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去不厭的韓國’ Category

去不厭的韓國(下)

2016/06/17

MEILO SO插圖

釜山的好餐廳多不勝數,但是我來來去去還是光顧那幾家,一年來一次,也當然不會吃厭。新的餐廳一有機會便去試,像我常去的人參雞店,一大隻鮑魚塞在雞內燉出來,印象極深,但這家人不知怎麼,關了門,亞里峇峇就把我們帶去一間新開的,說是近來最旺。

欣然前往,生意滔滔,味道也不錯,只是鮑魚個頭小,而且只有一隻,嫌不足,既來之則安之,吃過之後列入黑名單,下回不再光顧。

還是老店有把握,去了「綠色鄉村」,這是一家在郊外的店鋪,這回重遊,才知道所謂的鄉村,已經發展成一個小鎮,食肆也因生意好而裝修了又裝修,成為一座在山坡上頗有規模的餐廳。

坐進小屋,食物上桌,這裡是吃南瓜的,甚麼菜都塞進柚子般大的南瓜中,再放進火爐去焗。上桌一看,南瓜已被切開成數瓣,皮黑色,肉金黃,裡面的鴨肉切成一片片,是粉紅色的。香氣撲鼻,已迫不及待地夾一大塊南瓜來吃,實在甜得似蜜,沒有吃過的人不會想像到南瓜能這麼甜的。再夾一片鴨肉,也柔軟香甜,大家都讚好,吃個不停,我勸說慢慢來,還有其他菜式,接着一盤來了又一盤,已經記不起有甚麼,總之都非常可口,到了最後,我舉起iPhone來拍一張照片,三張方桌連起來的一大長桌,至少有兩百個碗和碟,才知道為甚麼要用狼藉來形容。

吃飽,走到廚房參觀,大得不得了,燒的是柴火,現代烹調器具一概不用。土牆上還掛着許多竹籮和木造的餅印模具,地上由半邊的石磨鋪路,古色古香。此行喝了很多土炮馬可利,發現這裡的最美味,用一個大陶缽裝着,木勺子舀起倒入小碗中,大口乾之,豪氣十足。

「綠色鄉村」資料:

地址:釜山廣域市機張郡機張邑

次星路451號街28

電話:+82-51-722-1377

網址:http://www.hurgsiru.co.kr

吃不厭的老店還有「東萊奶奶葱餅」,已經是第四代的傳承了,當今的老闆娘笑臉相迎,我上次來和她拍過旅遊節目,她還記得。

東萊這地方的葱自古以來是進貢的食材,我們去的時候也剛碰上最肥美的季節,大家都走到開放式的廚房去拍攝製作過程:先將一大把葱放在圓形的扁平大銅鍋上,然後將紅蛤、蝦、生蠔混入,再淋上蛋漿和海鮮熬出來的麵糊。上蓋,掀開,翻它一番,即成。

好吃得一碟又一碟,我們愛吃葱,乾脆叫一大堆來蘸麵醬生吃,接着有東萊蝦海螺、涼拌鰩魚絲、泥鰍湯和石鍋拌飯,另有數不清的Kimchi,飯後又是杯盤狼藉。

「東萊奶奶葱餅」資料:

地址:釜山廣域市東萊區明倫洞94番路43-10

電話:+82-51-552-0791

網址:http://www.dongnaepajeon.co.kr

回酒店睡了一大覺後,有些人去百貨公司購物,我則最喜歡逛超市,韓國最大的機構叫Emart,各地都有它的分店,但要找當地最大的一間,貨品才齊全。

買些甚麼?有甚麼值得帶回香港?紫菜是最受歡迎的,一大包一大包,裡面分小包,售價極為便宜,可以即食的有Peacock公司生產的最值得推薦,每包五片,一共十六包。

韓國麻油也香,任何牌子都有信用。至於水果要看季節,甚麼時候都有的是一種杮子乾,和日本的不同,不是整個曬的,而是切成一塊塊三角形的,非常美味。

我還喜歡買他們的芝麻葉罐頭,扁扁平平的易拉裝,裡面用醬油或辣椒浸泡着芝麻葉,打開來取出一葉,包着飯吃,就不必其他餸菜了。

另外各種乾海產貨磨出來的粉,像蝦米粉、江魚仔粉等等,韓國人用來做泡菜,我則買來撒在湯中,吃即食麵時添上一二茶匙,味道奇佳。

午餐肉文化在韓國大行其道,由當時美軍留下的Spam為主,為部隊火鍋的主要食材,韓國經濟起飛後,自己生產的黑毛豬午餐肉非常好吃,不相信你買一罐來試試就知道我說的沒錯,也是同樣由Peacock公司生產。

