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莫斯科之旅’ Category

普希金咖啡座

2014/08/28

MEILO SO插圖

我們這次在莫斯科只停留三天,但是吃了三頓「普希金咖啡室CAFE PUSHKIN」。

怎麼會?聽我細訴。抵達後第一晚去了「國家芭蕾舞劇場餐廳RESTAURANT BOLSHOI」,客人都是看完表演後去吃的,品味應該很高,水準也的確不錯,但食物沒有留下印象,反而是試了所有的全俄羅斯最高級伏特加,知道哪一個牌子的最好,這已很難得的了。

第二天就專程去這家聞名已久的「普希金咖啡室」了,名叫咖啡室,其實是家甚具規模的餐廳,一共有四層樓,地下室是衣帽間。

普希金是最受俄國人尊敬的一位作家和詩人,很年輕就和人家決鬥而死去,莫斯科市內有個普希金廣場紀念他,餐廳以他為名,更響。

一走進去,的確古色古香,架子是從二樓搭到四樓,全面是書,宏偉得很,牆掛古畫,文藝氣息非常之重,給客人一個歷史悠久的感覺。

侍者都是千挑萬選的人才,雖說共產主義之下沒有訓練出服務人員,但這裡的是例外,水準和歐洲大城市的名餐廳有得比,當他們聽到我們叫了一瓶BELUGA GOLD LINE的伏特加時,已知道懂貨的人來了,即刻搬出巨大的冰桶,裡面插着被冰包圍的佳釀。

接着,拿出一管器具,一頭是個小鐵鎚,用它敲開了封住瓶口的冰;一頭是根刷子,用來把碎冰撥開,然後一下子將樽塞起了,倒出一杯濃得似糖漿的酒,這是伏特加最正宗的喝法,大家一口乾了,不會被嗆住,很易下喉,證明是好酒。

未試過的客人一定會被這儀式嚇着,其實BELUGA這塊牌子的伏特加有數種級數,如果在高級超市買了這瓶GOLD LINE,就有這根器具奉送。俄國人也學盡資本主義,和茅台一樣,把伏特加賣到天價去了。

送酒的,當然是魚子醬了,這裡賣的當然也不便宜,但和西歐比較,還是合理的,而且斤兩十足,品質極高,要了一客兩千多塊港幣的,也可以吃個滿足和滿意。

經常在偵探小說中提到「普希金咖啡室」,俄國走資本主義路線後,黑手黨開始出現,KGB也借屍還魂,舊老闆當權,哪有不照顧手下的?他們的集中地,就是這家餐廳,我們做遊客的,很歡迎這種現象,黑手黨才有錢,有錢就會吃,好的餐廳才能出現。

在等待上桌時,侍者奉上一大籃子的麵包,有各種形狀,掰開一看,竟然全部有餡,野生蘑菇的、羊肉碎的、牛肉碎的、橄欖的、各種泡菜的,應有盡有,香噴噴的剛剛烤出來,單單吃這籃麵包,已是美味的一餐。

湯上桌,是個碗,上面有個蓋,全是麵包烤出來的,裡面是俄羅斯湯。當然也有斯特加諾夫BEEF STROGANOFF、烤肉串、黃油雞卷、俄式餛飩等等,精緻一點的,有煙熏鱘魚,是個尖形的玻璃罩子,把現烤的煙封住,中間插着一棵香草,一打開,香味撲鼻,吃一塊鱘魚,是肚腩肉,肥美無比。

