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泰國之旅’ Category

曼谷機場

2014/06/16

這次去清邁乘的是泰航,機種很新,座位舒暢,服務實在不錯。以往坐這一家航空公司,也很少讓我失望過。

從清邁返港,需在曼谷轉機,本來想停一晚東方文華,但患了大感冒,打消此行。曼谷機場等待時間兩個半鐘。

餐廳設在三樓,很多旅客沒注意,只在二樓的快餐部解決。三樓那家樓頂特別高,食物西餐和泰菜齊全,新鮮榨的果汁種類多。我點了一碗叉燒湯麵,一碟泰國炒河粉,加大量的指天椒和魚露吃,過癮到極點。又要了一杯西瓜汁,太甜,懷疑下了糖漿。

時間還剩很多,就去理髮廳洗個頭,刮刮鬍子,女理髮師無微不至,給了一點小費,歡天喜地。又有一家腳底和全身按摩室,擠滿了客人,只好作罷。

隔幾家是攝影室,可拍與獅子老虎作伴,或把頭伸進鱷魚口的相片。並不是只貼上一個頭那麼簡單,由專家用電腦修補和著色,非常逼真,要變成3D立體照亦可。

花店的胡姬一大盒只要百多港幣,女友愛花之旅客順手買一把。沒有對象的話,只有獻佛了。香煙是亞洲最便宜的吧?上次買來送友人,他說名牌煙有腥味,可能是泰國製造的,我抽了則覺得一點問題也沒有。

每個地方的當地航空公司候機室都標青,泰航也不例外。地方寬大,沙發舒服,辦公桌上設有上網插頭,如果你是泰航會員,更有電腦使用,吸煙角落也很大。

我已經超過買紀念品的時期,但是看到林立的商店出售的一套迷你雞公碗,一共六隻,可愛得很,到最後也忍不住手。

在曼谷機場,別說兩個半小時,多一倍,也很容易度過,赤鱲角學得到嗎?不可能吧?至少在價錢方面。

廣告

清邁麗晶

2014/06/15

這次帶隊到泰國清邁,一看到「麗晶」酒店,所有的團友都不禁感歎:「太美了、太美了!下次甚麼地方都別去,一連在這裏住上三天,就發達了!」

所謂旅館,並不在一棟大樓,是一間間的兩層樓泰式住家。每一間都是套房,裏面設備應有盡有。

清邁在泰國北部山區,空氣清涼,不喜歡冷氣可開點電風扇。樓頂很高,從上面吊下來,傍晚更能關掉風扇,打開門。外面是一座涼台,設有桌椅和躺臥的沙發,再小睡一會兒才起身洗澡。

浴室面對著凹下去的山谷,夕陽下一片稻米金黃,酒店裏吃的農作物,都由這裏採取。

到了下午天轉熱時,四隻水牛,三條黑、一條白的水牛就不必耕作了,養得肥肥胖胖,粗毛洗得乾乾淨淨,由農夫們帶出來四處散步,讓小孩子們拍照片。

由一棟屋子到另一棟的距離甚遠,到餐廳也有一段路。步行亦可,不然有高爾夫球場的電動車穿梭。

經過的一棟大屋是圖書館,關於泰國的文獻最齊全。還設有多部電腦,讓客人免費上網,我懶洋洋地在那裏半躺著,看《蘋果》的網頁,剛好是大標題的白姐姐入獄頭條。

游泳池是奧林匹克競賽的大小,池邊喝杯馬格麗坦。水果在房裏已有大量供應,不必在這裏吃。餐廳分泰國和西餐兩個,多數情侶都叫進房,懶得出去。

清晨,霧大,鋪滿整個山谷,望到對面的樓宇,像飄在空中,仙境也。

最便宜的房租由三百六十五塊美金起,到兩千美金一夜。

地址:Mae Rim, Samgeng Old Rd. Chiang Mai

電話:6653 298 181

忍受

2014/06/14

從昆明直飛清邁只要一個半小時,有一個鐘的時差。昆明晚上八點,清邁七點抵達。機場不大,很快通關,我先走出來抽支煙。看到有家便利店,連女人手袋也賣,有件熟悉的東西掛著,原來是冒牌LV。

泰國的盜版貨相當猖狂,而且品質極高,連大陸的翻版DVD也很多帶泰文字幕,大概是由清邁傳過去。暑假西片的翻版齊全,徐克的《蜀山傳》賣得通街都是,在大陸由七塊至十塊,有精裝的盒子。清邁更便宜,電影真難做。

吃完了泰國皇家餐之後,一群年輕朋友已急不及待跑去沖涼。泰式人體按摩二千銖,合四百塊港幣,兩個小時做足功夫,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捱,會脫皮的。

