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台東之旅’ Category

基隆夜市

2010/11/24

王春寶是台灣觀光局中的一位傑出人物,毫無官腔,一味推銷旅遊;而辦旅遊,最有力的武器,就是吃了,他早就了解這一點。

與其說台灣小吃有多好多好,不如把他們請進來做給香港澳門人吃,這方面王春寶多年來做了不少功夫。在任期間,去台灣的旅客節節生長,也是有目共睹的。

我們在台北的「度小月」分店會合,互相擁抱之後,向他說:「我很久沒有去士林夜市了,還是老樣子嗎?」

「基隆的去過沒有?」他問:「那邊比較有規模。」

啊,基隆,這個海港的名字,聽起來親切,但十年前去過一次後,再也沒有重遊,當年由台北出發,甚費周章,王春寶說現在去,只要三十分鐘車程。基隆是出了名的雨港,一年從頭到尾都下雨。我問:「天氣怎樣?」

「全球暖化,下雨天是一半一半了。」王春寶說。

車子直達夜市那條長街,兩旁就是小食店,很齊整,也乾淨,不像士林那麼凌亂,食物花樣也更多,推薦各位一遊。

在一家叫「紀」豬腳原汁專家的小檔坐下,擺着一個大鍋,裏面像沙田柚那麼大的豬腳一早煮得爛熟,一隻隻放進鍋中做做樣子,切開給客人吃。千萬不能小看,真香,那麼大的一隻,連肉帶筋一下子就噬光,好吃得厲害。

又有一檔賣蚵仔煎的,外面貼着馬英九來光顧的照片,特別之處在於堅持燒炭來煎,用的是雞蛋,下紅色的甜醬,與潮州人的蠔烙用鴨蛋不同,而且潮州人喜歡點的是魚露。

有家甜品店叫「三兄弟」,賣仙草冰沙、蜜糖地瓜、紅豆湯、黑色的QQ粉圓加豆腐花,後者是用了魔芋粉,比香港的豆花硬,但少了豆味,不過各有各的吃法,自己喜歡就是。

那麼多家,我們只吃了這三檔,已捧着肚子說快要撐死,當今的食欲,是減少了甚多,不能與年輕時吃遍整條街比。

小美雪糕

2010/11/24

我們又吃了一頓原住民的大餐,叫「米巴奈」,門口畫着兩個土著的原始圖像,進來時人的面是白的,出去時畫的,面紅,表示酒醉飯飽。

前一晚是「美娥」海鮮,當地最為高級,所到之處,有人說:「前一些時候,林青霞還來過呢。」

林大美人,沾了她的光是快樂的,要是對方說:「阿扁剛放出來,就到我們這裏。」的話,就有點倒胃。

這次我們從高雄來台東,乘的火車叫「莒光號」,還在用個「莒」字,令人想起當年的台灣到處貼的口號「毋忘在莒」。唉,時代的變遷,實在是神速。

回高雄乘的叫「自強號」,車子較新,也更快,一個多小時就抵達。

大家都吃得滿意,但有些東西只是我私人享受,不能與諸友分享,其中之一是「小美冰淇淋」,在彰化縣芳苑鄉生產。

這種最原始和最老土的雪糕,有個塑膠盒,黃底紅彩,褐色字。成份寫着:奶粉、砂糖、椰子油、麥芽糖、乳化安定劑、香草香料、食用黃色色素四號和五號。

好吃嗎?和意大利雪糕或北海道軟雪糕一比,當然沒那麼高級,價錢也相差一大截,八十五克才賣新台幣十八塊,合港幣四塊錢左右,但那種奇特的味道,大概是出自椰油吧?從前的雪糕都用椰油做的,產生了盒上小字說的「伴您走過成長的滋味」。

真是台灣人所形容的懷舊「古早味」嗎?那倒未必,當今求健康,放的糖愈來愈少,淡出鳥來,從來的是不甜死人不要錢。

其實所有產品都可以分兩種出售,一種叫新口味,一種叫原味,就能保存傳統,但沒有人這麼做。

原先在台東負責旅遊的王春寶,他在駐香港時我們結交成好朋友,當今已又調台北去,我不陪團友返港,獨自北上找他。

陳協和米廠

2010/11/24

來到台東,最大的樂趣在於享受新鮮空氣,吃原住民餐和浸溫泉,還有的就是買米了。

米?有沒有搞錯?不,不。台灣的蓬萊米,並不遜又肥又胖的日本米,尤其是池上生產的。

「池上」這個名字也不是在日治時期取的,這裏有個地殼斷層,從山脈的積水成池,叫為大波池,由於水源無污染,地質肥沃,為開墾為水稻田的理想耕地。

農民回復到早期耕種方式,完全不用化學肥料和農藥,生產出的有機米,台灣本省已供不應求,很少輸出到外地。本省人賣的飯盒,最著名的叫「池上便當」,就是用此地的米,池上這個名字早就聽說,當今可以到原地一遊。

我們先到「池上萬安社區」去,吃用米做的種種點心和蛋糕。最出色的名叫「愛戀65℃。」

湯種麵糰,以鹿奶在攝氏六十五度烘焙,做出各種土司Toast麵包和糕點,聞名全省,要三個月以上的預訂才能到手。老板潘金秀這位年輕女士不愛大城市,還鄉來住,熱情地招呼我們。

