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倫敦之旅’ Category

Berry Bros & Rudd

2011/06/09

也不必我多加介紹,喜歡喝酒的人都知道倫敦有家最古老的酒鋪叫Berry Bros & Rudd。裏面甚麼名牌酒都齊全,連詩人拜倫也是它的顧客,世界上的名人紳士集中於此。酒鬼到店裏走一圈,就像到了聖地膜拜了一回。

老店不止做零售生意,它可以幫助客人一批批購入,存放在他們的酒庫中隨時可取,或者協助顧客買酒花,可以當成股票那麼經營。

當然試酒活動經常舉行,他們還有專門課程,教導初嚐紅白餐酒的人如何分析好壞。

他們也很積極,在一九九四年開了世界上第一個網上買酒的機制,任何人在地球上的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在網上走進他的模擬酒庫,找你心目中的酒。

酒庫計劃讓客人買剛剛釀出來的酒,等到適當的年份才去喝。或者,可以從最基本的一個月一百英鎊的計劃開始,五年之後,你投資的六千英鎊雖然只是一個小數目,但是你在酒的盈利可以翻倍又翻倍,數目是驚人的,當然,買到年份不佳的,升值就沒那麼快了。

不但用電腦買賣,當今他們也在iPhone上有個App,讓你每天在手機上得到最新的資料。

另外有一個Wine Club計劃,可以把酒送到你府上去,這當然是要你住在倫敦,但是這家公司看準了大陸市場,在香港的銅鑼灣的利園和中環登喜路也設了分公司,方便國內人士來購買或投資。

最古老的酒鋪,用最新的科技,抱最大的野心。

地址: 3 St James’s Street, London SW1A 1EG

網址: http://www.bbr.com

James Lock & Co

2011/06/08

東方人不太戴帽子,那是因為我們臉圓又扁;洋人不同,他們的長,有頂帽遮去一截才好看,許多人那麼說。

我不同意,覺得是信心問題,有信心的話身上穿甚麼,頭上戴甚麼都感到舒服,人一感到舒服,自然好看。

在三四十年代,中國人不是也跟着流行戴帽子的嗎,劉瓊頭上的有型有款。日本人至今都戴,也不礙眼。我愛帽子,也很喜歡看女人戴帽,但款式要多,不然會像在遮住不洗的頭髮。

如果要找一頂適合自己的帽子,那最好到倫敦的James Lock & Co。多年前我去拍電視節目時,店員拿出一頂插滿釘子,像血滴子一樣的器具,原來是用來量你的頭的大小,尺寸對了,就可以製造一頂你自己喜歡的。

現陳的貨物齊全,也不都是英國製造,冬天的絨帽來自意大利,夏日的草帽來自巴拿馬,但都是極品,一頂由數千到數萬港幣。

一六七六年創業,世界上的王侯公爵,紳士名流都知道要買最好的帽子,只能在Lock找到、也就是這個聲譽,讓它不被流行淘汰。

一年一度的競馬大賽,淑女們的帽也多數來自這家公司,你可以自己設計成怎麼一個古怪樣子和顏色,他們就會幫你做出來。

如果被雨淋濕,那麼怎麼處理?店裏忠告顧客別去擦它,也不必日曬,讓帽子自然風乾就是。他們做的有一層天然材料的油,可以保護帽子。

材料不用人工纖維,縮點水也說不定,店裏有一個叫Hat Jack機器,會幫你把帽子還原,但要加大,就不可能了。

地址: 6 St James’s Street, London SW1A 1EF

電話: 020-7930-8874或網址:www.lockhatters.co.uk

Truefitt & Hill

2011/06/07

紳士每天用的,除了牙刷之外,就是剃鬚工具了,如果你想享受最好的,那麼我推薦你到Truefitt & Hill去。

大約分成這幾類:剃刀、鬚後水、鬚後膏、肥皂、肥皂刷、肥皂缸、毛刷等等。

在窗口你就可以看到林林總總的刷子,用雪貂頸項的毛髮製成,有多柔軟是多柔軟。當然,在這家創立於一八○五年的老店賣的,就不脫毛。

手柄以黑檀木製成,雖然英國人駡別人不保護,但自己也用象牙手柄的毛刷,其他銀器和獸角的也有。

上次去,買了一管旅行用的,像大粒的乾電池,扭開殼後露出貂皮刷,蓋子一按,就當成手柄,方便到極點。

剃刀呢?店員嘆息,當今已經沒有雄赳赳的男子,轉用真正的剃刀了。

你要買的話,店裏當然有,不過多數是老人牌和美國人的製品安全剃刀,刀鋒從一片到五六七片不等。

男人粗心,不仔細刮的話,在鼻樑下總有細毛。這時,有一管最古老的扭開裝刀片小剃刀,像把迷你鋤頭,可以幫忙你解決問題。

剪鬍子的小剪刀當然也齊全,但是店員笑着說:「何必呢?我發現日本製造,那把樣子像仙鶴的,最好用。」

店面的後頭,是一間小型理髮店,我曾經在這裏刮過一生人之中最乾淨的一次鬍子,最貴的服務叫ultimate grooming experience,一百四十元英鎊,合兩千港幣。

