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4 年 04 月

浴室

2014/04/30

每到一個地方,入住酒店,發現各有特色。單單是浴室,東西方己有很大的分別。

這次在意大利,才注意到浴室裏永遠沒有面巾,不管是五星的還是沒有星,都不供應面巾,好像意大利人從不洗臉似的。要擦用大毛巾擦好了。

最基本的牙刷和剃刀,歐美酒店也絕對不供應,住日本旅館就不必愁沒這兩種東西。

其實一住進東方的酒店,歐美人一定嚇得一大跳,浴室用品如梳子、毛刷、棉花棒、髮油、護膚膏等等皆齊全,吹風筒不在話下。有時還給你針線、備用鈕扣和小剪刀呢。

日本旅店的唯一缺點是浴缸很小,但它很深,習慣上他們是蹲著去浸的。

但浴室中不設電話分機,不能算是有星級的旅館。意大利人很無聊,三流酒店也擺了四顆星,要是這種連電話分機也沒有的酒店也能叫為四星的話,那麼香港的文華、半島、麗晶、君悅、香格里拉,已是銀河級了。

有些酒店的抽水馬桶,是名副其實地「抽」。原始的用一根繩子拉一拉,後來發明了一個手把,按它一下,水便沖出來,還有按鈕的,鈕很小,很難按。還是意大利和法國的設計優美,用起來方便,它們用一塊很巨大的板,壓它一壓,順手得多。

西方酒店,除了坐廁,多一個洗滌盆。這次同行的女子有的沒用過,多表討論:

「要不要抓著水管,爬上去洗?」

「到底是向前坐,還是向後坐?」

「是不是蹲在上面的?」

「中間有個塞,會不會是裝滿水,再潑上來洗的?」

「各有各的習慣,喜歡怎麼洗都行。」當她們問我的時候,我懶洋洋地回答: 「我又不是女人,怎麼知道你們怎樣洗?」

廣告

Suhoi Vodka

2014/04/29

到俄國去,當然喝伏特加。這種世界數一數二的烈酒,難喝好喝,喝起來都是一件很過癮刺激的事。

和大陸開放後的產品一樣,沒有共產黨的壓力,個體戶紛紛崛起,商品也逐漸高級化。紹興酒的瓶子和包裝愈來愈漂亮,它的價錢也愈高。伏特加走上同一條路。

從前是史托斯納雅最著名,但反而給芬蘭貨和英國貨遮蓋住,在紐約的酒鬼反而覺的中國產的青島好喝過蘇俄的。

史托斯納雅在共產黨瓦解後開始出精裝,也加了檸檬味和辣椒味等,喝起來和舊貨味道差不多,因為從前的產品水準已下降。

吃伊朗的最高級魚子醬,沒有一瓶上乘的伏特加,怎麼對得起它?到巴黎的魚子醬店去的時候,發現了新產品Suhoi Vodka,一瓶要賣到近兩千塊港幣。嘩,有乜嘢那麼巴閉,高級史托斯納雅也不過是三五百。

原來,為沙皇特製的伏特加,依足老配方是用鑽石來過濾雜質的。

Suhoi根據老傳統來釀酒,也用碎鑽來過濾,但是和味道及濃度又有甚麼關係? 完全是虛榮心作祟,我就不相信會好喝點。

不管怎麼樣,還是要試它一試,魚子醬店裏不一杯杯散賣,只有整瓶購入,用冰凍的小杯,喝冰凍的伏特加。

很純,很順喉,是不同的,凡是好酒,都不應該期待有甚麼獨特的效果,順喉就是好酒,道理很簡單。

酒精度有八十九度,等於是四十四點五個巴仙的純酒精。天下有很多烈酒都超過這個級數呀!

不過鑽石這兩個字還是代表了最豪華奢侈的東西,尤其是廣東人,用字傳神,常說:「啲女人有乜嘢好?值咁多錢?用鑽石鑲架?」

2014/04/28

酒店忘記下morning call叫醒我,疲倦,一覺睡至天明。同事再來電話時,已距離出發十分鐘。

這十分鐘內能做些甚麼?

已經不能花時間在思考上面了。

總之,看到甚麼就往行李中塞。

先解決浴室中的東西。剃刀、鬚刷、洗頭水、哥隆、牙膏、電牙刷、旅行用的軍隊小刀、剪指甲器等等等等,只有在這種胡亂的情形之下,拿錯了酒店供應的棉花棒之類的小東西。一般,我是不去動它們,雖然說酒店是可以讓你拿走的。

巡視一下,乾乾淨淨了,便從此再也不走出走入這間浴室。

二、輪到臥房,先翻被單,有時會把眼鏡留在枕邊的。牀裏面甚麼都看不到時,收拾牀頭櫃上的東西:香煙、打火機等等。還有幾顆維他命,丟掉算了。

櫃中的衣服,一把抓著,統統塞進箱子。皺不皺?等到下個入住的酒店才去熨,但千萬要注意櫃底的襪子或內衣褲有沒有遺漏?

