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深圳之旅’ Category

錦官城

2014/05/19

最初聽到「錦官城」這家餐廳,有人還以為是賣韓國菜的呢,其實這是四川成都的雅稱,當地生產價值連城的「蜀錦」,唐朝開始已專設「錦官」一職,管轄專供朝廷的蜀錦。開在深圳的「錦官城」由成都市川王府餐飲娛樂有限公司投資,地方佈置得美奐美輪,但保留古僕優雅的氣氛,食物又如何呢?

大家的印象,四川菜一定是辣,不好此道者敬而遠之。「錦官城」不乏辣菜,但是其特點是可以做一點都不辣,又非常美味的高級四川菜。

最先上桌的冷菜已攝住客人,碟中擺著長條白色的東西,一看以為是白菜,吃進口才知道是豬耳朵。原來在片開時去掉軟骨,把豬耳和豬面一塊兒切成的,師傅刀功之厲害,由此可見。這道菜叫做「山椒耳脆」。

蜀漢全家福是把各種蔬菜和肉類放在一個像花瓶那麼高的壜子裏做成,味道香甜,濃郁之中湯還保持清澈,是把整個壜子放在蒸籠中,花很長的時間燉出來的效果。叫化肥腸是用叫化雞的做法炮製豬腸,又香又嫩,入口有咬頭,又不是太硬,豬腸夠肥,是此道菜的精髓。

珍珠土豆燒野生甲魚菜名花巧了一點,其實是將薯仔挖出,一粒粒像魚蛋形和甲魚一齊燜出來,勝在甲魚不是養殖,原汁原味。

仔雞豆花和豆無關,是將雞肉剁成細茸,再將老雞和火腿燉出上湯燒滾,把雞茸倒入,一下子凝結成豆花狀的湯菜。

最後上的西瓜盅是糖水,外皮雕功精細,在香港賣,手功錢已不得了,但只收九十人民幣。

熱情招呼副總經理嚴禮蓉女士說:「下次再來,做一桌全辣的給你試試。」

地址:深圳紅桂路二○六八,南方大廈二樓

電話:0755-586-5197

原味

2014/05/18

到深圳去試食六家有意參加美食城的餐廳,吃了之後,發覺六間之中竟有五間水準非常之高,收穫豐富。

其中之一叫「原味」。上一次來的時候走過,看見一塊大招牌,用一張老人的黑白照片放得很大,留下深刻的印象。

店主李健先生走出來聊天,他原來是學舞蹈的,從北京來,又設立廣告公司和賣傢具,忙得不亦樂乎。

「招牌上的老人,是你的父親?」我問。

李先生笑了:「是我在電腦上看到的一張舊照片,沒有名字,是甚麼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絕對不是我父親。」

看了菜單,其中有一道叫「一炮四響」的,我說就先來這個。

原來上桌的是四層的火鍋,第一層是蒸、第二層是湯、第三層是烤、第四層是涮。

吃的盡是羊肉和魚,兩種東西併起來成為一個「鮮」字,非常之特別,在廣州和香港都沒見過。湯是羊胎和魚蝦的,有點恐怖,但是李先生說:「可以幫助美容,女士們對這一道菜特別有興趣。」

蒸是粉羔羊排肉,烤是烤羊腿肉,至於涮則用海南島的東山羊灼之,烤的部份,不吃肉的話可換羊心或羊肝,又送青菜、蘿蔔各一份,整個套餐賣一百四十八人民幣,可供三個人以上吃,情侶可叫半份,八十八元。

嫌羊羶,可叫一套七十八塊,半套四十八的雞、鴨、魚、豬的配搭,叫做一炮四響。

活魚兩吃更是將魚頭和魚肉分開製作,加以北方千層餅佐之。魚頭用清湯或辣湯來煮,魚肉則可以椒鹽或回鍋,辣得要命的是水煮魚肉,很刺激。

地址:深圳市八卦一路八棟首層

電話:226-0269

民間瓦缸煨湯館

2014/05/17

友人帶我去的那家深圳菜館,在外面一看,寫著東北菜、湖南菜、四川菜和粵菜全部有得供應。心中發毛,那麼多地方的菜都會做,做得一定半桶水,怎麼好吃?

