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杜拜之旅’ Category

杜拜之旅

2014/02/03

MEILO SO插圖

忘記這是我第幾次來過杜拜了,最初只是轉機,順道一遊,都市還未成形,後來又專程來拍電視特輯、帶團旅遊等等,此行是與友人到希臘小島,他們沒來過,也就順大家意停幾天,想不到回程遇香港颱風「天兔」,被迫一連住了兩晚。

上回在所謂的七星帆船酒店下榻,印象極壞,根本沒有這種評級,旅館最多是五星罷了,六七粒的都是自己安上去,沒人公認。

房間不豪華嗎?絕對不是,浴室中的HERMES化妝品都是一大罐一大罐,在外面買的話算起來最少已千多兩千元港幣。討厭的是一進大堂侍者就排成一大排,又遞冰凍毛巾、熱茶水、朱古力和一大堆蜜棗,進房間後再送上吃的喝的,問長問短不願走,每個人十塊錢美金小費,幾天住下來,這筆錢襟計。

一切都是用錢堆砌出來的,假得要命,說是水底餐廳,要乘潛水艇才能抵達,也不過是放映水中影片的窗戶罷了。

好在,這一趟,入住世界最高BURJ KHALIFA大廈,俗稱哈利法塔,有一百六十二層,總高八二八米,比台北的一○一還要高出三百二十米,韓國人建造,在沙漠中起那麼一棟高樓,也實在服了韓國人,但也被外國人譏諷為巴比倫塔,你也知道巴比倫塔最後的結果是如何。

在哈利法塔的第三十七層以下,建立了世界首家ARMANI酒店,最初以為會像帆船酒店那麼豪華奢侈,下榻後才知樸樸實實,摒除了所有干擾客人的壞習慣,裝修也在平凡中見高貴,一切用具當然是大都市中的亞曼尼傢俬店見到的東西,住得很舒適的。

友人成群結隊地乘電梯到最高層展望,我沒有興趣,知道沙漠中經常有風暴,整個都市被風沙籠罩,不去也罷,他們也甚麼都看不到,失望而返。

到過幾家餐廳,都吃不到特別的,近年經濟低迷,各種建築都停了下來,名餐廳的分店也是客人零丁,反而是到了一家黎巴嫩人開的,叫幾客生羊肉還吃得下去,但苦了一些怕羊的友人們。

生羊肉的做法並不是切成一片片,而是用攪拌機打成糊,是我們這些羊痴才吞得進口,最後也剩下幾碟,請餐廳拿去烤一烤,但做出來是無滋無味的。

白天觀光,導遊是個愛國份子,遮掩不景氣的事實,說那棕櫚島的豪宅賣得很好,我們讀國際新聞的,都知道滯銷,購者都等着放手。

在另一頭又新開了世界最大的酒店亞蘭蒂斯,說有好幾千間房,要是中國人開的話一定不會取這個名字,因為亞蘭蒂斯是沉在海底的。

裡面有世界最大的酒店水族館,在杜拜,甚麼都要世界最大才甘心,而世上最豪華的,莫過於浪費最大量的水,在這個終年不下雨的國度,海水淡化是最高的消費,到處可以看到噴水池,又有水喉噴水到樹葉上,才能看到綠色。

世界最大的黃金市場也在這裡,我上次去過,看到用金線打出來的衣服,這回也不肯再去了。古董店賣的都是假東西,我們住的酒店內也有大到走不完的商店街,還是省下氣力,在酒店做做水療算了。

如果說在當地購物,最可觀的還是機場的賣酒商店,在那裡可以找到多瓶陳年單麥芽威士忌,友人都是名酒專家,與其他城市或機場的價錢一比,還是貴出許多,但奇貨難找,還是值得買,反正過幾年一定變為便宜,好酒是喝一瓶少一瓶的,不像鑽石那麼持久。

