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朋友需要代價

2019/01/19

◇所謂生存,便是交朋友。而人家為甚麼要和你交朋友呢?因為你誠懇、有料、很努力的做事情,當朋友一多,關係就來了,到時你便可以開始工作;沒有人不喜歡勤勞的人,漸漸,機會便會走到你面前。

◇交朋友,需付代價。金錢不是問題,必得分擔對方的憂鬱。交友之道,達至高境界時,是儘量隱藏自己的悲哀,一點也不讓對方分擔, 這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廣告

別綁死自己

2019/01/18

又是新的一年,大家都制定這次的願望,我從不跟着別人做這等事,願望隨時立,隨時尊行則是。今年的,應該是盡量別綁死自己。

常有交易對手相約見面,一說就是幾個月後,我一聽全身發毛,一答應,那就表示這段時間完全被人綁住,不能彈動,那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可以改期呀,有人說,可以但是我不喜歡這麼做,答應過就必得遵守,不然不答應,改期是噩夢,改過一次,以後一定一改再改,變成一個不遵守諾言的人。

那麼怎麼辦才好?最好就是不約了,想見對方,臨時決定好了。喂,明晚有空吃飯嗎?不行?那麼再約,總之不要被時間束縛,不要被約會釘死。

人家事忙,可不與你玩這等遊戲,許多人都想事前約好再來,尤其是日本人,一約都是早幾個月。「請問你六月一號在香港嗎?是否可以一見?」

對方問得輕鬆,我一想,那是半年後呀,我怎麼知道這六個月之間會發生甚麼事?心裏這麼想,但總是客氣地回答:「可不可以近一點再說呢?」

但這也不妥,你沒事,別人有,不事前安排不行呀!我這種回答,對方聽了一定不滿意的,所以只有改一個方式了:「哎呀!六月份嗎?已經答應人家了,讓我努力一下,看看改不改得了期。」

這麼一說,對方就覺得你很夠朋友,再問道:「那麼甚麼時候才知道呢?」

「五月份行不行?」

「好吧,五月再問你。」對方給了我喘氣的空間。

說到這裏,你一定會認為我這人怎麼那麼奸詐,那麼虛偽,但這是迫不得已的,我不想被綁下來,如果在那段時間內我有更值得做的事,我真的不想赴約的。

「你有甚麼了不起?別人要預定一個時間見面,六個月前通知你,難道還不夠嗎?」對方罵道:「你真的是那麼忙嗎?香港人都是那麼忙呀?」

對的,香港人真的忙,他們忙着把時間儲蓄起來,留給他們的朋友的。

真正想見的人,隨時通知,我都在的,我都不忙的,但是一些無聊的,可無可有的約會,到了我這個階段,我是不肯綁死我自己的。

當今,我只想多一點時間學習,多一點時間充實自己,吸收所有新科技,練習之前沒有時間練習的草書和繪畫。依着古人的足跡,把日子過得舒閑一點。

我還要留時間去旅行呢。去哪裏?大多數想去的不是已經去過嗎?不,不,世界之大,去不完的,但是當今最想去的,是從前一些住過的城市,見見昔時的友人,回味一些當年吃過的菜。

雖然沒去過的,像爬喜馬拉雅山,像到北極探險等等,這些機會我已經在年輕時錯過,當今也只好認了,不想去了。所有沒有好吃東西的地方,也都不想去了。

後悔嗎?後悔又有甚麼用,非洲那麼多的國家,剛果、安哥拉、納米比亞、莫桑比克、索馬里、烏干達、盧旺達、岡比亞、尼日利亞、喀麥隆等等等等,數之不清,不去不後悔嗎?已經沒有時間後悔了。放棄了,算了。