斜對面開的那家一看不同就是不同,門外擺著六個一米方圓的大瓦缸,呈褐紅顏色,極吸引過路人的注意力。

我手一指,非試不可。走進去,地方寬敞,我們旅行團的八十個人,絕對坐得舒服,這是先決條件。

原來這是一家叫「民間瓦缸煨湯館」的餐廳,特製各種燉湯,放在那六個大缸中煨七個小時,侍者用鐵鉗子把一鍋鍋的湯夾出來,熱騰騰上桌。

湯分蓮藕棒骨、豌豆排骨、豬腳黃豆、元肉煨烏骨雞、生魚豆腐、茶樹菇煨排骨、老鴨煨豬肚、香菇土雞、竹蓀醬籮蔔煨老鴿、雙鞭、金菇煨石鴿、水魚北芪煨土雞、海龜野鴨和花旗參蟲草龜蛇等等。

叫了幾個,味道果然好,礦泉水做底,真材實料,絕對沒下味精,這是外江佬的煲湯,但也不比廣東阿二做得差。

特色小菜有竹篇烤鯽魚,是真正用一片竹篇盛著上桌,鯽魚上面鋪著很多條烤得發焦的蔥,蔥味入肉中,很特別,也好吃。

鄱湖蒸魚頭,把一個大魚頭分瓣,蒸熟之後放在碟底,上面鋪著一層很厚的榨菜和辣椒,刺激得要命。淋上魚汁,已可大吃白飯三大碗。

說到飯,這家人用一個蒸籠上桌,裏面是用糯米包著一枝枝的排骨,排骨已經蒸得軟熟脫骨,肥的部份滲進米飯中,淋上醬油,包你吃得停不下筷子,不說特別不收錢。

地址:深圳市華發北路七十七號

電話:0755-376-6229

鮑魚王子

2014/04/02

晚飯在深圳的「海港大酒樓」吃,主人叫鮑魚王子,很年輕。有人取笑他為甚麼弄這麼一個銜頭?他笑笑:「無所謂,人都要包裝嘛。」

做得最出色的是雞,這裏的鹽焗,出神入化。最精彩的是鯪魚三寶,用魚頭、腸和肚,其他棄之。我帶大家去中山時吃過,人人讚好。

這次在深圳新開的店,大得驚人,十萬呎左右,是香港不能想像的面積,一走進去就是一個天花板離地三十呎的大廳,氣派非凡。

二樓是貴賓房,每間皆寬敞,有私家洗手處,一開就是三十三間。

筷子是鑲銀頭的,主人家說每對四十五塊,可見對任何一件小事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最主要的是讓客人在這種豪華地方,吃了也認為物有所值。」他說。

現在海港已成為一個大集團,由王子領導,他說:「老太婆們來飲茶,我也叫夥計客客氣氣地招呼,絕對不能小看這群顧客,她們每次的消費雖然很低,但是一熟了,生日結婚擺酒,一桌算兩千好了,十桌就是二萬!」

對於服務得周到的女侍者,他說:「有些女的起初來到,樣子都很醜,我告訴她們只要勤力熱情,客人一定會喜歡上你,就會變得好看,一好看,自信心更強,她們開始的時候不相信,照做了果然如此。」

