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山東之旅’ Category

山東之旅

2014/10/14

山東之旅

從泰山回程,我們特地跑到一個叫「肥城」的地方去。肥城出桃子,是著名好吃的。

未去之前已聽說過,可以把一枝吸管插進桃中,吸吮來吃。到了之後才知道,先得把桃捏軟,才吸得到。不過肥城之桃,是我吃過所有的桃中最甜的,這也是事實。

可惜我們將來的旅行團,季節已過,只能用採梨或蘋果代之,山東的梨和蘋果,也是出名的好吃。

這幾天下來,我們知道山東有足夠的條件組織成一個美食團。這不是國內每一個地方都具備的,我們去過之後,放棄的居多。

我不能把山東形容得太好,那像是替山東旅遊局拍馬屁。說得差一點,去到了才能逐漸發現它的特點。

一般我們國內的旅行團最多是三夜四日,這次可要四夜五日才行,因為第一天由香港直飛的班次到了青島已是下午,而最後一天由濟南回香港的是一早的飛機。

現在設計好的行程如下:

第一天,下午抵達青島,先到小魚山,俯觀青島的全景。下榻五星級旅館,以下數日皆是。晚飯吃青島的海鮮大餐。

第二天,由青島到濰坊,參觀楊家埠年畫和風箏製作,中午吃著名的「朝天鍋」,下午做腳底按摩,晚上吃「全驢宴」。

第三天,從濰坊到濟南,吃菜根香或餃子宴,下午名勝觀光或購物任選,晚上吃淡水魚蝦蟹的全湖鮮宴。

第四天,在泰山吃當地名菜,下午果園採果,晚上吃煙臺的海鮮宴,那家最高級的「淨雅」餐廳,去過的人都說比煙臺的更好。

第五天返港。也許有其他選擇,但我們每一家旅館都試,每一餐都由三十幾個菜挑出十五道來。自己這一關,最難過。

泰安賓館

2014/10/13

泰山腳下的小城,叫做泰安。

來這裏,看完山吃飯,或吃了飯看山,總要有一頓。之前打聽清楚,最好的餐廳,是泰安賓館的飯堂。

靠山的話,泉水一定清甜。水一好,豆腐就美。先來一碟「樁芽豆腐」,樁芽少少地數葉已夠香,豆腐味道更濃,絕對不是一般在超市購買的可以比較。

「炸赤鱗魚」一碟之中只擺了十尾,個個長長小小,像在碟中游泳。這種魚只在泰山的山澗中才能捕捉,別的地方絕對吃不到。骨頭和肉都異常幼細,魚兒不小心跳到石頭上,給太陽一曬,全部溶化。炸出來的赤鱗魚的確香甜,單單是吃這尾小魚,來一次泰山也值得。

「三美湯」中,我只記得其中一美,就是山上種的白菜,用它來燉湯,慢火細功,熬出來的湯,不加其他二美,也清甜。

把當地種的蔬菜拌在一起炒,叫「炒合菜」。這種山東菜我在別的地方也吃過,有時菜名叫「是但」,有時叫「隨便」、總之當天廚房有甚麼菜都拿來炒之,就叫「炒合菜」。

豆腐吃不過癮,再來一品,這次用炸的,叫「炸豆腐丸子」,也清淡得美味。

除了豆腐做丸子,蘿蔔也可以做丸子,那碗清湯蘿蔔丸子,比甚麼肉都好吃。都是蔬菜吃得有點厭時,來了一個「鴻運當頭」,那是用整個大豬頭紅燒出來的。西門慶也好此物,吃了才知道這個人不只對女人,對食物也甚有研究。