好友俞志剛問道:「你的新年大計,是否會考慮開《蔡瀾零食精品店連鎖店》,你有現成的合作夥伴和朝氣勃勃的團隊。真的值得一試……」

是的,要做的事真的太多了,我現在的狀態處於被動,別人有了興趣,問我幹不幹,我才會去計劃一番,不然我不會主動地去找東西來把我自己忙死。

做生意,賺多一點錢,是好玩的,但是,一不小心,就會被玩,一被玩,就不好玩了。

我回答俞志剛兄道:「有很多大計,首先要做的,是不把自己綁死的事,如果決定下一步棋,也是輕鬆地去做,不要太花腦筋地去做。一答應就全心投入,就會盡力,像目前做的點心店和越南粉店,都是一百巴仙投入的。」

志剛兄回信:「說得好,應該是這種態度,但世上有不少人,不論窮富,一定要把自己綁死為止。」

不綁死自己,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花光了畢生的經歷,從年輕到現在,往這方向去走,中間遇到不少人生的導師,像那個意大利司機,向我說:「煩惱來幹甚麼,明天的事明天才去煩吧!」

還有遇到在海邊釣小魚的老嬉皮士,當我向他說:「喂!老頭子,那邊魚更大,去外邊釣吧。」他回答道:「但是,先生,我釣的是早餐呀!」

更有我的父親,向我說:「對老人家孝順,對年輕人愛護,守時間,守諾言,重友情。」

這都是改變我思想極大的教訓,學到了,才知道甚麼叫放鬆,甚麼叫不要綁死自己。

寬容別人,自己才不會辛苦

2019/01/18

◇學會了尊重,要尊重人家的生活方式;也學會了禮貌,以禮待人很多事都可以解決;要謙虛,做人不能太自大,再厲害也一定有人比你更強;要寬容,真的有很多很多人比你不幸,對人要寬容點。

◇每人都有優缺點,與人交朋友時,我們要看他好的一面,若你一直挖他的瘡疤和缺點,只會讓自己辛苦,也不會交到朋友。

友誼在於真誠

2019/01/17

◇友誼的建立,在於真誠。男女間的感情,不能理喻,一段關係疲倦了,也不難理解。只知道應該對活著的人好一點,對已經走的,也沒甚麼失敬之處,點到即止。

◇朋友之中最珍貴在於能夠在思想上溝通,你教我些甚麼,或者我有甚麼可以講給你聽。我結的是中等緣。對朋友,我珍惜可以「我醉欲眠君可去」的朋友;想念「只願無事常相見」的朋友。

有獨立思想才能進步

2019/01/16

◇能進步的人,都有自己獨立的思想,聽他們的談吐,就知與眾不同,感想和觀點皆獨特的,都是努力奮鬥的人物。

講真話需要本錢

2019/01/15

◇寫文章不求留世,工作當消遣,有甚麼說甚麼,東西不好吃就說不好吃,這種講真話的本錢,是花了數十年儲蓄回來的。從前有點違背良心的話,是看到女人,都叫她們為「靚女」。當今也花不了本錢, 說:「聰明。」

◇試四、五間才寫一篇食評,每個下午都去試菜,有一本雜誌的編輯向我說,同樣題材已經寫了幾年,換一種新的好不好?我說:你和你爸爸也相處了幾十年,你要換你的爸爸嗎?

不要隨便發表意見

2019/01/14

◇醫學家用傳統的心理輔導和鎮神的藥物來分解病人的擔憂,認為影響情緒的只是大腦。科學家結論:心臟能發出比大腦強五十倍的電力,影響大腦去指揮我們的情緒,甚至於一直在控制住免疫系統和荷爾蒙的增減。見到美好的事物,心臟名副其實地身心愉快,如果被人罵了,更是名符其實地傷心了。

◇知道罵人結果自己辛苦,動氣是傷神傷身。看不順眼的,還是不發表意見,反正不是一個人的能力可以扭轉乾坤,想一笑置之,但又恨不消,嘮叨又嘮叨,在別人的眼中,是長氣的。

