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泰姬陵之旅’ Category

老來享受

2010/08/13

好歹到了休息站,咦?似曾相識,原來就是我們來的時候停的那間,導遊搖頭先生說:「公路強盜的電影又要上映續集了。」

眾人已對紀念品、大象及眼鏡蛇拍照不感興趣,喝了一杯茶或咖啡,繼續上路。

住回同一家酒店,團友們又去樓下的高級商店買藏羚羊毛圍巾。這種東西在歐洲被禁,海關查到了要沒收的,我覺得與其買它,不如堂堂皇皇地選購利馬的VICUNA頸項幼毛製品,質地並不差藏羚羊毛多少。

專車送團友到市內購物,印度盛產腰果,又肥又大又便宜,還有一種芒果,比ALFONSO種更香更甜,眾人一箱箱買回香港。

我則去找印度衫,數十年前買的真絲,當今已再也買不到了,它也耐穿,當年購入的幾件,至今到了夏天還派得上用場。

午餐在酒店的中餐廳吃點心和小炒,雖然不算正宗,但大家也吃得津津有味,尤其是那碟炒飯,一掃而空。

晚飯則到另一家酒店享用,是把街邊小吃高級化,拿回五星餐館的餐廳裡面吃。

再睡一夜,清晨五點送到機場搭國泰班機返港。

這次旅行,剛好遇到阿爾嘉省人群造反,本來還擔心動亂去不了,好在沒事。旅客嚇怕,人少了反而交通暢順。另外吃的喝的都在酒店裡,帶去的五箱礦泉水也派不上用場,沒有人拉肚子,也沒有人中暑,真是謝天謝地,擦乾額上那把汗。

「你們的旅行團自稱高級,其實是頹廢!」也有年輕人那麼批評過。但是我覺得人生每一階段都不同,背包旅行我們年輕時也走過,當今能有一點點的享受,也是應該的,不然不知道那麼辛苦掙錢來幹甚麼!年輕人一面罵我們,一面羨慕。大可不必,到了我們這個年齡,你也會享受到,但願如此。

(泰姬陵之旅‧完)

廣告

真相並不浪漫

2010/08/13

偉大的沙查汗國王,建那麼一座白色墳墓,其可歌可泣的愛情史詩,當然被后人不斷歌頌。但是,也許各位不願意聽,事實並非如此。

沙查汗的老婆已為他生了十幾個孩子,愛情拖到那個階段,也已枯乾。建這座東西,完全是為了表現自己的權力;因為,他要為自己做一座更大更宏偉的王陵,用通透的黑色大理石建築。

其他的留世大古蹟,都是逼無數的軍隊、苦力和奴隸去建,泰姬陵不同,沙查汗是有文化的君主,他請來的都是高薪的工匠,建起來才不粗糙。

細工的雕鑿,花掉國家多少財富,白的已經勞民傷財,黑的更是不得了,沙查汗的兒子造反,把老子軟禁起來,不讓他再次胡來。

等到沙查汗死掉,兒子殘忍地不把他葬在母親旁邊,棺材放在下面一層,而且故意地擺歪了。沙查汗一生追求完美,泰姬陵的建築全部是對稱的,從中間的洋蔥塔一分為二,左、右邊的屋頂和高台一樣大小。如果國王、王后的棺木左右擱置,也能完成沙查汗的一部分心願,但就偏偏不肯那麼做。可能是心術不正的原因。王朝交在這個兒子手上,即刻一敗不振,從此由歷史上消失了。

吃完早餐就回首都新德里,一路上,交通還是那麼混亂。在鄉下街道,看到擺著兩具屍體,只蓋著一層草蓆。印度的有錢人,死了在恆河旁積一堆檀木,焚化起來。這兩個山巴佬,大概是被埋在亂葬崗,草草算數吧?

