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緬甸之旅2’ Category

值得

2010/08/17

行李已由船公司安排好,一早送到機場。我們吃過早餐才走,臨行與工作人員道別,數日下來已稔熟,依依不捨。

還是乘所謂最安全的螺旋槳機從Mandalay折回首都仰光,還是在那間The Governor’s Residence酒店下榻。中午吃了一頓中國餐,蝦餃燒賣叉燒包,久未嚐此味,飽得不能再飽。

待黃昏不太熱時再遊緬甸的象征:瑞德貢大金塔Shwe Dagon Pagoda。「瑞」是金的意思,「德貢」為緬甸古稱。至今已有二千五百年歷史,保存有佛祖八根頭髮,塔鋪金,有三百二十六呎高,塔頂藏著數千顆翡翠和寶石,沒為洋人搶劫,是個奇蹟。好在是臨走時才看,不然之前參觀的寺廟都被比了下去。已經到了尾聲,問團友說:「值不值得來?」

大家點頭,此船走完了我們這程後就要進船塢再次裝修,等到八月才完成,同行的楊太太已經報名,再來一次。

回憶此趟旅行,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一個晚上,船上人說天氣許可的話,有一「河上驚喜Surprise On The River」。

那天下午忽然打風,天昏地暗,河上另一艘船被吹到岸上擱淺,也有另一番景色,以為再也沒甚麼驚奇了。

到了半夜,爬上甲板,見遠處一排漁火,徐徐向我們的船航來,是不是群舟來迎?

燈光愈來愈多,飄近我們的船時,才發現只是用根蠟燭,插在香蕉葉梗中,四周用玻璃膠紙罩住,火不熄滅。

是由船上的工作人員划船到老遠處放的,一放就是一千五百盞,初見像星星降落,飄過船時,往下一看,又似凡間萬家燈火。

這個情景,沒親自體驗不能感受到那種震撼!真是此行一大驚喜,一切,是值得的。

(緬甸之旅.完)

廣告

重逢

2010/08/17

從廟走出來,遇一瘦小的老頭,苦哀著臉,原來是位畫家,拿著他的作品兜售,一幅三塊美元,兩幅五美元。

真是同人不同命。他的人,要是活在當今的大陸,也許成為猶太畫商吹捧的新派畫家,一張賣數萬美元也不出奇。

我也算是個畫畫的人,向老人要了兩幅,他細心地用油紙包住,再包上一層報紙才拿給我。眾團友也跟著我買,老人笑容展開,像一個頑皮的兒童,很可愛,向我們說:「You made me very happy today. My brothers and sisters.(你讓我今天很高興,我的兄弟姐妹們。)」

我上前擁抱了他一下,冥冥之中,我好像知道在此生中,按照當地傳說,會與他重逢。

最後一天的晚餐,食物豐富極了,本來在甲板進食的洋人,也下來一起在餐廳吃飯。

這群人,就是一味喜歡曬太陽,年輕的尚好,其他的穿起泳衣來,皮皺得像一個漏氣的膠皮公仔,簡直是視覺污染。並非懷有種族歧視,但我覺得應該訂一法律,禁止五十歲以上的洋女穿比基尼。

原來緬甸當地也出紅白餐酒,品質不去批評。還是來威士忌吧,一瓶瓶買下。發現有十二年的麥加倫,竟然是難得的櫻桃木桶儲藏過,比三十年的還要香甜。

一連數瓶灌下肚,喧嘩起來,中國人就是那種德性,熱鬧了不吵不可,在西方人多的地方,的確不雅。

同行的廖先生最有經驗了,他說每逢這種場合,必有方法應付。

怎麼應付?他買了一瓶,送到洋人桌上,道歉說這是我們的風俗,奉賠不敬之處。老外一喝酒,和我們一樣瘋了起來,連忙說:「不要緊,不要緊。我們吵起來比你們厲害!」

結賬時船上說是大廚和一群工作人員請喝,酒水不算錢,真是不好意思。

(緬甸之旅.十一)

數不清的廟宇

2010/08/17

船在碼頭再停一日,讓我們四處遊玩,一大早就有一個布施散步。

團友一聽到布施,紛紛找換一大疊新的一元美金,豈知一到岸邊的寺廟,群僧出巡時,才發現他們是不接受錢財的。

布施些甚麼?食物和水果。

一大盤蘋果或橙,也只是兩塊美金,買了一個個分贈在僧侶的化緣銅缽中,一位位光著頭,赤著腳,由大至小的和尚排成一排,送個不亦樂乎。

小僧人是臨時出家的,個個可愛,皺著眉頭有點老大不願意,想起台灣的黃石元大師,送了我一個小和尚的臉上表情。

回程去船上吃早餐,大廚準備了牛肉丸湯和蝦麵及叻沙,太感激了。

上午又到別的景點,有一座未完成的佛塔,本來要建到五百呎高,是奉獻給Bodawpaya國王的,他死後,子孫認為工程浩大,勞民傷財,才停止。

完成的是一個Mingun鐘,直徑十六點三尺,重九百噸,是世上最大的,至今還不怕弄破,讓遊客用木棍敲之。

返船吃午餐,又有大量的中國菜和南洋水果。飯後到一座尼姑庵,緬甸的身穿粉

紅和紫色的袍,女人沒有義務性地出家二次,隨意好了。又可吃葷,見簡陋的廚房中有魚。她們一星期只准受人布施二次,有甚麼就吃甚麼了,反正是佛家原有的思想。但是,佛教,對男女,還是不公平。

