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印度之旅’ Category

重訪印度(下)

2016/06/21

MEILO SO插圖

從齋普到我們將下榻的安縵酒店Aman-i-Khas,管家說要三個小時,我一向不相信當地人說的距離,心中打算要是四個小時能抵達就好,後來發現竟然走了近五小時。

為甚麼要去這家酒店?要去看Bengal Tiger孟加拉老虎呀,當今在Ranthambore國家公園裡,還有幾百頭野生老虎,受到政府保護,才能生存下來。

山路崎嶇,彎彎曲曲,車子搖晃得厲害,一路上我們看到很多輛大卡車,被改裝成一排排的座椅,每輛可以坐三十人左右,安縵酒店的管家說我們明天會改乘這種車進入森林看老虎。

終於到達酒店,是在森林中搭了十三個帳篷,十個給住客,一個是餐廳,一個是圖書館連小賣店,一個給經理,其他十個大小一模一樣,有十二呎乘十二呎大,裡面一切設備應有盡有,相當舒適,但比起其他安縵酒店,這一家算是最簡陋的了。

晚餐在帳篷餐廳內胡亂吃了一餐,第二天大夥磨拳擦掌去看老虎。

老虎我看得多,從前來印度拍《猩猩王》時整天與老虎為伍,當地的兒童也圍了過來看,我問馴獸師:「老虎喜歡小孩子嗎?」

「喜歡。」他點頭,跟着說:「當食物。」

後來又去泰國拍李翰祥導演的《武松》,本來那隻老虎很聽話,但要拍的時候張牙舞爪要吃人,原來是懷了孕,戲差點拍不成。

大家出發了,我留在酒店好好休息,雖然有游泳池,但也沒興趣,在帳篷外曬太陽、看書、上網。在森林中散步到酒店的菜園,這裡種了不少時蔬,供應我們餐飲。

偶爾,孔雀從頭上飛過,這裡養了很多隻,但都不聽話,不開屏。時間過得很快,大家回來了,興奮地說看了老虎,還有花豹呢。

晚上我們在樹林中野餐,酒店開了一個大派對,爐中燒着烤肉串和麵包,印度人是不吃牛肉和豬肉的,只有雞和羊,我不喜歡吃雞,只對羊有興趣,但都燒得沒甚麼味道,只有靠香料來提升。

住了三個晚上,有點單調,接着又乘四至五小時的車到另一家安縵Amanbagh。

一路上,兩旁的山石奇形怪狀,樹也彎曲,長出紅色的花,問導遊這是甚麼名字,他回答是「Flame of Forest樹林中的火焰」。花朵有我們的紅棉那麼大,延綿不絕,都是這種花,而風景也愈來愈怪,有點像到了另一個星球,前面的路好像是沒有盡頭,我們都笑說,這就是安縵的特徵了,永遠是開在「不毛之地Middle of Nowhere」。

終於轉進一條小路,前面就是Amanbagh了,這家由從前土皇帝狩獵的行宮改建的酒店,有世外桃源的感覺,巨大的泳池,一間間皇宮式的建築。走了進去,分左右兩座,左邊的是臥室和客廳,右邊的是浴室和衞生間,各兩套,男女不必爭着用,也是安縵的特點。

打開落地窗,後院有私家游泳池和花園,服務員說窗門要關緊,否則猴子會走進來和你共浴。

日間活動有參觀古廟和廢墟,老虎已看過,可以不再去,另有料理教室,大廚帶你走到他們的私家菜園,選自己喜歡的蔬菜,然後帶你去一間土屋。

裡面有繩織的床,我看了很親切,小時有位印度司機,空手來我們車庫後即刻拿了木頭搭架,再用粗繩織成床,再生個火當廚房,就那麼生活起來,我常到他那裡去玩,睡過他的繩床,非常舒服,現在躺在這張繩床回憶起來。

土屋有小廚房兼餐廳,師傅教女士們煮了幾個菜,我只是旁觀,最後用他們的米飯加雞蛋炒了一碟飯,大家久未嘗中國菜,吃得津津有味。

可以講講我們這次印度之旅吃的是些甚麼,從早餐說起,我最喜歡的是Dosa,這是在大平底鐵片上倒了麵漿,煎出大型的圓餅,每塊有二至三呎直徑,裡面可以加薯仔或洋葱,最後捲起來吃。

在馬來西亞也可以吃到沒有餡的Dosa,煎得更大,有三呎高,淋上煉奶當甜品,這次在印度還吃到迷你型的,在圓底的鍋煎出來,當成碗,上面再打一個雞蛋,我打了兩個,蛋黃像眼睛一樣望着你,名叫Appam。

另有一種用碎米做的蒸餅叫Putu,蘸椰漿吃特別香。煎炸的Vada,是一種像洋人的甜圈,不是太好吃。

數不盡的咖喱和馬沙拉,吃多了單調,我近年來食量已小,而且很多花樣都試過,變成國內人所說的主食控,只要有米飯就滿足。印度餐中,永遠吃不厭的是他們的Biryani了,有雞有羊,我只選羊。

做法是先將羊肉加香料燉得軟熟,混入印度長條米飯Basmanti,放進一個陶缽中,然後用麵包封着缽口,再放進烤爐中焗出來,吃時把麵包揭開,掏出香噴噴的飯來,有此一味,滿足矣。