房內化妝桌一向不去碰它,不必去管它,連看一眼也費事。

三、衝出廳,首要收拾的是書桌上的稿紙和資料,橫掃進手提行李,絕對不能一件件放,否則又浪費多一秒。

沙發前後有沒有留下雜物?回頭去打開書桌的櫃子,把酒店的信紙拿回到桌上,我有收藏它們的習慣,礙我寫稿,臨走前總得放回原位。

四、最後是門匙,我已經學會每次進房,就把門匙放在電視上面,一定不會忘記。

襪子可以在電梯中穿。

一到大堂,前後一共花了八分鐘。

剩下的時間,抽支煙,鎮鎮神,又是新的一天,新的工作的開始。

黑鍋

2014/04/27

這次旅行,時間蠻長。帶了一切能想到可以用上的東西,當然包括爐具。

本來我有一個三洋旅行電爐,煮公仔麵用。因洗濯起來怕留著油,買了另一個菲利浦的咖啡器,但用來煲水沏茶,一帶就帶這兩個。

剛剛搬家,幾百個紙箱還沒有打開,雖然都有記錄,但還是找不到這兩個爐子。出發前,去日本百貨公司有些小包的醬油,看見一個德國的旅行煲,就買了下來。

現在每天用這個黑色爐子,它的構造不夠精細,下面一個爐,半個柚子那麼大,上面是一個鍋,圓形的。塗上一層不黐底的黑色化學物。

在歐洲,所有的水喉水礦物質特別濃。一煲完鍋底即刻呈著一層白粉,如果不洗乾淨,積了一積,便會化成石頭,黐在底部,永不剝脫。

每天,我用這個煲時,總是看到一層白色東西,已經洗了又洗,還是頑固地留在那裏。

用來煲滾水,影響了茶味。之前我煮過麵,味精粉和礦物質混在一起,每次沏茶,都像喝湯。一直想再去買一個煲水器,但又沒時間到電器店去,懊惱得很。

這個笨重的黑煲,跟著一條粗大的電線,設計上是可以裝進鍋底的,但是實際用起來,怎麼捲也捲不到好處,最後乾脆不捲,當它是一條尾巴,倒在皮套的外面。

爐上有個鈕,從零至六,可控制電流大小。我性急,校在六度上面,但是好像水遠煲不滾水,真想丟掉它。

不過,現在大家出去吃飯,我生厭,一個人躲在房裏煲水沏茶煮麵。這個黑色的傢伙,好像很忠心地陪伴著我,為報答它,還是留在身旁,耐心地等待水滾。和老友一樣,大家都需要時間培養感情。

心理負擔

2014/04/26

旅行,最討厭的事,莫過於把重要的東西留在旅館中,要轉回頭去拿,走了許多冤枉路,浪費時間。

酒店換了一間又一間,又到出發時候,住多了,對收拾行李有點心得。

出門之前先將東西分成兩個部份,護照、機票、份用卡和現金永遠隨身攜帶,這四位寶貝不能缺一,最後一刻再確定一下。

將一切遺失了也不可惜的東西放進寄艙行李。甚麼名表首飾,都是庸俗的人才會帶去顯示身份。自信心強的,乾乾淨淨,輕輕鬆鬆,管他人的娘。

除非自己洗濯,要不然內衣褲得帶夠,一天一套。交給人家洗不是貴不貴的問題,遇星期六日休息,逼得一套穿兩天,髒死人也。若有這種情形,先到便利店買紙的。

進入房間,第一件事便是把隔天要穿的衣服掛起來,好的布料不管多皺,一掛就直,跟流行的普通料子,則得帶個蒸氣旅行小燙斗,噴一噴熱風即筆挺。

底衣褲放進抽屜裏面,梳洗用品則放入洗手間。用的地方,愈少愈好。

從抽屜中拿出洗衣用之塑膠袋,把舊恤衫底衣褲放在裏面。一天一包,體積便不會太大,塞入皮筴縫中,不佔地方。

有些人一看到那麼大的一間房,像不完全用到很可惜似地,這裏放放,那裏放放,這是大忌,收拾起來一定忘東西。

出發時再巡一次。衣櫃、抽屜、洗手間三處看一看,沒用過的地方省了。

盥洗用品,酒店是預計你拿走的,順手牽羊沒問題,但應該只取需要用者,別連毛巾煙灰盅也裝進行李。別人不會認出你做過甚麼,你自己知道自己是貪心的。這些東西不但增加行李的重量,也加重你的心理負擔。

