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牌

途中,有位團友肚子不舒服。

「蔡先生,在哪裏可以買到正露丸的?」

「旅館裏有家藥店,你去試試看。」我説。

這位團友回來,抓抓頭,向我説:「不對呀,盒子上的標誌是隻葫蘆,是不是假冒?」

我解釋給他聽:「葫蘆牌正露丸由和泉藥品生產,喇叭牌是大幸藥品製造,為了避免混亂,在宣傳上不叫藥名,強調喇叭。」

「喇叭牌為甚麼不註冊?這種止瀉藥不是他們發明的嗎?」

「是日本軍醫發明的,當年他們去打俄國,俄國的日本名為露西亞,就叫它征露丸。」我説:「這個名字侵略性太高,日本又吃敗戰,處方公開給民用時,就改成正露丸。喇叭牌的大幸藥品也在一九五四年嘗試過商標登錄,告其他牌子違法,但法庭説這只是一般的名稱,不受理。」

「那麼大幸藥品不是很吃虧嗎?」

「所以他們最近又告葫蘆牌和泉藥品,引用了不正當競爭法。」

「結果怎様?」

「大阪的地方裁判庭在七月二十七日説:標誌不一樣,一個喇叭,一個葫蘆,消費者不會混亂,又是不受理。」

「現在市面上到底有多少隻正露丸?」

「三十多款吧。」

「都有效嗎?」

「處方一樣,應該都有效吧?當年打俄國的日本兵大拉特拉,也給它醫好的。而且,心理問題也有幫助,一個人説有效,大家都認為有效。」

「改成糖衣包裝,就沒那麼有效了。」

「內容完全相同,只不過包上膠囊罷了,如果沒效,那麼原來那種黑漆漆,臭得要命的,也沒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