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1 年 12 月

拜訪吳若石神父

2011/12/16

當今,我們去大陸的任何一個角落,都能找到腳底按摩的鋪子。何止是中國,到了所有歐洲城市皆見,美國也流行起來。尤其東南亞,腳底按摩好像是生活的一部份了。

這都要歸功於一個人的推廣,那就是吳若石神父了。今天,我們就要去拜訪他。

從香港要去到台東,可飛台北,再轉機;到高雄較近,從那裡坐車去的話,山路崎嶇,搖晃得辛苦,還是坐那三小時的火車較佳。

抵達台東,休息了一晚,翌日早上再驅車到吳神父的教堂。

說是教堂,只是一座平房,有個小花園,像南洋的獨立屋,和藹的吳神父親切地親自來迎。

「今年貴庚了?」我問。

「一九四○年出生,已七十二了。」吳神父的國語、閩南話和我們聽不懂的阿美族方言,都講得標準。

「您是瑞士人,吳若石這個名字是怎麼取的?」

「我本名JOSEF EUGSTER,聖經上名字翻成若瑟或若石,至於姓上前幾個羅馬字的發音也接近了吳,就叫我自己吳若石了。」神父一點架子也沒有:「歡迎你們老遠地來看我。」

「您實在是位偉大的人物。腳底按摩這一行業在世界上養活了多少人?就算沒有甚麼學歷的,也能找到這個正當的職業。諾貝爾獎不頒給你,我覺得很不公平。」我坦白地說,絕對不是恭維。

吳神父淡然地微笑:「最近我也常到非洲,把研究帶到那邊去,這是上帝給我們人類的禮物。」

「怎麼開始的?」

「我屬於白冷外方傳教會,在七○年被派到台東縣來,常到少數民族的山區傳教。我又患有關節炎,走起路來痛苦不堪,有位薛修士送我一本德文的腳底按摩技法書給我,學習後竟然不必吃藥就痊癒了,這麼好的東西,怎能不和大家分享呢?

「後來我又回瑞士參加瑪莎薇女士的病理按摩班,深入研究,原來這些最原始的理念都來自中國,那裡失傳了,我把它帶回來罷了。」吳神父娓娓道來。

「一般的我做過,並不是十分有效。」我說:「聽說你的很正宗,但痛得要死。」

神父又笑了:「一般沒經過我許可,打着吳神父的名,也只學了些皮毛,我們叫為觀光按摩。我早期的醫療的確讓病人很痛,甚至有越痛越有效的說法,有時還用力過度,導致皮下受傷,這是不對的。這三十年來我們逐步研究,並且糾正許多錯誤的反應區,已由腳底延伸到膝蓋以下的整個足部,從現在開始,我們以『吳神父新足部健康法』正式叫起來,更準確、更有效,做了甚至會感到舒服,改掉過去痛得要命的弊病。」