再去山上的Sagaing,改乘小機車才爬得上去,由中國製柴油摩哆改裝,一路顛簸,震得五臟移位,好歹上了頂,仰觀河流和數不盡的金塔,是值得看的。

Sagaing的意思是「晨早的供奉」,所以一大早就有很多人排隊送食物。傳說的是,如果你布施了,你總會再次見到上山的人。

(緬甸之旅.十)

Mandalay

2010/08/17

翌日抵達終點Mandalay。

船停後十五分鐘,就有陸上活動。這是緬甸最後一個皇朝的所在地,皇宮有十二道城門,代表一年十二個月,另有四十八個防禦尖塔,代表四十八個星期。沒搞錯,緬甸曆只有四十八星期。

城牆有一英里那麼長,四周被又闊又深護城壕包圍,大門從前鋪滿金箔和蠔殼,有無比的光輝。

從舊照片,看到一大隊英軍站崗,這是一八八五年的事,皇宮比日本東京的那個還大。

英國人老早就窺視這塊又產翡翠又產紅寶石的土地。更重要的,是那取之不盡的柚木,可以鋪滿整個歐洲的鐵軌枕木,大家聽過東印度公司,少知還有一家專搬走緬甸財富的,叫Irrawaddy Flotilla Company,簡稱IFC,雄霸著這塊寶地。

IFC在一九三○年已有六百零二艘大小輪船在河上航行,年載九百萬客人,是世界最大的內陸河輪船公司,挖盡緬甸的大米、棉花和石油。

聽說國王Mindon和法國結交,英國人乾脆強行佔領,把皇族放逐到印度去,任其自生自毀,當年的皇宮,也變成了兵營。

當今的皇宮也是兵營,長駐緬甸軍同政府,防禦森嚴,不容易攻得進去,據說政府的首都由仰光遷到另一軍事重地,自以為安全得不得了。
 
舊皇宮內的柚木巨宅,是皇帝的私人廟宇,好在保留了下來,將一柱一木都依照原貌搬到新址,也是值得一遊的地方。

看到那黑漆漆木頭之中,一部分尚留著金箔,當年稱為黃金廟,不是虛有其名。

另一座Mahamuni廟的黃金奇蹟性地保存下來,裏面有座十二點七呎高的佛像,至今朝聖的人還會不斷地往佛貼金,普通遊客擠也擠不進去。

(緬甸之旅.九)

人文課

2010/08/17

另一課是用英語講解緬甸的人文。講者表現嚴肅,不大笑,但話題輕鬆,一點也不悶:「緬甸人只有名字,沒有姓氏。」

咦?那不混淆?

「而且我們叫甚麼,是根據緬甸字母,一共有三十三個,依次序命名,從星期一的字母叫起。我們在學校裏,老師認人也有困難,像阿溫,就叫阿溫一或阿溫二。有時是看人而定,像肥溫或瘦溫,一點問題也沒有。」

「那麼護照上怎麼填?」

「有時有兩個名,一個是父親的,另一個是自己的。但相同的也多,只有另外註明特征,像這個人臉上有痣,或者雙腿很粗,走起路來有點八字腳等等。」

「女人長得美也算是特征?」

他笑笑:「這一種形容是說不通的,你們也有眼中出西施這句話呀。」

相當有趣。

「緬甸人口六千萬,八成是佛教徒,男人一生之中出家兩次,一次在成年之前,一次成年之後,出家時忍受不住,隨時可以回去,從不勉強。」

「女人呢?」

「可意願當尼姑,也不是強迫性的,佛教在公元前五百年從印度傳來,相信人的一生是要經過痛苦,解脫的方法只有饒恕,不可有憤怒和復仇之心。我們更相信有輪迴這件事,為了我們的重生,也需要把這世人做好,而最容易的,就是布施了。」

怪不得有那麼多人一大早就往廟裏送食物,團友問:「你們最大的樂趣是甚麼?」

講者微笑:「到寺廟去靜坐、沉思。」

這不是我們香港人能領悟到的吧?尤其是那幾個打麻將的人。

(緬甸之旅.八)