機上禮貌

2014/04/25

乘飛機,應該有機上禮貌。

別人怎樣做,我不去管它,但自己總得遵守。第一,坐在位子上,靠手部份絕對不侵犯到鄰椅的範圍。要是中間有條很窄的手靠,只佔一半,永遠避免過界。

第二,進出座位時,絕對不要把前面的椅背拉住。最討厭人家把我的椅背一扯,有時連頭髮也給他拉個正著。

第三,絕對不要把膝頭哥兒頂著前面座位,這是令人反感的行為。椅背原來是那麼單薄的,給人頂住,等於頂住中氣。

第四,選窗口位坐,出入時跨過鄰座,或者等他也去洗手間時,跟著出入,盡量不要對不起、對不起地騷擾別人,煩自己。

第五,用完洗手間,一定把洗臉盆擦個乾乾淨淨,尊重下一個用者。

第六,除了必須,絕對別用洗手間內的東西,如牙刷、剃鬚刨、梳子等。這些基本器具,善於旅行的人必然懂得自己攜帶。

第七,盡量不麻煩空中小姐,七四七那麼大的飛機,她們已忙得要命了,學會憐惜她們吧。要酒時多來兩小樽好了。梳打水或可樂,一要就要整罐,別讓她們分開倒在小玻璃杯裏,走多幾趟。

第八,枕頭和被單,入座之前看有沒有安排。看不見即自取,別在途中要求。用完之被單,折疊好歸還,這不只是禮貌問題,它能顯出你愛整齊乾淨的習慣。

第九,偷機中食的餐具,是最無恥的行為,拿回家用,給客人看到飛機公司嘜頭,也不是很光彩的事,此物沒多少錢,自己買好了。

第十,旁邊坐著一個很討厭的八婆,和你聊幾句,也要客氣地回她,然後看她一轉頑即刻假裝睡去,便不會再受干擾。要是她還那麼無盡止地七嘴八舌,叫她住口,也是禮貌。

帝皇享受

2014/04/24

每一個國家的人民有不同的生活習慣,所以酒店的設備都不一樣。

入住溫哥華各家旅館,雖說全是高級套房,但走進浴室一看,不供應牙刷。

這在日本根本是不可思議的事,旅館中最基本的服務,為甚麼連一根牙刷都沒有?最差勁最便宜的酒店,毛巾、牙刷和剃刀,是不能缺一樣的。

外國人的思想是:牙刷這種最基本的清洗用具,應該隨身帶著,各人用的牙刷軟硬不同。給了你,你也不適合用。每晚給你一根,你放在那裏,豈非浪費?而且現在還流行環保,怎麼可以每件東西都是即用即扔的呢?

到加拿大之前,帶了一個旅行水煲,派上用場了。不是溫哥華酒店不給你,他們供應的是一個電器咖啡煲,各酒店都有,可見加拿大人十分愛喝咖啡,對茶的興趣不大。

這個咖啡煲的火不溫不熱,是給你把咖啡粉放進一個紙袋裏,隔熱一滴滴蒸出咖啡,根本不可以沸水沏茶,更莫說煮滾水來泡即食麵了。

衣櫃裏倒都有一塊熨衣板和熨斗,大家節省,絕不利用昂貴的洗衣服務。

電視台沒像傳說中的幾十個,十幾個罷了,皆可收到CNN,祖宗國的BBC或衛星SKY TV反而不播。

就算最鄉下的酒店,也有電影台,據旅館的人說,客人看黃色電影,是一大收入。可見客人都很悶,旅館方面也通氣地不把片名列入帳單裏面,不給兒童亂轉來看的話,可以請酒店把色情台關掉,服務周到。

吃的早餐很單調,所謂加拿大式,就是美國式,加了蛋和火腿等,大陸式的只啃冷麵包。自助式的早餐,選擇也很貧乏,請加拿大人到香港的香格里拉走走,包他們認為是帝皇享受。

房術

2014/04/23

香港酒店大把空房,美國歐洲的大城市就不一定了,別以為船到橋頭自然直,到了才說,雖說最後還是給你找到一間三流旅館,但詢問中的焦急,是不值得的。

「不可能那麼擠吧?」友人說。唉,他不知道忽然改變行程的痛苦,有時遇到那個城市有甚麼大會議開,也許中間有個長假或節日,頭痛的事就發生了。

預先經旅行社訂房是最佳辦法,他們的租金有折扣,至少要比臨時的walk-in客便宜許多。但是臨急臨忙上路的話,又能怎辦?