第三機場是世界最大的單一建築,專門建來給A380飛降,我們這次來的是普通機種而已,但頭等機艙是用套房為名,所謂套房,是個可以用電動門來開關的一個龐大的空間,裡面當然有迷你酒吧,但最過癮的是一關門,沒人看得見,可以脫光光睡個大覺。

候機室也極其豪華,食物都是一般,可貴的是登機門就在裡面,不必再走出去,一進門就到登機閘口。

雖然甚麼都有,但我們回程遇到颱風,本來可以在裡面做按摩或睡覺沖涼,好彩堅持住酒店,阿聯酋安排的MARRIOT,以為只是四星罷了,到達後才知也是又大又豪華,好幾家餐廳,先在半夜也開着的法國餐廳醫肚,但東西還是難吃到極點。

住一晚就走,將就一點吧,哪知第二天也飛不了,又得留下,吃甚麼呢?阿拉伯菜已不敢領教了,這次出門,從杜拜飛雅典,乘船遊希臘,回來再去伊斯坦堡住幾天,大家走後,我又和友人飛到波蘭華沙去吃東西,全程已二十二天,一餐中國菜也沒吃,算是厲害。見MARRIOT中有間泰國菜,直流口水,可惜當晚被包場,只有找到酒店中的印度菜。

哪知,是家倫敦的印度菜名餐廳的分店,點了四種菜,竟然是我人生中吃到最好的印度菜,終於,在杜拜留下最好的回憶。

廣告

歸途

2010/06/15

我們這次旅行,最舒服的是天氣,雖說沙漠地帶,一月底早晚還是寒冷的,中午出大太陽,較為溫和,但一點也不感到熱。

阿拉伯人不喜酷暑,已習慣白天不出門,晚上才看到他們,我們在街上遇到的多是外勞,印度人不少,菲律賓人也多,最近從中國來的人也劇增。問他們平均的收入,一個月也只有五六千塊港幣 ,但吃的住的都是僱主付,可以有些錢帶回老家吧。

真正的阿拉伯人可以得到國家的種種福利,但依當地風俗習慣,結婚要一連慶祝三天,第一天男家請親朋戚友,第二天女家宴客,也要丈夫付,第三天所有人一塊請,也由男方負責,所以有些青年乾脆娶個菲律賓女的算數,沒那麼麻煩。

政府有鑑於此,鼓勵阿拉伯人娶阿拉伯人,要結婚沒錢嗎?先津貼你十七萬港幣。不夠花嗎?可以申請另一筆補助金,以后分期付款慢慢還好了。

所以雖然回教可以允許娶四個老婆,但是並非人人付得起。如果有四妻,還要平均對待,包括傳宗接代,也不是每個男人能做得到的。

上帝對眾生是公平的,沙漠國家貧窮了那麼多年,直到工業發達,石油才值起錢來,當今阿聯酋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是應該得的回報。

有了財富,一點一滴都可以用錢堆積起來,沙漠上的每棵樹都引了水管灌溉,綠洲也可以用人工建起。

看到無數的未完成工程,城市會不停脹大。只要石油是值錢的一天,還有更大更俗氣的建築出現。沒有去過杜拜的話,還是值得一遊的。值不值得再去,又是另一回事。

帆船酒店的一切,都在炫耀阿拉伯人的財富,這令我想起曼谷的東方文華的口號:「我們永遠優雅,但絕不炫耀。」

還是東方文華好,我在歸途,就要去住幾天。

(杜拜之旅‧完)

2010/06/15

到了杜拜,吃些甚麼?

