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重訪新潟’ Category

重訪新潟(下)

2017/05/05

「龍言」旅館並不完善,住的問題還未解決,若辦旅行團,一切都會因此而名副其實地「泡湯」了。

心急之際,觀光局的玉木有紀子說,在一個叫村上的海邊,新建了一間叫「大觀莊」的旅館,十一間房,皆有獨立溫泉,不過路途遙遠,新潟地形又窄又長,村上市靠海,在最北邊,我們決定乘子彈火車去,再遠也得去尋找。

是否經過「小千谷」呢?這也是賣點之一,「小千谷縮」這種布料,是值得擁有的。

「經的。」南魚沼觀光局的平賀豪說,此君一路跟着我們,我在「龍壽司」吃東西時怕記不得那麼多,叫他一一記下,他的功夫做得很足,我封他為我私人秘書,他說:「還有一個關於布料的地方,也想帶你去看看。」

他介紹過的壽司店好吃,對他有信心,就跟他去看看,到達之後看見一片雪地,匠人在上面鋪着一匹匹的布,我問道:「這是小千谷縮嗎?」

「不。這叫雪曬。」平賀豪回答。

遇到的重要無形文化財匠人叫中島清志,七十多歲了,他詳細解釋:「小千谷縮是把麻布鋪在雪地上,讓它縮起來,做的是新布,我們處理的是舊布,和服可以拆開來,再縫成一匹長布來洗,洗過之後同樣鋪在平坦的雪地上。太陽和雪的反射產生臭氧(Ozone),可以讓白的部份更白,彩色的部份更鮮艷,只有在新潟生產的麻布能拿回來洗,我們也說是讓這件衣服回到故鄉。」

「哇。」我說:「洗一匹布要多少錢。」

「很便宜,一百萬日圓左右。」

當然,所花的人力和技術及時間來算,一點也不貴。

車子爬上彎彎曲曲的山坡,一路上是雪,在深山中,找到了一家叫「川津屋」的,我們專程來這裡吃野味,很多人知道我是不吃的,但沒有試過的肉我都會嘗試一吃,而且這裡的「洞熊」肉一年裡只有三次機會可以抓到,數量還是不少,不是瀕危物種。洞熊Anakuma,又叫日本獾,性情非常兇猛,樣子和體重都像果子狸,肉的顏色鮮紅,有如玫瑰,煮熟了之後發現脂肪很厚,顏色雪白,赤肉則色淡,是有股異味,但並不難聞,吃慣了也許會像羊肉般喜歡上,店裡也有熊肉,但無個性,不好吃。

川津屋也可以住人,溫泉水質很好,是度蜜月好去處。

地址:新潟縣中魚沼郡津南町

秋山鄉

電話:+81-25-767-2001

吃飽到小千谷,在一家叫「布Galary」店可以買到這種有一千二百年歷史的傳統布料「小千谷縮」,用苧麻製成,一匹布剛好可以做一件中國男裝的長衫,每匹五十萬日圓,運到東京大阪就不止了。

地址:新潟縣小千谷市旭町乙1261-5

電話:+81-258-82-3213

電郵:mizuta@ioko.jp

乘火車到村上市,昔時的大街本來要給地產商夷平,但遭到茶葉鋪和鮭魚乾鋪的抗議,保留了下來。

賣鮭魚乾的店裡掛滿曬乾的鮭魚,從天井到客人頭頂,至少有上千條,像個鹹魚森林,蔚為奇觀。店裡的人拿了一尾下來切了一小片給我試吃,沒想像中那麼硬,是下酒的好菜式,發現魚肚沒像其他魚那麼劏開,只開了一個小口取出內臟,問原因,回答道:「村上是個武士的村莊,連賣魚的都是武士,切腹對武士來講,是一種禁忌。」

去隔壁的茶葉店「富士美園」,店主四十歲左右,叫飯島剛志,已是第六代傳人,問道有沒有玉露,他點頭,請他泡一壺來試。

一喝,味濃,的確甘美,與京都「一保堂」的兩樣。

「和宇治茶比呢?」我想聽詳細的分別。

飯島回答:「茶種是從宇治來的,但是我們的茶園日照時間短,生長在下雪的地方,茶葉比較細小,也少澀味,你不認為很甘香嗎?」

我點頭,大家告別。

地址:新潟縣村上市長井町4-19

電話:+81-254-52-2716

電郵:http://www.fujimien.jp

終於在日落前趕到那家大型的旅館,與其說旅館,不如說大酒店,一走進去就有一陣觀光客味道,房間雖說有私人浴池,但太細小,總之不夠高級,放棄了。

心急如焚,翌日就要返港,再也找不到下榻之地,怎麼辦?

