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河內之旅’ Category

餘補

2010/08/03

一,正名

西貢有一條河流過,是湄公河;河內也有一條,叫紅河。因為整個城市不靠海,被紅河包圍著,故稱為河內。

二,附近

距離最近的海岸下龍灣要兩個小時的車程。我們這次沒去下龍灣,有興趣一遊的人可以搭賭博郵輪前往。

三,享受

皇帝Tu Duc(1848-1883)最會吃喝了,每一餐都要五十個御廚為他做菜,一人一道,共五十道。他喝的茶,只由宮女們在清早集中花上的露水來沏。蔡家的茶也是如此,皇帝是家父,宮女是我們這四個兒女。

四,稻米

其他地方的農田,一年一造米;越南土地肥沃,一年可以收割四次。

但是長年來的戰爭,令到越南人要從外國輸入米來才夠吃。好在近年學中國由共產主義改革開放,農民可以自耕自給,成為世界第二大的產米國。

五,地理

越南面積三十三萬平方公里,和意大利一樣大。長形,像個S字。在冬天,河內的天氣會降到攝氏十五度左右,那時候來,記得多帶件外套。

六,食物

越南人甚麼都吃,食物只分好吃和不好吃,所以吃蟋蟀,也吃半孵出雞來的蛋,狗肉也吃。

七,宗教

甚麼都信,佛教、道教、天主教、基督教、興都教,古代越南信萬物有靈論,混合而成了特色宗教──三教。耶穌和穆罕默德是他們的先知,先知之中也包括了文學家雨果,政治家邱吉爾和聖女貞德。

(河內之旅‧完)

廣告

愉快

2010/08/03

繼續努力,再吃。

晚上又去了三家。皇天不負好心人,終於我們選中一間。

吃的是南瓜焗出來的大頭蝦,苦瓜釀肉丸湯,螃蟹炒粉絲。一隻蝦,一片肥豬肉夾著的不知名菜、蛤蜊肉取出后和肉碎混合炸過再塞入殼的料理、筍殼魚,炒南瓜苗等。精彩的有用生魚加魚露滷出來的菜,撒上大量香草,刺激得要命。

到昨晚喝酒的那家環境幽美的餐廳,就大失所望了,又是騙洋人的。

第三天,要出發回家了,我避過酒店的早餐,一個人走到對面的大排檔去亂叫一番,也有五六個菜。

接著又到舊城區,在一家最出名的賣甘蔗汁的攤口,叫Nuoc Mia的要了一杯。甘蔗鮮榨出來后加一粒青檸,不覺酸,只感到甜味更加複雜,的確喝得過。

一家叫Nha Hang Mien Luon是專賣炸血鱔再拿去煨湯的,也好,檔外有一大包一大包的血鱔乾賣,像我們的炸魚皮。

中午試了幾餐后找到一家炆山瑞又煮河鰻的店,還有其他數不盡的菜。

臨走之前,到Nguyen Sinh去買法國麵包當飛機餐。越南的鵝肝肉醬最出名了,夾麵包的配料有肉腸、魚腸、豬雜腸、豬頭肉腸、火腿、肝腸、肥肉腸等等,每樣都加幾片,最后淋上帶辣的魚露。

小姐們還到Cafe Mai去喝了一杯咖啡才肯走。

九肚魚已和我合作多次,知道怎麼安排行程。周五、六、日三天的假期,是一個吃得最好,住得最舒服的旅行。到過西貢的團友還有興趣的話,河內是可以一遊的;如果連西貢也不喜歡,那麼河內大可不必跟著來。我自己認為在香港周末也沒事做,多來幾次越南也不會厭的。

(河內之旅‧八)

池邊偶遇

2010/08/03

又在Metropole酒店的池邊曬太陽。

昨日忘記了帶書讀,乾曬有點悶,今天帶了一本Christopher Isherwood寫的《The Berlin Stories》,游完兩圈后就躺著看書。

一個金髮的女子在我面前走過,又走回來。一看,很細的腰,很長的腿。

「這本書我也看過。」她在我旁邊坐下來后說:「你去過柏林嗎?」

「到過。」我說:「不喜歡,但是我最愛海德堡,美得不得了,文化氣息重過牛津和劍橋,真想去那裡唸大學。」

「同意。」她說:「第一次來河內?」

我點頭:「你呢?」

「也是。法國人真浪漫,他們懂得把熱帶地方改造得像他們的家鄉,我們德國人像機器,沒有那種情懷,不過我們也沒有殖民地。」

「你們不殖民,只佔領。」我尖銳地指出。

好像有點傷了自尊,她靜了一會兒。

「但是任何國家都有好人,也有壞人。日本人也一樣,中國人也一樣。」我這麼說不是安慰她,只是講事實。我說:「我小時就看歌德的《少年維特的煩惱》,長大后也喜歡湯馬士曼的《死在威尼斯》。」

