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華沙之旅’ Category

華沙之旅

2014/02/03

MEILO SO插圖

從伊斯坦堡,有些友人先回香港,畢竟已出來了十八天,我和廖先生夫婦,再飛波蘭的首都華沙。

「去華沙做甚麼?」有些人問。

回答道:「不做甚麼,為的是沒有去過。」

東歐的地理環境遠比不上西歐,絕無法國的優美,也沒有意大利的炎熱,加上在第二次大戰時,華沙幾乎被轟炸成平地,有七成以上的建築,是重建的。好在根據古照片和圖則,恢復了古貌,經過六、七十年,也看不出甚麼傷痕,和一些東歐國家,像克羅地亞的札爾格列一樣。

我們入住舊城區的酒店LE BRISTOL,樓頂很高,非常有氣派,放下行李後就去觀光,沒有一個波蘭人比蕭邦更出名了,他住過的房子,去過的教堂,當然最著名的還是蕭邦紀念館。

由一座巨宅改建,設施相當地現代化,一張張的蕭邦樂譜,在電腦控制之下,一翻開就能聽到演奏。陳列着的還有他彈過的古鋼琴,到過的城市,最後還有死亡面具。這是古代名人死後的傳統,從他的屍體中打了一個石膏模,當成紀念,我倒認為是件不尊重逝者的事。

至於皇宮,沒甚麼看頭,歐洲其他城市的輝煌得多,但也走走,皇宮花園的樹木,每處還是不同的。

最實際的還是吃,波蘭雖然經濟不振,農作物還是豐盛的,我們在這裡看到前所未見的向日葵,摘了頭賣,一個個大如我們的洗臉盆,絕不誇張。種子一粒粒,像蒼蠅的眼睛,有密集恐慌的人看了一定會害怕,但如果是兩位好友,買了一個放在面前,你一粒我一粒地剝下種子來送酒,卻是非常之優雅。

也是榛子和核桃的季節,前者有果葉包住,撕開了才見大若拇指的果殼,敲開了吃新鮮的果仁。後者大如蘋果,一般的核桃夾子都不能打開,我買了兩三公斤,準備拿回去香港用石臼對付。

當地的水果、芝士和堅果都很豐富,在市場上一走,覺得人民的生活不應該那麼清苦,弄壞的應該是政治家,當今波蘭雖然加入了歐盟,但不可以用歐羅,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問漂亮的波蘭導遊,她說很多工業都可以發展,但被企業家控制住,寧願輸入便宜一點的外國貨來賣。我想起波蘭的電影工業本來就很發達,拍出像《鑽石和炭》等出名的電影,她驚訝我也能記起,但說是因為官僚主義的阻擋,有種種不合理的工會條件,令到外國電影人不敢前來拍外景。

還是去醫肚子吧,她帶我們去一家叫FOLK GOSPODA的餐廳去,室內裝修有如俄國小屋,波蘭因為土壤不適合種植葡萄,沒有甚麼好的餐酒,他們做得最好的只是啤酒和伏特加,也就大喝這兩種了。

吃的有生牛肉、牛肉濃湯、鹿肉等等,沒有甚麼深刻印象,只覺粗糙。以為波蘭菜沒有甚麼好的,那也是大錯特錯。事前,我們做好資料搜集,找到了一家叫DON POLSKI的,走了進去,布置得幽雅,不一會兒,已經把我們用電郵預訂的烤乳豬拿了出來。

雖說是乳豬,也有火雞般大,皮烤得像很脆,但侍者說他們是不吃皮的,把肉分了出來,汁多軟熟,的確是很特別,就算中國燒乳豬或西班牙葡萄牙的,也沒有這種效果,波蘭人有他們的一套。

乳豬肚裡塞滿了大麥和蘋果,另有一番吃頭。忍不住還是剝了一塊皮來試,硬得要命。

最初訂的時候,說要一個禮拜之前準備,聽說我們只有四個人,回電郵講明一定吃不完,我們不管,還要了一頭烤奶羊。

奶羊已剝了皮,淋上白蘭地,點着火上桌,很有氣派,看見一個中年女士拼命拍照片,廖先生說一定是個寫食經的,既是同行,我就上前請她一起分享。這女人也不客氣一屁股坐下,吃了幾口,點頭讚好,就走了出去。

接着我們沒有叫的食物和甜品一樣樣地送了上來,這是怎麼一回事?原來那個所謂寫食經的,就是這家店的老闆娘,這些都是她送給我們品嘗的。

在市場中看到很多未見過的菇類,中午就找到一家專門店,一點肉也不叫,都是菇,也吃得飽到不能再飽。

晚飯訂在一家叫ATELIER AMARO的,在當地最為熱門,是做新派菜,我一聽有點抗拒,但新派菜總是那麼一點點一點點,前幾餐已夠飽,難吃就不吃好了。

餐牌是八道試吃菜,有酒PAIRING,既是吃甚麼配甚麼酒,波蘭既然沒有好的餐酒,這家人配的,是烈酒!

這下可好,我即刻大喜。

食物沒有甚麼可以奉告,但是呈獻的烈酒,是專門從全波蘭最好的酒窖挑選出來,有的是一百零七度,兩度算一個巴仙的酒精,一共是五十點三五巴仙。

全部八杯,有薯仔提煉出來的伏特加、小麥提煉的味道更純,還有你永遠想不到的用牛奶、蜂蜜、各種水果的烈酒,一杯杯乾了,愈喝愈痛快,這一餐,永記心頭。遊華沙,千萬不能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