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武漢之旅’ Category

三五醇和老福盛

2012/07/11

和「艷陽天」一樣龐大的「三五醇酒店」是湖北人所謂的「高檔次」餐廳。聽說已經加入了粵菜、滬菜和川菜,不太正宗,但名氣大,還是一試,中午就到那吃,最多不叫外省化的菜而已。

吃到武昌魚之外的外,清蒸,不錯,算是淡水魚中骨頭少的,肉也纖細,但沒武昌魚那麼肥,到了湖北,是必試之魚。

其他要了碗仔青椒,做得也很好,青椒入味,功夫是和竹床菜一樣,用一大鍋油烈火炸了再炒的。

見有東山羊,也要了一客,紅燒的,毫無羊味,別的菜除了貴,沒留下甚麼印象。

地址:湖北漢口新華下路

電話:027-8577-4678

晚上到「福盛酒店」,非常精采。

當地人一提到「福盛」,總要加上一個「老」字。老福盛的東西很地道,不過太辣,不肯為了客人喜歡淡薄而迎合,據說生意做不下去,要去就趕緊去吧。

先要了一個「紅油豬血」。好傢伙,整碗通紅的東西上桌,除了豬血之外就是辣、辣、辣,但吃進口,豬血香甜,味道甚有層次,絕對不是一個辣字那麼簡單。

「龍井腰花」吃不出甚麼茶來。碟底鋪的芫荽足足有一斤重,以量傷人,加上麻辣,這碟腰花是我吃過最佳做法之一。

「涼拌毛豆」是把毛豆煮熟後,再浸入麻辣醬中的冷盤,比上海人或日本人單單烚熟吃更能下酒。

「紅燒牛掌」一拿出來先聲奪人,一個大碟子裝整隻兩尺長牛蹄,肉已去掉,剩下筋和皮,燒得軟熟,用筷子也能分開,包你大讚。

地址:湖北漢口二曜路一號

電話:027-8283-2886

去武漢,不看黃鶴樓也罷,鄂菜一定要好好欣賞。

(武漢之旅·八)

廣告

早餐

2012/07/11

走出吉慶街,談笑兄說,最後還要去吃鴨脖子,就是鴨頸了。

湖北人對吃鴨頸十分有興趣,之前我到一間超級市場買礦泉水,見食物部有很多攤子賣鴨脖子。鵝鴨頸項無時不刻擺動,這部分的肉最好吃,他們懂得,可見飲食文化是高的。湖北菜簡稱鄂菜,是中國十大菜系之一,不能小看。

我說再也吃不下了,談笑兄堅持去買,塞了一袋子鴨脖子給我,說醬了可以放個幾天不壞,隨時拿出來啃。

回酒店倒頭大睡。四月初的武漢有二十六七度,房間頗熱,雖五星級也沒有冷氣,問過才知空調要到四月十五日才開。

早睡早起,半夜三點起身寫稿。前一晚吃得太飽,但東西不油膩,到了七點鐘肚子已餓,聽談笑兄的介紹,跑去吃湖北最典型的早餐牛肉粉。

所謂粉,比河粉更為堅硬,牛肉很少,一碗幾小方片,下大量的辣椒調味,整碗東西顏色鮮紅。

店很小,有許多人排隊,我請助手幫忙,自己跑去看還有甚麼其它東西吃。

街頭有些小販賣茨飯,糯米飯糰中包白糖,夾了根油條,再散上雪紅,味道又甜又鹹,但配合得好。

接著買了些油餅、小雲吞、十個鍋貼、三個生煎包,都只是一塊錢一份。

牛肉粉上桌,這家人出名之故,一碗要賣到四塊錢。湖北人覺得的辣,對我們這種南洋人是小兒科。店也賣綠豆水讓客人解辣,我要了一碗,只喝一口。

湖北牛肉粉的湯汁,和台灣牛肉的很接近,兩者都又油又辣,台灣的下了很多牛肉,價錢也要貴上十倍了。

其實一條茨飯,一碗雲吞湯,兩塊錢,已比吃辣牛肉粉美味。

(武漢之旅·七)

