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米蘭之旅’ Category

米蘭之旅(下)

2013/01/14

車子一直往山上爬去,山坡皆為葡萄園,樹上掛滿黑色的果實,真想走下去摘一些。

看到一車車的葡萄,往酒莊送去,山路顛簸,葡萄壓葡萄,汁液流出,留下一道痕跡。

這裏種的都是做甜酒用的,絕對不酸,司機看到我貪婪的表情,笑著說:「酒店大把供應。」

山頂上的Relais San Maurizio,由修道院改建,一共只有三十一間房,我們入住的都是以前僧侶的臥室,很寬敞,他們很會享受的。

大廳的紫檀花由天井掛下,滿室皆是。天氣還是寒冷的,壁爐生著火,發出松香。大家都說這麼優美的環境,應該住上兩個晚上,但我們的行程不允許,真可惜。

是時間吃晚飯了,Da Guido餐廳從前是修道院的馬厩,非常寬闊,眾人開玩笑,說連馬也住得那麼好。

把紅磚牆漆為白色,一排排地擺著小圓桌,點著蠟燭,氣氛極佳。

吃的盡是當地的特產,一切自給自足,不從外地運來。以為中午那餐太過完美,這一頓也不差,甜品和芝士留給我們的印象比其他食物一道又一道,以為沒了,最後還上各種手製糖糕。

清晨一大早起來,自助餐上果然擺滿葡萄,但還是覺得不過癮,越過欄杆鑽進葡萄園去採。給露水一洗,好像乾淨得多,味道也好得多,吃得我滿身紫色,回到室內泳池沖個白白地出來。

未進米蘭之前,我們先到附近的都靈Torino一遊,這個古城市的特色在商店街旁皆有行人道,有上蓋,下雨也不怕。

想找間古董舖子,買幾枝又長又瘦的枴杖送給查先生和倪匡兄,自己也來一根,走起路來優哉游哉,但沒看到,反而走進一家很高品味的煙草店,買了一把半截拇指般大的刀子,獸角的柄,拉出小刀,在凹處放了雪茄,一按,即剪開煙頭,非常精美。

到一家全市最老的餐廳去,叫Ristorante del Cambio,食物水準很高,但與那家的松露菌一比,已失色。今後的幾家,也不會再談了。值得一提的是我坐的那張桌子,曾經是個著名的政治家的指定席,他在這裏發表的名言是:「改革已經成功,是時候坐下來吃飯了。」

我們最後一站才是米蘭,四季酒店躲在名店街旁邊的一條小巷子裏,大車駛不進去,酒店分幾輛小轎車來大街接我們。

門口不起眼,但走入大堂就覺它的氣派,雖然也是由一間修道院改建,但是規模大得多,像進入一間博物館。

建築形態以拱形為主,大廳走廊皆是拱形門框。走到盡頭看到樓梯,一層層橢圓形無盡延伸上去,屋頂一個圓圈,看起來像顆大眼睛。

由房間往外望,就是大教堂和購物天堂Duomo,後者是遊客必經之地,鋼鐵架成的玻璃天花,買東西時不會被風吹雨打,幾百年前,已經是那麼先進。

有些朋友已經等不及行李來到,出門走幾步路,就是著名的購物街Via Montenapoleone了,甚麼名牌都有。

我卻在房間內休息,「四季酒店」集團之中,我最喜歡的有匈牙利和巴黎那兩家,都是在全市最熱鬧的地區由古蹟改造,現在可以加多這一間了。

在房中的貴妃椅中一躺,拿出iPad看微博,上不了網。離港時已買的3G卡,說只要按入號碼就能,全意大利通用,結果還是失敗,只能靠酒店大堂的WiFi。打電話回香港投訴,服務亦佳,派了一個專人來酒店為我連線,結果是因為對方給的密碼指示出問題,我向來人再三聲明,錯不在我。那個意大利職員也老實,點頭道歉。

晚上,是吃一頓中餐的時候了,米蘭市中有好幾家,結果來到「香港樓」,店主是新加坡人,說二十多年前查先生來到,也是他招呼的。久未聞中國米飯香,大家也吃得津津有味,下次可以去另一家我常去的,叫「金獅」。