「好極了。」她說:「我也喜歡。」

「你們還有貝多芬、舒曼、曼德遜、布朗士和華克納呢。」

她笑得更燦爛。我接著說:「當然,還有希特拉。」

她又拉下面孔,轉一個話題,她問:「你幹甚麼的?來河內幹甚麼?」

「吃、吃、吃。」我說。

「我跟你去。」她依偎過來。這時,她的丈夫或者男朋友出現,一把將她拉走。年輕男人,真要不得。和一個女人在一起,就以為這女人屬於他們的,一點無傷大雅的自由空間也不給,最后總成為敗筆。

(河內之旅‧七)

醒來再吃

2010/08/03

餘興未消,到酒店附近的一家食肆,叫Club51,由一座法國豪宅改建。這種建築在河內保留得不少,多數用來開高級餐廳。
 
經過花園,走上平台,再登二樓。室內全部以40年代的Art Deco裝修,真是幽雅。越南餐廳受法國人影響,最注重門面了,而且也把氣氛搞得不錯。至於食物呢?我們再也吃不下去了,只叫酒來喝。

雞尾酒中有一杯叫Lemonglass Martini的,有極濃厚的香茅,溝的不是酒而用無味的伏特加,才不會搶去風頭。

「要是這家人的東西好吃就發達了。」九肚魚說:「吃完散步回酒店,一定睡得甜美。」

「好,明天來試。」我決定。

笑談之中,把一管大雪茄抽完,回房休息。翌日一早,又試試酒店的自助早餐,看夠不夠豐富。有西餐,蛋是另外煎的。中式有粥品和點心。最妙的是又有越南粉,侍者像在餐廳中開了一個大牌檔,除了河粉還做粉卷,在蒸氣爐上鋪一層布,像做叉燒豬腸粉一樣,中間加肉碎,捲起來吃。

水果的種類也來得多,我專吃木瓜。這很重要,在東南亞地區總是吃得很辣,只有木瓜可以中和。

又去舊區,試了一家叫Ly Quoc Sur的牛肉河,水準很高。到市中心的Cho Dong Xuan市場遊蕩,那裡賣的只是雜物,沒有菜肉,水果攤要在市場的周圍才找得到,大吃榴槤。

中午這餐當地友人沒有介紹錯,我們到了一間吃魚的餐廳,獨沽一味,只賣鯰魚。

用一個炭爐上,下的是橄欖油,上面滾著一鍋魚片。另外一大碟青蔥絲、芫茜、紅辣椒、韭黃,通通放入鍋和魚一起油爆,最后加入一碟米粉。就那麼簡單,吃得飽飽地,是河內之旅中最美味的一餐。

(河內之旅‧六)

每頓三家

2010/08/03

走出雪糕店,旁邊有很多家人,都專門賣旅行袋,皆為名牌,一看就知是A貨。店員問:「要真的,還是假的?」

「A貨還有真假?」

「不全是A貨,像這個「北面」,在越南製造,從工廠拿出來偷賣,就是真的。其他名牌在越南沒有工廠,就是假的。」店員解釋。

越南手袋也不盡是假,他們手工纖細,設計家又浸過洋水,做出顏色大膽新穎的產品,自創出名牌來,像Ipa-Nima就很受世界女士們歡迎。河內店開在Hoan Kiem District,17, Nha Tho。

從湖邊再走幾步,就可以到河內的舊城區三十六行古街去,那邊商店林立,比看水上木偶戲有趣得多。當今已發展成五十五條街了,每一條都有特色,專賣某種東西,像鏡子街、麻繩草蓆街、香煙洋酒街、餅乾雜貨街、中藥材街、門把鑰匙街、銅製品街、潔具街,少不了衣服、化妝品首飾街,還有一條最特別,專賣喪葬用品。

在這裡花上一個下午,不是問題。

但我們又得去吃,再到了一家騙洋人的餐廳,門面裝修得當然漂亮,又如何?

