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家順’ Category

家順(下)

2011/10/07

之後,我邀請了楊惠姍、張毅,以及家順和小宇,一齊到韓國的全洲去旅行。

我們也到了一個盛產黃魚的港口,當今這些食材已逐漸消失,得跑到韓國去追尋。

一頓又一頓的韓國大餐,家順都一一作下筆記,到了尾聲,我問他說:「學到甚麼?」

「韓國菜的大氣。」他回答:「那種又豪爽,又吃得飽飽的感覺,一點也不拘束,是中餐和西餐中少見的。」

旅途之中有很多閒情,孫宇告訴我怎麼嫁給了家順:「工廠裡人多,起初我們都不相識的,我們各有各的生活方式,怎麼想也不會想到會在一起。後來,有一天,家順鼓起勇氣,約我去喝茶,表示對我有意思。

『你想和我拍拖?』我問他。

『不拍拖。』他說:『我只想找一個結婚的對象,而且,我是不會離婚的。』

『我比你大四歲。』我說。

『我要一個老婆,大不大沒有關係,馬上結婚。』

這麼一來,我也沒話說,我嫁了給他了。」

小宇說完哈哈大笑,我又聽到她肚子咕咕咕咕,又餓了,找東西去吃。

「做那行,厭那行。」我問:「在家裡誰做飯?」

「我媽媽也說過,嫁廚師,回家那肯動手?但家順不同,他連廚房也不肯讓我走進去,因為怕我命令他,當他是夥計。菜都由他做,包括洗碗。」

「這麼一個老公,你前世那裡修來?」我又笑她。

「哈哈哈哈,剛結婚時,他向我說:家裡所有傢具和裝修都由你來決定,我只要求廚房由我來拿主意。我還以為廚房嘛,那會花那麼多錢?就答應了他,那知裝修費就佔了全家的九成。」

回到這次的微博網友見面會,在博物館的大廳舉行。來了幾百人,吃的喝的,完全由琉璃工房供應。我一個人自說自話枯燥,就請了上海的食家友人沈宏非助陣,他和我到大廳的自助餐部門走一圈,看到的糕點,完全是家順一個人設計出來。

材料是最簡單的大菜糕和魚膠粉,以各種花樣做成透明的甜品,配合琉璃工房的主題,變成可以吃進肚子裡的琉璃作品,各個網友大樂。

大會開始,有沈宏非的幽默,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氣氛熱烈,是我做過的網友見面會最成功的一次。惠姍很有心,花了幾晚功夫做了一個我的肖像給我,又把我四十二部書的封面印在一張桌布上,真令我感動。

完畢後,我們到博物館二樓吃飯,館中有一個餐廳叫「小三堂」,廚房也很大,家順把食物搬了上來,在廣闊的陽台上進餐。

噹噹噹噹,一開場,由穿着全白色制服的家順推出一輛車來,車上有一個古董火鍋,青銅製,足足有一張小圓桌那麼大,氣勢凌人。

烈火從鍋筒中噴出,整鍋高湯沸騰,家順捧出七八隻大龍蝦,已斬件,先煲熱一小部份讓我們送酒,接着再捧出幾個千島湖的大魚頭。另一邊,把石卵燒紅了,一下子推進大鍋之中,水珠跳躍,大魚頭和其他的龍蝦都倒了進去,即刻煲熟,整鍋湯鮮紅顏色,是龍蝦膏染的。

這道菜把沈宏非和其他人都攝住了,味道更是鮮甜無比,我們圍住火鍋,各自大吃特吃,還說下次要準備好牛肉羊肉也一齊放進去打邊爐,天冷時等到最後,把棉襖也脫了,扔下去滾。

接着的是大碟之中,分兩個部份,一邊是油泡蝦,一邊是把河蝦剝了殼,只剩下尾,青炒後堆在一起,色香味俱全。麵包糯米熏雞跟着,用麵包代替泥巴,好大的一團,打開了,雞內釀糯米和栗子香菇肥豬肉,雞皮煙熏過,再用荷葉包裹。

又一大銅鍋出現,這些餐具都是由家順多年來搜集的,已是當今的工匠打不出來,裡面的紅燒肉配着水筍和茶葉。

另一大碟綠色的,是鋪在下面的小豌豆,上面放的餛飩,用冬瓜肉片薄了當皮包,清新之極。

水煮魚也是大鍋子炮製出來,用的是黃色辣椒,各類菜,以紅、赤、綠、黃的主題表現。

壓軸的有紅酒羊膝,一大鍋,有如新疆人的手抓飯,吃的不是肉,而是給甜汁餵飽的大米飯。

另外有吃不完的甜品。

「他媽的,這小子,從來沒有做過這些東西給我吃。」惠姍笑罵。

站在一邊的家順不出聲,經過那麼長時間的奮鬥,身上那套白色廚師制服一點油漬也不染。小宇在我耳邊說:「結婚那天拍照片,給他多套西裝選擇,他死都不肯穿,就是挑現在身上這一件!」

廣告

家順(上)