「維基百科上說您也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做過?」

「當時教廷也謹慎地派出三個主教進行評估,並且為他們實驗,準確地說出他們身體的問題,最後才肯讓我給教宗做的。不過用的是舊法,虧得他老人家忍受得了,哈哈哈哈。」

「在推廣時有沒有遇過甚麼障礙?」

「我們本來成立學院向大眾推廣,當年的政治還沒那麼開放,以為我們是甚麼組織,也曾經被阻擾過的。」

「現在慈濟方面也有新的原始點治療法,和您的理論有沒有衝突?」

「都是相輔相成,也有人研究所有的反射區在人的手臂上,不過以我們長年來的經驗,覺得還是在足部的反射最靈驗。」

這時,我介紹帶去做節目的兩位女主持姚嘉雯和顏子菲。神父見到,也不禁說:「美女,美女。」

「可不可以送兩位美女一點禮物,教她們怎麼美容?」我不客氣地提出。

「當然。」神父說完把反射點指出來:「天天按,一定容光煥發。」

我得寸進尺,但說得含糊:「那麼,有沒有甚麼反射點,讓女性的上半身更加發達的?」

「哈哈。」神父笑了出來:「你說的是奶房嗎?沒有問題。在腳背二、三、四趾和蹠骨的反應區按上去就行。」

兩個女的得到指點,高興得很。

「隆胸醫生,要關門了。」我又打趣。

吳神父說:「根據我寫的這本《吳神父新足部健康法》,裡面有人體器官組織及反應區對應圖,一目了然,易學、易記,人人可學,人人可做,我推廣『一家一人學會』運動,不必打針,不吃藥,不花錢。你想想看,可以節省多少個人和社會的開支!那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聽了恭敬地點頭,向吳神父道謝,走出教堂。回頭,見吳神父目送。

網上交友

2011/12/15

微博網友時常問到關於網戀的問題,擔心網戀不真實、不可靠。

其實,通過網絡服務找尋對象,和在街上、餐廳或酒吧認識的並沒有分別呀。

最初,大家寂寞,在聊天軟件上加入異性網友,天南地北聊一個不停。說得投機,便相約見面,一段感情便醞釀了起來。

但失敗的例子居多,見了面之後,最常的反應是:「天吶,這個人怎麼那麼醜,和照片上的完全不一樣?」

當然啦,在網上刊出的照片,選的是最好的一面,就連我們在雜誌上看到的明星藝人,真人一見,大倒其胃的也居多。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後,加上新聞報導的騙子如何在網上騙財騙色,更令人對網戀失去信心。

現在有了微博最好,看到照片被吸引,可先將對方關注,每天看他她們的發表的短文,從中了解大家的個性。

覺得有趣,也可以說出一些自己的觀點,如果對方也同意,便一步一步發展,到互相發出私信,交換手機,相約見面,最後成為情侶的例子也有。

最重要的,是把自己最真實的一面表露出來。真面目示眾又如何?相貌是父母賜予,不應為討好別人而改變。如果不夠自信,就努力看書,增加自己的內涵,多寫精彩的文章,日子久了,就會有人欣賞。

每次有人問我,贊不贊成在網上交友,我都回答:這和我們小時在雜誌上,登個徵友,互相通信的情形,有甚麼不同?

騙人或被騙,網絡沒有錯,錯在你自己很蠢罷了。

叫醒服務

2011/12/14

iPhone 4S出現時,很多人說和舊款的功能相差不多,等多一些時候,去買iPhone 5。

我才沒有耐性,先試了再說。一般蘋果的新產品我都託三藩市的老友卓允中去買,但這一架不行,它與電話公司有合約,所售的都不能解碼。我上次試購一個iPhone 4,也沒用。

等不及,只有請人在英國或澳洲買了寄過來,那些地方沒有限制,可以解鎖,雖然當今美國的也能買到了,但已太遲,我用iPhone 4S,已經好幾個月了。

相差不大嗎?絕對不是,是相差很大!拍像方面就能看出分別。當今我旅行,連輕巧的儍瓜相機也不必帶了。用它來拍,人生中少了一個包袱,是最愉快的事。

拍完刊上微博,大家都驚嘆它的效果,但是微博的話,我還是堅持用iPad,到底iPhone的屏幕太小。不是我這種老花能看得舒服的。

第二個方便的,是雲端服務,從前的機器,要把舊資料放入新機內,也得把隨身用的交給秘書半天,才能轉過來。用慣手機的人失去了這半天,是件大事。

當今的iPhone 4S,秘書可以把舊機資料,或新購的錄音書,全部放上雲端,我只要用新機一按,就可以傳送過來,不必離身。它還能把照片即拍即存,需要回味再由雲端下載。

最後的是聲控命令的SIRI了。我在最疲倦的時候,甚麼都不想動,只要稍睡十五分鐘,就向手機用英文說:「十五分鐘後叫醒我!」

果然照辦,真乖,真好!

