來的是白灼腰膶,一點異味也沒有,豬腰和豬肝都很爽脆香甜,實在不容易。這道菜很考師傅,灼得不好半片也嚥不下去。

接著吃粥,煲得極綿。

撈麵非試不可,要了一碟炸醬麵,和北方的不同,廣東式的雖也帶甜,但顏色並不漆黑,而且肉下得多。

最後來乾炒牛河,有位嘴尖的友人問我:「當今香港的乾炒牛河,哪一家炒得最好?」

我當然是介紹由何冠明炒的。先打個電話給他,冠明兄說:「別去正斗,還是到何洪記。」

結果友人吃了大為滿意。

其實,兩家人的水準都不錯,有何老闆盯場,如果看到河粉與河粉之間疊在一起,撥不開的話,一定退貨。

但是甚麼師傅炒的都沒何冠明親自下廚那麼好,他雖然身為東主,但從小在廚房工作,得到真傳。

主要的是,何冠明炒牛河,敢下手用豬油,而且份量極多。乾炒牛肉,下植物油的話,就像被閹割了。

當今的客人都怕豬油,這也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一直認為植物油和豬油沒有牴觸,不是水火不容,用豬油的叫為古法,提都不提的話,就是植物油的了,那麼甚麼問題都能解決。

小肥羊

2013/07/25

地址:銅鑼灣駱克道463號銅鑼灣廣場二期二樓

電話:2893 8318

倪匡兄和我都是羊癡,查先生也愛吃羊,那次在他墨爾本的家烤了一隻乳羊,我沒機會吃到,現在知道銅鑼灣那家也有,就請了朋友參加,一共十位,吃烤全羊去也。

「小肥羊」香港的新執行董事楊耀強是我的老友,在他長期服務的KFC年代已認識,當今新人事新作風,將舊場停兩個月,裝修為高級食肆,供應火鍋為主。

但我們主要還是吃烤全羊,要餐廳先上,好大的一隻,烤得香噴噴地,由一身穿蒙古服的女郎獻上酒和白圍巾之後,大師傅就把羊片成一片片上桌,像北京烤鴨的做法。

一般是,綿羊比山羊味濃,但這隻綿羊烤出來,沒有想像中那麼羶,一般不吃羊的客人也能接受,但我們這些羊癡,就覺得有點不足了。

經理說要更羶的,可試羊肉串。要了二十串,吃了才叫好。

更過癮的,是羊肉刺身了。甚麼?有很多人說羊肉也可以生吃?當然囉,許多中東國家都有生羊肉吃。西餐中,不用牛肉來做韃靼,也可以用羊肉代之,從前凱悅酒店的HUGO’S做得最好,當今已無處可食了。

一隻大羊,也只有二兩肉可以做刺身,肉質特別潤滑香甜,不嗜吃生的,可以放進鍋中涮一涮,來個半生熟的,味道亦佳。

火鍋湯底有辣有不辣,也可以來個鴛鴦鍋,但推薦各位吃不辣的,湯中加了藥材,又用骨頭熬成,加上把肉灼熟了的鮮味,更是香甜。

接著上的是各個部位的羊肉,友人吃羊吃出癮來,要求加一碟羊丸,請別擔心,不是羊的睪丸,而是羊肉剁成的,但魚蛋一般的羊丸,非常美味。

查先生也愛吃牛肉,就加了一碟和牛,在羊湯中涮,二者不會衝撞,反而調和。最後在羊湯中加凍豆腐和香炸芋片,又放幾碟羊肉水餃去煮,吃得飽得不能再飽時,見有京式蔥油餅和蒙式黃金大餅上桌,更忍不住,又抓幾塊吞進口,走出餐廳,大叫滿足也。

順德漁鮮

2013/07/24

地址:銅羅灣軒尼詩道467—473號建德豐商業大廈閣樓及1樓

電話:2572 2000

試吃的旅途是孤獨的,通常只限於一些小館,像麵類或糕點。一要點大菜,還是和一堆友人前往較佳,有甚麼好過請倪匡兄嫂呢?