自己地方的人間災難也幫不了忙,對異國疾苦,更是感到無助,我只有把聽筒塞進耳中,聽我帶去的錄音書。

(泰姬陵之旅‧八)

揮霍青春

2010/08/13

回到酒店,已入夜。印度政府說資源不足,晚上不照明泰姬陵,從窗口遙望,看不到跡。

晚飯安排在游泳池邊吃,是一件錯誤的決定。九月天,還是熱的,我們一邊進食一邊流汗,后悔為甚麼不搬進冷氣房去。如果是年底到年頭那幾個月,就涼快得多,露天的燭光晚餐也無妨。

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又去遊泰姬陵。那麼遠的水路,不看個夠,怎對得起自己?但是,還有很多團友認為望一眼已足,還在大睡。

六點四十五分出發,到泰姬陵剛好是開閘的七點鐘,天空還是一片紫紅色。泰姬陵本身是白色的,顏色依時間變動,從黑、紫、橙到黃金,這時的景象,和晚霞一樣,最為美麗。

已經有不少當地導遊在兜生意,一般遊客為了節省那十塊美金,不去光顧,我認為這錢最值得花。第一,他們會帶你到最美好的角度去拍照片,像這裡是全景,那裡可以看到泰姬陵池中的倒影等等,要熟悉環境的人才能找到的,既然難得來到,就讓人家賺一點吧。

導遊還帶你走進陵墓中,拿手電筒照鑲在牆上的紅寶石,那些沒有被英國軍挖掉,剩餘下來的幾顆,給電筒一照,清徹通透,紅得像流出血來。有些是后來補上去的,就像幾片死沉沉的紅磚,聊勝於無而已。

(泰姬陵之旅‧七)

搶不掉的光輝

2010/08/13

終於,進入了阿爾嘉省,泰姬陵所在地,我們也不先去酒店Check In,直接到The Mughal Hotel裡面的掛爐專門店Peshawari吃午餐。掛爐餐最妥當,甚麼肉都在爐中燒烤一番,任你選擇自己喜歡的,要吃多少添多少。

這家酒店美輪美奐,但是比起我們入住的Amarvilas Hotel,就是大巫見小巫了。 Amarvilas的建築把古典和新派流線型糅合得極佳,處處看到水池,每一個角落都成為一幅沙龍相,每一間房間都面對著白色的泰姬陵。

已經不能等待了,即刻要走近去看,泰姬陵和我從前來時一樣,只是加強了環保和保安,從酒店到門口只有幾步路,但不能乘巴士,要坐電池車。以為就那麼走進去,當今有嚴密的關卡檢查,不能帶食物,也沒收你的香煙和打火機,據說曾經有恐怖分子宣稱要炸毀這個名勝。

大家的心情都興奮得不得了,走進一條幽暗的長廊,忽然,那座白色的建築就呈現在我們眼前,而且不只是一座,池子裡倒映了另一座。

眾人在遠處拍照時,我走近這一座迷人的建築,在白色雲石鋪的庭院中躺下,身體感到一陣涼意,抬頭望著那迷人洋蔥形的塔頂。名勝,要那麼觸摸,才有感覺。

斜陽把白色變為金黃,這是看泰姬陵最美好的時刻,另外的還有黎明和月圓的晚上。據說泰姬陵到底是陵墓,並不吉祥,所以在月圓夜晚和情人一起看,會分散的。當今政府已禁止旅客夜遊,連一個美好的別離藉口也失掉了。

鑲在陵上的寶石已被英國軍人偷去,但搶劫不了泰姬陵的光輝,我們來了,可以想像到昔日的全盛時期,這是人類學習天堂的最高作品。

如果說宏偉或巨大,吳哥窟可能勝之,但是說到纖細、精緻和美麗,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座建築比得上泰姬陵。的確是一生之中必遊的,旅途上的辛勞掃之一空。

(泰姬陵之旅‧六)

大道大盜

2010/08/13

路途遙遠,前一晚又睡得不夠,正想瞌眼,司機的喇叭按個不停,又尖又響。搖頭先生又說:「當巴士司機很威風,不按喇叭怎麼引人注意?」

的確威風,他的旁邊還坐了一個巴士小子,好像一生人就是為了老師而活,他注意著司機的一舉一動,學習所有駕駛的技術。巴士轉彎夠不夠位?他即刻冒著被其他車撞死的危險,跳下來指揮。老師一流汗,馬上為他獻上冷凍毛巾,像個好老婆,無微不至。晚上是不是被老師用,還不知道呢。這小子能那麼忍辱偷生,完全是為了要承繼司機這個職位。在人口十一億的世界第二多人的大國中,要找到一份工作,並不容易,他的老師也是那麼賺來的吧?

