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蔡瀾談韓國’ Category

又來首爾

2019/04/26

想吃真正的韓國菜,想瘋了。

有伴最好,上一次本來和一群友人約好去首爾的,後來她們家裏有事,取消了,沒有辦法。只有到尖沙嘴的小韓國大吃一番,但那裏夠癮?

前幾天和幾個老搭檔打了十六張麻將,聽他們說要去日本福岡吃牛舌頭,我建議:「韓國也有呀,不如大家去韓國!」

一聽到韓國,一般人的反應都是:「除了Kimchi和烤肉以外,還有甚麼東西?」

「錯!」我慷慨激昂地:「至今甚麼都有,韓牛的舌頭,不差過日本的,而且,最近的信用卡是有個很便宜的套餐!」

聽到便宜,女性們抗拒不了,但問:「有多便宜?」

「去五天,包一流酒店,一萬二港幣。」

「甚麼飛機?甚麼酒店?」

「乘國泰,早機出發,下午機返港,而且是商務,住韓國最好的新羅酒店。」

眾人屈指一算,即刻成團。我們一共五人,說好吃完東西購物,其他甚麼地方都不去,吃完晚飯,回房間打一兩圈麻將。

第一晚吃的烤牛舌果然不錯,大家都很高興。睡了一夜,翌日早起。酒店是包早餐的,新羅的自助餐食物都很高級,而且選擇多,中西餐甚麼都有,中餐部份還有四位大師傅負責,兩個來自內地,兩個來自馬來西亞,都很正宗,但我選的是「韓定食」。

一個大盤子中裝有一大片烤銀鱈魚,一大堆沙律,好幾片紫菜,一碗小燉蛋、醬魚腸、醬桔梗、醃萵苣、泡菜,和水果。湯有兩種選擇:魚湯或牛肉湯,加一大碗白飯,韓國米不遜日本米,最厲害的是那一小碟辣椒醬,酒店特製的,別的地方買不到,辣椒粉磨得極細,初試一點也不辣,吃出香味後才感覺到辣。

飽飽,眾人到附近的「新世紀」百貨公司,一共有三棟建築,貨物各不同,看你要買甚麼,選對了才好去。

到中飯時間了,這一餐錯不了,是想食已久的醬油螃蟹「大瓦房」,這家店經我推薦後香港客人特別多,近來大陸客也不少。

當然先來一大碟螃蟹,看到那黃澄澄的膏,就抗拒不了,店開了近百年,東西雖然是生醃的,但從來沒有讓客人吃出毛病,而且你吃了會發現,這裏的蟹不死鹹,吃完膏和蟹肉,把白飯放進蟹殼中,撈一撈再吃,是韓國人的吃法,你學會那麼吃,他們會讚賞的。

除了醬油,還可以吃辣醬生醃蟹,更是刺激到極點。其他的有醃魔鬼魚、紅燒牛肉等等地道食物,一定讓你滿意地回。

地址:首爾鍾路區北村路五街六十二號

電話:+822-722-9024

再下來的幾天都吃得好,之前介紹過的,像新羅酒店頂樓的「羅宴」等,就不重複推薦給大家,新找到的有兩家,一間叫「又來屋」,也是舊式的老餐廳,有龜背鍋烤肉,當今都是仿日式的爐子,這類古老烤肉店已難尋。除了烤肉,還叫了牛肉刺身,別怕,沒事的,我已吃了幾十年,味調得極好。

地址:首爾特別市中區昌慶路62-29(舟橋洞)

電話:+822-2265-0151

友人還是懷念牛舌頭,那麼一大早把她們挖出來,去一家專賣牛雜的,叫「里門」,也是老字號,很奇怪地,各地解酒的妙方,都是用內臟,韓國的湯煮得雪白,叫「雪濃湯」,煮了一夜,甚麼調味品不加,桌上有京葱和鹽,依你們喜好放進去,另上一大碟牛舌,地址忘了,問酒店的服務部就能找到。

到韓國還有一種樂趣,那就是去理髮院剃鬍子和按摩,沒有色情成份,女生也可以去,但那種服務,是世界上找不到的,包你被按得全身舒服才走出來,新羅酒店有那麼僅存的一家,這次去,已改成英國式的高級理髮,一點味道也沒有。

問來問去,得不到答案,後來遇到了韓國電影監製吳貞萬,拍過《醜聞》等片,做製作工作的無處不曉,結果問她首爾那裏還有古式理髮店,她回答說首爾已找不到,要到一個叫「提川」的鄉下,今年七八月有個影展,到時可以帶我們去,東西又比首爾好吃得多,聽了,抗拒不了,又得去一趟韓國了。

廣告

韓國情懷

2018/10/19

韓國友人問我:「你來過多少趟?」

「至少一百次。」我回答。

是的,數不清的,我和韓國結緣,從當學生時背包旅行開始,後來又自己去玩了,再下來是為工作。當年拍電影,遇到有雪景時,製作費大的就去日本,低的便去韓國了;在首爾附近的雪嶽山,我到過不知多少回。加上亞洲影展,把香港電影的版權賣去,去那裏拍旅遊節目,後來帶旅行團等等等等,真的上百次絕不出奇。

和一個地方結緣,也要看運氣,我每次去的經驗都是好的,結交的朋友,更是有趣的居多。對於他們的食物,我瞭若指掌,非常非常地欣賞,回到香港兩三個星期不嚐,便渾身不舒服。這幾天假期,太遠的地方不去,也到九龍城的一家叫Kim’s Garden大喝馬歌里土炮,大吞Kimchi,才大呼過癮。

對韓國的這種情懷,不是經過長時間,是培養不出來的。前幾天寫文章,提到初次去當年的漢城,結交的一群山東朋友,更勾引出許多難忘的往事。

當年在日本有個同學叫王立山,我在邵氏駐東京辦事處工作時,也就請他來當助理。王立山是位韓國華僑,姐姐還在漢城開館子,那時候的華人,幾乎都是賣炸醬麵的。和王立山飛抵金浦機場後,白天到處玩,晚上就在館子裏的餐房打地鋪。

王立山的一群老朋友都來請我們吃飯喝酒,印象最深的一個斷臂的畫家,一個在電台工作的鞠伯嶺,另一個也是開館子的老曹,大家說的國語滿口山東口音,把「吃」說成「喫」,年輕人沒有苦惱,一切以「喫之」解決。

五十多年前的漢城,人民窮困,衣服還是破爛的,這群友人算好,都穿得光鮮,帶來的韓國女朋友也都長得高大漂亮,不過沒有錢去整容。

到百貨公司新世紀,裏面的女售貨員都精挑細選出來,那是要得到一份工作都是不易的年代。在街上走走,也發現美女比東京來得多多聲。

「怎麼樣,喝杯咖啡去吧?」對外國人感到好奇,很容易說服。韓國女人比男人多,韓戰之後當兵的多數死了,女的為數加倍,年輕男人身旁沒有女伴,像是說不過去的。

有些友人膽子太小,口才又是不佳的話,只有去明洞找了,那裏的「半島酒店Bando Hotel」前面到了晚上有幾百個女人聚集,要找到一兩個美的絕對可能,而且,那是天真的年代,有甚麼事打一兩針盤尼西林即刻解決,不會因為愛滋病而死。

戰後經濟最差時,都是女人出來賺錢,男人們都躲到那裏去了?這種現象全世界都是一樣。女人,還是最堅強的動物,在最貧窮困苦的時候,都要靠她們來養家。

我們當然比韓國男人佔優勢,至少不會對女人呼呼喝喝。在她們的眼中,我們像是男人看到蘇州女子,是有禮的,是溫柔的,到了午夜醒來,還可以看到她們以愛惜的眼光望着你。

女友是在晚上結識的,到了半夜十二點有戒嚴令,不準在街上遊蕩,喜歡出來飲酒作樂的良家婦女找不到的士回家時,就隨你回酒店過夜,當然不是每一個都肯,但對她們客氣一點,總有勝數。