每次和他們走過銅羅灣,經一家賣魚的,都停下來,百看不厭。今天就特地光顧這家叫「順德漁鮮」的,事前也吩咐要一尾鯉魚。

「但是不合時節呀。」對方說。

「到底有沒有?而且要一條公的。」

得到肯定的答案,一坐下來就先上薑蔥煀鯉。這道菜廣東人做得好,不遜四川的豆瓣醬鯉魚。但廣東的這個「煀」字的做法已名存實亡,用一個大火鍋煮著。

鯉魚的精,日本人叫為「白子」的,比卵,廣東人叫為「春」的更好吃,但鯉魚到了秋天才肥美,當今的雖有精,份量很少。我把它分給倪匡兄嫂吃,自己則選腹部沒骨的那部份試了一點,倪匡兄吃出癮來,最後把整條鯉魚都吞了。

接下來吃魽魚,其實就是大型的泥鰍,洋人叫為貓魚Catfish,因為牠有鬚。魽魚用來炆燒肥豬肉和豆腐,倪匡兄說此法甚佳,如蒸魚不夠好吃,可用肥豬肉搭救。果然,魽魚用的是身上的肉,不夠肥,河鮮一不肥就差勁,倪匡兄把肥豬肉吞完,不動魽魚。

我吩咐老闆娘,把魽魚肚那部份清蒸,再做一味,上桌,果然好吃,這次倪匡兄舉筷了。

鯪魚在順德菜中本來最好是煎釀,但我們要了欖角蒸,有人說鯪魚愈大條愈美味,我們吃的這條夠大,斤來兩斤,但發覺這話不對,還是不大不小的那種更好。

筍殼用油浸,當今的筍殼是由南洋養殖運來,從前馬來西亞挖完錫礦後的積水中生出來,盲眼,但肉才是最細嫩的。

縮骨魚是頭部發育大,身小,專吃頭的魚,用煎焗做法,倪匡兄吃得津津有味。

五種魚吃完,還叫說要吃鯇魚和鱔魚。倪匡兄真是魚癡一名。其他小菜也做得不錯,上的是青椒釀鯪魚、順德藕餅等,老闆娘還送一碟醋炸排骨,結果只有打包回去了。

老北京

2013/07/23

地址:銅鑼灣渣甸街50號渣甸中心5樓

電話:2203 4321

找北京菜吃,哪一家最地道?要是你在銅鑼灣的話,我會推薦你到渣甸中心五樓的「老北京」。

香港的京菜,幾家老店做出來的已經迎合了本地人口味,只有「鹿鳴春」是例外,還是純正宗。

在北京,小市民們吃的風味家常菜,又與「鹿鳴春」有點出入。「老北京」能夠把那股味道搬來,實在難得。

我們先來涼菜肉皮凍、涼拌白菜心、五香花生米等,一吃就知道沒有走味,和在北京吃的一模一樣。

蔥爆里脊是肉絲炒芫荽,落了大量的芫荽吃起來很過癮。

紅燒豬肉粉條也是典型的北京菜,後來北京人受外來影響,加入海帶,吃起來味道不錯,也變成是正宗的了。

木須肉用的是木耳,大家知道,至於那個「須」字,是北京人叫為黃花的,其實是我們的新鮮金針菜,和肉片及蛋絲炒在一起。

吃北京菜不吃羊肉怎行?來一碟蔥爆,吃不夠喉,再來孜然羊肉。還是想吃,最後要了羊肉餃子。

說到餃子,店裡有種茴香餡的,也值得一試。

吃完餃子不得不吃餅,他們做的一種肉餅,餅裡面的肉份量十足,又油又香,包你會喜歡。即使是最普通的蔥油餅,也不錯。

有了餅當然還要麵,他們的炸醬麵做得比我在山東吃到的更好。一碟麵一碗醬,還有五小碟的蔬菜配搭。要吃湯麵可叫羊肉氽麵,這個「氽」字是廣東人的「灼」。

甜品吃京菜最出名的拔絲,先來一碟番薯拔絲,已經飽得不能再動彈,後來聽說有湯圓拔絲,不得不試。把冷凍的湯圓用溫油泡熟,再猛火炸後放在白糖上滾,做工繁複,還是到店裡去吃吧。