翌日大家都大買特買,到了米蘭,如果不添幾套新裝,好像對不起自己。一件衣服,在香港賣三萬多港幣的,這裏只要兩萬多,省了一萬,還可以扣稅。

意大利的消費稅沒有一定的標準,如果買完了到機場領回,貨物帶著走的話,可扣十一個巴仙,算起來也不少。要是你不帶走,給店裏郵寄的話,那麼能扣到十八個巴仙,這一點較少人知道,是個好辦法。

以下是那幾家值得去的餐廳和酒店的資料:

Villa Serbelloni

22021, Bellag1o, Como, Italy

Via Roma 1

http://www.villaserbelloni.com

Tel:+39 031 950216

Relais San Maurizio

12058, Santo Stefano Belbo,

Piemonte, Italy

San Maurizio 39

http://www.relaischateaux.com/maurizio

Tel:+39 0141 843833

Four Seasons Milan

Via Gesu, 6/8, 20121, Milano

Italy

http://www.fourseasons.com/milan

Tel:+392-77088

Nadedano

Via Pannilani, Como, Italy

http://www.ristorantenadedano.it

Tel:+39-0513-08080

Restoraote San Marco

Vin Aida136, 14053 Canelli, Italy

http://www.sanmarcoristorante.it

Tel:+39-0141-823544

米蘭之旅(中)

2013/01/13

從酒店往龐馬Parma走,車子要爬過一座高山,路彎彎曲曲,雖然說風景漂亮,但也不該受此折磨,即刻請導遊公司安排一艘船,回程可以走水路。人數不多就有這個好處,隨時改變更舒服的行程。

進入Alba山區,再經過以釀甜汽酒著名的Asti,抵達龐馬。此地的生火腿近年來給西班牙的光芒蓋住,其實一點也不公平。意大利餐中龐馬火腿配蜜瓜,還是重要的一道菜,這種顏色橙紅,又不是太鹹的風乾肉片,百食不厭。

不過來到了龐馬,就要吃甚少輸出到外國的另一優良品種,叫庫拉特羅Culatello。

我們到專門做庫拉特羅的工廠參觀,製作過程是這樣的:選上等豬肥肉,去皮去骨,選最精美的部份,略為抹上一層鹽,然後取出一片像塑膠袋的東西,原來是曬乾的豬膀胱皮。用水一濕,軟了,就把整塊腿肉塞了進去,然後以熟練的手勢用繩子左捆右捆,紮了起來,好似一個籃球的大小。

把這個東西掛了起來,在室內風乾。龐馬的氣候和風力最適宜製作火腿。兩年後,大功告成,已縮成一個沙田柚般大的肉塊,不必用防腐劑,只有鹽。功夫大,沒有多少家人肯做,一年只生產一萬三千個。

切片試吃,和一般的龐馬火腿比較,色澤較深,香味更濃。肥的部份佔十分之一,其他脂肪進入肉中,和日本大理石牛肉一樣。很奇怪地,風乾了那麼久,下的鹽又比普通龐馬少,但一點也不鹹,細嚼之下,還產生甜味,在西班牙火腿變成天價時,庫拉特羅便宜得很。

到小賣店去,要了真空包裝的三百克,才兩百多塊港幣,反而只是肥膏的白庫拉特羅Branco di Culatello不便宜,二百克要賣八十多塊港幣,是天下最貴的豬油了。意大利人拿來搽麵包吃,說比牛油美味。

附近的山村裏,有一個大鬍子巨漢在等候,身旁一隻狗,是花生漫畫史諾比的Beagle種。由牠帶路,我們走進森林找松露菌去。

大漢說我們來得正好,九月十五日是挖松露菌的解禁期,必有收穫。果然看到史諾比的親戚一個箭步衝前,即刻獵到。雖說不用豬,用狗來尋找才好,史諾比表弟一口把松露菌吃了下去。

大漢把牠的口掰開,取出來一看,是小顆的黑菌,就賞了給狗吃。表弟大樂,繼續找,越挖越巨型。我們看到大漢誠懇笑了出來,這種鄉下人,是不會事先把菌埋了來騙我們的。

回到村屋,大漢拿出各種比蒙芝士,毫不吝嗇地把挖到的黑松露菌刨在上面,香味撲鼻,我們吃到不能再吃,方罷休。接著他把浸黑松露菌的橄欖油拿出,大量地淋在剛出爐的麵包。怎麼飽,也要再吞幾塊。

