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島樁洗髮水

2017/11/08

亦舒說買了那種肩膀和頭的洗頭水,洗了一頭頭皮,千萬不能相信它的廣告。

所以我一直沒有試過這個牌子的產品,不知道好壞。最初用洗髮水露華濃,是因為有個女朋友在這家公司當化妝小姐,她身上的香水,和洗髮的一模一樣, 用了想起她。

後來一生之中轉了無數種,都不長久。在旅館的生活過得多,用浴室中供應的,沒有固定的牌子。年輕嘛,不怕掉頭髮。

記得奶媽洗頭,用的是茶籽渣,有個印象,覺得它實在很好。到大陸旅行,發現產品中有現成的菜籽油洗髮水,即刻買了一罐試試。

洗完頭髮非常柔軟,的確有效,但有一股古怪的味道留在髮中。

為了研究茶籽,跟友人跑到離開杭州六小時車程的常州深山中,看鄉民榨取山茶花油,所剩的渣,就是奶媽用的那種。

「茶渣真的對頭髮那麼好嗎?」我問當地研究所人員。

「是不錯。」主管回答:「但是茶籽之中帶了糖分,要將它抽取,不是容易的事。」

原來大陸賣的那些茶籽洗髮水,用後整個頭是甜的,一想起螞蟻來聞,的確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

放棄茶籽洗髮水,到了曼谷發現了香茅味的,很喜歡,就一直用它。

這次來到北海道,在一間鄉下超級市場中看到心目中最佳洗髮水,是數十年前去大島旅行時用過的,它也是山茶花提煉出來,但已把糖分取掉,洗了頭髮爽直柔軟,不生頭皮,也不必再用甚麼護髮素。一罐四百毫升的,才賣六百円日幣,今後將忠心的不斷添購,不再用其他產品了。大島樁株式會社產品。