老闆尹強來了香港兩年,在多間餐廳打過工,看到廚房的味精一斤一斤地用,發誓自己開店絕不加。對味精敏感的人,又有多一個好去處了。

韓嘉嵐

2013/07/22

地址:銅鑼灣羅素街2號二千年廣場3樓

電話:2891 5090

聽到二千年廣場開了一家叫「韓嘉嵐」的韓國餐廳,即刻去試。

當今的食肆都開到樓上去了,銅鑼灣地舖那麼貴租,也只好這樣了,爬上三樓,地方不算太過寬敞,但裝修得大大方方,樸樸實實,光光亮亮,是我喜歡的。

侍者認得我,要我到房間裡去吃,但我們只有三個人,也一向不愛坐房,到大堂去好了。

我請侍者推薦吃的,他也說不出甚麼來,只有自己看菜牌,照片中有一味「人參素菜卷」的,即刻點了。

其他,還要了生牛肉、牛肋骨、牛腸鍋、石鍋雜菜飯和辣醬撈麵,都是我非點不可的。才剛剛從首爾下飛機到香港,即刻想吃韓國菜,可見我對它有多麼鍾愛。

人參素菜卷上桌,一個白色的碟子,整齊地排著十二條,樣子漂亮,白色的皮,中間透紅地包著紅蘿蔔。人參在何處,皮又是用甚麼做的?吃進口,才知道皮是用醋浸過的蘿蔔,而人參包在裡面。紅蘿蔔帶甜,細嚼之,有甜酸和甘的味道,非常清淡,不錯不錯,價錢可不便宜,大的二百,小的一百三十。

就算不點那些東西,店裡的小菜還是照樣奉送,多得吃不完,其中最基本的當然是白菜Kimchi,吃了一口,帶酸,表示是醃製多時的,我問說有沒有新泡的?

新泡白菜等於用辣椒醬揉在白菜上的沙律,好吃到極點,推薦給友人試,也們也喜歡,一叫就叫了兩碟才過癮。

其他菜都有水準,非常之正宗。叫了韓國米酒Makoli土炮,當今已是裝在塑膠瓶中的,因為有沉澱,開樽之前要倒過來,用手敲敲底部,這是流行的方法,韓國人看到了也會心微笑。

泉章居

2013/07/21

地址:銅鑼灣駱克道463-483號銅鑼灣廣場1期7-8樓

電話:2577 3833

數十年前,曾經有過一段日子,客家菜價廉物美,是很受香港市民歡迎的,現在只剩下寥寥數間。銅鑼灣的「泉章居」能屹立不倒,也是個奇跡。一走上樓,先看到一塊仿金銅牌,塑了一隻雞,字號是書法家于右任先生寫的,現在已變了形。

是的,一講到客家菜,大家的反應即刻是「鹽焗雞」,到底有沒有那麼好吃?比起海南雞飯,又如何?

按照我這個外行人來說,都差不多,只要不是弄得太生或太老。

當今的雞都是養殖的,已無雞味,「泉章居」用鹽焗增加食慾,賣得又便宜,一隻二二八,半隻一一四,一直保持著它的「不太好吃,又不是很難吃的水準」(其實其他菜也都是這樣),生存了下來。

一般人小時候多數被家長帶去「泉章居」吃過一趟,長大後很久沒到過,友人一提,好呀好呀,大夥兒就上門光臨了。

說是客家菜,你看菜譜時,已是甚麼老火煲例湯、煲仔薑蔥焗魚雲、菜遠炒桂花魚球、滑蛋蝦仁等等廣東人熟悉的菜名,也都是變成了粵菜了,香港就是那麼一個大染缸,甚麼地方的菜,做久了,統統變粵菜。

