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土耳其之旅’ Category

土耳其安縵

2015/08/15

MEILO SO插圖

安縵Aman在梵語,是「和平」的意思,而Ruya是土耳其話的「夢」,Amanruya位處土耳其的愛琴海岸,一個叫Bodrum的地方。

我們從威尼斯飛去,兩小時左右,目的也是去住安縵,除了首都伊斯坦堡,土耳其沒甚麼值得去的地方,上次從希臘乘郵輪也到過一些鄉郊,都沒留印象。

這個Bodrum行嗎?未來之前做過詳細的資料搜查,發現也並不太有趣,由它的發音,聯想到Boredom,是討厭、無聊、煩惱,我們前來的決定,有沒有出錯?

當地已經有完善的機場,安縵一來建築酒店,東方文華也到了,還有杜拜的帆船酒店集團,都紛紛開設這塊度假勝地,沿着海,不停地看到五星旅館的招牌。

安縵一定要和別的不同,絕對不是一看就見,而要經過小路,走入幽靜的環境。到處種滿了橄欖樹,當今五月,是開花的季節,橄欖花細小,沾了手有黐黏的感覺,一點香味也沒有。

建築是根據奧圖曼帝國年代的設計,所有的牆都是用當地赤泥混了大小石塊而砌,成為了粉紅顏色,但這種粉紅,並不悅目,也沒紅磚好看。

住宿當然是豪華舒適的,安縵從不叫Room房間,而以洋亭或帳篷Pavilion稱之,這一家則叫為村舍或小別墅Cottage,一共有三十六家,進入後要經花園小道、石牆、很大的私家游泳池才到客廳與房間,不想游泳的話,有個大陽台,擺着巨大的沙發讓客人乾曬。花灑設於花園,浴缸在室內,大床有蚊帳,裝飾用罷了。

吃東西的地方也有好幾處,另有戶外燒烤。找來找去,咦,怎麼不見酒吧?原來土耳其的這家,是不設的,但到處可叫酒,就連坐在那三層樓的圖書館,也可以變為酒吧,這也是特色之一吧?

也沒有大堂式的餐廳,各個角落一擺上大桌就是私家宴客廳,我們包了一個,當晚友人在這裡慶祝生日,得好好安排。

小鎮中的蛋糕店並不特別,就在附近的東方文華酒店甜品部訂製,去拿之前順便去酒店的土耳其浴室Hamam,較外面的乾淨(安縵只有Spa,沒有Hamam)。在裡面,男的有男大漢,女的有女大漢為客人服務,土耳其浴是出名的,以我的經驗,比舊式的上海浴室按摩擦背遜色得多,但環境倒是土耳其的設計得好,有天窗、有巨石、有蒸氣,中國的至今還達不到水準。

生日禮物也在酒店的小賣部找到,是一套一人一口的細緻玻璃酒杯,一共有二十四個,酒量好的可以連喝幾杯。在店裡也看到一種很特別的,專門用來喝土耳其土炮Raki,像希臘Ouzo的茴香烈酒。酒杯樣子像一個碗,有個穿洞的圓蓋。打開蓋,見碗裡槽中有一圈冰,中間是給你放玻璃杯的,把酒倒入中間的玻璃杯中,這麼一來,就算在炎熱的天氣,也能將酒保持冰涼,見到了可以買回來當禮物,是獨一無二的。

一切準備好了,熄燈,蛋糕捧進來,吃了蛋糕跟着走進三人樂隊,和一位肚皮舞孃。這倒是意外了,從前看過的都是上了年紀,而且相當肥胖,這位舞孃又年輕又漂亮,小肚上一點贅肉也沒。

音樂開始,從緩慢到劇烈,當舞孃全身搖晃得最厲害的時候,音樂驟然停止,她也一動不動,但可以看到小肚下的肌肉不斷地收縮,這才是技藝的高峰,這才叫肚皮舞。

我們每到一處,必先打賞酒保和大廚,關係打好後要甚麼有甚麼,友人帶去的清補涼煲湯料,到了土耳其才派上用場。請廚房煲了,用甚麼肉?當然是豬骨了,土耳其教律並不嚴謹,看肚皮舞就知道。

酒店的飯吃厭了,可到海邊的小鎮去,那裡有家叫Orfoz的海鮮餐廳,老闆叫Caglar Bozago,做了很多魚蝦蟹的刺身給我們吃,他們的海鮮飯不像西班牙那麼大,拿了一個小平底鐵鍋做出來,一人一份,也可以多叫幾種,大家分來吃。

老闆說要去日本學做壽司,問我途徑,他又不懂說日本話,正規料理學校是去不成的,我只有推薦了可用英語上課的Tokyo Sushi Academy,郵址是tsagroup.jp。

Bodrum附近有很多羅馬古蹟,規模並不大,無聊可以走走。最多人去的Bodrum市旁邊的古堡最沒有意思,走一圈就可以回來,小城也只是些騙遊客的紀念品,次貨居多,吃個土耳其雪糕就走吧,可惜土耳其雪糕並不好吃,連我這個雪糕怪也嘗了一口就扔進垃圾桶。

如果你是個安縵痴Aman Groupie,那麼為了收集安縵,也可到此一遊,不然是絕對不值得來的,跳開土耳其安縵,去隔鄰只有半小時的飛行距離的希臘安縵Amanzoe吧,那才是安縵皇冠上的寶石。