我躲在房內趕稿,「名采」每天一篇,壓力雖重,但已養成自律,寫得出。《壹週刊》那篇「壹樂也」最要人命,兩千字,不易找到題材。前一陣子台灣版的《壹週刊》也同步刊發,他們那邊的編輯要求我寫鬼故事,哪有那麼多故事可寫?結局那個棺材釘想死人,每晚做夢都是鬼鬼聲,差點搞到神經衰弱,後來講好隨意發揮,才較為輕鬆。

入住的Westin Riverside Plaza旅館算是城中最好的,可惜燈光幽暗,是讓新婚夫妻過夜的情調。我從前旅行,袋中總有幾個一百火的燈泡交換,近年來已懶惰沒帶,明早不買不行了,大後天還要回來住一晚。

清晨起身把稿子寫完,望出窗外,河邊種滿木瓜樹,這種植物最賤生,撤下種子即標出樹幹,長滿乳房形的果實,怪不得潮州人叫木瓜為奶瓜,但我認為是摘樹枝或果實時,流出乳白色的汁液而命名。

拉七拉八,也完成一篇,我寫過的東西,至少有個主題,或者供應些消息,這一篇二者全無,請各位讀者忍受一下。

物有所值

2014/06/11

非自己出馬不可了。

好在未到清邁之前已訂好了酒店,我們此行會住兩家,一間是市內的Westin, 為全城最好的了,伊莉莎白泰萊也曾經下榻,又沒有一般旅行團的吵雜,五星級的服務,差不了哪裏去。

另一間是郊外的清邁麗晶度假村The Regent Resort,圍繞著一座小山,建了一間間的古泰式住宅,浴室就有普通酒店房寬大,用高爾夫球場電動車穿梭。

建築物的中間有一塊農田,水牛耕種,並不破壞自然環境的生態,遠處山頂白雲遮蓋。一進入,即刻有一個世外桃源的感覺,為全球罕有的酒店之一。

有一名女子向我打招呼,面孔熟識,原來在香港的麗晶見過,被派到這裏已六個月,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曾瑪麗小姐在這裏當餐飲和行政經理,她的品味極高,酒店內的泰國餐廳所做的菜一流,可以在那裏吃到清邁最好的晚餐。

酒店還設有高級的spa,裝修得不遜曼谷東方文華。我們會在這裏供應客人享受享受泰式按摩,香薰浴或其他沖涼服務就要自選了。

另一餐晚飯在一家老字號的唐人餐廳吃,地方大,廚房寬,燒起一人一隻的乳豬沒有問題,向來認為一桌十人共搶一隻,總是寒酸事。

兩個中飯,一頓找到了一間鄉下湖邊的餐廳,試過之後覺得味道很好。另一餐由好友陳威介紹,去空軍俱樂部餐廳吃。空軍嘛,不吃得好,不駕戰鬥機了。

最後要決定的晚餐,由曾瑪麗推薦,去到一間環境特別優美的河邊餐廳去,又是另一個香格里拉。加上購物、另一次泰式按摩、大象表演等等,此旅行團別的不敢講,絕對物有所值。

受不了

2014/06/10

第二天才有精神再去試食。

我們預算在清邁住三個晚上,早餐在旅館吃不計,我們要選兩個中飯、三頓晚餐。

聯絡人說有一個地方專吃河蝦,好,就去試試看。人工挖出來的池塘,養了許多大頭蝦,做出來的蝦餐並不好吃。當然,培殖的嘛,沒有甜味,當今廣東省也普遍養著,稱之為羅氏蝦,已不是甚麼特別的東西。

看我們不以為然,聯絡人把心一橫:「就帶你們去吃最地道的泰北菜。」

由他叫了一桌東西,炸蟋蟀、竹蟲等等,做一個「看你們敢不敢吃」的表情。

蟋蟀我住在泰國,和吳宇森一起拍戲時的鄉下吃得多,味道像炸蝦米,沒甚麼大不了。竹蟲在雲南也多,不如蠶蛹好吃。

還有一種螞蟻,專吃牠們的下半身,充滿油。不過那麼小的東西,要吃多久才等於一塊肥豬肉?

