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2 年 12 月

百花魁

2012/12/31

小時,印象最深的是紙包的零食,火柴盒般大,畫著一位仙女,捧了三粒大蟠桃,上端寫「百花魁」三個字,盒的一邊有「三千年開花,三千年結子」的對子,另一邊寫著「此果衹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嘗」。

店裏的「百花魁」包裝是十二盒一包,用透明玻璃膠紙包著,雙親買的只是四盒,兒女各一。當今的賣價,還是便宜得不可便宜。

原來此貨源產於澳門,老遠地運到東南亞各地,歐美的唐人街中也見到。在六七十年代的全盛時期,從大陸買來原料以船運澳,船隊可達數十艘之多,陣勢驚人,可見產量之鉅大。

當年所謂「涼果」的零食,廣府人稱之為「鹹酸濕」。各類水果用鹽和糖醃製,入口時味道總是酸中帶甜,甜中帶鹹,口感卻是濕濕的,最適宜在服中藥後過過口,這種傳統至今還是盛行。

女人愛吃這種鹹濕東西,也因為她們在壞孕時解解悶氣。尤其是一到頭暈作嘔,便以為可以用它來醫治,旅行時必備。男人也愛上,吃一些打發無聊。我看電影時最喜歡買一些來吃,各種涼果像陳皮梅、嘉應子、柑桔、酸薑、飛機欖之中,還是首推「百花魁」。

到了八九十年代,零食的口味改變,薯仔片、朱古力、紫菜、餅乾、花生等,已代替了那些黑漆漆又黏牙黐手的涼果,「百花魁」生意大不如前,從數百名員工,幾萬呎的廠房萎縮,搬到大陸去製造,當今本店留在一條四周人煙杳然的冷巷中,還掛著「百花魁」招牌,我對這個產品充滿好奇,亦想捕捉一些童年的回憶。

店面二間,不算小,樓頂很高,櫃台後有塊殘舊的金漆招牌,寫著「同益」二字,每個字三尺見方,用粗壯的筆法書之,當年沒有放大的技術,原字體很雄偉,是一位清代舉人彭炳綱的筆跡。

「同益」從一九○三年創立,已算是百年老店,當初由新會的二十四個製作涼果師傅合資,在新會的競爭極大,跑到澳門來開店。大概其中的一個股東也曾讀書吧,看到《鏡花緣》中那回「俏宮娥戲杹皮樹,武太后怒貶牡丹花」,想起了群芳之首百花魁這個名字出來,甚雅。

走進店,就聞到一股醬料的味道,「同益」除了涼果以外,還製造醬油和醋,擺在店後的數十個大醋缸,至今都成為古董。

「要是老婆的醋味像那幾個罎那麼大,就不得了了。」今天店主不在,幾個老夥計熱情地招呼我,又愛開玩笑,來這麼一句。

從另一個缸中掏出醬油給我聞一聞,果然豆味比別的牌子濃,這裏賣的還是以斤計算,花上幾個月才製成的老抽王最貴,一斤批發價是六塊,才等於幾毛錢美金。其他產品還有甜醬、酸梅醬、芝麻醬、麵豉醬、黑醋白醋、酸薑、蕎頭、茶瓜等等,數之不盡。最稀奇的還是叫為梘水的鹼水,用來做糉子和製麵。

店裏還看到陳皮梅,我不知道「同益」有這種產品,打開一包來試試看,味道奇佳,是我吃過所有陳皮梅之中最好的,各位不妨試試看。

但是最主要的貨物「百花魁」是用甚麼東西做的呢?向店員問個清楚。

「真身是杏肉。」他們解釋:「杏分南杏和北杏,用來製造涼果的是北杏,來自蒙古、甘肅和天津。北杏肉厚,纖維極少,吃時才不會夾入牙縫裏面。」

「做法呢?」我問。

「選最好的北杏,洗乾淨後煮熟,混入砂糖和甘草等香料,然後放入缸中日曬。從前用天然陽光,現在用機器焙乾,有好有壞,太陽控制不了,機器在室內有循環熱氣和抽濕功能,品質比較穩定。」

「包裝也用機器?」

「不不,除了焙乾之外全部用人手,我們是用一片透明塑膠紙包著杏脯,再裝進紙盒裏。」

我打開一盒,扮相還是不佳,一團黑色東西,濕漉漉地黏在塑膠紙上。

「還是從前用草紙包的,印象中比較好吃。」我説。

他們笑了:「味道一百年不變,保證。賣相並不重要,人家説要改良紙盒的包裝,我們死都不肯。」

「是了。」我問:「盒子上的畫是誰畫的?如果當年有設計獎的話,那個人一定會得到。」

「大家已經記不起了。」老夥計們説:「問了很多老前輩,都説不出是誰畫的。」

和「百花魁」盒子同樣大小的,有一種東西叫做「精神薑」,盒面畫著一個大力士,一手握拳,另一隻抓著手腕,擺著健美姿式,上身赤裸,只穿游泳褲,雙腿叉開。咦? 小時也看過呀,之後從未出現,中間隔了幾十年,即刻懷起舊來買了一包十盒。

「吃了真的會精神嗎?」我問。

夥計笑了:「會不會精神我不知道,但是有很多國內的客以為是老式偉哥,拼命購買。」

廣告

到會記

2012/12/30

母親作壽,近年因行動不便,甚少出外吃飯,就請了「發記」到會。

到會,南洋人又叫辦桌,是把餐館搬到家裏來,香港著名的「福臨門」也由到會起家。做功一流,店名吉祥,生意滔滔。到會這件事,年輕一輩見也沒見過。當今能做到,已算是豪華奢侈的了。