吉慶街

2012/07/11

武漢的吉慶街,是全國獨特的。

一條長街上擠滿人群和店舖,未到達以前,先聽到音樂。

各種樂器:琵琶、二胡、洞簫、西洋風琴、薩克斯風等等。除了鋼琴搬不到來,不然,街邊表演的藝人都會用上。

每一個檔口都有人來拉客,談笑兄帶我們到他相熟麵檔坐下,叫了些小食。

實在沒地方裝了,也糊塗地各試一口,味道極為普通,但來這裏的客人,不是為了吃。

一對對的小姑娘前來招徠,以為我們是台灣客,拼命要唱幾首綠島小夜曲給我們聽。

小女孩樣子精靈,樂器又玩得純熟,要在這找女子十二樂坊,絕對是易事。

其中歌喉極佳的不乏其人,好好包裝,就是幾十隊Twins了。唉,同人不同命。

「聽個湖北大鼓吧。」老闆推薦。

唱大鼓的老人中氣和表情十足,自稱曾經上過中央電視和鳳凰衛視,問我們要聽甚麼段子,每段二十塊錢。

我選了「怕老婆」和「酒鬼」題材最通俗的,湖北口音也能聽得懂吧。笑話並不好笑,少了所謂的棺材釘Punchline ,但不苛求。

接一對中年男女來表演,又吹笙又打筋斗又扮跛子。那個笙你吹一口我吹一下,不怕傳染傷寒嗎?還好,原來是一對夫婦。

這一類的傳統表演都是代代相傳的,街頭藝人老了就找個伶俐的小孩來教,許多基本功不是從小記住,長大了就難培養。

看這對中年人夫婦,應該是在文革時期,偷偷地學回來的,能留到當今表演,技藝卻不毀於斷層,覺得慶幸。

一方面,看表演者的臉上笑,並非真正的笑容,露天的舞台到底不是演藝廳或電視局,也得不到歐美街頭藝人的尊重,替他們感到一陣陣的悲哀。

(武漢之旅·六)

烤柴魚

2012/07/11

「已經去了兩個地方,第三個呢?」我問武漢友人談笑兄。

駕車,橫衝直撞,他是這的名人,公安看他犯規,也網開一面吧?在馬路中間停下,他指街角的幾個大牌檔說那的東西怎麼怎麼好吃,後面的車子不斷按喇叭,他也不去管他們。

「這就是我們出名的燒柴魚,柴魚吃大量水草,破壞自然,我們吃牠,天公地道。」

甚麼叫柴魚?走近去一看,原來就是廣東人叫的生魚,煲來給病人進補的那一種。身有斑紋,頭似蛇,故洋名亦稱Snakehead。

小販們把柴魚了,也不洗,用布抹乾,穿兩枝鐵叉,就那麼在炭上燒烤起來。

等待的時候由其他檔子買了一煲燉湯,黃豆和豬尾。湖北人和廣東人一樣,是喜歡喝湯的,中國其他地方沒有這種習慣,不懂得欣賞,尤其是江浙人,像倪匡兄,一看到八爪魚乾煲蓮藕的紫紅色湯,大叫顏色曖昧,不去碰它。

再吃幾碟小食後,柴魚已烤好,拿到桌上上來。所謂桌,比普通的矮一半,椅子也是,和澳門紅磚頭街市後面大牌檔擺的一樣。坐了下來,有點像小孩子玩泥沙。

試了一口柴魚,肉相當粗糙。至於味道,用了孜然調之。孜然這種香料通常用在串燒羊肉上,新疆小販在各地都賣這種東西,大概是由中東傳來的吃法。

孜然的香味,個性很強,愛上了無它不歡,討厭的覺得太古怪,像印度人胳肋底的狐臭,即刻作嘔。我對孜然並不抗拒,也不是特別喜歡,就是想不到它也能用在河鮮或海產上。

才十幾塊人民幣。吃得飽了。

「下一個地方呢?」我問。

談笑兄說:「到漢口最出名的吉慶街。」

(武漢之旅·五)