另外的客家菜,有典型的釀豆腐,叫了一客炸的,還好。

梅菜扣肉也是一談起客家菜就聯想到的,這裡做的肉大塊又肥,友人問我意見,我說很肥、很肥。絕對沒有貶意,地道的扣肉,都應該是肥的。

西苑

2013/07/20

地址:銅鑼灣恩平道28號利園二期102號舖

電話:2882 2110

有些餐廳去開了經常光顧,也有些試過一二次之後本想再去,但就那麼忘記了,銅鑼灣恩平道的「西苑」,就是一個例子。

今晚重臨,看見壁上還是掛著那張古龍的墨跡,倍感親切。說到古龍想起一件事,近來有個人說手上有他大把手稿,向我要了一個天價,結果沒交易成。

吃些甚麼呢?和老闆是老友,當今交給兒子古建業掌舵,母親愛子心切,還是有時來來店試些新菜。

建業小弟開的菜單是:大哥叉燒、上素蒸粉果、大閘蟹粉多士、椒鹽銀杏、過橋澳洲大鮑魚、蝦醬小骨、啫啫唐生菜。

「西苑」的菜,一向穩穩陣陣,不失水準,一吃大哥叉燒便知,肥瘦剛好,選料精緻上乘,和外賣飯盒的有很大的差別。至於大哥這個名稱,好像是大當年成龍來吃,特別讚賞而取的。

上菜次序非常要緊。用第二道的齋粉果來調和叉燒的肥膩,是聰明的,第三道的大閘蟹粉是老闆娘試做,味道不錯,問我意見,我又是建議大膽下豬油,結果老闆娘叫廚房重做,兩種比較,當然是我說的不錯。

第四道又用來調和,是椒鹽銀杏,燒烤的吃法日本人也常用,我們卻是油炸,美其名為椒鹽,是下酒的好菜。

過橋鮑魚用的是潮州做法,以活鮑魚代替響螺,在堂上白灼上桌。這道菜較為清淡,接下來的蝦醬排骨就濃郁,配合得很好。

蔬菜有啫啫唐生菜,唐生菜比西洋生菜好吃得多,後者我最不喜歡。

飯呢?本來利用切下的鮑魚邊來煲飯的,但已入秋,還是來臘味飯好,和叉燒一樣,保持水準,絕不讓客人失望。

甜品是懷舊馬拉糕和水果,這一餐吃得非常滿足,「西苑」雖處於貴租地帶,但價錢公道,今後如果有外國友人要吃粵菜,我會帶大家再次去吃。

泉昌

2013/07/19

地址:灣仔灣仔道150號D舖(從巴路士街進)

電話:2575 8278

要找臭豆腐吃,想起從前在勝利道口有一檔無牌小販,味道奇佳,有一天經過時,看見一個食環署人員,凶惡地向小販喝道:「你開一次,我告你一次,告到你變乞兒!」

當年還火氣盛,跑過去大罵那傢伙,還送了些錢給小販,但他死也不肯收,後來就沒再看到他了。

旺角的那家常遭投訴的,我也一直寫稿支持。時常特意經過,見生存了下來,老懷歡慰。

還是銅鑼灣白沙街的李小姐本事。她人聰穎,當年賣臭豆腐,還拿了一個手提電話,一面談生意,一面走鬼避警察。

當今,她已成為一個供應商,在工廠製造臭豆腐賣給各家大餐廳,對在白沙道時旁邊賣魚蛋的檔口更是愛護,每天送貨。

目前賣魚蛋的,也正式領了牌照,在灣仔道的一個小巷口開檔,名叫「泉昌」。

雖然原材料不是自己做,但是有李小姐的才華支持。「泉昌」的臭豆腐還是聞名的,如果你到灣仔道一百五十號附近找不到的話,隨便問問街坊,大家都樂意告訴你。

炸豆腐的爐頭很小,每次只能炮製十件左右,午飯時間是要排長龍的,那麼辛苦做出來的小食,也不加價,每件賣十塊錢罷了。

店主夫婦除了賣臭豆腐,也做回本行拿手的魚蛋。所謂魚蛋檔,當然不止魚蛋一味,基本上賣的東西和車仔麵一樣,他們的炸大腸、咖喱魷魚、煎釀豆腐等等,也做得極出色。

今天光顧,在小巷的一張桌邊坐了下來,要了一碗油麵。不加湯,上面鋪著滷水炸豬皮、豬紅、牛腩和蕹菜,淋上很濃的甜醬和辣椒醬,就那麼拌著麵吃,一下子掃光,這時再請店主送一點湯,滲於碗底剩下的醬汁。這碗湯,比甚麼豬骨或大地魚熬出來的更美味。

