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希臘之旅’ Category

希臘之旅

2014/02/03

MEILO SO插圖

從杜拜,我們飛希臘首都雅典,全程五個多小時。

這趟是選了一艘叫TERE MOANA的郵輪,原因是對它的姊妹船PAUL GAUGUIN印象極佳,上次去大溪地乘過,船不大,坐約一百人,可以停泊在希臘的各個小島,像美國大公司的怪物,就靠不了了。

在雅典停了幾天,於雅典國會前的廣場酒店下榻,是市中心,出入也方便。從旅館高層的露天餐廳,就能直望ACROPOLIS的古蹟,人家以為是神殿,其實是圍牆的遺址,日出日落,把這個雅典的地標照得極美。

第二天就爬上去看個仔細,它在山上,好像不易攀登,但車子可以到達山下,慢走的話,不算辛苦,整個希臘也只剩下它保留得最完整,希臘政府雖窮,也不停地洗刷,真不知道為甚麼要這麼做,舊就讓它舊吧,我們不是來看新的,要維修也得讓經濟好的時候去做。

很難想像它是公元前六世紀建的,大理石的巨柱,是一個個圓形的石雕疊上去,那種建築模式影響了古羅馬,也被整個歐洲和美國抄襲。

來到雅典也只有這座衞城值得看,如果有人叫你去海神神殿,那得坐好幾小時車,建在海岸上,只剩下幾根柱子,只有失望。

還是關注希臘人現代的生活是怎麼過的。每天街上都有示威,幸好我們走先幾天,不然遇上全國大罷工就倒楣了。為甚麼那麼愛遊行?不必工作嘛,示威當成有薪假期。

政黨為了討好人民,這一派減少一個工作天,那一派為了要贏,再減少一天。當今人民每星期只需要做三天半的工,政府不破產才是怪事。

到了晚上,大家照樣聚集在廉價餐廳,擠滿的客人,也不一定全是遊客,灌啤酒,吃塊比薩,歡樂了整夜,我們走進不少著名的餐廳,沒有一頓留下特別的印象。

希臘菜不是燒就是烤,就連在TLC看到的美食節目,也並不特別誘人,大量的蔬菜,淋上橄欖油。海鮮也多,八爪魚尤其受歡迎,也不奇怪,他們的八爪魚品種不同,不管怎麼做也不太硬。

好吃的是堅果,到處販賣,開心果最爽脆,還有剛應節的核桃,是柔軟的,可當水果吃。如果你對這些有興趣,那麼雅典的菜市場絕對可以走一走。不然,有條古董街,舊傢俬賣得十分便宜,其他說甚麼從海底打撈出來的古物,沒有一樣是真的。

國會前,每小時有一次的守衞交更儀式,衞兵們穿的制服沒有一點希臘味,戴的帽子更像土耳其人的,鞋子前面有個大繡球,看起來像唐老鴨女友穿的,更換的步伐緩慢,一點也不威嚴,只覺滑稽。

我們還去看可以坐幾萬人的奧林匹克運動場,新建的,也就那麼一回事,不如到HERODES ATTICUS THEATRE劇場,還可以發懷古幽思。

總而言之,雅典是個乏味的都市,要真正接觸希臘,也唯有航行往小島去。

TERE MOANA號雖說小,也有五層,上船後依慣例有歡迎酒會,以及免不了的預防意外演習,餐廳有三間,全場禁煙,但也有一處允許,船長問有多少個煙客,舉手的也不過五指,當今,吸煙人的確減少了。

安頓下來後,傍晚出航,沿着海岸線的關係,也不搖晃,晚飯在意大利餐廳,飲食當然豐富,但不是甚麼值得一提的,外國人有句話,說沒有可以寫信回家報告的。

我們此行會停以下各處:希臘的DELOS、SANTORINI、RHODES、PATMOS及土耳其的KUSADASI、CANAKKALE,最後在伊斯坦堡上岸。

「這就是愛琴海嗎?」我無知地說:「和地中海有甚麼分別?」

「問得好。」主管娛樂的英國人TOM回答:「愛琴海就是地中海的一部份,希臘人都稱為愛琴海,聽起來也浪漫一點。」

如果你去過那麼多希臘海島,回來之後一定會搞得不清不楚,但是希臘人說,那麼多島,總有一個讓你愛上的,你只要記清那個就是了。

我們第一個停的叫DELOS,之前已安排好有私人導遊和各島的專車接送,乘郵輪時這個錢絕對不能儉省,一定得花在這種叫PRIVATE EXCURSION的私家導遊團上,否則細節說得不夠清楚,玩得也不盡興。

DELOS除了考古學家之外,並無住民,這個古代的商業都市已完全荒廢,但可以從許多古蹟中看到它當年的繁華,商店、別墅、劇場、妓院,應有盡有,公元前三世紀已有排污設施,較許多當今落後的村莊還要文明得多。

導遊一一解釋,同船的美國人,跟着大伙參觀,看見我們的待遇頗感不平,向我們問為甚麼你們有我們沒有,本來對着這些鄉下八婆可以不瞅不睬,但當她回船還向職員抱怨時,終於忍不住,向她說讓你嫉忌到死為止,中文不夠傳神,英語作EAT YOUR HEART OUT!