歡場女人不是不結交,那是後來的事,工作時的朋友,像申相玉導演,一定會招待我們去伎生館,那是位於山明水秀的高級娛樂場所,伎生並不陪客人睡覺,談談戀愛倒是可以的。

韓國女子最愛有才華的男人,當你指手劃腳地把到世界各地旅行的故事告訴了她們,都會對你另眼相看,有時候還會帶你回家,這時由她們老母做的菜,雖不是甚麼山珍野味,但是傾家蕩產地把所有好吃的東西都搬出來。吃了不知道多少餐,結果都逃之夭夭,沒有當成韓國女婿。

拍電影的工作人員都是刻苦耐勞的,其中有不少女性,化妝梳頭的都是女的,多數長得漂亮,當我們爬上高山時,她們都會自動地替你把重的東西搬上去,又見你工作時不顧身份協助大家時,又愛得你要死。

寒冷的天氣中,她們的雙頰的確紅得像個蘋果,晝夜不分的工作時,一點抱怨也沒有,這時她們更加美麗,加上敬業樂業的精神,我們也愛她們愛得要死。

韓國女人和其他國家的不同,是她們敢作敢愛,愛的時候會用言語表達,不像日本女人那麼不作聲,她們常會大聲地Yobo、Yobo喊了出來,也不怕牆壁那麼薄,鄰房的人聽得到。翌日,若無其事,照樣工作。

俱往矣,當今的韓國女,有些已經像「我的野蠻女友」的主角,但比起其他國家的,還是值得交往,至少不會像美國的男人婆。她們過慣沒有傭人的傳統,會顧家的。

吃的東西都比從前好得多,尤其當今米芝蓮三星的幾家餐廳,是以往吃不到的。可是,還是懷念從前龜背火鍋的廉價牛肉。原汁原味的Kimchi味道始終不變,我對韓國的情懷,也始終不變。

還是去首爾

2016/08/28

MEILO SO插圖

香港的確沉悶,非往外走不可。去哪裡?想來想去,最後還是決定去首爾。

住的還是那家酒店,吃的還是那幾間餐廳,不厭嗎?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不厭。

總有些新東西吧?有的,有的。一般的不說也罷,古怪一點的有拍照片。

甚麼,拍甚麼照片?當今數碼相機,手機上的拍照功能皆備,還有甚麼新花樣呢?原來在江南區有家叫「2 Javenue」的攝影工作室,專為客人拍「靚相」,有甚麼需要,都能做到。

比方說簡簡單單的一張證件照吧,也可以分身份證或護照用的,結婚證上用的等等,另外有個人生活照、職業形象照、畢業照等,更親密的有情侶照、父女照,當然也有同志照。

要求穿韓服更是沒有問題,那家公司有中文翻譯為我們解答,其實當今任何行業都有這種服務。哪裡來的那麼多懂得中國話的人?一、大學裡的中文科很熱門,培養出許多人才。二、大陸有朝鮮族,來到韓國當外勞,工資比在國內高得多,大把人才湧進。

回到拍照,每一款約六百塊港幣,不必化完妝,就那麼一個貓樣走進去就是,反正都是後期工作,你的皮膚要多白有多白,眼睛要多大有多大,雙眼皮、三眼皮,都沒有問題。

這家工作室的人都很專業,你怎麼要求,他們都會把你的特徵留下一點點,不然變來變去,變得不像樣,就失去意思了,一直嫌自己護照上的照片不好看的人可以去試試,搭地鐵二號線到梨大站,二號出口,左轉步行三分鐘就到。

地址:首爾特別市西大門大峴洞34-35 B1F

電話:+8210-2540-7585

其實這種服務東京也有的,只要你到銀座找到資生堂的本店大廈,那邊就有從化妝、梳頭到服裝整套的設備,拍起照片是不作後期加工的,也會令你滿意,但是價錢就相差幾倍到十幾倍了。

在新羅酒店喝到的人參汁,是用新鮮人參磨出來的,加牛奶和蜂蜜,非常好喝,就想起買一些回去搾汁,又回到「中部市場」,那家相熟的人參專門店去,店裡已把我的照片貼在門口招徠,說帶了給他們不少生意,堅持要送我一些,我拒絕,只要選好的賣給我就是。

總得醫肚,一般市場附近一定有好餐廳,但「中部市場」賣的是乾貨,看到的那幾檔小食都引不起食慾。走呀走,走出市場,竟然給我找到了,吃東西的運氣真是不錯!

市場的盡頭,就是五壯洞,而五壯洞,是賣冷麵最出名的,這裡一共有三家老店,都叫「咸興冷麵」。

韓國老饕不承認南韓的東西比不上北韓的,但一說到冷麵,都翹起拇指,說北韓的最好。一般的冷麵指的是水冷麵,一點也不辣,麵上面有半個熟雞蛋和兩三片硬得要死的牛肉,麵湯沒甚麼味道,但會加一些碎冰在湯中。

第一次吃並不會那麼欣賞,因為麵是一百巴仙用薯仔做的,無味,而且硬得很。吃呀吃,吃多了,就吃出分別來,有些冷麵並不是想像中那麼硬,比麥做的更有咬勁,適應了還是喜歡的。

冷麵韓語叫為Naegmyeon,要盡早入門,叫一碗冷拌麵好了。拌飯叫Bibimpa,拌冷麵叫Bibim Naegmyeon,是用辣椒醬、麻油、芝麻醬來拌的,上面還鋪了黃瓜絲、熟蛋和Kimchi,豪華版有醃製魔鬼魚、生牛肉絲、梨絲等等,非常刺激,一吃上癮。

五壯洞的三家冷門店分別是「興南家」、「咸興冷麵家」和「新昌麵屋」。我最喜歡的是「咸興冷麵家」,店的外表像快餐店裝修的新穎,但食物最佳,供應一杯茶,喝入口才知是牛肉和雞湯,非常好味。

地址: 首爾中區Mareunnae路108

電話:+822-2267-9500

當今大陸的河豚,野生的幾乎絕跡,到了日本,很高級的店裡才有野生的,大部分還是飼養,韓國有很多很多野生河豚,去了不可不試。

最好的當然是釜山的「錦繡」,它在首爾也有分店,但已經結業。如果要吃的話,可到一家叫「三井」的,這回我們去試了,品質上不遜日本的河豚店。

第一道當然有河豚皮、河豚熟肉絲下酒,接着是刺身,一大碟,然後有烤的、炸的、紅燒的、打邊爐的,但是不像日本人那樣最後把湯煮成粥,而是握成壽司河豚飯團,喝的也有河豚魚翅酒和精子的白子酒,最可惜的是沒有用辣醬涼拌的河豚,這一道才是韓國特色,只能在「錦繡」吃到。

地址:首爾江南區三成洞奉思哥路626

電話:+822-3447-3030

韓國去得過多,可以考慮在那裡買屋了,當然是舊區的江北最有特色,江南那些一座座的三星、樂天大集團建的鴿子籠般的公寓,免費送我也不要。

又到首爾(下)

2016/06/28

MEILO SO插圖

「你去首爾,住得最好,吃得最貴,當然去個不厭,我們消費不起的,怎麼玩?」香港友人抱怨。

今天就要談大家都吃得高興,住得舒服,又不必花上幾個錢的玩法。

第一,韓國的消費,一定比東京便宜,首爾交通發達,地鐵各處可去到,就算乘的士,車價也和香港差不多。第二,酒店嫌貴的話,住民宿好了。上一篇文章談過,首爾分江南和江北,而有味道的,是江北老區,在哪裡呢?都是在西村一帶,最有韓國古風,那裡的民宿最是具代表性的房屋,你不會在新派的江南區下榻,那是給整容的人住的。

西村還保留了很多老店鋪,去那裡的中華料理吃一碗炸醬麵,絕對是手拉的,味道還和以前山東移民去的時代一樣,水餃的餡,也有海參丁的。

在小山丘上,建築物古樸,道路高高低低,是你印象中的韓國,連韓國電視劇也要跑到那裡去取景,近年來觀光的遊客也逐漸多了,那是不可避免的。

我最喜歡去的牛肉店鋪「白松」,也在附近,在這間百年老店你可以吃到最好的紅燒牛肉,這家店也只賣兩樣,紅燒牛肉和另一種白煮牛肉,用慢火熬過夜,甚麼調味品都不加,吃過包你上癮。

地址:鍾路區昌成洞153-1

電話:+82-02-736-3564

從店裡走出來,到了對面,就是我最愛逛的菜市場。不像大阪的黑門,沒有大招牌,只是一條很長的街,那就是「通仁市場」了。

這裡兩旁一共有七十五家鋪子,中間是有上蓋的,下雨也不怕。我們逛市場,除了新鮮蔬菜和牛肉豬肉之外,其他小食店賣的,都想試一試,尤其是那些千變萬化的Kimchi,有芝麻菜的,有小魚小蝦的,也有螃蟹的,想試的真是太多,但是一人一個肚,各種買一份大的,怎塞得下?