甜品上桌,有一道叫「雪花桃仁」的,並沒將核桃兒全磨碎,吃起來有口感。不過精彩的是「泰山梨丸」,把丸子一咬,裏面果然都是梨絲做的餡,真特別。

地址:泰安市紅門岱宗坊二十六號

電話:(538)8224678

傳真:(538)8221432

泰山

2014/10/12

泰山離開山東省省會濟南,不過一個小時多一點點的車程,住在濟南的朋友們說他們一生去過泰山無數次。

我是抱著期待的心情來登泰山的,但友人說:「泰山並不高,只有一千五百四十米,它也不特別雄偉,看了別失望。」

不管大家怎麼說,我不會後悔來到泰山的。從小,我就聽過「有眼不識泰山」、「穩如泰山」、「泰山壓頂不彎腰」、「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這些話。

文人如孔子、曹植、李白、杜甫和蘇東坡,哪一個沒來過?還有那些皇帝,個個都要登上泰山,向天報告他們即位。

皇帝來的時候當然不用自己爬,有人用轎子把他們抬上去。當今更舒服,可以乘纜車。泰山分前山和後山,如果能一上一下,兩邊都坐,更把泰山看個清楚。

到了山頂有條小街,一旁有客棧、餐館、租解放軍軍服,給那些早上來看日出的客人。印象最深的是山上的餅,用一塊圓形的大鐵板,外圍是把手,可以將它轉動。鐵板下生火,上面倒下麵漿,再用一枝地拖型的木器把沒燒熟的麵漿剷起,一張圓餅就那麼製成。包著一條小蔥,加了黑麵醬,就那麼啃吃啃吃地一口口塞進肚裏。一張餅賣三塊人民幣,加多二元,就給你打兩個鷄蛋下去煎。

去到哪裏都少不了賣紀念品的,山上最多的是賣石頭,上面刻「泰山石敢當」五個字。小時候不懂的,以為拿了泰山的石,也敢拿去當舖撒野。原來不對,泰山有個人姓石,名敢當,勇得不得了,惡魔看到他也要避開,所以後人在石上刻著他的名字,放在牆角,就能辟邪。我也即刻買了一塊。鬼怪事,已落伍;要辟,辟些撩事生非的八婆可也。

濟南

2014/10/11

從濰坊開車到濟南,二百一十八公里,兩個多三小時。

濟南是山東省省會,有大城市風貌,道路的建設最合理化,分經和緯,從第一路一直算上去,東南西北,一下子認出來,我認為今後的新城市都應該採取這個制度。

無論在青島或者濟南,圖書館都很大,一個地方的文化可以從圖書館看出來,外型很貴氣,要不就是古典希臘式或哥德式,要不是新得像法蘭羅埃的,山東的很大方美觀,絕不像香港那座不中不西,不古不今那麼恐怖。

大陸的每一個都市都有一個人民廣場,其大無比,但是吸引大眾去濟南的人民廣場,是它地下的超級市場。你想想看,整個超市和人民廣場那麼大還得了嗎?除了汽車甚麼都賣。

我們下榻的Crown Plaza,五星級,剛建好,就在廣場對面,很方便,走出去就能購物,如果帶大家來,會覺得滿意。

所有建立廣場的地方都是新區,小說戲劇散文中的濟南,像其他著名的城市,都在消失中,我們別一直活在過去,不然失望。像大明湖等名勝,已不是《老殘遊記》中景象。濟南以泉水見稱,趵突泉的泉水,已經枯乾。

不過還是有很多大餐廳在這裏經營,我們去了一些餃子店吃全餃宴,去一家叫「菜根香」的,的的確確吃到很香的芫荽根。光棍鷄也很出名,光棍偷鷄,生剝來燒,不經一滴水,味道濃鬱得不得了。