再轉到海產市場逛一逛,釜山的全國最大,也是釜山電影節的所在地,這裡的海產讓人目不暇給,引起遊客興趣的是像手榴彈的海鞘,從前是小販推着車子來賣,當今要到市場才看得見。怎麼吃?切半後取出肉來,顏色和樣子都像赤貝,味道古怪,要習慣了才吃出滋味。取出肉後的殼用來當酒杯,倒入韓國清酒,會發出甜味。如果你想試試,去市場附近食肆,叫他們劏一兩個給你就行,也可以炒些很甜美的無骨盲鰻。

最後去吃河豚大餐,這家叫「錦繡」的,已經發展得很有規模,附近的屋和停車場土地都給他們買下。這餐河豚包括了刺身、煎、炸、煮、烤,吃法應有盡有,可稱得上「豚盡」,另有日本吃不到的辣醬涼拌,又鮮又刺激,細嚼之下,感受野生河豚鮮美的甜汁,這一吃,就上癮了,絕對在其他地方吃不到。

走了出來,看到餐廳二樓窗口掛着我的一大幅人像,友人說你很給他們面子,我說是他們給我面子才是。

「錦繡」資料:

地址:釜山市海雲台區中1洞1394-65

電話:+82-51-742-7749

廣告

去不厭的韓國(中)

2016/06/16

MEILO SO插圖

我們在首爾還吃了兩頓晚餐,一向吃開的螃蟹宴再次光顧,各種蟹加上龍蝦蒸出來,味道不錯,但是和在日本福井的「蟹盡」全餐一比,就興趣索然了,今後再也不光顧這家人。

到了韓國,不試一次他們的宮廷菜不行,各地餐館都標明他們做的最正宗,但這是和價錢有關,太便宜的不用去了,齊全的,每個人得花上千多元。

常去的一家叫「韓味里」,在江南區。新羅酒店在江北,從江北到江南從前常塞車,當今首爾已有智能交通管理,可在大熒幕上看到各處的堵塞情形,這是用人民的智能身份證、八達通車票等資料取得,再盡量從交通燈、巴士專線、交通警察的疏導來解決問題,變成只要半小時就到達。

餐廳裝修得豪華,那一餐應有盡有,先讓客人喝一碗南瓜粥來暖住胃,喝酒才不傷,再來的是名貴的野生黃魚,一個人兩大尾,紅燒和燒烤的,接下去是九折板、神仙爐、海鮮湯、紅燒牛肉。泡菜一出兩組,送酒的和送飯的各不同,每組都有七八種不同的,其中留下印象的有包心Kimchi,即是將包心菜的中間挖空,填入蘿蔔、白菜、青瓜等泡菜,用大包心菜包住,再醃漬過才上桌的,配松茸蒸飯。大家說再也吃不下去時,甜品上桌,又吞噬。這一餐無人不讚好。

「韓味里」資料:

地址:首爾江南區大峙洞968-4

電話:+82-5568688

睡了一晚,是時候出發到釜山了,這幾天乘的都是亞里峇峇安排的豪華巴士,將四十座的打通成二十四位,坐得舒服,這種巴士日本都少有。我們坐到中央車站,搭高速火車,火車的麻煩是行李不能超重,已安排好另一輛貨車先行,到釜山酒店時已放入房間。

先在火車站逛逛,商店林立,在小賣部裡可以找到「X10」這種小罐飲料,韓國人十分迷信它的功效,說會強精。商品非常難買,因為不在超市和便利店發售,只給老太太們在街上賣,幫助生計,但車站老太太進不來,也就買到了,試了一罐,功效如何不知,味道和口感像益力多。

從首爾到釜山的高鐵,車程說是兩小時,其實要坐兩個半鐘,一路上大家聊聊天,很快就到。這回團隊中有兩位友人特別欣賞韓國菜,甚麼都吃,我看到他們開心,自己也高興。其中一位對韓國已經是識途老馬,因為他女兒要出國留學,先把她送到濟州島,並買下房子長居。