地址:東京都大島町元町2-19-7,電話:0120-457178

廣告

備長炭

2017/11/07

我們常去吃的三田牛肉店,用的是備長炭、燒的。

備長炭有甚麼了不起?第一,它絕對不會爆裂,不至於燒到一半噼噼啪啪地,火花跳到身上,燒你的衣服個洞。

第二,它的維持力很久,一塊炭至少燃至一小時以上,不會熄滅。

第三,不生煙。這是其他炭也有的特徵,但備長炭點燃著之後,不會一邊多炭,一邊點不著,整塊平均燃燒著,煞是好看。

近來日本全國捲起木炭的潮流,用這原始的燃料做其他種種用途。

日本人相信把一塊洗乾淨的炭放在飲水之中,能夠淨化水質,有些女性還用炭浸在浴缸內,說對美容有幫助。

最常用的是買幾塊炭,放在房間的一角,來淨化空氣。冰箱中當然也放幾塊。 洗手間的除臭,也靠炭。

放炭在屋之中,不能說有甚麼美觀。日本人將竹燒成炭,擺在一角,看起來舒服得多。

最近流行的是睡炭牀。牀墊裏,放了一層炭片夾在兩面棉花之中,說睡了特別安寧,也能消除汗臭和老人味道。

大阪西部的白濱是溫泉區,也是備長炭產地,我們去浸溫泉時,也有團友順道買些炭回香港用,不過備長炭賣得很貴,幾塊炭就要一千圓,合七十多塊港幣。

三田牛肉店的老闆蕨野為了尋求最完美的炭,跑遍全國,親自去各個窯試燒,最後弄到眉毛也燒光了,才找到備長炭,他說店裏用的是普通炭的話,一年可以省十萬港幣。

好了,備長炭一出了名,大家爭購。日本哪裏有那麼多備長炭呢?惟有從大陸輸入。大陸炭有些的確不遜日本炭,身價不同罷了。日本人稱之為「中國備長炭」,實在是笑話。

禮物

2017/11/06

日本人最喜歡送禮物。

你如果有日本朋友來了香港,一定送你幾盒好看不好吃的草餅。

我的日本友人不少,每次都給我草餅,我一一拒絕。他們說:「不送點東西怎行?」

我說:「要送的話,下次來香港,帶給我一包日本米吧,不然就送幾根大蘿蔔。」

到了夏天,日本有所謂的「中元」節,送禮物給上司巴結巴結。在這時候他們領到年中的花紅,拚命送來送去。

百貨公司的廣告都是中元送禮的項品,貴賤由人。

父母送兒女禮物:男孩子給他們布織錦鯉,插在旗杆上飄揚;女孩子給她們日本娃娃,一組便宜的幾百塊港幣,貴的上萬。

兒女在父親節送爸爸一些除臭用品,母親節送媽媽一些煮食器具。送媽媽的都比送爸爸的便宜,很少送媽媽一串珍珠項鏈的。

到了情人節,更是大送特送,女人送的是心形的朱古力。

男士送女朋友的禮物,多數是一條底褲,自己也能欣賞。

記者們送首相禮物,也是個傳統,記者俱樂部在橋本生日時送了塑膠玩具給他,小淵的生日送了條印著小牛模樣的領帶。

現任首相森喜朗曾經表示過喜歡一個洋娃娃當生日禮物。

但是森喜朗並不受歡迎,最近一期的周刊中,有記者訪問他太太為甚麼不搬進首相官邸去住,她回答說不知道甚麼時候她的丈夫會被踢出局,搬進搬出很丟臉。

最後記者俱樂部還是決定不送洋娃娃給森喜朗當禮物。他們說:「也許在情人節的時候,那群女記者會送點東西給他,如果森喜朗還在做首相的話。」

垃圾

2017/11/05

日本人愛乾淨,本來是件好事,但乾淨過頭,一年之間有七百萬噸好好的食物,就那麼丟進了垃圾桶。

有些還是原封未動的,連價錢表也貼在袋上。為甚麼要扔掉?以為過期嘛,或者是擺了一兩天,就認為不新鮮,真是浪費。

外國人買日本東西,感歎它的包裝完美,有些貨物的價錢,只是包裝費的一半。好了,這些盒子,那幾層的包裝紙,也變成了垃圾。最近有一個大學的調查,日本全國的廢物,包裝紙佔了十個巴仙。

百貨公司像一隻恐龍,大丸崇光等都出了問題,它們給小螞蟻吃掉。小螞蟻指的當然是數不清的便利店。靈活的經營,二十四小時的政策,是它們最大的武器。

在便利店得到的便宜,也便利變為垃圾。人們拚命買拚命丟。單單是塑膠袋,也佔了垃圾的八點九個巴仙。

代價,只有人民自付了。

現在在日本扔垃圾,要分成幾袋。不可燃燒的,像塑膠盒、汽水罐之一類裝入一袋。可以燃燒的,像紙箱、衣類等裝入一袋。廢物如果皮、吃剩的東西,又是一袋。

每一種垃圾都要個別收費。日本家庭的垃圾費一個月總得付上港幣幾百塊,而且還要在指定的日子扔甚麼樣東西,過了期,要等下個禮拜才丟。

裝進黑垃圾袋中,誰看得出?政府當然有對策,第一件要人民做的,就是不允許用黑袋,一定要透明的塑膠袋,讓垃圾收集員看清楚你丟的是甚麼。

最新政策,是如何徵繳垃圾袋的稅,在便利店中要一個袋子,就要算你多少一錢,問你怕未?日本男人在家庭中已失去地位,被家族成員叫為「粗大垃圾」,要把他丟掉的話,今後家庭主婦也得繳費吧?

防蟲食物

2017/11/04

儲備千年蟲食物的攤子,冷清清,售貨員大聲嘶叫:「災難臨頭了,各位還不驚死嗎?」

「真的那麼可怕嗎?」我問。

這個日本小伙子扮專家:「最大危險來自蘇俄,他們的原子彈核子彈亂飛起來,我們日本還有救嗎?」

「美國人在十月的時候已經派一隊人去檢查過,說沒有事的。」我笑著說。

「蘇俄沒事?那麼北韓呢?北韓人肯讓美國人去檢查嗎?」他大聲呼喊。額頭和頸項都爆出青筋來。

「說的有點道理。」我又笑了。

「就算蘇俄的系統不會出毛病,但也不能防止車臣的革命軍跑到火箭基地去搞亂呀!」這傢伙深信自己所說的話,想像力非常豐富,可以去寫科幻小說。

繼續,他又大喊:「我們的飛機,一飛就飛過西伯利亞的上空,蘇俄的火箭一出毛病當是敵人飛機,射它一兩支飛彈,絕對不出奇。」

愈說愈荒唐,我要走開,他一把把我拉住:「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有親戚在航空處做事,他說當天有三百個最高的負責人都集中在航空處待備,不准回家。」

「那不是好嗎?有那麼多專家看著,不會有事的。」我說。

「你沒有看到背後的事實嗎?」他叫。

「背後有甚麼事實?」我問。

「背後的事實,是大家都在擔心,要是不擔心的話,為甚麼要待備?」他已進入瘋狂狀態,不可理喻了。

「快來買預防千年蟲食品!一包才八千円,可以吃六天!」他歇斯底里地叫:「八千円,買一條性命,太便宜了!」

我們都知道日本人受人薪水做事認真,但也不必認真到這種地步,真是的!