◇愈描愈黑,就不說好過說,但是有些人的位置,沉默代表了默認,非答不可,才訓練出那麼精湛演技來。立場不同,各有各的說法,但是擺明的事實也要歪曲,是人生舞台的一場戲,觀眾也只有姑且看之,一笑可也。

看準目標,就去努力

2019/01/13

◇看準了一個目標,成功率較大。喜歡甚麼,就專門研究甚麼,就有可能成為專家。太花心了,變成沒有個性,甚麼都做不成。戀愛,也一樣。

能適應惡劣環境才是勇者

2019/01/12

◇吃飽是最重要的,吃不飽就沒有氣力,沒氣力便受大自然淘汰,儘管沒有胃口,就算多難吃的東西也得吞下。在大城市也是一樣的,那是另外一個森林。能在任何惡劣環境下適應的,才是勇者。

◇戰士最高的境界,是在沙場上陣亡。他們嘲笑著朝九晚五、互相背後插刀的那群羔羊,是多麼地死洋怪氣!淌著血,看到的夕陽,和每一天收工時見到的不一樣,多麼燦爛。

孤僻

2019/01/11

年紀越大,患的孤僻越嚴重。所以有「Grumpy Old Man 愛發牢騷的老人」這句話。

最近盡量不和陌生人吃飯了,要應酬他們,多累!也不知道邀請我吃飯的人的口味,叫的不一定是些我喜歡的菜,何必去遷就他們呢?

餐廳吃來吃去,就是那麼幾家信得過的,不要聽別人說:「這家已經不行了。」自己喜歡就是,行不行我自己會決定,很想說:「那麼你找一家比他們更好的給我!」但一想,這話也多餘,就忍住了。

盡量不去試新的食肆,像前一些時候被好友叫去吃一餐淮揚菜,上桌的是一盤燻蛋,本來這也是倪匡兄和我都愛吃的東西,豈知餐廳要賣貴一點,在蛋黃上加了幾顆莫名其妙的魚子醬,倪匡兄大叫:「那麼腥氣,怎吃得了!」我則不出聲了,氣得。

當今食肆,不管是中餐西餐,一要賣高價,就只懂得出這三招:魚子醬、鵝肝醬和松露醬,好像把這三樣東西拿走,廚子就不會做菜了。

食材本身無罪,魚子醬醃得不夠鹹,會壞掉,醃得太淡,又會腐爛,剛剛好的,天下也只剩下三四個伊朗人。如果產自其他地方,一定鹹得剩下腥味,唉,不吃也罷。

鵝肝醬真的也剩下法國碧麗歌的,也只佔世界產量的五個巴仙,其他九十五都是來自匈牙利和其他地區,劣品吃出一個死屍味道來,免了、免了。

說到松茸,那更非日本的不可,只切一小片放進土瓶燒中,已滿屋都是香味。用韓國的次貨,香味減少,再來就是其他的次次次貨,整根松茸扔進湯中,也沒味道。

現在算來,用松茸次貨,已有良知,當今用的只是松露醬,意大利大量生產,一瓶也要賣幾百港幣,也覺太貴,用莫名其妙的吧,只要一半價錢,放那麼一點點在各種菜上,又能扮高級,看到了簡直是倒胃,目前倒胃東西太多,包括了人。

西餐其實我也不反對,尤其是好的,不過近來也逐漸生厭,為了那麼一餐,等了又等,一味用麵包來填肚,再高級的法國菜,見了也怕怕。

只能吃的,是歐洲鄉下人做的,簡簡單單來一鍋濃湯,或煮一鍋燉菜或肉,配上麵包,也就夠了。從前為了追求名廚而老遠跑去等待日子,已過矣,何況是模仿的呢?假西餐做中餐,只學到在碟上畫畫,或來一首詩,就是甚麼高級、精緻料理,上桌之前,又來一碟三文魚刺身,倒胃,倒胃!

