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海南島之旅’ Category

印象

2014/07/12

這幾天跑下來,還是對海南島留下一個很深刻的印象,是好的。在當地遇到的多數是外省人,但是我們的導遊、廚房裏的大師傅都是土生土長,態度友善親切。

也許你說我遇到的對我特別好一點,這也不對,他們不知道我從小就會聽海南話,由他們互相的溝通,聽得出態度是真誠的。

我們千萬別將海南島幻想成世外源桃或者是一個熱帶天堂,也不要被色情行業興盛的謠言誤導,這是一個純僕的小島,值得一遊。

到處看到椰子樹,原來還是不夠用,海南要從馬來西亞、越南、泰國等國家輸入椰子來供應他們做椰子漿,這種飲品,已被全國愛戴,成為他們出口的生力軍。

在三亞附近,還有一個巨大的果園,佔地幾個山頭,還沒有正式開放,我們參觀過,裏面的熱帶果實應有盡有,品質優良,像淡而無味的越南火龍果,在這裏種出來的又香又甜。果園老總做過雜誌編輯,後來又經商。為了興趣,還是回來種果樹,這一片土地,將來不止成為熱門的旅遊點,還可以出口到各地去。各種蘭花也能帶來巨大的外匯,這方面好好發展,又是一筆大生意。

海南島沒有甚麼工業,但也不必單靠旅遊。少了工業帶來的污染,對自然生態發展更是有利。

至於海南島到底有沒有海南雞飯?這要看你對海南雞飯的印象是甚麼。大多數人是在新加坡吃過,以為這就是了,那就吃不到。他們的文昌雞有他們的吃法,接受就是了。海南雞飯也是由海南傳到新加坡的,新加坡人只是把傳統保留下來,海南島本身略為注重這些老傳統,做回任何種類的雞飯,都不是難事。

廣告

三亞

2014/07/11

從興隆到三亞有一條很好的公路,一小時內抵達。三亞可真大,由一處到另一處的車程總需二十分鐘以上。

這個被譽為東方夏威夷的城鎮,一看到海,果然不出我所預料,是污染了。

海水已不像毛里裘斯或大溪地那麼清澈見底,有一點點混濁。

我們下榻的是假日酒店,剛剛建好,說是當地最好的一家,一走進大堂,海景全面開放,真有氣派,房間也舒暢。同一個管理公司,三亞的假日酒店其實已有洲際酒店的級數,別被名字誤導為一般的假日。

酒店前面就是自己擁有沙灘,我穿上浴袍就走去海邊仔細看海,沙還是潔白的,海水比遠看時清,是可以接受的。其實,也能夠說已經比大多數國家的海灘好得多。

小時候在東南亞諸國游過的海灘,都留下美好的印象。短短四十年,人類已經把全地球的大部份海水弄髒,數億年的環境,比較起數十年是眨眼間的事,三亞是一個剛受傷的孩子,環保方面好好做工夫還是來得及挽救的。

先在海邊一家餐廳吃海鮮,大魚大肉,非常地道,連蒸的大塊豆腐也原汁原味,海螺方面有許多香港前所未見的,最奇特的是一種外殼像螄蛤的,叫為雞翼貝,原來它的肉蒸熟了像一支支翹起來的雞翼,非常美味。

晚餐在三亞珠江花園酒店中餐廳進食,這一餐是我這幾天吃下來最好吃的,對海南菜大開眼界,一道接一道,沒有令人失望,就算是最簡單的蒸鹹魚,也是用只醃一晚半鹹淡的活魚來做,精彩絕倫。

海南的確有它獨特的飲食文化。不是不到海南島,不知身體好不好?是不知你的胃好不好?