螞蟻蛋倒是美味,在墨西哥生活時常吃,問說有沒有?賣完了。

看見旁邊桌子有人叫了一道菜,啊,是我最喜歡的野菌,名字叫不出來了。

櫻桃般大,長在泥土之中,五月天最熱,下了一陣大雨後就長出來,採野菌由專家負責,看到地面稍微凸出來就挖,普通人找了一天也不過四五粒。通常用來熬湯,湯特別甜,野菌一咬,一股非凡的香味噴出。皮有咬頭,裏面的膏更是天下絕品,好過法國梅露黑菌、日本松茸。要是在經濟強國,一定被捧上天,價高如金了。可惜只長一個月,帶團來時已過。

我心中已經知道此地並非首選,不得已的話不會帶團友來。主要的是受得了食物,也不一定受得了蚊子。

疲倦

2014/06/09

從昆明飛泰國清邁,一小時零五分抵達,已是入黑。當地聯絡人帶我們去一家市內河邊的餐廳,說是這裏最高級了。

這地方依稀記得,但店名不叫Gallery。

「因為克林頓的太太來過,用她名字希萊莉Hilary的諧音改成Gallery的。」他們解釋。

我又老實不客氣回應:「政治家不是美食家,何況是他們的老婆?」

東西如預算中那麼難吃,甚麼炒雜菜、蒸魚等等,是中餐做法。

「怕你們吃不慣嘛。」又是同一個答案。

「來到泰國,就要吃泰國菜。」我說:「理所當然。」

「你們會吃辣嗎?」

我已經沒有氣力回覆了。

這家餐廳實在裝修得高貴,河邊情調也不錯,又有一團四人樂隊,食物價錢很貴。貴地方誰也會去,好吃就不是人人懂得。

星馬泰旅行最熱門,去過的都嚐了些當地風味,香港人漸漸喜歡上刺激性一點的食物,要不是過份的辣,也能接受,所以九龍城一帶才開得成那麼多家泰國餐廳。

當地聯絡人看我不作聲,以為把我說服了:「再帶你們到中國餐廳吧,所有旅行團都去的。」

我也怕一連幾餐泰國菜會單調,間中插一頓也是好的。

「要試試他們的烤乳豬。」我說。

「行,」他回答:「我即刻打電話訂。」

去的這一家規模不大,門口有個嘴邊無毛的小子在一個鐵箱中烤了起來。

「一人一隻,應付得來嗎?」我問老闆。

「一人一隻?」他睜大了眼睛:「為甚麼要一人一隻?」

疲倦不堪,即刻回酒店睡覺。

睡得甜蜜

2014/02/20

在曼谷機場轉機,回新加坡為母親祝壽,同日要拜祭亡父。保守的人認為這兩件事怎麼可以一齊做?我們新派人倒無所謂。

這幾天為了想不出寫些甚麼,連愉快的假期也受影響,每晚坐在書檯後瞪大眼睛呆了老半夜,一字不出。

寫作環境可是一流的,面對著萬家燈火,河中掛著電泡的小艇穿過。打開落地窗,涼風吹入,比冷氣舒服。

這張書桌上,八婆作家芭芭拉·卡蘭也寫過書吧?她曾經破紀錄地一年出版了二十六本小說,怎麼我連一篇文章也想不到題材來寫?真是同樣寫作人不同命。羞羞,怎麼好比不比,去和八婆比?

沒有斷過稿。專欄天天要有不同的東西見讀者,隨便寫寫家中阿貓阿狗,又過不了自己那一關,愈來愈覺得是件苦差事。
自己也覺得奇怪,總之坐了下來,到繳稿的前一刻還是能擠出點東西,這叫做專業寫作人嘛。問題出在擔心寫甚麼才好?寫得夠不夠水準?對不對得起讀者?那種擔憂,令人憔悴。

坐下來吧!又起身去吃吃水果,沏沏茶喝,怎樣也不肯坐下來。眼皮已重得張不開,躺一會兒吧。一面睡一面想,昏昏入眠,咦,這不是一個好故事嗎?夢中已構成,起承轉合皆佳,起身記下就是,就是醒不了。

翌日,頭腦空空,昨夜作的是甚麼夢,忘得一乾二淨。已經來不及讓蘇美璐畫插圖了,她一拿到我的傳真作畫後用DHL速遞,但這次也許不夠時間思考畫些甚麼了,怎麼辦?在機場商場流連,看到了一本泰國古法按摩的書。有了!我知道要寫甚麼了!坐進機艙,叫空姐不准叫醒我,睡得甜甜蜜蜜,雖然從曼谷到新加坡,只要一小時四十分。

不簡單的女人

2014/02/19

芭芭拉·卡蘭Barbara Cartland這個女人頗不簡單,除了愛情小說著作多得進入健力士大全之外,她有不斷的精力去旅行和推銷自己的作品。

年輕時,她忽然有個奇想:如果用滑翔飛機來送信,豈不節省能源?不怕死,她親力親為地當機師推行。

也曾經為兄弟助選,成功地推舉當國會議員,後來戰死,卡蘭為他寫了本傳記,千方百計地請英國首相邱吉爾來寫序,也顯出她推高自己身價的才能。

她一生為聖約翰救傷隊做過不少事,也捲起一個提高護士薪金的運動,又當世界愛情小說協會的會長。

吉普賽人也欠她不少,她致力維護這流浪民族的權力,令到國會通過法律,安頓他們在屋住下。吉普賽人感謝她,把這條村叫為「芭芭拉村」。

殖民地國家讀者無不喜愛她的小說,印度更瘋狂到給她一個勳章,遠在一九七二年,她的書一賣就是七百萬部,而且還繙譯成希伯萊文、希臘文和土耳其文。以色列更封她為女爵士。她來過香港好幾次,還上過英文台電視。