查先生說要吃好的山東菜,應該去煙臺,煙臺我們沒時間去了,但最好的煙臺菜,反而能在濟南吃到,不虛此行。

到濟南的主要目的,還是去看山,濟南離開泰山很近,只要一個多鐘的車程。大陸許多地方都在改變,只有山不變,最多加條纜車罷了,看山最好,我喜歡看山。

驢香

2014/10/10

這次陪同我們全行的,是香港的山東旅遊有限公司董事魏華克和他的助手葉文。葉小姐很能幹,整天笑嘻嘻地說:行、行、好、好、對、對,從沒聽過她說一個「不」字。

華克兄是濰坊人,知道我喜歡吃老土東西,請友人帶了一罐濰坊蟹醬給我嚐嚐。

把花蟹拍碎,撒鹽醃製,又加大量蔥段和蒜頭,又鹹又香又刺激,印象深刻。

為了朋友,兩脇插刀,是山東人的本色。華克兄一講到要甚麼,他的友人即刻送到。要桃子有桃子、西瓜有西瓜,又送上濰坊最著名的蘿蔔,是綠顏色的,有點像我們拿來煲青紅蘿蔔湯的那種,但是又長又粗,蘿蔔味十足,那層皮拿來醃製,更是美味。

到濰坊的另一個目的,是吃著名的「朝天鍋」。一張圓桌,中間穿一個洞,擺進一個其大無比的鍋。圓桌有一缺口,讓大師傅擠了進去,從鍋中取出食物分給客人。

內容應有盡有,以豬為主。各個不同部位的肉齊全。之外還有豬大腸、豬肚、豬口條(即是豬脷)、豬心、豬肺等。

朝天鍋的湯汁不變,加肉去煮,吃完再加,永不熄火。聽說文革時候,為了保存這種百年老湯,還把它裝進甕裏埋在地下,等禍害過去,再挖出來煮。這當然是傳說而已,當今的鍋每次吃完洗個乾乾淨淨,請各位放心。

從前是趕馬的車伕吃的。冬天大家擠在一起吃,氣氛一定好得不得了。小時常聽爸爸說有這麼一個大鍋,都笑他撒謊,當今看了,笑自己的無知。

全驢宴也在濰坊做得好。整隻驢子的種種烹調,嘆為觀止。驢肉很香,沒吃過的人我很難解釋給你聽是怎麼一個香味。

驢子又蠢又固執,吃牠的肉時想起你的無能上司,就知道有多香了。

風箏

2014/10/09

我們這次去的是山東,山東省在哪?

各位應該離開學校好一些日子,讓我再提一提從前讀過的地理吧。

山東省在北京之下,上海之上。

著名的山東市鎮,沿海的有青島,我們此行除了吃,還想看泰山,泰山在濟南市附近,而濟南,就是整個山東省的省會了。

臨行之前,和查先生聊天,查先生說:「要吃的話,應該去煙臺,從前那邊的人有錢,有錢就講究吃。」

煙臺在青島的北部,再過去一點就是,威海,威海和青島一樣,是個沿海的市鎮,吃的主要是海鮮,和青島的也差不多。

我們這次的行程,從東南部的青島出發,一直往西部的濟南走去,第一個停下的站,叫濰坊,也就是出蘿蔔著名的濰縣。

往濰坊的途中,我們停下來,看楊家埠的木版年畫,它和楊柳青的齊名。

楊家埠已發展成一個旅遊區,楊家傳人楊連軍先生六十多歲,每天還在刻版印年畫。老房子周圍新建了許多大型房屋和很長的走廊,快要變成大觀園了。

木版年畫保留原始的製作,把一疊紙張的位置固定了,另一邊擺著一塊刻後的木版。一張紙鋪在一塊木版上刷一刷上顏色。

紙不動,版換上新的,照刷,又是另外一種顏色,要多少顏色就要換多少塊木版。

楊家埠也能為客人訂製刻版,我即刻想到請蘇美璐畫一張畫,再要師傅印出來送給朋友,是件雅事。能欣賞年畫的人愈來愈少,楊家埠目前靠的是印風箏。

每年的風箏節是中國的一大盛事,在濰坊到處可見賣風箏的小販攤子,造型已現代化,有一把洋傘的,也有一隻大白鯊的風箏,比起傳統的典稚,這些新東西才又老土又好笑。

青島大包

2014/10/08

青島的小吃可真不少,但以餃子和餛飩為主。餅也是很受歡迎的,我對山東菜的知識和好感,來自韓國友人。多年前我從日本小倉乘船到釜山,一路玩上去到漢城,愛上這個國家,前後去了不止一百次,所交的朋友之中,多數是山東人,他們教會我吃餅。