「這裡時常接到食環署的告票的。」店主說。

「告你的臭豆腐?」我問。

「不。」他說:「告在這裡擺桌子。」

小巷嘛,沒阻礙交通,告來幹甚麼?雖說要向上頭交代,又有規定,但是做官的,為老百姓,一隻眼開,一隻眼閉,才是好官呀。

RO CHA MOO YANG

2013/07/18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87號AB舖

電話: 2529 6378

在香港,甚麼泰國菜皆能吃到: 曼谷的、清邁的,各家泰國餐廳都找得到。唯一缺少的,也是我最懷念的,是街頭小吃。

那天在灣仔,走遍了大街小巷,想找一家可以吸引我走進去的食肆,但都沒特色。正要放棄吃中飯時,給我看到了兩個很小的舖面,賣著現成的熟食,有炸豬肉、煎魚、肉類串燒等,和泰國小販賣的一模一樣。大喜,即刻坐下。

像到了泰國不會用泰語,只要指手畫腳就是,望著玻璃櫥櫃中的食物,我向笑盈盈的泰國侍女說:「一。」

一,英文One,意大利話Uno,韓語Hana,泰文就是Nuo了。

她即刻會意,拿出那一大塊皮炸得脆啪啪的豬腩肉,斬了一份給我。吃進口,果然粗糙得痛快,又香脆,一碟炸豬肉連皮,給我吃得乾乾淨淨。

接著又指櫥窗中的雞蛋卷,以冷食方式上桌,我又不一定是吃熱東西的人,一點也不在乎食物是不是涼了,即吞進口。啊,發現蛋中還有很多小蝦,加了蔥和蒜,好吃得很,原來街邊小食,也可以那麼花功夫去做。

口渴了,要一杯龍眼水,這裡做小販生意,沒有高價椰青,龍眼水煮得濃,好喝。

櫥窗中還有一尾尾的煎魚,要了一客,點著又甜、又鹹、又辣、又腥的紫色醬吃,不是高價魚,也可口。

見有其他客人坐下,是泰國人。這裡雖然有香港的白領光顧,但多是泰國自己人,當然是他們認為正宗,才來吃的。

看他們叫的是鴨肉河粉,也要了一碗。鴨肉燜得爛熟,不錯!如果不下河粉或湯的話,乾的鋪在飯上,像吃海南雞飯一樣,是泰國鴨飯。

甜品要了一個香蕉葉包紮,再拿去烤的東西。打開一看,裡面是甜糯米飯,包著的餡像潮州人的芋泥,很特別。埋單,便宜得要命。

「店租那麼貴,做得了嗎?」我問店裡的人。

「做得了。」侍女又笑著回答:「但是要做二十四小時,日夜都開。」

蝦麵店

2013/07/17

地址:灣仔蘭杜街2號地下4號

電話:2520 0268

去過南洋的朋友,嘗了當地的喇沙,愛上此味,問我說香港有甚麼地方可吃到?

我這個老牧童遙指了灣仔蘭杜街二號的「蝦麵店」。

店主沈國強先生樣子非常斯文,不似一位開館子的人。他的太太是主廚,像小學教師多一點。兩位最近由外國回流香港,經營了這家小店。

這裡的喇沙湯底用椰漿和骨頭熬出,是我在香港吃過最好、最像樣的。

有米粉和麵的選擇,配料則分幾款,海鮮最貴,不過也只賣五十八塊一大碗。不然可叫雞肉的五十三塊,魚蛋、貢丸、墨魚丸和魚片則是四十八元。

可惜,沒有螄蚶。

喇沙的妙處在灼得很生,還是血淋淋的螄蚶肉。小螄蚶最美味,大型的在日本壽司店叫赤貝,肉爽脆,香味則不及小的。

「在香港入貨不容易。」沈先生說。

我也了解,螄蚶只在九龍城的潮州雜貨舖中見過,而且不是一年皆有。馬亞西亞人將殼剝了,只剩下肉,冷凍後輸出,味道很鮮,可以解凍後放進喇沙中。沈太太親切地說下次一定打來給客人吃。