當然非試當地食物不可。但對於一個香港人來說,西亞菜並非甚麼山珍海味,沙漠地帶的人,一向只求溫飽,食物的花樣並不多。

他們會吃大量的豆類,以及小米等五榖,做法也很簡單,有些是磨成了糊,像給兒童的玻璃瓶食物。

酸奶也吃得多,芝士則像豆腐,不香也不臭,又有一大盤的醃製橄欖。飯后甜品是各種蜜棗。

慢慢發掘,倒有些很適合我的胃口,像在沙漠酒店的自助早餐中,試到了一種當地的米粉,比台灣新竹的還要幼細,和雞蛋一起炒了,好吃得很。

印度人來西亞的人數,比中國人還多,印度餐倒可試一試。城中有一家叫Asha’s的很出名,受外國美食家推崇。如果你不知道要叫些甚麼,來一客貴一點的套餐好了。沙拉、咖喱角、魚、蝦、羊肉都出齊,吃得飽飽地想要啟程,問侍者說:「怎麼還沒來甜品?」

「先生,您吃的,只是前菜。」他回答。

媽媽咪亞!接著下來的又是一道道的雞羊魚蝦,還有一大鍋牛肉炆飯,以及大量的芝士,最后才上印度雪糕。

另一間食家介紹的意大利菜,就大失所望了。

本來安排去「香格里拉」的香宮吃午餐,我一想不對,廣東菜在杜拜做得再好,印象也差,即刻改到另一家也是Jumeirah集團經營的酒店Madinat裡面的中國餐「鄭和」,是家新派餐廳,大廚Leong Chee Yeng來自吉隆坡,認得我。

一早到菜市場去買我指定要吃的豆芽,跑了幾間菜市才搜集了兩碟,雖然一人只吃到一口,也很滿意,算是對得起團友們。

到外國還吃中國菜?是的,去到杜拜,還是中國菜好吃。

(杜拜之旅‧九)

沙漠酒店

2010/06/15

距離市中心一個小時的車程,已是沙漠。

四驅車可載七個人,司機問要刺激的,還是不刺激的?我們一團分成數批,前者在沙堆中亂竄,像在坐遊樂園中的過山車,后者也相當驚險,來到一個大營帳。

先是騎駱駝拍照,后圍營火吃燒烤,間中有肚皮舞孃表演。西亞男人養尊處優,都吃得肥肥胖胖,也許需要對方有這種技巧,才不必自己動吧?

我們入住的是Bab Al Shams Desert Resort & Spa,由帆船酒店用一個Jumeirah集團經營,當然又是最高級的。

一切由金錢堆積,在沙漠中建出土著泥屋,入口平平無奇,大廳也不大,但是一走進去,就像個迷宮,這裡一棟,那裡一棟,起初沒有人指示,真的找不到自己的房間。

室內寬大,家俬木造,燈光故意弄得幽暗,很有住在沙漠中的氣氛。有些團友會欣賞,有些覺得不值那個錢。

整間酒店可以讓你去探險,一轉角,又是柳暗花明,無數的棕櫚樹包圍的,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游泳池,沒有邊緣的設計,池水溢出,這是沙漠中最豪華奢侈的事。

沙漠建築,天台卻是平坦的,客人可以走到餐廳屋頂上去曬太陽。不然騎駱駝、抽水煙和肚皮舞的娛樂,都在酒店中可以找到。如果你有興趣,還能打一場高爾夫球呢。

早上,這裡煙霧迷漫,雖有神秘感,但是我想拍照根本看不到東西,侍者走過,微笑道:「不到十分鐘,霧就散了。」

不出所料,一下子青天白日,陽光燦爛,已到出發時間了。在沙漠,最大享受是晚上看星星,上次來到,感嘆星星有墜地之多,大概是城市之光已籠罩了過來,杜拜的天空,已被繁榮弄得失色了。

(杜拜之旅‧八)

民生

2010/06/15

到的購物中心,都是一些有主題的大廈,杜拜人以為大家甚麼地方都沒去過,儘量把世界各地的風景表現在建築物中。

最豪華的,當然又是水,看誰家門口噴水池建得最大,誰家就是最厲害!有一家人說水有甚麼稀奇?屋內溜冰場才是了不起,他們乾脆搭了一個鉅大的高架,鋪滿人工雪,外型看起來像一個傾斜的鐵筒,顧客可以從頂上滑下來。

