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釜山之旅’ Category

行程

2010/06/18

舊區像首爾明洞,充滿化妝品舖子,亞里峇峇說他老婆從前只買法國或日本牌子,但一用本國貨,才知道非常有效,價錢又便宜。

另一邊,是釜山海鮮市場,兩條三四公里長的街,都是游水海鮮檔,中間夾的是上蓋的摩登建築,裡面又有上千家賣海鮮的,規模之大,令人嘆為觀止。上蓋的海鮮館中,二樓是熟食檔,現買現做,我們也坐下來試了,但是覺得和前一晚的海邊店舖差不多,雖能飽肚,但不特別。

臨行,還去吃了人參雞,這裡的雞是和一隻大鮑魚一起熬出來的,豪華之至,上機前不宜太飽,人參鮑魚雞最佳。

屈指一算,可以成行了,淘汰次一等的食肆,兩晚三天的團,星期五出發,禮拜天晚上回來,行程如次:

第一晚,吃傳統的韓國大餐,有竹筒肉和竹筒飯,加數十種其他的菜,包君滿意,入住Paradise Hotel或Westin Chosun。

第二天早餐在酒店吃,或外出探險。中餐到茅廬去,吃南瓜硫磺鴨及蒸肋骨、南瓜飯,間中購物,晚上享受河豚大餐,入住同一家酒店。

第三天或去吃雪濃湯當早餐,中午到舊區,逛魚市場買大鮑魚當手信。中餐吃烤肋骨和豬頸肉,上機前再去大擦鮑魚人參雞,返港。

「釜山是一個海港,不多吃幾餐海鮮,怎麼對得起客人?」梁皚亭問。

「容易。」我說:「請賣鮑魚人參雞的店主,到魚市場去進貨,來幾尾游水魚,做幾大盤刺身,不就行嗎?」

「他肯不肯這麼做?」梁小姐問。

「我們離開他的店時,你沒聽到他說:下次來不來不要緊,你們老遠地光顧小店,已是無限的光榮嗎?你一叫到,他一定肯。」阿里峇峇說。

梁皚亭贊同:「韓國人,真是一喜歡了你,連頭也肯擰下來。」

(釜山之旅‧完)

廣告

文雅

2010/06/18

飽飽地睡了一夜,第三天已要踏上歸途,但我們還有六餐飯要試。
 
先到酒店的餐廳看看早餐水準如何,真不錯,豐富得很。喜歡睡得遲一點的團友可以在酒店吃完再走,不然又可到外面試小食。

雪濃湯是用內臟熬出來的,湯雪白,故名之。另一間賣河豚粥,我們已試過河豚大餐,就感覺到太過單調,但早餐嘛,不必太過豐富,可試之。

中午去了一家和日本餐廳一模一樣的壽司店,雖然有水準,但我們來的到底是韓國,要吃日本菜的話,到日本旅行時再吃可也。

還在擔心夠不夠食肆組成旅行團時,阿里峇峇帶我們來到一家全釜山最老的店。

古木參天,一排排的茅廬,后面是一家私塾,已有數百年歷史。

餐廳的土牆上掛著乾蒜葉,阿里峇峇說,「師父,我們窮人家,沒東西吃時就拿下來煮湯,甚麼菜也沒有,用它來送飯。」

茅廬雖然簡陋,但走進廚房一看,內牆以不鋼鏽鑲著,洗擦得一塵不染,師傅都像家庭主婦,忙個不可開交。

灶上滾的一大鍋一大鍋的上湯,所有食物,都以此調味,不加味精。這裡最出名的是硫磺鴨,在《大長今》中也出現過。硫磺有毒,但鴨子食了不死,肉變成良藥,別的地方的硫磺鴨就那麼烤了上桌,這裡是切片后,煙燻過,再裝入一個大南瓜中,焗個數小時,待入味,才剖開來。南瓜金黃,裡面的鴨肉粉紅。南瓜帶甜,鴨本身已抹上了鹽,就此而已,沒其他醬料。

實在是又美麗又好吃的一道菜,接著是蒸牛肋骨,這是我一生中吃過的韓國牛肋骨蒸得最好的。最后是南瓜飯,當然又加了數十種的小菜,一樣比一樣精美。

酒醉飯飽,到舊區還有一段路,得先上上洗手間,門口掛著一塊牌子,寫著「解憂所」,文雅得要命。

(釜山之旅‧七)