把一張摺疊著的大餅張開,中間夾了一根長蔥,沾了麵醬,就那麼大口咬著來吃,痛快到極點,充份表現出山東人的豪邁。

這種餅在山東的餐廳已少見,特別吩咐的話還是有的,但供應的麵醬水準不高,一味死鹹或膩甜,就完蛋了。

餛飩和蒸餃的皮很厚,當年大家窮,餛飩都要先吃得飽。到了南方變成了雲吞,皮才薄,餡也精細。至於蒸餃,也是皮厚,比起河南鄭州老蔡記的,有如棉被和床單。

我們一早爬起,就往外覓食,選擇有幾家小吃名店,如「心連心豆腐腦」、「東和香排骨沙鍋米飯」、「小紅樓牛肉灌湯包」、「大船牛肉單餅」、「甜塘灣水煎扁擔餃」、「嘉青齋海鮮糉子」、「外婆橋瓦罐粥」等等。最後還是去了「青島大包」。第一次聽到山東大包是胡金銓兄親口描述,他張開雙手一比,足足有一隻腳那麼大。我們都不相信,他叫樂宮樓師傅為我們做出,才嘆為觀止。

來到山東,友人也說有板腳子大包這一回兒事。我們一直追求最地道的食物,去了這家名店之後,才發現所有的大包,並不大,只有我們的叉燒包的兩倍左右。

餡還是做得好的,但不能以皮薄來形容,包子大,皮才顯得薄;小了,皮就覺得厚了。價錢便宜,我把店裏所有的不同餡的包子都叫來試。有些吃剩,浪費是浪費了,上帝原諒。

地址:青島市市南區曲阜路十號

電話:0532-289-1147

匯泉王朝

2014/10/07

在匯泉王朝大酒店的中餐廳中,我們第一次嚐試到正宗的青島菜。

來之前已聽到山東人說的:「煙台蘋果萊陽梨,趕不上濰縣蘿蔔皮。」

先來一道怪味蘿蔔皮,果然異常之爽脆可口,香辣味十足。海蜇頭也從來沒吃過那麼彈牙的。拌海螺比鮑魚片更鮮。醃活琵琶蝦看你敢不敢吃了。山東涼粉,是由海帶提煉出來,有點像廣東人的大菜,但用鹹酸吃法。

青島對蝦最著名,可是只有春天才是季節,不時不吃,你叫冰凍的反而不智。吃四季皆有的蝦醬好了。有一道叫老漁夫蝦醬餅的,蝦醬由小蝦醃製所成,沒有香港蝦醬那麼鹹,又非常之鮮甜惹味,用來沾餅吃,如果沒其他菜,單單此道,己夠飽。

韭菜花炒海腸又是一道鮮甜得不得了的菜。海腸就是上次我在韓國拍特輯時活吃的那種海鮮,樣子紅紅地,蠕動著。看起來很恐怖,吃起來過癮。這道菜是炒過的,海腸又切開了,不記得不知道是甚麼,只覺得好吃就是。

辣炒海瓜子又很特別。海瓜子這種東西各地都有,叫法相同,但種類各異。台灣海瓜子就和青島的不一樣,這裏的像非常迷你的東風螺。炒得辣辣地,來一碟一面看電視一面噬螺肉,絕對比花生米上等。

