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馬爾代夫之旅’ Category

MALE

2010/08/16

Male是馬爾代夫的首都,也是諸島中最大的一個。我們遊該國,非經它不可。

先正名:Male,英文發音成米爾,是男性的意思,當地人把這個字分開成兩個來讀,變成Ma和 Le。

Ma易讀,叫成馬,沒問題。后面的那個Le,中國人將它翻成「累」,其他地方的華人叫「利」,都不對。Le字應照法文發音,近於「叻」和「勒」,但都不像,與其稱為「馬累」,我認為乾脆叫「馬厲」好了。

整個馬爾代夫的人口有三十七萬左右,馬厲佔了三分之一,從空中望下,房屋密密麻麻,多是平樓。

島上最大的一棟建築物應是警察局,高牆,防禦森嚴,旅客一舉相機,即遭當地人阻止,這裏代表了權威,是不准攝影的。

一般印象,都以為機場設於馬厲,其實是它對面的另一個小島,什麼都沒有,只有機場和碼頭,從此,我們才能抵達各個酒店。

這回有幾個小時的空閑,可以登馬厲島一遊。島上居民多是印度人后裔,默默然地望著我們,膽小的團友說:「怎麼一個個,都像恐怖分子?」

我不同意這句話,能夠了解島民的心情,對遊客又愛又恨,愛的是帶來經濟支柱,恨的是這群人又來破壞天然的環境。

在一家木造又有長遠歷史的咖啡店坐下,喝了杯半暖不熱的飲料后,就往購物街走,我們這些人,不是玩就是買。但選擇也不多,當地人從來不需要土產來維生,想像力一點也不豐富,又不夠原始,買不下手。

到最好的泰國菜館Sala Thai吃頓飯,改變一下胃口,原來是個流落在這島上的德國人開的,東西當然不正宗,但好過吃燒烤。

飯后在最大的Holiday Inn酒店休息,竟然有噴水沖廁的設備,相當進步。

再次走去望海,真是藍得太美。一天,沉沒了下去,把我們這些人類當垃圾沖掉,回歸自然,也是好事。

(馬爾代夫之旅.完)

廣告

人生必到的小島

2010/08/16

馬爾代夫的四季酒店有四十九間別墅,管理人員則有四百人。養活四百個家庭不易,這麼算,不會覺得太貴。況且一切食物和飲品都要由鄰國輸入,島上可以自己發電和淡化海水。

游泳是主要的活動,不怕被巨浪吞噬嗎?在小島周圍游泳是絕對安全,原因是海浪打在遠處,被一團珊瑚礁擋住,酒店的周圍。等於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游泳池。

其他的包括遊艇出海看河豚,牠們已把船當成卡拉OK,艇中播出音樂時,河豚就在你身邊跳舞。

划著玻璃底的小船,或者滑浪等等。暈船的人可在島上上瑜伽班,向大廚學習燒幾味。遊戲室中有桌球可打,大富翁任借,但島上只有一千零一副麻將牌,好雀戰的朋友最好自己帶。一個大圖書館,裏面也有各種電影DVD借用,每間房都有機器放映,島上,是不愁寂寞的。當今,所有高級酒店或度假村,沒有了Spa好像說不過去。由這裏要乘一隻小艇,幾分鐘到另一個水療島去。

一間間的小室,裏面設著按摩床,客人俯著,下面開著一個玻璃窗口,可以看到不會咬人的小鯊魚游過。

按摩當然有好幾種,泰式、印度式、峇厘式等等,但是去到任何水療室,一定得僱當地的,馬爾代夫的叫Kuda Huraa,綜合了印度和馬來技巧,是種新經驗。但是如果享受過在泰國的服務,任何地方的都不會讓你滿意。

酒店經理叫Sanjiv Hulugalle,年輕英俊,迷倒不少歐洲遊客,他親自招呼打點。

四天三夜的旅程很快過去,我們將飛吉隆坡,大吃中國菜去。

值得嗎?值得嗎?我不停地問周圍的友人。大家的答案幾乎一致:「再也不必去次等的小島海灘。人生在死之前,來一次,是值得的。」

(馬爾代夫之旅.三)

海的顏色

2010/08/16

一大早起身,對著落地玻璃窗寫稿,最初望到的是一片漆黑,接著開始有點形象,分海洋的深藍和天空的淺藍。雲外透出黃金的鑲邊,那個方向,是太陽昇起的地方吧?

