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戒煙記’ Category

戒煙記(完)

2010/12/13

忍不住爬起床,往菜市場跑。

天已冷,各種蔬菜又肥又大,看見了我,好像笑了出來:「快來買吧,快來買吧。」

把所有食材洗淨,一道道仔細做。沒有算過,也燒出好幾個人都吃不完的菜來。吃完,飽飽,這時,才想到煙,拿出一根二○○○千禧紀念版雪茄,抽了幾口,這不是吸煙,是把完美的一餐結束。

要感謝的是劉醫生精明的醫術,還有博愛醫院和政府衞生署合辦的戒煙服務,前者的熱線電話為2607 1222,後者為1833 183,除了在觀塘巧明街富利廣場1505室的社區健康中心之外,還有流動綜合中醫診所,派醫車停泊在天水圍、將軍澳、黃大仙、港島、荃灣葵青、元朗屯門、北區沙田、觀塘、馬鞍山、新蒲崗等地,由星期一至六為大眾服務。

而且完全是免費的,大家只要打電話去預約就行。

整個戒煙計劃由一位叫羅永煦的年輕香港女醫師提創,學習針灸多年,並常與國內各大師交流針灸醫術,很熱心地為人服務。

是時候旅行了,我這次由赤鱲角乘半夜機,飛到杜拜,再轉去埃及首都開羅,住幾天後從開羅再到安曼,去看看世界七大奇觀Petra那扇玫瑰顏色的巨門。

中間有時差,我在二十六號晚上乘國泰機出發,坐八小時飛機,也在當天一早六點多到達杜拜,杜拜到開羅的那一程,坐的是亞聯酋機,在杜拜的候機室當然是要多豪華有多豪華。候機室一共分兩層,落地玻璃窗望着飛機坪,室內坐得舒服,吃的東西也非常豐富。

一看,二樓有吸煙處,已經不抽了,看看也好,坐了電梯上去,那有甚麼吸煙室?原來整個二樓,全層都可以吸煙,絕不是躲在一角那麼鬼鬼祟祟。大沙發中間的桌子,放着一個個的大玻璃煙灰盅,任人吞雲吐霧。

但是,對於我,已毫無用處,享用不到矣。

人生,實在有點諷刺。

戒煙記(三)

2010/12/13

通血管這回事,當今已是簡單得再不簡單,劉醫生說只要從手腕中插進一條喉管,可在X光之下進行,幾個小時就搞掂,當天進醫院,當天就可以出來。

為了安全,還是住了一晚,在十二點之後再也不能吃東西,也不可喝水。

護士笑嘻嘻走進來,說要剃毛。

我最不喜歡這回事,上次開刀也要,再生時毛硬,左插右刺,那種感覺極不好受。

「醫生說由手腕打進去,和大腿之間又有甚麼關係?」我抗議。

「萬一手部的血管太硬,也要從腿側打進喉管的。」護士解釋。

唉,只有聽她了。

要一顆藥丸,睡到翌日,一早就被推到手術室,事前劉醫生提起過,成功例子百分之九十九,也有萬一。回想這一生,沒有甚麼可以遺憾的,放了一百個心。

原來是不需要全身麻醉的,在完全清醒之下進行了這個俗稱「通波仔」的手術,有一面大螢幕,可以看清楚整個過程。

看了又如何?我閉起眼睛,任由擺佈。

很快很順利地完成,又被推入病房。護士長走進來聊天,說:「吃了那麼多好東西,這麼多年來,才塞了兩條,算是夠本的了。」

我點頭:「夠本,夠本。」

插進喉管的部位,麻醉已消失,開始有點痛,是不是可以打一針嗎啡舒服一番?才沒那麼好,送了一顆普通的「必理痛」而已。

回到家裏,躺了一陣子,閑時拿出iPad在床上回答「新浪微博」的網友各種問題,也不感覺到悶,見到網友的數字日日上升,已近一百萬了。

如果不是醫學進步,早個十幾二十年,是要劈開胸膛,從大腿取出一條血管來駁心臟的,想到這裏,大叫幸運。

這段時間,沒有想到抽煙,順理成章,戒掉了。

戒煙記(二)