其實這家人做得最出色的不是喇沙,而是蝦麵,所以這店名也叫「蝦麵店」。

湯底是用海蝦的頭和殼,加豬骨,以及種種香料熬個數小時才完成。麵上有一隻大蝦、幾片豬肉、芽菜和空心菜等。

先喝了一口湯,顯然濃度適中,有正宗的南洋蝦麵味道。當今在新加坡,阿貓阿狗也出來在熟食中心開檔,有些還不如這裡的好吃呢。蝦麵也有種種配料可選,一碗四十五塊。

另有一種很特別的是滷麵,福建人做得最好,也能在店中吃到。

不愛海鮮的客人可叫豬骨雞絲湯底的麵類或米粉,我則嫌它太過平凡。

請沈太太來一點辣椒醬。啊,真是不錯,又濃又香又辣,是加了蝦米炒香的。建議他們夫婦裝入玻璃樽中出售,一定賣個滿堂紅。

餃子源

2013/07/16

地址:灣仔皇后大道東259號

電話:2838 8486

每次經過皇后大道東,都看到零零丁丁的一家中國裝飾的舖子,一直想去試試。今天和住在灣仔的陳永康相約,問他附近有甚麼好吃的店,他帶我和兩位同事去的,就是這家「餃子源」。

師傅也是老闆,名叫王宗源,以為他是北京人,他說:「山東漢子。」

「那麼會不會做山東大包?」我對山東大包最有興趣,名副其實的大,大得像一隻女人的鞋子。

「那要花很多功夫。」王宗源說:「我們店小,不能太多花樣。」

既然花樣少,我們一共四個人,就把店裡的東西都叫來吃。人多,就有那麼一個好處。

「先來鮮肉韭菜餃吧?他們做得最好。」陳永康說。

即刻叫了,還要白菜餃和牛肉餃。

北方餃子,是煮熟後撈起放在碟上,湯另上,和廣東水餃不同。我最喜歡湯分開的乾撈,正合我意。韭菜餃一吃,鮮得不得了,味道極濃。相比起來,白菜餃就遜色,而羊肉餃,則嫌羶味不夠。

「做得如何?」陳永康問。

「很好。」我說:「而且餃子皮的四周是薄的,只有中間部分的二分之一的厚度,合起來,煮了才不會皮熟邊生。」

「原來有這種奧妙。」陳永康還是第一次聽到。

見有五香驢肉,也來一客,是從山東燜熟了空運來的。大家都說驢肉最香,我還是寧願吃羊肉。羊肉最有個性,並非其他肉可比。

山東手撕雞很軟熟,回滷豆乾也不錯。

吃山東菜,豈能無酸辣湯?各人都要了一碗。的確夠酸,但像我這種吃慣泰國菜的人,覺得不是很辣。

麵食方面,則叫了炸醬麵,熱的和冷的各一碟,吃起來沒甚麼分別。但炸醬味重,肉末雖不多,也好味。從前的人窮,應該沒太多肉的,這才是原汁原味。

益新美食館

2013/07/15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48-62號上海實業大廈地下

電話: 2834 9963

益新是一個老字號,從六十年代創立,開在駱克道。後來先後搬在利舞台、跑馬地開店,生意滔滔,沒訂位就不用去,但老闆年事已高,又碰上沙士,就結業了。

現在軒尼詩道上這家,由兩位舊老闆的子女召集老夥計,再攻打天下。

吸引我去的是看到他們有一道叫「家鄉灼雞雜」的懷舊菜。當今活雞檔已少,新鮮的雞雜不多,好在這家餐廳生意奇好,才有那麼多雞雜供應。凡是新鮮的食物,最好別太加工,簡簡單單的白灼已把原味帶了出來。喜歡吃內臟的人有福了,才賣七十八塊錢一客,非常公道。

好友陳永康請客,他有一句名言:人多才妙,東西也可以叫得多;吃不完,最多打包。但此君胃口奇大,永遠叫那麼多東西,永遠全部打包進肚裡,和他吃飯是一大樂事。

當天叫的,計有四籠「古法灌湯餃」,每籠兩個;八位,各一個。「鳳凰焗魚腸」,香噴噴地上桌,一下子就吃光。

「大良炒鮮奶」炒得不焦是難事,這裡的大師傅是順德人吧?

