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碧麗歌之旅’ Category

燒菜人

2010/07/23

此行的高潮在於欣賞丹紐香本Daniel Chambon的手藝。記得上次到訪,他謙虛地說:「我不是甚麼大廚,只是個燒菜的人。I’m not a chef, just a cook.」

去這家叫Le Pont de L’Ouysse餐廳之前,有一套儀式。

先到黑松菌園,主人是香本的親戚,他帶著狗嗅黑松菌。大家以為有了一個松字,菌就長在松樹之下,其實不是松樹,而是橡樹。香本的食材,全由這裡供應,說是整個碧麗歌最香最好的。

再去專為香本養鵝的農莊,叫La Ferme Du Berthou,由一對老夫婦經營。餵鵝的飼料是老粟米,其他的粟米田收割后,留下一塊,等待粟米乾枯才用。聽說這麼一來,粟米更甜,也許和製甜酒的葡萄乾是同一個道理。

老粟米蒸熟后,就拿來填鵝,過程十分不人道,看了就是,不再去提。

有了這兩種最好的食材,燒菜人香本的料理已有八成把握,我們到達他的餐廳。

在一個被懸崖包圍著的幽谷,清溪流過,有座斷橋,美若仙境。

餐廳佈置得乾乾淨淨,不花巧,樓上有十二間房可以住人。

今天的菜計有蒸鵝肝,用當地產的蘋果和葡萄汁調味。

牛肝菌做的糕點小菜。黑松菌的湯。小龍蝦和帶子夾黑松菌,小雞夾黑松菌,配黑松菌和薯仔茸。別小看這堆薯仔茸,這是我吃過之中最好的,畢生難忘。

最后是黑松菌芝士和朱古力甜品。

大家都吃得嘆為觀止:「為了這一餐,坐那麼多小時的車也值得。」

「為了這一餐,坐那麼多小時的飛機也值得。」其他人補充。

地址:Lacave-46200 Lacave

電話:05-65-37-87-04

(碧麗歌之旅‧完)

廣告

古堡

2010/07/23

飯后直奔我們此行的目的地碧麗歌Perigord。

一路上風景如畫,碧麗歌在法國的西南部,交通非常不便,雖然說此地盛產鵝肝醬和黑松菌,但專程來吃這兩樣東西的人究竟不多,就算一般的法國人也只聞其名,不會像我們這麼老遠來到。

這裡有許多洞穴,裡面尚存穴居人的繪畫,洞的下面有很多建築物,都是古代人為了禦防侵略者和野獸而建。

何況在當中經過,水無波,似鏡。當今剛碰上紅楓和落葉,把大地染成金黃,要在這麼美好的環境下,才有最好的餐廳吧。

我們下榻的古堡Chateau De La Tryne一點也不陰森,上幾回帶大家到其他古堡,一些團友說有鬼,怕怕。但這家人把房間裝修得新穎,牆壁上畫著綠色的樹,床又大又舒服,不像死過人,大家都很滿意。

天氣已轉寒冷,大廳的壁爐生著火,其他地方木柴珍貴,在這裡大把,燒得不停,從地窖中取出的酒,雖然不是大牌子,但也好喝,放在餐桌上,侍者拿溫度計一量,剛好是十六七度,最適宜喝。

一共也才十二三個房間,我們整團包了下來,晚飯就在大廳進食,這次的鵝肝是放進湯中煮出來的,別有一番風味,另用番茄做了四道不同,非常精美的小菜,接著又是鵝肝醬、魚子醬、魚、牛、芝士的甜品多種,吃得飽飽,好睡覺。

翌日一早看到花園,才知道地方大得不得了,古木參天,有一棵橡樹至少上百年,幾個人都會抱不住。在這種靈氣十足的地方打打袁紹良老師我的幾招太極拳,從來沒看過真人表演的古堡女主人也興趣十足,說要跟我學,我即刻搖頭擺首。

早餐,沒有新潮酒店那麼多東西。我躲在房內泡杯麵,吃完出發。

(碧麗歌之旅‧四)

瑪歌

2010/07/23

回到波爾多市,去年來過的團友老馬識途,一下子不見,都跑到市內的LV店去搶購皮包,但大部份都鑽進那兩家著名的酒商去買酒。

酒莊只供試飲,很少能買到,只有到這些市內的零售商去找。難得走一趟,團友們要買就買好年份的,店員一聽到,即刻當老爺那麼拜。

晚餐在一家百年老店吃,從前來過,水準不錯,當今已低落,記不得吃過些甚麼,反正午餐太過豐富,團友們沒甚麼怨言。

第二天去了甜酒蘇丹區,當然要看最好的Chateau Y’Quem,這家人去年已來過,但經新團友要求,又去了一趟,我答應的另一個目的,是想再次去那一區的餐廳Le Saprien。