金雲擴大,一下子染成紅色。罕見大鴨蛋式的太陽跳了出來,起初連著海面,接著斷掉,像宇宙中的另一個紅星球。

海變成紅色,只是很短暫的幾分鐘,再下去完全變掉,原來可以有四種顏色的。在最前方的是白色,遠一點翡翠,再過去碧綠,最后的藍,藍得不像存在於這個世上,只出現在發狂畫家的油彩板上。

來到馬爾代夫,看到這個海,已不虛此行。怎麼海就在腳下?那是游泳池。沒有隔邊的設計,把海接連起來。

酒店工作人員起身得比我還早,已用竹耙將昨夜沖上沙灘的雜物掃得乾乾淨淨。

這些景色令我著迷,接著的那幾日,我每天都在同個時候望天看海。情景大致一樣,但有時下著小雨,太陽一出就停了。有時也颳起風,捲著浪,但印度洋沒有像太平洋的颱風。這種吹的是柔和季節風,有個俗氣的外號,叫貿易風,不如英文的Monsoon好聽。

一排排建在淺海中的旅店房間,是從馬爾代夫開始才有這種設計的,住在那裏可以一下子跳入海游泳,但半夜強流經過,睡得並不安寧。

我們入住的島上各間房屋,有私人沙灘可以享受,是另一層次。整個島很平坦,用白沙壓扁而建,樹木留下,只是白與綠二色。

好幾間餐廳,吃的是西餐、印度菜和幾種中菜,師傅也有些是馬來西亞華人,工作人員亦是,粵語溝通沒問題。

但是到底是一個靠近斯里蘭卡和印度的國家,我會推薦大家吃印度菜,最為正宗,意大利菜不太像樣。因為是回教國,少了豬肉的中菜,說甚麼,也不好吃。

(馬爾代夫之旅 .二)

抵達馬爾代夫

2010/08/16

為甚麼要去馬爾代夫?

第一,快要沉陸,再不到此一遊,恐怕沒機會,但是這句話,也可能是五十年后的事。第二,世界上剩下那麼乾淨的海,恐怕也只有大溪地和馬爾代夫了,其他一些偏僻的小島也許有清澈見底的海灘,但從酒店措施的角度來看,馬爾代夫還是首選。

先搞清楚地理環境,怎麼由香港去?我們這回乘搭的是馬來西亞航空,由赤角飛吉隆坡,三個半小時。再由吉隆坡飛馬爾代夫最大的一個島,英文叫Male。

其實馬爾代夫Maldives,是澳洲或紐西蘭等土音甚重的人的稱呼,當地人不那麼發音,叫為:馬爾代夫,才是正宗。

簡陋的機場中,海關人員見我填的表格,只寫上四季酒店,問我道:「是哪一家?Kuda Huraa或者Landaa Giraavaru?」得寫明,不能糾纏不清。

在行李檢查處,一位帶威士忌的團友被扣住了,原來馬爾代夫是一個回教國家,其他回教國家還有其他宗教,但馬爾代夫的人口一百巴仙都是回教徒,禁止喝酒,不過海關也不貪心,不沒收,給了一張收條,等你走時取回。

出來,一陣清風,三月的天氣還算好,不太炎熱,大島馬利沒有什麼可看,走幾步就到碼頭,一艘四季酒店的大遊艇等著我們,浪不大,三十分鐘后抵達目的地Kuda Huraa。

從太空望下,馬爾代夫像一個感嘆號(!),由一千一百九十個島組成一棟,下面的一點是另一個較為大的島。

加起來面積有九萬平方公里,酒店建在島上,一個島一間。和香港有三個鐘的時差,但四季酒店為了給客人多享受陽光,將時差縮短一個鐘。香港的十點,這裏的八點。抵達時已是深夜,胡亂吃了一頓,翌日再仔細看。

(馬爾代夫之旅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