通仁市場是一個很人性化的市場,既然人性化,那麼就給客人解決問題。中午時間你會看見路人手上拿着一個空的塑膠飯盒,裡面裝的一串硬幣是塑膠做的,你想試甚麼食物,只要向小販一指,他們就會向你拿幾個硬幣,然後把每樣食物裝一點給你,會計明朗,絕對不會算多你一塊錢。

這些硬幣在哪裡買?路口有一家小食店,向他們買十個,也只是五千圜,折合港幣四十元左右。最受歡迎的當然是炒年糕,這裡賣的有辣有不辣,給一個硬幣,那位老太婆就會裝一些在你盒裡。

賣年糕的有兩三家,哪一間最好,找那個化妝像臉上塗一層厚油漆的那一位老太太,你不會錯過她的,風雨不改,她都站在那裡叫賣。

除了年糕,還有像日本關東煮的魚餅,另有細葱加蛋的煎餅、烤魷魚、章魚小丸子等等,當然也有甜品、糕點和飲料及沙冰,買個無窮,食之不盡,飽得不能動彈,也要不了你幾個錢。

市場中另有賣雜貨的,喜歡吃韓國拉麵,一定要用韓國鋁鍋來煮才好吃,一個鍋才十幾二十塊港幣,但容易燒爛,買多幾個回去吧。

也有即買即磨的麻油,韓國麻油最香,不容錯過,這裡辣椒醬有些很高級,也不很辣,能吃出辣椒的香味來。有時在家煮食,燙熟了各種蔬菜,飯上澆上麻油,拌以高級辣椒醬,是頓很豐富的菜飯。

買了各種小食,邊走邊吃很有味道,想坐下來的話就到路口賣硬幣的那家店去吧,別用光,剩下幾個拿去換湯換飯,坐下來慢慢吃。

逛通仁市場,是個難忘的經驗。

地址:鍾路區紫霞門路15街

也不必太吝嗇,偶爾奢侈一點,就去「大瓦房」吃醬油螃蟹好了,包你滿足,當今已有很多香港旅客會找上門,吃完了在附近散散步,有許多博物館、韓服傳統店,逛一個下午,也不必花多少錢。

地址: 鍾路區昭格洞122-3

電話:+82-02-722-9024

但是逛市場還是比博物館更好玩,那麼去下一個「中部市場」好了。這裡可以買到各種魷魚乾、海苔、小鰻魚、明太魚、明太魚仔等等,地方很大,有近十五萬平方呎,一千多家店鋪,賣的東西比超市或購物中心便宜二至三成,清晨四點鐘就開店了,一直做到下午三點多。

有市場一定有好吃的東西,睡不着不妨去那裡吃早餐,還有一家人參專門店,請了香港的交換生當值,語言上沒有問題。

地址:中區乙支路五街272-10

電話:+82-2-2274-3809

提到早餐,也可以去一家吃牛尾湯的老店叫「河東館」,就在購物區的明洞,從一九三九年開業,已快到八十年了,只賣一大碗煮得濃似白雪的湯,甚麼調味料都不加,桌上一碗鹽和一碗葱,任添任吃,花不了幾個錢就能吃飽。

地址:中區明洞一街10-4

電話:+82-02-776-5656

其他市場還有專賣海鮮的「鷺梁津水產市場」可逛。

一直忘記替女士們介紹,白天吃飯,逛市場,到了半夜,可去東大門,那裡有家叫Doota的,整幢大廈都是女士服裝,從便宜到貴,甚麼都有,另一家叫a_pM,也是二十四小時營業,可以走到你腿斷為止。

又到首爾(上)

2016/06/27

MEILO SO插圖

剛從韓國回來,想起那醬油螃蟹的紅色肥膏,整個腦子是韓國佳餚時,又出發到首爾,證明韓國是一個去不厭的國家。

總不能吃來吃去都是那幾家老店,雖然水準是極度靠得住的,也得找一些新的。之前韓國老饕友人已經介紹了多間,報紙雜誌上也閱讀了一些誘人的報導,選擇可真的不少,但時間有限,如何篩選?

很多食肆蠢蠢欲動,米芝蓮還沒有登陸首爾,韓國人已做好準備摘星,我事前做好資料搜集,鎖定了四家,當然都是座位難訂的,只有出動香港的韓國觀光公社,請他們安排。

首爾舊稱漢城,有條漢江貫穿,老區集中在漢江北邊,叫為江北,新發展在南邊,叫為江南,對了,就是那個胖子跳騎馬舞的江南。

新開的餐廳多集中在江南,我們第一間光顧的叫Ryunique,這些新餐廳多數不能a la carte單點,全是套餐,套餐有它的好處,一方面師傅對食材容易控制,一方面做得純熟,可以愈來愈精采,其他原因是師傅的學問有限,所以菜式不多。

Ryunique的套餐叫Hybrid Cuisine,是個新名詞,電動和汽油混能的汽車,就叫Hybrid car,避開了雜種菜Fusion food這個討厭的字。

前菜名為「逗你開心Amuse」,一共有兩道,第一道有片可以吃的紙,加上薯仔蓉做的假核桃,連殼也可以吃,又有一隻醃製過的生蝦,配一支試管,裡面裝有粉紅色的奶油醬。第二道有隻蜻蜓,翼是可以吃的餅皮,另有香菇形的餅乾等等,是好玩,又有趣,不是份子料理,尚可口。

主菜有鵝肝、海鰻、鵪鶉、鴨、魚生等,當然也有大塊一點的牛扒,印象較深的是用做木魚乾的方法,把雞肉製造成硬塊,再用刨子刨成細片,這個做法Momofuku的David Chang在聖巴斯珍的廚師大會中表演過。

主廚Ryu Hwah Tae出來打招呼,年紀看起來不大,但在東京法國等地學習和當廚子,盡量吸收新技巧,他問我意見,我說套餐有配酒和配茶兩種,後者喝不出主題的茶味,像果汁居多,他很細心地聽了。

地址:40, Gangnam-Daero 162-gil, Gangnam-gu

電話:+82-02-546-9279

開在江北,一個很高尚的老區中,有家叫Bicena的,也被食客大讚特讚,坐了下來,想要韓國土炮酒馬歌利,不賣,啤酒呢?也不賣,只有韓國清酒和法國紅酒,食物呢?所謂新派也不十分新派,老派更談不上,這類餐廳最多喝星巴克咖啡人士光顧,很流行,但吃不出所以然來,怎麼創新我都能接受,但是一離開了好吃,就完蛋了。

地址:2F, 267, Itaewon-ro, Yongsan-gu

電話:+81-02-749-6795

比較標青的是一家叫Mingles的,開在江南區,雖說是混合菜、新派菜,但味道還是可以接受的,這最要緊,主廚Mingoo Kang在聖巴斯珍的Martin Berasategui學得一手好西餐,但是又在Nobu被教壞,Nobu已愈來愈離開老本行,一味做外交大使,東西難吃。

這家餐廳的套餐做得精細,但留不下印象,傳統的麵和飯穩陣得很,除了套餐之外,多叫這兩道才能吃得滿足,甜品做得很出色。

地址:758, Seolleung-ro, Gangnam-gu

電話:+82-02-515-7306

有沒有一家不失韓國風味,又新派得讓天下食客驚嘆的呢?有,那還是得回到首爾最好的酒店The Shilla裡面的韓國餐廳「羅宴」,絕對是在香港試不到的,友人吃過之後,對韓國菜完全改觀。

最初上桌的下酒菜,是把紅棗切成絲烘乾出來的,又脆又甜,口感一流,喝的酒有兩種很特別的,第一種是調得像奶酪的「梨花酒」,好喝到極點,另一種像傳統馬歌利,裝進一個古樸的陶壺裡面。喝酒之前給你瑤柱及南瓜的粥吃,包着胃,才不傷身。