地址:三亞市大東海

電話:0898-8821-1888

興隆

2014/07/10

因為我們在海口多留了一個晚上,與原先預定的行程有點改變,第二晚住興隆,第三夜下榻三亞,翌日返港。

從海口到興隆的高速道路要到十月才能修好,走原來的,需三個半小時,但多看一點風景也好。

出發之前先填肚,海南的早餐典型的有布羅粉,布羅是一個地方的名字。粉條比麵粗,較河粉細,像瀨粉。

淥熟之後撈在碗中,乾食,湯另上。材料有豬雜碎、豆芽和黑麵醬,攪拌後入口,有點像炸醬麵,但味道是獨特的。這種吃法也傳到南洋來,不過當今已罕見。

不喜歡吃乾的話可叫湯麵或生滾粥,我們去的這一家下午和晚上賣雞飯,一大早開門賣布羅粉,地方乾淨,叫「沿江雞飯店」。

地址:海口市義龍東路大同三里十一號之二

電話:0898-6675-0768

說到電話,從前分三個地區,現在統一,整個海南島用的都是0868字頭,手提電話費節省了許多,也非常方便。

更方便的是所有的高速公路都不收費,沒有收費站,直通無阻。不像內陸,有人調查過,從廣州到上海不知要經過多少站,貨車收費加起來就需兩千多塊人民幣。

酒店叫康樂園,位於興隆溫泉地區,是一家五星級的優閒度假村,但和日本泡的溫泉不同,是個噴射按摩池。

興隆地區有很多華僑,把南洋食物也帶了回來,所以在酒店餐廳吃的晚餐有巴東午肉、咖喱雞等等,做得並不像樣。反而是地道的海南菜海螺樹葉湯、酸筍煮魚和地瓜粥等等好吃。

發現住過的房間內,書桌上都不設電話,放於牀邊。要插電話線用電腦上網的話,在牀上坐得腰都彎下來。本來是度假的嘛,像我這樣的工作狂客人,是自討苦吃。

譚牛雞飯店

2014/07/09

「到底海南島有沒有海南飯店呢?」這個問題終於可有答案了。

我們下飛機後的第一餐,就被友人帶去海口市內國際海員俱樂部內的「譚牛雞飯店」,說是最正宗的。

如果你點海南雞飯,那就是南洋客了。在海南,雞和飯是分開叫的,而且雞不叫海南雞,只能以文昌雞稱之。

難道只有文昌這地方的雞供應全個海南島嗎?又不見得。不過,白切雞肉的話,說成文昌雞是錯不了的。

第一道上桌的就是了,一看,太熟了,一嚐,肉很硬。

至於醬料,地道的海南菜館一定是在桌上放四個漱口杯狀的東西,其中有蒜茸、沙薑粒、皇帝椒醬和雜錦醬,旁邊再有一大瓶醬油和一大瓶醋。

未吃菜之前客人先把喜歡的醬料調好,像是吃涮羊肉似地,不過選擇沒那麼多。

「雞太熟了,太老了。」當地友人說:「再換一隻,再換一隻。」

「下次到別的地方試吧!」已經點了很多道菜,我怕吃不完。

「硬的話,海南人倒是不怕的。」他解釋:「我們海南人的牙齒好。」

飯也上桌了,一粒粒分開,全無黏性,雞油也下得不足,和新加坡吃到的不一樣。

第二隻雞上桌,上次的太熟,這回生給你看,又做得血淋淋。

如果有傳統的又黑又濃又香的醬油搭救,至少嚥得下喉,但當地人說已經好久沒見過那種,從前桶裝賣的時候還吃過,改為瓶裝就消失,當今還有塑膠袋的袋裝的呢。

一共十五道菜都是行貨,吃完之後,友人問道:「好不好吃?」

我的答案直接又坦白:「不好吃。」

「廚房有沒有老師傅?」我問。

友人點頭,就去和他商量,說出我小時對海南島的感受。這一下子,有了溝通。

「我馬上到菜市場去,你們晚上再來。」師傅和我們有個約會。