熱情餐

2010/06/18

返回酒店,這次又試了另一家,叫「威士汀朝鮮酒店Westin Chosun」,是間APEC時招呼各國元首下榻的,房間面海,寬大,乾淨。領袖們住得過,我們這些老百姓也無可抱怨了。

只休息了一個鐘,又要出發去吃兩頓晚餐,臨海的海鮮館林立,在這裡吃到的是日式的韓國魚蝦,有鮑魚刺身、海參、海膽帶子等,當然也有壽司飯糰、天婦羅、海鮮煲、鮑魚飯。八爪魚刺身,吃進嘴裡還在蠕動,另加無數的小菜,最特別的是煙熏鯨魚肉。海鮮店主人熱情招呼,吃完親自送到車子,隔著玻璃窗,叫我們一定要再來光顧。

釜山分舊區和新區,前者像首爾的明洞,后者像江南區。我們花了半小時到了舊區。車上,梁皚亭問我:「你為甚麼那麼喜歡韓國?」

「我愛的是人。」我說:「韓國人大多數性格剛烈,至情至性。在亞洲之中,是一個最不矯揉造作的民族。他們一旦喜歡你,不管是不是陌生人,總要把心掏出來給你。」

「是嗎?」梁皚亭問,她並不明白我所說的。

到了舊釜山的烤肉店,女老闆徐娘半老,起初公事公辦地拿出菜來,但一看到梁皚亭吃芝麻葉Kenyip,吃得津津有味,可就出奇了,這種葉子有強烈的個性,不是韓國人受不了。她接著把種種泡菜拿出來,說是她媽媽做的,全韓國最好,我們一試,果然不錯,她再拿自己做的麵醬,那更好吃了。

見我們欣賞,菜一道道上,用木炭烤的牛肋骨和豬頸肉簡直是一流,經過醃製的肉,比不醃製的更美味,肉吃光剩下的醬汁,她把白飯倒進石頭鍋中炒得略焦,最為精彩,眾人又連吞三大碗。

而這一餐吃下來要多少錢?老闆娘說:「你們能付多少,我就收多少!」

當然是客氣話,但聽了舒服,梁皚亭向我說:「我開始明白你為甚麼喜歡韓國人了。」

(釜山之旅‧六)

韓定食

2010/06/18

吃完了河豚大餐,梁皚亭已經飽得不能再動,問要不要回酒店休息,她搖搖頭。好,看你還吃得下嗎?繼續到最正宗的韓國鄉下菜「昭銀宮」。

一切以木材為主的裝修,是一家古色古香的餐廳,走入大堂,坐滿了客人。侍者穿梭,抬出一碟碟的小菜,一下子密密麻麻擺在桌上,至少有二十種,我已來不及拍照片了。

只記得有一小碗南瓜煲的粥,接著的是乾泡菜、水泡菜、煎餅、魚、蝦、蟹、小鍋的蒸肋骨、帶子刺身、海蜇皮等,還有剛剛從地底挖出來的新鮮人參,切成片,上面鋪了紅棗茸,又淋上蜂蜜。

主菜是滷豬肉,用竹筒當碟子用。原來這是一家以竹筒著名的食肆,招牌菜為竹筒飯,侍女在客人面前用小斧把竹筒剖半,露出紅色的糙米,飯中有銀杏、栗子等等。

侍女又拿個圓盤前來,裡面又有各種泡菜。我問道:「剛才不是上過泡菜嗎?」

「師父,那是送酒的,這是配飯的。」阿里峇峇解釋。

我吃慣了這種大餐,每一樣只試一點點,但梁皚亭大口扒進嘴裡,看她弱不禁風的外表,哪知道她好像長了八個胃,甚麼菜都大擦一輪,真是服了她。

看送飯的小菜,有鮮蚶子,已剝了半邊的殼,露出肥大的蚶肉。上海人和潮州人好此物,看到了必然大樂。梁皚亭和阿里峇峇再飽,見了蚶子,又吃口飯。

再上的是辣醬醃生螃蟹,又是下飯好菜,阿里峇峇投降,梁皚亭繼續吃。

正宗的韓國菜,一定要你吃不完。吃完了,主人就沒面子。雖然這是一件很浪費的事,但一向如此,已是上千年,不容易被推翻。我深受影響,所組織的旅行團也依足這個傳統,一點罪惡感也沒有。