一隻馬,拉著一輛車經過,搖頭先生說:「一匹馬力的德士。」

好歹走了兩個多小時,到了休息站。所謂的休息站,和日本的相差甚遠,賣來賣去還是那幾種手信:花花綠綠的圍巾。鑲大理石的茶杯座、粗糙的銀器等等。

餐廳中準備了三文治和蛋糕給團友,但大家都不太敢去碰,只是喝杯茶或咖啡。翻譯和導遊搖頭先生躲在一角吃他們的印度早餐:燒餅沾咖喱汁,全齋。我看了也要一份,用手抓來吃。搖頭先生看了,帶點哲學家口吻說:「拉肚子的特權,只是膽小的人擁有。你不會有問題的。」

走出來,有人騎著隻大象,另一個弄蛇,都客氣地請旅客拍照,大家一舉相機,就追過來討五塊美金,不給的話,就不客氣了。

搖頭先生更是搖頭不止:「這不是休息站,這是黑店,英國人講的高速道路強盜HIGHWAY ROBBERY。最諷刺的是,這條路根本就不是高速。」

(泰姬陵之旅‧五)

漫漫車程

2010/08/13

從新德里到泰姬陵要多少個小時的車程?

你這麼問印度人的話,他們一定會回答:「最多四個小時。」

胡說八道,怎麼快也得五小時,有時六個小時。這段路要穿鎮過省,每一個省都有關卡收買路費,排起長龍來可不得了。好在我們用的旅行社是當地最高級的,派了一輛車當先頭部隊,到處排好隊付錢,我們一團人的巴士走在后面,順利過關。

「到泰姬陵有飛機嗎?」團友問。

我們的翻譯叫DR. YUKTESHWAR KUMAR,為自己取了一個中國名金煉爍博士,是印度德里大學東亞研究系的副教授,華話講得還可以,他說:「沒有。」

「火車呢?」

「沒有。」

「明明知道泰姬陵可以賺大錢,為甚麼不建一條高速公路?兩個地方距離才兩百哩。兩個鐘一定能到。」

「有這個計劃,但經過政府一批,胎死腹中。」金博士還是要保持一個博士樣,說話比較正經,但是我們的導遊就不同了,他沒給過我名片,名字很長,說了也忘記,因為他常搖頭,我們為他取個花名叫搖頭先生。

搖頭先生有一陣很強的「DRY SENSE OF HUMOR」,只能翻譯為苦澀的幽默感,笑話陰沉,也不一定好笑。他說:「單單是新德里一個地方,不算小職員,已有五十萬個高官。英國人發明了官僚制度,我們印度將它變得完美。」

一路上,我們看到很多小摩哆改裝的德士,黃頂綠身,搖頭先生說:「我們叫它骨頭攪拌器。」

(泰姬陵之旅‧四)

銀缽焗飯

2010/08/13

主菜也有掛爐餐的變化,雞、羊、魚蝦,都擺進火爐中燒烤。雞肉烤得外表微焦,但肉裡還是充滿甜汁,是特點,因為德里不靠海,魚蝦只是點綴,並不精采,更沒有在新馬吃到的咖喱魚頭了。

有一道羊肉,是用手剁了又剁,剁到已經不是肉末,而是變成肉醬為止,再用香料煎炒出來,我認為好吃,但大家都說太鹹。鹹,是一般窮困國家料理的通病,可以多下飯嘛。

大家一致讚美的焗飯,是用一個銀缽,茶盅般大,把生米和生肉放在裡面,加上湯。缽口用一片生麵封起來,再蓋銀蓋,整個銀缽在火爐中焗完上桌。

打開銀蓋,掀起那片已經焗成麵包的皮,就露出裡面的飯,飯是用印度野米炊出來的,野米瘦長,比我們吃的絲苗長三倍,吸著肉汁。那塊肉也被焗得又柔軟又香甜,單單這盅飯,我已能當一餐了。