酒店一般從下午四點到六點,要決定留不留房給不留信用卡,或者連一個電話也沒有的客人。這段時間去詢問最好,要更保險一點,下午兩點先打個電話,留下姓名和聯絡處,五點鐘左右再確實。酒店雖然不會減價給你,至少可先住一晚。

櫃台常會告訴你,一號到三號可以住,四號那天全滿,五六號有房,這一來也別退縮,一號晚上問一問,二號再問兩次,三號問三次,多數四號還是給你住下去。

常去的地方,最好是住定一家你喜歡的酒店,一有機會便和櫃台、公關部或經理聊聊天。人家送你一籃水果時別吃了算數,帶些土產或買瓶紅酒回敬。互相的尊重,讓你今後佔很多便宜,酒店總留幾個房給熟客。

「我是個小人物,大旅館經理怎會和我打交道?」朋友說:「而且也不必和他攀交情。」

高傲也沒錯,又不信任旅行社的話,可以在網上訂房。各國都有希爾頓,他們的網址是www.hilton.com。不喜歡美式旅館?可找Place to Stay,他們有六十個國家的食宿資料,網址是:www.placetostay.com。

最後,記得一有房,即囑對方以文字確實,傳真最可靠,這樣才不會到櫃台時給職員氣死。

品味集團

2014/04/22

法國有一個組織叫Relais & Chateaux,是專門介紹高級旅客到世界四百十三家旅館和餐廳去享受的集團。

參加這個集團的酒店需要五個「C」字的條件:Character個性、Courtesy禮貌服務、, Calm安詳、, Charm迷人、Cuisine和美食。經它介紹,不會差到哪裏去。不過法國人偏心,選自己國家比較多。也難怪,第一他們最熟悉。第二,法國的鄉下特別多古堡改建的旅館,符合上述的五C。

到釀酒區試酒的話,根據這集團的資料去找旅館,大可放心。

每一年,這集團出版一本小冊,列出酒店的價錢、連絡方法和精美的圖片,讓讀者有個深刻的印象。如果駕車去找,它還有很詳細的地圖。

這次來日本,到伊豆的溫泉,我住在它介紹的「清流莊」。當年來過一次,覺得很不錯,現在重遊,更發現它的好處。

「清流莊」是家夠水準招呼外國政要的旅館,美國卡特總統也住過。可能是經濟不景氣,房租收得很合理。三萬日圓,合一千六百塊港幣,包早晚二餐,懷石料理有二十道菜。誰說懷石好看不好吃,又吃不飽呢。

「你對日本很熟悉,靠它推薦幹甚麼?」友人問我。

這是品味問題,依這個集團的資料住過幾家酒店,都沒讓我失望過,而且常有意想不到的驚奇。

挑選的標準非常嚴格,名單之中,連香港的半島酒店也不入流呢。

現在這集團可以用網址和你對話:http://www.integra.fr/relaischateaux

不喜歡電腦的人,傳真去詢問好了。

Fax:(33)01-45-72-90-30

煮菜學堂

2014/04/21

對愛好旅行,又喜歡煮東西的人,最好一路看花,一路學幾味當地的撚手小菜,回來後招呼朋友,享用不盡。

到威尼斯,便可入住Gritti Palace Hotel,乘機參加酒店舉行的煮食班,有兩天至五天的課程,任君選擇,由意大利著名的廚師Celestino Giacomello親自教授,並有專人繙譯成英文。

Tel:39-041-794-611

Fax:39-041-520-0942

在同個地方聖馬可廣場附近,又有另一家烹調學校Venetian Cooking in a Venetian Palace,這裏的女主人一家都是名廚,除菜餚之外,還教做朱古力、雪糕和麵包糕點,課程需一星期,節目包括早上帶你到麗都市場買菜,指導如何欣賞威尼斯的博物館,晚上到哈利酒吧去吃飯,是一面學習一面享受的課程。

Tel:39-0415-22-89-23

Fax:39-0415-23-ll-O1

法國的烹調學校更是數之不盡,A La Bonne Cocotte En Provence在一古堡裏面,晚上才教課,白天帶你去吃各種的東西、買菜、學陶藝、遊庭園、參觀朱古力廠。

Tel:33-475-26-45-31

Fax:33-475-26-09-31

Andre Daguin Hotel De France教的是三天到兩個星期的課,學生入住酒店,在餐廳的廚房中學習,以煮鵝肝醬見稱。課外活動包括參觀Armagnac酒廠、在樂天菜市購物,帶你去養鵝場,看鵝肝醬是怎麼做的。