在一九七八年,她僱用英國皇家交響樂隊,為自己唱的《我在找尋彩虹》灌唱片和錄卡式帶。傳說中,她和蒙巴頓伯爵有過婚外情,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和戴安娜王妃是親戚,倒是假不了。

一九八六年,曼谷東方酒店以她為名,設了芭芭拉·卡蘭套房。

這次我住進去,才知道她那麼多東西,房中還有一封信,抱怨說裝修得粉紅色不夠,實在是八婆一個。

但是,我寧願住八婆套房也不想住毛姆和卡活套房。此二君,雖是名作家,但皆為同性戀者,不知陰魂散了沒有。

靈氣

2014/02/18

這次來泰國,住「曼谷東方酒店」,被安排下榻套房。只有東方和新加坡的萊佛士,套房安上作家的名字,文化氣息很重。

諾亞·卡活Noel Coward和森姆實·毛姆Somerset Maugham的套房,是東方最大最豪華的,兩個人都曾經在他們的遊記中提起過這家印象深刻的旅館。

在二十世紀初期,交通不是很發達,電視也不普遍的時候,西方人最初踏入泰國領土,那種完全不同的感覺帶來的驚歎,是能夠了解的。一切都帶神秘和喜悅。他們想不到在東方還有那麼繁榮的國土,他們受到另一種文化的衝擊,令他們沉思。

這次住的套房以芭芭拉·卡蘭Barbara Cartland為名。

誰是此人?簡單的比喻,她是西方的瓊瑤,一個深受少女讀者愛戴的三毛錢愛情小說作家,作品四五百部,還有數不清的自傳、歷史研究、社會哲學、戲劇、電台廣播、詩歌、電影、卡通著作,更少不了她的烹調書。

當然,她是一名大富婆。臃腫的身材套上粉紅和帶羽毛的奇裝異服,手腳上都是名貴的珍寶。帶著鬆毛小狗從樓梯走下來會客的那種俗不可耐的人物。

作品之受歡迎,也代表了讀者的俗不可耐趣味。大家都俗,就不是俗,是普通現象了。

這間套房很大,一房一廳,有私家廚房,窗外走廊之大,足可以擺著十幾張臥椅,望著夕陽。室內圖書櫥中擺設作者選擇的名著和自己的書,桌上有她寫給酒店的話,感謝東方用她的名字做一間套房,還有一副卡通,畫著一個書評人咒罵了作者,也許她會來打架,最後一格畫的是一個胖女人拿了棒子找上門。卡蘭能容忍這種自嘲,代表她有一份靈氣,也許是這份靈氣,作品才與眾不同,不是阿貓阿狗作家。

放假

2014/02/17

就快來臨的三月四日,是泰國大選日,全國二百六十三位候選人將競爭國會中的十八個議席,作生死鬥。

「每一票對我們都很重要,」鄉下的候選人說:「但是我們的居民跑到曼谷去做事,不能回老家投票,對我們很不公平。」

「放他們的假呀!」是直接反應。

「老闆不肯。」有一個叫Empower的組織的會長說。這個組織是以保衛妓女權力為主旨的,不過沒有為她們做了甚麼事,充其量只是學澳洲,把妓女的身份美名為「sex worker性工作者」。

紅燈區柏蓬Patpong的妓女們一個月只准放兩天假,如果平日的由星期一到星期四放,老闆就要扣五百銖,合一百港幣。星期五、六、日,放假的話,扣雙倍的一千銖。從這個數目字看來,你就知道妓女們的成本是多少了。

柏蓬現在變成一條賣雜物的街道,和旺角的女人街很相像,一到晚上車輛不准進入,擺滿攤檔,賣名牌贋品皮包、廉價衣服化妝品、翻版VCD。和香港不同的是兩邊都是酒吧,遊客走過,可偷窺到站在吧櫃上露乳房大臀的少女,搖搖擺擺吸引路人。

性表演也無處不有,皮條客拿一份像餐單一樣的表格,列出香煙、汽水、香蕉等等項品,任君選擇。

「可以免費試看。」他們說。

算一算,在柏蓬就有八十二家,每一家有五十個性工作者,整個曼谷加起來不止這個數目,對投票,當然造成影響。

引起輿論時,一般工業的組織也說不讓工人回老家。

柏蓬酒吧老闆們大樂:「你看,正當工人也不放假,迫我們的性工作者幹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