「這個飲食集團做了很多年?」我問。

「也五年。」王子說:「一九九五年在中山開始,後來擴到八家,座位加起來有五千多個,但是員工就要用到三千人。不過,營業額每年達到二億多人民幣。」

「甚麼動力促使?」我問。

「當年我在廚房炒菜,我問我自己,為甚麼一定要在這種又熱又油煙的地方做一世呢?就是這麼簡單,我想改善我的生活質素罷了。」他說。

招牌

2014/04/01

香港的餐廳,在互相割喉戰中,已無新意,水準更是低落。在這種情形之下,只有北上。在珠江三角洲「覓食」。

到過的幾個城市中,大小餐廳裏都能帶給我「驚奇」。首先是材料的新鮮感,珠江的河魚,像鱘魚、仙骨魚等等,不但樣子古怪,味道香甜,留下深刻的印象。

地方有些還是很原始,但是服務總夠分數,鄉下來的少女們,招呼一流,有些裝修得比香港更富麗堂皇,雖然帶點俗氣,勝在寬闊,每間房都有洗手間,在香港已難做到。

和經營者聊天,知道他們多是廚房佬出身,頭腦靈活起來,一間開了又一間,如果沒有過人之處,是辦不到的。國內的投機取巧方式已行不通,一切靠實力。

服務方面,若坐貴賓房裏,總有兩三名女侍斟茶倒水,一拿出煙,即刻幫客人點著,已有麻煩的程度。

每一家都有一兩位樣子精靈的所謂「經理」打點,他們應對宣傳外交,口齒伶俐,和客人打關係時,態度更像連你要求上牀都答應之勢。

長得最漂亮的,就擺在門口當知客,穿著旗袍。見過幾個,真像利智和鞏俐,樣子和身材。

在當地做得成功,就跑來深圳開店,這裏消費力強,屋租已漸追上香港,但既然有錢賺,如春筍冒起。

幾年前看到招牌上都寫著港式甚麼港式那裏的字眼,現在已絕跡。代之的是地地道道的各省名菜餐廳,霓虹光管,非常巨大。

注意到的,是大家都不用簡體字做招牌,而且很喜歡取很長的名字縮短為兩個字,看見「深房」的集團,原來是深圳房地產的簡稱,好在是房地產,要是做水喉的,不就叫成「深喉」嗎?

老四川

2014/03/31

四川菜最不容易做,如果客人只來吃擔擔麵,香港也只有一家做得住,深圳情形也是一樣,做得最久,最成功的一家,叫「老四川」。

地方可難找,在南山科技工業園裏面,周圍都是工廠,路彎彎曲曲,還要經過多條小徑。這種地方怎麼會有餐廳?這麼想時,面前就出現了,三層樓,很巨大,後面還有一個游泳池呢,真是怪到極點。

主人熱情地招呼,要弄一席宴客,我未到之前已在市內試了四五家不同的菜,胃袋再大也裝不下,堅持只吃擔擔麵和麻婆豆腐,這兩道最普通的菜,也是最難做得好的。

之前我向友人說過有種四川野菜叫豬屁股,味道強烈,不喜歡的人掩鼻落荒而逃,愛上了像鴉片一樣上癮。大家不相信,以為我又在騙人?