旅行伴侶

2011/12/13

長途旅行之前,我會預先把好幾部還沒看過的電影,和電視劇放進iPad之中,到了酒店,睡不着,拿來慢慢欣賞。但看電影電視會厭,讀書則沒這問題,旅行的最佳伴侶,還是重看又重看的金庸小說。

最近常上微博,最多人聊起的是小說中的各位主角。發問的都是年輕人,可見查先生的作品仍有很大的影響力,也知道大家除了電視之外,還是看書的。

最常提到,又最笨的問題為:楊過怎麼剃鬍子的?請代問金庸先生請教。

哈哈。他只是獨臂,又不是雙手皆失,也就不答。

也有很高智慧的,探討人物的內心深處,我一一回覆了,從中選出幾位,請他們為了當「護法」,擋掉一些腦殘的惡言穢語。

看金庸小說的人,有自己的一套語言,他們有各自喜歡的作品,喜愛的角色也人人不同,大家欣賞的角度有別,但討論起來不會面紅耳赤,更沒有像擁護偶像一般的爭吵。

從大家的言論之中,也可以覺察看小說與看電視劇有很大的分別,高低一下子分別得出。

看了電視劇而找原著來讀的不乏其人,相反就寥寥無幾。到底,電視劇給我們的是固定的形象,失去了看書的幻想力。

東方的電影電視,編導的知識水平和製作費與西方有很大的距離,但願有那麼一天,能夠出現像《魔戒》一樣的特技水準,那麼旅行時才把書放下,在iPad上一集又一集地追看。

到時,又是不休不眠,回到蓋着被單,照着電筒,初看金庸小說時的年代。

也談篩乃

2011/12/12

看蔣芸寫「篩乃」,有感。雖說這兩個字是閩南語,但聽福建人交談,沒用過,應該是台灣本省話中獨有的字眼。

正如蔣芸所說,有撒嬌、放電的意思。這一招台灣女子用得絕了,是天生的,模仿不來。六七十年代香港男人到了台灣,都被迷倒,因為香港女子不懂這一套,可能是遺傳因子不存在。

也不是個個台灣女人都行,基本條件是面目娟好,來一個呂秀蓮,一百輩子也篩乃不出。阿扁在獄中的懲罰,遠遠不及呂秀蓮在他身邊的嘮叨。

林青霞、林志玲和胡茵夢篩乃起來,才能成立。印象中篩乃起來最厲害的,還是陸小芬,她不只在眼神、眉目、舉止之中都充滿了女人味,說起話來,更是不經意地篩乃。當年,她來香港拍戲,初次見面就向我說:「蔡揚名導演叫我找你,說要請你照顧我。」

「怎麼照顧法?」我問。

她瞪大了眼睛,天真無邪地:「當然裏裏外外,都得照顧呀。」

換一個男人,可能把持不住,我只是非常欣賞,止乎禮,至今還是好朋友。她的篩乃,可能是蔣芸所說的:對長者安慰式的。

篩乃除了天生,傳統佔一大部份,文化也有關,蘇州女子的每一句話,都是以請求對方同意開始,連駡人也一樣,就是無比的篩乃了。

至於蔣芸說的蔡英文,我一向以貌取人,對這個長相平凡的,又說話一點女人味也沒有的雌性,並無好感。

電視上看到她和馬英九做一場辯論,蔡英文簡直是一個雄糾糾的男子漢,反觀她的對手馬英九,苦口婆心,間中還夾了一點篩乃呢。

綠島之旅

2011/12/09

我們聽到了《綠島小夜曲》,都會哼幾句,但從來沒去過,不知是怎麼一個樣子。

電視節目拍的台灣,多數是把一○一大樓、誠品書店照一照鏡,遠一點的地方都不肯跑,當今自己做了,就決定去些別人沒有到過的:去綠島。

途徑只有乘飛機,或者從台東坐船前往,我們選了後者。之前,熟悉當地旅遊的朋友已經警告:「夏天才是好季節,風平浪靜;冬天去,浪很大,不適宜。」

一向不喜歡人擠人,又為了要趕着電視節目的播送期,走就走吧!活到當今,還有甚麼風浪沒有見過?