「鹹魚肉餅」在別處蒸的居多,這裡用煎,每片很小,像塊餅乾,容易下喉。

「花彫蛋白蒸中蝦」很精彩,蝦的甜味進到蛋白之中,蛋白比蝦好吃。

「椒鹽雞翼」大家喜歡,我就不敢領教了,寧願吃「家鄉煮米粉」,這道菜可真美味,米粉把魚湯吸入。吃出癮來,一連吞了三碗。還不夠,又叫了一碟「乾炒河粉」,牛肉的吃得多,改一個海鮮的,因為炒的技術高,河粉本身已好吃。海鮮雖沒牛肉那麼合襯,但又有另一番風味。

蒸魚上桌,說是杉斑,我對石斑沒有甚麼好感,罷吃,要了一碟「淮山雞紮」來送酒。

甜品有「欖仁馬拉糕」、「鮮奶馬豆糕」、「圓肉桂花糕」和「香滑流沙包」,都不錯。埋單時給我搶過來一看,連酒一共二千多,那條沒味道的杉斑差不多八百,如果不叫的話,才一千多,不貴不貴。

金鳳茶餐廳

2013/07/14

地址:灣仔春園街41號

電話:2572 0526

在上環孖沙街吃完「生記」的粥之後,再去灣仔春園街的「金鳳」,變成我生活中一個很好的清晨節目。

「兩個地方相隔那麼遠。」朋友問:「怎能拴在一起?」

「想吃得好一點,距離不是問題。」我懶洋洋地回答:「這是愛吃東西的基本道理。」

為甚麼那麼多茶餐廳不去,偏偏要選中「金鳳」呢?最大原因,莫過於他們的奶茶。

「但是你不喜歡甜的東西,對牛奶也從來不去碰的,為甚麼會喝奶茶?」朋友又問。

理由很簡單,一種食物做得出色,就像一個很聰明的其貌不揚女子,接觸了便會愛上。

「金鳳」一早在門口就有條長龍,大家排著隊買他們的出爐麵包。店不大,後面卻領有食物製造牌照,設有完備的烤爐。

眾人喜歡的是他們的菠蘿包。所謂的菠蘿,和鳳梨一點也扯不上關係,只是皮上畫了幾道交叉斜紋,外表像罷了。

如果單單叫菠蘿包,即是沒有餡的甜麵包。點菠蘿油的話,裡面通常夾著一片很厚的牛油或芝士,再有一塊火腿或午餐肉,份量頗大,吃一個就飽。

時髦女子愛到裝修雅致的麵包店買蛋撻,但味道絕對不如「金鳳」這類的老舖那麼好,來這裡的客人,才懂得吃。

做得最出名的當然是它是凍奶茶。

和別的地方有甚麼不同?試過即知。

第一,香。

第二,濃。

第三,滑。

第四,從不加冰,故滋味不會調淡。

「金鳳」的門口有一個大冰箱,裡面裝滿一大罐一大罐的奶茶,客人一叫即由塑膠罐中倒出來上桌。

如果你到店的後面去,便會發現另外有兩個同樣巨大的雪櫃,都是做好待凍的奶茶。

「一天賣多少杯?」我問。

老闆娘笑嘻嘻地回答:「兩百。」

「才兩百杯?」我又問。

「一個早上。」她說:「下午不算。」

茶餐廳人人會開,我一直在說,但是非有主角不可,像「金鳳」的凍奶茶。

KHANA KHAZANA

2013/07/13

地址:灣仔盧押道20號其康大廈一字樓

電話: 2520 5308 / 2520 5408

敬逝者,欲食齋。香港的那麼多家素食館,都是些齋叉燒、素蝦餃之類,菜名惡毒的食物,心中吃肉,已不是甚麼素了。真是討厭。

好歹找到幾間不用假肉假魚為名的食肆,但都是吃之無味,淡出鳥來的一般齋菜,實在氣死人。

在香港就有那麼一個好處。不是中國齋,可找西洋或中東的,雖然都不美味,至少省了個俗不可耐的叫法。而且,最令人驚喜的是印度齋了。