人不休息,也得讓腸胃歇一歇,回酒店,在游泳池游幾圈。Metropole的好處在於可以在池邊一面曬太陽,一面請一位女師傅來按腳。

晚上再衝刺,三家之中,只有一間海鮮店值得一提,魚蝦蟹全試過,味道全部正宗。放眼一看,周圍的都是當地客,沒有一個洋人。這家店除了海鮮,山瑞也做得好。所謂好,並不一定很複雜,只是把山瑞斬件后炸出來罷了,但炸得外脆肉質多汁,是不容易的。十幾二十道菜當然吃不完,但也不浪費,打包給司機帶回去讓他和老婆分享。

(河內之旅‧五)

湖畔

2010/08/03

吃得太飽,到湖邊散步。

河內的市中心有個湖,湖畔巨樹無數低垂,倒映在湖中,叫「還劍湖」。

據說上天賜神劍給大將軍李黎,幫助他把入侵的元軍驅逐出境。勝利之后李黎來到這個湖邊,有一隻神龜游出湖面,把神劍叼走,因此為名。

受過外國統治的民族都有這種神話,像韓國的龜船就是一個例子,但搞不清楚為甚麼都和大烏龜有關。

湖中有個小島,建了廟宇。當今湖畔的建築多是喝越南咖啡的地方,也有些出名的餐廳,像眾人都推薦的Bobby Chinn就是其中之一。

再飽也要去試,我們只得三天,每一餐都要吃三間,才能選其中之一,介紹書上寫著,「當地明星餐廳Bobby Chinn是值得給味蕾來一次洗禮的。

哇,快去吧。走進一看,到處掛著紅色的簾幔,打了一個結,垂在桌旁,用料不見高貴,有點像電影佈景。

叫了多道菜,據說這裡的都是特別適合亞洲人胃口的,一試之下,才發現是特別適合不懂得吃的西方旅客胃口。

其中一道命名為「味道交響樂」的小食拼盤,不及泰國菜的拼盤那麼好味,燒烤出來的鵝肝,當然不是法國碧麗歌產,做法也不及匈牙利的。

走出來,旁邊有家雪糕專門店,看名字,叫Fanny。這是西貢那家的分行呀,在那邊試過知有水準,還是確實一下好。

叫了幾個全包宴,甚麼味道都有的,一共數十種冰淇淋,果然沒有走樣。

「讓客人任吃,要多少錢?」我問。

「我們這裡沒有這種服務。」店員說。

「打電話問你們的法國老板,他認識我的。」我命令。

上次去拍特輯時請過他出鏡,高興得不得了,還送我一瓶八二年的紅酒。老板回覆說我講甚麼都行,還打了個折。

(河內之旅‧四)

全餐

2010/08/03

還是到那間從南到北,甚麼小食都有的店,叫Quan An Ngon的,一定不會出錯。這家人在西貢也開,試過后發現非常有水準。

坐在花園樹下,先來一杯由人參果榨出的果汁解渴。人參果橢圓,比鵝蛋還大,生長在東南亞,香港也可以找到,就是沒有越南的那麼巨型。

不夠喉,再來一杯三色冰,這是越南最典型的飲品,分黃綠白三層,由各種果漿加冰組成。

帶著諸位小姐走了一圈,看到有甚麼可口的即點。第一道上桌的是炒粉絲,用紅蘿蔔、洋蔥、木耳和雞蛋切絲炒成。沒有肉,是道素菜,但味道調得好,一下子吃光。

再下來是湯,用大沙蜆,加以薑和大量的金不換和香茅,以雞湯煮成。這三種食材配合得極佳,簡簡單單地做出,次回下廚,又有多一道新菜可以表演。將肉碎和香料炒后,包住雞蛋皮,大力壓成餅再切出的,不知叫甚麼名,還有海蜇皮,米粉團伴碟,沾著魚露吃。

又是一道湯,把田螺從殼中挖出,洗淨了熬番茄,西洋菜,又將生魚片切成薄片,在滾熱的湯中灼一灼上桌。

用蝦米、豬皮、花生、薄荷葉、炸小紅頭,香茅來拌的蓮藤,是蓮葉的粗莖,把外層硬皮剝掉,非但可以吃,還那麼可口。

當然還有各式春卷,河內的炸春卷個頭比西貢的大,不叫Cha Gio,而稱之為Mem。另有粉皮和粉紙包的,不炸的春卷,呈半透明,看到包在裡面的鮮蝦。

說到蝦,甘蔗蝦在香港也常見,但是河內吃到的,那管蔗不惜工本,很大很粗,不會像香港那麼削成四分之一。

還有其他記不得的,一共叫了30樣菜,嚴格挑選之下,篩出20道,剩下10道,分量剛夠兩個人吃。人多了試菜,就有那麼一個好處,要是只有一兩個,別說各吃一口,那麼多菜擺在你眼前,看了都怕。