肉末海參是這家人的名菜。在青島吃的多數是高級的刺參,軟硬發得恰好,加上肉碎很入味,不錯不錯。

最厲害的是「海蜇裏子」,海蜇皮你吃得多了,但是海蜇體內有層肉你吃過沒有?薄得像牛百葉,是綜合了所有海蜇內臟的食物,非常非常鮮美,用著名的膠州白菜來炒,保證你吃完叫好三聲。

地址:青島市南海路九號

電話:0532-288-6688

開始

2014/10/06

青島的機場不大,到過赤鱲角之後,你會發現國內的機場都不大,北京和上海的很像樣,今後的廣州機場也很宏偉吧,但除了這三個城市,就不能企望過高。

從機場到市中心的途中,可以參觀青島啤酒廠,規模巨大,很現代化,如果你想看磚瓦古建築,和在木啤酒桶下喝啤酒,就不是那麼一回兒事了。要是你走過喜力、嘉士伯和德國的各大啤酒廠,也會發現沒甚麼看頭。

青島啤酒用的也不全是嶗山的礦泉水了,嶗山就在市內不遠,並不壯觀,很少遊客到達,水也抽得七七八八吧。

除了啤酒,青島還有一個大工業,那就是海爾電器,到處可以看到它的招牌。國內電器的品質實在愈提愈高,不遜日本。海爾的服務態度和質量同步進行,宣揚二十四小時隨時打電話去,一天之內一定把壞的東西修理好,這是多麼厲害的一種促銷辦法!我相信全世界沒有一家廠可以做得到。

青島有多家五星級酒店,選中「海王」下榻,是因為沒甚麼大旅行團來住,房間又剛裝修過,舒暢乾淨,室內有上網設備。浴缸很小,是美中不足的地方。

從酒店的咖啡廳看出去,就是海了,青島到處是海。飛機上俯望,海水被污染,已不碧綠見底。

四天三夜,或五天四夜的小旅行團,組不組得成,要看再下去的那數日住得好不好,有甚麼東西看。我們的團最主要是吃,吃方面有水準的話,其他的小缺點都可以忽視。

這次有山東旅遊局的人陪同,之前我們又說明要求,對此行頗有信心。

當晚的飯局在另一家旅館的餐廳,吃到的東西非常之滿意,已是一個很好的開始,有甚麼菜?請聽我細訴。

去青島

2014/10/05

從赤鱲角到青島,飛行時間三個小時多一點,青島的機場到市中心,需時四十分鐘,但遇上阻車,不止了。

去一個地方之前總先查查當地天氣,《蘋果日報》首頁有中國各大都市的預報,說的總是二十多度到三十多度,差距甚遠。

再也沒有比衛星看下來的預報更準確吧?大家都這麼想,就去看CNN了,報告員指著地球上面的雲層,解釋天晴下雨。但是,我每次看到的報告和我去到當地,發現CNN是最不準的。

可靠的是日本的天氣預告,報紙或電視台皆有四五天之前的寒暖,說下雪就下雪,差不了多少,這和他們對颱風和地震很敏感也有點關係吧。可惜日本測準的只是他們自己的地方,別的國家好像與他們不相關。這是日本人一貫的作風,也是他們學不好外國語文的原因之一。

如果我主掌傳媒,一定設立一個部門管理天氣預報,說是這麼說,只要請多一個人負責這件事就夠了,這個人一天打兩次電話到世界各大都市和中國的各個省會,問說:「涼了嗎?要不要穿多一件毛衣?」等等,得到最前線的一手消息,再轉告給讀者或觀眾,這是多麼地準確和親切!

當今人工便宜,電話費也不貴,為甚麼沒人去做?聲譽的好壞都靠這一點一滴的服務精神呀!

話又遠了,來到青島,才發現比香港熱。每次來內地都懷著個目的,看看吃的和住的水準,今後是否可以帶大家來玩玩。

乘的中國東方航空公司,飛機上只派入境卡,到達之後才知道要填衛生檢疫紙,大夥都忙著躲到一邊去寫,如果這個旅行團成行,我們會先為各位解決這些細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