假西餐先由一名侍者講解一番,再由經理講講,最後由大廚出面講解,煩死人。

講解完畢,最後下點鹽,雙指抓起一把,曲了臂,作天鵝頸項狀,扭轉一個彎,撒幾粒鹽下去,看了不只是倒胃,簡直會嘔吐出來。

以為大自然才好的料理也好不到那裏去,最討厭北歐那種假天然菜,沒有了那根小鉗子就做不出,已經不必去批評分子料理了,創發者知道自己已技窮,玩不出甚麼新花樣,自生自滅了,我並不反對去吃,但是試一次已夠,而且是自己不花錢的。

做人越來越古怪,最討厭人家來摸我,握手更是免談。「你是一個公眾人物,公眾人物就得應付人家來騷擾你!」是不是公眾人物,別人說的,我自己並不認為自己是,所以不必去守這些規矩。

出門時已經一定要有一兩位同事跟着了,凡是遇到人家要來合照的,我也並不拒絕,只是不能擁抱,又非老友,又不是美女,擁抱來幹甚麼?最討厭人家身上有股異味,抱了久久不散,令我周身不舒服,再洗多少次澡還是會留住。

這點助理已很會處理,凡是有人要求合照,代我向對方說:「對不起,請不要和蔡先生有身體接觸。」

自認有點修養,從年輕到現在,很少很少說別人的壞話。有些同行的行為實在令人討厭,本來可以揭他們的瘡疤來置他們死地,但也都忍了,遵守着香港人做人的規則,那就是:活,也要讓人活!英語中Live and Let Live!

但是也不能老被人家欺負,耐心地等,有一天抓住機會,從這些人的後腦來那麼深深一刺,見他們死去,還不知是誰幹的。

在石屎森林活久了,自有防禦和復仇的方法,不施展而已,也覺得不值得施展而已。

只要用心,一定出色

2019/01/11

◇經濟低迷時,有甚麼比當小販更容易?有甚麼比當小販更自由?有甚麼比當小販更不必花重本呢?情形更壞,當國家有戰亂時,當小販更能維生。記得母親在日軍佔領的城市之中,到鄉村去採了小芒果,回來用甘草、醋和糖醃制一下,就拿到街邊賣,結果養活了我們一家,就是一個實例了。

◇一籠籠的蒸飯,鋪上排骨、海鮮,四寶五寶飯材料齊全,蘭州拉麵、南洋沙爹,一切只要用心,東西比別人好吃、比別人便宜,一定出色。出色就生意滔滔,再過幾年,生活安定,享受收成。再去吃別人的館子求進步,再去爭取旅行時間開眼界;否則亦不能有更高的境界。

要面皮厚,才能學到東西

2019/01/10

◇採取主動,從種種角度去問,追根究底,困難在於面皮要夠厚,因為常常遇到被拒絕的例子,若覺得是失敗,不敢再問,也就學不到東西!你要面皮厚才能問到東西。

找不到工作,一定是自己有毛病

2019/01/09

◇一樣事成功了才去做其他事,失敗了也不會打擊士氣,但不證明你以後做不來。我不相信找不到工作,如果好想做工,無論如何都可以做到一份,找不到工作,一定是自己有毛病。

◇所謂的苦勞,是指長期服務,那多年來,在他身邊,他只有討厭你,而不得不用你,記得的你,不是完全沒有貢獻罷了,要不然早就把你開除。多打一份工,別向僱主說甚麼苦勞。條件更好時即刻轉,別等老闆刻薄地向你說:「這麼多年來,我對你也不薄。」

處事不嚴謹,就無法瀟灑

2019/01/08

◇眼見愈來愈混亂的社會,要是沒有些做人的基本原則,更不知如何活下去。守時、重友情、做事有責任,實行起來很辛苦,但這是航船的指南針,讓你有個方向。有方向,不迷失。

◇認真與瀟灑是沒有矛盾的,因為若處事不嚴謹,就沒有瀟灑的條件。一塌糊塗的人生,不叫瀟灑,叫混亂;處理好自己的事,打好基礎,然後才瀟灑得起來。成功的人,才有資格被形容為瀟灑。而成功是沒有僥倖的,背後一定有著刻苦努力。