(河內之旅‧三)

牛肉河

2010/08/03

比起西貢,河內這個越南古都較為寧靜,摩哆車也沒那麼多。路窄,但兩旁大樹更為粗壯,行人步伐悠閑。河內像北京,西貢像上海。也許說錯,河內市內有個湖,該說像杭州才對。

風景我們是不看了,吃最要緊。在找餐廳的過程之中,一定會經過許多名勝區,到時停下來拍拍照,算是對「到此一遊」這句話有個交代。

其實,從食物了解一個國家的人生,比任何景點更為透澈。

到越南當然先去吃越南河,香港人已經開始對這一道小吃發生興趣,越南河粉的專門店一家開了又一家,最地道的越南河又如何?非試不可。

好在,我去西貢時已經有經驗,作好心理準備:在共黨政權之下,起初民不聊生,所有食物只是吃飽了就算,談不上廚藝。當今改革開放,但河粉也好不到那裡,比起越南人流亡到其他進步國家所做的,還是有一段距離。愛吃世界各地越南河的人,都有同感。

試了一家當地人喻為最好的,牛肉只有生的和熟的兩種選擇,沒有甚麼牛肚、牛丸、牛筋和肥牛膏之類的配料。這家人早上六點開到十點,下午六點開到晚上十點,應改名為「六.十」。

第一口喝湯,還可以,至少夠濃。粉也滑,肉軟熟,但最后的一句評語,和試過所有的牛肉河一樣,是:「沒有墨爾本的「勇記」那麼好吃。」

這也難怪,「勇記」的河粉的確標青,別問我是個甚麼好吃法?總之是試,是比較,你將法國、加拿大、美國和香港等地的牛肉河全部試過之后,就會同意我的看法。

當地導遊又帶我們去他認為第二最好的河粉店,叫Pho Bo Dac Biet。很遠,去到河邊一間亞答樹葉蓋的小屋中,滿地拋了用過的廁紙與面紙。等了很久,河粉終於上桌。一試,簡直不入流,還差過連鎖店Pho24,不去也罷。

(河內之旅‧二)

躋身名人行列

2010/08/03

造訪一個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總有點衝動,這回是越南首都河內。

西貢(胡志明市)一連去了好幾趟:一次探路,一次拍攝電視節目,兩次帶團,一回陪查先生和倪匡兄一遊,已經可以認出每條街來。對河內一點也不熟悉,事前也不作資料收集了,反正有「國泰旅遊」的老總梁皚亭作伴,她已安排好當地導遊了。

梁皚亭上次提過,她人瘦小,胃口極大,多少餐都能裝得進去,故為她取了一個「九肚魚」的花名。這回約了友人及攝影師,一行四人。反正每一餐都幾乎把菜單上所有的佳餚都叫齊,人愈多愈好。

飛河內的直航機只有越南航空,與港龍連合,但check in櫃台和候機室照用國泰的。

到西貢要兩個小時,河內反而離香港近,只要一個半鐘就抵達。

機場很新,規模不大。西貢的機場離開市中心只有十英里,河內的車程要三十分鐘。一路上,也看到和西貢一樣欣欣向榮。中國的人工已貴,大家一窩蜂跑到越南建廠,路旁的耕地當然變成了住宅區。

佔地最優勢的有兩家酒店,Hilton和Sofitel,后者是法國集團經營,一聽有點怕怕,但是這一家原名Metropole Hanoi,是由百年酒店改裝,氣派萬千,被譽為人生必住的亞洲酒店之一。

分舊翼Metropole Wing和新翼Opera Wing。一共有363間房,每一間都裝修得極有品味,帶殖民地氣氛,住得非常舒服,絕對沒有那種新派的旅館的不安感。

從1901年創建以來,入住的名人無數,毛姆在房內寫了《Gentlemen in the Parlour》、卓別林和寶琳高達在這裡度蜜月、法國總統、中國江澤民皆為房客。近來的明星有米高堅、羅拔狄尼路和發明金手袋的Jane Birkin,我們幾人算不了甚麼,但好像也躋身其內。

(河內之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