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九寨溝之旅’ Category

文明世界

2011/10/27

第二天一早,和友人直奔九寨溝。天,山再多,樹再多,也比不上人多。

以為一下車就看到美景,但原來像到了迪士尼樂園,有一個關閘,大家排長龍買了昂貴的門票,擠進去。

旅遊車載滿客,每到一個所謂的景點,拍了照,又上車,所有的泉水、瀑布、叢林都是用欄杆圍了起來,山水變成動物園的猛獸了。

美嗎?美嗎?有些地方是不錯,但賞景的歡樂已被周圍遊客的喧嘩破壞,和法國南部,波斯尼亞的泉水,讓人自由觀賞的氣氛不同。我在門口的刻着九寨溝三個字的大石拍了一張照片後,和友人商量,自己先走。

怎麼回去?飛機顫抖得厲害,友人建議不如坐車吧?但只飛半小時的旅程,坐車需要八小時,還是忍飛機吧。

本來買了貴票要看大型表演的,也放棄了,收拾好行李,逃之夭夭。

在閘口等了又等,本來十二點四十五分飛的,等至下午四點,要換機又被告說不行。只有打電話給成都友人求救,果然認識人是不同,改了一班即刻可以飛的。

在機場那幾個小時,越等越冷,越等越餓,但也不想吃東西,一味想早一點走,雖說班次已改,可得等到起飛才能算數,不安心情,沒有停過,友人遲幾天走,他後來說一早到機場,在成都轉機,抵深圳時已花了十幾個鐘,不如去加拿大看尼格拉瓜瀑布。終於飛得起,還是一路顫抖,空姐那些絕對讓人聽不懂的英語照樣刺耳。從窗口看到了成都機場,心中大喊:「終於回到文明世界,終於回到文明世界!」

(九寨溝之旅.完)

廣告

高山反應

2011/10/27

高山反應來了,頭開始咚咚地作響,痛得欲裂。上次查先生請我到麗江旅行,已有經驗,一不舒服,即刻把「必理痛」當花生米那麼吞就是。

另外的,是不能有太劇烈的動作,查先生說慢慢走,像烏龜一樣,一定沒有事,奇怪的是他沒到過高原,對這些知識也那麼豐富。

從機場到酒店還有一段距離,我向司機說停下來吃點東西吧,但經過幾個藏族人的村莊,沒有一個是賣吃的,司機罵道藏族人不懂得做生意,也不太開食肆。我說沒理由,賣紀念品的,一定有得吃。果然,在一大堆藏族圍巾、香料、宗教器具之中,有一盆煮玉米,是黑色的,即刻買來充飢。味道帶甜,像我們的糯米玉米,黏黏地。

再往前走,在我們下榻的酒店附近的一條村中找到了餐廳,要了幾個菜,犛牛肉硬如皮革,湯似水。埋單,可不便宜,誰說藏族人不懂得做生意?

在酒店前的高山下停車拍照,這個景點,在歐洲可不算是甚麼。終於到了酒店,是一座把植物擱在一個巨大的玻璃鳥籠的建築。我們要的是最好的套房,有個陽台,面對的高山,但不是黃山般的山水畫意境。

經理級的人員,招呼周到,我們到酒店餐廳去,行政總廚都出來了,向他要幾個拿手的菜,還是做出一些不所以然的東西,更是同情其他食客。

向酒店借了一個DVD機,看了幾部電影,還是不能入眠。

高山反應持續,呼吸困難,晚上睡得頗不安寧,我們要在這裏連續三個晚上,玩四天,日子要怎麼過呢?名為天堂,到底是不是,但為了九寨溝美景,甚麼都值得了吧?

(九寨溝之旅.三)

抵達

2011/10/25

成都住了一晚,翌飛九寨溝。

在候機室等了又等,裏面雖有茶水和泡麵,但還是走到餐廳消磨時間。飛九寨溝的機,據當地人說,不是誤點,就是飛不起,但為了去看那「天堂」,心情興奮,也不覺辛苦。

一般的機場餐廳,已有改善,食物不像早期那麼難於嚥喉,價錢又只七八十一碗,當今的還是比外邊貴,但覺合理,東西水準照舊。

好歹,播音員用標準的國語,和只有她自己聽得懂的英語宣佈可以登機,大家鬆了一口氣。

九寨溝和成都的距離近得不能再近,好像一起飛再降落就到了,但是這一程,可不好受呀。飛機直線上昇,經過各個高峰,海拔兩千到五千米,從窗口望出,有些客人已尖叫起來。

更大的一聲,原來是遇到氣流,飛機驟然墜落,不知那裏發出的巨響,手上的茶,也潑了我一身。接着不斷地顫抖、搖晃,整架機忽然像要被拆成碎片,嬰兒小孩的哭聲不停,大人嚇得臉青罷了,倒沒作聲。

因有霧,飛機迴旋了數周才能降下,說能起飛鬆一口氣,這時才是真正地鬆一口氣。

出閘,天氣由成都的二十三度,降到只有三度,機場商店大賣防寒衣物,友人說不管多醜,多貴,也得買了。

我早已預準好,裏面一件長頸駝毛毛衣,外面添件很輕的雨衣,加一條圍巾,難不倒我,但要人命的,是稀薄的空氣。

(九寨溝之旅.二)

點火

2011/10/24

友人相邀到九寨溝,說有一公事商討,欣然赴約。

九寨溝的名氣可大,說甚麼「九寨歸來不看水」,又經過無數的紀錄片和電影電視劇的拍攝,已經變為神話,有「人間仙境」之稱,誰沒聽過呢?

一生人非去一次不可,有此機會,豈能放過。我從香港出發,到深圳機場,再飛成都,轉機前往。赤鱲角有直飛成都的呀,有人說。是,但為了和國內朋友配合,就走多一趟。其實一早去,不塞車的話,也只需四十五分鐘左右。在深圳,還可以找到最新的韓國電視連續集呢。

國內的商務客艙和頭等分不清楚,總之就是有高人一等的待遇。入閘手續有特別通道,並不擠,下飛機時,如果沒行人梯得搭車的話,也有另一輛小巴士來載你,令客人感到物有所值,這是和香港最大的不同。

如果你久未乘大陸航班,就不會記得,原來打火機是會被沒收的,不管你帶的是不是都彭或登喜路,一律要你自動扔進廢物箱中。

到底抽煙乘客還是不少,一通關後,登機走廊中一定可以找到吸煙室,走了進去,口袋一摸,才發現身上無火。

怎麼辦?大家一樣,又不能借。這時,你就會看到吸煙室的一角,有個長方形的鐵盒,盒上升出一二三四的四個打火機頭來,被鎖死在這裏,不讓人家順手牽羊。

怪現象?吸煙者要低下頭去遷就那個打火機的位置,眾人皆用同一個,因為其他三個壞了。樣子是走進,一鞠躬,卡擦卡擦,終於點着,呼出來的不是煙,而是一口嘆息的氣。

(九寨溝之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