環境幽美,一望無際的葡萄園當后院,吃的菜都像為了甜酒蘇丹而製的,黑松菌和鵝肝,鋪上用甜酒做的果凍,令人畢生難忘。

地址:Sauternes區

電話:05-56-76-60-87

法國人記電話,都兩個號碼兩個號碼,這是他們的習慣:日本人則是四個號碼,四個號碼,和香港一樣。

飯后再到瑪歌區的Chateau Margaux去,上述的幾個酒莊都不是一般遊客進得了,公關經理的老太婆還一直打手機來問幾時到,抵達后我問她為甚麼那麼緊張。

「有一次也來了一個VIP團,我們開了好幾瓶酒等待,結果不來了。」她解釋。

「你們自己喝掉算數。」我說。

「不。」她說:「職員是不許喝的,只有倒掉了。」

瑪歌酒莊的酒,性溫柔,最適合女士們喝,但大男人海明威倒是愛喝這種女人酒,喜歡得連孫女的名字也取為瑪歌,她長大后拍了幾部戲,不能大紅,從此消失。我則欣賞園外的那一片藍天,每到深秋,這裡的天藍得厲害,從沒看過那麼美的。

(碧麗歌之旅‧三)

金獅

2010/07/23

五種不同的麵包,都是餐廳一早烘好,還熱騰騰,牛油為Echire,另有五個方碟,裝有不同的果醬,有的裝成甜點式,就那麼吃也美味,愛吃甜的人看到會瘋狂。

又甜又鹹的有扭成毛巾樣子長條包子,波爾多著名的檸包甜糕、甜酸奶、佈滿覆盤子的蛋糕,還有其他叫不出名堂的。

鹹點是醃三文魚、法國火腿、煙肉、香腸等等各數種,最好吃的是一大盤一大盤的鴨肝醬,毫不吝嗇。

芝士的種類也吃不完,各來一口試試,已飽到不再叫蒸蛋了。

飯后參觀Mouton Rothschild,這家人聰明,請名畫家繪作,每年不同,印在商標上面。畢加索、達利、米羅、謝嘉爾、克圖等人都畫過,酒廠沒給他們酬勞,只送很多箱酒給他們嚐嚐,反正能為該廠作畫,已是榮譽。

2000年的沒有畫,印了酒廠象征的歐士堡羊Augsburg Ram。我喜歡的還是1982年那幅,由好萊塢導演尊休斯頓所作,畫了一串紫色的葡萄和一個紅太陽,陪伴著一隻在跳舞的白羊。

酒廠開了2003年的酒給我們喝,我嫌酸,吐掉。老實說,這家人的酒除了年份較佳的幾種之外,一般的都沒顯著的個性,不像去年參觀的Pichon-Longueville Comtesse DeLalande,喝一口就叫得出名字來。

中飯在一家叫「金獅Lion D’or」的小餐廳吃,南瓜湯、黑松菌炒蛋、羊扒、芝士和甜品,簡簡單單的幾道鄉下菜,好吃得出奇。

廚子是個大肚子傢伙,白鬍子,見到我們牙牙學講華話,嘻嘻哈哈。我看到他切法國火腿給別的客人吃,也多要一碟,他假裝臨時加菜不行呀的表情,隨著即刻切給我們,說:「不過不要緊,這不是菜!」

(碧麗歌之旅‧二)

新潮酒店

2010/07/23

上午十一時起飛,乘法航到巴黎轉機,再去波爾多Bordeaux。

法航的商務艙,座位新設計,夠寬大,又能平臥,有些人一上機就睡個飽,東西也不吃了,我就是其中一個。

醒來已飛了三分之二的行程,走到后面的酒吧,擺滿各種小吃。麵包和甜點皆非我所好,見有杯麵,而且是日清的「合味道」產品,不是難吃的雜牌,就先來一個,將我帶去的杯麵省下來,留著吃膩了法國菜時享用。

看兩部電影,已抵巴黎,改乘內陸機,一口氣到了波爾多。「累不累?」我問團友,大家心情還興奮,都搖頭。

在波爾多市內吃了一頓晚飯,菜式不錯,但已不記得吃了甚麼東西,趕回酒店睡覺。

這回我們一定要住三家酒店,各兩晚。在碧麗歌住古堡,巴黎住喬治五世。為了求變化,波爾多的是最新設計的La Saint-James。四棟黑漆漆的鋼鐵建築物,是從曬煙葉小屋得到的靈感,由古代著名的建築家Jean Nouvel設計,被新潮旅客視為寵兒,但我已疲倦。第二天一早再仔細觀察吧。

翌日,已生活在法國時間,照樣六點鐘起床,望出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是雪?是霧?原來大地餘溫和寒冷朝氣的結晶。走出陽台,遠望古教堂,響起鐘聲。

外面的私家葡萄園種滿了Merlot品種,院子另一邊是個大游泳池,升上的白煙,為暖水發出,游泳池邊以黑色為主調,黑白交錯,相信是設計者的苦心。可惜客房少,只有十八間,但每一間都可以看到旅館前面的一千六百平方米的葡萄園,另有七公頃的田園供住客散步。

餐廳由名廚Michael Portos主掌,他將被請來香港表演,由他設計的早餐,是我在法國住過那麼多旅館中,最豐富的。

(碧麗歌之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