前菜有比目魚刺身,上面用小鉗子添上季節的野花,漂亮到極點,味道也夠濃郁。接着有鱈魚乾熬出來的湯,上面有顆比日本人做得更出色的溫泉蛋,再來是醬汁煮紅衫魚。

三種韓牛上桌,有烤的有煮的有生吃的,煮的是把所有筋和纖維都切斷,不必咬也能融化,生的牛肉更是我吃過最好的,接着有鰻魚飯、雜菜飯。大醬湯做得一點也不鹹,而且還喝出鮮味,最後還有冷麵以及人參湯。

大廚Seongil Kim走了出來,我們都拍掌叫好,看樣子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非常謙虛,看得令人舒服,所有有本領的大廚,都不會擺出大師款的,米芝蓮來評分的話,如果不給他三星,就不必再買這本指南了。

地址:249, Dongho-ro, Jung-gu

電話:+82-2-2233-3131

去不厭的韓國(下)

2016/06/17

MEILO SO插圖

釜山的好餐廳多不勝數,但是我來來去去還是光顧那幾家,一年來一次,也當然不會吃厭。新的餐廳一有機會便去試,像我常去的人參雞店,一大隻鮑魚塞在雞內燉出來,印象極深,但這家人不知怎麼,關了門,亞里峇峇就把我們帶去一間新開的,說是近來最旺。

欣然前往,生意滔滔,味道也不錯,只是鮑魚個頭小,而且只有一隻,嫌不足,既來之則安之,吃過之後列入黑名單,下回不再光顧。

還是老店有把握,去了「綠色鄉村」,這是一家在郊外的店鋪,這回重遊,才知道所謂的鄉村,已經發展成一個小鎮,食肆也因生意好而裝修了又裝修,成為一座在山坡上頗有規模的餐廳。

坐進小屋,食物上桌,這裡是吃南瓜的,甚麼菜都塞進柚子般大的南瓜中,再放進火爐去焗。上桌一看,南瓜已被切開成數瓣,皮黑色,肉金黃,裡面的鴨肉切成一片片,是粉紅色的。香氣撲鼻,已迫不及待地夾一大塊南瓜來吃,實在甜得似蜜,沒有吃過的人不會想像到南瓜能這麼甜的。再夾一片鴨肉,也柔軟香甜,大家都讚好,吃個不停,我勸說慢慢來,還有其他菜式,接着一盤來了又一盤,已經記不起有甚麼,總之都非常可口,到了最後,我舉起iPhone來拍一張照片,三張方桌連起來的一大長桌,至少有兩百個碗和碟,才知道為甚麼要用狼藉來形容。

吃飽,走到廚房參觀,大得不得了,燒的是柴火,現代烹調器具一概不用。土牆上還掛着許多竹籮和木造的餅印模具,地上由半邊的石磨鋪路,古色古香。此行喝了很多土炮馬可利,發現這裡的最美味,用一個大陶缽裝着,木勺子舀起倒入小碗中,大口乾之,豪氣十足。

「綠色鄉村」資料:

地址:釜山廣域市機張郡機張邑

次星路451號街28

電話:+82-51-722-1377

網址:http://www.hurgsiru.co.kr

吃不厭的老店還有「東萊奶奶葱餅」,已經是第四代的傳承了,當今的老闆娘笑臉相迎,我上次來和她拍過旅遊節目,她還記得。

東萊這地方的葱自古以來是進貢的食材,我們去的時候也剛碰上最肥美的季節,大家都走到開放式的廚房去拍攝製作過程:先將一大把葱放在圓形的扁平大銅鍋上,然後將紅蛤、蝦、生蠔混入,再淋上蛋漿和海鮮熬出來的麵糊。上蓋,掀開,翻它一番,即成。

好吃得一碟又一碟,我們愛吃葱,乾脆叫一大堆來蘸麵醬生吃,接着有東萊蝦海螺、涼拌鰩魚絲、泥鰍湯和石鍋拌飯,另有數不清的Kimchi,飯後又是杯盤狼藉。

「東萊奶奶葱餅」資料:

地址:釜山廣域市東萊區明倫洞94番路43-10

電話:+82-51-552-0791

網址:http://www.dongnaepajeon.co.kr

回酒店睡了一大覺後,有些人去百貨公司購物,我則最喜歡逛超市,韓國最大的機構叫Emart,各地都有它的分店,但要找當地最大的一間,貨品才齊全。

買些甚麼?有甚麼值得帶回香港?紫菜是最受歡迎的,一大包一大包,裡面分小包,售價極為便宜,可以即食的有Peacock公司生產的最值得推薦,每包五片,一共十六包。

韓國麻油也香,任何牌子都有信用。至於水果要看季節,甚麼時候都有的是一種杮子乾,和日本的不同,不是整個曬的,而是切成一塊塊三角形的,非常美味。

我還喜歡買他們的芝麻葉罐頭,扁扁平平的易拉裝,裡面用醬油或辣椒浸泡着芝麻葉,打開來取出一葉,包着飯吃,就不必其他餸菜了。

另外各種乾海產貨磨出來的粉,像蝦米粉、江魚仔粉等等,韓國人用來做泡菜,我則買來撒在湯中,吃即食麵時添上一二茶匙,味道奇佳。

午餐肉文化在韓國大行其道,由當時美軍留下的Spam為主,為部隊火鍋的主要食材,韓國經濟起飛後,自己生產的黑毛豬午餐肉非常好吃,不相信你買一罐來試試就知道我說的沒錯,也是同樣由Peacock公司生產。

再轉到海產市場逛一逛,釜山的全國最大,也是釜山電影節的所在地,這裡的海產讓人目不暇給,引起遊客興趣的是像手榴彈的海鞘,從前是小販推着車子來賣,當今要到市場才看得見。怎麼吃?切半後取出肉來,顏色和樣子都像赤貝,味道古怪,要習慣了才吃出滋味。取出肉後的殼用來當酒杯,倒入韓國清酒,會發出甜味。如果你想試試,去市場附近食肆,叫他們劏一兩個給你就行,也可以炒些很甜美的無骨盲鰻。

最後去吃河豚大餐,這家叫「錦繡」的,已經發展得很有規模,附近的屋和停車場土地都給他們買下。這餐河豚包括了刺身、煎、炸、煮、烤,吃法應有盡有,可稱得上「豚盡」,另有日本吃不到的辣醬涼拌,又鮮又刺激,細嚼之下,感受野生河豚鮮美的甜汁,這一吃,就上癮了,絕對在其他地方吃不到。

走了出來,看到餐廳二樓窗口掛着我的一大幅人像,友人說你很給他們面子,我說是他們給我面子才是。

「錦繡」資料:

地址:釜山市海雲台區中1洞1394-65

電話:+82-51-742-7749

去不厭的韓國(中)

2016/06/16

MEILO SO插圖

我們在首爾還吃了兩頓晚餐,一向吃開的螃蟹宴再次光顧,各種蟹加上龍蝦蒸出來,味道不錯,但是和在日本福井的「蟹盡」全餐一比,就興趣索然了,今後再也不光顧這家人。

到了韓國,不試一次他們的宮廷菜不行,各地餐館都標明他們做的最正宗,但這是和價錢有關,太便宜的不用去了,齊全的,每個人得花上千多元。

常去的一家叫「韓味里」,在江南區。新羅酒店在江北,從江北到江南從前常塞車,當今首爾已有智能交通管理,可在大熒幕上看到各處的堵塞情形,這是用人民的智能身份證、八達通車票等資料取得,再盡量從交通燈、巴士專線、交通警察的疏導來解決問題,變成只要半小時就到達。

餐廳裝修得豪華,那一餐應有盡有,先讓客人喝一碗南瓜粥來暖住胃,喝酒才不傷,再來的是名貴的野生黃魚,一個人兩大尾,紅燒和燒烤的,接下去是九折板、神仙爐、海鮮湯、紅燒牛肉。泡菜一出兩組,送酒的和送飯的各不同,每組都有七八種不同的,其中留下印象的有包心Kimchi,即是將包心菜的中間挖空,填入蘿蔔、白菜、青瓜等泡菜,用大包心菜包住,再醃漬過才上桌的,配松茸蒸飯。大家說再也吃不下去時,甜品上桌,又吞噬。這一餐無人不讚好。