第一道菜,用雞肉和海蛇放在老椰子中,燉出清湯來,很清甜,不錯,菜名叫龍鳳椰子盅。

牛腩煲用的是崩沙腩,加紅蘿蔔和番茄一齊煮,吃出中學食堂中嚐到的海南味。

大腸煲中用了大量的雪菜和花生,汁香濃,為甚麼那麼甜?原來加了蜆肉。

酸筍裙邊,原料是海龜的裙,比花膠更有質感,酸筍又刺激胃口。

瓊山豆腐非常簡單,沒甚麼配料,蒸出三分之一碟的豆腐來,白白滑滑,吃了才知道根本沒有豆腐,全是蛋白,把雞蛋蒸得適好又不發泡,也不是容易的事。

糯米八寶鴨是把整隻鴨的骨頭拆出來,灌以蝦米、蓮子、冬菇、臘腸和叉燒。

蔬菜則有炒水芹,水芹個性很強,吃不慣的人會感到一陣怪味,嗜者吃得上癮,並有清涼去濕的功效。

用蝦醬炒番薯葉,也很惹味。

最精彩的一道菜是小西瓜海鮮煲,小西瓜只有柚子般大,醃漬後又酸又鹹,切片來煮螃蟹、大蜆和豆腐是最古老的海南菜之一。單單此味,已可連吞白飯三大碗。

甜品是南瓜餅和八寶飯,後者一見平平無奇,只是一堆白米飯,吃了之後才知道藏著漬了冰糖的豬油片。胃再飽,也填得進去。

「怎麼和第一次吃時相差那麼遠?」友人問。

大師傅回答得直接又坦白:「你要求,就好吃;不要求,就不好吃。」

地址:海口市龍華路十三號

電話:1390-755-1260找黃啟安先生

海口市

2014/07/08

從機場到海口市,只需三十多分鐘車程。海口市還是相當大的,車子走進去也要二十分鐘才達市中心。

一路上看到的空置大樓多得令人不敢置信,導遊說:「海口市也叫爛尾樓市。」

原來房地產發展得太過劇烈,政府政策一改變銀行不借錢,就出現這個現象。比方說A用一億買這塊地皮,向銀行借了錢,又用一億兩千萬賣給B,B再向不同銀行借錢,又賣了給C。中間的建筑商也借。到最後大家錢不夠還時出現一兩個跳樓了,大廈就空置在那裏。到底誰來負責收尾?搞也搞個不清。

老城區的建築和南洋的街道一模一樣,地面商店凹了進去,留出很長的走廊,讓路人隨時可以避雨。建築物雖舊,但店舖賣的貨是新的,鞋子、塑膠商品很多,已無老字號。

整個城市最大的長處是馬路建設得好,很少塞車的現象,這很難得。

另一個獨特的現象是充滿椰子樹,街道兩旁種的都是,新開闢的沿海公路上更多,有點像夏威夷。

廣告的特點在於橫拉的布條,到處可見。為甚麼?因為最輕便呀!綁在兩旁椰子樹幹上,一拉就是,省時省力。

蘇公祠距離市中心五公里,公園很大,祠很小,壁上畫著蘇東坡來到海南的功績,還有一座塑出來的蘇公泥像,他本人是不是長得這個樣子?不得而知。

院子裏有一棵楊桃樹,長滿果實。一邊又開著紅色的小花。一棵樹同時又開花又結果的不多,楊桃是其中之一。在蘇公祠旁邊的是五公祠,哪五公?唐朝名相李德裕,宋朝的李綱、李光、趙鼎和胡詮,都是被貶來的。刻著他們的石雕像,目光顯出對朝廷的不滿,非常有藝術性,值得一看。

海南菜

2014/07/07

海口市人口只有香港的十分之一,六十萬人當中有四十萬外來者。

用這個理由為藉口,當我吃到不是正宗的海南菜時,大家的解釋是:「你要吃東北菜、四川菜,多得很。」

當今的中國人城市都有這個毛病,本地菜已經逐漸消失,代之的以粵菜為主。但是,不去發掘,來幹甚麼呢?

「況且,」當地人說:「你沒來過海南,怎知道甚麼叫海南菜?」

南洋一帶,海南人往外求生,個案很多,我在小學和中學吃的盡是些海南菜,價廉物美,為甚麼我不知道甚麼叫海南菜?