Tel:33-562-61-71-84

Fax:33-562-61-71-81

近一點到峇里島,入住A House in Bali,學燒印尼宮廷料理,煮後當晚餐,不參加課程的伴侶可以一齊去吃。

Tel:(02) 9358-6530

Fax:(02) 9357-7952

都太遠了,有些人說,那麼澳門夠近吧?Hyatt Regency Hotel的廚房雖然不是正式的學校,但也樂意教你葡萄牙菜,快去報名吧。

Tel:853-83-1234

Fax:853-83-0195

老福建

2014/04/20

也不是每一家新加坡的老食肆都失水準,像從前開在老巴剎裏頭的「老福建」,就愈做愈精彩。

去「老福建」最主要的是吃它的福建炒麵。與其說炒,不如說燜,福建麵和豬肉、大頭、鮮魷、育菜等等配料炒熱後,再淋上湯汁,燜它一燜,麵條才入味,是百食不厭的福建文化。很可惜香港沒有此味可嘗,那麼多的福建人住在北角,就炒不出地道的福建麵。

除了麵,蝦棗也是著名的,用豬網油包裹鮮蝦茸,再拿去炸。

麵裏面的「大頭」,是一種巨型的蛤類。香港少見,肉極肥美。吃福建炒麵時只有數粒,吃不夠喉,另叫一碟,炒得又香又辣,甜美的汁,還可以用來淋白飯,連吃三大碗。

不喜歡吃白飯的話,可叫扣肉包,這是福建的紅燒扣肉,做法與廣東、上海人、客家人做的不一樣,不加冰糖半紅燒半滷,味道絕不遜色。扣肉切成片,用來夾著大包吃,單單一味,也能飽肚。

清蒸魚是鯧魚,鯧魚離水即斃,沒有游水的,香港人不愛吃,但在福建和南洋一帶,此菜可出廳堂,是所謂的上桌菜,豪華餐宴才吃得到。

又講回麵,炒的配料一樣,有米粉、冬粉、麵線和河粉的選擇。麵線極為難炒,一下子就糊了,只有福建師傅才對付得了。

要吃南洋風味,此店也有「馬來風光」,那就是蕹菜炒馬來盞,很惹味,香港客最喜歡此道菜。

「老福建」搬到新址,最近連隔壁的那家也租下,才夠位招呼客人。去了新加坡,不到此店試試,是個損失。老闆叫黃有基。

地址:321, Beach Road

電話:392 2866

車中見聞

2014/04/19

從廣州乘直通車回香港。

車票由友人代購,又沒有指定席,坐的是往後退的座位。我有個壞習慣,乘任何交通工具都得向前看的,一倒後,即頭暈嘔吐。

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寧願站著,也不肯坐下來,好在這一班車有個餐卡,就走去吃點東西,喝杯茶,一個多兩小時,很快到達。

直通車很怪,賣票總是把客人擠滿車廂,剩下一兩輛空的,大概是方便服務人員吧。

本來有免費茶水供應,但不冰,喝溫果汁,和溫啤酒一樣,需長期訓練,才能下喉。

車廂很吵雜,坐著四個電了髮、大聲調笑、打金利來領帶的男人。

時有推著車子賣東西的女服務員經過,除餅乾、雜果和汽水之類,還賣郵票和硬幣。我乘過世界上不少火車,從來沒看過人家賣這兩樣東西,會有人光顧嗎?

「過來!」其中一名男人向女服務員呼喝,起初她以為客人只是看看,無購買之意。

「這一本多少錢?」男的指著。

「五百。」她回答。

「還有沒有更貴的?」

「有。」她笑臉迎上。

戴金勞的男人要了幾本數千塊錢的郵票集,向女的說:「算便宜一點!」

「一共是一萬多元!」她說:「打個九折,九千七百五十元。」

「算八千八百八十。」男的說:「意頭好,成交。」

「買那麼多,為甚麼不向她要一個電話?」另一個男的等服務小姐走後嘻笑著問。

買東西的男人說:「我在香港有個女兒,甚麼都不喜歡,共愛集郵。她從小患的小兒麻痹症,不能走路。」

這位面目可憎的男人,忽然變得很可愛。

雞邨大飯店

2014/04/18

上次在廣州開簽名會時,一女士氣喘喘最後趕到,我習慣上問:「你是幹甚麼的?」

「我做雞。」她回答。

大家都笑了。

示出名片,原來是開雞餐廳的,叫《雞》,地點在番禺。說過到番禺時去她那裏吃東西,這回又要去番禺做宣傳活動。答應的事一定要做,遲早的問題,便和廣州旅遊出版社的一班同事驅車前往。

店開在公路旁的一列舖子中,比想像中大,有三層樓,外面的廣闊停車場泊滿車。

讀友很高興再見到我,迎接進入二樓的一間房中,布置簡單,但很乾淨。壁上鑲入鐵板,用磁石攝著數張未完成的國畫,旁邊還有顏料筆墨,原來也可以當畫室。她的先生是位業餘畫家,一有空就和大師級的友人學習繪畫,以食物來代替學費。

為我們寫好了十幾道菜,以雞為主,今晚一定吃得雞雞聲。

第一道上桌的是鹹雞,醃製過的肉,很乾,吃進口,又香又鹹又甜。咦,豈非清遠雞?