從台東的碼頭出發,看見那艘雙艇身的飛翼船,和去澳門的一樣大,安心得多了,一整隊工作人員十多個,搬了笨重的攝影器材,上了船。

也有些年輕遊客,以及熱愛自然環境的外國人,也一齊去了。船上有三四成人坐着,引擎開動,一路有些輕微的擺動,算不了甚麼。

忽然,來了一個大浪,把船像過山車一樣地抬高了又衝下,年輕人驚叫出來,也覺得刺激和過癮,笑了出來。

接着,浪從左右打來,船兩邊晃動,乘客們的臉開始發青,靜了下來,看到有些猛吞暈浪丸,有些吃話梅八仙果,船上鴉雀無聲。

又一聲尖叫,船像在海中打了個筋斗。

這時,幾乎所有的人都在拉開船上供應的塑膠袋,準備嘔吐,接着的聲音是唏哩嘩啦,胃裡的早餐都掏了出來。

我坐在船頭,用雙腳頂着前面的欄杆,任船怎麼晃動都不去理睬,只要自己不被拖出去就是,但在座位旁邊放的是一個垃圾桶,後面的人將一個個的塑膠袋提起來扔進去,我拼命避開,要是被濺到污穢,可是倒一輩子的楣了。

浪還是不停地打來,要到甚麼時候才能看到岸上呢?強忍又強忍,看到塑膠袋中,有的裝的只是黃色的液體,是不是膽汁呢?

開始五臟移動了方位,我到底忍不忍得了,萬一我這個領隊也作嘔,跟着的工作人員豈不跟隨?把眼光放到遠方去!只見天空旋轉。

終於停了下來,這一小時的航行,像捱了兩個鐘頭。

抵達一看。綠島,真的綠。

島嶼為火山岩形成,其他的島還看到禿出來的石頭,綠島的都被樹和草遮蓋,一點黃色和灰色的空間都沒有,名副其實地綠。

橫四公里,直三公里多的小島,全面積有十六點二平方公里那麼大罷了,島上總人口是三千名。在一七四六清康熙三十五年開始有文字記載,在《台灣府志》上,稱此島為「尚仔嶼」。

綠島的別名還有「雞心嶼」、「南謐東嶼」等,其中以「火燒島」最為人知。為甚麼叫火燒島?問居民,論說紛紛:有的說漢人移居,斬伐所有樹木當柴燒,也有人說是在山頂點火,引導漁船。我最喜歡的一個說法是:日落時,背着光,整個島像在燃燒一樣。

島上活動甚多,可以潛水觀魚,考察生態等等,路旁停着幾百輛小型摩托車,是租給旅客作環島一遊的,當今不是旺季,無人問津。

景點有將軍岩、睡美人與哈巴狗等,根據矗立岩石形狀而取,中國人就是喜歡亂取名字,但是最大景點莫過於綠島的監獄了。

我們的節目主要是吃吃喝喝,不談這些不愉快事,但既然來到,就在遠處拍它一拍,整個監獄沒有想像中那麼大。最初是日本人統治時用來關所謂的「浪人」,稱為「火燒島浮浪人收容所」,蔣介石來到後承繼這個傳統,因為綠島周圍都是尖利的珊瑚礁,犯人逃亡坐的橡皮艇也會被刺穿,不容易離開,島上關的除了黑社會大阿哥之外,就是政治犯了。

五十年代初國民黨以肅清匪諜為名,捕人無數,製造的白色恐怖一晃就是四十幾年,連柏楊等作家也不能倖免,還把牢獄的名字改為「綠州山莊」。

終於在一九九九年的國際人權日廢除,台灣成為一個再也沒有政治犯的地方,在亞洲還是罕見的。

吸引我到綠島的,是一個叫朝日的溫泉,就在海邊,泉水從岩縫及沙層中湧出,又流入大海,非常之乾淨,為台灣最值得去一浸的溫泉。我們等着太陽升起到那裡去,可惜天公不作美,但心中有個日出就是了。