移民到國外的人多數有個死腦袋,別說五十年不變,一百年也不變,他們保持著的舊傅統比在本地厲害,像泰國的潮州菜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

我如數家珍地把許多海南名菜一一道出,接待我們的當地人才不亂推薦。第一餐,介紹到一家吃文昌雞出名的店裏,試過之後覺得普通得緊,已不滿意。

當晚我們本來不住海口市的,如果這麼一走,留下個壞印象,對這城市實在不公平,與餐廳老闆商量,問他到底有沒有地道的海南菜,他說有把握做得好,就決定在海口市住一夜,晚餐再來吃。

入住海口市的五星酒店之一的文華,新加坡人來開的。哈哈。我心裏想,要是吃不到真正的海南雞飯,去酒店的餐廳總可找到吧?新加坡文華的一道海南雞飯聞名東南亞,不會不保留老本。

友人徐勝鶴對文華酒店印象不佳,說上次來過,弄髒了一條毛巾,酒店追數,要他付六十塊人民幣。

房間乾乾淨淨,還是不錯的。

出發

2014/07/06

從赤鱲角直飛海南島北端的海口市,只要一個鐘多一點點。

南方航空的小飛機只有八個商務位,其他旅客坐後面,路途短,大家也不太介意。

候機室在十四號閘和十六號閘之間,港龍的對面,是幾家中國航空公司共用的,地方寬敞,飲食供應齊全,為全國最好。

後面還設有幾張辦公桌,讓客人上網,我初學電腦,大感興趣,即刻插上電話線看看有沒有甚麼新的郵件。

這次去三四天,只帶輕便行李,也寄了艙。和尚袋中裝著最小的VAIO PCG-142D型手提電腦,雖說不足一公斤,但也覺得沉重,今後還是帶諾基亞手機式的那個算了。

夠時間登機,南方航空的空姐們穿著藍色制服,有點殘舊,不知道是不是要自己負責洗,卻很用心地熨得很直。

空姐送上兩包東西,一包果仁,另一包是菠蘿、椰子和李的乾貨,用糖浸得很甜,無聊之下,也把後者吃了。

讀物是香港印的左派報紙,無甚看頭。航空公司也有自己刊發的報紙和雜誌,內容甚單薄,翻了一翻就呼呼入睡。

醒來,發現空姐替我蓋上一張被。拖開,上洗手間去。

早上的飛行,太陽猛烈,機艙內的窗簾還可以拉下,但是靠近駕駛室的飛機門以及對面的小圓窗是沒有窗簾的,空姐們靈巧地把硬紙摺疊成一個碗狀,塞在小圓窗裏,以防陽光曬入,看那紙碗,像是用過再用的,已成為空姐使慣的器具。這種事,西方空姐絕對不會做。

很快己經抵達,從窗口望下,還有很大片的農地。海南島上的椰樹最多,到處可見,怪不得所做椰漿飲料足夠供應全國,連國宴上也用它招呼外賓。

海南島

2014/07/05

明天就要去海南島。

沒去過,只知道有海南雞飯,又聽說海南雞飯是新加坡人發明的,海南島沒有海南雞飯?這一切,要去過才能求證。

我們將直飛三亞市,再沿海遊陵水黎族自治縣、萬寧市、琼海市、文昌市之後,從海口回廣州,再到深圳試菜,然後回香港。

「有甚麼特別要求?」安排我們前往的旅遊界人士問。

「蘇東坡去過的地方,倒一定要看看。」

「要不要看冼夫人廟?」

我回答:「冼夫人是南朝方州太守馮寶的妻子,當年帶兵平定海南島的黎族動亂。她是女中丈夫,但是於黎族來講,還是侵略者。」

「要吃些甚麼?」

「文昌雞、東山羊,不可以錯過。」

當地旅遊界人士笑道:「只怕你幾天下來就吃厭了。」

「不會,不會。」我說:「還有白切加積鴨、清蒸和樂蟹呢。」

這些東西我在外地嚐過,就沒到本土去吃,一定不同的。

「還有迷你豬。」我說。

他們又笑了:「怎麼知道有迷你豬的?」

我微笑不語,到一個地方之前,資料一定做足,這是我一貫的作風。

「要不是吃狗肉?」他們問:「海口市中心王角池一帶,只要看到掛著『味足三六』的,都賣狗。」

「免了。」我說。

一向主張,只要豬牛羊雞燒得好,已經夠了,不必再嚐其他的。

另一個友人開玩笑:「到海南島,就知身子好不好。」

我又笑:「畢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