「韓味里」資料:

地址:首爾江南區大峙洞968-4

電話:+82-5568688

睡了一晚,是時候出發到釜山了,這幾天乘的都是亞里峇峇安排的豪華巴士,將四十座的打通成二十四位,坐得舒服,這種巴士日本都少有。我們坐到中央車站,搭高速火車,火車的麻煩是行李不能超重,已安排好另一輛貨車先行,到釜山酒店時已放入房間。

先在火車站逛逛,商店林立,在小賣部裡可以找到「X10」這種小罐飲料,韓國人十分迷信它的功效,說會強精。商品非常難買,因為不在超市和便利店發售,只給老太太們在街上賣,幫助生計,但車站老太太進不來,也就買到了,試了一罐,功效如何不知,味道和口感像益力多。

從首爾到釜山的高鐵,車程說是兩小時,其實要坐兩個半鐘,一路上大家聊聊天,很快就到。這回團隊中有兩位友人特別欣賞韓國菜,甚麼都吃,我看到他們開心,自己也高興。其中一位對韓國已經是識途老馬,因為他女兒要出國留學,先把她送到濟州島,並買下房子長居。

為甚麼是濟州島?濟州島除了陽光和海產,沒有甚麼資源,當然也有很多高爾夫球場,但到底不足。這時當地政府想出了一個方案,就是在島上設立了多間國際學校,韓國其他地方的人紛紛把子女送到這裡,讓他們學好英文。學校也招收外國學生,結果報名踴躍,大家看有生意做,紛紛開校。

據說美國著名的長春藤Princeton也將在那裡辦一間預科學院,學生畢業後,就很容易進入名校。這也有不少好處,第一到韓國又可以學多一種外語,第二學生非富即貴,今後建立的人脈關係對事業十分重要。

數年前還優待外國人,投資四十萬美金便可以拿到臨時居民證,出入韓國十分方便,後來大家擠着去投資,當地政府才關上這扉大門。

可惜我們這次沒有時間去濟州島,不然真想去看看那家鮑魚廠,我在香港食品展的韓國攤檔試過一種鮑魚,味道難忘,那是將小的野生鮑魚用最新科技抽乾水份,製成爽脆的鮑魚餅乾,一口一隻鮑魚,細嚼後發現鮑魚味非常之濃郁,絕對是送酒的新品種,只可惜售價太貴,非人人吃得起,是貴族的小吃。

釜山最高級的酒店是釜山威斯汀朝鮮酒店The Westin Chosun Busan,就在海雲台,一整排的玻璃窗望下,海水清澈見底,連片彎月形白沙灘,長達一二里,當今總統朴小姐從不住酒店,一向在官邸下榻,來到釜山,也要在這裡住上兩晚。

各種設施當然一流,早餐也豐富,但是最好的,還是這家人的理髮店,就在地下層水療的旁邊,這裡也有溫泉,泡一個浴後就可以去理髮。

我不知道說過多少次,韓國的這種服務,其他地方少有。所謂理髮,不一定是剪,而是按摩。先洗個頭,再剃鬍子,然後脫了衣服,剩下底褲,躺在床上。所謂的床,是將理髮椅一拉開,就變成一張闊大的床。

女技師在你身上塗了乳液,開始按摩,不同在於其他水療等的按摩,技師不是力小,就是變成了老油條,力度一定不夠。這裡的使盡吃乳之力幫你把全身放鬆,再用十幾條毛巾熱敷,是一場舒服無比的經驗。

按完身,再做臉,一向不喜歡甚麼面膜之類的護理,這裡的是把苦瓜冷凍後刨成薄片,再將清涼的一片片敷在你臉上,最後又用熱毛巾包裹。

全身各處按摩,但無色情成份,女賓也可以來享受,床位各有簾子,一拉上就是一間關閉的小房間,這種理髮室在首爾的新羅酒店也有,從前在二樓,現在搬到五樓,去到韓國,不可不試。

去不厭的韓國(上)

2016/06/15

MEILO SO插圖

和國內的好友組織了一個很小型的旅行團去韓國。有人問:「又去韓國,不厭嗎?」

「不厭,你聽了我們怎麼玩,就知不會厭。」我說。

飛去首爾,從香港只要三小時,北京上海更快,一個到一個多小時就能抵達。

我的徒弟,韓國人亞里峇峇,已經在出口迎接,這個人性格極為開朗,笑話一籮籮,有了他,旅途一定不會寂寞,他是間大旅行社的老闆,但我一到他就甚麼工作都放下,日夜陪伴,他說:「工作已是例行公事,有你到來才有機會偷閒。」

我們不放下行李,直奔市中心的舊區,那裡有家賣牛肉的百年老店叫「白松」,我最喜歡。覺得韓牛為最珍貴的食物,以前只有皇帝和士大夫們能享用,當今也不便宜,問韓國人最想吃甚麼,他們的答案都是牛肉。

幽靜清雅的廂房外,掛着一副對聯:「一庭花影春留月,滿院松聲夜聽濤。」

韓國人以往都用漢字,幾十年前為了方便進入電腦年代,才廢除。我們覺得不方便,不像日本至今還保留着。

肉上桌,只有兩款,其他配菜都是一大堆,第一道是清燉,肉和筋,一大鍋文火煮過夜,一點調味品也不加,旁邊放鹽巴和葱段讓客人自添。原汁原味的大塊肉,又軟又香,大口啖之,再喝湯,過癮之至。

第二道接着上,是加了醬汁和辣椒煮出來的,伴着紅棗、松仁和栗子及雪梨,甜而不膩,加上微辣,澆上肉汁,更能吞三大碗白飯。

飽了,走了出去抽根小雪茄,在門口有個大煙灰缸,當今韓國已全面禁煙,街上也不能抽,只在看到可以丟棄煙頭的角落可以抽,大家也很守規矩。

「白松」資料:

地址:首爾鍾路區昌成洞135-1

電話:+82-2736-3564

門口停着輛流動小販車,載滿手製工藝品,稻草編織的刷子掃把、竹籮、藤籃子、「孫子的手」不求人搔背器等等。友人看到一個小巧的竹亭子,是給鳥兒居住的,即刻買了一個。這種小販,在很多個國家已早被警察抓走。

餐廳對面有條小巷子,是個小型的老街市,賣魚和肉及各種蔬菜,當今三月天,種類極多,韓國人習慣在春季吃大量的生菜。也有各種小攤子給年輕人吃辣粉條,我們已飽腹,沒有停下來。

「這種老街市,怎能生存?」我問亞里峇峇。

「方圓三百米內,政府規定不能開超市,也不允許有甚麼便利店。」他回答。

真是德政。

Check-in酒店,到了首爾,除「新羅The Shilla」之外不作他選。亞里峇峇說:「創辦人是三星公司的第一代,他特別相信風水,選了這塊福地,和其他酒店最大的分別是,晚上一定睡得安穩。」

沒他那麼說我感覺不到,就算他說了,我也感覺不到,一笑。其他,像窗外望下的風景、房間的舒適、工作人員的服務水準是一流的,毋庸置疑。

「到了這裡,一定得去咖啡廳喝一杯別地方沒有的鮮搾人參汁,加入蜜糖。」我說。

友人紛紛試了,都說很好喝。

翌日一早去酒店餐廳吃飯,這裡的自助餐當然豐富,但我還是叫了韓國早餐,是一大盤的定食,甚麼地道的韓國菜都有,那碗白米飯更是很香,不遜日本的大米。

吃完後友人觀光的觀光,購物的購物,新羅酒店離開新世紀百貨、明洞、東大門及南大門都不遠,各適其適,各人滿載而歸。我個人喜歡逛一家叫Noshi的,地下有家很有品味的喫茶店,用的銅杯銅碟無數,原來是示範,到了樓上,才是藝術家的工作室,裡面更擺滿大大小小的手工藝銅製品。我對韓國的這種傳統飲食器具迷戀甚深,這是因為我數年前第一次吃飯時偶然把銅匙碰到了銅碗,發出叮——拖得長長的一聲,好聽又有禪味,從此不罷休,書桌上也放了一個銅碗和一支銅匙,寫稿寫得悶了,敲它一下,打破單調。