「有沒有豬屁股?」我問。

「剛從四川運到。」主人回答。

用了又麻又辣的醬拌了出來,座上十人,六個愛吃,其他的受不了那股像魚肚子裏的腥味,所以豬屁股也叫魚腥草,我相信你也會喜歡。

擔擔麵來了,每人一小碗,浮在上面的麵條怎麼會是自色的呢?用筷子一拌下面的肉碎和醬料,也呈鮮紅。一入口,對味,真是極品。有了豬屁股刺激又連吃兩碗。

忽然上了一大盤的紅色東西,都是爆香的辣椒乾,從遠處已經聞到,撥開辣椒乾,才找到裏面的雞肉,又脆又彈牙,又是極品。

麻婆豆腐上桌,味道香、濃、辣、狠凶個字,全部包括,是第三道極品。

其他菜有酸菜魚、粉蒸排骨、蒜苗臘肉、糟汁辣鱸魚、泡椒炒牛蛙、大腸鍋、水煮牛喉……數之不盡。下次組團帶各位去吃。等不及的話,自己去吧。

電話是:663-9363

雲南風味餐廳

2014/03/30

深圳有多家餐廳沒去過,這次偷空去了一天,吃了幾家,準備下次再走一轉,就可以組成一團,帶朋友們來大吃大喝。

到過雲南,一直對傣家菜有好感,這次在深圳的「雲南風味廳」又吃到,水準不錯。

地點在春風路三○○二號,開在一家叫金碧酒店裏面,裝修得高級。

先來竹筒酒,是他們自己釀的,從一條又長又大的竹筒中咕哩咕嚕地斟出白色的液體,已冷凍,喝下去感覺很清甜,酒精程度雖然不高,但一連幾大杯,也能醉人,小心小心。

四款小菜之中,樣子像冬蟲草的炸山根,炸得和薯條一樣,味道最普通。涼拌貢菜,爽脆彈牙,像最新鮮的榨菜。苦刺花則是苦到極點,非一般人可以接受,但苦後帶甘,又是另一番風味。涼拌樹花的樹花,像鮮髮菜,又像日本海藻刺身,最為可口。

竹筒雞是湯,味道有如泰國冬蔭貢,但沒那麼辣,浸熬得乳白色,吃得過,但是我還是喜歡「蝴蝶撲泉」,侍者說下次可以為我準備。

香草炸魚最受客人歡迎,我則不喜歡,最特別的反而是傣味烤魚,以大量的芫荽和香料醬烤出來,吃了包你上癮。

還有炸牛肉乾巴、黑三剁、乾炸臭豆腐、椒絲小灰菌、粉蒸肉、沾水苦菜等等。中間拿出來的飯食和餅類中有香芋燒糯米,帶甜,像中山的金咤,很好吃。玉米耙耙是把最新鮮的玉蜀黍磨碎蒸出來的,很香,竹筒飯也可口。

最後的過橋米線,把整個碗燒熱了才上桌,陶碗燒得帶黑,像是一件古董,很悅目。

深圳的餐廳常帶給我一份驚喜,店主親自前來招呼,以為是一個老頭,原來是很年輕的女士,頗感意外,也是驚喜之一。電話:(0755)225 2888。

福田區

2014/03/28

深圳的福田區,本來是工廠地帶,現在改為購物和飲食的集中點,像新加坡的烏節路。

街道兩旁有寬闊的行人道,商家可以擺出他們的製成品招徠客人,之中也夾著很多新疆回民小販賣乾果。

經過一處,正在拍賣,大中電視機和各種電器,由一元開始,價高者得。另一邊陳設了巨型的吹氣公仔,為新產品宣傳。

數不清的大廈中,有數不清的購物中心,不覺意走進一間,原來是賣衣服的,雜亂無章,像高級的女人街。

電腦中心裏,照賣翻版貨,但已經沒有從前那麼猖狂,叫一位仁兄站在門口,帶客人到一處隱秘點的地方交易。

路上行人,穿得和香港人看齊,男的西裝打領帶,少女露臍奇裝異服,著了鬆糕鞋,一樣有跌得仆街的可能性。

肯德雞、麥當勞的招牌還是很大的,但中國化的快餐店也已林立,有家叫「面點王」的,一條街上有好幾家分店,裏面裝修得和外國快餐店那麼乾淨。設有一個玻璃長櫃,由各種涼菜開始,至少十種以上的選擇,再是各類餃子、小籠包,然後是麵、拉麵、撈麵、刀削麵,最後是甜品,總有一種引起你的食欲,又便宜又美味。

從大街轉入,更有其他的餐廳,「門」是賣東北菜的,香港人很少試過東北菜,本來的大魚大肉已轉為精細的小碟,非常可口,還有全鹿宴、人參宴等等,都是東北直接飛到深圳來的。最突出的是番茄,東北人叫為「柿子」,香甜無比,比真的柿子更好吃,你沒有試過,不能想像其味美。