2011/09/29

這次到上海,主要是出席微博網友的見面會,我一直對讀者和網友長得是怎麼一個樣子感到好奇,這一類的活動,我很喜歡。

主辦的並非新浪,而是琉璃工房。楊惠姍是我的老友,她堅持當主人,我就依她。在上海田子坊的琉璃工房博物館地方好大,外面用幾朵巨型的琉璃牡丹花裝飾,不知怎麼燒得出來,晚上打起燈來更耀目,老遠就看得到。

館內擺着楊惠姍和張毅這對佳人的作品,他們入行已有二十五年了,傑作多不勝數,由細小的筷子座到十多呎高的千手觀音,每一件都是值得觀賞的藝術品。

「這麼莊嚴的地方,搞我這種網友見面會,可好?」最初有這個構想時,我問惠姍。

她笑着說:「反正是玩嘛,博物館並不一定是悶,我最初的原意,也是玩,好玩就是。」

說是好玩,也籌備了將近三、四個月。其間,由我的助手楊翱和楊惠姍的秘書孫宇聯絡,大小事,都沒有一件遺漏,安排得妥妥當當。

說到這裡,話又要叉開,第一次遇到孫宇,是她來機場接機,人非常健談,前往上海的琉璃工房工廠路途遙遠,又經常塞車,花了不少時間,有她和我聊天,並解釋工廠的運作,眨眼間,已經抵達。奇怪的是,一路上我都聽到咕咕咕咕的聲音。

琉璃工房的廠房開在一個叫七寶的地區,面積好大,有四十畝地,一共有八百名員工在這裡工作,有宿舍有飯堂,像個小鎮。當今他們的產品供應到全球八十多個國家,加上大陸的,一共有一千七百多人一齊生產和銷售。

惠姍帶我看完琉璃的製作過程之後,就到他們的私人餐廳吃中飯,這時走出來的是位個子不高,眼睛小小,戴着一副方框幼邊的眼鏡,短頭髮,身穿潔白廚師服裝的林家順。

我來到上海,當然要吃上海菜,家順出生在寧波舟山群島,江浙菜是他的拿手好戲,先來烤麩、熏蛋、鴨舌、醬肉、米鵝、馬蘭頭等小菜,做得十分之正宗,其他大菜也好吃。

「手藝怎樣?」惠姍問。

「基本功打得穩穩當當。」我回答。

孫宇在一邊聽到,笑了。原來小她四歲的家順是她的先生。

她走開後,我問惠姍:「他們兩人是怎麼認識的?」

「他們同一天考進了琉璃工房,小宇的工作能力強,一下子成為我的私人秘書,跟着我四處跑,而家順的志願是當廚師,一直默默地在廚房工作,最初我沒有注意過他,我們每年依足台灣習俗做尾禡,大家吃頓飯,也有員工表演,家順出來唱歌,和張學友唱的一模一樣,看他一身廚師衣服,更是覺得滑稽,後來歌唱只拿了二獎,服裝倒是一獎。」

這時,小宇又回來了。她和我在一起時,常失踪一會兒,再出現,後來我才知道她是躲起來偷偷吃東西。這個人,不能餓,一餓就皺眉頭,那咕咕咕咕的聲音,是代表她已經餓了。

「剛剛不是吃過了嗎?」我問,看她小巧玲瓏的身材,怎會一直吃也吃不胖,真是羨慕死那些肥女。

惠姍代她回答:「別的甚麼都好,就是有這個毛病,反正她不愛吃鮑參肚翅,很容易養。」

飯後我回酒店休息,晚上約好到惠姍在新天地開的一家高級餐廳,叫「透明思考」,用英文字母簡稱為TMSK。這是一家不惜工本去裝修的食肆,裡面用的琉璃餐具,都是惠姍一手一腳燒出來的,我真不知道打破了她心痛不痛,反正如她所說,做人,是玩嘛,就讓她玩去。

餐前有音樂表演,是張毅兄精心設計的,舞台的光線、服裝、氣氛,都做得古意盎然,幾曲傳統音樂之後,又加了西洋的搖滾去混合,娛樂性極高。

吃的還是最重要,由家順設計的舞台,是他的廚房,裡面器具齊全,空間很大,惠姍已當他是另一名藝術家,任他自由發揮。

捧出來的菜一道道,不但好吃,還有氣派。

用一個惠姍燒的琉璃盆子,直徑足足有一米多,雙人合抱那麼大,裡面擺滿了炖得軟熟,再去燒烤出來的羊腿,一共有十多隻,中間擺的是一串串的葡萄,用白醋泡過。客人手抓羊腿大嚼,一膩了就抓葡萄吃,葡萄選的是最甜的品種,但故意用醋來酸化,吃起來還帶甜味,刺激了胃,又再去吃羊肉。

家順沒有出來,只在一角落看,見大家高興,他也高興。

「這些菜,一般客人來都有得吃?」我問惠姍。

她笑着:「家順當天到菜市場,看到有甚麼就做甚麼,我們從來不知道他會搞出甚麼花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