「發記」是我認為全球最好的餐廳之一,許多老潮州菜譜都被五十歲的東主李長豪先生固執地保存下來,如今即使去到汕頭,也難找到同樣的水準。

長豪兄放下店裏的生意,在星期天駕了輛麵包車,帶著個助手和兩位女侍應,搬了傢伙,浩浩蕩蕩來到我家。

先把他設計的烤乳豬鐵架從車上搬下,搭好了,點起炭來。這麼難得的過程,我當然得從頭觀察到尾。

「大概需要多少時間準備一頓飯?」我問東問西。

「一個小時吧。」他回答。

「真快。」我説。

「現在方便得多,又有人幫手,我爺爺當年去馬來西亞的小鎮到會,隻手空拳,帶去的只是兩支鐵叉。」

「沒有爐子,怎麼烤豬?」

「在地下鋪了一張蓋屋頂的鐵皮,上面鋪炭,不就是最好的爐子嗎?」

「食材呢?」

「主人家裏多數種點菜養些鵝鴨,至於魚,還要親自到附近池塘裏抓呢,哈哈哈。」

乳豬兩隻,在店裏已去了骨頭。火生好了,長豪兄將之插進叉中,就那麼在我家停車場燒烤起來。

「先烤皮還是烤肉,或者兩邊烤?」我問。

「烤皮。」他肯定:「肉可以等皮烤好後慢慢燒。」

「要不要下調味醬?」

「在這個階段甚麼都不必塗,只要抹上一點黑醋,它使皮鬆化。」

一手一叉,長豪兄將鐵叉翻轉後,由傢伙中拿出一枝長柄的刷子,點了油,塗在豬皮上。

「塗油是要令溫度降低,不是更熱。」他解釋:「在這個過程之中,最重要還是心機,看到皮一過熱,馬上塗油,不然便會起泡。」

老潮州烤豬和廣東做法不一樣,廣東人烤的是芝麻皮,要發細泡;潮州則是光皮,一個泡也不允許。

忽然,在豬臀那個部份發現不只是細泡,而是一個漲得很大的,眼看就要爆開。説時遲那時快,長豪兄又取出一根尖長的鐵枝,從肉中穿去,空氣漏出,皮又變回平坦。

二十分鐘後,燒得快好,但豬頭旁邊接觸不到火位,有點生。長豪兄拿起鐵叉,放在火爐架子的下面,讓餘溫將豬頭熳火壎熟,完全是一種藝術。

鹽也不下,怎麼夠鹹?在乳豬烤起的最後一刻塗上南乳醬,大功告成,斬件上桌。

接著做生蒸鯧魚,兩尾三斤重的大鯧,洗淨後放在砧板上。助手説忘記帶刀來,這怎麼是好?

「家裏的很鈍。」我説。

「不要緊。」長豪兄拿了過來,翻著碗底,就那麼刷刷刷磨起來,一下子變成鋒利無比的工具。

每條鯧魚片三刀,兩面共六刀。一刀在鰭邊,一刀在背上,一刀剖尾。將兩枝瓷湯匙塞入背和尾的縫中,放在底。面上的縫裏塞進兩粒浸得軟熟的大酸梅。鰭面腹部塞入了冬菇。

「得把另一片冬菇鋪在魚肚上,那個部份最薄,不這麼做會蒸得過老。」長豪兄説。

在魚上放紅辣椒絲和茼蒿菜,和冬菇一隻,紅綠黑三色,極為鮮艷。淋上點魚露,最後沒有忘記豬油絲,蒸出來後的脂肪完全溶化,令魚的表面發亮。

「魚蒸多久?」我問得詳細。

「餐廳的火猛蒸五分鐘,最多是六分鐘,家裏的弱,要十一分鐘。」他回答得準確。

這種方法才能把整條大鯧魚蒸得完美。至今,我到過無數的餐廳,都沒看過。要不是長豪兄得到祖父傳下來的手藝,在這世上已經失傳。

下了一大鍋熱油,把南洋人叫為貴刁的河粉炒透,到略焦時另煮一大鍋上湯燒的魚片、蝦、豬肉,鮮魷和菜心,淋在河粉上面,兜兩下,即上桌,給家母的一群曾孫子曾孫女先飽肚,大人再慢慢欣賞其他壽餚。包括了炸蝦棗、甜酸海蜇頭、芥蘭炆豬手,炒肚尖等等十幾道菜。還有我最愛吃的潮州魚生,用當地叫為西刀的魚切片上桌,鮮甜無比,最後上的是甜品金瓜芋泥。

付賬時,價目看得令人發笑,我説:「不會因為是我們的友好關係,算得特別便宜吧?」

「你講明不吃鮑參肚翅的,怎會太貴呢?」長豪兄笑著説:「那些材料,也見不到甚麼功夫。當今的客人只會叫那些東西,而且吩咐一定要清淡,一點豬油也不許下。」

「叫他們操自己去。」我説。

南洋的天氣下,長豪兄滿頭大汗,略為肥胖的身體穿的衣服也被汗水浸透。他聽了我的話,好像已經不在乎,笑著附和:「是的,叫他們操自己去!」

大話精

2012/12/29

謊言,廣東人叫為大話。喜歡撒謊的人,叫為大話精,聽起來也十分可愛。

有時候,我們不是故意要騙人,但非把事實隱瞞不可。像看到朋友的小女兒,早被寵壞,無故取鬧,吵個不停;樣子又難看,經常皺著眉頭,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狗眼看人低,真是討厭到極點;最可惡的是她還要含血噴人,誣告菲律賓助理用她媽媽的化妝品。

揭發她的罪行嗎?

朋友沒得做,親戚也要疏遠。迫不得已之下,勉強摸著這小鬼的頭:「真聰明。」

漂亮兩個字,打死了也説不出。

這時,你已騙了人。是極大的罪惡,但聖經上説。但即使我們是一個虔誠的教徒,還是不停地犯錯,牧師説教,悶到睡覺,還得聽下去,不出聲也是撒了謊。

我們不騙人,在社會上根本生存不下去。遇到愚蠢的老師,説她笨嗎?即被學校踢出來。奸詐的上司,指出他陰險嗎?飯碗也打破了。我們漸漸地,慢慢地,變成大話精。

別忘記,當你還是一個嬰兒,把家裏的東西弄得翻天覆地。父母親回來,問道:「寶寶今天乖不乖?」

「乖。」這已是你第一個大話了。

如果沒有了謊言,結果是不堪設想的,它並不壞,為了得到選票,政治家都撒謊。日本人雖然有句「撒謊也方便」的諺語,但當他們的首相田中角榮説:「我從來不説大話。」那句話,也變成了笑話。