是時間看看一點民生了,杜拜我上次來拍過《歎世界》節目,知道有個黃金市場,帶大家去參觀。

再沒有甚麼人比西亞人更喜歡黃金的,這裡商品林立,都賣金子,手工可精細得很,從俗氣中看見匠人的心思,一條條的頸鍊,有些幾斤重,戒指更無數,他們結婚時二十指都要穿滿的。

有一件名副其實的金縷衣,像襯恤一樣可以穿在女士的身上,以金線織成,看樣子並不是很重,手工錢可是貴得不得了。

從黃金市場穿過,就是香料市場,對面則是魚、蔬菜和水果市場。

所有水果,都由外國運到。非洲的西瓜、澳洲的荔枝、台灣的香蕉、美國的蘋果、歐洲的杏和李。價錢也沒想像中那麼貴,外國人都想爭西亞這一塊市場,競爭之下,利潤拉薄。

魚有比目、牙帶、石斑等,杜拜靠海,漁產豐富,更有大量的馬友,不知香港人會不會打它的主意,輸入當鹹魚來賣?

我舉起相機亂拍一通,上次來拍攝的經驗告訴我,當地小販相當友善,不會給你臉色看,有些還很專業地擺了個「甫士」,任拍唔嬲。

在貧富懸殊的社會中,老百姓還是要過活,從市場的價格,可知豐儉由人。當為旅客,在海底餐廳吃幾百塊美金一餐也行,不然在小販攤中買個薄餅包烤肉,也是一餐,花不到幾個錢。

(杜拜之旅‧七)

海底餐廳

2010/06/15

住在帆船酒店,當然得去聞名已久的海底餐廳吃東西,別說不厲害,還要乘潛水艇才能到達的呢!

事前已聲明,進去這家餐廳雖然不必穿晚禮服,但至少也得端莊一點,已給客人壓力。好了,大家準備妥當,到電梯候客處等乘潛水艇,每次只能坐六個人,我們一團,可得分幾批出發。

船長是一位妙齡洋女,她命令各位先扣上安全帶,說水底有暗湧,以防萬一,大家乖乖聽話。

咦,潛水艇我也乘過,昇出一個視管才能看到外邊的東西。這架不同,四面有窗,船長的座位前,還有像汽車一樣的玻璃,可以望到四周。

玻璃鏡中出現了各種魚類,潛水艇開始航出,有點顛簸和搖晃,發出轟轟的引擎聲。

大小魚兒迎面游來,還有一隻巨龜呢,眼看就要撞著,船長轉避開,海龜自由自在地游前,在我們的身邊閃過。

這一切,原來都是模擬的。

駕駛盤前的玻璃,坐客旁邊的窗口,都是電視熒光幕,海龜游來游去還是那隻,你下一次去,也會看到。

這不是真正的潛水艇,這是和迪斯尼樂園的遊戲機一模一樣的玩意兒。

門打開,我們踏入餐廳,給四壁的玻璃水箱包圍住,像個小型的水族館。

我們在房間裡的一張大長桌坐下,等著進餐,大師傅出來解釋今晚要吃的海鮮,酒保寫下客人要喝的酒,當然不可一杯杯叫那麼寒酸,有些團友點了二瓶普通的白酒,埋單時盛惠港幣三千大洋。

我點的是全餐,還怕大家吃不夠,要多幾道,餐牌密密麻麻寫了十幾樣東西。上桌時,來一個大碟,每道菜只是一兩小塊魚蝦和貝殼類,這餐每客要花好幾百塊美金。吃完后,大家意見一致:搵笨。

(杜拜之旅‧六)

