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4 年 04 月

浴室

2014/04/30

每到一個地方,入住酒店,發現各有特色。單單是浴室,東西方己有很大的分別。

這次在意大利,才注意到浴室裏永遠沒有面巾,不管是五星的還是沒有星,都不供應面巾,好像意大利人從不洗臉似的。要擦用大毛巾擦好了。

最基本的牙刷和剃刀,歐美酒店也絕對不供應,住日本旅館就不必愁沒這兩種東西。

其實一住進東方的酒店,歐美人一定嚇得一大跳,浴室用品如梳子、毛刷、棉花棒、髮油、護膚膏等等皆齊全,吹風筒不在話下。有時還給你針線、備用鈕扣和小剪刀呢。

日本旅店的唯一缺點是浴缸很小,但它很深,習慣上他們是蹲著去浸的。

但浴室中不設電話分機,不能算是有星級的旅館。意大利人很無聊,三流酒店也擺了四顆星,要是這種連電話分機也沒有的酒店也能叫為四星的話,那麼香港的文華、半島、麗晶、君悅、香格里拉,已是銀河級了。

有些酒店的抽水馬桶,是名副其實地「抽」。原始的用一根繩子拉一拉,後來發明了一個手把,按它一下,水便沖出來,還有按鈕的,鈕很小,很難按。還是意大利和法國的設計優美,用起來方便,它們用一塊很巨大的板,壓它一壓,順手得多。

西方酒店,除了坐廁,多一個洗滌盆。這次同行的女子有的沒用過,多表討論:

「要不要抓著水管,爬上去洗?」

「到底是向前坐,還是向後坐?」

「是不是蹲在上面的?」

「中間有個塞,會不會是裝滿水,再潑上來洗的?」

「各有各的習慣,喜歡怎麼洗都行。」當她們問我的時候,我懶洋洋地回答: 「我又不是女人,怎麼知道你們怎樣洗?」

Suhoi Vodka

2014/04/29

到俄國去,當然喝伏特加。這種世界數一數二的烈酒,難喝好喝,喝起來都是一件很過癮刺激的事。

和大陸開放後的產品一樣,沒有共產黨的壓力,個體戶紛紛崛起,商品也逐漸高級化。紹興酒的瓶子和包裝愈來愈漂亮,它的價錢也愈高。伏特加走上同一條路。

從前是史托斯納雅最著名,但反而給芬蘭貨和英國貨遮蓋住,在紐約的酒鬼反而覺的中國產的青島好喝過蘇俄的。

史托斯納雅在共產黨瓦解後開始出精裝,也加了檸檬味和辣椒味等,喝起來和舊貨味道差不多,因為從前的產品水準已下降。

吃伊朗的最高級魚子醬,沒有一瓶上乘的伏特加,怎麼對得起它?到巴黎的魚子醬店去的時候,發現了新產品Suhoi Vodka,一瓶要賣到近兩千塊港幣。嘩,有乜嘢那麼巴閉,高級史托斯納雅也不過是三五百。

原來,為沙皇特製的伏特加,依足老配方是用鑽石來過濾雜質的。

Suhoi根據老傳統來釀酒,也用碎鑽來過濾,但是和味道及濃度又有甚麼關係? 完全是虛榮心作祟,我就不相信會好喝點。

不管怎麼樣,還是要試它一試,魚子醬店裏不一杯杯散賣,只有整瓶購入,用冰凍的小杯,喝冰凍的伏特加。

很純,很順喉,是不同的,凡是好酒,都不應該期待有甚麼獨特的效果,順喉就是好酒,道理很簡單。

酒精度有八十九度,等於是四十四點五個巴仙的純酒精。天下有很多烈酒都超過這個級數呀!

不過鑽石這兩個字還是代表了最豪華奢侈的東西,尤其是廣東人,用字傳神,常說:「啲女人有乜嘢好?值咁多錢?用鑽石鑲架?」

2014/04/28

酒店忘記下morning call叫醒我,疲倦,一覺睡至天明。同事再來電話時,已距離出發十分鐘。

這十分鐘內能做些甚麼?

已經不能花時間在思考上面了。

總之,看到甚麼就往行李中塞。

先解決浴室中的東西。剃刀、鬚刷、洗頭水、哥隆、牙膏、電牙刷、旅行用的軍隊小刀、剪指甲器等等等等,只有在這種胡亂的情形之下,拿錯了酒店供應的棉花棒之類的小東西。一般,我是不去動它們,雖然說酒店是可以讓你拿走的。

巡視一下,乾乾淨淨了,便從此再也不走出走入這間浴室。

二、輪到臥房,先翻被單,有時會把眼鏡留在枕邊的。牀裏面甚麼都看不到時,收拾牀頭櫃上的東西:香煙、打火機等等。還有幾顆維他命,丟掉算了。

櫃中的衣服,一把抓著,統統塞進箱子。皺不皺?等到下個入住的酒店才去熨,但千萬要注意櫃底的襪子或內衣褲有沒有遺漏?