金庸筆下的令狐沖也説過:「説話不騙人,又有甚麼好玩?」

的確,説大話很好玩。我們做為寫作人,不騙人怎行?作者要創造許多謊言,情節才曲折。有很多讀者問:「到底是不是真的?」

那些讀者的頭腦一定是四方的。好的讀者不會問,他們問的,只是故事好不好聽罷了。

為了傳宗接代,當今男人已不能用棍子敲打女人的頭,只有靠他那根爛舌:「我遇到過那麼多女的,只有你是最純潔的。」

漂亮兩個字,還是打死了也説不出。

戀愛由説大話開始。男的披頭散髮,女的説他有個性;女的一點禮貌也沒有,男的説她很坦白。

喜歡了就會騙對方。討好、附和等等,都在撒謊。

要不然,男人娶不到老婆,女人也嫁不出去,要是不互相隱瞞,這世界就陷入混亂。

拍拖一久,開始進一步。

遇到個洋妞,做完之後,總會問你:「你覺得好不好?Is it good for you?」

這還不是強迫我們説大話嗎?搖頭的話,她分分鐘拿刀斬你。但當你回答Good時,多數是No Good了。

相反地,當你感覺很羞恥的時候,上海姑娘會説:「不要緊,有時緊張的時候會發生這種現象的。」

她們的本領也真高,又又哦,只是比不上虔誠的教徒,一句聲也不出。

終於找到了一個好伴侶,把從前的情史都老老實實搬出來嗎?那是最笨的一件事,只要稍微坦白,即刻變成不可磨滅的印象。一不高興起來,永遠想到你與其他人做那件事的樣子。千千萬萬,不能犯這種錯誤。你不想説大話也行,保持沉默好了。

我並沒有騙你,我只是把事實保留著罷了。

一結婚,事情可鬧大了。當年你追求對方説的謊言,現在已可以説實話,不必打死你,你也會説:「妳不化妝,好醜!」

「你挖鼻子,真是視覺污染。」女的也會向男的説。

結果只有離婚收場。

「你去了哪裏?」老婆問。

「談生意,應酬應酬。」丈夫説。

「你去了哪裏?」丈夫問同一個問題。

「打幾圈小麻將。」老婆説。

大家都知道對方幹的不是那回事。

有時也並不一定為了那件事,像男的對自己的媽媽好一點,女的就不高興,也要撒謊。女的要求男的支持兄弟的生意,更要説大話推卻。

除非兩人都是情場老手,這個不合理的婚姻制度還能維持下去。還有一種情形,是兩者都對性沒有甚麼興趣。要不然,這種數十年同樣的枯燥生活,是絕對野蠻的。説大話,其實是給對方的一種尊敬,給對方一個下台階,當一切撕破了臉孔,已無可救藥了。

一個日本朋友剛剛去世,靈堂上有很多莫明其妙的女人來拜祭,哭得好悲傷。

我看到他太太的表情激動,走過去抱著她,想安慰幾句。

「我沒事,」她説:「我只是很感謝我的丈夫,那麼多年來,一直跟我説大話。」

大話精,萬歲。

二十四孝今釋

2012/12/28

老的《通勝》,像廣經堂版本,很厚,我能找到「二十四孝」那個部份。新的薄薄地,刪掉了。

我們儘管叫二十四孝,只知是老子孝敬小子,已忘記是甚麼孝。現在大家來重溫一下好不好?

第一孝是「舜帝親順解憂」,舜這個人還有另一個名字,叫重華,原來他每隻眼有兩個瞳孔,像恐怖片《雙瞳》,也許能見鬼。

他每天被後母欺負,很奇怪的是,從前故事中的後母,總喜歡搞SM,但舜好像很享受,也有被虐待狂的傾向。後母叫舜修屋頂,把房子燒了;又叫他挖井,投下石頭,他不報官,當今聽起來,奇聞多過孝行。

第二道孝是「漢文親藥必嘗」,這個皇帝國事不理,母親臥病三年,他不睡覺不寬衣服侍,一有藥自己先喝,看有沒有毛病。但民間疾苦呢?一點不管。是孝行嗎?

第三孝「曾參善養親慈」之中有句名言:「身體頭髮是父母賜給我們的,不能讓它有一絲一毫的傷害」。是當今纖體美容公司的宣傳佳句,曾參被父親用棒毆打也不出聲,孔子也罵他笨,説逃掉不行嗎?

第四孝「閔損單衣順母」的後母做大衣,自己生的兒子是棉襖,而給閔損穿的是蘆葦花。閔損凍得快要僵掉,才被父親救起,但他也不出聲,只能説是愚孝罷了。

第五孝「仲由為親買米」的主角每天走一百里路去打工,為雙親買米。當年的一百里沒那麼遠,但一來一往也不是玩的。此乃專業人士表演,兒童不可模仿。

第六孝「老萊戲綵娛親」的老萊子已經七十,穿小丑衣假裝跌倒讓父母哈哈大笑,也有這種蠢兒子和殘忍的雙親。

第七孝「郯子鹿乳奉親」的郯子披了鹿皮去騙母鹿餵乳,拿回來給父母喝。你相信那隻母鹿那麼愚蠢嗎?

第八孝「董永賣身葬父」。從題目上已知故事為何。董永做了人家的奴隸後,遇到一個少女,非他不嫁,為他織了三百疋布贖身,後來才發現她是仙女扮的。既然是神仙,變錢給他好了,織甚麼布呢?

第九孝「江華負母逃亂」中的母子遇到強盜,求這些歹徒放他們走。當得了強盜,必兇殘,這故事説服力不強。

第十孝「黃香扇枕溫衾」。主角母死,父喪妻不悲,做兒子的日夕思念,不勝痛楚,倒要父親來相勸方才能罷休。夏天每晚為父親趕蚊子,冬天先以身體溫床才讓父睡。有家有床,不像其他孝子那麼窮困,算上幸福的了。

第十一孝「姜詩運泉奉母」的老母不體會兒媳之苦,每日要他們老遠去汲水捕魚,姜詩的老婆不抱怨。這是唯一婆媳關係搞得好的例子。

第十二孝「丁蘭刻木事親」的老婆就很壞,丈夫把父親刻成木像,每天奉拜。她看了妒忌,用針刺木像指。丈夫把她休了,活該。

第十三孝「郭巨為母埋兒」,為了不讓兒子吃多一份而減母親的糧食,郭巨要把兒子殺掉,這簡直是變態行為。

第十四孝「楊香打虎救父」。老虎要咬父親,兒子奮身不顧與虎死拚。這是自然反應,救人也救已嘛。

第十五孝「蔡順執葚供親」説家貧,兒子去採桑葚供養母親的故事。蔡順提了兩個籃子,採到熟成紫色的給媽媽吃,較甜之故。紅的自己吃,沒那麼甜,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嘛。結果還感動了強盜,送他三斗白米一隻牛腿,這故事應歌頌強盜。

第十六孝「陸績懷橘遺母」。人家請陸績吃橘,他多拿兩個給媽媽吃。我們去完婚宴也把橘子打包回去嘛。

第十七孝「王褒聞雷泣墓」。母親最怕雷聲,死後做兒子一聽到打雷即刻跑到母墓,説不必怕,不必怕,有我在此。人死了還聽得到嗎?要安慰的話在家裏説幾聲好了,老遠上山拜墳,到達時天已晴了吧?