前菜、主菜上過,就是甜品了,一共有三四道。通常有炸過的米糕,浸在蜜糖之中,或者是一條條的米線煮蜜糖和冰淇淋等,都是名副其實的甜品,不甜不必給錢,總之甜死你為止。

至於飲品,未來印度之前聽到的傳說,是一碰到當地水即刻拉肚子,所以有些客人也自己帶了屈臣氏蒸餾水來喝。其實酒店有大把礦泉水供應,一點問題也沒有,我們這些喝酒的,當地產的KINGFISHER啤酒很好喝,酒精又能殺菌,比喝水安全得多。

整個德里的交通都很混亂,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幾里路罷了,也要花上半小時。路旁的住宅,有豪華的,也有臨時搭的木屋,印度是一個貧富差距很極端的國家。人口多,是把生活水準拉低的致命傷。

在市內的各個名勝走馬看花,大家也沒甚麼興趣,都期待著明天一早要去的泰姬陵。

(泰姬陵之旅‧三)

前菜

2010/08/13

我們這一行的目的也只是看泰姬陵,最新選出的世界七大奇蹟中,它沒像吳哥窟一樣被踢出局。但是印度這個國家聲譽並非太好,團友們認為只有跟我來才安全,我也不能辜負眾望,向大家說:「總之住得最好,飯在酒店中吃,速戰速決,四夜五天,看完就走,好不好?」

大家贊成。旅行團就那麼組織起來,但是最要命的是拿不到商務艙座位,等了好久,才能辦出一團三十多人的。當今印度的高科技企業發達,行政人員都搶坐商務,輪不到團體的遊客。

我們的早餐很豐富,中午那頓更是不得了,先來三四道。大家已吃得大叫飽飽時,侍者才說:「這是前菜!」

主菜跟著出,看餐牌,有十多道,正在吃驚,原來每一道只是小小的幾口。以下那幾頓都是相同的方式出菜,花樣多,量少。不過,只要你吃得喜歡,吃得高興,你選中的菜可以任意加添,添到你喊停為止。

主菜通常是用一個銀製的大碟盛,擺在你眼前,碟的前端有五六個銀碟,侍者把各種菜一一添加,在銀盤的空位中放一塊塊的三角印度餅。

餅吃過,就放飯了。印度餐不太吃白飯,多數是把飯炒了,再放進一個小盅中焗出來的,計有海鮮飯、雞飯和羊肉飯。牛和豬,在印度餐中不出現。

前菜包括了湯,多數是用豆熬出來的濃湯,青菜清湯也喝過,還是前者味道好。再有烤COTTAGE CHEESE,這種未經發酵的水牛乳酪,在意大利菜中最常用,印度人也喜歡,但它本身無味,要用咖喱等醬料來烹調。

(泰姬陵之旅‧二)

泰姬陵之旅

2010/08/13

久違了,印度。

德里機場從前常停,到歐洲的航班多經這裡,如今直飛,已久不造訪。辦入境手續時,看到殘舊的關閘頂上穿了幾個四方形的大洞,攝錄機也被拆掉,剩下電線,問海關人員說:「咦,是不是要換新機場?」

對方懶洋洋回答:「等到2017年吧。」

作為世界人口最多的第二大國,又是首都,德里機場這個門面,的確不能給外國客人留下甚麼好印象。

從香港到德里,國泰機在深夜起飛,六個小時后就到達,本來可以像去墨爾本一樣,晚上走,早上到,睡一夜,多舒服!但是西飛不同,有兩個半鐘的時差,抵是凌晨四點,路燈又不夠亮,黑漆漆地,一路看不到甚麼東西,也許是眼皮蓋著的緣故吧。

德里的五星級酒店真不少,喜來登、香格里拉等等,但是說到最豪華舒適,還是比不上印度富豪開的THE OBEROI酒店,雖然是半夜三更,但差不多所有酒店職員都出來歡迎我們的旅行團,浩浩蕩蕩。先喝杯雞尾酒,再睡覺。

早餐特別為我們開在樓頂上的中國餐廳,從九點半開始,酒店經理說可以給我們多睡一點,我已生活在當地時間,閉一會兒眼,和香港一樣,六點鐘起身。

自己不睡,也要給別人睡,團體在中午十二點出發去吃午餐,早飯又要等到九點半。既來之則安之,走出酒店散步。左邊是一個高爾夫球場,右邊有一座很大的古墳,據說是泰姬陵的前身,看了才想到照它的樣子建的。

(泰姬陵之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