購物

2010/06/15

大家已起身,一起出發。來到杜拜,除了一住帆船酒店,當然是購物了。

購物節正在舉行,一般人的印象是集中在一個巨大無比的展覽廳中舉行,其實絕無此事,所謂的購物節,是分開在各家購物中心,有節沒節,照樣賣東西而已。

當然,這些地方都有一輛汽車讓客人抽獎,有些更大手筆,頭獎是一架小型噴射機,那是你要在當地買房子才能抽到的。

中獎何時發表?沒去看細節,我們的團友也是急性子,不填寫表格放入箱內。觀看其他遊客,對此事也不太熱心。

能省掉麻煩的是拿出護照,填寫報表,等到飛機場時,像歐洲諸國那般的退稅,杜拜根本沒有消費稅,何以為退?

購買中心數之不盡,我們先到的一個分了很多館,像伊朗館、埃及館、印度館,連中國也有一個館。

以為各個館只賣該國特色貨,原來只是室內裝飾不同而已,賣的東西幾乎千篇一律,無甚變化。

中國館中有條大木船,表揚鄭和的功績,伊朗館裡有家像清真寺般的咖啡店,其他沒甚麼印象,只是地方真大,反正建於沙漠,地是不值錢的,裡面有家超巨超市,東西應有盡有,看礦泉水的價錢,比香港更便宜,這證明了甚麼?證明香港的租金,令我們的生活,比在沙漠中人更加艱苦。

繼有這幾天,再到其他購物中心,比較之下,只有Bur Jurman Center和Debenham’s兩間高級一點,如果你時間不夠的話,就別浪費,到這兩間就夠。

至於我們的團友最熱心的名牌貨,沒有來到,以為杜拜會更便宜,其實最新款的還沒來到,有點過時的比香港貴十個巴仙,舊貨則減半價,看你的興趣如何了。

(杜拜之旅‧五)

游泳池

2010/06/15

拿了遙控器打開樓上樓下的窗簾,阿拉伯海是清澈見底的。當今一月底,沙漠地區也寒冷,沒人游泳,遠處船隻揚帆,樣子和酒店的外型相似。

整間房有三千三百方呎,比一般的住家大得多,書桌上有個Laptop電腦,二十四小時免費上網。

牆壁以藍色為主調,中國人也許會認為是死人色,不吉祥,但我一向喜歡藍色,不覺得為甚麼有不妥。只是藍色中間鑲了金色、紅色的邊,極不調和,而且可以說得上相當的俗氣。

口渴,床頭兩側各有一個皮篋,裡面裝的是法國礦泉水,但是我對酒吧上擺著那一瓶更有興趣,它包裝得像一瓶透明的烈酒,說是最高級的瓶裝水,喝了一口,平平無奇,倒入熱水煲滾了沖我帶來的普洱。

把桌子上的水果拿來吃了一些,清清腸胃,當然都是進口的,沙漠地帶,除了蜜棗,甚麼水果都長不出來。

房租是不包早餐的,我也懶得出去外邊尋覓當地食物,胡亂地在咖啡室吃了些自助的,選擇非常的豐富,但缺乏當地色彩,沒甚麼胃口。

乘電梯到地庫,是個大游泳池,旁邊也有另一個吃早餐的地方,歐洲來的客人坐在戶外進食,那麼冷,虧得他們忍得住。

一位漂亮的金髮少女走過來和我聊天,原來是救生員,來自南非。她說樓上還有另一個溫水游泳池,帶我去看看。

經過Spa,她解釋說在酒店做是不要錢的,我笑問:「有那麼好嗎?」

她也笑了:「住客那麼多,當然很難訂到了。」

室內游泳池分男女兩個。

「不能一起游嗎?」我問。

「阿拉伯女人,穿衣服由頭蓋到尾,只露出兩顆眼睛,還能給你看到她們的身體?」她笑著反問。說得也是。

(杜拜之旅‧四)

贈品

2010/06/15

消夜很豐富,吃完了就睡覺,是怎麼樣的一間房,等到第二天才慢慢欣賞吧。

涼倒要沖的,浴室中有張沙發,也不知道用來幹甚麼,坐在裡面看電視?聊天?或下棋?

