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K HOTEL

整個札幌市準備歡迎江澤民,Park Hotel四周更是布滿警察和便衣。

「明天才到,緊張些甚麼?」我問。這次我們一行四人,來北海道考察漁業。

酒店經理說:「練習嘛。我們也開了幾十次會,討論怎麼討好他。第十樓整層被隨員包了下來,當然要換新的牆紙。」

「怪不得昨天你的職員要臨時通知我們那幾間房要換,原來是趕裝修。」我說。

「真對不起,真對不起。」他說。「不過後來不用你們換。」

我不屑地:「換我的沒有問題,換我朋友的當然不可以。那幾間最多是他的隨從住,有甚麼大不了?而且你們早知他要來,要換牆紙,就不應該把房間分配給我們!」

「真對不起,真對不起,」他又打躬作揖:「是我們的錯。」

看他道歉得誠懇,有點不忍心,向他道:「國家領袖,是為人民服務的呀!」

「說得也是,說得也是。」他點頭。

「江澤民住的是哪一間?」我問。

「就是你住的那一間總統套房。」他說。

「不算很豪華呀。」我還血上撒鹽。

「已經是我們酒店最好的了,秘魯的藤森也來住過,日本天皇來札幌也住這一間。中國國家主席,還是第一趟招待。」

「為他花那麼多錢裝修,值得嗎?」

「值得,值得。」他又拚命點頭。

「房租有沒有收貴一點?」我問:「你們日本人來香港,我們也收得貴一點。」

「收普通房價罷了。」他說。

我笑了出來:「那麼今後你更要對我好一點。至少,我帶一團人來,有八十個。 讓你們賺的錢比江澤民多。」

經理陪笑:「說得也是,說得也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