廣告

土耳其之旅

2014/02/03

MEILO SO插圖

我們的郵輪,從最後的一個希臘小島啟航,翌日到達土耳其的KUSADASI,是個大學城,擠滿了年輕人,看到他們的活力,但整個海港並不有趣。

過一夜,再停土耳其的另一港口,叫CANAKKALE,這個地名對你來說也許不值得記得,但依照荷馬寫的《ILIAD》,這就是特羅依TROY,《木馬屠城記》那一個。

從古蹟變為旅遊點之後,當然很愚蠢地搭了一隻不小不大的假木馬,又叫些特約的扮演戰士,表演一番。既然來了,看一眼就走。

CANAKKALE的另一名勝是GALLIPOLI,聽到這名字澳洲人就滿腔熱淚,第一次大戰時死了不少澳洲兵,我們知道此事便是,不必再去看古戰壕了。

如果對購物有興趣的話,這裡有政府資助的地氈學院和工廠,可以買一兩張。見識過各種地毯後,你便會發覺有一家叫CINAR做得最精細。

船繼續開,我們在伊斯坦堡上岸。

這個橫跨歐亞的大都市,來過好幾次,最顯眼的是一座大橋,橋的左邊是亞洲,右邊是歐洲,很多人在橋上釣魚。釣魚,好像是土耳其人最大的樂趣。

我們是來吃東西。此行十多天下來,我們終於吃到最滿意的一餐,是家叫ASITANE的餐廳。

在幽靜乾淨的院子裡的橄欖樹下,第一道上的是招牌菜羊肉湯,裡面有煮得爛熟的羊肉塊,加洋葱、蜜棗和無花果乾,慢火熬出來,湯極濃極香甜,連不肯碰羊肉的朋友也大讚好喝,從此愛上。

再下來是用一個蜜瓜,把肉碎釀了進去,燜熟之後把瓜當成碗上桌,肉碎之中有軟熟的開心果、葡萄乾、小米飯和各種香料。

羊腿是裹在整個麵包裡焗熟的,肉不必咀嚼,溶化在口中。這些都是奧特曼年代遺下的古食譜,那麼輝煌的一個王朝,不可能沒有美食,當今一般的土耳其菜,只剩下肉片重疊後烤出來的KEBAB,真是罪過。好東西不去找,是不知道的,不能憑一兩種便宜食物,就以為是整個文化。

有興趣,可從這網址去發掘:http://www.asitanerestaurant.com

飽飽,就去看名勝了。

索菲亞大教堂是個極嚴重錯誤的名字,索菲亞SOPHIA在希臘文中是「智慧」的意思。遊客看到旁邊的尖柱,還以為是回教教堂,其實在建築的五三七年是間東正教教堂,尖塔是後來加上去,變成回教特徵的。

最令後人驚嘆的是那麼大的一個圓頂,竟然可以沒有柱子支撐!學建築學的人,都要去朝拜,搭這圓頂的並非建築家,而是由希臘科學家ISIDORE OF MILETUS和理學家ANTHEMIUS OF TRALLES計算出來的。

經過回教統治,壁上許多神像都被石灰塗掉,代之的是阿拉伯文字,回教不允許偶像崇拜的,現代人才開始慢慢清理,把多幅聖母和耶穌像重現出來。

四季酒店有一座新的,靠海,近來海邊建了多家,都沒甚麼味道,我們還是決定在舊四季下榻,它由老牢獄改造,樓頂極高,房大又舒適,最好的是從頂樓陽台直望索菲亞教堂,每天傍晚在這裡喝酒望日落。

早餐不在酒店吃也罷,可以到海邊的一家叫KALE的咖啡店去,這裡的土耳其香腸、芝士、蜜棗和沙律,好過任何大酒店的自助餐一百倍。

要去的地方都在老四季酒店的附近,走路可到。又去購物,在CINAR伊斯坦堡的總店中,看見同一條藍色地毯,全絲製成,反光度極強,可以轉變成淡藍色和深黑色,漂亮得不得了。問價,六萬五美金。友人廖先生是位談判專家,先由減稅開始,降至四萬多,再磨完又磨。不買走到附近蹓躂,讓店主追來。殺了又殺,我心中認為三萬美金已是值得,但廖先生一直保持笑容,堅持不買。

最後,店主投降,以兩萬三千美金成交。怎麼認為是值得?先由織毯高手算起,每人月薪,最低也應有六百美金吧,織這麼一張複雜的毯子,最少需要四個名匠動工,一針一線,需時十個月,也就是兩萬四美金了,原料不計在裡面,也已回本。但是,最重要的,還是自己喜歡。

店主上前握手道謝,在土耳其,一個不會講價的客人,是得不到尊敬的。

我們又去香料市場買甜品,土耳其甜品被稱為「土耳其的喜悅TURKISH DELIGHT」,已聞名於世,這裡簡直是甜品天堂,只要你能想像得到的,都能製成。要當甜品師,就像學建築要到索菲亞教堂學習一樣,一定要來土耳其參拜。

在香料市場,也可以買到上等的烏魚子,很多人以為只有台灣的好呀,你試試上等的土耳其產品,就見高低。

土耳其除了是甜品天堂之外,也是羊肉天堂,到處都有羊肉肉團的燒烤,但是要吃羊頭,可到專門店去。有一家最古老的,叫LALE ISKEMBECISI,地址是:100, TARIHI LEKANTA,在一九六○年創業。

真不能想像一個羊頭有那麼多肉的,用手剝來吃最豪爽,如果嫌羊腦不夠多的話,還可以單獨叫一碟羊腦沙律,至於羊舌頭,就只有羊頭裡那一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