多學一點,自信會增加

2019/01/07

◇我是一個不可安定下來的人,沒有想過退休不退休。我的弱點是無耐性,不夠耐心,長處也是無耐性,所以做很多事情。每一樣工作都是因我自己的喜好而衍生出每一條路,這是最理想的做法。

◇做食評人全因當年父母來香港,我帶他們去一處好有名的地方飲茶,等了很久,那些侍應的嘴臉又不好,我便說要改善生活,以後朝這方向發展。

◇三十歲前我沒寫到東西,當時為一份職業已經做得很辛苦,一直為生活奔波,三十歲後才慢慢賺到錢,有能力去買想買的東西,做想做的東西。儲蓄有兩種,一種是精神上,一種是物質上的,前者才是重要的,我覺得錢到足夠時,就不需花太多時間去煩,因為不值得。

◇和好朋友聊天,無憂無愁,那是最基本的人生快樂。人生需要有一技之長,讓自己相信可以靠這個維生。對自己有自信,確定任何事情都一定要做好。多學一點,自信就會一直增加。

◇我常開玩笑,說我和年輕人有代溝,我比他們年輕。我吃得好,住得好,是年輕時付出了勤勞的代價。我也有經濟不穩定的歲月,我不是在說風涼話。和我有代溝的年輕人,是我覺得他們對生活的態度不夠積極。

小人都很可怕

2019/01/06

◇小人為了表現權勢,所做出來的事,都很可怕。權力已經侵蝕了靈魂,他們近於瘋狂,不知道自己做些甚麼,一面向權勢打躬作揖,一面欺壓下屬。在有一口氣時,還是要拿尖木柱,往這些東西的心臟,釘它一釘,扮個電視劇中的茅山道長,或洋劇中的范希申。

談眼鏡

2019/01/05

看中了一副眼鏡,問價錢,中環的賣港幣四千五,尖沙嘴的三千五,友人店裏說兩千五。我想,跑到了旺角,應該是一千五吧?

眼鏡的利潤是驚人的,而且,目前的眼鏡,已是時尚,講究名牌,功能已沒那麼重要了,這是全世界的走向,也沒甚麼好批評的,願者上釣罷了。

從前,戴眼鏡會被同行同學取笑的,甚麼四眼仔之類的名稱,都是發明來罵人。那時候大家眼睛好,不像當今小孩眼睛都有毛病,你到班上一看,不戴眼鏡那個才出奇,既然戴眼鏡的人多了,就有生意做,商人當然想出眼鏡當時尚的廣告來。

當今有人做過街頭訪問,發現沒有人會只擁有一副眼鏡,多副幹甚麼?襯衣服呀!他們瞪大了眼睛,笑你是鄉下人。

算起來,我也有上百副眼鏡,放在家中一個角落頭,隨時找,隨時有,這是從倪匡兄那裏學來的,當他住三藩市時,家人回香港,吩咐一做就是十副八副,因為在外國做眼鏡要醫生證明才可以買到。

香港人才不理你,以前正式當驗眼師有執照的少,在眼鏡店當幾年學徒就可以幫客人測眼了。

不戴眼鏡不知道,仔細一看,那麼一副東西,竟有十幾個小小的零件,螺絲就有不少,便宜的鏡片時常脫落,是件煩事,頂住鼻子的那兩粒膠片也不穩固,我一買就是一袋,掉了自己換上。

