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06-天后’ Category

石記廚房

2019/05/22

很多次走過天后銀幕街的「石記廚房」,都想走進去試試,為甚麼米芝蓮會推薦這一家。

麵痴好友是熟客,今天專誠請他訂位,中午三個人吃飯, 給了我們一間房。大廳坐的,都是叫碟頭飯的客人,擠得滿滿,走過去看他們吃些甚麼!三十八和四十五元的午市套餐,有湯有餸和白飯,中式西式皆全,從住家小菜挑選,每天都不同。

我們霸佔了一間房,又要試各種不同菜式,叫多一點也不要緊,吃不完最多打包,這樣試菜才對得起人家。交給老闆娘,請她為我們決定吃些甚麼。

先來金不換炒辣肉碎,這碟菜很惹味,一看見了不叫白飯怎行?菜式不算潮州,也不是粵菜,更非泰國料理,總之是好吃,已經把那碗白飯吞了三分之二,即刻叫自己停止,不然跟著的怎有胃口吃?

香煎手打墨魚餅就像潮式多過粵式,蘸的倒是泰式的紅辣椒醬,帶甜。墨魚下得多,味道足,不像別的地方盡是下大量的粉,吃得滿口漿糊。

接下來的是全粵式,也可以說是全港式吧,來個避風塘炒的菜式,蟹吃得多,這回用的是田雞,肥肥胖胖的田雞腿,全是肉,甚鮮美。

忘記了吃飯,等到榨菜蝦醬蒸豬肉時,又想起,即刻要多幾碗。蝦醬用的是高級的,一點異味也沒有,並不太鹹,就算和榨菜一塊吃,也不必喝啤酒解渴。豬肉肥的居多,很適合口味,撈撈汁又來一碗白飯。

早知道跟著的是臘味飯,就不吃那麼多了,臘肉不硬,臘腸香甜,膶腸更美。最後,連飯焦也吃光。

見菜牌上有瑤柱火腩炆豆腐、香酥琵琶豆腐、椒鹽炸豆腐、蝦米魚肉蔥花蒸豆腐、榨菜肉絲豆腐等等,每一款都想要來試試,但親切的老闆娘喝止,只許我們吃韭王鹽水浸豆腐。在這裏也推薦給各位吃,不會失望。

想吃甜品的話,到其他糖水店去好了,來這裏的客人,不注重。

地址:天后銀幕街17號地下

電話:2571 3348

廣告

肉骨皇

2019/05/21

首先,必須說明,我對那些自己稱王的店,信心不大。友人拉去了大坑浣紗街上的星馬菜館,我答應去,是為了鄉愁。

地方不大,裝修得規規矩矩,反正這些對我來講不是重要,還得看東西好不好吃。既然叫做「肉骨皇」,當然先來一客肉骨茶。

菜單上寫著「檳城肉骨茶」,為甚麼要用檳城呢?發祥地是馬來西亞的「巴生」,用巴生不是更為正宗?

巴生也好,檳城也好,吃吃看,一喝湯,就覺得甘草下得太多,藥材味道也過重,真正的肉骨茶,並不是那麼一回事,但友人太太沒吃過,只愛藥材中的五香八角和當歸味,也覺得好吃,我就沒話說了。

來碟沙爹吧,沙爹最好吃是羊肉,但店裏不做,只有雞和牛,我不喜歡,說只要牛,最後拿出來的,還是雞和牛參半。

也行,但一看就知不是味道,肉那麼大串,大胃王也許會喜歡,我們這種只吃巧不吃飽的客人,就知道肉串一大,烤得一定不透,不會很香,而且醬不是讓客人蘸,而已經淋了上去,水汪汪地。真正的沙爹醬有很多花生米,又稠又濃。而沙爹,全靠醬,醬一不行,就完蛋。

好了,看有福建炒麵,又來一碟,炒得和沙爹醬一樣水汪汪,做南洋菜,應該多參考,至少也得去吉隆坡吃一次金蓮記的才知道甚麼叫福建炒麵呀。

最後上桌的是喇沙,這次對路了,裏面有螄蚶。有螄蚶的喇沙,才有資格叫喇沙,可惜店裏做得過份了,連螄蚶殼也放進湯中,下次,請廚師不必那麼熱心,剝好了殼再下吧。

單單是這道菜,已經足夠光顧此店,別家做的喇沙,連最基本的螄蚶都不肯下。說盡理由,甚麼為了衛生,甚麼因為難找,但有心做好這一碗喇沙,一定找得到。九龍城的泰國雜貨店,每天都有新鮮螄蚶由曼谷運到,不愁缺貨。

螄蚶實在甜美,吃了會上癮,店裏還加了一道白灼螄蚶,侍者很細心地問客人要灼多少成熟,也是非常之難得,大力推薦。

地址: 大坑浣紗街45號浣紗花園地下1號舖

電話:2972 2266

炳記茶檔

2019/05/20

在大坑道,躲進施弼街角落的,還有一家「炳記茶檔」,也一早營業。

客人可以坐進小巷中,或店外露天的桌椅。從遠處看,像僅存的大牌檔。

這裏賣的奶茶出名,CNNGo讚港式滋味,捧四大奶茶王,「炳記」是其中一家,《蘋果日報》也大肆報道。

旁邊的客人講國語,是來自台灣,專程一早來這裏吃東西,喝了奶茶,大讚,說在台灣永遠喝不到那麼美味的。

坐下,當然先叫一杯奶茶,真的那麼好喝嗎?試了一口,不錯,不錯,但如果你說有多麼地標青,又談不上。

可能是在「康記粥店」吃得太飽的關係,除了這杯奶茶,不知要叫些甚麼。

店主是一位又高又瘦的中年人,沉默寡言,很有個性,他走了過來,說還有炸豬扒,只是說「還有」,沒怎麼特別推薦。

好呀,來炸豬扒吧,上桌一看,不是餵粉漿油炸,像日本人那種,而是有醬汁,濕濕的,甚為可口,切成幾小塊,吃起來也方便。

友人是麵痴,再飽了也要叫一客,我也同好,來榨菜和牛肉的出前一丁,店主再三聲明:「是罐頭的。」

我當然不介意,罐頭牛肉,很好呀,我常吃,也吃得慣,不過上桌的不是從罐頭直接取出,而是攪成糊狀的,就覺得嚥不下喉了,這也可能是過飽的原因吧。

總括而論,這家人做的東西並不算特別出色,但生意滔滔,又經多家報道,更是不愁缺少像我這樣的一個客人。

這代表甚麼?代表香港大牌檔正在消失。外國客人總認為這種風貌的食物才代表美味,香港客也會因為懷舊前來。

為甚麼政府要趕盡殺絕這種經營方式?「炳記」把地方打掃得乾乾淨淨,衛生不會出問題,其他國際大都市也允許大牌檔的生存,出問題的,是香港政府的腦筋吧?

地址:大亢道施弼街5號

電話:2577 3117