(釜山之旅‧五)

河豚餐

2010/06/18

盲鰻樣子極恐怖,但是國泰假期的梁皚亭跟著我照吃不誤,可真大膽。

「到底只屬小吃的一種,要辦高級團,當不了一餐。」我說,她也同意。

上一頓的燒牛肉也太單調了,這一晚,成績表等於零分,可有點焦急,已經太晚,其他餐廳關門,只好作罷,回酒店去。

釜山最好的,有兩家。我們各住一晚試試,Paradise Hotel是老字號,勝在有溫泉,而且是露天的。不過韓國人不像日本人,是穿著游泳衣才去浸,有點殺風景。房間舒適,睡了一晚,精神飽滿,是用來吃東西的。

第二天一早到餐廳,自助的選擇很多,有西式日式和韓式,如果組得成團的話,團友可以在酒店吃,有冒險精神的就要跟我向外跑了。

試了兩家早餐,一是牛肉湯「解腸汁」和白飯的,泡菜八種,另外一頓吃蛤蜊湯飯,都是地道得再也不能地道的早點,各有風味,難於決定。

中餐可豐富了,就在酒店附近,有家最著名的店叫「錦繡」,是河豚專門店。

河豚釜山生產得最多,還輸出到日本,日本的河豚勝地下關Shimonoseki的魚,都由釜山運去,即刻身價大漲。

錦繡的河豚大餐,先上一碗南瓜河豚湯,讓客人暖暖胃,這是高級餐廳才供應的,接著是河豚沙律、蛤蜊河豚湯、河豚刺身一大碟、外熟內生的河豚肉,鋪上金箔上桌、炭烤河豚、辣醬拌河豚、河豚火鍋和河豚粥,另加小菜二十款。這頓飯,在日本吃的話,沒有六萬日圓不能下樓。

梁小姐跟著我拼死吃河豚,我問:「不怕嗎?」

「那麼多人吃,沒毛病,我怕甚麼?」她說。

「吃死了我陪你。」阿里峇峇調皮地說。

「去你的。」梁小姐把阿里峇峇罵了一頓。

(釜山之旅‧四)

盲鰻餐

2010/06/18

「下一家餐廳吃甚麼?」我問。

「Unagi。」阿里峇峇說:「釜山最著名的了,到了釜山,非吃不可。」

日語中的Unagi,是鰻魚,韓國受過日本侵佔,有些名辭也用日語,但是鰻魚長於湖泊,釜山是靠海的呀,我問:「是淡水的,還是鹹水的?」

「長在海裡。」阿里峇峇回答。

「長在海裡的叫穴子Anago,長在湖裡的才叫鰻Unagi。」我在日本住過,騙不倒我。

「師父,總之大家都Unagi,Unagi那麼叫嘛。」阿里峇峇有點委屈地說。

「到了店裡,我一看就知道是甚麼。」我說。

那是釜山最著名的一家,差不多每個電視台的美食節目都來拍過。阿里峇峇和店主嘰哩咕嚕,意思帶我去看,店主誤會我要看煮法,引入廚房。

一大堆禾稈草,點著了,就把拇指般大,尺半長的魚向禾稈草上扔去,一下子燒黑了,師傅穿上手套,將魚從火中拿出來,按緊了,一手拉頭一手拉尾,就那麼把皮剝掉,露出肉來。

放進碟子,用剪刀剪段。上桌,我用筷子夾了一塊,那樣子可像黃鱔魚,但是那麼多骨,肉又瘦小,怎麼吃?一進口,才知道完全沒有骨頭,很清甜,又很爽脆。

不像是海蚯蚓一般的海腸,到底是甚麼東西?急著要老板帶我去水箱看。

原來是一條條灰色的東西,尾巴扁平,倒有點鰻魚相,絕對不是黃鱔。好在店主會講日語,解釋道:「最初應該是湖裡的鰻魚吧,爬上陸地,又爬入海。有了鰻魚的習慣,往海底深處鑽。久了,不用眼睛。盲了,骨頭又退化,變成無骨。韓國土語叫Kum-Chongo,寫成漢字,是黑長魚。」

但是它又不黑,我自取了一個名字,叫牠盲鰻,這是濟州獨有的,還是第一次嘗試,真是吃到老學到老。

(釜山之旅‧三)