MEILO SO插圖

 

那麼多的希臘小島,最受遊客歡迎的,大家公認是山托里尼SANTORINI。從郵輪望去,只見懸崖峭壁,山頭被一層白雪蓋住。

原來這是重疊看的房屋,被藍天襯托着。希臘建築,全是藍色屋頂白色的牆,有如它的國旗,只有藍白二色。

遊覽車依着彎曲的山路,爬上頂峰,看了下來,只是藍白二色的房子和永遠的青天白日,希臘一年之中只有數天下雨,如果你遇到陰天,那是中了彩。

這個島教堂最多,他們信的是GREEK ORTHODOX希臘東正教,印象中是一堆戴頂圓帽,留着大鬍子,手提香爐的傳教士不停地唸經。所建教堂和天主教基督教也完全不同,在山托里尼,大家記得是一個頂上有三排大鐘的。第一排一個,第二排三個,第三排五個,當然又是藍頂白牆,這一點永遠不變。

山托里尼的村子建在山峰上,得一路爬上去,你如果體力不夠,可以騎驢,有一隻在胸口掛着一個牌子,寫着TAXI,真夠幽默。

從山峰上望下,有許多別墅和咖啡館餐廳,還有藍色的游泳池。繼續爬崎嶇的山路,不少手工紀念品店,各有風味,並不千篇一律。又看到一個風車,已沒葉,剩下骨幹。各處,還有不斷出現的貓。

山托里尼的貓最多了,很多人還出版了各種不同版本的貓書。貓、藍頂、白牆,成為不能磨滅的印象。

另一處,是繁華的購物街,從香港去的遊客,也沒有甚麼看得上眼的紀念品,乘了纜車下山返船。

船上餐廳的東西,幾天下來也吃厭,我們這群旅行老手知道怎麼辦,第一天就塞一百美金給餐廳主管,另又給總廚充足的小費,就甚麼都容易說了。在島上我們看到市場中的蔬菜就買下,返船後交給廚房,請他們用雞湯煮了,當晚就有中式菜湯喝,自己又帶了一大袋的榨菜、拉麵和醬油,不愁吃不好。

餐廳當然沒有甚麼好酒,當地的OUZO飲不慣,大家都愛喝單麥芽威士忌,各買數瓶佳釀,從傍晚就開始,用在雅典買的開心果,大喝起來,到了晚餐已醉,差一點的食物也變成佳餚。

又去了另一小島,還是藍頂白屋,地方是留不下印象,最重要的還是人。在RHODES遇到的導遊年輕漂亮,她不斷地提到安東尼•昆在這島上拍了一部叫《六壯士》的電影,這個島,應該叫安東尼,昆島。

按照希臘人說的,那麼多島,一定有一個值得愛上的話,我喜歡的,叫PAROS,而令我愛上的,是導遊VAL。

VAL,就叫阿維吧,不是希臘人,而是來自德國,德國和希臘有很深的關係,居住於德國的希臘人也不少。阿維年輕時來到這個小島,就不回去了。

年紀應該有五十多了吧,烏絲之中有一大撮白髮,樣子長得和VENESSA REDGRAVE一模一樣,長年不用化妝品的關係,皮膚已被強風吹得粗糙,虎牙有一根剝脫,也不去補了。

阿維不像一般導遊,講解的不是背歷史和地理,她說你看到那座教堂嗎?旁邊是另一座尼姑庵,傳說中有一條隧道,是和尚和尼姑一齊挖掘的,不知是誰較努力,應該是尼姑吧。

島上有一座大理石山,生產的石頭最完美,愛神米羅像也是這裡的石頭雕出來的,拿破崙墓碑也是。大理石很容易燃燒,燒出來的石灰用來塗牆,最為平滑,也不會被風沙腐蝕。

當我問那麼多小島,為甚麼你會在這裡留下時,她回答道喜歡島上人民的風俗;死後埋葬三年,挖出骨頭後用美酒來洗得乾乾淨淨,放在一個盒子裡面,再裝入小屋,家族可以住在一起,後人把先人喜歡的東西放在盒中,當成祭品。

阿維自己的家沒有水電,煮食靠燒木材,你知道用不同的木頭,燒出來菜有不同的味道嗎?水呢?自己挖一口井取呀!

在那島上,她帶我們去吃了一餐最美味的,那是用羊的內臟裹成一團,再用腸子綁紮,放在炭上花好幾小時烤出來,再剁成碎片來下酒。

最喜歡喝的是有個A字牌的啤酒,我試了,的確不錯。最愛抽的是希臘香煙,叫GR,一包有二十五支,我向她要了一根,是土耳其系煙葉,濃似小雪茄,便宜得很。

上船的時間到了,她還堅持帶我們去一個小漁村,曬滿八爪魚乾,有個咖啡店,全是藍色的桌椅,望着藍色的海。

知道我也寫作時,阿維指着山上的一座建築,本來是家很有味道的旅館,當今遊客都去住海邊的,荒廢了。這個島的政府把它改裝成寫作人休息處,供天下的作家,以象徵性的租金長住,只要把自己的作品呈上,就可以申請到住下來的權利。

心中,嚮往。一天,回到PAROS來吧,到阿維家作客,吃她做的菜,喝A字牌啤酒,抽GR煙,聊我們聊不完的人生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