人生已夠沉重,我買眼鏡,第一個條件就是非輕不可。曾經找到一副世上最厲害的,比乒乓球還要輕,可以浮於水上,何奈這種眼鏡一下子就壞,用了幾個月就得換另一副。

如果要輕,那麼玻璃鏡片一定派不上用途,得改選塑膠,塑膠片有一毛病,就是容易磨花,尤其是像我這種把眼鏡亂丟的人,鏡片一花,又要去眼鏡店換了。

另一個最大折騰,是鏡片容易沾上指紋、油脂等。一髒了就非擦個乾乾淨淨不可。有種種方法應付,第一是眼鏡布,最新科技做出來的,但總不好用,還是用眼鏡紙,有些是帶着肥皂的,有些是酒精的。每次擦完眼鏡便擦手機和iPad。另有一種放進震動器,像眼鏡店的,發現還是不好用。其他的有一整罐的手壓噴水式的,總之看到甚麼擦眼鏡的新發明,一定要買,家裏至少有幾十種。

每一家時裝名牌,都會出眼鏡,最初是太陽眼鏡,當今連近視遠視的眼鏡也有,是意大利或法國做的嗎?不一定,仔細一看,設計是他們,但日本產的居多。

在日本福井縣,有一個叫鯖江Sabae的地區,專門做眼鏡框,全村的人,七個之中有一個幹眼鏡業,你專門做螺絲,你專門做夾鼻子的鈎,你專門做鏡柄等等,分工分得極細,把所有部品組合起來,才成為一副眼鏡。

這是有歷史背景的,在十九世紀末,開始有眼鏡發明時,鯖江就做眼鏡,因為當地的地形,一下雪就把整個村子封住,村民出不了門,就在家裏打金絲來,組成眼鏡的框框,一直發展到今,日本的九十五巴仙眼鏡,都在鯖江做,當今不止做給本國人,外國來的訂單已逐漸多了起來,世界名牌都來找他們。

令鯖江在世界聞名的,還有另一項發明,那就是他們第一個用「鈦Titanium」來做眼鏡框,鈦是一種世上最輕,但又最牢固的金屬,但極不容易造型,鯖江人有耐性,一條眼鏡柄要敲打五百下才能造成,就打它五百,終於給他們做出優質的眼鏡來。

最近又發明了另一項,叫「Paper Glass紙眼鏡」,摺叠起來,像紙一樣薄,我即刻買了一副,但一下子就壞,我把它放在我旅行時必帶的稿紙袋中,當成備用,平常戴的那副一出毛病,即可拿出來,放心得很。

我一直喜歡圓形的鏡框,但給可恨的哈利波特搶了鋒頭,他那麼一戴,天下人都用上那副圓形的東西,老土變成了流行,我看我要把那些溥儀式的框子藏起來了,等到大眾不跟了才拿出來。

玳瑁殼的鏡框也買過,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好看,而且又笨重,已當成收藏的一部份。當今名設計家的作品,也一味是怪,從來不由人性考慮,重得要死。

雖然並不跟潮流,也不重視名牌,但名牌之中也有些品質極佳的,發現Silhouette不錯,但說到又輕又實用又牢固,還是要算丹麥的Lindberg了。

太陽眼鏡的話,名牌子Ray-Ban有它一定的位置,當然當今也被當是老土,如果你有一副,好好收藏吧,終有一天重見天日。

共存讓人開懷

2019/01/05

◇當踏入社會,朋友漸少,利益方面的相交並不代表知心。猜疑更是大都會人們的心態,所謂一見如故的情感,似初戀一般,不復在。朋友不是用來比較和競爭的,大家共存,這世界才讓人開懷。

不自私,才懂得愛人

2019/01/04

◇人的本性,就是自私。所謂自私,不過是一種適者生存的基本條件。順其自然,不給自己太大壓力,愛惜自己的生命,活著是美好的。思想豁達開朗,才懂得怎麼去愛人。這時候,大家都說:這個人一點也不自私。

復仇是甜美的

2019/01/03

◇復仇是甜美的。人被欺負,第一件就是怎麼把這事擺平,這是自然的反應。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要報的話,用君子的方式,不聲不響,將對方像蚊子一樣拍死;不可學小人到處張揚,惹得一身是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