沙龍課

2010/08/17

前一晚填寫好表格的話,翌日從清晨六點鐘開始,侍者便把你要吃的早餐送到房間來,但多數人還是比這個時間更早起身,在五點四十四分到甲板去看日出。

自助早餐包括西洋的一切典型食物:羊角包、果仁包、風乾肉、火腿、芝士等等,雞蛋另一張餐單點,加上一道本地魚湯,淋在粉麵上。水果的選擇是豐富的,一見吃完即添,各種茶或咖啡,沒有一個人說不飽。

七點鐘就有一個晨早活動,看另外一間寺廟後到我們最有興趣的菜市場逛逛。眾人買了一些罕見的水果,女士們看當地服裝,我則到古董鋪去,買了幾個漆做的畫筒,以後贈字送畫,往筒一裝,怎麼難看也好,至少畫筒是珍貴的。

九點半整折回船上,Road To Mandalay這時才正式揚航,內陸河,一點風浪也沒有,平靜地出發,和噴射機作一個強烈的對比。

曬太陽的曬太陽,游水的游水,團友們在遊戲間找到一副台灣麻將,最為喜悅。

中飯時,馬來西亞籍大廚為我們準備了福建炒麵和炒粿條,西餐沒有人去碰。這也好,洋人都擠到甲板進食,我們躲在冷氣間,互不乾擾。

岸邊兩邊的風景一直有變化,經過幾條村莊,建著各有特色的茅屋,易拆易搭,河水一漲即搬到高地去。

下午有兩場講座,前面是由專人教我們穿沙龍,這一課非上不可,我每一次都綁鬆了鬧出笑話。

原來這一塊叫Longyi的布是縫起來的,像一個大圓圈。左一折,右一折,然後把兩個角纏兩轉,抓著一頭塞進裙內,那麼一來,就很牢固了。

示範是容易,自己包呢?我試了一下,叫團友拉拉看。咦,果然怎拉都拉不下。這可好,今後出席雞尾酒會,穿沙龍去也。

(緬甸之旅.七)

星星

2010/08/17

日落之前,看婦人和兒童在河裡沐浴。

大概是洗慣了,少女的沙籠圍得緊,重要部分絕不暴露。洗著長髮的情景特別好看,尤其是在黃昏。

兒童們嬉水,下船時,只向我們要糖果,一直叫:「Candy、 Candy!」

並不討錢,有些在摸著頭髮,起初不知道他們要些甚麼,後來才弄懂在討洗頭水,可能是從前的遊客給過船上用的Bvlgari,覺得不錯。

船上的小冊子也說過,雖然鼓勵說英文是好事,但不想村童依賴施捨,叫我們不要給。

「但是河上那黃泥水,怎麼靠它生活?」團友問。

我笑著:「不乾不淨,吃了沒病。」

想起八九十年前,Kipling、Maugham和Orwell等作家來過時,整條河是清澈的,不禁搖頭。

未來到之前,以為是湄公河的支流,原來這河叫Irrawaddy,貫穿緬甸南北。

整艘船本來可乘一百零八位,經裝修後只接八十二名,卻有八十個工作人員,差不多是一個服侍一人。大家的態度是不卑不亢,我最喜歡。

船上有電話,可通過衛星接連各國。很貴,四塊半美金一分鐘,在手提電話不能漫遊時,還是得照付。

另一個通訊方法是買一張當地的電話卡,不過在船上訊號時斷,團友們紛紛買了幾張卡,也派不上用場。這也好,像走入寺廟修禪,大家清靜一下吧。

太陽把河染得金黃,只能在這四望無際的原野中見到。入夜,星星也特別多,對我們這群城市人,是難得的奇景。連看到星星也覺得是奢侈,真是可憐。

(緬甸之旅.六)

Road to Mandalay

2010/08/17

巴幹Bagan是緬甸的古都之一,只有四十二平方公里,但有一萬三千座佛塔。

佛塔,英文叫Pagoda,是個鐘形的建築,最普遍的是漆成白色,也有包金的,更有用白色小瓷磚砌成,非常漂亮。

當今經過地震和風雨,外牆多已剝脫,剩下來的是基層的紅磚,泥土顏色,一個個林立在巴幹的原野,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些古墓呢。

為甚麼人們要立那麼多佛塔?那是供奉神明的一種功績,人們一有錢就建一個,愈偉大愈表現自己的財富和勢力,連同他們的家族和親友,都感到驕傲,身分高了出來。

在這一大群數百個沒落的佛塔中穿梭,發懷古之幽思。要是看到當年的光輝,那是多麼宏偉雄壯的一個景色,但當今剩下的只是些殘廢中的悲哀。

十二世紀時忽必烈的大軍侵入,也令到Bagan皇朝滅亡,但元軍沒有對古蹟破壞,古廟Ananda尚峙立,裏面有四尊鉅大的佛像,全部由金箔鋪成,每座有九米高,是一個必遊的景點。