印度一向有食素的傳統,也並非完全為了宗教,我在班嘉羅住了六個多月,為了拍一部電影,遇到的老虎馴獸師驕傲地向我說:「蔡先生,我是不吃齋的。」

原來,他是有身份吃肉。素食,只因為是窮。

窮人到底多,但也不表示他們不快樂,結果是燒得一手好齋菜。今天去了灣仔盧押道上的一家叫KHANA KHAZANA的,就得到意外的驚喜。

每天中午不同的自助餐,花樣很多,鹹的甜的皆全,還特地為客人煎了一塊包薯仔的印度薄餅Dosa,配以椰子醬和辣椒醬吃,真是一流。單單這一道,吃了肚子已半飽。

當然印度餐包的Roti、Nahn、Paratua和Tawa都是免費奉送的。

不吃自助餐,叫咖喱也行,有雜菜、黃豆蓉、豆品、椰菜花等等選擇,也有印度的農家芝士咖喱,要是你當芝士也是齋的話,芝士應該是的,佛祖在菩提樹下吃的也是芝士呀。

印度人炒的麵也非常好吃,我尤其喜愛,它很靠醬料,所以有沒有用味道不同,這裡也有印度炒麵可叫。

Biryani是印度飯,炒完再焗,很可口。另外有Basmati,米粒很香,有豆仁味,Pulao則是用牛油和香料炒的,若不當牛油是齋,可叫餐廳用椰油來炒。

甜品的種類並不多,只有Gulab Jamun,那是一種用麵粉搓成圓形的東西,炸後浸在甜死人的糖漿中。其他有甜米條和紅蘿蔔麥蕊布甸。

Istanbul Express

2013/07/12

地址:灣仔駱克道66號

電話:2865 0066

我是個羊癡,又想起吃羊肉,有甚麼地方好過中東菜?羊食居多,土耳其人也大吃羊肉,到伊斯坦堡的教堂,一陣羊味,別人掩鼻,我自得其樂。

香港也有土耳其餐廳嗎?當然,尖沙咀有一家,當今又在駱克道弄了間分店。

店名有中文字,叫「伊斯坦堡快車Istanbul Express」,叫起來和一部很恐怖的電影《午夜快車》(Midnight Express)相近,後來到土耳其一遊,發覺政府並不像電影形容的那麼黑暗,是個好去處。

店很小,一進門就看到兩團肉,是把肉切成大塊,壓扁,一片片疊上去的,肉團旁邊噴著火,把它的外層烤熟,再用刀子削來吃。當今的烤爐,為了快,已發明了一枝像理髮店用的電髮刨切肉,這也甚為恐怖,好在這家人還是用普通的刀子。

兩團肉,一為羊,一為雞,我當然是選羊了。大廚削下肉,用一大塊薄餅包住,裡面還加了番茄,這就是招牌菜Rolled Kebabs了,中文稱為「轉燒羊肉卷」。

另有一種薄餅,像意大利人做的披薩,只不過不是圓形,而像木瓜,兩頭尖,薄餅上面鋪著碎羊肉,羊肉的份量並不多,但亦能飽肚。

串燒羊肉Lamb Shish Kebab的羊塊,很硬,我切不動,看到旁邊坐著一位中東朋友,年輕得很,也切不動,又咬不動。到這家餐廳,還是叫「轉燒」和「肉碎」羊較好。

湯有兩種:雞湯和豆湯都很濃,雖可口,我還是想要羊雜湯,可惜店裡不賣。

只有叫一杯Ayran了,這是鹹乳酪,與印度菜中的Lassi是異曲同工。

甜品有米糕,一碗白色的東西,糖下得極多,這才是原汁原味。從前的人少接觸甜品,不多加糖怎行?為健康而減少,已是改良過的,不那麼好喝。

吃土耳其菜,應有土耳其土炮「阿拉克」,店員說那裡賣的是快餐,不賣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