至於飲品,印度啤酒名牌是Kingfisher,但早餐也不能一直喝酒精,最喜歡的是他們的Lassi,那是一種酸乳,可以喝甜的或鹹的,也能加入玫瑰糖漿,混出粉紅色的飲品。或者,辣的東西吃多了,要用木瓜來中和,印度木瓜當然比不上夏威夷的,就那麼吃味道普通,打成漿混進Lassi中,極佳。

印度也是一個喝茶的國家,最有特色的是馬沙拉茶Masala Tea,混入各種香料和薑汁,最特別了。

廣告

重訪印度(上)

2016/06/20

MEILO SO插圖

「不可思議的印度Incredible!ndia」,在二○○二年由O&M公司的創作總監U Sunic和印度旅遊局的Amitabh Kant合作,拍出一系列的優質廣告宣傳印度,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第一年播出,遊客增加了十六個巴仙,別說不厲害。

最怕貨比貨,印尼抄襲的Wonderful Indonesia簡直慘不忍睹,沒人記得。而Incredible!ndia的印度第一個英文字母India改成感嘆號「!」,更是神來之筆,令人過目不忘。

我已經記不到去了印度多少次,從年輕的背包旅行,經電影的拍攝,到享受人生的旅行團,印度對於我已不新鮮,這回幾個志同道合的友人同遊,又有私人飛機,就當成休息幾天,欣然同行。

第一站是泰姬陵,因為有些朋友是普通簽證,有些是電子簽證,印度至今還要求所有遊客要有簽證,政府的收入可以多一點,只能先從一個叫Kolkata的地方進入,而Kolkata在哪裡?其實就是加爾各答,從前的Calcatta。

去泰姬陵最好直飛軍用的Agra機場,航班雖然少,也別從加爾各答或孟買進入,車程各需五六小時,相當不愉快的不是舟車勞頓,而是一路上看到的頭破血流的車禍發生,或路旁沒人殮葬的屍體,影響歡樂的心情。

從小得不能再小的Agra機場,很快就到我們入住的Oberoi Amarvilas,這家酒店在九年前住過,整間用褐色和白色大理石裝飾得豪華瑰麗,經那麼多年,一點也沒變,這是用料好的結果,不像一些內地的,兩三年已經殘舊不堪。在露天咖啡座或室內餐廳的窗口,都能遙望泰姬陵,也有電動車接送,兩三分鐘便抵達。

我們放下行李即去,這是我第四次來到,泰姬陵不變,但吾老矣,也許不會再來,此回分兩天看,一天是早上的,一天傍晚的。大理石的顏色依時間不斷變化,有時白,有時紅,有時金黃色。

因怕恐怖組織破壞,守衞已經相當森嚴,晚上也不開放,不像從前可以在月圓的夜裡參觀,也可以減少情侶的分散。據傳說,到底是一個墳墓,始終不祥,月圓最美,也一定會離別。

這回有足夠時間,還去了阿格拉古堡,這是撒嘉漢的皇宮,也是他被兒子囚禁的地方。這位大帝花盡人民血汗為妻子建立了白色的墳墓之外,還要替自己建一座更美更大的皇陵,兒子只好把他軟禁起來,我們看到他被金鏈鎖着的臥室,七年之中,他只能天天望着泰姬陵,最終憂鬱而死,令後人不禁唏噓。

感嘆當年建築的神奇,牆壁地室挖空,灌入冷水,降低溫度,這才叫真正會享受。但水還是要喝的,來印度之前大家都警告:不可喝當地的水,就算早上漱口,也得用礦泉水。

記得九年前我們的旅行團來泰姬陵時,也帶了好幾大箱的Evian,但住的酒店都很乾淨,根本不必擔心,結果都送給了當地兒童,這回我照喝酒店供應的水。嫌味淡,把自己研發的玫瑰羅漢果茶包塞進去冷泡,又微甜又有一股清香的花味,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住了兩個晚上,第三天飛齋普爾Jaipur,安縵酒店的管家已來機場迎接,我叫他先帶我們去看「風之宮」。整個齋普城是粉紅色的,當年土皇帝最愛這種顏色,在一七九九年建了一座五層樓高,又有九百五十三個小窗口,類似蜂巢的粉紅色大屏風。

傳說這些窗口造來給妃嬪們望出去,而不讓平民看到他的老婆樣貌,但是這並非主要目的,整座建築是用來擋風,風沒有其他地方穿越,就從這些窗口穿進去,變成強烈的氣流吹進後面的皇宮裡,故有「風之宮」之稱。在沒有冷氣的當年,這都是設計家為當權者想出來的玩意。風之宮用紅色和粉紅沙岩砌成,在清晨日出時分和晚霞的金色光芒照耀下,蔚為奇觀。

中午我們去了Rambagh Palace Hotel吃午餐。這家由土皇帝宮殿改裝的酒店,和其他同類的比較,算是簡陋了,但還不失當年的氣派,尤其是餐廳,裝修得豪華無比,我們這一餐,是在整個印度行程中最好的。

吃些甚麼?到了印度,當然是吃咖喱,這也只是一個統稱,乾的叫馬沙拉Masala,而濕的就叫咖喱了。而香料,基本上是防腐劑,印度天氣熱,平民們一天只能做一餐,食物很容易變壞,這些防腐劑在沒有冰箱的日子中,就是救星。

香料包括了辣椒、辣椒粉、薑、南薑、丁香、肉桂、茴香、肉豆蔻、黑胡椒等等,把油燒熱了,放進切碎的洋葱,再把這些舂碎的香料加入,炒香了,加肉和蔬菜,就煮成馬沙拉或咖喱。一般最後加水,去到東南亞,像馬來西亞或泰國,用椰漿代替水,味道就更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