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天津之旅’ Category

天津印象

2014/08/09

天津離開北京不遠,光輝全被遮蓋。

友人說乘車子去只要一個小時,但依我們的經驗,普通狀況和速度之下,預一個半吧。

第一個印象是比北京落後得多。

「這裏的房屋,只有北京的三分之一價錢。」北京友人帶著一份自傲地說。

「不是有個海港口出貨物嗎?」我問。

「水不深,泊泊郵輪罷了。」

「那也表示北京的工業不多吧?」友人不作聲。

「有甚麼地方好去的?」我又問。

「天津只有兩個地方值得去。」友人說:「文化一條街和食品一條街。」

先在前者下車,雖說一條街,好幾條橫巷和一個廣場中商店林立,但看來看去,賣的東西沒甚麼變化,內地的土產舖都有這個毛病。

「為甚麼不想出一些比較新奇的東西來賣呢?」我天真地問。

「你開一家熱門貨,我就在你旁邊開另外一家。」友人理所當然地回答。

「這一家可不能模仿吧?」我指招牌上寫著「泥人張」的舖子。

從小就如雷貫耳,天津泥人張的手藝聞名已久,非走進去看看不可。

藝術品幾乎絕了跡,代之的是俗氣的小人物造型,略能看上眼的賣一千塊一個,已佈滿灰塵,不是商店的錯,是客人的錯。

遊客之中,馬來西亞人佔了不少,其他內地人居多。

「沒有人會專程來天津的。」友人說:「都是北京遊中附帶多了一個景點,通常是吃過中飯來,走一走,再吃一頓晚餐,就回北京去,所以天津也沒甚麼好旅館。」

一個地方的好處,住長一點時間可以慢慢發掘,可惜我們這次趕得厲害,下回再來吧。

「食品一條街」並不是一條街,各類商店和餐廳都擠到一座大廈裏面。

走進去時要撥開很厚的透明塑膠簾。非常之髒,我讓北京友人先走,隨後竄入。

天津的三大食物是麻花、耳朵眼和狗不理。麻花是很硬的餅,像油條一樣捲起來,有些商店做了樹幹般巨大的麻花,用之招徠客人,在上海城隍廟也見過。

所謂耳朵眼是種糕點,由很多不同的原料和口味配搭。我不太吃甜東西,沒買。

姓張的人在天津可威風,除了「泥人張」之外,在食品一條街的商店招牌可以看到「果仁張」和「崩豆張」。

「崩豆張,吃了崩牙!」北京友人嘲笑。

「有沒有冬菜?」我問。從小吃的天津冬菜,是用一個瓷甕裝住,至今包裝不變。來到原產地,非買不可。

「甚麼叫冬菜?」友人不懂,問了幾個當地人,也沒聽過。原來只在福建和潮州流行。

「狗不理」包子有家專門店,既來之,就走進去,門口有塊牌子,說明「狗不理」這個名稱的來源:有家人年老生子,為了容易養,叫兒子為狗子。狗子長大學了一門藝,做的包子好吃,客人爭著買,狗子忙起來沒時間回答,狗不理這塊招牌由此而響。

這粉碎許多其他的傳說,經老店證實,名稱來源再也不必疑問了。

餐廳分兩部份,外面的只是吃小食和包子,自己買完票去拿,裏面要叫其他菜才能坐。我們目的是包子,坐外邊,狗不理只分菜肉和三鮮兩種,後者包了豬肉,海參和蝦。

比小籠包大一點點的包子,吃起來還是菜肉餡好,北京友人說別期待太高,否則失望。

北京和天津的關係,應該像東京和橫濱才對,這一天,總會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