鵝肝醬用果凍的方式做出,一層鵝肝、一層豬頭肉、一層羊腦,中間夾着啫喱,淋上特製的醬汁,雖然是個冷菜,但無腥味。

我一向對雞沒有甚麼好印象,這裡做的只用雞腿的部份,外面一層貝根和麵包粒,肉是蒸得軟熟,再油炸出來,吃進口,滿嘴雞肉的鮮味。

羊肉用羊腸捲起來,再拿去燒烤。牛肉不是神戶的,但也那麼多油和軟熟,乳豬烤得像一塊塊的蛋糕,拌着芥末和其他香料做的啫喱吃。

甜品是侍者在桌邊做的火焰蛋糕,裡面的餡是雪糕,又冷又熱,又香又甜。

伏特加一瓶開了又一瓶,當晚酒醉飯飽,問侍者說哪裡可以抽煙?他用手指指着桌上:「這裡!一頓完美的餐宴,不以一根好雪茄結束,怎行?」

要是阻止黑手黨大阿哥抽煙,也不太容易吧?我想。

「開到幾點?」我又問。

「二十四小時。」他回答。

哈哈,這下可好,酒店的自助早餐,永遠是花樣極多,但沒有一種是好吃的。翌日,我們又來到普希金咖啡室。各種豐富的英式炒蛋、煎蛋、焗蛋、水蛋當然不在話下,最難得的,是午餐晚餐的菜單,都可照點,侍者說:「我們的大廚,也是二十四小時恭候。」

當然叫了香檳和魚子醬當早餐,店裡的香檳選擇不多,要了瓶BLANC DE BLANCS喝完之後,照來伏特加。

臨走那晚,去了家旅遊冊和網上都介紹的TURANDOT,裝修富麗輝煌,但一看菜單,竟有星洲炒麵出現,即刻扔下小費逃之夭夭,好在普希金咖啡室就在旁邊,又吃了一餐,而且菜式沒有重複,除了伏特加。

「這家餐廳,是不是普希金故居改裝的?」友人問。

完全沒有關係,大概四十多年前,有個叫GIL BECAUD的法國小調名歌手,跑去莫斯科演出,回到法國後他寫了一首《娜塔莉NATALIE》的歌,獻給他的翻譯娜塔莉,歌詞是:「我們在莫斯科周圍散步,走進紅廣場,你告訴我列寧的革命名言,但我在想,我們不如到普希金咖啡室去喝熱巧克力……」

這首歌膾炙人口,大家都想去莫斯科的普希金咖啡室,到了一九九九年,有個餐飲界奇才叫ANDREY DELLO,把它創造出來。店名是虛構的,但食物將古菜譜細心重現,真材實料。

有興趣的話可在網上找,http://www.cafe-pushkin.ru/,而娜塔莉這首歌,也能在YOUTUBE中看到原版。

莫斯科掠影

2014/08/27

MEILO SO插圖

在嚴冬到訪莫斯科,當然大雪紛紛,寒風刺骨,但也好,經過最惡劣的環境,以後其他季節重遊,都會覺得陽光普照,這是旅行愛好者的心態。

基本上,俄羅斯已經看不到甚麼共產主義,市中心還是看到萬國共有的名牌衣服手袋的商店和廣告。當地特色,也只有從古建築中尋找。

洋葱頭還是有的,克里姆林宮、紅色廣場、舊KGB總部,還有數不清的教堂,莫斯科的歷史和文化不滅,旅遊,要看你的興趣何在。

之前已安排好交通工具和導遊,在短暫的時間內,這兩種服務是不能儉省的。來了一個身穿皮裘的老太太,樣子像《THE AMERICAN》電視片集中的那個間諜,相當長舌,不是我喜歡的形象。

美國大集團管理的酒店,還是住得過的,但服務精神在俄國還不是人人接受得了,旅館人員的水準欠佳,也少了歐洲人的笑容。放下行李後,還沒有到用膳時間,間諜老太婆問:「第一站,去哪裡?」

「YELISEYEVSKY。」我回答。目的鮮明,我要去的是聞名已久的食材店,開在一間十八世紀的建築物中,從一九○七年營業,所賣的貨物是世界上最高級和種類最多的,NATIONAL GEOGRAPHIC出版的《FOOD JOURNEY OF A LIFE TIME》的那張照片看來,簡直是一個食物的宮殿,非去不可。

「不如去GUM吧。」她建議。

咦,我差點沒有把鄙視的表情顯在臉上,那是「人民商場」呀,即刻想起早年的北京上海唯一購物去處,怎能和歷史悠久的YELISEYEVSKY比?