吃的當然是海鮮了,不過台灣人都不會蒸魚,只是炸或紅燒,就不去談了,那邊好吃的是一種叫「鐵甲」,又稱為「石鰲」的貝殼,像鮑魚,是第一次嘗到,另有花生粉做的「芡粿」和花生豆腐,海藻湯鮮美,綠島人包的糉子,用魚為餡,也很特別。

回程本來想坐飛機,但遇到鄉長,是位女士,她拍胸口說,回去時會順着潮水,一定沒有問題。

飛機小,坐不了那麼多人,我又不想離開大隊,乘船就乘船吧!

這一來可慘,浪比來時大十倍,船在汪洋中,像捕蟹紀錄片《THE DEADLYEST CATCH》一樣的情景,奉告各位,遊綠島時,千萬別在冬天乘船。

怪現象

2011/12/08

這篇東西也許女讀者有興趣,因為所講的都是女性沒有機會看過的事。

有甚麼那麼稀奇,女人不知道?有,那就是男人的公眾洗手間。

除了一格格蹲廁或坐廁之外,另有兜兜。有時是一排過,可以站七八個人的,有時是一個個的,大大小小。各地都不同,一樣的,是在最左或最右有個特別矮小的,那是兒童專用。

男人小解,有各種姿式,和女人最大不同,是一個站,一個蹲或坐。所謂姿式,是有些脫了褲子,有些只是拉開拉鍊。

更奇異的,是有的用一隻手,有的用雙手。手持法亦異,有些手背向外,有些向內。指數也不一樣,有些雙指,有些十指齊來,共同點是事後不停摔動,有的左右,有的上下。

最普通的現象,是如果有八個兜,男人多數用第一個;而接着走進來的,會用第八個。總之,是大家站得遠遠地,絕不親近,除非你對那方面的有興趣的話。不過如果有人遠的不用,而站在你旁邊的話,另一個人就急忙完事走開。

萬一那一排都擠滿了人,那就避免不了看到對方的東西。你會發現,不是所有男人的都像四級片主角那麼偉大,自尊心也就強了許多。

還有一個奇觀,那就是有人連手都不用,拉出來後掛在褲襠上,雙手叉腰,口吹着哨,就那麼小解起來。

我最不明白的一點,是男人為甚麼辦完事後才洗手?應該兩次,事先洗,事後洗才對呀。更不明白的事,為甚麼世上洗手間,男女的面積大小相同。到底,是男的快,女的慢呀,為甚麼不是女大男小呢?

國家廣告

2011/12/07

如果你像我一樣,喜歡看外國收費電視台的話,就會常轉到一個叫TLC,這是Discovery公司的分支,以美食和旅行為主。

而在這個台打的廣告片,多數是各國觀光局拍的,有的只是些美景,看完留不了甚麼深刻的印象。

每個國家都重視旅遊帶來的收入,拍起廣告來下重本,像中東國家的,拍得美奐美輪,可惜分不出是杜拜或是阿布達比。

廣告時段費並不便宜,次數最多的印度和馬來西亞,配上主題曲,也打着一個口號,前者是Incredible India(不能置信的印度),後者是Malaysia Truly-Asia(馬來西亞,真正的亞洲)。畫面不斷更換,但主題曲和口號是一樣的。

的確有用,外國人看了都會引起到這兩個國家去的衝動,尤其是印度那個,拍一位年輕遊客坐在路旁,寫明信片回家時,記憶回到泰姬陵、湖上皇宮、穿沙龍的少女,兒童向他撒五顏六色的香粉字。

馬來西亞那個,將熱帶森林、雙子星大廈、奇花異草、野生動物、馬來人、中國人和印度人的融和,食物的引誘,優美的在跳舞和強烈的的士哥做強烈對比,也帶出甚麼都有的亞洲。

另一個厲害的是韓國,韓國人做事總是那麼拚命,廣告一個接着一個,從不用老片段,全部重新製作,針對年老和年輕的遊客。我最佩服的是,他們不必用大明星招徠,還派出了總統,金大中笑着面對鏡頭:「請大家來玩吧!」

奧巴馬和野田佳彥,肯那麼做嗎?