忽然想起第一次來新潟時入住的「華鳳」,觀光局的玉木有紀子說已有新的別館,我大喜,翌日即趕去視察,發現別館富麗堂皇,非常之清靜優雅,房間有西式、日本和式以及兩種混合,私家浴池也很巨大,就那麼決定了,鬆了一口氣。

算了一算,還差一頓午餐,小林先生說有一位老友要介紹給我,一見面,發現是一個風趣的老頭。

「你的年紀不會大過我吧?」我問。

「我八十三歲了。」早福岩男先生說。

「不可能的。」我叫了出來。

早福哈哈大笑:「我一生只會吃喝玩樂,會吃喝玩樂的人,不會老。」

那麼吃的地方問他一定不錯,他說新潟市區的藝伎自古以來聞名,不如去有藝伎的料亭吃甲魚,想起都市的「大市」甲魚湯,好吃得令人垂涎,即刻叫好。

這麼一切安排好,只等夏天水蜜桃最成熟時。

新潟,我來也。

重訪新潟(中)

2017/05/04

從吃雁肉的餐廳到新潟車站很近,我一直為了組團來,用甚麼方法最好的問題,和觀光局的玉木有紀子商量,最後還是決定先飛到東京,住一晚,再從東京乘子彈火車兩個多小時後抵達新潟最妥。

早上出發,抵埗後一定肚子餓,吃些甚麼?我們去魚市場視察,發現一些鮮魚檔可以即點即做即吃,來個海鮮任吃的大餐,看到甚麼點甚麼,最過癮了,至於是那種魚蝦蟹,看季節而定。

晚上,在一家叫「龍言」的旅館過夜。這間古色古香的酒店,是以下中國圍棋和下日本象棋見稱,名人比賽都在這裡進行,近來有一電視節目拍日本象棋,更引起一番熱潮。

我最感興趣的反而是旅館對面的那間酒吧,甚麼清酒都有,正想即刻去試時,當地魚沼市觀光局派來的平賀豪說有一壽司店,賣的是用香菇和茄子做的壽司,叫我一定要去試試。我對這一類新派壽司很反感,為了給面子也去了,反正平賀豪說一餐只吃六貫,壽司飯團不叫一個個,叫貫。

到了一看,哎吔吔,門口那暖簾掛的「龍壽司」三字,用現代化的抽象漢字寫着,心更涼了一半。走了進去,見板前長是一個四十至五十歲的人,請我們坐在櫃台前,以便溝通,吃冬菇壽司罷了,談些甚麼?

櫃台擺着兩瓶酒,是「八海山」製造的,包裝摩登,原來是新產品的燒酎,日本燒酎一般都是用麥或者番薯當原料,這個新燒酎則是用米釀出來,而且浸在木桶內,做成像威士忌一樣的效果。一瓶叫「萬華」,另一瓶叫「宜有千萬」,後者還可以訂購,十年後才出貨,送給友人或自己品嘗都可以。

被問要怎麼喝?要了一個燒酎High Ball,High Ball是昔時喝威士忌的叫法,真實就是威士忌加蘇打。

喝了一口,味道被蘇打搶去,喝不出所以然,就叫一杯淨飲。咦?另有風味,與別不同,像威士忌又不是威士忌,味道好,喝得過。

但來這裡不是喝酒,是來試吃冬菇壽司的,第一貫叫「舍利.山葵」,舍利Shali,是壽司用語,米飯的意思,此地叫南魚沼,是新潟「越光米」的產地,當然非先吃一下不可。米飯極香,黏度又夠,店主佐藤說是用新米和舊米各一半炊出來,才有這種效果。至於山葵,是附近田裡自己種的,水好,味道當然好,這一貫簡簡單單的握壽司,一吃令我另眼相看。

