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羅馬之旅’ Category

La Rustichella Tartufi

2011/10/13

La Rustichella Tartufi是一家專做黑白松露菌產品的公司,工廠就在羅馬的附近,一小時左右的車程。

與老板Mr. Brugnoli認識多年,又非常喜歡他做的東西,成為好友。這次他特別舉行一個歡迎派對招待我們。一到達,就看到那數百畝大的工廠外,插了一支香港的區旗,令我們好感動。

已在工廠連住家的花園中準備好一大堆的食物,意大利人請起客來不吝嗇,他們總是說:「自己也要吃嘛,不能虧待。」

自家製的香腸在烤,又有一大塊像我們燒豬的皮和肉,加上壁爐中有意大利薄餅大烤爐,已生着松木的火,香噴噴出爐。

之前當然有他們的產品:黑白松露醬、松露橄欖油和大量的各種芝士。芝士是主人的朋友做的,還是早上完成,新鮮送到。

酒也打着自己的牌子,冰凍後喝冷的,汽酒種類特多,有些是我愛喝帶甜的那種,喝完一大輪,到廠中參觀。

外銷的工作由大女兒Francesca Brugnoli負責,一雙大大的綠色眼睛,人長得漂亮。帶我們走進一塵不染的工場。黑白松露一早挖出,從鄉下送到,即刻打碎加油入樽,否則氣味會走掉,一切機器操作,不假人手以示乾淨,看到對產品增加了一百個信心。

當今,已經可以在香港各個高級超市買到他們的貨,由香港義行洋行發行,小瓶一百多,大的兩三百,不算貴。買來舀一大匙拌麵吃,是又簡單又高級的享受。

連絡: http://www.larustichella.com

羅馬餐廳

2011/10/12

意大利像法國一樣,要吃地道又是舒適食物Comfort Food的話,一定要到鄉下,大都市如巴黎羅馬,還是到可靠的食肆,隨便叫幾樣吃吃就是。

西班牙石階周圍,有家叫Ristorante alla Rampa的。字號老,又很平民化,菜牌像茶餐廳甚麼都有,絕對是個好去處。

到世界上的意大利餐廳,菜牌都有一道叫Fettuccine all’Alfredo的闊麵,像我們的河粉般粗。要吃最正宗的,就非到發源地不可,可到Alfredo’s Ristorante,地點也在西班牙石階附近,廳中掛滿了大明星的照片,都來這裏吃闊麵,單單為了此道菜,也值得。

地址: Piazza Augusto Imeratore 30, Roma

要吃得更精緻更地道,沒有一家比得上Roscioli,它的前身是一間肉店,後來演變成賣香腸火腿的,餐廳裏面掛滿各種風乾的肉,玻璃櫥窗內又有數不盡的現陳美食,還有喝不完的意大利酒。

客人坐在櫃台邊,或在裏面的大堂進食,甚麼名菜都有。要不然,自己到店裏一看,喜歡甚麼叫甚麼,都以外賣的售價賣給客人吃,價錢公道,食材上乘,到了羅馬,非去不可,一定留下深刻的印象。

地址: Via dei Giubbonari, 21, 00186 Rome

當今被認為最高尚,又是吃得最好的一家,叫Il Convivio,全白色裝修,是燭光晚餐的理想地點,吃的有他們的套餐Tasting Menu,八九道菜,每樣一點點,會吃得滿意,但這一餐下來,至少要三個鐘頭。

地址: Vicolo dei Soldati 31 00186 Roma

羅馬的餐廳的好處,是酒怎麼買都嚇不死人,有許多佳釀,物有所值。

羅馬購物

2011/10/11

可以去購物了,我們男人,和女的不一樣,要買甚麼早已想好:進門,放下錢,拿走東西。

此行的目的只有兩樣,一是買頂巴拿馬草帽,一是做件西裝。

天下最好的帽店,就是意大利的「Borsalino」,曾經以此店名拍了一部黑幫片,由阿倫狄龍和尚保羅貝蒙特主演,所穿的西裝和帽子都有型得不得了,也影響了《上海灘》電視片集的服裝設計。

狹邊的我已早有,這回找的是闊邊的大帽。剛好剩下最後一頂,又適合我的大小。不過帽緣有個小小的破口,也買了下來。

再走幾步,就到Loro Piana,選的料子,是世界上第一次出現。用的是荷花莖抽出來的絲,為天然絲中最幼細最透風的,由緬甸的女人在池塘中採取,折斷了荷莖,抽出絲來紡織而成,六千五百枝莖的絲,才夠做一件西裝上衣。

經理Walter Pellacci Puglielli相迎,親自為我度身,他也是全意大利最好的裁縫之一,不會出錯。做好由他寄回香港給我,當出口,可扣二十巴仙稅,又不必受出海關時排隊等蓋印的老罪,何樂不為?

地址: Via dei Condotti 24, 00187 Roma

戴上草帽,到各地遊玩,意大利太陽猛烈,好彩有它,不用黑超也可遮陰,但是,戴了幾天之後,帽緣那缺口闊大,如何是好?拿回去原店,問他們怎麼維修,店員一看,說不妥,要換新的給我又無貨。天已漸冷,結果我要了一頂冬季呢絨帽,店裏說不好意思,不必補錢了。

地址: Piazza del Popolo 20, Roma

重遊羅馬

2011/10/10

重遊羅馬,住的當然是在名勝西班牙梯階附近,買起東西才方便嘛。

國泰機最好,午夜飛,一大早抵達,沒那麼多遊客,海關和道路都不擠。一下子到了旅館,吃早餐的人吃早餐,睡的人睡,到附近購物街搏殺的搏殺,任由你喜歡。

我則步行到附近的小市場,羅馬這點和台北很像,到處可買到東西吃。見小販攤中有賣仙人掌果,要了一紅一褐兩個試,這種水果在西西里島公路兩旁長滿,沒人去摘,我一直想試它的味道,苦無機會。拿回酒店,切了,各吃一口。

和香港常見的火龍果完全不一樣,味道甜蜜無比,可惜的是核很大很硬,像番石榴的。台灣人說吞下後會「放槍子」,意大利人則言幫助消化,姑且聽之。

九月份是葡萄最成熟的季節,各款果實豐滿,五顏六色,不知要買甚麼好,問小販那種最甜,想起費里尼的《甜蜜生活La Dolce Vita》,Vita是人生的意思,那麼Dolce一定是甜了。

「Dolce?Dolce?」我這指那指發問。

小販選一種綠顏色的,兩頭尖尖,像潮州橄欖,點點頭:「Dolce!」

才二十港幣就是一大公斤,買了幾大串,在水龍頭下沖洗,然後一串串擺着,仰起頭來送進口,像古代羅馬人歡宴時的吞法,過癮之至。果然是我吃過的葡萄中最甜的一種,難得的是吃出葡萄的香味。

再拿出在雜貨店買的羊奶軟芝士來送葡萄,另開一瓶凍得冰冷的Moscato d’Asti汽酒,最後喝一杯自己帶去的濃普洱。這頓早餐,吃了不羨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