「已經不是很純的種。」她坦白地告訴我們:「下次你們來,早點通知,我可以找到一隻養了兩百多天的,最好吃。」

下來是這家人的招牌菜「家鄉紅蔥頭蒸雞」,用一個鐵盤盛著斬件的雞肉,加入大量的紅蔥頭,即劏即蒸即上,真是吃得我們停不下筷子。

酒雞湯是未生的小卵和雞腸熬成,其他多道雞料理已記不清楚做法。

雞之外,還有芋泥、魚春小螺肉混合蒸炒出來的菜,很特別,但膩,不能多吃。

甜品的薑汁撞奶也做得極佳。

最後讀友堅持請客,我很少讓人那麼做,今次破例。誰付錢我也要免費宣傳一番。

地址:番禺市迎賓路龍美村口

電話:8466-1010

做雞

2014/04/17

來到廣州為廣東旅遊出版社的新書開簽名會。事前我向出版社同事們說:「請替我準備一些宣紙和筆墨,到時沒人來,我可以練練大字,不覺悶。」

早上九點抵達購書中心,門口已排了長龍,至少有數百名讀者焦急等待。甫安心,工作人員解釋:「第四五層有個招聘服務部,每天有許多人來登記。」

購書中心的老闆果然準備好紙墨,要我留幾個字,反正直一刀橫一刀,就大膽地題了「精神銀行」。

十點正入場。還好,今天職業應徵部的生意不佳,坐下來開始簽名。亦舒說過,作者簽名會這件事實屬多餘,一個個簽一本本簽,再賣,也賣不了多少本書,不去也罷。

我倒很樂意做這件事,可以看到你的讀者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男居多還是女居多?至今為止,我的書在珠江三角洲還賣得不錯,但是都是盜版,正式出的還是第一次,讀者拿來的兩者都有。最出奇,還是正版賣得比盜版便宜兩塊錢。

已看到揹了同樣和尚袋的年輕人排在第一個,他常在網上和我聊天,未見面已熟悉對方。簽了名後他要求合拍一張照片,我來者不拒,其他人看了也紛紛效之,就請他當全職攝影師,從頭到尾兩個多小時,實在難為了他,在此道謝。

讀者之中也有要求畫張畫,寫句詩的,興之所致,照做不誤。出版社同事說簽個名好了,還有很多人等著,想起亦舒說的話,反正賣不了幾本,便當自己是黃大仙,有求必應,但我每次都問對方是幹甚麼的?到了最後一名,是個中年婦女,她大聲說:「我做雞!」

原來是開了家專賣雞的餐廳,眾人聽了大樂。

照辦

2014/04/16

在廣州購書中心做完簽名會後,轉向深圳,禮拜天一早到深圳書城再開一個。

人數非常擁擠,但沒有廣州的多。書城負責人說:「如果簽名會在下午開的,一定比廣州更熱烈。深圳人生活質素提高了,大家都沒那麼早起身。」

活到老學到老。負責人又安慰:「幾百人排隊,已經不得了,上次有個上海的名作家來開簽名會,才賣了二十五本。」

多幾個少幾個,不是問題,主要是見見讀者,先請工作人員準備了紙條,讓他們把名字寫下,省得一位位問。

有個人寫了「艷紅」兩個字。

「你用筆名?」我問。

「不。」讀者說:「我姓艷。」

另一位捧了一疊書,工作人員一看,說是翻版,不能簽。

「都是在書城買的呀!」他抗議:「書城怎會賣翻版書?」

我向他說:「是廣州旅遊出版社的才是正版,下次還是買他們的,比翻版還要便宜。」

又簽了一輪,有些人要求:「送我幾個字。」

我就在書上寫:「送你幾個字」。

問有些人說:「要寫甚麼?」

他們回答:「是但。」

我就寫上「是但」,惹得讀者哈哈大笑。

很多是帶著兒女來的,紙條上只寫小朋友的名字,我便會問媽媽叫甚麼,然後寫上「某某女士囑書贈愛兒某某」等等,大家都高興。有些要我寫「精勤學業」,我送他「別死讀書」。

又有另一個捧了一大疊,再被工作人員拒絕,我拿來看,原來是香港天地圖書出的正版,簽上名字,寫了地點和日期,才消掉他的委曲。

最令我感動的一家人拿了一張飛機票,表示從武漢專程來的,又要趕時間回去,問說可不可以打尖?我當然照辦,並且上前擁抱。

僑美

2014/04/15

從日本回香港,住了一晚,第二天又匆匆北上,來到廣州。好像對這個城市頗有緣分,這幾個月來去了好幾趟。廣東的三大旅館為:中國、花園和白天鵝,比較起來,還是白天鵝最好。