地址: 71 St James’s Street, London SW1A 1PH

電話: 020-7493-8496或電郵:info@truefittandhill.co.uk

James Smith & Sons

2011/06/06

去倫敦,最大的樂趣,在於購物。巴黎、米蘭,名牌店林立,何必到倫敦?一般人都那麼對我說,但是我買的東西,並非服裝或手袋。

這次,我到James Smith& Sons去,這家保持維多利亞年代的老店,始創於一八三○年,專賣雨傘和拐杖。英國陰沉沉,雨傘是必需的,而最好的雨傘,當然是他們的製品。生意可以一直做下去。

手杖至一九二○年,是紳士必備品,等於服裝的一部份。當今不流行,但一根又細又堅固的,是我多年來的願望。

一走進去,整間店都佈滿這兩種東西,看來雜亂無章,但又是有條不紊。你要買甚麼樣的,皆齊全,手杖的分類,還有城市用的,鄉村用的,銀手把的,還有拉開就是一張小椅子的,最貴的一管兩三萬港幣。一個美國顧客,豪氣地向店員說:「英國有甚麼木頭,就每一種給我做一根好了。」

結果,這個人收到七十管手杖。

好玩的手杖,木中挖洞,可以倒出五粒骰子來賭博。野餐時忘記帶開瓶器嗎?不怕不怕,扭開了手把,就是一個。要喝烈酒嗎?杖中藏的是長管玻璃瓶子,有的一節一個,扭開螺絲就可以取出五六個威士忌的管子。

還是家族生意,史密斯的後代可惜地說:「以前我們做手杖還能拔出一把長劍來,當今禁止了。」

老店的維修一流,買後有問題可以拿回去修理,記得寫上英國製品就是: Of British manufacture and my own property being returned to the UK for repair。但是手杖上沒有商標,怎麼認呢?他們自豪地:「是不是我們做的,一看就知道。」

地址: 53 New Oxford Street, London WC1A 1BL

電話: 0207-836-4731或網址:James-smith.co.uk

Roast

2011/06/03

我一直說,倫敦的Borough Market很像九龍城街市,如果我住那裏,一定在附近買間屋子,每天往那菜市場泡。

蔬菜、水果、魚和肉,應有盡有,還沒有忘記販賣鮮花,英國的玫瑰和芍藥,都是便宜得令人發笑。

大排長龍的檔口有好幾家,賣炒鴨肉的、烤海鮮的、西班牙飯的,其中有檔做的燒肉,和中國式的一樣,就在Roast餐廳旁邊,原來是他們的外賣部,專售該店名菜給客人打包,和鏞記的飯盒檔相同。

Roast開在舊倉庫中,高樓頂,也是全白色裝修,這種方式非常流行,簡簡單單,以食物取勝,不必花重本。

巨大的落地玻璃加上拱形窗戶,等於整棟牆壁都是透明的,陽光直射,給客人一個溫暖和開朗的飲食環境,是間理想的食肆。

大廚Lawrence Keogh在麗池酒店和其他名餐廳做過,專攻英國菜,燒烤最為拿手,但並非放在火上炮製那麼簡單,他烤豬皮脆肉鬆。因為靠近菜市場,魚也新鮮,牛肉是挑最好的橡木慢慢煙燻出來的。

這個英式的餐廳,原來是個印度人開的,Iqbal Wahhab來自孟加拉,在英國受教育,辦了家雜誌大銷,後來轉攻經濟飲食業,開了著名的Cinnamon Club,像客家山一樣裝潢,改變印度料理的形象,後來還得OBE勳章。