從社區出來,散幾步路,就到了「陳協和碾米工廠」,已有數十年歷史。老板陳政鴻已是第三代,採取最先進科技,從收割進倉、烘乾、貯藏、輾糙米到放入暫存筒,再到精輾白米,色澤選別、分類包裝各步驟,一一說明給我們聽。

看過他的機器才覺驚訝,先分米的重量,再分析食味價值,到米粒完整率,每一顆米分未熟米、被害米、死米、水分、蛋白質、澱粉質等等,都可以用電腦來分析,誰種的米是今年的冠軍,絕對假不了。

「米最有營養的部份就是糠,」陳政鴻幽默地說:「但是我們把它磨掉,只吃不健康的蛋白和澱粉,古時人稱糟糠之妻,其實老婆才是最好的。」

原住民餐

2010/11/24

行李由專車輸送,不必提上提下,輕鬆來到了車站,另一架車載我們往深山走。一路風景極美,山幽深處一團團的煙,由地下噴出,團友們都說:「真像日本的溫泉。」

最高級的是「老爺大酒店」,為台北的集團經營,房間雖非榻榻米,但床鋪在地面,有點日本感覺。

溫泉好幾處,先浸戶內大浴室的再去吃晚飯。

原始部落很多,共分十二族,其中有七個分佈在台東,張惠妹那一族也在此地,原住民從前捕魚為生,當今已多種植,每日勤勞之餘,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唱歌、跳舞和喝酒,做的菜當然也好吃。我們享受了豐富的一餐,有野山豬和各種沒見過的山珍,團友們都說在香港吃不到。

飽了,回到酒店,爬上斜坡,就是露天溫泉了,脫光衣服往池中一跳,抬頭,看到滿天的星星,台東沒有重工業,空氣不受污染。

知本溫泉可很少外國人知道,去年有陣大風大雨,把一間旅館沖進河裏,這個地方就是知本,也因為那場新聞片太多人看到,當今生意清淡了許多,其實當年造的傷害並不大,只是損失了一家酒店,人早已逃出。

在原住民的方言,知本,是一湧上來的熱水的意思,和日語無關。

翌日,我們又去吃一頓原住民的菜,他們住山吃山,靠海吃海,這回是海鮮餐,由一位叫陳耀忠的漁民做的,沒菜單,當天捕到甚麼吃甚麼。

陳耀忠廚藝了得,被賞識而請到台北表演和實習。今天的菜,第一道就出了橄欖般小的野生苦瓜,中間放了滇魚醬。份量極少,一人一小顆,還用醬汁在碟上畫着圖案,看樣子,學到了花巧,和原住民的大魚大肉菜不同。

但魚蝦的確新鮮,不是飼養的,當今已難得,吃出了真正的甜味,又無渣,已經不容易。這一餐,大家都讚好,除了那道燒雞,到底,家禽並非陳耀忠拿手好戲。

又見台東

2010/11/24

台灣人都說,台東是他們剩下的唯一樂土。當今要保持這個狀況,只有交通不便了,否則早就被遊客汎濫。

去台東的路不多,可從台北轉內陸機,上次去視察也走過,因為隔着中央山脈,氣流不穩定,一下大雨,差點降不下去,而且從香港前往,飛到北部再南下,似乎是寃枉路。

看了機上地圖,才發現離開高雄較近,也試了這個走法,飛高雄,再往山行,這一來可好,路彎彎曲曲,有些人暈得作嘔。最後,選擇了火車。

這回重遊,和團友們一塊從赤鱲角飛高雄,不到一小時抵達。中午時份,先去我熟悉的一家客家菜館吃一大頓大餐。

菜式有台灣典型的客家菜「三封」,這是香港沒有的。所謂三封,是把豬肉滷了,再用冬瓜、白菜和苦瓜三種蔬菜蓋住肉,紅燒後上桌,這道菜先聲奪人,色香味俱全,大家都吃得高興。

鯽魚一人一尾,也不知道怎麼養的,一年四季皆懷春,魚肚脹啪啪,充滿魚子,雖然骨頭已滷得酥了,但骨和肉是不吃的,只取魚卵。

香港的豬大腸一向是炸,那裏的用酸菜來炒,也特別。再加一個客家小炒,有乾魷魚、豬肉、燈籠椒、菜脯等等切丁混在一起翻兜。

花生豆腐是把花生滷煮後磨成漿,加米粉和糖蒸出來,扮成豆腐樣子,上面撒着蝦米,又甜又鹹,很特別。

滷元蹄份量很大,下面鋪着酸笋,肉當然美味,尤其是肥的部份,但看到大家舉筷的,還是笋乾。

本來要喝酒,但這家人做的酸梅湯和冬瓜汁很濃,就忘記了。

最後上艾餅和茶油麵線,再飽也猛吞幾口,抱着肚子,避過經過市內的交通阻塞,到一個叫杭寮的車站,乘九十分鐘車,小睡一會很快就到達台東的溫泉村知本。

這條路,最舒服不過。各位去,不妨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