位置沙面島,從前是大使館區,周圍建築物格調很高。從房間望出,就是珠江了。

大堂設於二樓,從地下那層走出去,就能找到一家叫「僑美」的餐廳。從前「牛車水」的舊址。

消夜在這裏吃,有幾樣很可口的。

首先上桌的花生,用碎肉和香料滷之,略帶甜,嚼起來很香,百食不厭,當晚我們五個客人,吃了六碟,真不要臉。

「僑美」前身是橋底的大牌檔,有一道叫「橋底炒」的,用的是乾麵,本來乾麵沒甚麼吃頭,但大師傅摻以豬耳朵絲和紅辣椒來炒。乾癟之中,帶出美味,非常特別,在香港吃不到。

南瓜粥也標青,比番薯粥更甜。

消夜總要叫些蔬菜,這裡有釀通菜,把肉塞入通菜梗中,工夫很大。

主人楊治益先生專程趕來,年約三十歲餘,長得可英俊,在香港可以去當演員,進門就問:「有沒有吃過狗仔粥?」

「甚麼?狗肉熬的?」我們驚奇。

「搣一碗試試。」楊先生說。

粥還用搣的嗎?大感驚奇,原來是把白飯搓成條,一塊塊擰了拋入高湯中煲出來。

廣東人一塊叫一嚿,原名嚿嚿粥,現在叫為狗仔粥了。

香港的狗仔隊,來廣州時,一定要吃。

地址:廣州沙面南街五十二號

電話:8188-4168

拍廣告

2014/04/14

從台北趕回香港,睡了一夜,翌日到廣州,如果有直航,則不必多此一舉。

這次出門目的是拍一個電視廣告,幹的是幕前工作。真想不到這麼老了還有肉要,欣然拋頭露臉,但是這種事不能多做,不然像老骨頭煲湯,愈熬愈淡。偶一為之,則不傷大雅。

經理人徐勝鶴兄和我乘早班直通車前往,因為要自帶服裝和道具,拎了一個大皮箱,在車站中上上落落,有種戲班人物趕場的感覺。

抵達後直赴現場,在一間高級食府。工作人員已經在等待,和導演做最後的口語化對白修改,就開始拍攝。

一個一分鐘的片子,要拍二十四小時,從下午兩點到翌日,第二天再配幾句旁白,整個工作便能完成。

這段長時間怎麼打發?打燈之時我可以休息,反正是餐廳,任由我吃吃喝喝。大廈之中又有一個高級健身室,因為要拍特寫,非整齊一點不可。跑下去讓美女修修甲,間中有電視和電台的記者來做訪問,我和他們聊聊天,時間過得快,眨眼間已到午夜。

這下子可開始辛苦了,十二點過後,大廈冷氣關閉,幾十盞燈,又穿西裝上陣,並非一般人能夠忍受的。

一起演出的幾位當地模特兒的臉部化妝已有剝脫的現象,髮型也亂七八糟了,好在導演醒目,趕快把帶到她們的鏡頭拍完。

到了深夜,我們這種捱慣的人沒事,但是衣服殘了。帶去的絲質恤衫只有一件,讓汗水一染,波紋即現,只有不喝水,靜坐一旁。

沒有NG,進行得順利,比預期早收工,當地攝影隊都讚說老一輩的藝人工作態度好。我對這句「老一輩」有點抗拒,但事實如此,發不了牢騷。

看表,是午夜二時,只花了一半時間完成,還趕得及花天酒地去,一樂也。

廣州月餅

2014/04/13

每年,並非落葉告訴我們秋天來到,是各大月餅商的廣告。

從前只有那麼幾家老字號,自從迷你的參戰,新派月餅有甚麼冰皮、雪糕皮等等,餡更是變化多端,鹹酸苦辣都加進去,再下來把老媽子也剁成肉餡,才能罷休。

有一些只注重包裝,舊時有個鐵盒已經不得了,現在有單獨一個盒,孖生仔盒、七八個月餅一盒,其中有一種叫十三庭的月餅,台灣生產,用的是一個長方形的薄木盒,裏面裝著七塊月餅,本盒的中間燒了一塊碧綠的瓷片,一元硬幣般大,作古封泥狀,貼在上面,非常之雅,再用宣紙包好,裝進另一個硬皮紙盒,最後裝入大小恰好的手提紙袋,方便攜帶,日本味道重了一點,但很別致。