一到達,果然是氣派萬千,林林總總的食物擺滿眼前,連即食麵和雲南普洱都有。可是,為甚麼沒有甚麼購買慾呢?可能是貨物給你一種放得太久,已經是過期的印象,但魚子醬和伏特加,還是高級的。

又去了克里姆林宮看沙皇的衣服和兵器之後,車子停到紅色廣場前面的街上,見一座古老宏偉的建築,一走進去,才知改裝成最時髦的商場,還有聖誕老人的表演,原來他們的和西方不同,身穿藍顏色服裝,身邊還有一個打扮成兔子的年輕女郎,和一中年皇后陪伴,不像西方那個那麼寂寞。

原來這是已經資本主義化的人民商場,而在裡面賣食材那個部份,才是應有盡有,貨物也包裝得光鮮,人氣興旺,更感覺到樣樣東西都好吃,更為怪錯了那個導遊老女間諜而慚愧,人家也是拼命想把工作做好罷了。

上了車,我們走過電影學院時,大家聊起《一個兵士的故事》、《仙鶴飛翔》,甚至當年的實驗電影短片《兩個人》,老太太驚訝我對他們的製作有所認識,又經過文人故居時,提到蕭洛霍夫的《靜靜的頓河》、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帕斯捷爾納克的《日瓦戈醫生》等,老間諜更叫了出來:「你知道的真多!」

「經典罷了,都應該讀的。」我說。從此之後,我們之間的敵意消除,從她的眼光,也看得出她為了誤認我只會吃而感到歉意。

翌日,她帶我們到菜市場去,這才是我真正想看的。距離莫斯科市中心二十分鐘左右的車程,有好幾個相同的菜市場,賣的大同小異,你只要選定一個,叫朋友或自己搭車去。放心,莫斯科的治安還是相當的安全,除非你是一個財物耀目的傻瓜,這種人,到任何都市去,都會把小偷竊賊和災難引上身。

多數是圓頂的建築,一走進裡面,頭上一大圓圈,掛着照明器具,裡面賣的貨品,也是那麼一圈圈地擺着,吃的甚麼都有,生活水準提高了,由鄉下和附屬國家運來的蔬菜、水果和肉類,非常之新鮮,每種食材,都像會微笑,等你來買。

小販也是鄉下人居多,非常之親切,有大量貨的話,都會免費請你試吃。在歐洲看到的各種蔬菜,這裡都有,而且價錢非常便宜,特別的是他們的泡菜攤子,堆積如山的酸包菜或蘿蔔絲,各種青瓜番茄都醃製着,不僅好看,味道還來得好吃,試過的即刻進貨。

肉類不乏牛羊雞,整隻的乳豬出售,兔子也多。魚的種類也無數,較特別的是他們的煙熏鱘魚,大大小小都有,有種龍蝦,比我們吃的小,但又大過普通小龍蝦,想味道必然不錯。

糖果攤中有一支支尖頭的甜品,各種顏色,又有做得像一疋疋布的山楂薄片。芝士攤中的更令人眼花繚亂,沒有機會一一去試了。

走過水果攤,小販把每一種都切下一塊給你吃,令我驚奇的是他們的提子乾,樹上熟後一串串賣,真的比中國日本曬的好吃得多。

想起黑澤明的製片人藤本真澄,他告訴過我共產年代到莫斯科去探班,兩人去一家餐廳,看菜單上有蔬菜一項,大喜,即叫,侍者即刻捧出,原來是個泡菜罐頭,波的一聲倒在碟上,黑澤明和他看到都絕倒。

相對之下,與當今的莫斯科,是天淵之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