在傍晚我們回到船上,看日落。

仔細看我們這幾天要乘的Road to Mandalay船,是一艘德國建造的內陸遊艇,老遠地從歐洲拖到此地,有1916噸排水量。分四層,頂上甲板有小游泳池和酒吧,第二層是餐廳和娛樂室圖書館,三四層為客房和水療及健身院。

一共有五十幾間房,二○○九年八月經一年重修才再接客,我們住的是豪華房,每間有十五尺乘十六尺之大,全部房只有花灑無浴缸。一天收拾房間兩次,乾淨舒服。

晚餐分東西二式,每種有四五款可以選擇,你要是大胃王,全部點也行,只要你吃得下就是。西餐的水準很高,東方食物中有中泰寮影響的緬甸菜。以下數日,只聽團友們讚,沒有一餐是不滿意的。

(緬甸之旅.五)

到了Bagan

2010/08/17

到仰光國內機場,看到一架螺旋槳機,大家都呆住了。

團友張先生夫婦由德國專程來港加入此行,他對飛機種類最有研究。

「這一款飛機從來沒有失事過,天下最安全。」他說我才不怕呢,其他團友鬆一口氣。

緬甸航空的空姐,大家都讚漂亮,當然咯,不染金髮、略施脂粉、滿面笑容、自然舒服,不美也看得美。

引擎轟轟作響,不能聽錄音書了。報紙雜誌亦無看頭,找到和尚袋。這回我不敢帶泰國僧侶用的黃金色,怕被罵冒犯,拿了一個韓國和尚的灰色袋子。

從袋中取出一本亦舒,行李中一共有八冊,一天看一本。好傢伙,一程飛機已看完一半,為甚麼不多攜數冊?

飛了一小時多一點,就抵達內陸船出發點Bagan,先下船去吃一個午餐。

「蔡先生,請簽名。」後面發出一個聲音,來自一位胖子,是船上的大廚,拿了一本我的新書。

這下可好,有東西吃了。

很面熟,原來是從新加坡到曼谷那程Eastern & Oriental Express車上調過來,從前被查先生邀請去乘坐時遇過,依稀記得。

「盡量做多點我們吃得慣的。」我吩咐。接著開威脅性的玩笑:「滿意了才簽名。」

中餐是自助式的,豐富得很,大家對那盤炒粿條最有興趣,然後吃大量木瓜。我嫌不夠甜,借淋在煎餅上的蜜糖一用,好吃得多。

天氣炎熱,我們在二樓的冷氣餐廳進食,甲板上給一群葡萄牙來的遊客霸佔,也好,老死不相往來。

飯後,遊廟去。

(緬甸之旅.四)

服務

2010/08/17

一早鳥語花香,庭園中空氣清新,散步一圈之後回房洗澡,一切浴室用品是 Bvlgari貨,只嫌花灑水力不足。

掛毛巾的不是鐵架,由幾個球型的東西組成,圓球上有個菂,仔細一看,是粒山竹,用柚木雕出,很有藝術性,想將它拆下來拿回家用。

花香還是不及食物香,自助的早餐已擺滿餐桌,新鮮出爐的麵包特別誘人。我愛的只是麵,有緬甸式的,乾麵上淋了魚湯,是他們典型的食物。

雞蛋是另有張菜單點的,既然是英國傳統,水烚蛋poached egg一定做得好,團友鄺先生由多倫多來參加,他特別喜歡白煮蛋mollet egg,一叫四個,上桌一看,用半圓容器裝著,已經依他關照煮了九分鐘。太熱,侍者另擺一碗冰水給他浸涼後剝殼。

他說:「這才叫服務。」

自從飛機降落到出發到目的地,一切都由我們轉乘的船 Road to Mandalay安排妥善,行李已事前幫我們送到機場。

這艘船屬於Orient Express,是一家規模很大的機構,擁有歐洲的東方快車,在世界五大洲有自己的旅館,都是一流的。

仰光的這家The Governor’s Residence也由他們經營,督察官邸改裝,只有十幾間房,但甚有氣派,各位來到此地,不妨一住。比起歐洲酒店,還是相對地便宜。

等待出發時,諸團友紛紛把花園中的花卉拍了下來,有各種形狀不同的天堂鳥。鳳凰木只剩下花,一片樹葉也沒有,整棵火紅,怪不得有「燃燒中的樹」這個英文名字。香蕉花也與別處不同,不是垂下而是翹著朝上生長的,像一朵睡蓮,紫紅得漂亮,又可當沙律來吃。

游泳池相當大,一對法國夫婦從昨晚浸到今早,皮也不脫。太太還不斷罵老公,不是香港女強人老婆的專利,看了真有趣。

(緬甸之旅.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