洗臉盆分男女兩個,坐廁也兩個,另一個當然不是洗臉用的,雖然是金喉管,但沒有日本電動沖洗那麼先進。

浴缸是巨大的耶古齊噴射式,池邊放著各種哈馬士泡沫澡劑,連浴鹽也是哈馬士產品,製成小方塊,獨立包裝,共有數片。旅館很強調地說這個泡浴是令人腐敗的享受,這當然是針對沙漠的人來說的。

臉盆邊又是各種哈馬士的化裝品,男女各一套,皆為大瓶裝,客人要是第一夜就順手牽羊,翌日服務員也不會放置第二套的。

床邊有用金箔包裝成梨形的巧克力,如果你想再吃一點甜的東西,可得走下樓去拿那三大盒贈品,一盒是糕點,一盒巧克力,一盒各類的蜜棗。

咦,枕頭上的那份小冊子是幹甚麼用的?打開一看,原來是枕頭名單。第一頁問客人睡覺的習慣:你是仰臥著的?側身的?或者是趴著睡的?都供應你各種不同的枕頭。第一種睡型配合一個頭部的軟枕和另一個墊腿的薄枕,第二種給你一個硬一點的。如果是趴睡,給一個撐著肚子的。

絨毛、塑膠粒、定型枕、抱枕等給你十二個選擇,還有給小孩子用的四款。所用的絨毛都以不含鈣質的泉水洗淨,由名廠Muhldorfer製造,保證品質。

床單枕套都是最高質的埃及綿紡織,一切不惜工本。法國人雖說傲慢,但一有大宗生意可做,哈馬士也乖乖地替阿拉伯人在化妝品打上酒店專用的名稱。加上小食、水果、鮮花等,在外邊買起來,贈品也要一兩千港幣了。

(杜拜之旅‧三)

綁票對象

2010/06/15

進入Burj Al Arab酒店要經過一個關閘,有嚴格的檢查,一般人是不許通過的,連去裡面喝杯咖啡都不行。

渡過一條長堤,就是那家自稱是七八星級的旅館了。

大堂在二樓,先抵玄關,舉頭一望,是個像梯田般的建築,一個個大水池中跟音樂噴水。扶手電梯上下,足足有普通樓的三四層高,兩旁各設巨大的玻璃箱,像水族館一樣養著五顏六色的熱帶魚。

再下來看到的也多是充滿水的印象。阿拉伯國家最珍貴的是水,而用水的裝設,最豪華不過,大概住在沙漠的人,看到水即刻笑了出來。

迎客區中,在半夜也有侍者數十名,穿整齊制服,有的拿毛巾,有的拿飲品,還有吃不完的蜜棗,像二枚拇指般大,蜜棗中釀著開心果、核桃、松子等等,不斷地供應。

大堂中當然又有噴水池,各間名牌商店還開著,賣金子的最矚目。至少有兩三個侍者替你拿行李進房間,當地導遊說小費至少給五塊錢美金,但一般住這種酒店的給十塊。這些人都是外國勞工,薪水要是有的話也少得可憐,全靠小費過活。

已經是深夜了,咖啡室中的自助餐還在進行,但我們已不想換衣服,安排了宵夜在房間中吃。

每一層都有一個接待處,各層經理見到客人起身歡迎,小費不給的話,他們也不會給臉色你看,只作可憐兮兮的表情。

拿行李、給小吃、送餐飲等等各個侍者不下十多人,小費各位十塊,已花上一百美金,怪不得有人說,再有錢來了杜拜,也變窮人。

房間分上下兩層,樓下餐廳,樓上室。侍者拿出一個控制機解釋,一按就能在電視上看到是誰在敲門,保安工作從關閘到大堂、各層樓和房門都做得嚴密,來這裡的客人好像都是綁票對象。

(杜拜之旅‧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