「Noshi」資料:

地址:首爾鍾路區通仁洞118-9

電話:+82-2736-6262

午飯去吃醬油蟹。早期大家還沒那麼欣賞這道菜,後來流行起來,連香港的韓國餐廳也供應,多數是延坪島空運過來,在「大瓦屋」這家人可以吃到最新鮮肥美的,當今已成為首爾的熱門餐廳,遇到不少來自香港的旅客。

老闆是一位文雅的儒士,喜歡穿傳統韓服,已是老客人了,當然訂到了廂房,牆上還掛着我早年來到時的報導,醬油蟹上桌,飽滿的肥膏黃得鮮艷,一看就誘人。因為生意好,不惜工本挑選最肥美的螃蟹,又天天新鮮醃製,味道不會過鹹。

每人一隻,先將膏吸了,再吃肉,最後把白米飯放進帶膏的蟹蓋內,用匙羹攪拌,才一匙匙吃進口,這種傳統的吃法,外國老饕都已經學會。

還有數不清的配菜,另叫了「三合」,是肥豬肉、醃魔鬼魚和老泡菜一起夾着吃的,需要培養味覺,才能欣賞醃魔鬼魚那股強烈的味道。

「大瓦屋」資料:

地址:首爾鍾路區昭格洞122-3

電話:+82-2722-9624

會心微笑

2015/05/29

踏上歸途,首爾的機場從前在金浦,很近市區,當今已成為國內機用,國際的搬到較遠的仁川,約一小時車程。

建築不大不小,剛好夠用,Check-in櫃台也簡單明瞭,不像北京的那麼混亂。

入閘後還有一點時間,到禮品店去。最多人買的都是一些人參產品:鐵匣的紅參、浸蜜糖的紅參片、紅參丸、紅參軟糖硬糖、紅參啫喱、紅參羊羹等等,數之不盡。

上回看到有辣椒朱古力,是韓國人才想得出的玩意兒,買了幾盒送小朋友,大受歡迎。這次看到有Kimchi的朱古力,也買來試試。

肉桂在當地流行,飯後甜品的Si-Ke,是酒釀加肉桂煮出來,加冰吃的。我很喜歡這種味道,一直找肉桂產品,但不多,只給我看到肉桂味的硬糖,也買了。「李斯德林」出了一種薄荷糖的薄片,有各種味道,只在韓國找到肉桂的。

團友們的手信已寄了艙,多數購買的是士多啤梨,又甜又大,他們也把這種夏天的水果,放在溫室中冬天生產。

活鮑魚很多人買,手掌般大,養殖的一百塊港幣一隻,天然的要賣三四百,也便宜。國泰假期的同事家碧買新鮮帶子,用草繩穿成一串串,每串十二隻,七十多塊港幣。發泡膠盒包裝,當行李寄,不必手提。

機場餐廳醫肚最好,在三十一號閘口旁邊有間韓國食肆,牛尾湯、烤牛排骨、牛雜辣湯、石頭鍋飯等等,應有盡有,另一邊賣的是麵類,我要了一碗炸醬麵。

炸醬麵和拉麵一樣,本是中國東西,傳到外國,已變成他們的味道。但是中國本土的炸醬麵也經改良,反而不及華僑在異鄉做的那麼傳統,那麼原汁原味。

上機即睡,空姐見我不吃東西,作會心微笑。

韓國印象

2015/05/28

農曆新年的韓國旅行,很快就過,回顧一下,學了不少東西。認識韓國人多一點。

數百年來在政治上,都受中國人的氣,當然也帶來了學術,二次大戰之前那數十年,又被日本侵略過,韓國人當今發奮圖強,十分愛國。

四十年前的漢城,燈光幽暗,人民衣著並不光鮮,每次來訪,都看到他們的進步,明洞比很多東南亞國家的霓虹燈更亮,自己設計的時裝和化妝品,連香港客都想購買。

漢城出現了一位市長,叫李明博,把整條清溪川裝修得像荷李活大道,又解決交通擠塞,設一道巴士專線,讓平民們乘公車時可以準時抵達,部是明顯的功績。李明博從前是現代建築的總裁,在阿拉伯等地工作過,有海外經驗,甚為精明,人們傳說他將當韓國的新一代總理。

政治上,韓國和中國還是保持良好關係,但對日本政府已不客氣了,他們踢足球,贏了日本一場,全國歡呼。所做的電器,出口的比日本的多,在商業戰爭中已打了漂亮的一役,已經揚眉吐氣了。

電器的發達,全靠摒棄了漢字,只用簡單的二十四個字母,互相溝通。從前少了漢字搞出同音字太多,弄不清楚的情形不復在,年輕人不必學漢字,進步得更快。

女性的地位也提高了,自從有《我的野蠻女友》那部片子之後,在街上幾乎沒看過男人打女人的現象。爭的士時,也不會把女人拉了下來。

說到的士,只要認清是黑顏色的,一定安全送到,這個組織十年來沒有犯過錯,聲譽要緊,不會出毛病。

社會強富起來,食物也愈來愈精彩,好吃的東西多得很。

韓國人民還是那麼單純可愛,交上了朋友,是一生一世的,希望你也能認識幾個,多來韓國幾次,就會覺得我的話沒說錯。

魟魚

2015/05/27

從餐廳回來,遇到韓國友人,問他關於魟魚的事:「真係那麼貴嗎?」

「一點也不假,」他說:「最貴的是母魟魚,沙發咕臣那麼大的一尾,可以賣一百萬圜。」

韓國錢以圜為單位,十圜等於一圓日円,我們在韓國買東西時,用手蓋著一個零,就等於是日幣;蓋住三個零,就等於美金。像一百萬圜有六個零,蓋了三個,是一千塊美金,就是七千多八千港幣了。

「為甚麼能賣得那麼高的價錢?」我問。

「愈來愈少呀,」他說:「像你們的黃魚一樣,野生的已快抓得絕種。好笑的是,母的貴,公的便宜,所以漁夫們一上抓到,即刻把公魚的生殖器割掉,拿到市場,可以騙人是母的。」

「用網抓的嗎?」

「不,不,鈎的,漁船在一個星期前放下二十條線,每條一百公呎長,掛著四百五十個鈎,線上有浮標,七天後來拉起。」

「你們的魟魚,和我們的魔鬼魚睇樣子有點不同,醜得很,有兩隻眼睛和一個口,像一個面具,雄的生殖器很大。」

「牠們最喜歡作愛的,」友人笑起來:「抓到一尾母的,有時連著一隻公的,死都不肯放手。」

「吃魟魚的傳統是怎麼來的?」

「從前,有些貴族被皇帝放逐到小島上,不准他們吃肉,每日三餐只可以白飯和泡菜,最後他們想出一個辦法,偷偷地把魟魚抓來,埋在木灰裏面等它發酵,吃起就有點肉味,後來還成為皇帝貢品呢。」

不知道是誰說韓國沒好東西吃,我每來一次、都發現新的食材,和他們的烹調文化,這回試過了他們的魟魚,雖然味道有點怪,但是照韓國人所說,吃了幾次就上癮,又打開了一個新的味覺世界。