烤牛肉餐

2010/06/18

「要試多少頓飯?」梁小姐問。

「我們到達時已是晚飯時間,先吃兩餐,第二天的早、中、晚各兩頓。第三天也是早中晚,一共要吃十四頓,才能選出理想的。」我說。

她伸伸舌頭,但也表示沒意見,能接受。

當地導遊是阿里峇峇,他是家旅行社的老板,但也專程從首爾飛來陪我們。本身是韓國人,但能操日、英文,又講華語和廣東話,為人詼諧,是好伴侶。

許多他從來沒有試過的韓國菜,我都能道出來歷,阿里峇峇從此叫我師父,我就大剌剌地當了他的師父了。

「師父,我們先去一家當地最出名的老店,名叫「伊魯索南安蘇卡魯比」,吃牛肉的。」阿里峇峇顯然地做好功課,我們合作過,他懂得我的要求。

燒肉店建築古老,坐在炕上進食,招牌菜是燒牛肋骨,叫了兩客,三人吃。用一個龜背鐵鍋燒的,肋骨味道不錯,但肉還是嫌硬,不如比牛肋骨更便宜的普通牛肉,切成薄片,然后用蜜糖、醬油、麻油、大蒜醃製,整盤倒在龜背鍋上,燒熟時,汁流下。龜背鍋四周有一道坑,盛著肉汁。

韓國人吃東西,用湯匙多過用筷子。這枝鐵湯匙比西餐中的扁平,但是大小剛好和龜背坑一樣,這麼一來,就能把汁完全舀起,淋在白飯上,又香又甜,肚子一餓,可連吞三大碗。

每回出團試食,我都帶了用慣的Lumix DMC-LX2傻瓜機,它有一個食物程序Food Mode,拍起食物來不必用閃光燈,但顏色非常鮮艷,用它來記錄,最好不過。

每一樣配菜都拍了下來,這一頓,除了主菜燒牛肉之外,還有免費的白菜泡菜Kimchi、蘿蔔泡菜Kadoki,和野人參泡菜Toraji、芝麻葉泡菜Kinyip等,以后的那數餐,都有這幾種不可缺少的泡菜,但也有各種變化,總之少不過八種。

這家老店的味道的確不錯,但還是嫌花樣少,可得趕去下一家。

(釜山之旅‧二)

釜山

2010/06/18

港龍首航韓國釜山,我有機會當乘客,由赤鱲角出發,只要兩個半小時就抵達,比去新馬還要快。

機上遇韓籍空中小姐,我開玩笑地問道:「有沒有Bibinpa吃?」

「有呀。」她回答。

這可真的適合我的胃口,Bibinpa是一種韓國拌飯,上面鋪了各種蔬菜,有時加一點碎肉,高空上沒有胃口,吃點帶刺激味覺的菜,最好了。

飯后有名牌雪糕Haagen-Dazs供應,通常都凍得像一塊石頭,我的吃法是要一杯English Breakfast紅茶,兩個茶包,把不加糖不放奶的熱茶倒一些進去,雪糕即刻軟化,和濃茶配合得極佳,各位不妨試試。

吃吃喝喝,已經到了釜山。

這個港口,是韓國第二大城市,因景點不多,一向被旅遊界忽視,但酒店設施不錯,飲食也很有水準,許多國際會議都在這裡舉行,連APEC也開過。著名的釜山影展,每年一次。

我第一次踏入韓國,是從日本小倉乘船過來,到了釜山,坐火車一路往從前的漢城、當今的首爾走。每到一站,必下車玩玩,走遍南韓,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數十年不見的釜山,當然發展得快,海雲台一帶,沿海建築了度假勝地,人稱韓國邁阿密。我倒覺得有點像法國的維比亞拉,有很長的沙灘,夏天擠滿人,當今嚴寒,冷清清地也有一番風味。

國泰假期的董事總經理梁皚亭從北京來到,在機場與我匯合,同遊釜山,看看是否可以發展成旅遊點,這家公司和我愉快地合作了一年,分開了也一直保持良好關係,當今他們把港龍假期合併了,都由梁皚亭主掌。這位小妮子充滿好奇心,對旅行有一份強烈的熱誠,是個注定吃這行飯的人,和她一起,一定過得愉快,已是一個好的開始。

(釜山之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