第十八孝「孟宗哭竹生筍」。母病,醫不好,聽説竹筍能治,但冬天哪裏找筍?抱竹哭之,感動天,生了出來,食之病癒。自古以來,都説筍有毒,不把老母害了,算是好運。

第十九孝「王祥臥冰求鯉」。又是狠毒後母的故事,王祥不介意,聽後母説要吃魚,竟然在冬天睡在冰上求之。這方法行不太通,找根鑿子比較實用。

第二十孝「吳猛恣蚊飽血」。夏天蚊多,吳猛擔心蚊子咬父母,先脫光衣服餵之。好在從前蚊子無毒,遇到當今的登革熱,就糟糕了。

第二十一孝「黔婁嘗糞憂親」。醫生以糞治病,已荒唐到極點,又要黔婁嚐之,説味甜無效,苦則佳,豈有此理!

第二十二孝「唐氏乳姑不怠」。年老無齒,唐氏以乳侍奉親人數年。這故事無生理知識,女人生嬰兒時才有乳汁,哪裏會流那麼久?

第二十三孝「壽昌棄官尋母」,朱壽昌不見母親五十年,不做官去找,竟然找到。七歲時分離,哪會記得是怎麼一個樣子?當年又沒有照片。

第二十四孝「庭堅滌親溺器」,黃庭堅,字山谷,每天早晚照顧母親,知道她不喜惡臭,趁未起床就幫她洗便器,數十年如一日。如果黃庭堅不是書法家,而有科學頭腦的話,可能天下第一個抽水馬桶由他發明。

快樂的人最美麗

2012/12/27

網上傳來很多友人轉寄的故事,可惜絕大多數婆婆媽媽,迂腐得令人生厭。

用詞之中,夾著歐巴桑之類,是日語音譯,一看就知道這些故事出自台灣,該地受日本統治六十多年,至今還喜用日本字眼,但並不精通,把一切上了年紀的女人都叫為歐巴桑。其實Obasan叫阿姨、嬸嬸,而歐-巴-桑,把那個巴字拖得長長地Obaasan,才是祖母和老太婆。

最近又接到數則台灣文章,都甚婆媽,台北、台中、高雄等大都市之外鄉下人多,這也解釋名叫阿扁的土佬為甚麼會當上總統。

有一篇標題為《快樂的人最美麗》,説一個漂亮的女人,一下子變為歐巴桑。為甚麼?活得不快樂嘛。另一個醜女人卻有一大堆男友。為甚麼?活得快樂嘛。

文章中又舉了幾個例,恕不一一贅述,它的結論還是糾纏不清地説人生一定要快樂,做人最要緊是快樂……

另外,它舉了二十五種快樂的方法,我在這裏大發謬論,但反而被他們的婆媽影響:

(1)保持健康,有健康的身體才有快樂的心情。

哈哈哈哈,這種理所當然,阿媽是女人的言論,三歲小孩聽了也倒胃。誰不知道健康可貴?但是要享受人生,只有從犧牲一點點的健康開始:抽煙、喝酒、多幾次的性愛都是傷身的,但箇中之樂,豈能為一個頭腦四方的人所了解?

(2)充份的休息,別透支你的體力。

我們香港人都以勤奮見稱,一個人做兩種以上的工作普通的是。年輕時不開夜車,怎麼追得上人家?充份的休息,只能帶來潦倒的晚年,何樂可談?

(3)適度的運動,令你身輕如燕,心情愉快。

經驗之談,告訴我最快樂的生活方式,只有七個字,那就是:抽煙喝酒不運動。

(4)愛所有的人並使他們快樂。

愛上曾憲梓?你瘋了嗎?

(5)用出自內心的微笑和人們打招呼,會得回報。

相信香港人有這種勇氣和心胸的並不多,整天在政壇上打打殺殺的台灣人更做不到。

(6)遺忘令你不快樂的事,原諒令你不快樂的人。

如果我把令我不快樂的人一個個殺死,我才快樂。

(7)關懷你的親人、朋友、工作和四周輕微的事物。

這與第二則有關,我們努力打好經濟基礎,就沒時間做這些事。我相信給對方錢,才是最好的關懷。金錢不能買到快樂,那只是出現在巨富家庭。有錢的人,在香港畢竟不多,我們沒時間買關懷。

(8)別對現實生活過於苛求,常存感激心情。

我們都成了基督教徒?

(9)享受人生,別把時間浪費在不必要的憂慮上。

這又引證了沒錢怎麼去享受的理論,有錢憂慮才少。

(10)身在福中能知福,亦能忍受壞的遭遇。

我們都成了佛教徒?

(11)獻身於你的工作,但別變為它的奴隸。

先要找到工作呀!當今失業率那麼高,你在説甚麼風涼話?變為奴隸的大廈看更,才是好看更。

(12)隨時給自己創造一些容易實現的盼望。

我不相信吃個包會令人那麼快樂。

(13)每隔一陣子去過一天和你平常不同的生活。

包二奶嘛,我贊成。

(14)每天抽出一點時間,讓自己潛心靜慮。

潛心靜慮只能想起不愉快的事。

(15)關懷那些使你快樂的事。

你又生活在記憶當中,重播了很多次啦!

(16)凡事多往好處想。

又要給人罵阿Q。

(17)為你的工作做妥善的計劃,剩時間精力支配。

計劃一大堆,不去做,是我們的通病,改得了嗎?

(18)追求新興趣,但不強迫成為習慣。

不成為習償,學到皮毛罷了,沒用的。

(19)抓住瞬間的靈感,好好利用,別輕易虛擲。

好。買六合彩去。

(20)給生活製造些有趣的小插曲。

今晚換一個姿勢?

(21)蒐集趣聞、笑話,並與你周圍的人共享。

可惜重播了一點都不好笑。

(22)安排一個休假,和能使你快樂的人共享。

如果有這種使你快樂的人,甚麼地方也不用去。

(23)去看部喜劇吧,大笑一場。

別人的悲劇,已能令你快樂。

(24)送自己一份大禮。

好。又去買六合彩。

(25)給心愛的人一個驚喜。

捉姦在床?