不管怎麼樣,月餅本身愈來愈不好吃,主要原因,是沒有了豬油。

最近常去廣州,發現從前的崇拜香港月餅潮流已過,現在有他們自己的,吃起來很有古味,包裝也不遜海外的了。

表表者是廣州酒家出的月餅,已經不是在餐廳廚房中製造,買了幾十副日本機器,於巨大的廠房中,聘請了幾百位員工生產。

令顧客最有信心的,是說凡舉報他們的蓮蓉中有其他餡料摻雜,就付獎金十萬元人民幣,真是大膽的保障。

若有變質,除退換月餅外,還可領取獎券,供兩人任食火鍋。

味道如何?試過之後,覺得雖然已經不用豬油,但純樸依舊鹹五仁月餅更是我喜歡,記得小時候不吃蓮蓉,用牙籤把果仁一顆顆挖出來,即刻照辦,弄得桌面一塌糊塗,但那種喜悅,筆墨難於形容。

也不用老遠跑到廣州,香港的總代理為堡鋒公司。

電話:2156-9182

傅真:2156-9183

廣州酒家

2014/04/12

到老字號,總比去新派酒家好。這次來到廣州,光臨的是歷史悠久的「廣州酒家」。

它還是國營的,外客聽到國營就皺眉頭,但現在領導人已不穿中山裝,「廣州酒家」裝修得美奐美輪,四邊廳房,中間一個大天井,從樓下望上,像李翰祥的怡紅院布景。

是臨時決定去歎早茶的,友人之前掛電話,說星期日要找位子,難如登天。

老總溫祈福先生很給面子,親自來迎,走進一間很大的廳房,幾樣精美的點心即刻上桌。第一個入眼的是荷葉飯,用綠顏色的新鮮荷葉包裹,在香港就吃不到。

白飯一粒粒,略帶碧綠,吃起來一點油也沒有,是高手的烹調技巧。

灌湯餃也名副其實灌湯,裝進蒸籠拿過來,不像改良的,浮在湯中游泳。

一碟排骨接來,用筷子夾了一塊,肉包著骨,絕對不是亂七八糟的部份。一看,還用涼瓜鋪在碟底。

蝦餃燒賣叉燒包繼之,都是大路的點心,並不花巧,但是吃起來碟碟原汁原味。一般香港客可能覺得無甚新意,但懂得欣賞的就會讚歎,原來這才叫點心。

地方夠大,可以帶百多個旅行團團友來這裏吃一吃。溫先生說下次我來,做一桌點心宴,包能試到瀕臨絕種的食物。

店裏也辦滿漢大全筵,吃兩天六餐。不是三天嗎?我問。溫先生解釋:猴腦熊掌等已不入宴了,所以不叫全席,叫滿漢精選。

還有一種叫黃金宴的,專吃貴東西,誰沒試過?但是對「五朝宴」,我則大感興趣,將唐宋元明清的名菜復古,不知味道如何?等我試過滿意了,再帶各位前往。

地址:廣州市文昌南路二號

電話:8138-8801

廣州大食會

2014/04/11

這次去廣州,主要是對消夜的餐廳還是不滿意,想找一家更好的。

九月中我將帶老友去吃東西,他們都是參加過我海外旅行團的舊團友,為答謝大家,團費只收回成本。

從香港出發,抵廣州時正好是中飯時間,走到沙河去吃沙河粉,再入住白天鵝酒店,沙面這個島面臨珠江,周圍以前都是大使館,很有格調。酒店房間全部翻新,是國際級的五星水準。

再到有人彈古箏的地方駐足,晚飯在廣州酒家吃五朝宴。休息之後,消夜再去另一間老字號的蓮香樓。

有些朋友嫌老店都是國營,怕有失水準,但我一向說爛船也有三斤鐵,一定可以找出一些懷舊的佳餚。廣州酒家佈置得富麗堂皇,絕不遜私人開的,一洗國營印象。蓮香樓有幾道菜非常出色。像這次去吃到的炸蓮藕,看起來像一塊小月餅般大,蓮藕洞中塞著肉。整塊蓮藕有甚麼好吃?咬一口,才知道蓮藕只是薄薄的上下兩片,中間都是餡。平凡之中,手藝高超。還有他們的羹,鋪在碗底的是一片迷你新鮮荷葉,喝了即刻知道絕對不下味精、原汁原味。還有……還有……

第二天一大早登白雲山飲茶,俯觀整個廣州市,用九龍泉的泉水布拉腸粉和做出各種點心,非一般茶樓吃得到。

午餐找到了新興飯店,做全羊宴。不能接受羊羶的朋友另設一桌美餚,只是太可惜了。吃完回香港。

上次寫過廣州酒家,有位讀者還以為我要帶人去吃猴子腦,不其為然。其實我再三重複,野味並非我所好,真不如每天練習做出來的雞豬牛羊。肉類中,吃到羊肉才是最高境界,很多人都和我一樣,是個羊癡。這次把羊肉宴排在最後一頓,是個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