既然在街市開,一定一早就做生意,如果你起得早,又不想在酒店吃的話,去到Roast吃一頓豐富的英式早餐,包君滿意。

地址: The Floral Hall, Stoney Street, Borough Market London, SE1 1TL

電話: 0845-034-7300

St. John

2011/06/03

晚上,到 St. John去朝聖,這是我認為全倫敦最好的一家餐廳,就開在肉類市場的旁邊,很容易認,招牌上畫着一隻豬。

對了,吃豬,非到這家餐廳不可,大廚Fergus Henderson的名言是:「在我這裏,一隻豬可以從頭吃到尾。」

每次拍照片,他都拿着一隻豬頭。豬頭是老英國人最陌生的食物,就算當今的客人,看到我們吃的烤乳豬,把那個豬切了下來放在碟子上,都大感驚奇,紛紛拿起相機來。

整間食肆的氣氛都是吃和喝,完全沒有西餐的拘謹,客人也多大聲說話,樂融融也。

樓上一個大酒吧,穿着白色制服的女侍應,樣子有點像Tilda Swinton,親切地介紹我喝各種英式啤酒。

頭盤上桌,當然是這裏的招牌菜,烤骨髓了。大碟子樹立着十幾管大骨頭,烤得香噴噴地,又供應日本人挖螃蟹肉的器具,讓你把骨髓括得乾乾淨淨,所有團友一吃就大呼過癮。

有些人怕太油,只試了一管,但喜歡的絕對不夠,餐廳也不介意,要多少有多少,我連吸了八根大骨,才罷休。

這道菜已被許多英國餐廳抄襲,但沒有一間做得比St. John出色。

接着一條大魚,英國人都不碰皮,我們專剝來吃,侍者走過,舉起拇指。

芝士和甜品的份量也可大得吃不完的,這一餐,沒有一個不滿意。

地址: 1, Leicester Street., Soho, London, WC2H 7BL

電話: 020-7251-0848

Savoy

2011/05/31

看Savoy窄小的大門,沒去過倫敦的團友問:「這是不是一流的酒店?」

「絕對一流。」我笑着說。

進了門,見到大堂,走入房間,大家才驚嘆這間酒店的高雅。

世界上很多高級旅館,最好的當然是有歷史的建築,但一久了,必失修。氣派存下,設備新穎,兼顧新舊的,也只有巴黎的喬治五世,布達佩斯的格林罕皇宮和倫敦的Savoy了。二○一○年才用了三年重整,花了二億英鎊全面翻新,這是人生必住的酒店之一。

地點在倫敦的心臟,酒店是凹進街中的,昔時因為馬車進出方便,連前面那條路也改為靠左通行,這是全英國唯一一條靠左的街道。

旁邊有間劇院,建築特別,是在地底下,所以二戰時德軍日夜轟炸,戲還照樣能夠上演,名流穿梭,更不在話下。我那間房是尊榮住過的,有他的照片,寬闊的浴室,已有美國連鎖集團的普通房那麼大,尊榮也感驚嘆吧。

老酒店的最大好處,是樓頂高。我一住矮的,全身就不舒服起來,這是很壞的習慣,一定要修改才行。

餐廳可以望到的河流,就是泰姆士了,從後門走出去,晚上在河邊散步,雖無塞納河的浪漫,也是樂事。

酒吧叫美國,威士忌最齊全,以為都是來自蘇格蘭,怎知道有日本的。

倫敦還有家老酒店叫麗池,也有比Savoy貴幾倍房租的旅館,但前者失修,後者全是阿拉伯人,算了,還是Savoy。

地址: Strand, London, WC2R 0EU

電話: 020-7836-4343

Maze

2011/05/31

這次到蘇格蘭喝威士忌,回程逗留倫敦數日,順道吃幾餐。

第一頓是在名廚歌頓.林西Gordon Ramsay的Maze。名譽響噹噹,此君在電視節目中大出鋒頭,粗口橫飛,又曾得到米芝蓮三星,當然天天客滿。

「呀,我們一到,就吃這位名廚第一流的餐廳。」團友們驚嘆。

「不,不。」我說:「不是第一流,是第二流罷了,此君在倫敦一開就十幾家,我們本來想去那家已經有十年歷史的Restaurant Gordon Ramsay,可惜訂不到,各位將就一點吧。」

餐廳開在Grosvenor Square的Marriot酒店裏面的Maze,以全白色裝修,乾乾淨淨,大大方方,但氣氛還是有點拘束。

中午時份,吃的一百二十五英鎊的大廚定食,另加十五巴仙的服務費。你用港幣換算一下吧,當今一英鎊換十二.七港幣。

有甚麼東西,當然有前菜、湯、魚和肉及甜品,我已印象模糊,只記得有道菜上加了冰淇淋,是用山葵做的。

這位大廚出道時,先以法國菜方式,像在碟上用醬畫畫;再加上所謂的東方影響,像拚命以刺身及柚子醬來取勝,得到法國評論家的許可,很聰明,但忘記他本身是英國人。

在一本專門記錄大廚下班後吃甚麼東西的書上,林西選的還是英式的菜。

其他林西餐廳,包括他的總店也去過,我覺得不過爾爾,但團友們對這一家已感滿足,就是了。

地址: 10, Grosvenor SQ. London W1K 6JP

電話: 020-7107-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