快樂與否,是天生的;當今的科學解釋,也就是遺傳基因。我在電影圈數十年,發現自殺的明星,説甚麼也要自殺,不是這二十五則提議改變得了。

崛江貴文

2012/12/26

兩篇關於崛江貴文的文章發表後,大批讀者的電郵殺到,要求知道多一點關於崛江貴文的事。

一九七二年,出生於日本鄉下的一個農村小鎮。

在崛江貴文寫的那二十四本書中,他曾經説過:「我父親是一個平凡的白領,我們屬於一個中層社會中最低的階級。」

唸書的時候,他的成績全班最優秀,但是不肯和同學交往,他説:「我從兒童年代開始,就最討厭迎合別人,老師和同學都因此憎恨我。」

從鄉下出城,最難考進的東京大學,竟然被他取得學位,但他對讀書一點興趣也沒有,跑去當雜工。之後,他發現了上網這門科技。

在二十三歲時,他向朋友借了五百萬円,相等於五萬塊美金,開設了自己的網上公司,名叫「Livin’ On The Edge」,取自Aerosmith的一首流行曲。

崛江乾脆退學,半路出家做生意,買下的其中一間公可叫「Livedoor活力門」,從此成為他的母公司。

這段時間剛好是日本經濟泡沫爆裂,生意最蕭條的日子。為了變通,日本政府給大機構種種方便,改革了許多老規矩。在一九九九年,日本通過了交換股票的法律,讓上市公司用股票來合併小公司,不必付現金。

在二○○一年,日本政府又通過一條法律,不限定大機構分股,讓市民可以用更低的價錢來買股票。

崛江看準了這兩條新法,像魔術師一樣操作起來,他拼命以換股來買其他公司,又不停地分股,讓活力門增值。

舉個例子,如果一家普通公司的股值是十塊錢一股的話,分為十股,本來等於一塊錢一股,但股價弱了會下降,等於九毛或八毛也説不定。如果市民看好這一隻股,大量購買,一塊就等於兩塊了。活力門一和其他公司合併,就大肆宣傳,大家認為這公司當紅,拼命購入。

在二○○一年,活力門一股分三股,二○○三年一股分十股,到了二○○四年,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創舉:一股分一百股,也讓它得逞。試想,若豐一股分一百股,誰不會去買?

其他上市公司紛紛有樣學樣,一家叫New Deal Inc.的唱片發行機構,甚至推出一股分一○○○股出來,嚇到東京證券交易所臉青,立刻訂出股票最多只能從一股分成五股的規則來。

崛江驕傲地説:「股票交易的制度太老,毛病太多,我們不出來挑戰,他們就不會堵塞那些漏洞。」

利用政府的新法,活力門以股票來合併小公司,一家收購了又一家,從上網服務到賣活力飲品。在崛江自己的博客站中,他説他對食物有特別的嗜好,從最便宜的墨魚腳壽司,到最貴的黑松菌,都想經營。

二○○四年,崛江想購買一隊出現赤字的棒球隊,但老一輩的經營者死都不肯賣。交易雖然失敗,傳媒卻把崛江讚美為「棒球界的救星」。

崛江的野心愈來愈大,上網事業已不是他關心的了,向日本最大的民營電視台進攻。

在一九九八年,東京證券交易所訂下一條叫Tostent的新法,方便大機構在辦公時間之外買外國的股票,歐美是白天,日本是晚上嘛。崛江又看準了它的漏洞,利用Tostent上網來買自己國家的股票。在一夜之間惡意收購了富士電視的母公司日本放送的二十九•六巴仙股權,後來繼續買入,已佔了一半,等於擁有富士電視的二十二•五巴仙,有了話事權。

富士和活力門最終以和解協定,富士要花很多錢買活力門的股票,等於活力門贏了。

二○○五年九月,崛江又去參加廣島的議員選舉。首相小泉認為崛江這個新秀能幫助他的改革,要求他加盟自由民主黨,但是崛江拒絕了,説他雖然贊同改革,不願意和政府同流合污。也許是小泉的陰謀,讓他在競選中失敗了,但是人民仍舊當崛江是個敢於挑戰的大英雄。

二○○六年一月七六日,政府突然衝進活力門的辦公室和崛江在六本木山的住宅,撿去大量文件,雖然沒有指明罪名是甚麼,一般傳説是誇大了收入,和合併了一家早已用現金買下叫Money Life的出版公司。

消息一傳出,在一月十八日引起的拋售活力門股票,導致東京證券交易所提早關門二十分鐘。

一月二十三日,崛江正式被警方拘捕,在這期間辭去活力門董事的職位。

有消息説,崛江在牢裏每天只吃魚和白飯,但他還關照他的司機把那架法拉利的引擎發動,以免他出獄後死火。

在崛江被拘捕時,活力門的股價有七千三百億日円,最初買入一股的人,一折又一折之下,已擁有三萬股,當今即使下降了一百倍,也還有得賺。

崛江又説道:「我的商業活動是被一種哲學驅使,那就是只要不違法,你可以不擇手段去賺錢。」

説到最後,還是老化的日本政府自己闖的禍。

《年輕Vs.老》

2012/12/25

日本經濟泡沫破裂,至今已整整十五年,沒有恢復過。要不是他們有很強的財富基礎,全個國家已面臨破產。其他地方的人以為只是一個現象,從來不去研究到底是為甚麼?

日本人出生的比死亡的少,人口增長率已是零。老人多,是必然的。

抓牢著政治和經濟的,也就是這一群腐敗的老人,其中還有不少好戰份子,竄改教科書,鼓吹自衛隊軍事化,呼籲靖國神社的參拜,都是他們做的。

整個社會要按照老一輩人規定的才能順利運作,一有年輕人的反抗聲音,即刻撲滅。當他們管理得洋洋得意時,忽然出現了一位崛江貴文。

五六十歲的政客還算是年輕的社會,三十三歲的崛江簡直是個黃毛小子嘛。但是他的「活力門」公司,就把日本社會搞得翻天覆地,到底他有甚麼能耐?