新安村

2015/05/26

韓國的料理總會會長,一定要請我吃飯。

「沒有時間了,我都要跟隨大隊。」我說:「如果你一大早來接我出去吃早餐,九點鐘送我回來,我答應你。」

果然,他真的清晨七點就來了,摸黑去到一個地方,車子停下,還要走一段小路才能抵達,首爾的舊區建在崎嶇的山坡上,都是橫巷,有了地址也不容易找。

看到招牌,寫著幾個漢字,我問女主人:「有沒有中文名字?」

「新安村。」她回答。

會長解釋:「新安是一個靠海的地區,我們的總理也是新安人,他常到這家店來,吃的是一種很細的海草,叫Mesangee。」

我記得了,在海鮮市場中看過,一堆堆拳頭般大的深綠褐色海草,像我們的髮菜,就不知道怎麼煮,今天有福享受了。

正菜還沒有上桌之前,先來各式各種的泡菜金漬,泡的白菜,顏色深紅,鮮艷得很,一看就知道與眾不同,一定好吃。

菜牌上有種寫著漢字「魟」的魚,指著要一客,會長說:「你真會吃,這種魚名貴得很,醃得好的一尾要七千多塊港幣。」

上桌,一片片像刺身的紅色的魚,就是魟了?吃進口,臭味刺鼻,辣味攻心。吃出來是我們叫魔鬼魚的,韓國人把牠醃了,就產生這種臭味,愈臭愈辣愈過癮。

「魟魚、老泡菜和鹹豬肉一塊吃,我們叫為『三合』,從前是皇帝吃的。」會長解繹。

最後是主角海草湯,只用生蠔、洋蔥和蒜頭熬出湯底,加大量海草,鮮甜得不得了。這種菜在香港吃不到,絕對值得一試。

地址:152,Naeja-Dong,Jongro-Gu,Seoul

Tel:02-725-7744

推廣

2015/05/25

我們旅行團的消息傳遍首爾,韓國觀光局派人來Shilla酒店,把紀念品送給各位團友。

吃飯的時候,記者來拍照和採訪。我先問過每一位團友,要是他們不肯上鏡的話,絕不勉強,但大家都欣然道好。

問來問去,都是那些熟悉的問題,回答的也是例牌了。

問:「你認為最好吃的是誰做的菜?」

答:「分三個階段,小時候,當然是母親做的;長大後,是女友做的;老了,又是認為母親做的最好。」

問:「甚麼地方的菜最好吃?」

答:「和女朋友一齊的時候,甚麼地方的菜都好吃。」

問:「如果一定要你選一種呢?法國菜?還是意大利菜?或者韓國菜?你怎麼比較?」

答:「沒得比較。這好像問你要交哪一個國家的女朋友,總之各有千秋,選最漂亮的就是。」

問:「你會燒菜嗎?最拿手做的是甚麼菜?」

答:「豆芽炒豆卜。」

問:「那太便宜了,貴的呢?」

答:「龍蝦當早餐,吃的時間很重要。」

問:「為甚麼?」

答:「龍蝦中餐或晚餐吃,理所當然,如果一大早吃,就覺得特別了。」

問:「這是你第一次來韓國嗎?」

答:「從前拍戲,來了一百次,帶團來之前視察多一次,和金庸先生、倪匡先生來度過一次假,現在是第一百零三次。」

問:「韓國料理,要怎麼樣才能推廣到世界去?」

答:「不必推廣,按照傳統去做就行。很多國家的菜,為了迎合外國人口味,左改右改,變成不東不西的Fusion菜,忘記基本的,便不好吃了。照傳統去做,讓外國人學會吃,才是正途。」

改觀

2015/05/24

每一年農曆新年,我都在外地,今年例外,除夕和年初一留在香港,寧靜度過。韓國的春節旅行團本來訂在除夕出發,但他們也和中國人一樣,農曆年放假,餐廳不開門,所以只有等到年初二才啟程。

兩個小時十五分鐘的航程很容易過去,首爾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冷,零下五度左右,當地人說是溫暖的了。我們兩輛巴士浩浩蕩蕩入城,稍息後就去有五百年歷史的餐廳「必敬齋」,吃韓國傳統料理。

女主人很年輕,會說國語。我問道:「在哪裏學的?」

「大學裏。」她回答。

「你貴姓?」

「姓曹,曹操的曹。」

她的國語果然有兩下散手,說本來是爺爺守著餐廳,但沒交給父親,反而傳了給她。

「必敬齋」是漢城第一文物保護物,韓式庭園非常優美,在院子中還燒著松樹的巨木,香味圍繞著整個建築物。曹小姐說:「從前便宜,現在一塊半尺直徑,三尺長的松木,也要賣二十萬韓幣了。」

算起來一千五百港幣一條,一晚上更燒個二三十塊,真是花本錢。

「為甚麼一定要燒松木?」我說。

她解釋:「為了一股松香,也為了一陣風流味。」

酒有兩種,像米酒的土炮Makoli。又有日本清酒同一度數的「百歲酒」,浸了許多藥材,有人參的甘香。

吃的東西精緻得很,我要一直勸團友別吃太多才行,好戲在後頭,前菜一吃飽,就得後悔,出現的菜,多數在香港吃不到。

「為甚麼你要帶團來韓國?」曹小姐問。

「香港人認為韓國的風景不錯,但是吃的太差,我要讓他們改觀。」

曹小姐深深一鞠躬:「今晚的酒,我請客。」

The Shilla

2015/05/23

Shilla,漢字是新羅。

The Shilla這間酒店,是首爾最高級的,像東京的帝國,香港的半島。

建於一九七九年,它不斷地翻新,房間還是那麼寬大,那個年代的,不會太狹。

有五百零七間客房、餐廳、酒吧、會議室、商務中心、健身室、SPA、室內戶外游泳池、高爾夫球場等齊全。

從窗口望出去,是整個南山的風景,特別優美。最具特色的是一個十畝地的花園,擺滿了韓國藝術家的雕塑。

離開市中心其實並不太遠,慢慢散步,二十分抵達,但也有穿梭巴士載你到明洞或東大門等購物區。

大堂很高,很有氣派,不是當今建築那麼寒酸。進口處的旁邊有一古老的韓式建築叫「迎賓館」,當今用做宴會廳。

兩層樓建築連接著的,是免稅購物中心,隨時能找到日常用品和手信。

房間很舒適,浴室亦大,大床軟硬恰好。最小的房間,已比新派酒店大一半。我們旅行團住的,將會upgrade到super deluxe,五十二個半方呎。

無線和有線的電腦連接不在話下,書桌上還擺著一具最新型的手機,免費借用。

來到韓國最麻煩的是系統不同,外國手機都派不上用場,租的又常出毛病,在這家酒店,你可以拿房間內的手機出外,酒店供應你一個私人號碼,隨時打出打進,當地友人若來電,播轉到你的手機,任何留言隨時接通。

大銀幕的扁平電視已很普遍,看到一半,有人打電話給你時,電視的音響便會自動調低,無微不至的服務,是其他酒店做不到的。

決定在此住下,房租當然相對高昂,我們的韓國旅行團,住的貴,吃得也貴。

貴,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是否物有所值。甚麼叫物有所值?全程費用,比客人自己來,花的更少,就是物有所值了。

W酒店

2015/05/22

吃的安排好了,酒店呢?

「有一家最新的W Hotel,住住看吧!」友人那麼說:「是『喜來登』酒店系的新支線,專攻年輕人,好玩得很。就在華克山莊,其實離開市中心並不遠。」

不試白不試,整個大堂裝修得像間大酒吧,服務員一身紅色衣服,電梯黑暗,閃著一個個像電車扶手的圓圈。

入房,只見長廊一條,原來所有的設施都用紅簾遮住,一一拉開,才是床和衣櫃。

紅枕頭、紅櫃台、紅抽屜,拖鞋也是紅色,書桌上擺著一樽紅瓶子的礦泉水。

電視機和床之間也隔著紅簾,怎麼掀開都看不到節目。

浴缸不大也不小,拉上玻璃門淋花灑,水也是從頭頂上沖下來的,韓國人好像對頭頂花灑特別有興趣。

酒吧上面有個盒子,裏面裝的是一、澳洲Wolf Blass紅酒一瓶。二、意大利San Pellegrino有汽礦泉水一瓶。三、Pringles薯仔片一筒,四、Oreo朱古力餅一盒。五、Ritz蘇打餅一筒。六、韓國牛肉乾一包,七、熊公仔一個。八、怪獸一隻。九、帽子一頂。十、T恤一件。十一、啤牌一副。十二、膠拖鞋一雙。因為一般酒店都不供應牙刷牙膏,第十三是這種貨物。最妙的是第十四的罐頭空氣,隨時吸取。第十五,也是最重用的,是個保險套,其他東西買不買無所謂,沒有了避孕套就大鑊,當今的愛滋是致命的。但言語不通的話,急起來只有團團亂轉,一點也不好玩。

一切太紅了,住不慣,酒店職員說有種特別Spa套房,進門一看,客廳是擺著一個大浴缸,床就在旁邊。好在色調是灰色的,尚順眼。房內隔個幾分鐘就噴出香薰,說能疏暢神經。友人稱,這種房間,住上一個晚上已厭,絕難有回頭客,最初房價提價很高,現在已下降,多數是租給人開派對或拍電視片云云。