旺角的「樂園牛丸大王」也在這裏開了一家,老闆是我的好友,走過去探望。不在,也等於見了他。

青青世界

2014/03/27

深圳友人帶我到一個叫「青青世界」的地方。

「是不是喬羽作曲,那英唱的那首《青青世界》的青青世界?」我問。

友人點頭:「如果今天下雨,那裏更美。」

從市中心前往,需時三十分,到了一個叫月亮灣的地方就看見青青世界。依山建築,有當旅店的小木屋、別墅式的洋房和餐廳、專供飲茶的茶寮、摘果的果園、看蝶的蝴蝶谷、小孩遊玩的侏羅紀公園等等設施。

最主要的是經營者強調環保,灌輸兒童們這個新意識。人門大廳擺設著廢物利用的工藝品,像一棵成萬個汽水塑膠空瓶組成的聖誕樹。花園中的一條巨龍,閃閃亮亮,原來是十幾萬張CD光碟堆砌的。

其他活動包括了廚藝班和陶器的製造等等。也有給大機構來這裏學習的教室,讓員工們集體訓練。我們經過時,員工們正在打撲克牌,這種訓練,沒有人會反對吧?

在餐廳中可以吃到現採現炒的青菜。課堂裏教你怎麼做南瓜糕、番薯餅、蘿蔔蛤肉煮鱸魚、雜錦豆腐煲和胡椒燉豬肚等佳餚。強調進食時喝該地種的蘆薈汁、木瓜汁和番石榴汁。

「印象如何?」友人問。「是不是非常環保?」

我笑著說:「最不環保的,是把這麼一塊自然的地開闢出來做人工的東西。」

說完,我有點後悔。到底,創造這麼一個遊樂場所,總比開一個高爾夫球場好,世界上最不環保的就是高爾夫球場,只供少數人玩樂,但破壞的大自然最犀利。青青世界在比較之中,理想是高尚的。如果你想帶兒女一遊,青青世界好過迪士尼樂園,這是我的看法。兒童們不會同意的。

地址:深圳市南山區月亮灣

電話:86-755-664 6988

巴蜀風

2014/03/26

深圳大公報的記者小莫,推薦我去一家叫「巴蜀風」的小館。我們一群五人殺到,是間三層樓的建築,擁滿了客,門口還要排隊。

室內裝修得純樸,男女侍應穿民間服裝。近門處設了兩個攤位,一邊賣滷肉香腸。斬件後夾大餅,一邊賣涼食。氣氛營造得很好。

火鍋在四川很流行,這裏也有,但見其他桌上擺的盡是些碟頭的菜。

我點了幾道之後,等待上桌時先叫碟魚腥草來下酒,這種也叫豬屁股的葉子很惹味,拌得又麻又辣,連灌幾瓶大金威啤酒。

水煮豬腦上桌,由一個巨大的高身瓷碟盛著,上面飄了一陣很濃的辣椒油,還撤著大量乾辣椒粉和山椒。吃進口裏,又滑又香,哪怕甚麼膽固醇?膽固醇分好壞,人家吃的是壞的,自己吃的是好的。

吃得興起,再來麻辣內臟,有豬大腸、豬肚和豬紅,另有大量的蒜頭沉在碟底,撈起來一顆顆狂嚥,再喝一大口辣湯,看得那位不敢吃辣的朋友心中發毛。

為了他,點一碟螞蟻上樹,應該不那麼刺激吧?豈知此君吃了還在大喊辣得要命。最後由他自己叫了雞蛋炒野菌。

過了晚上九點,才有「鬼飲食」可吃。這是民間傳說中的菜,從來沒嘗過,原來是把四川的家鄉小食一小碟一小碟上桌,全部是送酒的好料。據說是在西漢時代已有,卓文君做給司馬相如吃的,流傳至今兩千多年。

聽鄰桌客人談話,都帶四川口音,喝的全是烈酒,大叫過癮,說在深圳旁的餐廳做的菜,全是淡出鳥來。

除了成都,在「巴蜀風」吃的最為正宗,各位去試就知道,要是頂得消辣的話。

地址:老店在燕南路和振華路之間。新店在燕南路和振興路之間。

電話:325-4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