接著,我們到龐馬市內的「Stella d’oro」去,食物精緻得很,當然由庫拉特羅開始,接著是山羊奶酪捲煙肉,下面鋪小苦菜,黑豬豬肩肉餃子和黑松露菌汁,龐馬豬腳,用Mascato甜酒代替焦糖的布甸等等,這家餐廳也經營酒店,經花園的二樓都是客房,意大利就是那麼會享受,男女吃飽一餐,再上樓去。

建議各位,遊龐馬區時,乾脆就住在這家餐廳裏面,吃完睡,睡完吃,其他要做些甚麼,隨你。

但是說到最精彩,還是翌日下午吃的Restorante San Macco了。

一進門,就看到一大盤的白松露菌,個個拳頭那麼大,以為是給客人欣賞,原來全部讓我們享用,是一頓松露菌大餐。

當然,配雞蛋、薯仔蓉,當成肉醬淋豬扒牛扒等吃法都齊全,相信大家也試過,並不出奇,但有一道菜,我想不會有太多人吃過。

上桌一看。

竟然是一條餐巾,捲起來鋪在碟上。搞甚麼名堂?

餐巾餐?

一摸,很熱。

仔細打開來一看。

裏面包的竟然是幾顆小意大利餃子。

濃儂的一道香味撲來。

原來,白松露菌也要吃當天挖到的,不然已沒那麼香,而且一被削成薄片,味道消失得厲害,只好把餃子淥熟時,迅速削片,即刻用餐巾把它包裹,讓煮過的水餃熱氣焗了出來。這時進食,是最高境界。

接著來的是一片炸庫拉特羅上面鋪了一層鵝肝醬,一層又一層的餅。一數有數十層之多,又深紅又粉紅,然後切塊來吃,配的是最佳的Barbera d’alba紅酒Vigneto Gallina,有個犀牛當標誌,和Moscato d’asti甜汽酒。更好的其他幾道佳餚,已不必去提了。

「是不是很完美呢?」餐廳經理搓著雙手來問。

「不。」我嚴肅地回答。

「為甚麼?」他詫異。

「意大利所有的餐廳,已禁煙。飯後沒有那根雪茄,是不完美的。」

「啊。」他點頭同意:「那是優稚的年代,已經終結!」

米蘭之旅(上)

2013/01/12

題目說是《米蘭之旅》,其實我們的第一站是直飛科摩湖(Lake Como)的,再遊比蒙山區(Piedmont)和龐馬(Parma),最後才停米蘭。

國泰的飛機可以直飛歐洲各城市,如果抵達後再要即刻轉機,就較為辛苦,只有一站的話,舒服得多。雖說需十二個小時,午夜航機,吃飽飯,看看電影,睡一覺,黎明抵達,也不覺時差。

經過海關,馬上看到意大利人的個性,隨隨便便,糊裏糊塗。不必填表格,只瞄護照一眼,蓋上印,就讓旅客出來。

九月中入秋的天氣,最為清爽,身上有些餘暖,不覺冷,大家短袖就那麼坐上車去。

直達科摩湖畔的市中心,還早,很多店尚未開門。眾人散步的散步,看教堂的看教堂,已感到有點冷,去買件披肩,有一小間的百貨公司已營業,但貨色不多,皆來自中國。

我第一件事就去找雪糕吃,若說天下極品是北海道的濃牛奶軟冰淇淋,那麼意大利的比它更勝一籌,他們叫為忌拉圖(Gelato)。如果用英文問意大利人哪裏有Ice-cream賣?他們一定會明知故問:「甚麼叫Ice-cream?Gelato就有!」

湖邊那家雪糕店,甚麼味皆齊全,裝在一格格的大箱中,任君點食。櫻桃的、芝麻的、椰子的、草莓的,但說到最滑最香,還是純牛奶的雲尼拿。若貪心,則可加多幾大匙的焦糖(Caramel),包你吃過不羨仙。