答案很簡單,是那些頑固的老頭,追不上時代。

人老了,不是罪。錯誤在不求進步,停在那裏。

別以為日本的科技很發達,所有的人就會用電腦。日本老人學上網的,不足五個巴仙。一般的日本人還不會把電腦叫為Computer,只稱之為Warupo,是Word Processor的簡寫,停留在文字處理機的觀念中。

當年輕人都以手機和電腦輸入資訊時,這群老人只靠兒女或秘書們得到情報,每晚照喝他們的清酒。

「甚麼?股票可以在三更半夜買的嗎?」他們問。

利用這個漏洞,年輕的崛山貴文一夜間購入日本放送的三十幾巴仙的股權。

「甚麼?日本放送只是夜間無線廣播電台,有甚麼大不了?」

他們不知道日本放送是最大富士電視台的母公司,可以控制子公司的行政。

這場年輕人對老年人的戰爭,在半年前一篇《年輕Vs.老》中講得很清楚,不贅。最後的結果,表面上是講和,但是富士要買下活力門十七巴仙的股票,贏家還是活力門那年輕老闆崛江。

活力門的形成是由一家小小的上網服務公司,靠借貸和合併上市的,最初的股值只有十二円,收購富士的消息傳出後大漲;後來崛江又想買一支棒球隊和競選議員,雖都沒有成功,但是一浪又一浪的知名度之下,一股已漲到五百九十六円。

崛江出言不遜,常道:「老狐狸活在過去,根本抓不到做生意機會!」

「甚麼?他連灰色的西裝也不穿,領帶也不打?」老頭子反罵。

老頭更看他不慣。惡意收購富士一舉,雖然讓他得逞,做生意的機會老又抓不住,報仇的陰謀,倒是他們的拿手好戲,走著瞧吧,非置你於死地不可!老頭們説。

終於,時機成熟,在二○○六年一月,調查員衝進崛江在高級住宅區的六本木山的辦公室和住家裏,搜索活力門欺詐市場的證據,並將崛江請去警局問話。

晴天霹靂,股民紛紛拋售活力門股票,引起的恐慌,令到東京證券交易所提早二十分鐘關門,原因是電腦過荷,處理不了那麼多的買賣。

這又暴露了老一輩對電腦的認識,舊制度五十多年來變化得少,電腦在十多年前裝的,都已老化。

活力門的股值一下子降了一百円,損失四十巴仙,但還是早期購入的幾十倍。

聰明的崛江,怎麼會搞出這爛攤子呢?罪名告的是誇大了收入,和美國Enron一樣。但老一輩的公司,都犯這個毛病呀。崛江怎麼那麼不小心?可能是太過信任手下吧?這單案是他的子公司H. S.證券的副總裁野口爆來的,也許是因為崛江一成功,也開始老化,認為這種行內的通病,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一回事。

事件還沒有結論,崛江發表聲明,説會自我調查社內的組織,他要是被定罪的話,會坐牢的。一般證券行業的人都説證據薄弱,可能告不進去。

有很多內幕,外人不得而知。但以寫小説的手法來推測,老一輩的人一定利用了種種關係去接近活力門的高層,威迫利誘,甚麼手段都出齊,找到了野口這個小人來出賣自己的老闆。

野口的屍體在沖繩島的一家旅館中被發現,是自殺還是他殺?嫉惡如仇是一般年輕人的個性,也許崛江不惜任何代價,買兇消滅這個內奸。

也有可能,經過這一役,罪名不成立,崛江又重出江湖,更上一層樓呢!Enron發生醜聞後,股票還不是照升嗎?

年青人還是擁護年輕人的:「我們也許不喜歡崛江,但也贊同他的看法,他説日本公司的大老闆都是受聘的,沒有自主權,一直想保護傳統,只有愈來愈保守,他叫這個現象為老人俱樂部,把我們笑死。」

有一點不能否認,那就是崛江指出日本經濟的很多弊病,日本社會需要更多像他一樣的年輕人。

多年後,崛江的故事將在日本歷史上重述又重述,漫罵也好,諷刺也好,歌頌也好,電影和電視劇會拍了又拍。年輕人對抗老人的主題,和愛情一樣,是永恆的。

三代之爭

2012/12/24

近幾個月來,東京鬧得滿城風雨的,是一場收買富士電視台的戰爭。你對經濟沒興趣不要緊,這件事是老中青三代之爭,當成看人生,請聽我細訴。

富士電視從前拍的電視片集像《一○一次求婚》、《東京戀之物語》等風靡一時,也引起全東南亞的搶購,比國營的NHK還要厲害。

綜合節目中,富士投下巨額,製作了《料理的鐵人》,一播七年,連美國市場也被攻下,至今全球還有許多國家繼續放送這個節目。

忽然,有一天,一個三十二歲的小子,叫堀江貴文,宣布收購富士電視。

這好像在傳統的日本社會投下一顆原子彈,他們的大企業,一向是由上年紀的老頭牢牢控制住的。

堀江貴文是誰?錢從甚麼地方來的?那麼年輕,已經當了社長?

出身於IT界,堀江做寬頻生意,創立了一家叫做Livedoor的公司,沒有漢字譯名,我們為了不要用太多英文,儘管叫它為「生命之門」吧。

怎麼成功,和富士電視一比,當然是小巫見大巫。堀江何德何能,買下那麼大的一個機構?

錢再多,如果一家小公司想買大公司的股票,後者必出高價搶購,讓你買不成。但堀江僅僅用了半個小時就購入了三十巴仙的控制權,簡直是奇蹟。

富士是一家大電視台,但是母公司為「日本放送」,是家電台,數十年前電視還沒出現之前,電台才是大生意,後來擴張發展電視,產生了富士這個兒子。而兒子已超出母親數萬倍了,但架構上,母親還是母親,兒子還是兒子。母親的股票並不貴,價錢動也沒動過。

白天收購必被人覺察,聰明的堀江在晚上進行,當今的科技已發展到可以在網上買賣股票,投資者可以上網,説到了一定的價錢就放手。堀江看穿這一點,以電速手法一夜間買下,翌日一公布,全城嘩然。

富士被殺得措手不及,主席日枝久只有作出傳統戰術反擊,那就是把自己的公司增加了四千七百二十萬股。你要收購的話,那得再付巨額。

這完全是不合理的做法,堀江的生命之門公司馬上向東京裁判庭申請禁制令,阻止富士增股。

裁判的結果,當然是堀江贏了。他一出現,記者的閃光燈亮個不停,日本居然出了那麼一個風雲兒。堀江的樣子不錯,引起少女們的尖叫,比任何偶像都要受觀眾、好熱鬧的市民大力支持,認為如果死氣沉沉的電視台,有那麼一個精力充沛的年輕人來接管,一定大有作為,堀江成為了他們的英雄。