接下來是「特別木箱雲丹的軍艦卷」,海膽壽司用紫菜圍着,作船形,故稱軍艦。特別木箱是方形的,一般雲丹箱作長形,特別箱有兩倍之多,選馬糞雲丹中的極品紫雲丹作原料,就算在築地,最多一天只賣五箱左右。雲丹又香又濃,是極品中的極品。店主佐藤用料的嚴謹。問他一箱多少錢,回答三萬円日圓,由平川水產株式會社供應。

第三貫叫「天惠菇」,原來一點也不像一般的香菇,倒似外國的大型蘑菇,用一百度的沙律油過一過,接着塗上醬油,切成鮑魚片狀,此種菇也只產於南魚沼,口感和香味皆佳。

第四貫是「太刀魚」,就是我們的帶魚了,先用橄欖油把皮煎至爽脆,再加上葱和醋,加了米飯捏了上桌,我一不小心把飯和魚弄崩,佐藤即刻叫止,另握一貫給我,真是沒有吃過更鮮的帶魚。

第五貫叫Kasuko,是鯛魚的春,用糖、鹽、醋和昆布四個階段醃製,一般江戶前壽司的技法只限於三階段,佐藤加了糖這個階段,味道更錯綜複雜。

第六貫為「魚沼」,是山葵花加Toro,這個季節的山葵花盛開,和金槍魚腩特別配合,另撒上梅鹽來分散山葵辣味,吃了那麼多年的Toro,沒試過這種吃法。

本來只有六貫的,我要求再來,佐藤特別捏了「穴子」給我,用了傳統江戶前的技法,原料來自淡路島,是供應給皇室的品種,佐藤把這種海鰻魚做得出神入化。

另外,還有很柔軟的八爪魚,和用甜蝦磨成泥,再加蛋黃的下酒菜,此餐吃後,大叫朕滿足矣,跑上前和佐藤擁抱,說:「你不是大廚,你是藝術家。」

地址:新潟縣南魚沼市大崎

1838-1

電話:+81-25-779-2169

電郵:http://www.ryu-zushi.com

註:需三天前預訂。

回到「龍言」晚飯不在旅館裡吃,而去對面的「安穩亭」,用名貴魚類像黑喉等做爐端燒,但已實在吃不下,只顧喝酒,這時「八海山」來了一位商品開發營業企劃部的室長勝又沙智子,把公司全部酒拿來試飲,此姝能言善道,舉止溫柔體貼,白天上班,晚上當志願義工來宣傳新潟文化,有她在,酒喝得更多。

最特別的是氣泡清酒,為了二○二○年東京奧運,八海山釀製了發泡酒來慶祝,口感和味道都是一流,下次和團友來到,就可以大喝特喝了,當今暫時不發售。

地址:新潟縣南魚沼市坂戶七十九

電話:+81-25-772-3470

電郵:http://www.ryugon.co.jp

重訪新潟(上)

2017/05/03

對新潟的印象,當然是米,甚麼「越之光」類的日本大米,都產自新潟。好米來自好水,有好水,就有好的日本清酒了。

第一次去新潟,是為了買「小千谷縮」這種布料而來到,新潟昔時被大雪封閉,女子織麻,男子拿去鋪在雪地上,麻變質,縮了起來,不會黏住肌膚,又薄如蟬翼,這種布料已成為文化遺產,只能在新潟找到。

很久沒去日本吃水蜜桃了,說到水蜜桃,當然是岡山的最好,但那邊的酒店沒甚麼水準,記起新潟也盛產水蜜桃,而且非常之甜,又恰好當地觀光局派人來邀請我去視察,就即刻動身,重訪新潟,看看有甚麼好吃的,和甚麼好旅館。