信心

2015/05/21

魚市場的附近,有家傳統食肆叫「石坡廊」,建在山坡上,一間間的小屋,組織成一個餐廳,巨樹間隔,像出現在山水畫中的青樓。

從前這裏也有伎生陪酒的,當今只剩下宮廷宴,豪華之極,數十道菜怎麼吃也吃不完,但是價錢也貴得驚人,在沒有發現更好的之前,暫時決定行程中也來這裏吃一頓。

找到了一家螃蟹專門店,門口水箱養滿巨型的阿拉斯加蟹和龍蝦。

在日本旅行時,永遠不會失敗的就是螃蟹宴了,韓國的又如何?親自試過才知分別。

先將龍蝦生屠吃刺身,頭尾拿去蒸熟吃,後上多種傳統的小品,與日本的風味完全不同,接著便是阿拉斯加大蟹,腳有香蕉那麼麼粗,充滿肉,用手挖出一條,仰著頭吞進口,像在荷蘭吃鯡魚一樣,過癮得很。

一隻蟹有兩公斤左右,兩個人分來吃也覺得多,加上海鮮湯、鋪上飛魚子的石頭鍋飯,更有數不清的Kimchi小菜,誰說韓國東西不好吃呢?

再接再厲,去吃牛尾湯,這家百年老店湯一熬就熬過夜,香濃得很,又加上沒有機會試的平民式龜背火鍋等菜,亦覺豐盛。

又去另一家海鮮店,食物和魚市場的差不多,但環境和氣氛都差得甚遠,放棄之。

晚上由老友李寧錫先生宴客,把韓國觀光局局長也請了來,到「必敬齋」去。

五百年歷史的傳統房屋,被指定為觀光財產第一號,優美的庭院中,用巨大的松木幹生火,發出古雅的香昧。

食物再豪華不過了,比起「異宮」、「石坡廊」更勝一籌。本來是第一晚抵達後晚餐的最佳選擇,但是韓國人也過農曆新年,不開門,怎麼辦才好?

旅遊局長出面,甚麼都好辦,我們已經有信心訂下韓國美食團的行程。

魚市場

2015/05/20

從江南折回首爾市內途中,經過了魚市場,這裏的規模大得嚇人,像東京的築地,但小販攤子多過它。

一望無際的海產攤,各式各樣的魚,選了一尾,即刻生劏給客人當刺身吃,有甚麼比得這更新鮮的?

找金槍魚的話就欠奉了,Toro只有在高級日本料理店中才有得入口,但我們何必在韓國吃這種貴貨呢?不如買活鮑生吞。

十幾個一箱的大鮑魚只賣港幣四五百塊,成龍曾經買了一箱送我,肉非常軟,是高品質的,大概是從這裏購入。我們的旅行團,最後一天可來這裏買了當手信。

如果要找怪一點的可買海鞘Hoya,這種像手榴彈的海產,鮮紅色,有小乳房似的粒狀表皮,剝了之後肉鮮甜。把海鞘的殼當酒杯,注入清酒,喝起來有種很特別的甘甜昧,試過才知好處。韓人只把殼中的肉挖出,點了辣椒醬當刺身。

更怪的,是海腸了,這種一根根像大型蚯蚓的海產,特別肥大,切段生吃,味道鮮甜得不得了。如果夠膽,就那麼從水箱中抓一條放進口生嚼,也是極過癮的事。

寫過一篇叫《八爪魚刺身》的文章,裏面說把八爪魚斬成八塊,吞進口,吸盤還會噬住喉,很多人不相信,到了這個魚市場亦可以親自嘗試,證明我不是在吹牛。

市場裏面也有賣醃魚的,是用來做Kimchi,白菜瓣中一定要夾著醃魚才夠鮮味。可當手信的有明太子,這種魚卵在日本賣得很貴,韓國的雖價廉,但多是辣醃,要吃得辣才行。

就決定臨走那天帶團友們來魚市場吃一大頓刺身才上機。除了刺身,當然有一鍋海鮮湯暖胃,和餐廳商量好配搭,並設計食物先後的次序,便再上路,又要試食別的館子去了。

地道早餐

2015/05/19

從前,最地道的韓國早餐有兩種:雪濃湯和解腸汁。

前者煮了牛骨、牛肉及蘿蔔和豆腐,一熬就幾個小時,熬到湯變成白色,像雪,又香濃,故稱之。

後者專治宿醉,酒一喝多,翌日頭脹如斗,內臟像黏在一起。解腸汁用牛肚牛腸熬出,同樣長時間,又加麵豉又加辣椒,喝了舒服,又刺激胃口,食物可嚥下喉,像把腸解開了,故稱之。

當今的早餐,已沒人花那麼多工夫去做,和台北的一樣,看到老媽子推著車或揹著一包包的牛奶、奶酪和三文洽兜售,上班的女士匆忙扔下錢,拿了一塊,邊啃邊走。

把小卡車改裝了的食檔,裏面照樣賣麵包,但可煎可烤,下很多糖,上班一族需要能量嘛。另有咖啡或茶賣。

到底乾東西吃得不夠過癮,小販在車子的中間弄一個爐,上面煮著一鍋湯,湯中滾著一串串的牛肚,客人可以買一串,淋上辣椒醬,配著麵包吃。有紙杯供應,要喝湯的話用大湯匙子從鍋中勺出,裝入紙杯中。

如果這一些都引不了你的興趣,便可在街頭巷尾中找到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快餐店,賣的當然是模仿麥當勞的漢堡炒蛋之類的。

但是,快餐店中加了韓國食物,可叫拉麵套餐,像香港的茶餐廳一樣,用的是即食麵,但並非出前一丁,而是「辛」字牌的辣湯麵,份量極大,另有一小碗白飯,少不了的泡菜Kimchi,和兩小碟海苔魷魚之類的小食。

不然可叫不辣的海鮮湯或辣的麵醬湯,後者煲著泡菜、豆腐、小塊肉和好幾粒大蜆,也有白飯和配菜附送。

要喝普洱可難如登天,韓國人近年來才學會喝綠茶,舊時只把飯焦煮水當茶喝。人參茶和薑茶倒是到處都賣的。

但說甚麼,都好過在酒店吃早餐。

Park Hyatt

2015/05/18

入住江南區的Park Hyatt,這家酒店是全城最新的。司機也找不到入口,看見一條小徑,說甚麼也不可能通到大堂,以為是去停車場。

大門小得不能再小,像鑽進山洞,當今這種設計最流行。電梯只有三部,到了二十三樓,才是大堂。

一切都是幾何形的,冷冷冰冰。

入房,落地玻璃窗,直望街上和隔壁的房間,浴室亦通透,隨時能窺鴛鴦戲水。

渴望喝一杯濃普洱,但房內照樣沒有熱水爐,也不設牙刷與剃刀。

床寬大,邊上有張貴妃椅。韓國電器發達,電視機都是扁平的,這一點比紐約的豪華酒店進步得多。

浴缸四四方方,但很大很深,是特點。花灑兩種,拿下來淋身的,和直接從頭上沖下的,這我們很喜歡,男人都愛當頭淋,女士們就討厭了,一不小心開錯掣,一個Set好的頭沒得救。

桌子上已經擺好個小食盒,打開蓋子,裏面分四格,有一小串十小串的烤銀杏、柿餅、魷魚絲和各類糖果。好歹睡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寫稿時拿來充飢。

要沏茶總可打電話叫Room Service,把滾水拿來,但我一向不鍾意那麼麻煩人家,只用礦泉水解渴,更覺電水煲的需要。

寫完稿拿去櫃台傳真,女服務員個個長得高大,一身仿亞曼尼時裝,樣子都不輸李英愛。

到咖啡室試早餐,又見冷清的幾何設計,不是自助,需個別點菜,櫥窗內的肉腿和麵包引不起食慾,只有往外跑,吃街邊的。

也許年輕會喜歡這一類的酒店吧,承認與他們有代溝,我還是住慣有氣派的。雖然新一派人士認為酒店不必一定是傳統的形式,但是我們到底是想舒舒服服住一宵,不要在精品時裝店內過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