Zappy

2017/11/03

當今日本最流行的玩意兒,叫Zappy。

它是一架像滑輪板的東西,有一個把手,人們騎上去,兩個輪便自動地轉,板的後端有一塊圓形的煞車掣,大力一踏,滑輪板便會停下來。 很安全,男女老幼都適合。

整架東西是電動的,只要看到一個普通插蘇口就可以充電,每次充電能用上幾公里,速度是每小時二十公里,如果嫌它走得太慢,則用腳推動,每架兩千多塊港幣。

重量是十三公斤,能夠摺疊起來放在汽車後面,或者提進地鐵和電車裏面,非常方便。

Zappy是Zero Air Pollution的簡寫,意思是可以把空氣污染減到零點。

但是它並不是日本貨,由美國的一家叫Zapworld.com的公司製造,相信這一陣狂潮會引致日本大汽車公司如豐田、本田、三菱等眼紅,類似的產品將不斷出現。

日本流行起來,東南亞一定仿效,不久將來,中環銅鑼灣尖沙嘴街頭將看到上班一族騎Zappy穿梭。

我對流行玩意一向不感興趣,但是Zappy夠環保,很想買一架回到香港騎騎。在日本不需要領取甚麼執照,香港就不知道了,法律總趕不上新科技的發展。

趕起路來,絕對是一架理想的交通工具,至少比倪匡兄騎的殘廢人士電單車方便又便宜得多。一大早騎它到九龍城街市買菜,把大包小包的塑膠袋掛在把手上面,就不必拎那麼重的東西。或者用它去花街買花,一大束的薑花三四十支,拎起來蠻重的,騎Zappy買花,加多一份瀟灑。

最最方便的是在赤鱲角用了。那麼長的走廊,要是有輛Zappy,嗞嗞嗞嗞聲地發動引擎,騎了上去,比別人都快地通關。還沒買到手,想起來也樂。

百円商店

2017/11/02

旅行時搭巴士,總會腰痠背疼,有時買幾卷廚房用的紙卷當枕頭,好過一點,上次去澳洲,在雪梨機場看到一個旅行用的吹氣枕頭,還是忍不住手買了下來。

我對吹氣用品很沒信心,尤其是那個可以圍在頸項的,一次飛行下來,整條頸像快要斷掉,不是好東西。用過幾次,等於沒用,因為都漏了氣。

這個吹氣枕頭是用來靠背的,還有一個防漏氣系統,要用一支火柴或牙籤把活門按開,才能放氣出來。公司名稱寫著是一百巴仙屬於澳洲,沒有其他國家參股,但是仔細看了,才知道枕頭是「中國製造」。

來價一定很便宜,經過輸入和批發,到了零售,已經要百多塊港幣一個。但是在外國,消費者認為不是太貴。

凡是看到便宜的,都是大陸生產。美國人今年的聖誕,沒有了中國貨,也大為遜色。多數的玩具、包裝紙、領帶、羊毛衣,和人工雪花,都是中國製造。包可華在他的專欄中說,美國小孩快要打E-mail到上海去了,因為他們以為聖誕老人在上海。

如果禮物是在美國造,那麼售價更是貴得父母們都買不起,所有的小孩子都造反,迫得美國人不得不讓中國加入世貿。

在日本的百円商店中的貨品,也都是大陸製造,反銷到香港,叫為十元商店,商人當然有利可圖,百円等於七塊半,先賺你二元五毛,入貨也不會比百円更貴。

貪便宜,我也光顧過百円商店,買了一把剪刀,模仿德國雙人牌產品,樣子造得相同,但用過三四次就壞了,發誓再也不踏進去這種店舖,但是為了確定那個吹氣枕頭的成本,還是去找,結果給我看到。花了一百多塊,原來最多只值七塊五。

煙史

2017/11/01

最初到日本的時候,還能看到一種叫「朝日」的煙,很特刖,煙嘴是條長紙筒,煙本身只佔三分之二。把空紙筒分兩段扁,左一捏、右一捏,就點火吸之,味很濃。

為甚麼要有這種長紙筒?據說是俄國煙的影響,那邊風雪大,戴厚手套也燒不著指頭,但為甚麼要捏兩下?這才能變成濾嘴呀。

第二個老牌子是「黃金的蝙蝠」,綠色紙包,沒濾嘴,也沒有玻璃紙包裝。很辣,不好抽,復古當時興,現在這種煙重出江湖,很受年輕人的歡迎。

我習慣抽的叫「Ikoi」沒有漢字,應該是「憩」的意思,也無玻璃紙,味較接近美國的土耳其系統,才合胃口。一包賣四十円。到小賣店買,老太婆拿了一算盤,一二兩下,兩包盛惠八十円,向她買了好幾年,每次都要用算盤才計得出是八十円。