房內化妝桌一向不去碰它,不必去管它,連看一眼也費事。

三、衝出廳,首要收拾的是書桌上的稿紙和資料,橫掃進手提行李,絕對不能一件件放,否則又浪費多一秒。

沙發前後有沒有留下雜物?回頭去打開書桌的櫃子,把酒店的信紙拿回到桌上,我有收藏它們的習慣,礙我寫稿,臨走前總得放回原位。

四、最後是門匙,我已經學會每次進房,就把門匙放在電視上面,一定不會忘記。

襪子可以在電梯中穿。

一到大堂,前後一共花了八分鐘。

剩下的時間,抽支煙,鎮鎮神,又是新的一天,新的工作的開始。

黑鍋

2014/04/27

這次旅行,時間蠻長。帶了一切能想到可以用上的東西,當然包括爐具。

本來我有一個三洋旅行電爐,煮公仔麵用。因洗濯起來怕留著油,買了另一個菲利浦的咖啡器,但用來煲水沏茶,一帶就帶這兩個。

剛剛搬家,幾百個紙箱還沒有打開,雖然都有記錄,但還是找不到這兩個爐子。出發前,去日本百貨公司有些小包的醬油,看見一個德國的旅行煲,就買了下來。

現在每天用這個黑色爐子,它的構造不夠精細,下面一個爐,半個柚子那麼大,上面是一個鍋,圓形的。塗上一層不黐底的黑色化學物。

在歐洲,所有的水喉水礦物質特別濃。一煲完鍋底即刻呈著一層白粉,如果不洗乾淨,積了一積,便會化成石頭,黐在底部,永不剝脫。

每天,我用這個煲時,總是看到一層白色東西,已經洗了又洗,還是頑固地留在那裏。

用來煲滾水,影響了茶味。之前我煮過麵,味精粉和礦物質混在一起,每次沏茶,都像喝湯。一直想再去買一個煲水器,但又沒時間到電器店去,懊惱得很。

這個笨重的黑煲,跟著一條粗大的電線,設計上是可以裝進鍋底的,但是實際用起來,怎麼捲也捲不到好處,最後乾脆不捲,當它是一條尾巴,倒在皮套的外面。

爐上有個鈕,從零至六,可控制電流大小。我性急,校在六度上面,但是好像水遠煲不滾水,真想丟掉它。

不過,現在大家出去吃飯,我生厭,一個人躲在房裏煲水沏茶煮麵。這個黑色的傢伙,好像很忠心地陪伴著我,為報答它,還是留在身旁,耐心地等待水滾。和老友一樣,大家都需要時間培養感情。

心理負擔

2014/04/26

旅行,最討厭的事,莫過於把重要的東西留在旅館中,要轉回頭去拿,走了許多冤枉路,浪費時間。

酒店換了一間又一間,又到出發時候,住多了,對收拾行李有點心得。

出門之前先將東西分成兩個部份,護照、機票、份用卡和現金永遠隨身攜帶,這四位寶貝不能缺一,最後一刻再確定一下。

將一切遺失了也不可惜的東西放進寄艙行李。甚麼名表首飾,都是庸俗的人才會帶去顯示身份。自信心強的,乾乾淨淨,輕輕鬆鬆,管他人的娘。

除非自己洗濯,要不然內衣褲得帶夠,一天一套。交給人家洗不是貴不貴的問題,遇星期六日休息,逼得一套穿兩天,髒死人也。若有這種情形,先到便利店買紙的。

進入房間,第一件事便是把隔天要穿的衣服掛起來,好的布料不管多皺,一掛就直,跟流行的普通料子,則得帶個蒸氣旅行小燙斗,噴一噴熱風即筆挺。

底衣褲放進抽屜裏面,梳洗用品則放入洗手間。用的地方,愈少愈好。

從抽屜中拿出洗衣用之塑膠袋,把舊恤衫底衣褲放在裏面。一天一包,體積便不會太大,塞入皮筴縫中,不佔地方。

有些人一看到那麼大的一間房,像不完全用到很可惜似地,這裏放放,那裏放放,這是大忌,收拾起來一定忘東西。

出發時再巡一次。衣櫃、抽屜、洗手間三處看一看,沒用過的地方省了。

盥洗用品,酒店是預計你拿走的,順手牽羊沒問題,但應該只取需要用者,別連毛巾煙灰盅也裝進行李。別人不會認出你做過甚麼,你自己知道自己是貪心的。這些東西不但增加行李的重量,也加重你的心理負擔。