遊覽完畢,乘車到半山一家著名的餐廳,叫Nabedano,黃色小屋,花園種滿各種樹木和香料,爬牆的花更美,裏面古畫不少,但沒有莊嚴氣氛,天冷了可燒壁爐,一切給客人舒適和溫暖的感覺。

女主人已是第四代傳人了,在等食物上桌時帶我到偏廳的小花園,種有一棵分叉的梧桐樹,說已有兩百年。樹幹外皮剝落,成彩色繽紛的圖案,餐桌的布,依此設計,極為調和。她又說我坐的那張桌子,是荷李活巨星佐治古尼最喜歡的。這傢伙懂得享樂,在科摩湖邊買了一棟別墅。

冷盤為地中海蝦沙律,接著是乳牛扒、魚和小種龍蝦配自家製的短麵,水牛芝士配煎龐馬火腿,甜品是我點的忌拉圖,先將麵包條烤成花紋,雪糕和糖片最後才加上去,漂亮到捨不得吃。

飽飽,走下山坡,見地下有幾顆大栗子,抬頭一看,巨樹參天,結滿帶刺的栗胞。大家像小孩子,脫下鞋往上一拋,又肥又胖的栗子掉得滿地都是。

折回碼頭,我們的酒店Villa Serbelloni遊艇前來迎接。以為乘船一下子就到,上了船問船長,才知要一個小時,原來科摩湖甚大,有一百四十六平方公里,水更深,達二百二十六海里,由阿爾卑士山溶化的雪水蓄成。

整個湖成人字形,而我們下榻的小半島Bellagio,就像垂下兩條大腿之間的小陽具。經過無數的小鎮和半山城區,湖畔的房屋一間間,五顏六色,遠看似玩具,近觀甚為宏偉,皆有私人碼頭,其中最著名的別墅不是大明星那間,而是意大利科學家Volta住過的,我們的電壓瓦特,就以他命名。

Villa Serbelloni建於一七八八年,本為私人別墅,後來給美國的洛克菲納基金買去,改為五星酒店。

下船後再爬階梯才能抵達大堂,高樓頂,空間盡情浪費,處處大理石、水晶燈、古董掛牆地氈,佈滿古畫。落地玻璃窗望著湖景,每間房皆有向湖的陽台,房間巨大,讓客人覺得住入古代貴族的家裏。

小睡之後,醒來已入夜,走進酒店的餐廳,吃意大利菜,看明月,入生樂事。

頭盤是瑤柱刺身,另一道是低溫處理的雞蛋加魚子醬、自家製水餃,上面鋪龐馬山芝士和黑松露菌。接著是魚,最後以烤乳豬收場。

大廚Ettore Bocchia前來打一轉招呼就走,前面幾道菜都不錯,最後的烤乳豬的皮並不脆,侍者前來問意見,我坦白告訴他。

吃完時,大廚才出現,拼命解釋他們的乳豬皮,當然沒有中餐的好吃,他來過香港,吃過,很喜歡,知道我的評語是對的。原來這個人是派了小侍者當密探,先聽了才跑去報告,他中間失蹤,是先想好了怎麼應答,也難為他了。

翌日的早飯為自助餐,老實說,我寧願這種方式,好過一份份的。當然從數十種麵包的選擇開始,其他應有盡有。摩科湖靠近龐馬,火腿當然一流,最過癮的莫過於吃附近山區比蒙(Piedmont)的芝士了。

國家地理雜誌出版的那本《人生中的食物旅程五百處》之中,也列出該區的芝士為必食的。早餐中的芝士種類數個不清,我一一試之,又香又硬的當然好,還是喜歡口感如絲的軟芝士,全天然,毫無防腐,實在大開「口」戒,每樣一小塊,已半飽。

芝士配水果剛好,當今的梨最成熟,甜得很,但不及藏在冰桶的那兩瓶Asti Mascato。這種獨一無二的甜汽酒,釀製方法為世界歷史最悠久,一般釀酒的葡萄佷酸,這一帶用的是最甜的品種。放在封密的木桶中發酵,會產生五到七個巴仙的酒精,這時自然產生氣體,冰凍了喝。

這兩大瓶酒沒有客人去動,我不客氣地乾了一半,吃著上好的芝士。這一天,將是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