群馬知事

2011/12/06

日本經過地震和海嘯,觀光業大不如前,當今他們主動出擊,分開各個縣來四處宣傳,派出的並非甚麼觀光局長,而是縣的知事。

知事就等於當地最高領導人,這次的是群馬縣的大澤正明Osawa Masaaki,帶着四五十人的大團隊,多數是旅館的老板和女大將。

「仙壽庵」的主掌人也來了,我認為它是溫泉旅館中的一顆寶石,真想不到鄉下地方還可以找到那麼好的,每間房都有私人浴池,甚為難得。

初次見面,大澤知事問我:「您到過群馬縣嗎?」

我如數家珍地:「群馬離開東京最近,才一個多兩小時。盛產各種水果和蔬菜。溫泉區最多,有草津、四萬、伊香保、水上溫泉等等,還養上洲牛、福豚也出名,做的牡丹鍋最好吃,還有闊條的麵,叫Okirikomi。」

大澤大讚:「果然詳細。」

「去過了十幾次了。」我笑着說:「這都是靠你們觀光局的一位田谷昌也,我去考察時,他日夜陪我到處找,才發現仙壽庵那家旅館。還有旅籠旅館,在深山中,好像穿過時光隧道,和數百年前的建築一模一樣。」

「你去過那些果園?」他又問。

「到過不少,印象最深的是陽一郎園,那裏四季都有各種水果,到了冬天有最好吃的士多啤梨,園主還買了一輛福士車,車上塗了一個綠色的椗,全車通紅,扮成一顆大草莓。」

「你對群馬的觀光,還有甚麼好建議?」知事再問。

我說:「最好的是在香港設一個群馬的物產店,把最新鮮的肉類和蔬果空運來,價錢便宜點,香港人會對群馬的認識更深,就更多人去了。」

教主私館

2011/12/05

專門介紹餐廳的澳門報紙《品報》的老板周義,相識多年,他說:「有一家很特別的私房菜,叫教主私館。」

「教主?」我笑問:「甚麼教主?羅馬教主?」

周義說:「主廚是一個叫葉聖欣的人,胖子一個,留着大鬍子,樣子像日本真理教的麻原彰晃,所以大家都叫他做教主。」

兩層建築,裝修得簡單優雅,葉聖欣從廚房中走出來。乍看之下,因為留着鬍鬚,人又胖,是有點麻原彰晃的影子,但本人眼睛大大地,很可愛。

同時出現的是他的父親,也一樣胖,就是不覺老,和他父親一比,才知道他很年輕,別給那鬍子騙去。教主小時到外面流浪,認識多國食材,深入研究,加上跟過多位名廚,根基紮得極好。

今晚做的湯有兩種選擇:法國有機鮮茄野菌,和黑豬楊桃川貝鱷魚湯。前菜是西班牙黑豬油黑松露醬跟法國棍包。頭盤三道:教主手打乳酪、蟹身酒糟胡椒香球、法國野菌長腳蟹肉撻。主菜四選一:吉品三十六頭鮑魚扣澳門大菇、大虎蝦二吃、陳皮炖野生水魚、法國海鮮拼盤。第二道主菜二選一:西班牙黑豬豬油手打麵、臘味蒸飯。甜品有木糠布甸、芝士蛋糕和陳皮川貝燉新奇士橙。

每客澳門幣五百六十元,有錢賺嗎?問父親。

他慈祥地:「澳門的年輕人都去當荷官,兒子有心做廚子,我當然支持,不虧本就是。」

地址:澳門新口岸皇朝區冼星海大馬路南岸花園第一座323號地下

電話:853 6212 7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