機上禮貌

2014/04/25

乘飛機,應該有機上禮貌。

別人怎樣做,我不去管它,但自己總得遵守。第一,坐在位子上,靠手部份絕對不侵犯到鄰椅的範圍。要是中間有條很窄的手靠,只佔一半,永遠避免過界。

第二,進出座位時,絕對不要把前面的椅背拉住。最討厭人家把我的椅背一扯,有時連頭髮也給他拉個正著。

第三,絕對不要把膝頭哥兒頂著前面座位,這是令人反感的行為。椅背原來是那麼單薄的,給人頂住,等於頂住中氣。

第四,選窗口位坐,出入時跨過鄰座,或者等他也去洗手間時,跟著出入,盡量不要對不起、對不起地騷擾別人,煩自己。

第五,用完洗手間,一定把洗臉盆擦個乾乾淨淨,尊重下一個用者。

第六,除了必須,絕對別用洗手間內的東西,如牙刷、剃鬚刨、梳子等。這些基本器具,善於旅行的人必然懂得自己攜帶。

第七,盡量不麻煩空中小姐,七四七那麼大的飛機,她們已忙得要命了,學會憐惜她們吧。要酒時多來兩小樽好了。梳打水或可樂,一要就要整罐,別讓她們分開倒在小玻璃杯裏,走多幾趟。

第八,枕頭和被單,入座之前看有沒有安排。看不見即自取,別在途中要求。用完之被單,折疊好歸還,這不只是禮貌問題,它能顯出你愛整齊乾淨的習慣。

第九,偷機中食的餐具,是最無恥的行為,拿回家用,給客人看到飛機公司嘜頭,也不是很光彩的事,此物沒多少錢,自己買好了。

第十,旁邊坐著一個很討厭的八婆,和你聊幾句,也要客氣地回她,然後看她一轉頑即刻假裝睡去,便不會再受干擾。要是她還那麼無盡止地七嘴八舌,叫她住口,也是禮貌。

帝皇享受

2014/04/24

每一個國家的人民有不同的生活習慣,所以酒店的設備都不一樣。

入住溫哥華各家旅館,雖說全是高級套房,但走進浴室一看,不供應牙刷。

這在日本根本是不可思議的事,旅館中最基本的服務,為甚麼連一根牙刷都沒有?最差勁最便宜的酒店,毛巾、牙刷和剃刀,是不能缺一樣的。

外國人的思想是:牙刷這種最基本的清洗用具,應該隨身帶著,各人用的牙刷軟硬不同。給了你,你也不適合用。每晚給你一根,你放在那裏,豈非浪費?而且現在還流行環保,怎麼可以每件東西都是即用即扔的呢?

到加拿大之前,帶了一個旅行水煲,派上用場了。不是溫哥華酒店不給你,他們供應的是一個電器咖啡煲,各酒店都有,可見加拿大人十分愛喝咖啡,對茶的興趣不大。

這個咖啡煲的火不溫不熱,是給你把咖啡粉放進一個紙袋裏,隔熱一滴滴蒸出咖啡,根本不可以沸水沏茶,更莫說煮滾水來泡即食麵了。

衣櫃裏倒都有一塊熨衣板和熨斗,大家節省,絕不利用昂貴的洗衣服務。

電視台沒像傳說中的幾十個,十幾個罷了,皆可收到CNN,祖宗國的BBC或衛星SKY TV反而不播。

就算最鄉下的酒店,也有電影台,據旅館的人說,客人看黃色電影,是一大收入。可見客人都很悶,旅館方面也通氣地不把片名列入帳單裏面,不給兒童亂轉來看的話,可以請酒店把色情台關掉,服務周到。

吃的早餐很單調,所謂加拿大式,就是美國式,加了蛋和火腿等,大陸式的只啃冷麵包。自助式的早餐,選擇也很貧乏,請加拿大人到香港的香格里拉走走,包他們認為是帝皇享受。

房術

2014/04/23

香港酒店大把空房,美國歐洲的大城市就不一定了,別以為船到橋頭自然直,到了才說,雖說最後還是給你找到一間三流旅館,但詢問中的焦急,是不值得的。

「不可能那麼擠吧?」友人說。唉,他不知道忽然改變行程的痛苦,有時遇到那個城市有甚麼大會議開,也許中間有個長假或節日,頭痛的事就發生了。

預先經旅行社訂房是最佳辦法,他們的租金有折扣,至少要比臨時的walk-in客便宜許多。但是臨急臨忙上路的話,又能怎辦?