富士電視那麼差嗎?也並不見得,主席日枝老好人一個,社長村上世彰是位意大利歌劇的愛好者,紳士一名。引進了三大高音,也帶來很多著名歌劇團在日本表演。

壞是壞在日本社會以為一切理所當然,傳統制度不易被打破,所以沒注意到公司和子公司的脆弱結構,被人乘虛而入。其實這種所謂的惡意收購事件,美國早已每日在發生,日本人對電子通訊的發展,也落後過別人。所以失敗在晚上。

毫無擋架的富士,醜婦終須見家翁,對洶洶而來的生命之門,也得對話呀。可是雙方一開會,富士知道口才再好,也講不過堀江。

這時,救兵來了。

出頭的第三者叫孫正義,是「軟庫Softbank」的主席,它也是一間IT公司,亦曾聯合了澳洲的米鐸,想惡意收購其他的電視台,但並不成功,而當年做和事佬的就是富士的日枝,雙方有交情。

日枝在無法之中求救於孫正義,把富士的股票全借出去,孫正義成為大股東。有甚麼要談,去和孫正義交涉好了。

美國證券界叫這種出頭的人物為白色騎士White Knight,但真正的白色騎士並非孫正義,而是他公司的CEO,一個叫北尾吉孝的人佔了風頭。

北尾在電視訪問上大罵堀江,説他是土足走進人家,又想和屋主握手的人。日本人住的是榻榻米,一定要脫鞋才能進入。土足,是穿了鞋子的意思,大為不敬。

愈講愈興奮,北尾説這件事完全是自己的主意,沒有和主席孫正義談過,也不必商量,大家「以心傳心」就是。功高蓋主,孫正義當然不高興,嘴裏説他和北尾的確是「以心傳心」,但心病已種下了。

「軟庫銀行」勢大財雄,盡力收購富士的股份,令其升值。堀江本身的「生命之門」並無不動產,全靠吃腦,錢是由美國的「雷曼兄弟」支持,再借力量也大不過人。

最後的報導之中,堀江已説過,只要不虧損,願意把股權賣出去。但是事件一平息,股票一定跌價,哪有不虧損的道理?

成敗似乎已成定局,堀江代表的三十幾歲人,北尾的四十幾,和富士管理層的五六十歲,是三代之爭。民眾看的好戲,最終像讀《三國》一樣,惋惜年輕周瑜的死去。

最大的得益者,當然是最狡猾的美國雷曼公司,陰陰嘴看著日本人鷸蚌之爭,大賺利息。這場遊戲,他們是老手,像曹操一樣。

長不大的商人

2012/12/23

從前,一切循規蹈矩,事業成功有一定的方程式。這種沉悶的局面,終於在七十年代給嬉皮士打破,當今主掌各種行業的鉅子,多數是這些長不大的商人。

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維金企業」的李察•布朗臣,他放蕩不羈,一切反其道而行,不把自己當為老闆,而是客人,取得消費者的歡心。

如果你去荷李活談生意,就會發現片廠的頭頭,很多蓄長髮、留鬍子,身穿牛仔褲,像工人多過老闆的。當然,他們領獎時還是西裝筆挺的。

出名的建築師、服裝設計、美容師和餐廳老闆,更各自有套獨特的想法,與眾不同,才能出人頭地。

這群人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是書看得多,喜歡歷史,才明白過去的人怎麼失敗,自由是多麼地可貴,以及坦誠地交朋友,得到別人的信心,伸出支援的手。

七十年代的嬉皮士,因為反對大企業的壟斷和父母親的控制,離家出走,到處流浪。在外國得到的知識,令他們熱愛生命,努力學習,頭腦靈活了起來。

這種精神,是由六十年代的疲憊的一代培養,那群憤怒青年反抗制度,到處旅行,產生了不少的出色的作者和音樂家,多談他們的著作,不無好處。

追溯上去,疲憊的一代老祖先,是思想自由奔放,整天吟詩歌唱的波希米亞人。波希米亞這個地方當今在地圖上已經看不到,應該在捷克境內。因為不善經營,才淪落到這個地步。疲憊的一代覺察到,到了嬉皮年代,驟醒覺過來,做生意去也。

嬉皮士也分兩種,一是搏命,成為鉅富;另外一種安逸於平凡,但為了生存不做一點事不可,找到一個地方落腳後,開間咖啡室或精品店,賣很有品味的東西,也可終老。這個現象出現於西班牙的伊碧莎小島和印度的果亞,當今的人稱之為嬉皮士的墳墓。

物極必反,嬉皮士的子女看不慣父母的長頭髮,自己剪短起來,生活有了規律,當平凡的白領去。但雙親的教導也不是沒用的,他們的思想較為開放,也知道成功要付出努力的代價,大家爭取,結果社會繁榮,建立了八九十年代的經濟起飛。

有了錢,附庸風雅,學到了一些皮毛,就自創甚麼後現代主義之類的莫明其妙的東西,這群人自稱為雅皮士,生活還是枯燥無聊的,因為他們在文化上的根,並沒有紮穩。

九十年代起二十一世紀初,經濟泡沫破裂,雅皮士變成負資產,因為他們沒有經過嬉皮士父母的苦行僧式的旅行,學不到東西。自己出門,專選安全大酒店住,去的也是受保護的觀光點,毫不冒險,學不到變通,也拉不下做更低等工作的臉來。

雅皮士的子女更可憐,在溫室中生長,變為好吃懶惰,甚麼苦都不會吃,只打電子遊戲機。拼命嚷著社會對他們不公平,最後只有成為雙失青年了。

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活著,必然要錢。錢代表了一切,身份和尊重由此而來,這是不變的道理,我們不必爭拗,也絕對不能扮清高。嫌銅臭的人,已經可以被擺進博物館當古董。

但是,人格是應該有的,這是波希米亞人遺下的教訓,為了錢,鞠躬作揖,像一隻狗那樣跟著上司,作強笑狀,説肉麻的恭維話,人格喪失。

氣燄也應該有的,但是內藏的,不應表露。年輕人沒有了氣燄就像老人,如果他們把憤怒化為力量,才學到嬉皮精神。

不懂這個道理的年輕人,一旦得到小小的權力,就對下屬呼呼喝喝,拿雞毛當令箭,到處傷人。在香港的社會中,這種所謂女強人的屢見不鮮。不過也不必生氣,終有報應,她們一定成為孤獨的老太婆,或給她們教養出的子女,用她們教的欺負別人的方法欺負回父母。