2010/12/13

第二次治療,我問醫師:「針灸戒煙,主要的穴位是在耳朵吧?」

對方點頭。我提問:「那麼針手和腳幹甚麼?」

「見你咳嗽,有幫助。」她說。

「那麼不用了,咳嗽我吃藥去。」見醫師年輕好欺負,我堅持。

拗不過我,下來幾次集中精神針耳。

「如果有進步,會有甚麼反應?」我又問。

「逐漸失去煙味,有的人會一聞到煙就反感想吐。」

在我的情形,完全沒有這種現象,而且那煙味來得之好,人家說似神仙,我說抽了比神仙還要快樂。

也許是因為我不聽話,不肯配合手腳並針,這六次下來,並不覺得有任何不同。戒煙,是徹底的失敗了。

把這個結果告訴醫師,對方有點失望,同時說:「那要不要尋求別的治療?西醫方面有貼尼古丁的方法,需不需要推薦?」

從她的表情,看出是真正有心,我要求:「可不可以再試一個療程?」

對方即刻為我登記時間,答謝後告辭,坐上車,又想去摸煙盒時,咦,好像感到心頭一陣煩悶,最後還是照吸不誤,但已覺得不是那麼好抽了,是否開始見效?不得而知。

正當要出遠門,去埃及和約旦考古,剛才那陣感覺,和心臟是否有關?

還是先去檢查一下吧,經家庭顧問吳醫生介紹,見了心臟專家劉醫生,仔細地掃描、心電圖等等,結果發現血管已阻塞了兩條。

「還是通一通吧。」劉醫生勸告。

但這次遠門早已安排好一切,因此不成行,太過可惜。

「能不能旅行?」這是我最關切的一個問題。

「沒問題,休息幾天就可以。」醫生肯定。

好,就那麼動手術了。

戒煙記(一)

2010/12/13

我一向說,凡是陪伴你數十年的東西,都已變成你的好朋友;習慣,也是一樣。

從十五六歲開始抽煙,至今已有五十多年了吧,要我放棄,並不容易。但是,當老朋友要你的命,每晚咳個不停時,也只有找辦法把它戒掉了。

試過多次,吃戒煙丸、貼膏藥布,等等等等,皆無效。

用意志力呀,有人說。哈,誰不知道呢?我是王爾德的信徒,他說過:唯一一樣可以抗拒引誘的方法,就是投降。

一天,看到報紙上的廣告:針灸戒煙。

哈哈,這我有興趣,我的五十肩,就是針灸醫好的,對這門古老的醫學,相信不疑。約好時間,找到觀塘工業區中一棟大廈,在十五樓,有間博愛醫院社區健康中心。我只會早到,門尚未開,幾位年輕女職員正在吃外賣的三文治和咖啡,看到讓我進去等。

九點,正式服務,走入房,天,見其中之一名女娃娃,就是針灸醫師了。

問明煙齡,有無藥物敏感問題,一一記載於電腦中,就開始針了,先由腳部手臂等穴位扎針,一面問說麻不麻、痺不痺?不用一個痛字。這也不奇怪,所有醫生對於痛,好像都有忌諱,不存在他們字典之中。

說一點也不痛嗎?那是騙你的,有些穴位並不一定準,尤其是刺到深處。真不願受此老罪,但也強忍下來。這位年輕人還用電流通過針刺激,說是新法。留針半個鐘後,把針拔去,再用一種很短的針,黏着一塊小圓布,像大頭釘一樣針住耳朵,一次八九針。

治療完畢,可以放人,我走了出來,按醫師吩咐,一有煙癮就按幾下耳朵,痛是不太痛,但舒服是談不上的。

有效嗎?有效嗎?周圍的人看到我的耳貼都問,我心中說:那有這麼快的道理?

一個療程要六次,耐心去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