酒店一般從下午四點到六點,要決定留不留房給不留信用卡,或者連一個電話也沒有的客人。這段時間去詢問最好,要更保險一點,下午兩點先打個電話,留下姓名和聯絡處,五點鐘左右再確實。酒店雖然不會減價給你,至少可先住一晚。

櫃台常會告訴你,一號到三號可以住,四號那天全滿,五六號有房,這一來也別退縮,一號晚上問一問,二號再問兩次,三號問三次,多數四號還是給你住下去。

常去的地方,最好是住定一家你喜歡的酒店,一有機會便和櫃台、公關部或經理聊聊天。人家送你一籃水果時別吃了算數,帶些土產或買瓶紅酒回敬。互相的尊重,讓你今後佔很多便宜,酒店總留幾個房給熟客。

「我是個小人物,大旅館經理怎會和我打交道?」朋友說:「而且也不必和他攀交情。」

高傲也沒錯,又不信任旅行社的話,可以在網上訂房。各國都有希爾頓,他們的網址是www.hilton.com。不喜歡美式旅館?可找Place to Stay,他們有六十個國家的食宿資料,網址是:www.placetostay.com。

最後,記得一有房,即囑對方以文字確實,傳真最可靠,這樣才不會到櫃台時給職員氣死。

品味集團

2014/04/22

法國有一個組織叫Relais & Chateaux,是專門介紹高級旅客到世界四百十三家旅館和餐廳去享受的集團。

參加這個集團的酒店需要五個「C」字的條件:Character個性、Courtesy禮貌服務、, Calm安詳、, Charm迷人、Cuisine和美食。經它介紹,不會差到哪裏去。不過法國人偏心,選自己國家比較多。也難怪,第一他們最熟悉。第二,法國的鄉下特別多古堡改建的旅館,符合上述的五C。

到釀酒區試酒的話,根據這集團的資料去找旅館,大可放心。

每一年,這集團出版一本小冊,列出酒店的價錢、連絡方法和精美的圖片,讓讀者有個深刻的印象。如果駕車去找,它還有很詳細的地圖。

這次來日本,到伊豆的溫泉,我住在它介紹的「清流莊」。當年來過一次,覺得很不錯,現在重遊,更發現它的好處。

「清流莊」是家夠水準招呼外國政要的旅館,美國卡特總統也住過。可能是經濟不景氣,房租收得很合理。三萬日圓,合一千六百塊港幣,包早晚二餐,懷石料理有二十道菜。誰說懷石好看不好吃,又吃不飽呢。

「你對日本很熟悉,靠它推薦幹甚麼?」友人問我。

這是品味問題,依這個集團的資料住過幾家酒店,都沒讓我失望過,而且常有意想不到的驚奇。

挑選的標準非常嚴格,名單之中,連香港的半島酒店也不入流呢。

現在這集團可以用網址和你對話:http://www.integra.fr/relaischateaux

不喜歡電腦的人,傳真去詢問好了。

Fax:(33)01-45-72-90-30

煮菜學堂

2014/04/21

對愛好旅行,又喜歡煮東西的人,最好一路看花,一路學幾味當地的撚手小菜,回來後招呼朋友,享用不盡。

到威尼斯,便可入住Gritti Palace Hotel,乘機參加酒店舉行的煮食班,有兩天至五天的課程,任君選擇,由意大利著名的廚師Celestino Giacomello親自教授,並有專人繙譯成英文。

Tel:39-041-794-611

Fax:39-041-520-0942

在同個地方聖馬可廣場附近,又有另一家烹調學校Venetian Cooking in a Venetian Palace,這裏的女主人一家都是名廚,除菜餚之外,還教做朱古力、雪糕和麵包糕點,課程需一星期,節目包括早上帶你到麗都市場買菜,指導如何欣賞威尼斯的博物館,晚上到哈利酒吧去吃飯,是一面學習一面享受的課程。

Tel:39-0415-22-89-23

Fax:39-0415-23-ll-O1

法國的烹調學校更是數之不盡,A La Bonne Cocotte En Provence在一古堡裏面,晚上才教課,白天帶你去吃各種的東西、買菜、學陶藝、遊庭園、參觀朱古力廠。

Tel:33-475-26-45-31

Fax:33-475-26-09-31

Andre Daguin Hotel De France教的是三天到兩個星期的課,學生入住酒店,在餐廳的廚房中學習,以煮鵝肝醬見稱。課外活動包括參觀Armagnac酒廠、在樂天菜市購物,帶你去養鵝場,看鵝肝醬是怎麼做的。

Tel:33-562-61-71-84

Fax:33-562-61-71-81

近一點到峇里島,入住A House in Bali,學燒印尼宮廷料理,煮後當晚餐,不參加課程的伴侶可以一齊去吃。

Tel:(02) 9358-6530

Fax:(02) 9357-7952

都太遠了,有些人說,那麼澳門夠近吧?Hyatt Regency Hotel的廚房雖然不是正式的學校,但也樂意教你葡萄牙菜,快去報名吧。

Tel:853-83-1234

Fax:853-83-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