學習了嬉皮士的精神,如果在一個大機構做事不如意,那麼出來創業好了。緊記別隨波逐流,要做一般常人不敢做的事。

怎麼開始?其實很簡單,嬉皮士的教導就是把一切簡單化,不管在處理事業上或感情上。A君或B君,愛哪一個才好?煩惱就來了。選了A君,不後悔,沒煩惱。

創業就創業,別三心兩意,失敗了也不後悔,重新來過。選大家都喜歡,但傳統人士不接受的事去做好了。

舉一個例子,像一般餐廳都不准帶寵物進去,而愛貓狗的人眾多,你就開一家狗餐廳好了。

狗餐廳已有人做,太遲了,那麼想別的主意。眾人不敢吃膽固醇高的食物,你就開一家專吃豬油的,總有人愛吃,你會發現這一個所謂的狹小市場,其實是一個很大的市場。全港有一個巴仙好了,也是七萬個客人,嬉皮士沒教你貪心。

但是黎智英也説過,主意不值錢,要多少都有;值錢的在於你實不實行。我也常説:做,機會五十,五十;不做,機會是零。看見一個美女走過,夠膽和她説話,有一半機會她會答應和你喝杯咖啡。不敢出聲,只有眼光光看她走過。

最重要的,還是有一顆童心。抱著小孩子輕鬆的態度去面世,總比大人嚴肅地處理好得多。

童真主要在於那個真字,對人就坦誠了,只要基礎打得好,能刻苦耐勞,沒甚麼事難倒你。

做一個長不大的商人,永遠有得撈下去,而且是歡樂的。政治也別去碰,不要成為皮笑臉不笑的政客,不然就會變成另一個曾憲梓。

關於食量

2012/12/22

MEILO SO插圖

和一群故交晚宴,初次見面的小朋友與我交談。

問:「到現在才知道你吃得那麼少。」

答:「(笑)。」

問:「年輕時也是這樣的嗎?」

答:「習慣從那時候起,在外國留學,半工讀,苦學生,又想喝酒。喝酒的目的是用來醉,吃飽了就難醉了,所以空肚子喝。」

問:「後來呢?」

答:「後來拍電視的飲食節目,一天得去五家餐廳,更不能多吃了,只可試試味道。而且,肚子飽的時候,不想吃,眼神就沒有好奇和飢餓的感覺,鏡頭下會顯露出來。」

問:「甚麼都只吃一點點,半夜不會餓嗎?」

答:「回到家裡才吃點即食麵,或在冷飯中,澆上一點菜汁,填填肚才能睡得着。」

問:「我們都以為你食量很大。」

答:「這是大家隨意給的印象,像遇到我,有的說你胖了,有的說你瘦了,其實我這二十多年來一直保持着七十五公斤的體重。不然的話,我得去買新衣服,那會很貴,身材不變的話,就算一年一件好的,不跟流行,累積下來,也有一整櫃。」

問:「那食物,你也只選好的來吃?」

答:「鮑參肚翅,我一看到就逃之夭夭,人家請客,我最多淋點蒸魚汁在白飯上,拿來送酒。」

問:「去的都是高級餐廳?」

答:「我一個禮拜寫一篇評介餐廳的文字,不能只吃高級的,那會離開讀者,我甚麼食肆都去,只要能引起我食慾的。」

問:「甚麼東西才能引起你的食慾。」

答:「沒有吃過的。我的好奇心很重。」

問:「這世界上你沒吃過的,不多吧?」

答:「錯。太多了,再活三世,也吃不完。」

問:「去不去大陸吃?」

答:「當然。」

問:「不怕地溝油嗎?」

答:「所以要淺嘗了。一切食物,只要吃一點點,總不會被毒死,這個道理,包括了蘇丹紅、孔雀石綠。」

問:「甚麼都吃一點點,剩下了不是浪費嗎?」

答:「可以打包回家吃,有些食物,要翻煮更有味道。也可以送給司機、同事們。食物不會被浪費的,細菌也吃,硬是吞下,生病了,反而對身體不好。」

問:「那為甚麼要叫那麼多東西?」

答:「到一個陌生地方,有很多菜沒有試過,這想要,那想要,就叫多了。有一個故事我常講。」

問:「甚麼故事?」

答:「一次和三個八婆吃飯,看到桌上的剩菜,八婆們說:蔡先生,你那麼浪費,來世一定沒東西吃。我笑着回答:你們不知道我的前世,是餓死的嗎?」

問:「(笑)有沒有吃厭的時候?」

答:「新的食物,怎麼會厭呢?不過,愈吃愈清淡,也是年紀大後,很自然的事。」

問:「清淡的東西好吃嗎?總比不上大魚大肉吧!」

答:「是的,我說的是經過大魚大肉的年代。像那碗白飯,我們在吃大魚大肉時是不會欣賞的,現在的我,懂得甚麼叫米香。」

問:「有甚麼東西,是百食不厭的?」

答:「媽媽做的菜,家鄉的味道,懷舊的味道。」

問:「食材呢?」

答:「雞蛋吧,我對雞蛋是百食不厭的。」

問:「請舉一個例子。」

答:「我剛從馬來西亞回來,早餐常叫兩個生熟蛋,那是把雞蛋用滾水浸在一個大漱口杯中,過幾分鐘,取出,用小茶匙敲碎,打開殼,成兩半,蛋白皆在殼中,滴又濃又黑的醬油,撒胡椒粉,再用匙挖出黐在殼中的蛋白來吃。」

問:「味道好嗎?」

答:「對你來說,不知道;對我,是小時的記憶。」

問:「還有其他做法?」

答:「千變萬化,愈是普通的食材,愈容易拿來練習,結果做法愈多,我最近在微博上舉行一個雞蛋比賽,讓網友們參加,以後可以出一本雞蛋書呢。」

問:「總會有些東西你會喜歡得吃個過量吧?」

答:「有。像螄蚶,用滾水一燙,即倒掉,剝開殼,還是血淋淋地,吃個不停,吃到血從手流到臂上,那才叫過癮。像吃榴槤,吃到撐死。像吃台灣的蚋仔,一盤又一盤,朋友問你要吃到怎麼樣為止,我總回答說:要吃到拉肚子為止,像……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