高貴煙是Peace和Hope,但煙絲是維金尼亞的英國系統,我抽不慣。

高級濾嘴玻璃紙包的是Highlite,英文字日本發不出尾音,把它叫為Hi-Lie-To。

外國煙賣得很貴,我愛抽的是德國的「黃金盒子」,像土耳其煙一樣扁平。自己抽很香,別人聞起來臭得要命。

「七星」Seven Stars的出現在八十年代,日本人用它打世界市場,加了它的兄弟「Mild Seven」,每次廣告都在滑雪,給人潔白清心的感覺,又改了一個叫「萬事發」的好意頭中文名,但賣下去,一連虧本了十年,廣告照打,最後還是給蘿蔔頭打出了名堂。

跟著把土產煙賣得愈來愈貴,外國煙稅降低,提高日本煙的身分,讓消費者認為外國煙那麼便宜,一定沒有好貨。
日本商人做生意有他們的一套,尤其是這個煙商,身分是日本政府,幹得起。

日本人抽煙

2017/10/31

世界健康協會在日內瓦召集所有成員國,探討香煙的害處。會長哈侖·般特林是挪威的前屆女首相,她的矛頭直指日本。

「香煙的自動販賣機是罪魁惡首,家長怎麼阻止他們的子女買香煙,要是到處都可以找到自動販賣機的話?」哈侖大罵。

日本國營的香煙專賣公社反駁:「全國有三十萬人靠自動販賣機生活,製造自動販賣機的一共也有七萬人。你要讓這些人都失業嗎?」

當然,他們沒有提到政府每年億億聲美金的稅收。

「但是日本並不必靠賣這些危險物品來賺錢呀!」哈侖說:「政府有條件製造職位,讓賣香煙的人轉工做。」

日本經濟泡沫,一破就是十年,目前是失業率最高的時候,誰會去聽她這番廢話?

哈侖恐嚇:「根據調查,日本每年死於和抽煙有關疾病的人有十一萬,今後的數目,將是目前的雙倍。到二千二○年, 全球有四百萬人會死於抽煙,問你怕未?」

日本人聽了笑嘻嘻,你死你的事,照抽不誤。哈侖雖然做過挪威首相,但是對日本文化一點也不了解。

這個國家自古以來是一個封建社會,明治維新後才接觸一點外國文化,煙草也是外國人教會日本人抽的,怎麼一下子說要抽,一下子說要禁?外國人真是出爾反爾。

喝酒和抽煙是分不開的,現在雖然說日本是民主國家,但這些民主的人,都是抽煙喝酒的人,所通過的法律,都對這兩樣東西特別仁慈,像醉後殺人,最多是判七年等等。

通過在飛機上不能抽煙,跟流行多過知道香煙的害處。政府說二十歲就成年,成年了要抽煙喝酒是你的事,絕對不禁,前首相橋本龍太郎也煙不離手。

哈侖太過天真,這番言論不只日本人聽了偷笑,連我也覺得頗有幽默感。

禁煙

2017/10/30

日本是個煙民國家,連賣香煙也由國家包辦,成為日本香煙專賣公社,男與女都抽,只要他們超過了二十歲,到處吸煙,是可以被整個社會接受的。

但是近來已在一些餐廳禁起煙來。由日本航空公司帶頭,先是國內線,後來國際線也禁,不過日航擁有股份的捷達還是照抽,飛起來任煙民選擇。

電視上,木村拓哉在黃金時段的連續劇中大抽特抽,是香港電視見不到的現象。這次從札幌坐火車到函館,買票的人忘記替我訂吸煙席,只好到走廊去抽,走廊一角,是個吸煙房,有兩枝細筒包著皮沙發,讓客人靠背和搭腳,舒舒服服抽煙,美國旅客看得不可思議,在他們的國家,吸煙者像痲瘋病人,怎會那麼優待他們呢?

在函館的鄉下旅館廳,也禁起煙來,客人可以在外面抽,設有沙發椅。但是日本人已感十分不方便,大聲叫罵下次不再光顧。

在日本抽煙,還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是看到了煙灰筒或煙灰盅的地方,一定能抽。

機場中也有很多煙灰筒,但洗手間內是不行了,可以說所有公眾場所的洗手間都禁,要抽的話到空氣更為新鮮的大堂去抽,也是怪事。

到底為甚麼出現禁煙的現象呢?既然全國已是煙民?答案很簡單,跟美國流行呀!

日本人的崇美心理是不可理喻的,美國人說好,日本人不敢說不好,他們禁起煙來,日本人就要跟著禁,就此而已。

這種心理出自日本被美國打敗過。日本人的本性是輸了即服,成龍能從十多層樓跳下來,日本明星不行,即服成龍。

不過,他們服從性高,不能抽就忍,從來沒看過犯了要罰款的警告,也算是好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