楚老宋

2012/07/11

去過「艷陽天」後,我問談笑兄:「你今晚要帶我到多少個地方?」他屈指一算:「五個。」

「肚子有胃四個。」我說:「照殺!」

「先去吃竹床菜。」他說。

「甚麼叫竹床菜?」我問 。

談笑兄解釋:「武漢湖多,到了夏天陽光蒸發湖水,籠罩整個都市,像一個巨大的三溫暖室。從前的武漢人都把竹床擺在街邊,談天睡覺一塊兒進行,也在竹床上吃東西,所做的家常菜,就叫竹床菜。」

漢口的外灘,像上海一樣,有多座西洋建築,「楚老宋」就開在其中一棟裏頭。

我們一行三個人,叫了竹床藕絲、熗炒萵苣絲、火爆茄子、青椒醬肉、驢肉鮮豆腐、毛豆米炒牛肚、農家一碗香、梅子肉燴鮮菌等等。

其中的火爆茄子,的確火爆,把茄子切絲,燒得爛熟,香味撲鼻。這一道菜的做法全靠火候,可以想像那鍋油一定火滾,茄子一爆即刻撈起,下點醬料再炒,已是道完美的菜。

酸豆角醬牛肉也很精采,湖北菜中的酸豆角是很重要的食材。把豆角醃得發酸,再切成細粒,能配搭上任何肉類和蔬菜。

青椒醬肉也很好吃,通常我對青椒的興趣不大,吃後肚中總留下一股濃重的臭青味,打起噎來頗難受,但這家人的青椒和茄子一樣,也是猛火爆過,只剩香甜。

今晚的菜,醬用得特別多,原來老宋的父親是做醬園的,他從小學習,對用醬特別講究,做出與眾不同的醬味菜來。

看菜單,一大碟竹床藕絲只不過賣七塊,材料便宜是真的,但手功難道不花本錢嗎?埋單,一桌菜,七十五塊而已。

地址:武漢市漢口沿江大道一三八號

電話:027-8285-7778

(武漢之旅·四)

艷陽天

2012/07/11

司機不懂得吃,搖頭不答。回到酒店,遇見和我拍檔做宣傳的主持人,叫談笑。談笑君是當地的名嘴,為人風趣,擁有自己的飲食節目,很成功。姓談,名笑,注定吃這一行。他帶我去一間叫「艷陽天」的餐廳。

好傢伙,四層樓的建築坐滿了人。樓頂很高,甚有氣派,裝修大方典雅,一點也不俗氣。進入大廳還有另一個大廳,廳中有廳。平均每桌十人,全樓能擺三百桌。

老闆余震彥才不過三十出頭的年輕人,不多言笑,說起話來有一份穩重和自信。

「一天能做多少輪?」我問。

「三輪吧!」他回答得謙虛。哪止三輪?就算三百桌三輪九百桌,每桌消費一千塊,一天九十萬生意,不得了。

吃些甚麼?談笑兄點的都是最地道的湖北菜:沔陽三蒸、豆渣粑江鰱、子菜五花肉等等,當然少不了湖北最著名的武昌魚。

武昌魚做法很多,有金鼎海參武昌魚、鐵鍋烹武昌魚、風乾武昌魚、滷水燒武昌魚和燒武昌魚,我們要了最基本的古法清蒸 。

武昌魚肚子上有十二對半的長骨,其他地區也有冒牌的武昌魚,骨對就或多或少了。傳統吃法都要把骨頭從肉分出來,露給你數一數。

試了一口,魚肚肥膏甘甜,全無泥味,果然精采,結果多要一尾。

印象深刻的是風味炒米酒,將剛發酵出酒的新鮮酒糟和蛋白一塊炒。酒糟帶甜,只要加點鹽就能上桌,這道菜我牢牢記住,改天自己做給朋友吃。

湖北的魚丸也做得非常特別,看多少人吃而定魚的重量,現叫現做,把魚肉刮起,即刻灼熟入湯,新鮮美味。

地址:武漢市礄口區漢口解放大道185號

電話:027-8377-9688

(武漢之旅·三)