為甚麼是濟州島?濟州島除了陽光和海產,沒有甚麼資源,當然也有很多高爾夫球場,但到底不足。這時當地政府想出了一個方案,就是在島上設立了多間國際學校,韓國其他地方的人紛紛把子女送到這裡,讓他們學好英文。學校也招收外國學生,結果報名踴躍,大家看有生意做,紛紛開校。

據說美國著名的長春藤Princeton也將在那裡辦一間預科學院,學生畢業後,就很容易進入名校。這也有不少好處,第一到韓國又可以學多一種外語,第二學生非富即貴,今後建立的人脈關係對事業十分重要。

數年前還優待外國人,投資四十萬美金便可以拿到臨時居民證,出入韓國十分方便,後來大家擠着去投資,當地政府才關上這扉大門。

可惜我們這次沒有時間去濟州島,不然真想去看看那家鮑魚廠,我在香港食品展的韓國攤檔試過一種鮑魚,味道難忘,那是將小的野生鮑魚用最新科技抽乾水份,製成爽脆的鮑魚餅乾,一口一隻鮑魚,細嚼後發現鮑魚味非常之濃郁,絕對是送酒的新品種,只可惜售價太貴,非人人吃得起,是貴族的小吃。

釜山最高級的酒店是釜山威斯汀朝鮮酒店The Westin Chosun Busan,就在海雲台,一整排的玻璃窗望下,海水清澈見底,連片彎月形白沙灘,長達一二里,當今總統朴小姐從不住酒店,一向在官邸下榻,來到釜山,也要在這裡住上兩晚。

各種設施當然一流,早餐也豐富,但是最好的,還是這家人的理髮店,就在地下層水療的旁邊,這裡也有溫泉,泡一個浴後就可以去理髮。

我不知道說過多少次,韓國的這種服務,其他地方少有。所謂理髮,不一定是剪,而是按摩。先洗個頭,再剃鬍子,然後脫了衣服,剩下底褲,躺在床上。所謂的床,是將理髮椅一拉開,就變成一張闊大的床。

女技師在你身上塗了乳液,開始按摩,不同在於其他水療等的按摩,技師不是力小,就是變成了老油條,力度一定不夠。這裡的使盡吃乳之力幫你把全身放鬆,再用十幾條毛巾熱敷,是一場舒服無比的經驗。

按完身,再做臉,一向不喜歡甚麼面膜之類的護理,這裡的是把苦瓜冷凍後刨成薄片,再將清涼的一片片敷在你臉上,最後又用熱毛巾包裹。

全身各處按摩,但無色情成份,女賓也可以來享受,床位各有簾子,一拉上就是一間關閉的小房間,這種理髮室在首爾的新羅酒店也有,從前在二樓,現在搬到五樓,去到韓國,不可不試。

去不厭的韓國(上)

2016/06/15

MEILO SO插圖

和國內的好友組織了一個很小型的旅行團去韓國。有人問:「又去韓國,不厭嗎?」

「不厭,你聽了我們怎麼玩,就知不會厭。」我說。

飛去首爾,從香港只要三小時,北京上海更快,一個到一個多小時就能抵達。

我的徒弟,韓國人亞里峇峇,已經在出口迎接,這個人性格極為開朗,笑話一籮籮,有了他,旅途一定不會寂寞,他是間大旅行社的老闆,但我一到他就甚麼工作都放下,日夜陪伴,他說:「工作已是例行公事,有你到來才有機會偷閒。」

我們不放下行李,直奔市中心的舊區,那裡有家賣牛肉的百年老店叫「白松」,我最喜歡。覺得韓牛為最珍貴的食物,以前只有皇帝和士大夫們能享用,當今也不便宜,問韓國人最想吃甚麼,他們的答案都是牛肉。

幽靜清雅的廂房外,掛着一副對聯:「一庭花影春留月,滿院松聲夜聽濤。」

韓國人以往都用漢字,幾十年前為了方便進入電腦年代,才廢除。我們覺得不方便,不像日本至今還保留着。

肉上桌,只有兩款,其他配菜都是一大堆,第一道是清燉,肉和筋,一大鍋文火煮過夜,一點調味品也不加,旁邊放鹽巴和葱段讓客人自添。原汁原味的大塊肉,又軟又香,大口啖之,再喝湯,過癮之至。