老友刈部謙一已在成田機場等候,他是我那本日文版《香港美食地圖》的編輯,和名字一樣,謙謙有禮,是位知識份子,同行的還有小林信成,是新潟人,亦是作家。

早上八點從香港出發,日本時間下午兩點抵達,苦候三個半小時,到五點三十分才由成田起飛到新潟,坐的是一架小型螺旋槳飛機,抵達新潟機場太陽已下山,這種走法並不理想,如果帶團來,可要想別的途徑。

新潟產業勞働觀光局的課長玉木有紀子和主任野澤尚包了一輛七人車,我們一行五個人開始了新潟的四天旅程,讓我看當地最好的一面。

被雪包圍的「嵐溪莊」是一間很別緻的旅館,列入有形文化財之宿,也是日本隱秘溫泉守護會的會員。花園中有一個個白雪堆成的小屋,裡面點着火把,像大燈籠,客人可以鑽進去飲酒作樂。女大將大竹由香利是日大藝術學部的畢業生,對我這個大前輩恭恭敬敬,我只是一心一意地想即刻衝進溫泉中泡一泡。

果然是好湯,用手一摸自己的身體,滑溜溜地,無色無味的溫泉,是最高質的。這個泡浸,的確能恢復身心疲勞,其實這句話有語病,恢復疲勞,那不是把疲勞叫回來嗎?哈哈。

吃一頓豐富的晚餐,倒頭即睡,翌日的早餐也好吃,餐具都是古董,很講究,刈部謙一問我意見如何,是否可以帶團來住?問題在整間旅館只有十一間房,我說:「帶女朋友來,是很理想的。狗仔隊也不會追蹤到這裡。」

地址:新潟縣三條市長野一四五零

電話:+81-90-3479-7000

電郵:onsen@rankei.com

翌日早上九點出發,去了「玉川堂」看銅器製作。附近有銅礦,自古以來所製銅器已聞名,在一八七三年日本初次參加維也納世界博覽會時已得獎,明治天皇婚禮時玉川堂也送過銅製的大花瓶,從此皇室的典禮中,都用玉川堂製品,當今是新潟縣的無形文化財。

老匠人仔細地介紹,如何從一塊普通的銅板打造成一個銅茶壺,每一方吋,至少敲一百下,依時間來算,普通人覺得貴的,也很便宜。

買了一個之後,問老闆玉川洋基道:「當今大陸泡茶,流行用南部鐵壺,和銅造的有甚麼不同?那一種較好?是不是燒出來的水特別好喝?」

「一般人喝不出的。」他回答:「銅的傳熱的確比鐵的快,沸水的時間短,但也得小心看着,水燒乾了銅壺會穿洞,不過如果是我們生產的製品,可以拿回來,免費修理,會和新買的一模一樣,可以用一生一世。」店裡還陳設着其他產品,像銅茶罐、茶杯和酒器等。

地址:新潟縣燕市中央通二丁目二番二十一號

電話:+81-256-62-5945

電郵:http://www.gyokusendo.com

再去看「庖丁工房Tadafusa」的製刀廠,位於三條市,十六世紀以來就以造刀著名,從專業用的到家庭用的,連切蕎麥麵、劏金槍魚的特製刀具都齊全,而且備有各種刀柄,牛角鹿角都有,也接受訂造,我買了一把精製的廚刀,才八千円,一點也不貴。

地址:新潟縣三條市東本成寺

已到中飯時間,去一家叫「長吉」的餐廳去吃Kamo料理,日本人的所謂Kamo,用漢字寫成「鴨」,其實和鴨無關,是「雁」的意思,冬季野雁飛來,極肥大,數目多,取之不盡,不擔心絕種也就吃了。

吃法是把雁肉切片,放在鐵鼎上烤,通常烤一陣子就可以吃,日本對吃雁還是有要求,一烤過熟,肉就硬了,剛剛好時的確美味,皮的脂肪特別厚,略焦更美,肉雖然不能說入口即化,但也不韌。

「味道如何?」刈部謙一問道。

「還好。」我回答:「但不是能像牛肉豬肉可以天天吃的。」

日本沒有我們認為的鴨,鵝更要在動物園才能找到,如果去日本開我們拿手的燒鵝店,可用雁肉代替。

地址:新潟市西蒲區山口新田

電郵:http://www.shokokai.or.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