名勝

2012/07/11

「武漢有甚麼地方最值得看?」助手徐燕華問前來迎接的司機。

這傢伙很有個性,不卑不亢,問他甚麼,答案總是非常簡潔:「黃鶴樓、歸元禪寺、東湖和武漢博物館,就此而已。」從漢口經過長江大橋,抵達聞名的黃鶴樓,觀後感觸甚多。此樓非彼樓,是在一九八五年才建的,不能發懷古之幽思。

歸元禪寺離開黃鶴樓不遠,建於清朝順治十五年,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比黃鶴樓古老。能保留完整,靠一位方丈,叫昌明法師,他上書周恩來,才逃過紅兵的破壞。這種故事好像在許多古蹟中都能聽到,誰的功勞比較重要?沒有冒性命上書的住持不行,少了把責任攬於身上的總理也做不到,兩位人物,都是歷史的恩人。

昌明法師至今尚活於人間,寺中的扁聯都是出於他的手筆,是位書法家。廟中另闢一個部門專賣他的作品,我有收集《心經》書法的嗜好,看到他寫的一冊,包裝盒子甚大,要賣三百多塊人民幣,也即刻買下,為了不加重行李,只拿了書,盒子留下。盒子精美,心經卻印刷得甚為簡陋,替寺添些香油,也不在乎了。

羅漢堂中擺了五百尊,造塑甚兇惡,但是我們得以工匠技巧角度來觀賞。它是先用泥塑了,纏上布,再把泥沖走的,本身很輕,據說鬧水災時還能浮,難民抱它逃生。

羅漢也替寺帶來不少財富,參拜者見到一尊喜歡的,就從它數起,算到第一百尊,記下號碼,到堂外買一張像信用卡般的塑膠片,寫你的運程。每張十元,生意興隆。

武漢博物館很大,但空空洞洞,古物不多。至於東湖,和西湖一比,就名不見經傳了,但湖北人覺得它更美。你是甚麼地方人,就說自己的好,是必然的。還是醫肚實在,我問司機:「武漢有甚麼東西最好吃?」

(武漢之旅·二)

武漢

2012/07/11

像布達佩斯一樣,布達和佩斯是兩個城市;武漢,則是由漢口、武昌和漢陽三個地方的總稱,也是湖北省的首府。

先搞清楚地理環境,香港上面是廣東,廣東上面是湖南,隔洞庭湖,南邊的叫湖南,北邊的就是湖北了。

從香港出發,飛航一小時五十分鐘。港龍一星期只有一班,只有乘中國南方航空,每日一班,十一點五十分起飛,下午一點八個字抵達,回來的是早上九點。

這次是為了公幹去的。本來可以當天去翌日返,但太沒意思了,錢多也不值得,所以爭取早一天走,至少可以看看武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

武漢是三國必爭之地,昔時的楚國,發展到近代史,也有武昌的起義 。

面臨長江,漢水由此地經過,漢口和武昌要經橋樑才能通過,革命後的長江大橋是一大建設,當今更有許多新的架上。

武昌之名始於在漢末三國初,孫權為了和劉備爭奪荊州,於公元二二一年從南京移都鄂城,武昌是以武治而昌之意。

漢陽在漢水之北,山之南,地方多日照之地稱陽,故名漢陽。漢口則是漢水的出口。

今天,漢口發展成繁華的商業區;武昌則是高等學府、科研院密集的文化區;而漢陽是著名的工業區。

武漢機場是於漢口,到市中心只要三十分鐘左右,並不遠,我們這次也將下榻漢口,時間不多,不能去名勝古城荊州、觀赤壁,更走不到聞名的武當山和長江三峽,一切活動集中於三個城市面。

凡是未去過的地方,總抱有一份興奮的心情,印象是好是壞,是到達後的事。

(武漢之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