第二道接着上,是加了醬汁和辣椒煮出來的,伴着紅棗、松仁和栗子及雪梨,甜而不膩,加上微辣,澆上肉汁,更能吞三大碗白飯。

飽了,走了出去抽根小雪茄,在門口有個大煙灰缸,當今韓國已全面禁煙,街上也不能抽,只在看到可以丟棄煙頭的角落可以抽,大家也很守規矩。

「白松」資料:

地址:首爾鍾路區昌成洞135-1

電話:+82-2736-3564

門口停着輛流動小販車,載滿手製工藝品,稻草編織的刷子掃把、竹籮、藤籃子、「孫子的手」不求人搔背器等等。友人看到一個小巧的竹亭子,是給鳥兒居住的,即刻買了一個。這種小販,在很多個國家已早被警察抓走。

餐廳對面有條小巷子,是個小型的老街市,賣魚和肉及各種蔬菜,當今三月天,種類極多,韓國人習慣在春季吃大量的生菜。也有各種小攤子給年輕人吃辣粉條,我們已飽腹,沒有停下來。

「這種老街市,怎能生存?」我問亞里峇峇。

「方圓三百米內,政府規定不能開超市,也不允許有甚麼便利店。」他回答。

真是德政。

Check-in酒店,到了首爾,除「新羅The Shilla」之外不作他選。亞里峇峇說:「創辦人是三星公司的第一代,他特別相信風水,選了這塊福地,和其他酒店最大的分別是,晚上一定睡得安穩。」

沒他那麼說我感覺不到,就算他說了,我也感覺不到,一笑。其他,像窗外望下的風景、房間的舒適、工作人員的服務水準是一流的,毋庸置疑。

「到了這裡,一定得去咖啡廳喝一杯別地方沒有的鮮搾人參汁,加入蜜糖。」我說。

友人紛紛試了,都說很好喝。

翌日一早去酒店餐廳吃飯,這裡的自助餐當然豐富,但我還是叫了韓國早餐,是一大盤的定食,甚麼地道的韓國菜都有,那碗白米飯更是很香,不遜日本的大米。

吃完後友人觀光的觀光,購物的購物,新羅酒店離開新世紀百貨、明洞、東大門及南大門都不遠,各適其適,各人滿載而歸。我個人喜歡逛一家叫Noshi的,地下有家很有品味的喫茶店,用的銅杯銅碟無數,原來是示範,到了樓上,才是藝術家的工作室,裡面更擺滿大大小小的手工藝銅製品。我對韓國的這種傳統飲食器具迷戀甚深,這是因為我數年前第一次吃飯時偶然把銅匙碰到了銅碗,發出叮——拖得長長的一聲,好聽又有禪味,從此不罷休,書桌上也放了一個銅碗和一支銅匙,寫稿寫得悶了,敲它一下,打破單調。

「Noshi」資料:

地址:首爾鍾路區通仁洞118-9

電話:+82-2736-6262

午飯去吃醬油蟹。早期大家還沒那麼欣賞這道菜,後來流行起來,連香港的韓國餐廳也供應,多數是延坪島空運過來,在「大瓦屋」這家人可以吃到最新鮮肥美的,當今已成為首爾的熱門餐廳,遇到不少來自香港的旅客。

老闆是一位文雅的儒士,喜歡穿傳統韓服,已是老客人了,當然訂到了廂房,牆上還掛着我早年來到時的報導,醬油蟹上桌,飽滿的肥膏黃得鮮艷,一看就誘人。因為生意好,不惜工本挑選最肥美的螃蟹,又天天新鮮醃製,味道不會過鹹。

每人一隻,先將膏吸了,再吃肉,最後把白米飯放進帶膏的蟹蓋內,用匙羹攪拌,才一匙匙吃進口,這種傳統的吃法,外國老饕都已經學會。

還有數不清的配菜,另叫了「三合」,是肥豬肉、醃魔鬼魚和老泡菜一起夾着吃的,需要培養味覺,才能欣賞醃魔鬼魚那股強烈的味道。

「大瓦屋」資料:

地址:首爾鍾路區昭格洞122-3

電話:+82-2722-9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